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和真正的本地人不一樣的。

本地人固然是很急切地想要早婚早育,也還確實是那樣實際地操作著。

因為她們想到的都是要先把家庭和子女的事情統統安頓好之後,再可以滿世界跑來跑去地務工掙錢。

或者乾脆就那樣子呆在本地或者外嫁到心儀的某一個國家。

接連不斷地鋪開一幅相夫教子,生育和建設龐大家庭的漫長而宏大的畫卷。

好像不那樣預先地把人生的種種負擔和重責全都明確下來,在隨之而來一場接著一場的角逐裡面,自己就會很有些不好意思,也會很放不開。

那就不僅很難發揮得好,更是無法能夠心無旁騖地撲進世俗所有不同類型的蠅營狗苟之中。

她們並沒有那種比較真切的覺悟。

就是自己已經是淪為了一具具的生育機器,或者只是保留著一些交換價值的物品。 「你看看你,你看看你。不過是說兩句話而已,至於那麼激動嘛!」

說著,艾德站起來走到她身邊特別溫柔的扶著她坐下,雖然被她無情的躲了過去,可是看到她氣鼓鼓的樣子,卻還是坐下的時候,他還是覺得心裡很是安慰的!至少還願意坐著談!

「說吧!你到底想要怎樣才能讓我們就結束這無聊的遊戲!」

夏熏溪有些不耐煩的看著艾德,她突然覺得眼前的人陌生得讓她覺得有些害怕!什麼叫做至於那麼激動嗎?他還是自己心目中的那個讓她崇拜的人嗎?

艾德有些不悅的皺起眉頭,突然有些憤怒的看著夏熏溪吼道:「你什麼意思?你這樣的態度是對待自己哥哥的態度嘛!」

「我沒有你這樣的哥哥!」

不管是從感情上還是血緣上,現在夏熏溪完全不覺得自己跟他是一路人!

「這由不得你!」

艾德突然有些暴躁的看著夏熏溪說到:「你回去跟韓風寧說清楚,陳巧巧的事情我們會慢慢跟他算,另外讓他將巧巧交給他的玉佩交出來!還有……早晚有一天我們會帶你回陳家的,他就算是阻攔也沒有用!」

「你說清楚?你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陳巧巧是誰?」

夏熏溪有一種想要暈倒的感覺,為什麼感覺自己的身世那麼的複雜!她好像又知道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艾德突然探身上前,輕輕的抬起夏熏溪的下巴看著她那一雙明亮的眼睛說到:「你以為木芸菲為啥一定要毀掉你的容貌,因為她發現自己惹了一個不該惹的人,而你知道她為什麼知道自己踢到鐵板了嗎?因為她見過陳家的老夫人,也就是我的奶奶!」

「知道為什麼她那麼恨你也不好除掉你嗎?因為她怕自己的事情敗露之後,陳家的報復,她想要用這一點養育之恩讓我們陳家放過她!可惜她忘記了,我們陳家要報復一個人,從來都不需要從明面上來!」

艾德勾起一抹冷漠的危險說到:「其實你的眼睛跟奶奶的眼睛真的很像,簡直是一模一樣!聽說當時我那個姑姑還挺受奶奶喜歡的,不過是因為後面出事了,所以失憶被人家帶回去好生養著,卻不想最後還是被韓風寧坑了去!」

「只差一點,只差一點我們就可以找到她了!偏偏因為韓風寧那亂七八糟的關係,竟然讓我們錯過了!不過沒關係,她們有本事傷害我們陳家的人。就要有能力接受我們的打擊!」

說著,艾德收回了手,轉過身往外面走去!莫名的覺得心情非常的不錯!

夏熏溪看著他的背影,想到錢滿月的那句話,陳宇出事竟然有他們陳家的手筆,是不是其實他們老早就知道了,用這樣的方法阻止我跟陳宇在一起?

不,不對,如果真的他們那麼早就知道了,就不會看著木芸菲毀我的容而沒有任何的反應了!

應該就是爸爸出現的時候,他們才知道自己是陳巧巧的女兒,才會有後面的一系列的事情!

夏熏溪有些痛苦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其實早就應該想到的,就母親的容顏跟氣度那是一般的家庭可以養出來呢!而且那個時候,父親遇到她的時候,她還是單身一人!

