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捂著自己的臉,崩潰的跌坐在地上。

她的臉……

她的臉不能毀了,這是她千辛萬苦才得到的一張臉,不能這麼毀了……

慕溫婉拚命的擦著臉上的血,可手上和臉上的血越來越多。

慕洛琛冷冷的看著慕溫婉,面上凝結了一層冰,只停留了片刻,他拿起手機,大步的往外走。

郭嫂聽到動靜,過來看看,看到房間里的情景,嚇了一跳,「少爺,你這是怎麼了?」

她衝過去,要去看慕溫婉的傷勢。

慕洛琛掃了她一眼,神色淡漠的說:「這個女人不是簡汐,是溫婉,等下把她交給周文達。」

郭嫂聞言,頓了兩秒,明白慕洛琛話里的意思,臉色變得煞白。

如果少爺說的是真的,那少奶奶在哪裡?

慕洛琛同樣也在想這個問題,他感覺自己快瘋了,明明那麼早就感覺到這個人的不對勁,為什麼沒早點去檢驗這個女人的身份。

距離簡汐失蹤一天一夜了,這一天一夜裡,到底發生了多少事情?

慕洛琛想到簡汐可能遭遇到的事情,手緊緊地握住了方向盤,恨不得立刻沖回去,把慕溫婉剁成一塊塊的碎塊,上次不應該放過她的……

慕洛琛一再的提高車速,車子連著闖了幾個紅燈,一路飆到了容子澈那裡。

而在他跟容子澈匯合的那一刻,交警也緊跟著過來。

容子澈讓助理把交警打發了,自己親自把檢查報告遞給了慕洛琛,他也沒想到,最後的鑒定結果是這樣的。

竟然是真的換了一個人。

既然現在的葉簡汐假冒的,那真的葉簡汐去哪裡了?陳一峰把A市都翻遍了,也沒能找到葉簡汐。

難不成,已經跑到外面去了?

要在A市找一個人容易,可若是在全國乃至全世界找,無異於大海撈針。

失蹤了一天一夜,足以跑到地球的任何一個角落。

亦或者,葉簡汐沒跑,而是沒了……

容子澈想到最後一個可能,打了一個哆嗦,葉簡汐真的死了,慕洛琛能把所有有害她嫌疑的人都殺了。

「阿琛,陳一峰那邊也打電話過來了,說是沒找到線索……」

「不用查,我知道是誰做的。」慕洛琛接過報告,看到上面刺目的親子鑒定結果,聲音冷的沒一絲溫度。

「是誰?」容子澈問。

「你不用管是誰,接下來我會去辦,現在我想跟你借一個人。」慕洛琛抬眸一瞬不瞬的望著他。

容子澈心裡忽然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而下一刻,慕洛琛的話也驗證了他的想法。

「我想借老D,讓他幫我找出簡汐。」慕洛琛眸子漆黑而幽邃,泛不起丁點的波瀾。

但熟悉的人知道,他這個狀態,已經緊繃到了極點,如同一座瀕臨噴發的火山。

一旦被惹怒,後果不堪設想。

容子澈掙扎了下,老D是他的王牌,上次已經借過一次了,連他自己沒命的時候,都沒想過動用老D。

三次機會,用了兩次,就只剩下最後一次機會了。

這簡直比剜他的心,都讓人難受。

「你借給我老D,下次無論赴湯蹈火,只要你開口,我絕不會有二話。」慕洛琛沉聲說。

「阿琛,我不是這意思……」容子澈一聽他這話,心裡更加的難受,點了點頭說:「好,我答應你。」

「謝謝你,子澈。」慕洛琛深深鞠了一躬。

容子澈從沒有見過慕洛琛這樣,眼睛一酸,差點掉下淚來,「咱們是兄弟,客氣什麼?等找回嫂子了,讓她幫我在如意跟前說幾句好話就得了。」

慕洛琛點了點頭,說:「會的,我還有事情,先走了。」

「你趕緊去辦事吧,你放心,有老D在,沒事的。」

從容子澈的住處出來,慕洛琛開車直接往慕家老宅過去,那個女人既然是慕溫婉,那麼這一切和老宅脫不了關係。

而能讓慕溫婉改頭換面,安排她來到他身邊的,除了老爺子,還能有誰?

