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等廖漢講完了,葉詩瑜嗯了一聲,就不在理廖漢,直接走到了陳志凡身邊。

廖漢尷尬的撓撓頭,碎碎唸的嘟囔道:“今天都是怎麼了?以前見過比這大的案子,也沒發生過這種情況啊!”

他哪裏知道,陳志凡是因爲那個驚天祕密發愁,葉詩瑜是擔心陳志凡,所以根本和案子沒關係。

葉詩瑜看着陳志凡問道:“你最近是怎麼了?沒什麼事吧?要不請假休息兩天?”

看得出來,葉詩瑜很擔心陳志凡。

陳志凡擺擺手,匆匆忙忙的說道:“沒事,先不要打擾我!”

葉詩瑜聽到陳志凡的這話,心裏有些生氣。不過她知道,陳志凡從來不曾有過這樣的情況,所以現在她敢斷定,陳志凡是遇到特別棘手的事情了。

葉詩瑜無奈的看看陳志凡,悄悄的走開了。

這時候,陳志凡開始思索,突破口到底在哪裏?

從他斷定劉興文房間裏的味道是屍氣以後,他也明白了,這個老頭的真是身份,有可能和他一樣,是個半屍半人的怪物。

但是劉興文的修爲很明顯沒有他高,因爲他可以追捕到房間裏不易察覺到的屍氣,但是李興文卻不行。

想到這,陳志凡多少有些欣慰。

是時候靜下心來好好的捋一捋這整件事情了。如果《盤古屍經》下卷二在他手裏的話,就不用這麼麻煩了。

但是現在既然沒有,就該想想沒有的辦法了,陳志凡從來都不是坐以待斃的人。

陳志凡想到,最近從自己追查打劫珠寶店的盜匪,到陰錯陽差發現了乾元鏡,再到自己做了奇怪的夢,還有失竊的黑曜石,一連串的事情,都把矛頭指向了一個地方—商周年間。

囂張小姐萬能夫 既然所有發生的這一切都和那個久遠的年代有關,那麼想要解決心中的疑團,就必須從瞭解那一段歷史開始。

陳志凡打開電腦,開始查看起那段時間所發生的一連串的故事。

一直看到商德王年間,他自己跟劉興文侃的那一段歷史的時候,陳志凡的目光慢了下來。

商德王九年,因爲東夷族開始大舉進攻商朝,商德王不得已舉兵平判。

這場戰爭,歷時一年零二個月,最終以商德王的凱旋告終。

對於戰爭的描寫,網上只有寥寥數筆,但是慘烈程度可想而知。

陳志凡看着史書對東夷族的記載:東夷族簡稱夷方,又稱屍方。…

看着這樣的世界,陳志凡漸漸的陷入了沉思。

突然間,他恍然大悟,這個屍方,不就是殭屍的屍嗎。

想到這裏,他突然明白了這所有的一切。

當年老道士封印的那個萬年屍王,只怕就是屍方的首領了。

想到這裏,所有的事都豁然開朗了。

當年屍方在萬年屍王的帶領下,大舉進攻商朝。

商德王明知不敵,所以才屢次避戰。可萬年屍王根本的目的根本就不是攻城略地。

所以看到商德王不抵禦的政策後,開始大舉攻商。不得已,商德王只好應戰,舉兵討伐。

商德王已經做好了魚死網破的準備,不成功便成仁。

好在正當商德王節節敗退,立馬就要兵敗身死的時候,救星出現了。

就是那個老道士,帶着一系列法寶來助戰。

老道士不知道修了多少年,也沒人知道他的來歷。老道士用盡畢生修爲,又有打量法寶助陣,才得以勉強的封印住了萬年僵王。

因爲萬年僵王被封印,屍方受到了毀滅性的打擊,戰鬥力一再削弱。

這時商德王看機會來了,重整旗鼓,迅速的消滅掉了屍方殘餘的勢力。

儘管這樣,還是有一部分屍方成員逃了出去,不知所蹤。

商德王班師回朝,雖然慘勝,好在保留了華夏族生根發芽的火種。

只是商德王知道,這些屍方成員沒有被完全剿滅,有朝一日,定會死灰復燃。到那時,不知又有誰來抵擋。 院長大人對夜冰依笑了笑,笑容竟然有幾分狡黠。

夜冰依忽然覺得,她要重新開始認識一下這位院長大人了。

平時看著他和藹可親,但是私底下,她怎麼覺得這位院長大人有點小腹黑呢?