夏熏溪有些頭大,從來都沒有想過因為這麼一件事情,會出現後面這許多的事情。如今細細想來,才發現自己跟夏家的事情總覺得有些事情發生得太過意料之內了。原來竟然都是有人安排好的!

錢滿月見艾德離開了許久,夏熏溪都還沒有出來,實在是坐不住了,突然站了起來大步的往咖啡廳的方向走去!

因為走得太急,差一點跟夏熏溪來一個撞面!如果不是自己及時側了一下身子穩住身形的話,指不定就將夏熏溪給撞到了!

見夏熏溪一臉蒼白的樣子,錢滿月忍不住調侃到:「怎麼了?一分鐘不見,就想要投懷送抱了呀!這麼迫不及待!」

夏熏溪突然有些不明的看著錢滿月沒頭沒腦的問到:「你是怎麼樣保持每天都這麼開心的?感覺好像沒有什麼事可以難倒你一樣!」

「很簡單呀!只要笑就可以了!」

說著,錢滿月揚起一個大大的笑容看著夏熏溪說到:「就這樣,不管是你覺得開不開心,反正在別人的眼裡,你就是很開心的!」

夏熏溪有些艱難的扯動著自己有些僵硬的嘴臉,對著錢滿月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笑容再大一點,眼神沒心沒肺一點,將你那不高興的情緒全部隱藏在心裡……」

夏熏溪依著錢滿月的話像是一個木偶一樣,做著自己覺得為難的事情,可是才發現,就算是真正的做起來,也不是那麼的為難!

夏熏溪笑的眼淚都快要出來了,可是還是一點也不覺得輕鬆!正要問錢滿月這有什麼意思的時候,自己的司機走過去,原本擔憂的臉色突然一松,她就知道其中的意思了!

夏熏溪有些疑惑的看著錢滿月,就他這樣的身份,為什麼還要做這樣的事情?他不是應該被全世界的人都捧在手心裡的嗎?

從他出生的那一刻開始,他就是註定生活在世界頂端的人,就算是別人傾盡全力也不一定能夠到達他現在這樣的高度!

這樣的人不是應該鼻孔朝天嗎?可是夏熏溪卻細心的發現錢滿月真的跟他想象中的那種高傲感一點也不像!

錢滿月讀懂了夏熏溪眼中的疑惑,指著身後的咖啡廳說到:「介意在進去喝一杯水嗎?坐一下也行!」

「不介意?我倒是很好奇你到底有怎樣的故事?你的故事是不是比我的故事更離譜,因為……我也有一個難以相信的故事!我到現在都感覺自己像是在做夢一樣!」

「看的出來你需要一個合格的傾聽者!」

說著,錢滿月做了一個請的姿勢!然後才笑著說到:「我覺得我絕對是一個良好的傾聽者,而且你相信,我的肩膀也是很牢固的哦!」 就在他糾結不已的時候,卻突然感受到一陣水花直接濺到了他的身上。

下意識的摸了摸臉頰,那濕潤的,讓人頗為不適。

轉頭一看,卻見幾個女人此刻雙手抱懷,多了幾分唾棄。

「剛才你們故意潑我的嗎?」

林青青不由得微微蹙了蹙眉,頭本就已經心情不爽,還遇到這麼幾顆莫名其妙的。

聽聞此言,幾個女人卻突然沒來由的冷嘲熱諷,”我還以為能跟顧總在一起的是什麼人,沒想到就你這個狐狸精,看起來也很普通嘛,不就是稍微有點姿色嘛?」

本來還不確認,如今看到正臉照真,的是確定無疑,和那報紙上說,拍出來的女人,簡直是如出一轍!

一想到那麼偉岸的男人居然就被一隻豬給拱了,誰能夠咽得下這口氣?

林青青這後知後覺,又忍不住用審視的目光打量了他一眼,這才又略帶疑惑的問道:「你們不會是顧總的粉絲吧?」

如今藉助顧承恩的熱度,他也隨之被頂上了熱搜,不知道有多少人對她虎視眈眈,

可是好巧不巧,這果真遇到了他的鐵粉,真是冤家路窄!

「哼!真是個賤女人,明知故問,國民老公你都不放過,實在卑鄙!」

這些女人一個個牙尖嘴利振振有詞,感情自己像是真的做了那小三,把他們老公給搶了一樣。

林青青忍不住沒來由的翻了個白眼,想要說些什麼,”你們!」

卻看一灘水突然又潑到了自己的身上,一個女的居然拿著包包裝水,毫不猶豫的朝她潑過來!

