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我在末日遊戲當領主最新章節、我在末日遊戲當領主安然一世、我在末日遊戲當領主全文閱讀、我在末日遊戲當領主txt下載、我在末日遊戲當領主免費閱讀、我在末日遊戲當領主安然一世

安然一世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穿成首富親孫女后我成了頂流、帶球跑文里的炮灰崽崽我不當了、我在末日遊戲當領主、鬼眼國醫是神棍、影帝老婆是大廚、我為祖國添磚加瓦[快穿]、

。 謝母有點沉不住氣,「挺好的,小瀾,你知道的,我們一直都很喜歡你,你跟黎墨本就是一對,你們要是……」

楚瀾打斷了她的話,「我們只能是合作夥伴。」謝黎墨和方碧晨才剛離婚,二老這動作會不會太着急、太沒人情味了點?

二老對視了眼,也對,不能太着急,慢慢來,然後聊到了楚晟,說起那孩子,二老兩眼放光,不知道有多喜歡,滔滔不絕說個不停。

他們能這麼喜歡孩子,楚瀾挺開心的,如今方碧晨離開,楚晟就是謝家順理成章的唯一繼承人了,她現在倒是不會那麼頑固的非要把孩子留在身邊,但也不希望他們帶回謝家去,能夠保持現狀是最好,只是謝家二老本就不是帝都人,他們的基業在南部,遲早是要回去的。

謝老爺子小心的提了句,「小瀾,我們在帝都很長時間了,想回南部去一趟,你看,我們能不能把晟晟也帶去?你忙着公司的事,也沒多少時間照顧他,不如,就讓他跟我們一段時間吧?方碧晨和黎墨已經離婚,你不需要再有任何擔憂了。」

楚瀾心沉了下去,他們還是提到了!

謝母說道,「小瀾,我們真的特別特別喜歡晟晟,就讓我們帶他回去一段時間好不好?我跟你保證,就一個月,一個月後,我就帶他回來還給你,你想啊,若詩和若彤也很想弟弟的呀,她們還只是在視頻上看過弟弟的樣子,都還沒真正見過面呢,你放心,晟晟的撫養權在你手中,我們保證不跟你爭,好不好?」

楚瀾知道她們的心思,「讓我想想吧。」

謝老爺子一臉期待,這段時間想的最多的就是把大孫子帶回去,也好讓親朋好友看看,他們謝家的繼承人有多好,「希望你能體諒下我們二老,我們也一把年紀了,一直就盼著能有個孫子,謝家能有個接班人,我們……」

楚瀾見不得老人家如此傷神,「好吧,就一個月,一個月後必須把晟晟帶回來。」

「放心放心,一定帶回來!」謝母開心不已,「謝謝你啊,楚瀾,你是我們謝家的大功臣,真的非常感謝你。」

楚瀾想起了醫院那個為謝黎墨生孩子的女孩,算算日子應該早就到時間了,「乾媽,醫院那女孩生了嗎?」

謝母說道,「嗯,生了,提前了半個月,過兩天就滿月了,現在在月子中心,到時候我們一起帶回謝家去。」

這麼一來,謝家就有四個女孩一個男孩了。

謝家二老也沒什麼遺憾了。

方碧晨回了豪景園,張帆給她打了個電話過來,「你的情況謝總和我說了,如果你真想復出,我可以根據情況重新將你打造出來,不過碧晨,聽說你懷孕了,會不會不太方便?」

方碧晨不解,謝黎墨跟張帆說什麼了?她和顧驍的事?孩子是顧驍的?「帆姐,他都和你說什麼了呀?」

張帆嘆了口氣,「謝總說你們已經離婚了,因為性格不合,碧晨,說實在的,我一直都很敬佩他,但這件事我覺得他做的太過了點,不管你有任何錯,再怎麼合不來,他都不能在你懷孕的時候和你離婚,就這一點,我真有點看不起他了。」 第二日,馮雲來到丹鼎殿。

「到了,便跟我來吧。」滕樞見馮雲來到,便起身帶他去見掌門真人。馮雲奇怪地看了眼滕樞,又四周瞟了瞟,他今日是被童子直接領進來的,壓根兒沒見到李慕瑾的影子。顯然滕樞的心情也並沒昨日那般好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不禁有些擔心李慕瑾。

路上,馮雲老老實實地跟著滕樞後面,走了會兒,他小心翼翼地朝滕樞說道:「殿主。」

「什麼事?」滕樞頭都沒回,低聲答道。

「那個、李師姐她?」

「這次的事,我不准她插手。」

馮雲心中一沉:「那李師姐還好吧?」以滕樞的性子若是和李慕瑾談起這次張石的事哪能得到什麼好話,「昨天光急著去和小公主說事了,忘了這邊,早知道該和李師姐多談一會兒。」他心中暗道。