慕洛琛雙眸通紅,他和簡汐已經準備離開了,為什麼還是不肯罷手?

既然他們都不想,他和簡汐過平靜的日子,那好誰都別想過安生,所有想破壞他和簡汐的,他都會斗個魚死網破。

車子開到慕家老宅,慕洛琛沒停下,直接開車車子衝到了客廳門口。

嘭!

一聲巨響,引得慕家所有人都出來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慕老爺子和慕知寒正在偏廳里商量事情,聽到前廳發出的響聲,也都走了出來。

慕洛琛將車子,撞在了客廳的茶几上,從車上走了下來。

慕老爺子和慕知寒走出來,見到客廳里的場景,都驚了一下。

慕知寒下意識的開口問,「哥,你這是怎麼了?」

話說出口,他忽然意識到了慕洛琛為什麼會這麼做。

除了葉簡汐被逼走,還能有什麼事情,能讓慕洛琛這麼生氣的?可慕知寒不明白,為什麼慕洛琛會知道,葉簡汐離開跟慕家有關係。

慕老爺子看著狼藉一片的客廳,咚的一聲把拐杖砸在地上,「你還回來幹什麼?家裡已經跟你斷絕關係了!你再敢這麼鬧,信不信,我找人直接把你關起來!」

慕洛琛冷冷的盯著老爺子,「簡汐在哪兒?」

慕老爺子眼皮一跳,鬍子哆嗦著,怒吼:「她去哪兒了,我怎麼知道?誰知道她又招惹上什麼不三不四的人,跟著人家跑了!」

「我問你,簡汐被你們弄到哪兒去了!」慕洛琛低吼,雙目赤紅,手背上青筋暴起。

「家裡沒有那個女人,你愛上哪兒去找去哪裡找!」

慕老爺子惱了,拐杖砸的啪啪響,指著管家說,「去把警察叫過來! 萌寶駕到:總裁爹地放肆寵 把他給我帶出去!我不想看不到這個孽孫!」

管家猶豫了片刻,轉身準備叫人,可就在他轉身的那一刻,門口周文達帶著慕溫婉走了進來。

看到渾身是血的慕溫婉,管家低聲驚叫了一聲:「少奶奶!」

慕洛琛聽到身後的動靜,轉身大步的走到周文達跟前,一把扯住慕溫婉的頭髮,把她拽到了客廳中央。

「爺爺,我再問你最後一遍,你把簡汐弄哪裡去了?」 近乎嘶吼的聲音在大廳里響起,震撼了所有慕家的人,他們都看著癲狂狀態的慕洛琛,說不出話來。

以往的慕洛琛雖然有些淡漠,不近人情,可沒有像此刻,像是……從地獄爬出來的魔鬼一般。

慕老爺子眼皮抽動了幾下,開口說:「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葉簡汐不是就在你身邊?」

「是嗎?」

慕洛琛嘴角的驀地劃開一道弧度,周身的溫度降到了冰點,扯住慕溫婉的頭,讓她看著慕老爺子,「你跟我說這個是簡汐?」

慕溫婉感覺到自己的頭皮,整個都快被他扯了下來,已經破碎的聲音嘶啞的叫了急聲,「爺爺……爺爺……救我……」

慕老爺子聽到她的話,心頭滑過一抹異樣。

可沒等他想明白,這抹異樣是因為什麼,慕洛琛已經拿起刀,迅速的在慕溫婉的臉上劃了一刀。

「她也配叫簡汐?」慕洛琛殘忍而嗜血的盯著慕溫婉,「爺爺,既然你不告訴我,那我就不留著她這條命了,我每隔十分鐘,就在她的臉上劃一道,如果過了十二個小時,還是找不到……」