「不是,你那古馳的包包就這樣弄?」

看來這顧承恩的粉絲,除了態度極端以外,還格外的有錢任性啊!

「哪裡像你這個土包子,今日就讓我們好好教訓你!」

說著這些女人打架倒也算得上是文雅,不動手,不動口,直接潑水。

就地取材,那叫一個方便!

「你們信不信我報警抓你們!我!」

林青青正忙不停拿出電話,就真的打算撥打120,實際上是想嚇唬一下他們。

可是這還未曾撥通出去,卻看一個人快步走來,將她的電話冷不防的丟到了水裡。

「做了這種狐媚子的勾當,還好意思報警抓人,賊喊捉賊,果真是不要臉!」

……

林青青不就莫名其妙的做了件好事去病房照顧了個人嗎?如今榮登報紙,沒想到是這樣的報應!

「你們!”林青青此刻那叫一個委屈,只覺得鼻尖有些酸楚的感覺,

就在這個關鍵時刻,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突然頂著龐大的身軀,擋在了她的面前。

隨即,又舞動了一下手機,聲音透過口罩傳了出來,”各位小姐姐們,方才這一幕我已經拍下來了!要是不想讓人知道,顧總的粉絲是如此沒有素質,連累你家愛豆的話,那還是乖乖的走吧!」

男人言語輕佻,卻是帶著不容抗拒的威嚴。

幾個女人面面相覷,自然是不願意連累顧承恩,”你最好不要發上去,否則你就完蛋了!」

警告一番之後,這才跟著接二連三的離開。

林青青看著周圍已然沒有別的動靜,微微鬆了口氣,”總算是走了!」

方才抬頭,想要借鑒一下這個救命恩人,可是沒有想到定睛一看,居然是秦凱!

倒是冤家路窄,之前還因為自己不上進而責怪她,還救了她一命!

「你怎麼在這裡?」

林青青白了她一眼,自顧自的整理著身上的水珠。

秦凱勾唇一笑,忍不住多了幾分調侃:「真是沒有想到,你居然認出我來了。」

就她這長得這麼帥,哪怕一個口罩也遮不住盛世美顏,接觸多了,自然就有那種熟悉的感覺了。

就像是顧承恩戴著口罩站在她的面前,林青青恐怕也能二話不說就認出來。

看著面前女人濕淋淋的模樣,秦凱微微嘆息,”雖然之前我打擊了你,可是談戀愛還是要小心謹慎,你看看你,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我還是送你回去吧,別感冒了!」

秦凱無奈脫了件衣服,真是的,劈在了林青青的肩膀上,倒是讓她多了幾分暖心的感覺。

又沒忍住調侃一聲,”真是搞不懂,像你這麼一個暖男,白秋雨瞎了眼的不要你!」

主要是白秋雨離開顧承恩的身邊,她還可以厚著臉皮往上蹭一蹭。

新開送了聳肩,一路將她送回了梁家別墅。

喬語這已經收拾打扮,方才打算出門,就看到渾身濕漉漉的林青青,此刻在秦凱的簇擁下,一路跟著狼狽的走了過來。

忍不住皺起眉頭,多幾分惶恐之色,”青青,你這是怎麼了?掉水裡了嗎?」

這快步走了上去,林青青搖了搖頭,要真的是掉水裡,她的心情還沒那麼複雜。

看著對方如此模樣,喬語哪裡還有時間出門,也只能無奈嘆息一口氣。

轉眼之間林青青沖了個澡,換了身衣服,這才覺得舒暢許多。

又跟著坐到了客廳裡面,看喬語端了一杯熱水過來,”喝了吧,免得感冒了。」

聞言,林青青只覺得無比的感動,突然就抱住了喬語的腰,”嫂子,你實在對我太好了,要是你是顧承恩該多好呀!」

……

這突如其來的一番話,可以讓喬語有些不敢恭維,又連忙一隻手撐著她的額頭,多了幾分錢,”你這丫頭胡說些什麼呢?」

秦凱卻微微嘆息,”你的確對她挺好的,畢竟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嗎?最近新聞你該不會沒看到吧?今天她被粉絲攻擊了。」

不得不承認,喬語要是成為一個男人,那必然是萬千女人羨慕的對象。

聽聞此言,喬語不由得微微皺眉,那倒是的確聽說過一些關於顧承恩和林青青的事情。

不過沒有想到,事情已經演變成這個地步!

