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孫哲、巖峯、老黃,你們帶着兩部望遠鏡去找觀望點,並且把所有信息傳遞給小白。”

“李成、和我自由活動,我也下山”

“胖子、不凡,你們站這裏和警察維持次序”

幾句話後大家都開始行動了,最沒有想到的是李成居然也會玩摩托,雖然速度是沒有那麼快,但是正常行駛倒是不難。

而在山頂的上方,一棵樹上,孫哲正蹲在那裏用望遠鏡觀望這,以他狙擊手的視力觀察整片山道,那是正好,沒有多久他就看見了小白和娜娜並且叫了一聲:“隊長我已經看見你了。”

而巖峯在樹下用着望遠鏡看着山林之間,不停的看着是否有異動,老黃這次只是起到保護作用,因爲他們兩人都要全力觀察,所以無暇顧及左右。

而這時李成和袁園也進入了他們的視線。

一路飆馳

“在那?在那?”小白一邊架着車一邊尋找這,還好他知道自己有隊員在背後默默的支持這。

“隊長,你們前面有個大彎,山體遮住了我們看不見,請當心!”

“好的!”

這不但小白還其他所有隊員都聽的見,他們都替小白擔心。生怕這個彎過後,會有什麼不測。

小白自己也很緊張,因爲他知道這魅影就是喜歡埋伏在這種彎道後面,但是他的車速沒有減,論膽識,他比誰差過?

一個漂亮的過彎直接切入彎道,這一刻就連娜娜都很緊張,死死抱住小白。

孫哲更是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他也怕隊長有什麼事,好不容易有個這麼好的隊長的,沒有多久被山體擋住的山道慢慢的移開了,而一邊一縷燈光照出山路,這就是小白他們的機車!

“沒事!”

這一句沒事,大家都聽見了才放了個心下來。

“嗯?李成開快點。”

這時巖峯說的,因爲孫哲剛纔一直在注意隊長那邊,所以忽略的另一對隊員。

“這麼了?”李成他們問道

“步甲就在你們後面100米不到的地方!現在看樣子是在追你們。”

“什麼?”袁園還刻意的看了看後面。

“大概離開你們三個彎道,不對他現在向一邊的樹林裏轉了進去,失去目標了”巖峯緊張的說道。

“小心,我估計的沒錯的話,他先在應該是準備抄近路,到你們前面然後埋伏你們,李成開慢點,我有個計劃,我們包抄它。”小白對着對講機喊到。

“明白了!”

這時候,小白轉了個車頭以一次準備上山,但是他卻是把摩托熄了火停在那。

而李成這一邊也開始慢慢行駛,光是聽見一個包抄大家都知道了是什麼意思,而巖峯壓在四處尋找那步甲的蹤影,可是沒有找到。

“出現沒?”

大家都問了起來。

“沒有,沒有,奇怪了按照步甲的速度,應該早就會出現了!”

“不好,那個被山體遮擋的大彎!”小白一想到那個自己剛纔過來了的大彎,就意識到了不妙,頓時高速駕駛了過去,連娜娜也知道了,這一次不是步甲沒有出來,只是出來了大家沒有看見。

“盯住李成看他們什麼時候進入那個看不見的大彎。”

“啊,快了,還有五個彎。”

“等着!”

這一下打擊都明白了,這一次絕殺點,就是這裏,若果說連這裏都沒有的話,小白還正不知道這麼辦了。

李成的速度不快,爲了迎合小白,而小白的速度極快,爲了追上李成,他們通過山上隊員不停的信息,來辨認自己之間的距離。

一分鐘後他們終於要回合了,就是那個被山體遮掉的大彎,李成先是把袁園放了下來,然後極慢的的速度開始過彎,一點點,一點點他也知道在近距離下被爆炸打到會是什麼下場,就在這時小白也是最後一沖沖刺來到了這裏。

當李成和小白彼此看見對方的時候,他們都傻了。

“沒有?”

“蟲子呢?不是埋伏在這嗎?”

