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到底要怎樣,才知道真相?

她垂頭沉吟著,白心誠卻蹙眉說道:「走了,這屋裏臭氣熏天的!」

她不由分說,就把白詩音推出了房間。

在她臨出門的那一刻,她回頭看了一眼阿泰,阿泰渾身一瑟縮,躲開了她的目光。

他是在怕她嗎?

白心誠推著白詩音回到了主屋,彎腰望着她的眼睛,笑道:「音音,今天晚上我們就成親吧!我想你已經準備好了吧?」

白詩音心頭一緊:「心誠哥,可是我已經結婚了,是不是等我和徐卿生離婚之後呢?」

白心誠憐惜地摸摸白詩音的頭,邪魅地一笑,說道:「那又怎樣?不過是有個證而已。我已經和徐卿生約好了,三天後,我會讓他乖乖地離婚!從此以後,音音,我們就再也不分開了!」

她和徐卿生約好了嗎?徐卿生終於同意和她離婚了嗎?

之前她百般地要求離婚,可是他就是不答應。現在白心誠一出現,他就立刻同意了嗎?

雖然白詩音覺得,這三年自己很對不起徐卿生,她沒有盡到做妻子的責任和義務,沒有給徐卿生一個溫馨的家,可是在這一刻,說要和他徹底分開,徹底沒有關係了,她的心卻像是撕裂一般地疼!

她瞬間恍然明白了自己的心!

原來,她是這樣捨不得他,原來,不知不覺中,她已經愛他至深!

她只是被仇恨蒙蔽了眼睛,不敢正視自己的心!

徐卿生,對不起!如果我還有選擇的機會,我願意放棄所有,只安靜地做你的女人!

白心誠看着白詩音再次走神,心頭騰起一股憤怒。

這個女人不是一直愛的是他嗎?她怎麼可以在他面前,一次次地想別的男人?

他決不允許!不管他對她怎麼樣,她的心裏,只能有他一個人!

他有些狠戾地掐著白詩音的下巴,狠戾的眼眸逼視着她,聲音低沉而冰冷:「音音,這是第幾次了,你在我面前走神?難道你愛上了徐卿生,不愛我了嗎?」

白詩音下巴生疼,眼眸驚駭地對上他的眼睛,被他的眼眸嚇到。

「心誠哥,你……我害怕……」

他就像一頭憤怒的野獸一樣,這一刻她是真的害怕了。同時心中驚駭,他為什麼要這樣對她啊?

就算是他們分開了三年,就算是,她嫁給了徐卿生,可是他們畢竟那麼相愛過啊,他為什麼會用那麼冰冷的眼神看着他?

白心誠意識到自己在白詩音面前,暴露太多了,連忙深呼吸,立刻變得深情溫柔起來:「音音,對不起,嚇到你了吧?是我不好,我只是一想到你嫁給了別人,我就控制不住自己!

音音,我不在乎你嫁過人,真的,我只在乎你!所以,別讓我等了,好嗎?」

白詩音望着瞬間改變的他,說不出話來。

她知道現在她應該給他承諾,可是她說不出口。尤其是,她明白了自己對徐卿生的心,更不想對白心誠說謊。畢竟,她也曾刻骨地愛過他,畢竟,她曾為了和他在一起,不惜一切!

可是現在,她做不到了。眼前的白心誠,讓她感覺太陌生了,她從他身上,找不到三年前的那種感覺了!

原來時間真的可以改變一切! 黃秀秀的嘴角輕輕上揚,她亦有同樣的自信。

「總之,哥什麼時候需要我去揍楚塵的話,儘管開口。」

黃玉海點頭,視線冷冷地輕眯,「還有兩天,醒獅采青盛典就要開始,到那天,我師門長輩會出現。」

黃玉海想到了醒獅采青盛典上的『青』,已被老爺子選中,楚塵的字。

「奪青那一刻,應該是楚塵最風光的時候了。」黃玉海的眼神愈發寒冷,「但是,或許,也是他狠狠跌落,永不翻身的時候。」

金灘大廈,二十一層。

楚塵眺望遠處,彩旗飄揚。

「那裏就是金灘城吧,舞台都已經搭建起來了。」楚塵說道。

宋顏眸子也眺望了過去,瞳孔輕微地一縮,神色擔憂,雖然距離有些遠,看的不大清楚,可是,廣場的采青舞台,很高。

「那個采青舞台的高度,起碼超過了十米吧。」宋顏嘴唇輕顫了一下,「到時候的競爭一定會很激烈。」

「商量好了嗎?」楚塵問。

宋顏點頭,「跟黃經理商量一下具體的細節就行了。」

宋顏的神色還是不由得帶着疑惑地看着楚塵。

完全想不明白,楚塵明明說是揍了黃家少爺一頓,黃家少爺為什麼還要幫他。

借敵人的力量,打擊另外一個敵人。

錢氏製藥。

錢步紹的辦公室,煙霧瀰漫。

兩人回到辦公室后,一言不發。

錢步紹本以為舉手之勞,幫榮東一個忙,沒想到,自己被扇了一記耳光,還被踹一腳,結果,連個屁都不敢放,就直接滾了。

黃家少爺,這重身份,死死地壓住了兩個人。

辦公室的大門推開。

黃經理走了進來。

榮東將煙頭掐滅,站了起來,「黃經理,楚塵那傻子,怎麼會認識玉海少爺?」

「我也差點被他欺騙過去了。」黃經理冷哼,看着榮東,「玉海少爺剛才又給我打了個電話,金灘城開業盛典在即,他不想多事,如果楚塵在金灘大廈外有什麼事,他是不會理會的。」

