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和雲軒正好走到一棵大樹旁,樹掛着一些盆栽的鳳尾花,幾瓣花朵正好落到蘇紫陌的身上,蘇紫陌停下,伸出雙手,輕輕捧住那些漂亮的鳳尾花瓣。

鳳尾花有很多種顏色,落在蘇紫陌身上的,正好是大紅色和粉紅色的,熟悉的花香讓蘇紫陌閉眼享受着。

鮮花配美人,這一刻在沐雲軒的眼裏,人比花嬌。

傍晚,料峭的寒意讓沐雲軒感到微寒。

這裏又靠海,沐雲軒披着大氅,仍然感到有些寒冷。

蘇紫陌一向不知冷熱,此時她依然穿着單薄的紅色衣裙。

過往的人都對她投去了好奇的目光。

“雲軒,這裏並不適合種植鳳尾花,爲什麼這裏種的全部是鳳尾花?”蘇紫陌很是奇怪的看着四周。

她喜歡鳳尾花的習慣並沒有變。

不管是前世今生,她依然喜歡鳳尾花。

沐雲軒看着滿大街各種各樣的鳳尾花,也覺得非常的奇怪。

“也許是這裏的城主喜歡鳳尾花吧!”沐雲軒心裏隱隱約約覺得有些不對勁,卻在心裏給自己做心裏建設。

他倏然擡眸,目光深深的看着她絕美的側顏,這個世界是,她是最喜歡鳳尾花的。

鳳尾花並不像牡丹那樣漂亮,也沒有牡丹那樣高貴。

可它豐富多彩的顏色猶如她豐富多彩的人生一樣生動。

這裏並不適合種鳳尾花,卻出現了這麼多鳳尾花,這讓他的心裏隱隱約約覺得有一絲不安。

“是嗎?”蘇紫陌微微一笑,一陣冷風吹來,鳳尾花的花瓣緩緩落下,紛紛揚揚的圍繞在蘇紫陌的身邊。

令蘇紫陌看起來更加的絕美嬌豔。

“陌兒,我們走。”沐雲軒緊緊握緊她的手,似乎只有這樣,才能趕走他心裏和煩躁與不安。

一路往城主府的方向而去,這裏很熱鬧,而且這裏靠海,有很多百姓們在賣海鮮。

蘇紫陌一身紅衣,一雙水潤靈動的眼眸,讓人見之忘憂。

兩人走在大街上,只要看到他們的人,都忍不住停下驚歎,對着他們議論紛紛。

“雲軒,我們這樣,會不會太招搖了,這樣很容易暴露我們的身份。”

“無妨,就算我們想普通一點,在這人羣裏,也是脫穎而出的。”

但沐雲軒霸氣自大地說,還是拿出一件大氅披到蘇紫陌的身上。

“陌兒,招搖的是你這一身嬌豔惹眼的紅衣。”

蘇紫陌微微一笑,將大氅拉攏,裹住自己。

“雲軒,我只是魂魄,你可知道這大氅披在我身上是什麼樣的感覺?”

沐雲軒微微蹙眉,“陌兒,有不好的感覺嗎?”

“嗯!”蘇紫陌對着他眨了眨美眸。

“我覺得它很重,很重。”

她身上永遠都是冰冰涼涼的,不會有一絲溫度,可她卻又有嗅覺,這其中的缺陷其實讓她挺迷茫的。

“那就解下來吧。”他只顧着寵溺她,從來沒有問過,她會對那些東西感到不適。

“不用。”蘇紫陌快速的搖了搖頭拒絕,“我們現在不能太招搖。” “陌兒,我不想你難受。”他嘴角帶笑,幫她解下身上的大氅。

“被發現了又如何?只要有我在,拼了命也會護陌兒周全的。”

他說得一臉自信,他見不得她有一點點難受。

“多說背靠大樹好乘涼,,這話說的一點都沒有錯,走吧!”蘇紫陌微微一笑,魅惑衆生。

“嗯!”兩人手牽手,肩並肩,無比的親密。

兩人在天黑之前到了城主府不遠處,城主府一共有五層樓,這裏就像一座城堡一樣,有圓形的塔樓,拱門和半圓的窗戶,逐層挑出一些平臺作爲裝飾,讓人驚訝的是,這裏只要能放花盆的地方,都種着迷迭之翼。

