她先上了床,對從浴室出來的顧邵霆說:「行了,我不用你陪,你回你的房間去吧。」

顧邵霆卻不聽她的,上了床,一邊整理著被子,一邊說:「晴寶,我不碰你,我尊重你,就是想單純的陪著你睡。」說完,背對著她躺下了。

莫雨晴在旁看著,既然人家都說這話了,也是一番好心,她就沒在說什麼,關燈睡覺。

黑暗中,她平躺著望天,一點困意都沒有。那邊顧邵霆好像是累了,躺下后安靜的像是睡著了似得。她閉眼,腦中就會回想起在酒店的黑暗裡,耳邊是蕭遠航那令人發抖的聲音,以及那誓要帶她回晉城的狠勁兒。

她深嘆一口氣,轉了個身沖向顧邵霆。看著他寬闊的後背,她不禁朝前挪動了一點,手輕搭在了他的胳膊上,心裡尋找回一點安全感。

「睡不著嗎?」黑暗中,顧邵霆的聲音輕輕的,他的手不禁握上了她的。

莫雨晴被微訝的問:「你沒睡著啊?」

「你長吁短嘆的,我哪裡敢睡啊?」他說著,又翻過了身來。

一手枕在頭下,一手握住她的,輕輕的摩挲著,柔聲對她說:「你睡吧,我看你睡著了,我再睡。」

「我不困,還不敢閉眼睛,閉上眼睛全都是蕭遠航。」莫雨晴懊惱的說。

顧邵霆摟她進懷裡,手輕拍她的後背,問:「以前你睡不著覺的時候,我都是怎麼哄你的?」

「嗯……」莫雨晴想了想,發現並沒有這樣的事發生,「以前和你在一起,睡的都很好,很少有過失眠。」

「是這樣啊……」顧邵霆想了會兒,說:「那我給你唱歌吧,聽著我的歌聲,應該很快入睡的。」

莫雨晴輕笑道:「你算了吧,你以前給我唱歌,全都是外文歌,嘰嘰歪歪的我也都聽不懂,不聽了,你就這麼摟著我吧,在你懷裡,我挺安心的。」

「不怕我對你做什麼?」顧邵霆好整以暇的問。

莫雨晴翻過了身去,「你不會的。」

在顧邵霆的懷裡,莫雨晴確實安心不少,像一葉小舟靠了岸,又像是晚歸的人看到了家門前的燈。她迷迷糊糊,耳邊聽著他斷斷續續的和自己說的話,沒過一會兒,就睡著了。

早上,顧邵霆先早早的醒了過來,見懷裡的人如一隻小奶貓似得蜷縮在自己的懷裡,他心癢難耐,忍不住的低下頭去,吻了她的臉頰。可又好似覺得不過癮,手輕輕的抬起她的下巴,在她的唇上又小心翼翼的印上了他的吻。

莫雨晴閉眼,嚶嚀了幾聲,去推前面的障礙物。顧邵霆不允,手一把握住了她的小手,不叫來搗亂,身子不由慢慢的起來,壓到了她的身上。

感受到身體及唇上帶來的壓力,莫雨晴終於是忍不住的半睜開眼睛,輕蹙秀眉,「你幹什麼呀?」

「你睡你的!」顧邵霆二話不說,開始在她身上折騰起來。

莫雨晴心裡對他也有想念,順水推舟,一拍即合,毫不扭捏的放鬆了身體,迎合著他,任由被他折騰!

