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這是怎麼了,她輕輕的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讓自己集中注意力。

“這位是凌總的未婚妻?果然人如其名,凌冰,名字美,人更美。”這時,慕辰夜環着懷中的美人走了過來,手中端着一杯紅酒輕輕的搖曳着。

他身上,多少一份玩世不恭,更是多了一點痞子氣,身上的帥氣卻不略於安城軒與凌墨。

“您好。”凌冰禮貌的與慕辰夜打了一聲招呼。

剛纔熱鬧的人羣,因爲凌墨的到來,顯得更加安靜,隨後,他們坐到了一邊去,再繼續玩着他們的。

凌墨,凌冰,安城軒,慕辰夜,他們坐在奢望的沙發上,三個男人身邊都陪伴着一名美女,氣氛顯得有些曖昧。

“不知關於陳氏基地的事情,安總考慮得如何?”凌墨一針見血,不想瞎扯。

今晚過來,主要是談陳氏基地的事情,他想在上城將淩氏擴展得更大,只是陳氏那一片地他早就看上了,卻沒有想到安城軒比他更快一步,據說他只用一場賭局,就把陳氏基地拿到手了,事後還付給了陳氏二個億的美金,雖然二個億確實有點少,但還是可以儘管的彌補了陳氏的損失。

第99章

拿陳氏祖宗的基地去賭,真夠有趣,不知陳安那老頭在黃泉路上有知的話,會不會半夜也不會讓他的孫子睡得安穩?