城主府很大,進深及深,透着一股強烈的神祕感。

風中的鳳尾花還帶着清冽的微笑,單純得令人神往,花瓣上的點點星光猶如水晶一般,在燭光下折射出五彩的光芒。

讓這座古樸的城主府,彷彿一切都從沉寂中復甦一樣。

城主府內,華麗的燭臺,搖曳的燭火,溫暖的壁爐燃燒着熊熊烈火。

在四樓華麗色大堂裏,一個身穿黑衣的男子長身而立,氣宇軒昂,他五官絕美無雙,一雙星目裏,似乎沉定着百年的憂思。

那性感的薄脣,緊緊的抿着,周身散發出一股涼薄的氣息,那雙星眸,注視着他面前的鳳尾花。

“大哥。”

這時,一個白衣少年冒冒失失的闖了進來。

長身而立的男子依然沒有任何反應。

“怎麼?這次只出去一天半就捨得回來了。”男子淡淡的聲音很好聽。

“不是呀!大哥,我這次看到了一個非常漂亮的女子和一個俊美無雙的男子,他們來了千凝城了。”

這時,男子突然轉過身,目光疑惑的看着少年。

“墨染,你這樣冒冒失失的,就是因爲見到美女了?”好聽的聲音宛若天籟之音。

墨染,便是蘇紫陌他們見到的那個少年。

而眼前的男子,便是千凝城的城主,墨琰。

墨染見自己的大哥不相信,有些急了。

“大哥,這次墨染絕對不是忽悠大哥的,那是一個絕世大美人,冰清玉潔的,還有一個和大哥一樣絕美的夫君,那姑娘一身紅衣,比花還要嬌豔,墨染說的是真的,這個時候,他們應該已經到了千凝城了。”墨染聲情並茂的說道。

“哦!”男子輕輕的迴應了一聲,顯得有些事不關己。

他骨節分明又修長的大手優雅地端起桌上的青花瓷茶杯,輕輕的抿了一口茶水。

微微回眸看向那花盆裏獨一無二的鳳尾花。

獨家祕愛,首席的緋聞女主播 一瓣花瓣輕輕的落了下來。

墨琰握着茶杯的大手快速的顫了顫,全身的每一個細胞似乎都在歡暢的跳躍着,這種感覺就像是自己等待了千年的愛人歸來了一樣,墨琰也不知道,這股感覺是怎麼回事,他只知道,自己突然變得很興奮了。

那大紅色的鳳尾花從來沒有凋謝過。

他的腦海裏,經常會出現一片很漂亮的鳳尾花,那裏邊,總是出現一個女子,可是他從來沒有看清楚過女子的臉。 墨琰看到花園裏穿着紅衣的女子,那個背影,是如此的熟悉,墨琰俊美無雙的俊目裏,突然閃現出一抹激動,他高大的身影微微顫抖着,邂逅若是不美,就沒有這般的煎熬與難奈,也因爲邂逅是美,才讓他心緒顫動。

鳳尾花開,是苦澀熬煮的落寞,鳳尾花花瓣落,是放縱肆意的輕狂。

這一刻,花與花之間,糾纏交錯出那般華麗魅惑的倩影。

熟悉的場景,詮釋着他心中與夢裏的世界,帶領着他進入了真實的夢境裏,這一刻,他多麼希望眼前出現的不是夢境,這一次,他多麼希望能看清楚對方的臉。

墨琰緩緩走向那紅影,

那多年來一直沒有逝去的美好的夢境,他只能在夢裏品嚐那份優雅,只能在超現實的世界中品嚐孤寂,眼前的景象,編織往返記憶深處的美好,似乎凝結出今日真實的幻影。

蘇紫陌起身,猛地,感覺到身後熾熱的目光。

蘇紫陌快速的轉身。

看到那驚爲人天的容貌,墨琰卻猛地停下腳步來,腦海裏傳來一股強烈的熟悉的感覺。

兩人的目光瞬間糾纏在一起。

蘇紫陌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看到了誰?

她居然看到了夢魘!

她居然看到了夢魘!

不會吧?難道她又進入了夢魘的夢境裏了?

“夢魘,你又讓我進入你的夢裏了嗎?”

“現在又是夢嗎?”墨琰有些分不清楚夢境與現實。

這是他做了這麼多年的夢,第一次看到了她的容顏。

好熟悉,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這張絕美無雙的面孔,似乎早就烙印在自己的心裏了,可他就是想不起來。

“夢魘,你上次將我困在夢裏好幾天了,這次你還有什麼事情嗎?”蘇紫陌語氣很溫和,她微笑着看着墨琰。

“我將你困在夢裏好幾天?”墨琰有些不明白她話裏的意思。

他看了看四周,這裏是四樓城主府的花園,並不是他夢裏的場景。

他,不是在做夢。

墨琰突然意識到了這個問題。

他伸出長臂,感受着迎面吹來的冷風。

他突然風華絕代的笑了笑,他不是在做夢,他真的在現實中遇到她了。

他的夢終於實現了。

“我一直相信,與你相遇是一種宿命,一種緣分,所以我一直等着你,今日我終於能見到你了。”