「不好又怎樣?我輩修士,更應當知道天不如人願,若世間之事都如此順遂,豈不是人人長生,我們還修什麼道,不如還俗享受人間富貴去吧。」滕樞話語夾著幾分無奈又夾著幾分怒火,也許有一分悲涼。

馮雲似乎從中聽出了什麼,心中一驚:「莫非李師姐起了下山還俗的念頭!」李師姐性格天真爛漫,若張師兄真的被害,李師姐對靈台宗徹底絕望,真的會下山還俗脫離這片苦海也說不定。

他深吸了一口氣,心中所想愈發堅定,他抬頭看向滕樞的背影說道:「上山之前,張師兄曾要我記住一句話:『天地不棄於人,而人自棄於天』,弟子深以為然。不管發生何事,弟子只願身邊之人平安喜樂,不然此道修來何用!」

滕樞停下腳步回過頭來看著馮云:「我記得你上山修道是為了長生。」

馮雲點點頭:「是,上山前弟子所求是為了長生。現在也一樣,不過弟子如今求的不再是一人之長生。」

滕樞與馮雲對視了片刻后回過頭去:「大言不慚,一人之長生就已難倒天下修士,你又如何能例外。」

馮雲嘿嘿一笑:「若世間之事都如此順遂,我們還修什麼道。」

聽馮雲用自己的話來回答自己,滕樞也是笑著搖了搖頭,隨後繼續向前走去。

不多時,兩人已經來到靈台宗的主峰——靈華峰。

馮雲四處張望了下,他還是第一次來到這裡,充滿了好奇,這裡景緻優美,卻又沒他想的那般華貴,倒是有股閑雲野鶴的氛圍。

滕樞帶著馮雲來到大殿之前,朝一旁童子說道:「應掌門召見,丹鼎殿殿主滕樞、外門弟子馮雲前來拜見掌門。」

此處的童子顯然大場面見得多了,沒有絲毫驚慌,平淡地朝滕樞施了一禮后,進入了殿中通報。

不一會兒,童子便小跑著出來,朝二人說道:「掌門請二位進殿。」

滕樞帶著馮雲,一前一後地進入大殿。還沒進去,馮雲就感受到了一股莫大的壓力撲面而來,數道神識更是從他身上掃過,好在他早有準備,一身真元都封閉在了丹田之中,顯化出陰死之氣纏身的樣子。早前與太上長老一行去往震域時,他還提心弔膽,時刻不敢放鬆,但自從金丹境后,這樣的偽裝他愈發得心應手了,有信心只要不被大能親自診脈探體,便能瞞得過去。

馮雲低著頭,不敢放肆,但即使這樣他也能感受到殿上之人不少,其中估計還有朝晨殿與賞罰殿的那兩位。

「參見掌門。」「參加掌門真人。」馮雲跟著滕樞一同向殿上主位見禮。

掌門丁言文呵呵一笑:「滕殿主不必多禮。」

「是。」

滕樞見過禮后,朝著丁言文和眾人介紹道:「他便是協助弟子在木靈法會上賣下七轉回生丹的那名弟子,馮雲。」

還跪在地上不敢抬頭的馮雲瞬間感覺一雙雙視線集中在了他的身上,壓力倍增,這是數位大能無意識的威壓,他承受地十分吃力,片刻之後他突然身體一松,原來是掌門的丁言文出手幫他化解了。

「不錯,起來吧。」丁言文呵呵一笑。

「謝掌門真人。」馮雲終於站起身來,用餘光瞟了下大殿兩側,竟然有三人是他認識的,其中兩位自然是慕容玥的師尊王海,和張石的師尊、朝晨殿的殿主黃心遠,而另一人卻是曾在賞罰殿中,交付被歷成業所害的弟子身份令牌時遇見的那位長老。