“對了,淩小姐今年多大了?”安城軒不答凌墨的問題,答非所問。

凌冰看着凌墨,她不知今晚她會成爲焦點,似乎她以前應該不有去參加過這樣的應酬,否則也不會像此刻這樣的不安。

而且,讓她更加不安的是坐在離她不遠的那男人,只要他看着她,她全身都不舒適,她這麼強烈的感覺,到底是什麼呢。

“我今年十八了。”凌冰說着,凌墨卻不語。

“十八?看來凌總有些着急了,才十八就訂婚了?”慕辰夜打趣着說,卻在心裏暗咐,也是剛好十八。

整個晚上,陳氏的基地偶爾談談,最終的話題還是圍繞着凌冰的身上聊,她坐着實在有點困,她習慣了晚上九點睡覺,現在都九點半了,眼皮有些睜不開,卻還在強笑着。

應酬真的很困難,這時,凌墨的手握着的小手。

安城軒的目光落在這兩個人相互相握的手上,身上卻不知覺的散發出怒氣,讓坐在他身邊的女人有些害怕。

“既然如此,那就等待着安總的好消息報。”凌墨一笑,看來安城軒還是沉不住氣。

只要能拿到陳氏基地,下一個目標,他要的就是黃金大地,罌粟基地。

晚上十點,終於結束了長達幾個小時的所謂的應酬。

凌冰與凌墨走出了包廂,安城軒緊隨其後,慕辰夜趕着要去見何允,自然也一起走。

難得老闆第一次離開這麼早,李澤也很樂意,這就意味着今晚他能美美的睡上一個很好的美容覺了。

走出來,凌冰覺得自己是迷迷糊糊,被凌墨半拉着走的。

“子墨,我們回家吧。”她說着。

凌墨點了點她的鼻子,寵溺一笑,環上她的腰,帶她進入了電梯裏。

安城軒與慕辰夜也與凌墨他們一起擠進了窄小的電梯中,而並非走自己的私人電梯。

原本窄小的電梯上,加上幾個大男人,更是空間窄小,就連呼吸都感覺到有些困難。

“站穩了。”凌冰聽到安城軒的聲音,她回過頭,發現不知何時,安城軒擠到她的身後。

他的手,堅持環上她的小腰。她彷彿能聽到安城軒的心跳動,臉莫名的紅了起來,她努力讓自己鎮定,可是,心卻跳得很快。

她與凌墨在一起,總感覺很好,卻沒有這樣心跳加速的感覺。

這個與她才相見兩次的男人,與他保持着這麼近的距離,她感覺到能聽到他的心跳,還有他的急促的呼吸。

“謝謝。”她應着,身體卻不敢再動。

凌墨看着安城軒,卻當作沒看到。

凌冰盯着電梯那紅色跳動的數字,心不知覺的飄到了那天下午,在上城的某一處郊區,她與他飆車的一幕。

“當”的一聲,電梯應聲而開,凌冰覺得自己彷彿鬆了一口氣。

在那樣的情況下,心都覺得特別壓抑,還是這樣好,可以回家了,美美的睡上一覺。

“小丫頭,在想什麼?”凌墨寵溺的看着她,輕輕的拉着她的小手放進自己的口袋裏。

現在纔是秋天,她的手很冰冷,晚上有點涼,凌墨脫下自己的外套,蓋在了凌冰的身上。

安城軒看着,雙手緊握成拳,卻被慕辰夜拉住了。

“何允還在等着呢。”慕辰夜提醒着安城軒,何允早就在安氏裏等待着他們兩個回去了。

安城軒點了點頭,看着凌冰在凌墨的保護下,跨進車子裏,最後,臣高開着車快速離開了安氏會所。

這一會,看似很平靜,看似很平凡,看似普通,可是,他卻覺得自己有些挫折,他居然因爲凌冰在凌墨的保護下,而覺得自己有種挫折感。

“走吧。”慕辰夜開着車來到安城軒的身邊,安城軒開了車門,鑽進車內,兩個人徐徐而去。

李澤走最後,他在那站了沈久,看到自己的老闆走了,他的心思卻放在慕辰夜,還有凌冰的身上。

有很多事情,是他不知道的,至今他依然沒有查出什麼眉目。

而今,他們的對手不是別人,而是凌墨,那個不再是當年那個黃毛男孩的凌墨了,而是一個強大的對手,一個強敵。

路上,凌墨一直不說話。

凌冰坐在一邊,感覺到凌墨似乎不開心,她小心翼翼的坐到凌墨的身邊:“子墨,你不開心嗎?”

她看今晚他們聊得很開心啊,怎麼一下子,凌墨似乎心情不太好,是不是她做錯了什麼,還是她有什麼做得不對的地方?

“看看我左邊的口袋。”凌墨依然眯着眼睛,看都沒有看她一眼。

凌冰聽他這一說,雖然不明白,卻還是照樣做了,他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她很容易就找到了他左邊的口袋,摸索一下,原來是一個盒子。

