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會兒之後,哈迪終於開口道:

「我確實有購買那邊土地的想法,授予我總督和地區自治領權利,這也符合我的要求,5億美元購買10年期國債,公主殿下,說實話這個價格並不便宜。」

「我最想要建立港口的地方是新加坡,檳城和馬六甲遠沒有新加坡的地理位置優越,只是備選,如果只是檳城和馬六甲,我覺得不值5億美元。」

瑪格麗特聽了哈迪的話卻變得很激動。

「那就是說,你願意購買東南亞的土地了?」公主快速問道。

「對。」哈迪點頭。

「也願意花5億美元買英國國債?」

「對。」

「現在的問題是,你想要包括新加坡,姐姐只賣給你檳城和馬六甲對嗎?」

「嗯~對。」

「那如果把新加坡也給你,這個生意就可以達成了?」

「哦~~可以這麼說。」

哈迪給出肯定回答。

「好,我這就給姐姐發電報,勸她加上新加坡。」瑪格麗特高興的去找隨行管事發電報。

哈迪看着瑪格麗特的背影。

這妞做生意還真他娘的脆生。

一個涉及五億美金,幾片殖民地的龐大交易計劃,到了瑪格麗特公主這裏,卻變得如此簡單,就好像小朋友一加一等於二一樣。

瑪格麗特想的簡單,可接到電報的伊麗莎白公主和首相,想的要比瑪格麗特複雜的多。

不過從瑪格麗特的電報里,他們看出一個讓他們高興的地方,那就是哈迪確實有意交易馬來亞殖民地。

但新加坡,處於咽喉要道,戰略地位和經濟價值遠超檳城和馬六甲,總督府就設立在這裏。

英國還不想現在就放棄馬來亞,心中依舊存有幻想,不到最後一刻誰願意放棄那麼大的利益呢。

如果全都賣給哈迪,相當於把殖民地的控制權全部給了哈迪,那英國就失去了對馬來亞的控制權。

可五億美元,

又是他們急需的資金,所以現在輪到未來女王和首相兩人糾結了。

他們需要好好商議一下。

隨後召集內閣成員進行討論。

而瑪格麗特,此時已經和哈迪返回洛杉磯,隱匿了兩天,瑪格麗特再次以公主身份出現,參觀了荷里活幾家影城的表演,還特地訪問了ABC電視台,表示英國可以和美國合作,發展更多更好的民眾娛樂節目。

瑪格麗特每到一地,都受到民眾歡迎。

有記者提問,「公主殿下,請問您對美國的觀感如何?」

瑪格麗特優雅的說道:「這裏的人民很熱情,美國的經濟發展令人刮目相看,值得全世界學習,在未來的全球化發展中,希望美國和英國一起,合作為人類前進做出貢獻。」

「公主殿下,您下一步準備參觀哪裏?」記者又問道。

瑪格麗特微笑道:「我去了華盛頓,見了約翰遜總統,又去了紐約,現在看了洛杉磯,這些都是美國最值得參觀的地方,接下來,我受到開曼總督哈迪男爵邀請,準備去英國屬地開曼群島看看,哈迪男爵向我介紹,他的開曼群島將開發成加勒比海區域最值得旅遊的地方。」

「參觀完開曼群島,我就準備回英國了。」

參觀開曼群島,確實是哈迪的提議,在回洛杉磯的路上,哈迪和瑪格麗特閑聊,說起開曼群島的開發建設。

哈迪告訴瑪格麗特,開曼群島將建成全球最奢華的賭場,還有最大的免稅奢侈品購物區,比拉斯維加斯兩家賭場購物街聯合起來還要大,不止有衣服、皮鞋、包包、化妝品這些東西,還有一些大件,比如遊艇、汽車、摩托車、私人飛機這些。