「這個該死的顧承恩,我本以為事情公開,是你們兩個好起來了呢,沒想到居然是這樣的!」

於是乎,著不由自主的就將所有的賬目,都寄到了顧承恩的頭上。

畢竟要不是他這明星效應,林青青至於有那麼慘嗎?

畫面一轉,醫院裡面小雨偽裝一番,直接快步的走向醫院。

「我是他的合伙人,耽誤了合作,你負責得起嗎?」

看著外面的保鏢,喬語二話不說,直接一通胡編亂造,讓對方無言以對。

進入病房裡面發現病房空空蕩蕩,此刻男人百無聊賴的撥弄著手機,周圍沒有一個人照顧。

堂堂明星,周圍沒有一個人,實在是可笑!

「真是沒有想到,咱們的顧總也有落魄如此的一天,不會是遭報應了吧?」

喬語到時一點也不客氣,反正她粉的人又不是顧承恩。

聞言顧城看著她,反倒是多了幾分歡喜,沒有將剛才的諷刺聽到心裡,而是直接開口問道:「青青現在怎麼樣了?」

隨著這番話一落下喬語忍不住唾棄了一句,”你還好意思問,青青現在可被你害的不慘!」

一想到她被那些粉絲攻擊,落的渾身像是落湯雞一般,喬語這心中就忍不住多幾分心疼。

看著對方那一副故作自責的樣子,又多了幾分不順眼,這才用雙手抱懷,直接說道:「我這次來也沒什麼別的事情,只是希望你能夠澄清和青青的關係,別讓她再承受這些無關的輿論壓力了。」

聽聞此言,顧承恩扭捏著嘴唇多了幾分糾結。

雖說這些新聞有些是不好的,但是有些卻是寫林青青是他的女朋友?

每次看到這樣的新聞,顧承恩心中就忍不住多幾分歡喜,有那麼幾次,他甚至希望這是事實。

「我不想要澄清關係,但是我會讓人將那些不好的都改成好的。」

所謂有錢能使鬼推磨,若是真的想要穩住口碑。

只需要投點錢進去,所有關於林青青的壞話都會消失不見,剩下的便是甜蜜了。

聽到對方居然如此說,喬語忍不住皺起眉頭,”所以你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因為喜歡她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喬語無話可說。

顧承恩這扭扭捏捏了半天,最終沉默著點了點頭,”對,我喜歡,但是你能不能先別告訴她,我怕她適應不了。」

因為最近林青青對於顧承恩的態度,那是千變萬化,忽冷忽熱的,讓人琢磨不透。

隨著這番話一落下,喬語忍不住揚起嘴角多了幾分歡喜的神色,”你這個臭小子要是早這麼說的話,我還用得著來跑這一趟嗎?」

這件事情過去之後。外面的新聞,果真是按照顧承恩的發展。

除去那些小三什麼的,剩下的都是正兒八經的女友身份。

白秋雨那是氣不打一出來,公司對於顧承恩的做法,那也是憤然不已,只能找到白秋雨。

「這件事情,現在只有你能夠扭轉局面,利用你的影響力,你知道該怎麼做吧?」

白秋雨聽著經理的話,卻微微勾唇一笑,”不用你們說,我也不會看著他這樣毀了自己的。」

緊跟著,白秋雨不帶任何掩飾,在那些醫院門口記者的注視下,直接一路走進了顧承恩的病房。

「承恩,今天我親手為你做了排骨湯,你嘗嘗味道如何?」

突如其來的溫柔,彷彿將之前拒絕的慘狀,都已經忘得一乾二淨。 那樣的意象,就算只是偶爾閃念的那種,也是有可能讓自己因為相繼而生出來的惴惴不安而有所警醒。

其實片刻的覺醒都已經有足夠的動力衝破那些執念,幫助她們發現那世俗浸染之下,表面堅硬的外殼包裹著的實質。

只是她們很少有那種接近於質詢自己的行動。

對她們來說,婚姻和家庭固然還算是頭等的人生大事。

但那重要性卻是有些變味的了。

因為如此一來,其中可能隱藏著更多的還是一些如何解決人生困境,以及滿足人生戰略規劃的具體措施。

那樣就會洋溢著更接生活地氣的意味吧。

而愛情還有感情什麼的,根本就是不在其列的。

也還沒有規劃過它們的位置。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