“袁園當心!”從人的耳機裏傳來了孫哲和巖峯的爆喊聲,這一刻那李成在過彎前就把袁園放了下來,但是就在一邊的林子裏,一頭龐然大物穿了出來。

袁園當然眼注意到了,現在沒有武器的她,看着對自己衝來了,沒有躲,沒有閃。而是爆呵一聲,作爲一名練武者,沒有武器就要逃開?這麼對得起自己那武德之心?

本來雙手力量就很強勁的袁園,在那一瞬間徒手接住了那兩隻向自己頂來的巨牙,這只是一瞬間,她並沒有想到什麼好辦法來制服他,沒有武器的袁園能頂住這步甲的議論攻擊就不容易了。

一人一蟲雙雙彈開,袁園更是一個踉蹌摔在地上,而步甲見機又想衝上去,就在這時候,背後一聲響徹天際的摩托轟隆聲把步甲的目光吸引了過去,但是就是一下,步甲就覺得自己身體被什麼撞了,原來是李成和小白開着摩托引着這隻三米多長的步甲撞了過去,並且把他撞開。

但是最後的殺手鐗那還是娜娜,只見她先是跳在袁園面前,然後暴起一腳踢斷了步甲的一隻巨牙,這個疼的它馬上把屁股轉了過來,它想要發出化學物質爆炸!

踢飛的巨牙被袁園撿起後,當做是大刀對着他的大屁股砍了過去!剛纔袁園沒有大刀在手所以不敵這次步甲,但是現在她又這支巨牙後倒也直接當成大刀砍去。

沒想到,袁園她的出刀速度這麼快,眼看那屁股膨脹後就要爆炸的一剎那,袁園的大刀直接引着砍去。

這一下砍完,袁園就暴退幾米,伴隨着她的撤離,那隻步甲面部表情積極痛苦,然後整個肚腹爆裂而開,倒地而亡!

看了袁園的那一刀,果然不凡,直擊要害,沒錯這隻步甲如果產生爆炸效果的話是很危險,但是越是危險就越是脆弱!

看着地上的死屍

“好了我們可以回去繼續放假了!”

聽見這句話大家都送了一口氣。

(本章完) 第4203章

誰讓她對幻境沒啥感覺,看出來這裡是幻境的時候,墨九狸想了想,最後才想出這個辦法來!

因為她之前已經時不時的北冥說過,自己和師父的事情了,因此自己演一場吃飯的戲碼,別人無所謂,北冥一定會認為自己在幻境內遇到了師父,自己心裡的執念是她的師父,這樣也算說的過去,解釋起來也容易……

畢竟,她和寒澤說的是自己的師父隕落了,還是在師父留在自己身上的魂牌碎掉后,她才知道師父隕落的,因此對師父的記憶都是美好的,沒有難過的……

而北冥等人確實如同墨九狸猜測的那般,除了北冥之外,其餘人都很好奇,墨九狸在幻境中遇到了什麼情況……

墨九狸在幻陣內,似乎是跟人吃過了東西,還喝了酒,聊了很久很久,接著墨九狸拿出帳篷,直接回到帳篷裡面,似乎是去休息了!

北冥等人就在外面看著墨九狸鑽進了帳篷,好像是睡覺去了,接著就沒出來了!

眾人無語的抽搐著嘴角,然後視線落在徐蓮和韓風這邊,裡面的兩個人影,和一群契約獸,依舊是在對著空氣揮舞著,戰鬥的十分熱鬧!

看得北冥等人尷尬征都犯了!

終於韓風和徐蓮,似乎終於靠著契約獸,走出了第一層的攻擊陣法,但是接下來兩人的舉動,反而讓北冥等人更加無語了!

特別是西延護法,看著陣法內陷入幻陣,開始發瘋的兩個人,恨不得他們還在攻擊陣法內,起碼不會這樣跟個瘋子似的!

此刻,陷入幻陣內的韓風,完全看不出他在經歷什麼,從開始的發獃站著,到直接跪下,然後是驚恐的往一邊躲避,再然後整個人就呆愣住了!