還準備建一座珠寶加工中心,加工全世界的各種珠寶首飾,今後那裏會成為全球珠寶集散地,可以找到全球最美麗最奢華最昂貴的珠寶。

對於免稅和金融服務,自然也是重中之重,瑪格麗特聽到哈迪介紹的離岸公司和免稅政策,讓她很是驚訝,雖然她在金融方面了解的不是很多,可也能感覺出哈迪這個政策,蘊藏着極大的利益在裏面。

「那如果你弄到新加坡、檳城、馬六甲,會不會也把他們變成和開曼一樣的地方?」瑪格麗特問道。

「地域不同,發展也不同,不過有利的地方肯定會套用過去,比如離岸公司,開曼畢竟太遠了,適合歐美國家,如果我得到新加坡,可以把那裏變成亞洲的免稅地和離岸金融中心。」

又在洛杉磯待了兩天後,哈迪和瑪格麗特乘坐飛機飛往邁阿密,隨後兩人會在邁阿密,乘坐游輪前往開曼群島。

這次伊麗莎白泰勒沒有跟着,她有自己的工作,至於哈迪,則準備帶着瑪格麗特公主參觀完開曼后,兩人一起直接飛往英國,因為哈迪已經收到英國首相邀請,請他去英國詳細商議關於交易馬來亞殖民地的事情。

雖然對方還沒有答應拿出新加坡,不過哈迪感覺這個交易也不是不能完成。

無非就是錢多錢少的問題。 ?當然,如今國內的文化娛樂產業的整體狀況就是這樣,可能在短時間之內,這種風氣都不會有什麼改變,因此,在這個過程之中,某些部門的相關領導主要負責人是同意進行整頓,然後在某些方面來說,一些地方影視機構或者說是影視公司,對於這些公告並不是多麼重視,導致這種文化現象,還依舊存在。

這種現象是非常糟糕的,他從這了許多危害性,毒害著華國的下一代,他們每天都不去認真的學習工作,想的卻是如何成為萬人矚目著明星,現在在網絡上流行一種段子,講的是一代人與一代人不同的價值觀,在以前我們小的時候,當老師問起來你的夢想是什麼,我們的回答都是當科學家當宇航員等等。

我們那個時候的價值觀是如何建設國家,而現在呢,我們似乎與這一代人感覺完全脫節,他們的思想是什麼,當老師問到他們的時候,或者說是其他人問的時候,他們的回答統一口徑,竟然都是當大明星,這對於一個國家,對於年輕一代人的思想之中來說是一種嘲諷。

他們口中「娘」就是時尚,就是風味,他們追求萬人矚目,粉絲們為他們瘋狂尖叫,這種特別的榮耀感,其實說白了就是虛榮心,如果他們這些人都真的成為了大明星,秉持着他們創造出來的文化價值觀,這對於下一代,甚至下下一代來說都是一種危害。

如今迫切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改變他們的價值觀,所以說,國內對於這種棒子國的「娘」文化進行了大量靜止,然而在國內現在的娛樂生態之中,這種文化依舊存在,至於這種現象的存在性,來源的地方就是那些所謂的練習生或者是從選秀節目中走出來的人。

他們的一舉一動都飽受關注,從他們的自身行為來說,對於整個年輕一代的發展來說是非常不利的,只因為他們不注重自己的行為可能會對別人帶來什麼危害,可能會對年輕的孩子帶來什麼影響,如今想起來,我們的身邊詬病就不少,需要改變的東西特別多,其他國家的糟糠之物,也會傳播過去。

而如何正確的寫出一個國家的長處,這就需要當局去把握,虎視天下雖然是雄心壯志的,但是對於一些問題還是不能忽視,這些情況好一些忽視的小問題可能會造成大禍端,在之前我也了解過一些國內的重要人物,曾經提出了過一些設想,那是在一些地方上還是無法執行到位,如今整個華國的文娛產業面臨的困境是非常尷尬的。

當然需要改變這種困境是非常。需要時間的,可能這個時間還是非常長的,畢竟一些問題的處理是要多方面的,就是問題解決不了的話,可能這種文化還會繼續延續下去,當然,現在的這種情況不是我需要去考慮,我們找的地方是非常熱鬧的,不得不說這個國家的美女還是非常多的。