「聽說滕殿主說,是你拿出了眾多天雷礦才讓宗門成功拍下了七轉回生丹?」

「是。」馮雲恭敬地答道。

馮雲右側的朝晨殿眾人都是不禁一笑,有的誇讚馮雲知恩圖報,不枉宗門栽培,靈台宗有這樣的弟子臉上有光。

不過也有人跳出來質疑道:「你一個外門弟子哪來如此多的天雷礦?莫非有人授意指使?」

只聽這些,他便知道無論是朝晨殿還是賞罰殿恐怕都已經知曉了他的來歷,才會有如此分明的態度。

習慣了下眾人的目光,馮雲不卑不亢地說道:「這些天雷礦是弟子在聖雷真人洞府中偶然得到的,當時同弟子一起還有王海長老的弟子,慕容玥師姐。」

「你一個外門弟子去了聖雷真人的洞府?」顯然他們只是查到了馮雲的來歷,數月前的事他們似乎還沒去了解過,當然也不排除只是這人不知道。

這時王海站了出來,替馮雲答道:「他是作為在下弟子的護衛而去,蘇長老有什麼意見嗎?」

只見那名蘇長老呵呵一笑:「護衛?他一個不到縛鯨境的煉體弟子能當什麼護衛?搶奪聖雷真人傳承這麼重要的事,你們竟找借口安插一個沒用的煉體弟子進去,未免有些以權謀私吧。」

「蘇長老還請慎言。馮雲修為雖然不高,但他兩年前大年比時擊敗了紫輝劍派的弟子,當時我宗金丹境弟子慘敗,是他為我宗門爭回了一口氣,兩年後又在木靈法會上連敗紫輝劍派與妙華門弟子,在九洲修士面前揚我宗威,而且在聖雷真人洞府內,他也確實救了我那徒兒一命。說他沒用,那咱們宗內的絕大部分弟子豈不都是酒囊飯袋。」

「再者,此事在下早已徵求了文長老的同意,這以權謀私真是無稽之談。」王海爭鋒相對道。

場中眾人這才知道了馮雲的戰績,看他的眼神不禁熱了一分。

「哦?那倒是老夫眼拙。不過離聖雷真人洞府一事已經過去一段時間了吧,為何你沒將這些天雷礦去換取功績點?而且老夫觀你體內有股陰寒之氣藏得極深,莫不是有什麼隱瞞之事?」

曾對馮雲留意過的王燁然眉頭輕皺,他當然知道馮雲的來歷,馮雲剛進大殿他就認出了馮雲,剛剛也是他向其他賞罰殿的人點明了馮雲的來歷,不過在這樣的場面下,他顯然無法細說,所以其他人只知道馮雲是張石領入山門的,其他並未太多了解。

馮雲看向這位蘇長老,既然對方這樣咄咄逼人,而且如今對方估計也不會放過他,所以他也不再客氣:「弟子在聖雷真人洞府中受了重傷,之後便一直在養傷,沒有時間去賞罰殿兌換功績點,傷好之後又作為護衛跟著滕殿主趕去艮域,正巧趕上了木靈宗拍賣七轉回生丹,弟子見滕長老苦惱才獻出了身上全部的天雷礦,莫非弟子做錯了不成?」

「至於弟子體內的陰寒之氣,在弟子的來歷文牒上寫地很是清楚,弟子出身凡俗國家的邊疆,在弟子還是襁褓之時便慘遭敵人屠戮,得父母以命相救才逃過一劫,弟子獨自在死城中過了一夜,僥倖被當時的一位神醫救下,保住了性命,但也被陰死怨氣纏身,在弟子命不久矣之時,恰好遇見來內門弟子張石張師兄,張師兄見弟子求道之心堅忍,才給了弟子一個機會,讓弟子以煉體一道進入了宗門。弟子心懷感激,這才努力回報宗門,沒想到換來的竟是長老的詰問。」

「就是,蘇長老你如此對待一名有功之人,傳出去讓其他弟子怎麼想,讓其他宗門怎麼想,我聽著都替馮雲感到寒心。」王海說著寒心,但面上笑容卻絲毫沒有收斂的意思。

蘇長老正要說話,王燁然搶先說道:「呵,蘇長老說話一向這樣,馮雲你莫要誤會。蘇長老這人嫉惡如仇,眼中容不得沙子,所以才問細緻了些,過去也有不少姦細混入我靈台宗,也是多虧有蘇長老的謹慎才將這些人揪了出來。」

有王燁然替蘇元亮打了個圓場,蘇元亮也識趣地退了下去。

丁言文見雙方都不爭了才笑著開口說道:「哈,馮雲。」

「弟子在。」

「今日讓你前來並非詰問,而是要論功行賞,你可有什麼想法?功績、功法、丹藥,甚至一處洞府你都可以提出來。」

「等的就是這個!」馮雲心中一震,深吸口氣說道:「回掌門,弟子不想要賞賜。」

賞罰殿的人都是一驚,心中頓時感覺不妙,為首的寇蒙更是眉頭微皺。 蘇瑤覺得自己早就已經不能夠看明白容洵到底在想些什麼東西了。自己用正常人的思維邏輯,是沒有辦法能夠分析透徹這個瘋子到底想要做些什麼的,所以說她最後的選擇自然就是站在邊上冷眼旁觀。