也不清楚他到底看到了什麼,臉色的驚恐表情看起來那麼的真實,接著韓風站起身轉身就跑,沒命的奔跑著,臉上的汗水口水糊了一臉,他依舊是頭也不回的跑著,好像不知道累一般……

另外一邊徐蓮更加誇張,先是拿出一個面巾蒙在臉上,然後縱身跳上自己的契約獸飛了一圈,收起契約獸后,似乎走到了什麼地方,然後看樣子像是潛入了一個地方……

再然後站在那裡看著地上的什麼,最後拿出瓷瓶,倒出一顆丹藥,丟在地上,接著似乎是把什麼東西扛了起來,坐上飛行獸又飛走了,下來之後說了一些話,又把什麼東西丟在地上,然後笑著坐上飛行獸離開……

然後從飛行獸上下來,換了衣服化了妝,拿出一壺酒,在酒里下了葯,放到托盤上又走了一段時間,好像是在敲門的動作……

應該是有人開門了,說了一段話,往前走了幾步,坐下來,好笑的是徐蓮自己沒察覺,但是在北冥等人眼中,看不到徐蓮的幻境,只能看到徐蓮自己的動作!

於是那個坐下來的動作,在北冥等人眼中,徐蓮確實是做了一個坐著的動作,但是並沒有椅子啊,因此看得十分怪異!好吧,也許沒多少人會來看我的書,也許這個類題太冷了,沒關係!繼續寫下一篇給大家來一點真正恐怖的吧!《異蟲之雜交之蟲篇》

還有祝大家光棍節快樂!反正我不是很快樂,呵呵!

(本章完) 第4204章

但是南落和北冥等人看得十分有趣,這種沒有道具,沒有人配合的獨角戲,真的是很好笑啊,讓北冥奇怪的是,寒澤也是一個人的幻境,卻一切都那麼自然,只有把烤肉遞到對面丟在地上的畫面,看著十分喜感,其餘的都很好,起碼看起來不像是傻子!

但是韓風和徐蓮,在他們的視角看,就跟兩個傻子沒有區別啊!

而接下來勁爆的畫面,讓北冥等人都無語的看向別處了,因為陣法內徐蓮似乎是在跟一個人喝酒,但是那酒可是被徐蓮下了葯的,應該是對方喝了,徐蓮自己也喝了!

本來眾人以為徐蓮應該提前服過解藥的,但是後來發現,徐蓮應該並沒有吃解藥的,也終於明白徐蓮下的什麼葯了……

因為徐蓮的臉上表情一直都帶著笑意,含情脈脈的看著對面,一邊說話,一邊敬酒,但是對方明顯比徐蓮喝的要多,最後也不知道什麼情況,徐蓮露出一抹陰謀得逞的笑容后……

直接站起身,似乎是扶著對方到一邊,又把對方放下來,然後徐蓮的動作好像是在脫對方的衣服,看得西延臉色簡直可以滴出墨水了……

更要命的是,徐蓮應該是在幻陣內,脫完了對方的衣服,接著開始脫自己的衣服了,要知道在眾人眼中,徐蓮脫對方的衣服,他們是看不到的,但是徐蓮脫自己的衣服,他們可是能夠看到的啊……

眨眼間徐蓮就把自己脫得只剩下一件裡衣了……

西延護法再也坐不住的起身說道:「這場比試他們兩個認輸了!」

說完,西延護法直接走入墨九狸布置的陣法內!

北冥等人也沒攔著,他們也並不是很想看辣眼睛的畫面啊!

北冥,東風,南落三人視線露在了墨九狸的陣法上!

只有池斐等人津津有味的盯著徐蓮看,反正免費的不看白不看啊!

此刻,墨九狸已經通過了幻陣,反而是陷入迷陣中了,因為她開始原地打轉了,走了幾次都回到原點,墨九狸皺眉看著四周,仔細的研究了半天,終於找到竅門,很快走出了陣法……

從陣法內出來,墨九狸就來到了北冥的身邊道:「師父,我贏了么!」

「呵呵……不錯,你贏了!」北冥難得聲音帶著笑意的說道。

雖然四大護法,其餘三人都沒資格跟自己斗,但是看著對方吃癟,北冥心情依舊很好!