當然,她們的質量肯定是沒有林菀竹和文慧雅,更何況她們有這些人還不是天然的,是經過整容之後表現出來的一種容貌,任何人都逃不過我的眼睛,畢竟可以感受到骨骼的自然性,雖然我沒有什麼異常的表現,可是我帶來的這些男同胞,顯得確有點不是很淡定,各個感覺發情期到了似的。

眼睛綠幽幽的盯着人家這些過往的美女,尤其是她們的美腿,看個不停,倒是顯得非常有趣,不過我並沒有阻止他們,畢竟這些都是正常現象,大家都是成年人,應該懂一些道理,跟他們坐在這裏顯得時間過得挺慢的,倒是一直在我印象之中顯得非常高冷的文慧雅,自從單獨和我相處的時候顯得嘰嘰喳喳,非常活潑。

不得不說,女人天性就是八卦,盯着我,問我為什麼不看這些美女,而且還拿自己和林菀竹的身材,偷偷和這些過往的美女進行比較,這種比較而且還是當着我的面,不過說實話,人家也有這個資本比較,不說容貌,就說身材方面,他也是非常優秀的,身材火辣整個人就是人間尤物,天使的面容魔鬼的身材,用這句話形容也再合適不過。

這個時候我非常識趣,並沒有和她進行較真,也沒有和她調侃一些事情,她說什麼就是什麼,不能表現得太過敷衍,也不能表現得太過認真,否則我相信以她這種脾氣可能會繼續糾纏下去這個問題,整個人顯得非常執著,吃飯的速度非常慢,只要可能是因為這些人都習慣了這種態度和速度,他們的吃飯都是享受,而我吃飯速度真的快,跟他們比,感覺就是餓死鬼投胎。

花了30分鐘之後,這頓飯他們基本上吃的差不多,不過看他們情況,還有繼續吃下去的狀況,而我現在已經等不及了,已經到了傍晚時分,馬上夜幕降臨,這個時候自然是我去尋找自己的目標的最佳時機,國內也在等候着我的消息,希望能在最快的時間內得到我拿回科研資料的訊息。

此次通敵叛國的人名為馮亞化,是華國「天眼」計劃的主要科研人員之一,負責擔任「天眼」計劃的q部分實施細則,在整個科研項目進程之中,他顯得非常積極,沒有任何人覺察出他有什麼異樣的表現,可能這就是他的隱藏面容,更加令人難以想像的是,他一直表現的非常老實,任何人都不敢想像他竟然是通敵叛國的那個人。

然而這件事情卻發生了,就在眾目睽睽之下,他偷走了所有的科研項目資料,整個「天眼」計劃這有可能泄露出去,更加主要的是,「天眼」規劃A部分的細則已經開始部署,而且有些部分已經投入使用之中,如果這個計劃真的泄露出去,對於我們來說是一種危害,整個國防力量完全暴露在別人的視野之下。

可能戰爭發生的時候,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地方,就能通過互聯網,進入我們的設施完全摧毀我們的國防力量,這就是最為可怕的事實,因此,國內對於這件事情是非常重視,根據他們傳過來的消息和情報來看,這個人曾經出國留學,而留學的地點並不在鎂國,卻在英格蘭。

英格蘭大學便是他的留學地點,主要做的是互聯網信息安全,是這方面的頂級專家,當初國內在引進人才的時候,他是在英格蘭大學,第一個願意放棄高昂薪水,返回國內的科學家,國內對於他是非常的重視,因此給他安排了很優越的條件,讓我們沒想到是,迎接回來的竟然一頭白眼狼。

如此表現讓我心中憤怒,無論如何,對方給你的什麼榮華富貴,竟然可以拋棄你骨子的靈魂,可能對於很多人來說,靈魂這個東西顯得可有可無,因為它不值錢,在於這個金錢的社會之中,很多人願意放棄自己的靈魂而求取金錢,不得不承認這個理由是非常正確的,也是無可奈何的,當然他有自己的兩面性。