慕洛琛頓了下,冷冷的說,「溫婉有沒有命活著,我就不確定了。」

慕洛琛話最後一句話說出來,拖著慕溫婉往外走。

慕溫婉嚇得哇哇大叫了起來,「爺爺,救我!爺爺救我啊,我是溫婉……」

慕老爺子驚疑不定,握住拐杖的手緊緊地,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眼前這個人會是溫婉?

昨天裴老爺子的確讓他放心,說葉簡汐以後都不會成為麻煩,可洛琛忽然拖著一個跟葉簡汐長得一模一樣的人,說是溫婉?

眼睜睜的看著慕洛琛把人拖走,慕老爺子的心越發的沒辦法平靜,有關溫婉的事情,他不得不慎重。

那個人……

臨走的時候,望著他的眼神,實在是太像溫婉了!

慕老爺子想了想,還是給照看慕溫婉的兩個人打了電話,那是他送走溫婉之後,留給她的兩個人,兩個人一直照顧著溫婉。

電話打通,開始兩個人還說,慕溫婉的狀況還好,可後來慕老爺子提到有個人跟慕溫婉長得很像之後,說話有些閃爍其詞。

慕老爺子心頭狂跳了起來,「你們讓溫婉接電話,我要她現在就接電話!」

電話那邊聽到慕老爺子的怒吼,被嚇到了,哭著說了實話。

得知慕溫婉早已經在幾天前就被裴老接走,慕老爺子眼前一黑,差點一頭栽倒在地上。

「爺爺,怎麼了?」

慕知寒上前問。

慕老爺子抓住慕知寒的手說,「快,快把洛琛攔下,他手裡的人是溫婉!」

慕知寒聞言一驚,雖然有些摸不清頭腦,但老爺子打完電話就成了這樣,那肯定沒錯。

慕知寒連忙讓管家,吩咐慕家周圍的暗哨,攔截慕洛琛,吩咐完之後,不放心準備出門,親自去攔截慕洛琛。

「我跟你一起去。」

慕老爺子抓住他的手說。

慕知寒腳步停頓了下,但很快恢復了步子,點了點頭,說:「好。」

管家已經備好了車,兩個人上了車,向著慕洛琛開出去的方向駛去。

路上,慕知寒看著著急的老爺子,猶豫了下,開口說:「爺爺,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洛琛和爺爺會說,那個人是溫婉?

溫婉不是在外地被關著嗎?