「咦?西護法的女弟子在做什麼啊?這是在跳什麼舞啊!」墨九狸詫異的說道。

她看向自己的陣法內,發現徐蓮竟然脫光了衣服,趴在地上奇怪的扭動著,臉上還一副很享受的表情,看著實在辣眼睛啊……

「咳咳……別看了,辣眼睛!」北冥無語的對墨九狸道。

「嗯嗯,確實挺辣眼睛的,這舞跳的太丑了啊,竟然還脫衣服,沒想到她身材也不太好啊!」墨九狸一邊收回視線,一邊點評道。

池斐和池雲看著墨九狸都忍不住要笑出聲了,雖然是事實,也別說出來好吧! “啊,快來看那排行榜!”一名替補隊員在排名賽官裏驚訝道。

“這麼了?難道有變化了?”

這幾個月來,亞洲總部的排行榜變動十分之大,起初是那子墨隊長率領了自己小隊戰勝了楊朔的小隊,並且一舉拿下第三小隊的名號。

就在大家認爲這榜單名額不會在變的時候,以前一直被大家譽爲的超級小隊的第八小隊,開始攀爬起來,幾個月裏易小白這個隊長,在所有的隊員心裏烙下了恐怖的影響。

第八升第七,第七升第六。

就在今天所有人認爲這個新人隊會安分一點的時候,他們的名次又變了,第六升第五。

“第五了!”

“這麼快就升第五了,那麼接下來他們不就可以挑戰剛剛落下來的原第三小隊了嗎?”

“我看不會,這個楊朔隊長雖然敗了了子墨隊長,但是他們小隊的實力還是很高的。”

“什麼啊,我看會,你忘了那個能打過楊朔的娜娜了?”

“那次都說了,楊朔隊長沒有拿武器啊,你不要鑽牛角尖好不!”

就當從人分別議論的時候,他們是不知道,其實小白只要升到第五就滿意了,按照他的說法,那就是要搶回來失去的東西。

……..

這三場戰鬥,堪稱經典!

小白他們不僅團隊配合強的可怕,個人實力也有萬夫不當之勇!娜娜和巖峯不多說,那副隊長袁園實力也是可怕之極!出刀變化多端,勢大力沉,而且腳下速度極快,突擊刺殺就是一瞬間的事,身爲一名女孩能有這能力就連楊朔都佩服。

老黃這個巨漢時而雙手巨斧,時而單手雙斧,揮的是個毀天滅地!一身強健的肌肉加上破壞力十足的巨斧,就好像一尊魔神一般。

李成這名突擊性戰士,雖然也是遠程攻擊者,但是他那靈活的身形,皎潔的姿態,讓他一個遠程攻擊者,毫無風險的穿梭在敵陣內,一步、一槍、一人倒!他手上那兩把M1911自動手槍,是特別定製過的,子彈夾容量十分可觀,這就讓他可以在短時間內無間斷的連發射擊!殺傷力之大簡直就不輸給任何近身武者。

但這幾戰最出名的要數那平時不顯山不露水的孫哲。

當初已犧牲了的原第五小隊的隊長斐雨,號稱“雨滴殺手!”他是一名遠程攻擊者,用的就是一把十分精密的狙擊槍!而雨滴殺手的意思就是不論是誰,只要在下雨天外出就一定會被淋溼,哪怕只是一點。而斐雨他的子彈就像雨滴一般,哪怕你防禦的再好終究也要被雨打溼、被子彈貫穿身體!

而現在這名孫哲就是繼承了斐雨老大的遺志,這幾次對戰賽裏都是他第一時間遠距離射穿對手,而且每一次,第一槍、第一個倒下的都是隊長。

當孫哲撫摸這自己的愛槍時,隱約可見那精密無比的狙擊槍的槍托後柄處用刀刻着一個“雨”字!

團隊戰,小白就站在那裏,身邊金山和不凡兩名技術支持者無時無刻的觀察這整個戰

場,在把信息傳遞給各個隊員,而孫哲就趴在一邊,手中的狙擊槍已經瞄準完畢了。老黃這個巨漢鎮守着這裏不讓任何人靠近自己的隊長、技術支持、和狙擊手!