要知道在那個時候,我也有過這樣的思想,畢竟如果說我沒有得到系統這個東西的時候,可能在這個世界,我也會這樣做,因為可能今天會讓你變得更加強大,讓你的生活變得更加好,它可以實現你的所有願望,有句話說得好,錢不是萬能的,可沒錢卻是萬萬不能的,從這句話中我們就可以體會到什麼。

「你們先吃着,我還有事,需要處理一下,先離開了。」我溫潤爾雅的看了他們一眼,露出淡淡的笑容,道。

然後這個時候,文慧雅卻是伸出白藕般的手臂,攔住我的去路,道:「你,去哪裏?幹什麼去?」

文慧雅俏臉上滿是傲嬌,我摸了摸這丫頭的腦袋,道:「很重要,你不能攔着我哦。」

說完便去繞過她的手臂,離開了我們就餐的地方,這個時候,夜幕降臨,黑暗的夜幕之上儘是璀璨的星辰,星辰上面有着淡淡的幽光,幽靜的月光灑落在大地上,美麗而又恬靜,抬頭望着虛空,棒子國的一縷清風吹過,拂動我的衣袖,眸光之中流露出一絲殺意,

身影融入夜色之中,繁華熱鬧的城市,正好可以掩蓋這起事件,現在我沒有任何關於馮亞化的訊息,按照之前約定,我不需要他們提供消息,同時國內也害怕在這個最為至關重要的時候,暴露出我華國在棒子國的情報組織,因此在這個時候,他們都會選擇讓我自己去打探這個消息。

只說打探這個消息的具體方式,都是由我自己去掌握的,我清楚他的情報部門,在爾首市青瓦台附近,在這個時候,我唯一想到的方法就是進入青瓦台總統府,找一下他們的相關高級官員,來尋求這個馮亞化的具體位置,所以說這個方法還是非常簡單的,但是存在着一定的危險。

畢竟我不知道棒子國有多少可以比肩武宗境的武者,所以說這一切都是擺在我面前的難題。 當日傍晚,二人尋了一座山丘歇息。

似這瘋瘋癲癲的大漢,唐寧望之便是高山仰止的感覺,自然用不着休息,然而唐寧自己卻重傷未愈,經絡殘破,真氣亂流,若非這前輩每日以絕強真氣孕養,他早已死在了東夷南湖畔。

而即便這等前輩高人,孕養他經絡的時候,仍難以同時駕馭法器飛行,足可見得他體內傷勢之重。

第二日清晨唐寧幽幽轉醒,只覺兩隻寬大手掌仍是抵在自己背脊,滾滾真氣自那手掌傳入他背後大穴,順着周身流轉。

按照他那並不精確的記憶,這似乎已經是第七天了,而這位前輩,便是如此不眠不休七天,白日趕路,晚上替他孕養經絡。

唐寧曾經醒來時問過此人,為何對自己如此照拂。

本以為他會說受那位師姐所託,得到的答案卻是,東夷需要自己。

東夷需要自己?