早晨的顧邵霆是充滿活力與戰鬥力的,翻來覆去的做了個全套,一直到莫雨晴誒誒呀呀的直喊受不了了,才結束。

倆人氣喘吁吁的仰面躺在床上,莫雨晴扭頭看他一眼,毫不客氣的在他胸膛上用力的就打了一下,「你不說不碰我的嗎?」

「那是昨晚的話,今早已經過期了!」顧邵霆壞笑的摟過莫雨晴,促狹的說:「我看你不也是很享受,還很主動,是想我了吧?」

「去你大爺的!」莫雨晴被揭了老底,臉色漲紅,翻身就去找襯衫,「我那對你就是逢場作戲,生理需求罷了。你不也是。」

「我不是!」顧邵霆肅聲道:「我對你是情不自禁。」

「對,你現在也就對我能情不自禁,假如你病好了,估計對誰都會情不自禁的!」莫雨晴故意這麼說來氣他。

「呵呵!」顧邵霆也沒和她計較,他知她心裡那些小心思,無非就是痛快痛快嘴罷了。

莫雨晴去了浴室沖澡,顧邵霆也回了房間收拾自己,隨後又去了廚房做早餐。

簡單的煮了小米粥,幾個雞蛋,又把冰箱里的帶葉蔬菜用水焯一下,撒了佐料當小菜吃。很快,莫雨晴也從房間里出來,坐到餐桌前,熬好的粥和雞蛋也放到了眼前。

顧邵霆坐在她對面,給她剝雞蛋,說:「今天程老爺子壽辰,蕭遠航肯定會去,你在家待著吧。」 莫雨晴喝著粥,吃了一口小菜,說:「我想去。之前,程遠幫過我從晉城逃回來,後來還幫著我約見你,作為感謝,我都要去的。再說,我還是他的粉絲,我不能放棄掉這麼好的機會,我都答應嘉嘉了,要幫她要簽名。」

「偶像簽名重要,還是你的安危重要?」顧邵霆見他說起程遠的時候,臉上露出的笑就討厭,遂說話也沒了好氣,「我看你也是真的不怕蕭遠航!」

莫雨晴吃了一口雞蛋,「你幹什麼呀?發這麼大的火。你應該體諒我們小家小戶出來的孩子,沒見過世面,恐怕這一輩子也就會見這大明星一次,當然是偶像重要啦!」

「呵,別把自己說的那麼可憐,你和程遠的交集已經不少了。」顧邵霆命令道:「不許去!」

莫雨晴問:「你到底是怕我遇見蕭遠航不讓我去呢?還是不想讓我見程遠而不讓我去?我看,是後者的可能大一些!」

「那傢伙哪裡好了?讓你和寧嘉都這麼迷戀他?」

「長得好,演戲好,人品好,對粉絲也好。」莫雨晴如數家珍,「粉絲去探他的班,很晚的話,他都會給安排車子,送粉絲回家。活動遇上冷天或是雨雪天,他也都會給粉絲準備奶茶零食,不叫粉絲在寒冷中等待。多好的人啊,活該他能紅!」

「哎呀,行了行了,快吃飯吧。」顧邵霆越聽越氣,催促道。

莫雨晴笑,「這你有什麼好吃醋的?程遠就好比是天上的星,亮且遠,伸手夠不到,溫暖不到我的心底。你呢,就是身邊的燭火,能照亮我整顆心,讓我想不斷的靠近。」

「就你會說。」顧邵霆低頭喝粥,來掩蓋嘴角牽扯出來的笑。

壽宴是在晚上,上午的時候,有人送來了禮服。莫雨晴看到居然有自己的,驚訝的神情溢於言表,「你什麼時候訂做的啊?該不會又是未雨綢繆吧?」

「反正這次穿不上,以後總有機會穿,就給你訂了啊。」顧邵霆把盒子打開,黑色禮服呈現眼前,「拿出來看看,喜歡嗎?」

莫雨晴不知道怎麼來形容自己的心,就好像自己是出去玩了,而家裡,他都把敢做的事全都做了。一件件,都想著她,叫她受寵若驚。

「去試試。」顧邵霆說。

莫雨晴回房間換上了晚禮服,尺碼合適,氣質相稱,穿在身上別有一番風情。站在顧邵霆面前,他也是連連稱讚,直說自己的眼光挑的好。

「晚上的時候,你就別亂跑,跟在我身邊就好,見到蕭遠航也不用害怕,有我在呢。」

莫雨晴說:「以前也都陪你去應酬過啊,一直待在你身邊,我會無聊的。 逆世女捕快 沒事,靜香姐也會去的,我跟著她。」

「程老爺子的壽宴,蕭遠航也不是不知分寸的人。」顧邵霆說。

莫雨晴沒再說什麼,不想去討論這個人,甚至嘴裡不想叫出他的名字。

老爺子的壽宴在晚上六點五十八分開始。五點左右,程家就陸陸續續的已經有客人到了。

顧邵霆和莫雨晴從車上下來,看到程家大宅的一側,站著數百名粉絲,手裡高舉橫幅:程爺爺生日快樂!