平時的一切都是裝出來的不成?

院長大人這才問她,「對了,你今天來找我,有什麼事情?」

夜冰依深呼了一口氣,忍住罵娘的衝動,道:「院長大人,是這樣的,那核心殿煉丹會堂的賀大師來找我,說要邀請我們煉丹堂的人去前往他們那裡,參加煉丹比賽大會,所以,我想問問院長大人有沒有什麼看法?」

「這等小事,你日後自行處理便是,不必來問我。」院長道。

「好,那院長大人,我就先告辭了。」

「去吧。」

隨後,夜冰依拿著手上的東西,便離開了這裡。

心情有些沉重,因為她要是去辦事情,就要跟她的寶貝女兒分開了。

不過,她心中也一邊憂愁一邊歡喜,因為她本來也不是個喜歡過安逸生活的人,如今孩子生下來,她也想上外面闖蕩一下,浪一浪。

今天是小寶寶過百天的日子,夜冰依邀請了親朋好友聚在一起。

小凰兒是個愛動的孩子,一點都不沒有女生的安靜,跟個皮猴子一樣,小手手裡面,還每天都要抓點什麼東西,可是她偏偏又愛亂丟東西。

再加上她又擁有著大力神功,可是卻不懂得怎麼收斂,所以就時不時的有人中招。

就像現在,跟她家小澈兒一起而來的那幾個少年,正老老實實的坐在一起吃東西,突然某個小夥子頭上便挨了一下。

夜雲澈抱著妹妹來說,「小凰兒,你怎麼可以這麼調皮呢?小孩子這麼調皮搗蛋是不對的。

乖啦,快跟帆影哥哥說對不起。」

他的語氣帶著一抹責怪,但眼中卻滿是笑意,滿是寵溺,哪裡有一絲責怪的意思?

小凰兒根本聽不懂他在說什麼,笑著伸手要去抓人。

小凰兒就是人見人愛,因為她見誰都咧嘴笑,這麼可愛的小寶寶,誰看了都不會忍心生她的氣。

楊帆影也不例外。

他看著可愛的小娃娃,立即擺了擺手,「我沒事,我沒事。」

小凰兒晃著小手,又要亂抓東西。

夜雲澈無奈的嘆了口氣,寵溺的說道,「妹妹,來玩這個。」

他將一顆夜明珠塞進了妹妹的手裡,又得意的笑道:「哈哈哈,我妹妹長得真漂亮,跟夜明珠一比,夜明珠都不那麼好看了。」

眾人聽著他的話,一陣無語,這哥哥真是從妹妹寵到無極限了。

小凰兒似乎很喜歡哥哥送的這個夜明珠,對著哥哥吐了一個泡泡。

夜雲澈頓時好像有了新發現,欣喜不已,他將這當成是妹妹回敬給他的回禮,抱著妹妹親了幾口,「小凰兒,你怎麼可以這麼可愛呢?」

可是突然,他的嘴角一僵,再也笑不出來了。

眾人一直觀察著他們這搞笑又有愛的兄妹,突然看到夜雲澈的臉色有變化,大家先是不明白,隨後聽到少年無奈的說:「妹妹啊,你怎麼這麼不乖,居然要尿在哥哥的身上。」 眾人瞬間恍然大悟,又是哈哈大笑。