慕老爺子臉上浮起一絲怒意,「是裴老爺子那個老東西,他把溫婉接出來,送出去了!」

慕知寒很快明白了其中的關鍵,以裴老爺子的手段和溫婉對洛琛迷戀的心,真的做出整容整出和簡汐一模一樣的臉,一點也不奇怪。

裴老爺子在黑賬中,他無論做出什麼事情,都是為了逼葉簡汐,把賬目交出來,或者是為了讓她死去。

在葉簡汐走之後,立刻把跟葉簡汐長得相似的人頂替上,那麼洛琛即便發現,是加上也已經晚了……

而發現后的爛攤子,裴老爺子不會管,因為他知道,慕家會出面收拾這個爛攤子。

溫婉是爺爺的心頭寶,為了救溫婉,爺爺肯定會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

一旦爺爺方寸大亂,把裴老的事情說出來,只怕他們最近做的一切都會白費,洛琛會知道假賬的事情,也會知道自己的恩師,就是幕後的黑手之一。

可不告訴,不止溫婉有危險,所有和葉簡汐消失有關的人,都會成為他攻擊的對象。

慕知寒的眉心皺在了一起,開口說:「那爺爺,你打算怎麼辦?」

「……先把溫婉救出來。」慕老爺子眼睛泛紅的看著他,「知寒,我不能對不起,溫婉他們一家。」

慕知寒沉默了下來。

過了良久,開口說,「爺爺,溫婉做到這一步,死有餘辜。」

慕溫婉做的惡事太多,保護她,只會浪費時間和精力,慕知寒一點也不覺得,溫婉還需要營救。

但他知道……

老爺子不會聽進去這些,他說了,溫婉是老爺子的心頭寶。

而慕老爺子聽到他說的話,一直筆挺的脊背,緩緩地彎了下來,靠在椅背上,嘆息著說,「知寒,我知道該怎麼做。」

走到這一步,已經不允許他有其他的路可走了。

為了慕家能繼續生存下去,他必須做出一些取捨。

追著慕洛琛的車子,從慕家老宅,一直追到了堤東大橋,十幾輛警衛車,把慕洛琛和周文達堵在了中間。

慕老爺子和慕知寒後腳趕到,從車上走下來,到車跟前。

「哥,有什麼話,我們出來好好的談一下好不好?」慕知寒走到車跟前,拍了拍車窗。

車內,沒有任何動靜。

慕知寒等了一會兒,忍不住再次上前,想要敲車窗。

但就在這時,車門忽然從裡面打開,慕洛琛從車上走了下來,他的五官格外的冷硬,漆黑的眸子里看不到丁點的溫度。

對上他的眼睛,慕知寒心底刺了下,從小到大他和慕洛琛的關係最好,從沒見他用這麼陌生的目光看著自己。

慕洛琛走下車,周文達從另一邊,把慕溫婉拖了下來。

慕溫婉臉上又多了兩條刀痕,原本就血淋淋的臉,此刻只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

慕溫婉已經瘋了,拚命的捂著自己的臉,嘴裡發出怪叫的聲音。

慕老爺子見到慕溫婉這樣,心頭大慟,「慕洛琛,你還是不是人!溫婉是跟你一起長大的!你怎麼忍心這麼對她?」

「簡汐在哪裡?」

慕洛琛絲毫沒回答老爺子話的意思,冰冷機械的重複之前的問題。

他要的始終只有一個答案,葉簡汐的去向。

慕老爺子渾身哆嗦,「我不知道她在哪裡,你把溫婉交給我!」

慕老爺子說著,上前要去強行搶回慕溫婉,可沒等他走到,慕洛琛忽然抬手,朝著慕溫婉的方向。

「爺爺,別!」

慕知寒感覺不對,想要阻止老爺子,但他話只說了一半,槍鳴響起。

緊接著慕溫婉凄厲的叫聲,響徹空氣。

慕洛琛一槍打中了慕溫婉的小腿,冷聲說:「爺爺,你再敢向前一步,我下一槍,直接打在她的心臟上。」

慕老爺子的腳步,硬生生的剎住,看向慕洛琛的眸子,充滿了不敢置信,「你當著我的面開槍?就為了一個女人?」

「那個女人,是我的妻子!」慕洛琛一字一句的說,「還有一分鐘,爺爺,如果你再不說出簡汐在哪裡,我會繼續在她的臉上划刀。」

慕老爺子雙目赤紅,手上的青筋暴起,「慕洛琛!」

他是真的要被氣瘋了,洛琛怎麼會變成現在的樣子,他以前從來不是這樣的!

「只剩下四十秒時間。」

慕洛琛冷冷的提醒。

慕老爺子站在原地,死死地盯著他,不說話。

「只剩下二十秒。」

過了片刻,慕洛琛機械的報時。

慕老爺子面色鐵青,慕知寒見老爺子的情況不對,開口說,「哥,有事情,我們好好說。」

「想讓我好好說話,就立刻告訴我簡汐的下落!」慕洛琛低吼著,看向慕知寒,「只剩下十秒鐘時間!」

對上他通紅的眸子,慕知寒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