「哇塞!粉絲團都來了呢!」莫雨晴驚詫的說。

顧邵霆瞟了一眼,「大宅不讓進,但聽說會給她們安排後面的一個屋子裡,不叫她們一直站在這裡。」

「真好。」莫雨晴由衷的嘆了一句。

挽著他的胳膊剛要往裡走,後面突然有人叫了一聲:「雨晴!」

倆人站住腳,回頭去看,莫雨晴詫異,林菀挽著段承軒的胳膊走了過來。姿態親昵,儼然一對戀人。

「你們倆怎麼一起來的?」莫雨晴不解,看著段承軒問。

段承軒的臉上閃過一絲尷尬,他笑了笑,說:「傾城今天有約了,來不了,我也不好孤家寡人一個,就臨時抓她來救個場了。」

「哦,原來是這樣啊!」莫雨晴大笑,「剛才乍一看你們倆,真的以為是在一起了呢,感覺好配!」

「是吧?我也覺得我們倆是郎才女貌呢。」林菀厚著臉皮的對段承軒說:「你看都說我們配,不然我們就在一起得了。」

段承軒眉頭皺了皺,沒說話,徑直邁著大步朝里走去。林菀的胳膊還在他的臂彎里,被帶的身子前傾,急急的喊:「誒誒,你慢點走啊,我這十幾厘米的高跟鞋,崴了腳可不是鬧著玩的。」

「林菀,我警告你,你要再敢在別人面前亂說話,你別怪我到時不給你面子!」段承軒氣的從牙縫裡擠出話來。

跟上了他的腳步,林菀又整理了下頭髮,「我不就是在雨晴面前說了你不愛聽的話嗎?你們倆又不可能,我和她這麼說,也是想讓你更絕望一把。你看人倆那麼好,你就別再惦記了。」

「你特么的給我閉嘴!你要再敢多說一句,別說我翻臉不認人!」林菀的話,把段承軒氣的頭髮絲絲倒立,如刺蝟一般。

林菀看出他火氣大來,忍著脾氣壓低聲音說:「這是你欠我的!我昨晚那麼累的照顧你,你又輕薄與我,你作為賠禮是不是首先態度就該好一些呢?」

「注意你的措辭!」段承軒真是被她氣的一個頭兩個大了,「我就是喝多了,沒站住抱了你,談不上輕薄。」

「那我昨晚的勞累,在沙發上委屈的睡了一夜,那這些都是事實吧?你怎麼能對我大呼小叫,連說帶損的呢?」林菀抗議道。

「好吧。」段承軒深吸一口氣,長長的吐出來,「如果你不再在莫雨晴面前亂說話,我想我會對你溫柔的。」

「你就死心眼去吧!」林菀氣的在他胳膊上使勁的擰了一把。

莫雨晴,莫雨晴,你的眼裡只有莫雨晴,就不能看看我嗎?人家愛的是顧少,你還在那深情暗戀個什麼勁兒啊?林菀心中吶喊,氣的臉都變成了茄子色。

偌大的客廳,擺著自助,賓客們來回穿梭,客氣寒暄。

莫雨晴陪在顧邵霆身邊見了幾個人后,實在是忍不住了,插空對他說:「我腳好疼,想去那邊坐一下。」

「好,人多你自己小心一點,等下過來找我。」顧邵霆囑咐道。 莫雨晴找到一處長桌坐了下來。偷偷的把長裙里的腳拿出來鬆快鬆快,又極快的放了回去。有侍應生送來一杯香檳,放到了桌上,她微微點頭笑,端起來輕輕地抿了一口,隨意的看著四處走動的人。