這東皇太子的名頭來的莫名其妙,他遊歷大荒這幾年,更漸漸深知五族之大,每一族都是高手如雲、人口億萬、堪稱藏龍卧虎。

他區區一介閑雲野鶴的勉強稱得上遊俠的外來青年,哪裏配得上東皇太子的名頭,又哪裏擔得起東夷重任。

何況雷神如今幾乎一統東夷,聽聞施政頗有建樹,算得上一個合格的領袖,若非他與那雷神有解不開的仇,他甚至不願與任何東皇山勢力有所糾葛。

上一世他雖稱不上不求上進,憑着過人的天賦而頗有建樹,卻終究天生性情淡薄,從不曾想過有朝一日成為人上人,因為嫌累,這一世雖然歷經風霜,卻仍是如此。

所以這個答案,他受之有愧,更擔不起那許多人的期盼……

當太陽升到樹梢,大漢緩緩迴流真氣,收手起身,將唐寧提起,青光劍在他手中輕吟騰空,二人踏上,又是風馳電掣朝北而行。

一日之內,二人跨越幾乎萬里。

從天空往下看去,渺小城邦雖然如同沙土堆砌的玩具,但足以感覺出越是往北,這玩具般的城邦越是密集,到得後來,更是城池連綿,房屋如海,顯然已經到了東夷核心地域。

也許是發覺唐寧看得認真,大漢笑道:「東皇山雖是東夷正統神山,不過畢竟地處偏遠,臨近東荒,野獸、異族等雖然不敢襲擾東皇山地界,卻難免侵襲周遭地域,故而東皇山周圍向來不甚繁華。雷神山則地處東夷中部,平原連綿,雨水充足,更適宜居住了些。」

唐寧順了順氣,問道:「據小子所知,大荒修行大能,足可移山填海,東夷歷代東皇、長老、世家高手,何不將東皇山搬離?雖然麻煩些,但一勞永逸。作為首都,卻地處偏遠東郊,管理起偌大疆域來,終究有些麻煩。」

大漢詫異看了唐寧一眼,哈哈笑道:「你小子倒有些見識。」

旋即笑意微止,正色道:「不過作為東皇太子,這種話你只可說一次,再不能對旁人說起。」

唐寧不解。

大漢道:「你可知東皇山的由來?」

唐寧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道:「東皇藏經閣有些史冊,記載有東皇山建立的故事,不過不甚詳盡,想必年代太過久遠,遺失不少。」

大漢點了點頭,沉吟半晌,才幽然緩聲道:「起初大荒人族凋敝不興,獸潮頻仍,偶有運氣、天資皆是極好的人崛起於阡陌之中,便會自發擔當護佑周遭百姓的重擔,那個時代,人族互相扶持、共同生存,不分你我,更遑論五族了。

我東夷第一任東皇便是崛起於東皇山下,他天資之高、悟性之強、氣運之絕,堪稱千古未有,故而當他突破神級、創下青木訣功法及一應高超法術,令族人可與荒獸匹敵之時,四方萬里百姓盡皆前來尋求庇佑。

那時候東皇山自是周遭數萬里一等一的繁華之所,不過這繁華相比於今日,只怕還不如偏遠一座部族主城。」

他頓了頓,繼續道:「隨着青木訣流傳萬里,在東皇陛下與東皇山諸高手庇佑之下,東夷地界青年才俊輩出,到得第七代,便已經建下七座大城,溝通南北東西,奠定今日東夷縱橫十萬里的根基。

此時,東皇山已經不再是唯一適宜居住的地方了,或者說,相比於東夷中部,毗鄰東荒、與群獸相伴的東皇山地界,已經算不得最適宜生存的地方。」

他抬手指了指下方那無數細小城池、勾連道路:「百姓便如流水,他們懵懂,卻知曉趨利避害,自然紛紛開始遷徙中部。你看到的問題,當時東皇山長老會也看見了,那時長老會已經開始策劃遷都中部了,只是畢竟此時牽扯甚大,進展緩慢。

又過兩代,第九任東皇眼見時機成熟,派遣座下大將雷神蒙語,在中部廣袤平原之地,擇選了一處靈氣極是充裕、地勢也極好的山脈,划設雷神聖山,大興土木,建造群殿,自是已經決定要遷都了。」

他忽然頓住,神色顯得十分古怪,像是有些落寞,又像是振奮異常。

唐寧問道:「後來呢?東皇山終究未曾遷徙,可是因為雷神山有什麼變故?」

大漢顯然知道他心中所想,略有笑意的瞧了他一眼,才輕嘆一聲,道:「那時候人族雖然已經逐漸可與荒獸獸潮正面匹敵,但終究外部時局未穩,人族得以團結一心,雷神山地處諸城環繞的中部地區,哪裏來的什麼變故。