聞言,榮東的眼睛光芒一閃而過,目露一抹瘋狂的狠色,「黃經理,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一旁的錢步紹也站了起來,「這一掌一腳,我就斷他一隻手一隻腳吧。」

「讓我來辦。」榮東道,「紹哥,今天是我沒考慮周全。」

錢步紹點點頭,「我拭目以待。」

同時,錢步紹也冷笑起來,「宋家,真是天真,以為搭上了夏家的線,就可以打開禪城的製藥市場嗎?這麼多年,夏家雖是羊城製藥行業的大亨,卻不能踏足禪城,這足以說明了,禪城的蛋糕,不是他們可以分走的,現在竟然如此不自量力。」

榮東打了個電話,嘴角冷冷地翹起,「這一次,我倒要看看,楚塵怎麼跑。」

十幾分鐘后。

宋顏開着車子徐徐地駛出了金灘大廈停車場。

楚塵看了一眼倒後鏡,「老婆,我們好像又被盯上了。」

宋顏的面容變了變,「什麼人?」

「還沒服氣的人。」楚塵淡聲道,「不止一輛車,看來,是躲不掉了。」

宋顏拿出了手機,「我讓小秋來接。」

「來不及了。」楚塵說道,「你按照我說的路線走。」

宋顏怔了怔,看了楚塵一眼,突然猛地踩下了油門。

後面的車子飛快地跟上。

「左轉。」

楚塵突然說道。

宋顏依照楚塵的話。

車子的路上疾馳,可路上的車不少,宋顏沒法儘快提速,而且,她也清楚地看見了後面跟着車,根本甩不掉。

「怎麼辦?楚塵,要不我們直接上高架,然後走高速。」宋顏建議。

「不急,你聽我的……前面的路口右轉。」楚塵看了眼後面,「後面這些,應該就是那所謂的榮耀拳館的人吧。」

宋顏聽着楚塵的指揮,心裏卻有種越來越不對勁的感覺。

眼角餘光瞥了一眼楚塵的手機,宋顏有種腦子一暈的感覺,「你在……導航?」

她本還以為,楚塵在沉着冷靜地分析逃跑路線,躲避身後的追兵。

沒想到,他竟然在導航!

「當然了。」楚塵理所當然,說道,「前方三百米路口右轉,請走右轉專用道。」

宋顏,「……」

身後的追兵甩不掉,而且,對方似乎壓根沒打算撞上來,反而是越來不慢不緊地跟着了。

「前方五百米,接近目的地。」楚塵將手機收起來了,看了一眼倒後鏡的車子,「難怪來得那麼快,還挺近的。」

「前面五百米……那是什麼地方?」宋顏有點欲哭無淚的感覺,這地方似乎有點印象,但是一時間也沒想起。

「身後那些不是榮耀拳館的人嗎?我送他們回家。」楚塵微笑。

宋顏的眼珠子一下子瞪大得滾圓。

一張美麗的俏臉白皙著,雙腿都下意識地一軟。

她知道了。

前面,就是榮耀拳館!

雖然她從來沒有去過,但是,這個地方,她曾路過。

楚塵明知道是榮耀拳館的人在追擊他,竟然還往對方的老巢里走了。

這不是送羊入虎口,自己找死嗎?

難怪對方越跟越不急了。

宋顏想哭。

「楚塵,你是瘋了吧。」宋顏的車,在榮耀拳館門口停下了,她不得不停,前面還有一輛車,不偏不倚,擋住了她的去路。

「你這是要幹嘛?」宋顏忍不住問。

楚塵眼眸戰意抹過,自信微笑,「踢館。」

楚塵推門下車。

這個時候,路邊,一直緊追着楚塵的幾輛車也早已經停下,車門紛紛打開,一個個榮耀拳館的人走出來,盯着楚塵。

如同一群惡虎,盯着一隻小綿羊的眼神。

其中一輛車,榮東走下車,一臉陰冷地盯着楚塵,冷笑了起來,「我突然想起了八個字,慌不擇路飢不擇食。你剛才已經將前面四個字演繹得淋漓盡致了,不如,你讓本少爺看看,什麼叫飢不擇食。」

榮東指著路邊的一個垃圾桶,「你把這裏面的東西,能吃的,都吃掉,今天我保證,你可以平安無事,離開這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