「你倒是愜意啊!」程遠的聲音從後面傳來,走到她近前,笑著問:「和誰一起來的?」

莫雨晴見到偶像,喝進嘴裡的酒差點噴出來,忙興奮的朝他招手說:「程遠,我這正要找你呢!」

程遠坐下,戲謔的問:「找我幹什麼?多日不見,是不是想我了?我記得某人,好像還欠我一頓飯的吧?」

「你這個大忙人,我倒是想請你,可就不知道你有沒有時間啊!」莫雨晴打趣的說,「作為你的粉絲,我可不能浪費掉這麼好的機會,咱倆自拍幾張好不好?再給我簽個名。」

「這沒問題。」程遠說:「不過,我可是有條件的。」

「什麼條件?」莫雨晴困惑的問。

程遠狡黠的笑,「明天陪我吃頓飯。」

「求之不得呢!」莫雨晴眼珠一轉,「我可以帶上我的好朋友一起來嗎?」

「也是我的粉絲?」程遠好整以暇的問,「可以,我不介意。」

莫雨晴從小手包里拿出手機,笑嘻嘻的說:「那現在咱倆可以合照了吧?」

程遠起身坐到了她身邊,隨意的一擺姿勢就是巨星的范兒,襯托的旁邊莫雨晴就跟個木頭人一般,不會拿捏姿勢,硬邦邦的。

「誒,下巴收回來,你這是讓我和你的鼻孔合照嗎?」程遠手放在她的後腦處往下壓。

莫雨晴照做,低下了頭,眼睛朝上看去。

「哈哈哈。」程遠忍不住的笑出了聲來,「寶貝兒,你這個樣子就像個弔死鬼!」

莫雨晴有點難為情,身子往後靠,「我不能和你們明星比,咱就普通的拍兩張就好。」

「那怎麼行?你長的這麼漂亮,不能把你拍丑了,以後你怎麼拿出去顯擺啊?」程遠對著鏡頭側著臉說。

莫雨晴被他逗笑,「誰要出去顯擺,我很低調的好不好。」隨即,有樣學樣,也微微的側過了頭。

程遠抓住機會,咔嚓一張,倆人的高顏值定格在手機里,男才女貌。

「嗯,不錯!」程遠低頭,又開始修圖。

「喂,你不是吧,你也要修圖?」莫雨晴好笑的問。

「我主要是要把你修的好看些。」程遠嘿嘿壞笑的說。

莫雨晴撇嘴翻著白眼,傲嬌的說:「本姑娘很漂亮的好不好?」

程遠問:「你和誰來的?顧邵霆嗎?」

「是呀,我倆一起來的。」莫雨晴輕快的說。

程遠把修好的圖片保存,手機遞還給她,調侃的說:「誒喲喲,嘴角都要咧到耳朵根去了。你們倆和好了?」

莫雨晴想了想,說:「還在進展中,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那要先恭喜你啦!」程遠拉住身邊路過的侍應生,叫他拿來紙和筆。

「希望我寫什麼?」程遠問。

莫雨晴說:「我閨蜜現在懷孕了,你就看著寫吧。」

程遠點點頭,刷刷刷寫了幾句祝福的話,下面簽上了他的大名。

「你的呢?想要我給你寫什麼?」

莫雨晴托腮想了想,她實在想不出想要程遠給寫什麼祝福的話,最後也只好作罷,只是叫他簽了名。

「看你現在這樣明艷動人,真的很難和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聯想到一起。」程遠看著她笑著說。

莫雨晴眉心一動,她不想提及那天,和他碰了一下杯,輕描淡寫的說:「我那狼狽的樣子,你就不要再提了。」

有人過來,對程遠耳語了幾句,便走開了。

「我先失陪了,粉絲那邊有點事需要我去處理一下。」程遠說。

「哦,那快去吧。」

至尊丹神 莫雨晴又是一個人了,她叫服務生送來兩塊小慕斯蛋糕,正慢慢品嘗的時候,突然前面又有人坐了下來。

「怎麼躲到了這裡,叫我好找。」 冷婚襲人,老公高高在上 蕭遠航眼裡帶著寵溺的對她說。

莫雨晴見到他,心裡一驚,不禁緊張的問:「你要幹什麼?」

「別害怕,今天這麼多人,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蕭遠航的眼睛透出貪婪的目光看著她,動也不動。