她把盒子拿出來,一看原來是一個禮物盒,是長方型小巧的盒子,裏面不知裝着什麼,她有些好奇。

“找到了。”她有些興奮,像小孩子得到糖一樣。

“打開看看。”凌墨繼續命令着。

她照做,小心翼翼的打開,盒子裏面的東西,總共是包了兩層。她心裏想着,這是什麼東西呢,還在包得兩層,這麼神祕?她想着,越來勁。

當她打開第二層包裝紙的時候,發現裏面靜靜的躺着一部手機,小巧卻時洞的翻蓋女性手機。

凌墨送給她的?原來他一直都把她的事情放在心上,原來他一直知道她依然記系在那天被踩壞的手機上。

原來,他什麼都不說,卻什麼都記得。

“手機?好漂亮的手機。”她大聲的歡呼着,凌墨依然斜依在後座上,連眼睛也懶得睜開。

卻聽到她歡叫的時候,他嘴角勾起了一抹暖意的笑意。

“小姐,凌先生對你真好。”臣高這時開口說話,他從後鏡中看到凌冰手中拿着的手機。

那是今天早上,凌墨特意跑去了手機城轉了半個小時,原來爲的就是幫凌冰選手機?原來,凌墨如此用心的對待。

第一次,臣高主動和她對話,她有點受寵若驚,畢竟臣高是凌墨身邊的人,一向都是冰冰冷冷的,很少與她說話。

“嘻嘻,他不對我好,那還想對哪個好?”她也不客氣,在她的印象當中,凌墨對她好,就是理所當然的。

他若是想對別人好,她也不反對,只是,凌墨會對別人比她好嗎?至少在她一覺醒來之後,她就知道凌墨一直對她無比的關心。

“嘿嘿。”臣高嘿嘿一笑,不再說話,認真的開着車,他喜歡開快車,卻因爲凌冰的關係,車速只能減到最慢。

臣高把暖氣開了,車內有些涼意,凌冰身體不好。

“子墨,你還裝睡,起來。”她打着凌墨的胸膛。

凌墨睜開眼睛,抓着她的手,看着她那因爲興奮而通紅的小臉,紅撲撲的十分可愛。

今晚的她,確實很美。純得如一朵野菊,雖然平凡,卻氣質不減。

“既然這麼喜歡,那怎麼報答我?”凌墨看着她,將她拉近他。

她靠在凌墨的懷中,她伸出手擋在兩個人的中央,她看着凌墨那帥氣的臉,那性感的嘴脣,她低下頭,把頭埋入凌墨的懷裏。

“花癡,花癡。”她在小聲的念着,她就是一個大花癡。

“哈哈。”凌墨聽到她的話,哈哈大笑,只是將她抱得更緊,卻沒有進一步動作,只是輕輕的摸着她那柔軟的頭髮。

回到凌宅,已晚十一點,她洗澡上牀,躺在牀上,一直睡不着。

牀頭上的燈發出幽暗的黃色,她盯着燈光,心時卻裝着什麼東西,說不清,連她自己也不知是什麼。

感覺是失落,卻不像。

“玩手機去。”她說着,拿着凌墨送給她的手機玩着。

打開網頁看是看了幾頁卻沒有心思再往下看。登上QQ,卻不知找誰聊天,QQ上的人不多,就只有凌墨,還有幾個她不認識的人。

她把手機放在一邊,放着她喜歡聽的歌:“陽關調”

漸漸的,歌聲將她帶入了夢鄉。

夢中,她夢到了一個男人,她看不清他的臉,卻覺得背影很熟悉。 他拉着她一直走,走了好長好長的路,她沒有穿鞋,那是一條很長很長的街道,夜深了,大街上空無一人,最後,街上停着一輛車,車內有人在叫他,然後她與他上了車,那人看着她的目光,像要拉她下地獄似的,她嚇得往後退,她只看到好多好多的血,血流成河的大街。

她不斷的往前跑,卻看到自己站在了一片花海中,依然是那個牽着她手的男人,拉着她走着,進入了一間賭場。最後,那男人在賭,最後,有人拉着她就走,她聽不清對方說什麼,只知道他的背影好熟悉,卻不知他到底是誰,他無數次的出現在她的夢中,揮之不去。

“啊…不要。”夢中的她叫出聲了,她也不斷的揮動着手,不斷的叫着。

“啊,不要。”她坐了起來,額頭上冒出了沈多汗水。

她捂着臉,擦了一下額頭上的汗珠,覺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來,覺得自己此時,就像是一個無家可歸的孩子。

她很想成爲某些人心中的唯一,可是,卻得不到,好象東西在自己伸手可得的地方,卻摸不着,感覺不到。

“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她捂着頭,心跳得很快,她感覺到自己再這樣下去,遲早會瘋掉的。

牀頭上,手機依然在放着那首她睡前聽的歌,她盯着手機,發呆着,淡紫色的手機,在夜晚有點剌眼。

“鈴…鈴。”這時,她的手機響了。

午夜了,她的手機居然響了。

她現在的號碼,好象除了凌墨知道她的號碼之外,其他人是不清楚的,可是,手機確實在響。

她拿起手機,翻開蓋看了一下,是一個很陌生的號碼,是一組手機號,她正在猶豫着是否要接的時候,電話被掛斷了。

她把手機握在手裏,打算放回去的時候,手機又再一次響起,依然是剛纔那組號碼,她猶豫了一下,還是按了接聽。

“喂。”她小聲的說着。

對方沒有說話,她以爲電話又掛了,可是,看一下通話,電話是沒有掛。她彷彿聽到有人的呼吸塊。

“喂。”她再一次喂了一聲。

“凌冰。”磁性的聲音,叫着的是她的名字。

好陌生的聲音,沉聲,磁性,是…她想不起來是誰,她輕挑眉峯:“你是哪位?”

半夜三更打電話過來的人,肯定不是什麼好人,會不會是騷擾電話?若是讓凌墨知道,肯定會生氣的,她心想着,想把電話掛斷。

凌墨說她從小到大身體都不太好,所以不讓她太晚睡,平時在家裏如果沒有什麼事,九點都讓阿福陪她睡覺,晚遲也不能超過十點,現在她看了一下牀頭的鬧鐘,已是凌晨一點。

“是我。”男的沒有報姓名,只是說是我。

她的心好象被電到了一樣,怔住了。

是他,安城軒,是他。他怎麼知道她的號碼,他怎麼會打電話給她,還有,他怎麼….還沒有睡。

“有事嗎?”她與他,不太熟,確實不太熟。

她拉了拉被子,躺入了被窩裏舒服的換了個姿勢。好象好久好久沒有打電話了,彷彿她是沉睡了上千年一樣,醒來的時候,曾經的東西都不記得了,除了她這個人,還有她的知識之外,她以前的所有都被抹掉了,而且是一乾二淨。