墨琰驚喜交加的看着蘇紫陌,她的身影已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腦海裏,每每一想起就會心波盪漾。

蘇紫陌聽着他的話,微微有些疑惑。

“夢魘,我和雲軒還在找你的另一半靈魂,只要找到了,你的記憶和雲軒的記憶就回融合的,你的執念也就會消失了。”

夢魘和墨琰是有些區別的,只是激動的墨琰沒有分別出來。

“雲軒,靈魂,執念,那又是什麼?”墨琰疑惑的看着她。

“姑娘,你說的這些,我不太明白。”

“姑娘?”蘇紫陌蹙眉。

這難道不是夢嗎?

蘇紫陌微微凝聚玄氣,周圍的鳳尾花的花瓣,瞬間飛舞在空中,紛紛圍繞在她的周圍。

“這不是夢境。”

蘇紫陌很快意思到這個問題。

“你不是夢魘?” 墨琰微微擰眉,“我是叫墨琰呀?”

在蘇紫陌聽來,她儼然聽成了夢魘。

“你不認識我?”蘇紫陌試着問道。

墨琰急急的解釋道:“我認識你,你經常出現在我的夢裏,而且最近一段時間,非常的頻繁,幾乎夜夜出現在我的夢境裏,我想與你交流,總想和你暢談不盡的話題,總有莫名的感動,幸福着我。”

聽到他的話,蘇紫陌可以肯定,他不是夢魘,可是爲何他和夢境裏的夢魘長得一模一樣的。

“那你知道我叫什麼名字嗎?”蘇紫陌再次試着問道。

墨琰搖了搖頭,“我也想知道你的名字,可是在夢裏的時候,你總是不和我說話,總是背對着我。”

“原來是這樣。”蘇紫陌微微蹙眉,他僅憑一個背影就肯定了她是他夢裏的人。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分明就是夢魘的樣子?

難道夢魘的另一半靈魂重生了嗎?

“陌兒。”沐雲軒沒有發現什麼可以的地方,就四處找尋蘇紫陌的身影。

“雲軒。”蘇紫陌回頭望去。

沐雲軒快速的飛身到了她的身邊。

“沒事吧?”沐雲軒上下把蘇紫陌檢查了一遍。

“雲軒,我沒事。”

蘇紫陌搖了搖頭。

夢魘看着兩人親暱色樣子,他眉宇之間漸漸升起一抹怒意,墨黑的眸子裏,漸漸涌出藍光。

“雲軒,他和夢魘長得一模一樣。”

沐雲軒一聽,無比的吃驚!

他快速的看向墨琰,盛怒的墨琰眼眸裏閃爍着淡淡的藍光。

蘇紫陌快速的看了看墨琰和沐雲軒,他們兩人的眼眸裏都閃現着藍光。

“怎麼回事?”蘇紫陌越來越迷糊了。

沐雲軒緩緩的朝着墨琰走過去。

他們雙方,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藍光。

“大哥。”

墨染看着園中的三人,快速跑了過去。

“哇!大哥,你的眼睛怎麼變成藍色的了?”

墨染奇怪的看着大哥。

墨琰一聽,有些不可思議,他的眼睛是藍色的,這怎麼可能?

墨琰快速的看着沐雲軒,他的眼睛爲什麼也是藍色的。

墨染也看了一眼沐雲軒,驚訝的吼道:“哇!你的眼睛怎麼也變成藍色的了?”

沐雲軒卻微微一笑,他有可能就是夢魘的另一半靈魂,回想上次夢魘靈魂飛入他體內時說的那句話,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不用懷疑。

如果真的是這樣,他們會不會同一個人呢?

“夢魘,是你嗎?”

沐雲軒雙眸放着藍光,微眯着眼眸看着墨琰。

“我大哥就是叫墨琰呀!哎,你們當初要是說明來城主府,我就不用追你們追得這麼辛苦了。”

墨染在這裏看到蘇紫陌他們,還是非常開心的。

蘇紫陌快速看了他們一眼,心裏不由得好奇,這夢魘的另一半靈魂,難道真的在這裏重生了嗎?

不過,讓蘇紫陌更加好奇的是,他爲何會出現在千凝城呢?

若是的這樣的話,事情就會陷入一個僵局了。

有的時候,人世間的愛意,就像一朵朵美麗的花,永遠散發着迷人的優雅的馨香,這股愛意,會因爲某些原因,在另一個地方,也會變成一種相遇的等待。 夢墨琰也怔怔的看着沐雲軒,總覺得那雙藍色的眸子也很熟悉。

可墨琰的思緒總是被卡住,一道關鍵時刻就斷片。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