莫雨晴被他盯的害怕,忙站起來就要走。可老天卻像是和她做對一般,許是心急腳下亂,她一個踉蹌,崴了腳,疼的她又一下跌坐到了椅子里。

「你看看你,這麼不小心呢?」蕭遠航忙走過去蹲下,一把撩開了她腳邊的裙子,把高跟鞋脫下,一手托住腳掌,一手輕握腳踝,緊張的說:「來,動一下看看。」

他臉上的焦急神色並不是裝出來的,眼裡的心疼也不是做給誰看的。

莫雨晴不想被別人看到,想要把腳抽回來,可無奈被他桎梏住,動彈不得。

「快點!」蕭遠航不耐的催促了一聲。

「沒骨折!你鬆開我!」莫雨晴其實這一下崴的不輕,可還是嘴硬的不想告訴他。

蕭遠航抬頭看了她一眼,直接用手給她揉著腳,腳踝,腳掌輕輕地每個地方都帶到了。

幾分鐘后,他停了動作。

「這下動一下看看,還疼嗎?」蕭遠航的手依然托著她的腳,抬頭問。

莫雨晴想儘快逃離他的觸碰,快速的扭動了兩下——還別說,真的緩解了不少。她把腳從他手中抽出,穿上鞋子,對他清淡的道了一聲謝。隨後,再次起身就要離開。

「雨晴,好歹我也算是幫了你一個忙,作為回報,我請你坐下和我聊一會兒可以嗎?」蕭遠航如紳士般,彬彬有禮的問。

「不好。」莫雨晴不想和他廢話,拔腿就要走。

蕭遠航淡淡一笑,身子前傾,胳膊放在桌子上,手隨意的轉動著酒杯,在她後面說:「看來,我之前和你說,關於你身世的事,你並沒有當真。」

莫雨晴脊背一挺,面色僵硬。昨晚的恐慌大於了一切,關於他說身世的問題,白天的時候,她也有想過。可她想不通自己的身世哪裡有問題,親生父母都沒有見過,只和小姨相依為命的生活,這樣的身世能有什麼玄機。

莫雨晴只把他這話是當成了故弄玄虛,並沒有理會他,走開了。

「臭丫頭!」蕭遠航看著她還有點走路不便的樣子,唇角勾起一抹笑,「現在都不屑和我說話了!」 莫雨晴在人群中找了幾圈,顧邵霆沒見到,卻見到了紀景言在與人熱絡的聊天。他見到莫雨晴,和那人微微點頭,朝她走了過來。

「你在這閑逛什麼呢?邵霆呢?」

莫雨晴聳聳肩,「我也在找他呢。」她把手裡程遠的簽名給他說:「回家給你老婆,叫她不要太激動!」

紀景言滿不在乎的接了過來,譏嘲的說:「有什麼了不起的,老子當年也是小鮮肉,只不過就是沒稀罕進演藝圈,不然能有這些後輩什麼事!」

「你行了,嘰嘰歪歪的說這些幹什麼?你進也不一定能火!」莫雨晴維護著自己的偶像,「人家程遠除了拼專業素質外,人品也是杠杠的,絕對的暖男,懂嗎?」

「呵呵,程遠就那麼好?」紀景言臉上浮現一抹壞笑,「有多好?和邵霆比呢?」

「沒有可比性好嗎?」莫雨晴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般,譏笑兩聲,「不說別的,就邵霆那毒舌,你我都是領教過的,任誰都不會喜歡,脾氣又冷又臭,天天板著個臉像誰欠他錢似得,哪裡好?」

「我既然這麼不好,那你為什麼喜歡我?」身後,顧邵霆手端著酒杯,眼神陰鷙的看著她,冷聲質問。

莫雨晴回頭,知道這是被紀景言陷害了,想要再去罵紀景言,那廝卻逃得比兔子都快,瞬間淹沒在人群中。

她訕笑的朝他走過去,嬌嗔的說:「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啦,我沒有說你不好。」

顧邵霆斜眼看她,冷哼道:「你剛才那番話我都聽到了,最後那一句疑問『哪裡好』也算是表達出了你的不滿,如此這般沒有優點可說,我真的不明白你還喜歡我什麼?」

「那個什麼……」莫雨晴見他真是生氣了的樣子,又湊近一分,對他輕聲說:「別在這裡耍脾氣了,你沒有不好,你非常好,我剛才說錯話了。你也知道,我對程遠沒有愛慕之情,只是喜歡他塑造的劇中人物。」

顧邵霆斜下眼來看低頭認錯的莫雨晴,嘴角隱藏著一抹笑,「真難得,感覺好久沒看到你在我面前這樣小心翼翼的說話了。」

莫雨晴抬頭困惑的看他,下一秒反應過來,朝著他的胳膊就打了過去,「你玩我。」

顧邵霆笑,摟過她的肩頭,「逗逗你。你剛才在哪坐著呢?我怎麼沒找到你?」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