巖峯第一速度衝在最前面,手中爆裂標槍上來就是一發,轟的那一邊是一整狼藉。

“孫哲動手!”小白說道

孫哲沒有回答,只是扣動扳機,“嘣”對方隊長應聲倒下,腦袋眉心一處血窟窿。

就在對方大亂的時候娜娜和袁園衝入敵陣,猶如猛虎入羊羣。

這幾天娜娜和袁園已經被大家譽爲小白這隊裏的,無敵姐妹花!仰慕她們的男隊員現在都不在少數。

戰鬥結束,這一切已成大局,小白沒有食言順利帶着袁園她們晉升到第五的位置。就連袁園都興奮的一把勾這這個新隊長,然後在他的臉上輕輕的親了一下。

小白還恍惚中時,就聽見袁園說道:“這是給你的獎勵”

而娜娜就像打翻醋罈子一般,狠狠的在小白小腿上踢了一腳,這倒是疼的小白沒空在想臉上那個吻了。

“滴滴滴滴!”

“等等,娜娜有任務,不要鬧了!”

這時候這個任務提醒的聲音,真是解救了小白,不然他又要在水深火熱中煎熬一番了。

高高興興的小白進入了主控室,但是他看見的卻是愁眉苦臉的瑤姨。

“瑤姨,這麼了?”小白一看就知道不對馬上收斂了笑意,正經問起來。

“咳,首先先祝賀你們能獲得第五這個位子!”看來瑤姨對於小白他們能拿到第五小隊並不是很開心,或者說是真的有什麼極其不幸的事?

瑤姨站了起來,然後拿着一份報告給了小白,光看她真正式的樣子就覺得不對。

“這到底這麼回事?”

“你打開了自己看吧,這次的事件非比尋常,本來我想派第三或是第四小隊去的,但是看事情還沒有到不可挽救的地步,所以準備派第五小隊去,正好你們剛升上來,就輪到你們了。”

小白知道一件任務能要前五的隊伍前往,肯定很嚴重,不多想小白打開報告看了起來。

幾分鐘後,

“嗯?這麼回事?這麼沒有介紹是什麼異蟲,只是斜射事發點,還有一些疑似異蟲襲擊人後的事例,”

小白有點迷茫然後在仔細看下去,死亡現在累計達到十五人,而且還在增長中!這些人連自己都不知道是在那裏收到了襲擊,然後他們會出現全身出血,然後從他們身體各處會鑽出千百條蚯蚓,而死去!死相極其痛苦和難看。還有一點被這種異蟲就好像是一種瘟疫一般會傳染,現在被傳染上的數量已經過百,徵兆就是頭髮一夜變白。

那個這份報告小白手不禁抖了起來,這個一次覺得是自己接手過受害人數最多的之一。

看着小白眼睛不停的閃爍,瑤姨說道:”第五小隊的位置本來就不是這麼好做的,能到這個位置,說明了你和你的隊友都已經超脫了平凡人的存在,你們有這麼一身

的能力當然要最大的回報給社會,力量越大責任越大。

你可以想一下袁園他們,他們們本來就是第五小隊的精英而退下來的,所以他們對於這種高強度或者是危險性高的任務早就有認識了,但是她們還是跟着你又一次來到了這個位置,她們在失去了原有的同伴後是要經過過大勇氣,多大的努力,多大的毅力,纔會這樣義無反顧?”

被這麼一說,小白倒是鎮定下來了,深吸一口氣後,小白拿起報告問道:“那爲什麼沒有異蟲的信息?”冷靜下來的小白馬上開始詢問起來,甚至他都想到了一個以前聽過的名詞“百年大蟲”!

聽見這個問題瑤姨知道小白已經恢復到平常的樣子了。

“因爲這不是自然生物!經過研究這個東西,是一種基因合成,或者是人工變種的東西。”

猛的站起的小白,吃驚的看向瑤姨,“這是人類弄出來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