不過說變故也不錯,只是這變故源自……一頭千年難遇的絕頂獸妖,一次千年難遇的龐大獸潮。」

唐寧微微色變。

只聽大漢道:「那獸妖實力雖強,東皇山諸高手卻足以壓制,然則其靈智非同一般,也不知是什麼妖類,竟能同時操控方圓數千里獸群進退有據,彷彿如臂使指,且其戰陣應變之策,竟也極為高超,不落人族將帥分毫,實在匪夷所思。

短短三十日,數以億萬計的獸潮鋪天蓋地抵近東皇山下,事起突然,西北六城未能馳援,長老會眼見東皇山頃刻便破,必然不敵,決意撤退。

其實獸潮發生,往往只為覓食,放任其掃過千里,憑山川野獸,足以將其餵飽,到時候不出意外,獸潮自退……」

唐寧聽到這裏,輕輕搖了搖頭:「獸潮,我見過,它們遷徙的速度很快,幾乎每天都會行進兩百里,甚至更遠,在大荒,平民每日行走百里已經是極限。

如前輩所說,那數以億萬計的獸潮,即便只是為了飽餐,只怕也足以席捲數千里的土地,東皇山的大能們能夠撤離,圍繞東皇山的百姓卻難以倖免。」

。 「既然要伏誅暗子,靠我們幾個怎麼可能,甚至就我一個啟蒙境,對抗一個宇之印照者的暗子,你在開玩笑?」白古反問,就算童執說的是真的,靠他們幾個狩獵境和一個啟蒙境,怎麼可能攔得住宗千部長,宗婪畢竟是老前輩,本身實力恐怕遠超當前境界。

「不用有所顧慮,童老祖已經安排人在伏誅之地布好了原寶陣法,困住宙之印照者半柱香時間都沒問題,帶着這些特製的千絲靈精就可以排斥原寶陣法的攻擊。」童執拿出一些千絲靈精,看起來不太起眼,因為是特製的,所以不多。

而且千絲靈精本來就不多,千絲靈精的材質本來就是阻止原本殺機最有效的,儘管有不少原寶能夠讓諸天印照的強者都側目,卻能被千絲靈精所遏制。

不得說總會有一物降一物,宇宙就是這麼的奇妙,千絲靈精,剋制原寶殺機。

「記得貼身帶,放儲物戒指里可以沒用,到時候誰死了,可別怪我沒提前說過!」童執自己也有,這種特製的千絲靈精也就剋制原寶殺機好用,其餘地方根本用不上,拿多少都一樣。

三日時間不長,而且也很順利的約到了宗婪,緣夢再次看見宗婪差點沒說出口,但想想還是忍住了,面前這個老者,有暗子之嫌,而且九成是暗子,儘管他還不願意相信。

他寧願童執是騙他們的,但暗子這種話,童執不會亂說,他修鍊到宇之印照者的修為,不可能不知道利害關係。

「小傢伙,又見面了,呵呵~」宗婪自黑暗走出,黑暗邊境大部分衣着都是純黑色,這個老者也不例外,他臉上皺紋不少,但是笑起來很精神,主動跟緣夢打招呼。

白古看到自己被無視了,無所謂,只是一個將死的暗子而已。

「宗婪前輩,晚輩們此次也是受人之託,相約前輩,還請前輩隨我們來~」十五引路,他們去過陣法那裏,不是身上帶着的特製千絲靈精有一點反應,他們根本看不出來這地方有這麼大一個原寶陣法,饒是以十五的陣法研究,也沒看出來怎麼隱藏的。

「好,正好最近也沒什麼事,老頭子隨你們去見見這個人,我還挺好奇,誰要見我,還神神秘秘的,呵呵呵~」宗婪抬步,跟上。

周一看了一眼宗婪,這個和藹的老頭真的是暗子嗎?

前方,一道人影坐在地上,很矮小,穿着白色外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