反正只要到最後不會影響到她自己的利益的話,容洵愛怎麼就怎麼樣吧。

只是像是現在這個樣子,和傻子一樣地在炎熱的酷暑,站在沒有樹蔭的太陽底下,一言不發地看着遠處的提岸,她覺得自己好像是一個已經開始被同化的神經病,反正正常人應該是不能夠理解他們現在這到底是在做些什麼東西的。

其實她自己也不能夠明白。

「容洵,雖然說我很不想要打擾你的閑情雅緻,但是我覺得你讓我陪着你站在太陽底下,是不是有點太沒有紳士風度了?我現在畢竟還是你的妻子,你就算再不喜歡我,也稍微注意一下,別把我們這種關係演成那種什麼九點檔的豪門恩怨了,反正我是挺不喜歡的。」

容洵本來手還撐在了欄桿上面,其實蘇瑤已經不能夠理解了,這麼熱的天,這樣暴露在外面的欄桿都已經能夠活生生把肉給燙熟了吧,他居然沒有一點反應。

而這個時候,在聽到了她的控訴之後,他只是回過頭,對着她沒心沒肺地笑了笑。

「蘇瑤小姐,我的妻子,請你稍微有那麼一點的耐心吧,反正呢,我是覺得我這個事情其實是很好解決的,只要多等一會兒,我們就能夠柳暗花明了。」

「所以呢?你現在還是準備一句話都不解釋,然後讓我當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傻子么?」

蘇瑤看着他這副理所當然的表情,覺得自己就不應該和這個人講什麼道理,反正到最後的結果也都是一樣的,根本就不需要浪費自己的好心情。

「很顯然,我的想法和安排確實是這樣子的,但是你要是直接說出口的話,也不是不能夠接受的事情,反正對於我們來說呢,都是一樣的結果的。」

容洵說完這話,還很有心情地沖着她眨了眨眼睛,最後蘇瑤也就放棄了什麼生氣,反正也是沒有必要的事情,她要做的就是微笑就行了。

「不過你膽子倒是還挺大的。我們不是本來要去看望你的母親么,現在這麼一通下來,反而是把正事兒給耽擱了么?」

她找了個邊上的位置坐了下來,本來是想要心平氣和地放鬆自己,不要給自己找罪受,可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內心之中這個愛操心的心,蠢蠢欲動着又忍不住地多問了那麼一句。

「我的母親,只要有時間,什麼時候都能夠去看望,不過一會兒要做的事情,肯定是要把握時機的了,不然的話可真的是錯過就會後悔一輩子的事情了。」

他這話說的就好像是個不孝子一樣,蘇瑤見慣了他這一副腔調,沒好氣地在邊上自顧自地說道:「你就少來吧,哪一次不是這麼說的啊?結果最後不還是什麼事情都沒做成嘛,我都已經看透你了。」

「這麼了解我啊,怕不是在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已經愛上我了吧,那可真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我可能不能夠回應你的這份單薄的喜歡,畢竟對於我來說呢,事業才是更重要的事情呢。」

容洵毫不客氣地朝着自己的臉上貼金,而蘇瑤越聽就越覺得這傢伙好像在過了一段時間之後,就已經開始變的臉皮比之前厚了不知道多少倍,最後也就只能夠無奈地搖頭。

「您覺得開心就好,反正我就不反駁什麼了,算是給您一個面子,您覺得怎麼樣啊?不過我說,我現在可是捨命陪君子,陪你在這麼毒的太陽底下曬著,你最好能夠有點什麼表示,不然我覺得我都不一定能夠善罷甘休的。」

「那你想要什麼樣的賠償呢?如果我能夠做得到的話,你應該都可以提出來,我會盡量滿足你的。」

「那行啊,我就好奇一個問題,你只要回答了我就可以了,這個要求不過分吧?是不是還相當人性化。」

她有些興奮地搓了搓手,而在看到容瑄點頭之後,便直接問出了聲。

「你到底是喜歡薛薴什麼東西啊?我真的好奇很久了。」

「不好意思啊,我先接個電話,一會兒再討論一下這事兒。」

容洵的電話鈴聲響起的十分及時,打斷了她想要進一步八卦的心思,最後也只好作罷,畢竟如果真的是什麼很重要的事情,她也耽誤不起來。

只是現在這樣被吊在半空中的感覺,實在是有些難受,就好像是有人在拿羽毛對着她心臟的位置在瘙癢一般,屬實讓人有些難受的不行。

「知道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