夜冰依笑著站起來,從兒子手裡接過女兒,「小澈兒,你快去換身衣服吧。」

「嗯。」夜雲澈點點頭,無奈的看著妹妹,這麼可愛的妹妹,當然不忍心責怪了。

連忙跑回去換了身衣服了。

小凰兒也被姑姑帝靈兒抱著去換衣服了。

幾人說說笑笑之後,夜冰依和帝玄胤對視一眼。

「各位,過一段時間我們兩個應該去外面離開一陣,孩子還有這裡的一切先交給大家了。」夜冰依率先出聲。

她們要去水蘭城,去那裡的一個拍賣會場,去拍賣那半塊地圖。

藍天雲率先問道:「你們去那裡做什麼啊?」

夜冰依目光掃了上官雲燁一眼,笑了笑道:「沒有什麼,只是院長大人交代了我們一些小事情。

本來我隨便可以派個人就去了,但是,我懷孕這麼久,都沒好好放鬆一下了,如今終於有時間,我想出去,和胤過過二人世界。」

上官雲燁卻明顯的察覺到了什麼,問:「依依,院長大人交代你們什麼?需不需要我們一起去幫忙。」

夜冰依連忙搖頭,「大哥不用操心了,沒什麼事情。」

上官雲燁點了點頭,喝了一杯酒,不再說話。

但是他的神色卻有些恍惚。

夜冰依的心中也不由一沉,難道哥哥又猜出什麼來了嗎?

看來那地圖對他真的很重要。

她更不能先讓他知道了,以免他做出什麼過激的衝動。

「龍王和龍后前往上古遺迹為小羽找寶貝,已經去了好幾個月了,到現在都沒有音訊,該不會有什麼事情吧?」帝玄胤轉移話題道。

帝玄胤一說,夜冰依才想起來還有這件事情。

「沒錯,他們早就該回來了呀。

不過他們兩個乃是大陸上的最強者,應該不可能遇到什麼事情,或許他們還有別的事情要辦吧。」

夜冰依只好這麼安慰自己了。

之前,龍王龍后說好的差不多這個時候回來,或者早就應該回來接小羽回家了,可是現在還沒回來。

「那我們就再多留兩日,如果他們再不回來,我們再出發吧。」帝玄胤道。

夜冰依點了點頭,她也想讓兒子跟小羽這兩個孩子呆在一起久一點。

沒過多久。

夜雲澈又重新換了身新衣服回來,雖然妹妹尿了他一身,但他還是忍不住要去抱妹妹。

又把妹妹從娘親的懷裡給搶走,開始說說笑笑。

……

三日過後。

夜冰依將兒子還有女兒都叫來了房間中。

看著兒子和女兒,這一對乖巧漂亮英俊的孩子,夜冰依心中充滿了不舍,尤其是小凰兒,是她經歷經過懷胎生下來的孩子,她如今的心境自然有所不同。

夜冰依牽著兒子的手,「小澈兒,爹爹娘親要先離開家裡一段時間,你要好好照顧自己,還有妹妹,知道么?」

夜雲澈乖乖的點頭,又問道,「那爹爹娘親,你們要出去多久啊?」

「大概需要半個月或者一個月的時間吧。」夜冰依道。

「好的,娘親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妹妹的。」少年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語氣堅定道。 陳志凡剛想到這裏,突然發現有一種未知的力量彷彿再召喚他。

他不由自主的起身,開始尋找力量的來源。

不久之後,陳志凡就鎖定了這股神祕力量的源頭—正是乾元鏡中發出來的。

陳志凡釋放出意念,包圍了整個乾元鏡。他想知道,乾元鏡裏面究竟還有着怎樣的祕密。

就在陳志凡的意念完全包裹在乾元鏡周圍的時候,那種強烈的昏睡感有襲來了。

所謂藝高人膽大,陳志凡索性不加控制,趴在桌子上睡了起來。

一片被獻血浸染了的土地映入了他的眼簾。

看到地面上血流成河,陳志凡莫名的有些哀傷。

不用想都知道,正是那場打敗屍方的戰爭。

突然間,老道士又笑吟吟的出現了。

還是仙風道骨的樣子,手中拿着拂塵,在微風的吹拂下,微微擺動。

老道士先開口了:“未來人,我們又見面了!天緣!”