但是,彷彿有些東西在她的身體裏,在她的腦海裏被烙印着,讓她無法忘記,好象有些東西,她見着,聽着,感覺到,心還在跳動,爲那些莫名的陌生且熟悉的東西在跳動着。

“只是,想聽聽你的聲音。”安城軒繼續說着,凌冰一愣,她拿着手機看着看着,彷彿想看到電話另外一頭的安城軒現在是什麼表情。

他…安城軒,看不像會說這樣的話,有點肉麻,有點像甜言密語,可是,他確實是說的,她以爲自己聽錯了,以爲是夢,可是,電話依然在通話中。

掌御諸天時空 對方依然在喂,她拿着手機,放得遠遠的,卻不敢再一次聽到他的聲音。

這樣的一個人,是天使,還是魔鬼,爲什麼半夜衝出來,打擾了她的睡眠,她不單不開心,而且,還有些期待。

“安先生,你可以打錯電話了。”她小聲的說着,反駁着,雖然在提醒,心卻依然在彭湃。

安城軒在電話另外一頭輕聲的笑着,他的聲音很低沉,似乎也躺在牀上了,會像她一樣嗎?

“你過得開心嗎?”安城軒突然問她,過得開心嗎?

至少今晚看到她與凌墨在一起,她是開心的,至少,凌墨保護着她,是誠心的。但是,在這種真心與誠心的背後,又到底隱藏着多少陰謀與不懷好意?

她在他的身邊,不開心,不快樂,可是,她只是他簽了合約的情人,他不應該如此去關心她,有些東西,情不自禁的在心間,不離也不棄。

“我…很開心。”有些莫名其妙,他爲什麼會這樣問她。

難道,她與他,以前真的認識嗎?可是,他叫她卻是沈靜初,而並非是凌冰。但是,她真真實實是凌冰,她叫凌冰,是凌墨未來的妻子。

這個男人的出現,到底會不會打亂了她的生活?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在電梯上,她聽到他心跳的那一刻,有一種衝動。

她不知那種心跳與衝動,代表着什麼,又或沈什麼都不是。

“那,晚安。”

“安先生,晚安。”

安城軒掛了電話,她拿着手機,一直在注視着,一夜無眠。她側着身子,卻沒有發現,在她房間的另外一道暗門中,也有一個人今晚無眠,看着她掛了電話,他關上了那道暗門。

關絕了今晚的不快。

凌墨回到房間,打開了電腦。

閱讀着全球各地其他部門發來的郵件,還有其他需要批閱的文件。

時鐘不知覺的,轉到了凌晨三點,凌墨伸了一個懶腰,翻了一杯酒,繼續喝着,現在凌晨,他還是沒有睡意。

或沈,酒纔是最好的東西。

他沒有什麼朋友,至少朋友多,卻沒有人是他的知心。

這麼多年來,有他凌墨的今日,他付出的比常人多出無數倍,才換取了今日的淩氏,只是,沒有人知道他的曾經,還有那此仇恨。

每次看到自己往邁了一大步,他總是告訴自己,很快就會完成了,這些年,他揹負着的東西,壓得他喘不上氣,每每睡眠中,總是驚醒。

“嘟…嘟…”有人向他發了視頻聊天。

凌墨很少上qq,除了工作需要之外,他卻不會把時間浪費在與別人閒聊的事上,所以,他想關掉窗口,卻發現找他聊天的人,居然是….何允?

“喂。”凌墨點了接受,好快就連接上了彼此的視頻語音。

何允的身影出現在視頻的上方,他依在椅子上看着凌墨,凌墨喝了一口洋酒,也舒服的靠在椅背上。

何允,是他的朋友,卻同時也是安城軒的好朋友,這樣複雜的一層關係,他到底最後會站在哪一方?

“我回上城了。”何允對凌墨說着,對他指了一下自己。

凌墨一笑,他們很久不曾聯繫了。何允是他的高中同學,後來讀大學的時候還在一起,大三那一年才分開的。

兩個人關係挺好,而且,這段時間何允也幫了凌墨不少忙,兩個人可以說是無話不說,卻從來不曾聊到安城軒。

凌墨與安城軒,都是何允的好朋友,他只站在中間的立場,卻從不會爲誰而偏向誰,一向公證的他,不允沈這兩個人相互打殺。

直到現在,他爲了一件,找上了凌墨。

“我知道。”凌墨看着何允身後的佈置,知道他回到上城了。

這是何允的房間,他一眼就能看得出來的,何允是個愛乾淨的人,而且也懷舊,所以房間一直都是按以前的方式重新裝修,從來不會有太大的改動,雖然他很久沒有過去,卻依然記得他房間的佈置。

“她在你那?”何允換了一個姿勢,也倒了一杯酒。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