陳志凡看着老道士,有一種不自覺的想跪拜的感覺。他控制着這種強烈的願望,誠懇的問道:“老先生,我不知道爲什麼會遇見你,心中還有許多的疑惑,還請老先生幫我解惑!”

老道士微微笑着,甩了下手中的拂塵,唸到:“天尊,華夏之幸矣!”

陳志凡不知道老道士的意思,呆呆的看着他。

老道士唸叨完,纔開始跟陳志凡講話:“有緣人,僅憑我的第一道影響,便猜到了萬年僵王的來歷,果是天縱英才!”

陳志凡不想聽這個老道士磨磨唧唧的誇他,他着急想知道這件事的來龍去脈。

陳志凡明顯有些着急,對着老道士說道:“老先生,雖然我猜到了僵王的來歷,可是對於其他的事,我還是一無所知,請老先生爲我解答!”

“有緣人,此乃天數,豈是人力可爲?萬年僵王封印期限將至,復出已是在所難免。三千年的修煉,僵王再次現世,必是一場更大的浩劫!”說完這句,老道士的幻影有開始漸漸的消失了。

陳志凡着急的滿頭大汗,他不知道這個老道士到底是什麼意思,放出信號召見自己,卻又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難道就是爲了誇誇自己嗎?

陳志凡這樣想着,卻聽到了老道士漸行漸遠的聲音:“四方之寶,一爲黑曜石,一爲舍利子,一爲丹靈引,一爲盤古屍經下卷二。乾元鏡輔助之力尤爲重要,切記,切記…”聲音終於完全不見。

陳志凡想着老道士說的話,終於知道了當時封印僵王的四件法寶。可是老道士漏掉了一樣東西,就是當時插入土中的那把劍,是什麼寶物呢?是老道士忘記了,還是有其他的什麼原因。

不過陳志凡顧不上想這件事,老道士口中的一系列法寶中,有他最感興趣的東西—《盤古屍經》下卷二。

鏡子中的能量慢慢消失,陳志凡也突然醒了過來。

怕忘記,陳志凡迅速的記下了剛纔夢中他以前不知道的兩件法寶的名字。

收拾好了這些,陳志凡又開始沉思起來。

他明白老道士口中的天數。既然是天機不可泄露,那就只有他自己想辦法了。

陳志凡想到:老道士既然默認了自己想到的萬年僵王的來歷,那就證明自己的判斷完全正確。

既然如此,那麼這個劉興文,只怕是屍方的後代無疑了。

想明白了這點,所有的事情都融會貫通了。

當年老道士爲了幫助華夏族保存火種,出手鎮壓了萬年僵王。但是這些屍方的成員一時一刻都沒有放棄東山再起的機會,他們絞盡腦汁的想解除僵王的封印,恐怕還是爲了完成他們當年的目的吧。

陳志凡開始佩服起這些東夷族的耐心來,他們這一堅持,就是三千多年。

陳志凡開始思考接下來要乾的事:首先,必須要找齊這四件寶貝,以期能重新封印僵王。

現在乾元鏡已經在自己手中了,而黑曜石和舍利子已經有了現世的消息。至於《盤古屍經》和丹靈引,陳志凡相信,再不久的將來,也會傳來消息。

看樣子,突破口還得從黑曜石這塊下手。

想到這裏,陳志凡帶着乾元鏡,準備再去一趟博物館,投石問路的計劃依然生成。

往出走的時候,陳志凡突然像想起了什麼,對着廖漢說道:“幫我查下劉興文的行蹤!”

撂下這句話後,陳志凡直接來到了博物館。

這次他的目的很簡單,他是想拿乾元鏡來做誘餌,看看這個博物館的水到底有多深。

劉興文還是老樣子,看到陳志凡後也並不怎麼在意,拿着放大鏡和錢幣一會兒仰着頭望望,一會又低下頭沉思。

這次有些奇怪,再也沒有聞到過那股若有若無的屍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