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按照這個發展,形勢就不一樣了。

胡秋雨冷冷一笑“葉一凡,就算是你,也阻擋不了王澤凱,畢竟人家老爸可是房地產大老闆,有的是錢,說不定把這個公司收購了,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此刻的胡秋雨已經開始幻想,自己將會利用王澤凱在這個公司如魚得水。

另一頭。

孟瑤將手機交還給了葉一凡,看着葉一凡和徐志宇命令道“這可是我的晉級賽最後一把,只許成功,不能輸,輸了我就罰你們兩清掃公司大門口。”

最强婚寵,總裁霸道愛 遵命。”

徐志宇立刻樂呵呵的敬禮。

“放心,我好歹也是遊戲王者,帶你們兩個青銅,還是可以的。”

拿到手機,葉一凡也是自信滿滿。

很快三人再次開始了遊戲。

三殺,四殺,五殺,青銅局虐菜,葉一凡玩的飛起。

“別浪,推塔,我要晉級。”

孟瑤發來一條信息。

“嘿嘿……手感不錯,再殺幾個。”

徐志宇樂呵呵的回覆道。

就在衆人玩的開心的時候,意外再次發生,葉一凡的手機再次被人搶走了。

回頭一看,是王澤凱和胡秋雨…… “葉一凡,你這個清潔工,還真夠可以的啊,不僅工作不累,還可以在這裏玩遊戲?”

奪了葉一凡手機的王澤凱,看着葉一凡,冷冷的笑道。

“手機還給我,我正在打晉級賽,這次可不能耽誤了。”

葉一凡看了看王澤凱和胡秋雨,說道。

“還想玩?”

王澤凱冷冷看了看葉一凡,下一刻,他直接將葉一凡的手機,從樓梯上扔了下去。

遠遠地,就能聽到啪的一聲。

從這麼高的地方摔下去,只怕這個手機已經四分五裂,徹底報廢了。

“又是誰來打擾我們玩遊戲?!”

不等葉一凡說話,旁邊玩得正嗨的徐志宇不高興了,他當即起身,看向了王澤凱。

兩人一見面,互相愣了一下。

“原來是王公子。”

天才醫仙

半掩傾城半修羅 徐公子,咱們有一段時間沒見面了。”

王澤凱愣了一下之後,看着徐志宇笑道。

“呵呵……是有段時間沒見面了。”

徐志宇微微一笑,本來打算髮火的,見對方是王澤凱,徐志宇只能作罷。

“對了,你怎麼和葉一凡在一起?”

王澤凱疑惑了一下,看着徐志宇問道。

“這個嘛……”

徐志宇眼珠子一轉,誰都能看得出來,這王澤凱顯然是來爲胡秋雨出氣,來找葉一凡麻煩的,徐志宇當然不介意有人和葉一凡對着幹。

當即,徐志宇搖了搖頭說道“說來話長,我現在已經是清潔工了,罷了,不說了,你們有什麼私人恩怨自己慢慢解決,我就不打擾了。”

丟下這話,徐志宇直接離開。

“清潔工?”

王澤凱愣了一下“堂堂徐氏投資公司的的少爺,居然在這裏做清潔工?”

“他是徐氏投資公司的少爺?”

旁邊的胡秋雨聞言,嚇了一跳,心裏納悶,這個公司到底怎麼回事,做清潔工的,一個個這麼牛筆。

“喂!”

卻在此刻,葉一凡的叫聲傳來。

王澤凱和胡秋雨朝着葉一凡看去。

“你們把我的手機扔掉了,打算怎麼賠償?”

葉一凡看了看兩人問道。

本來葉一凡脾氣很好,秉持着與世無爭的態度,可總有個底線的,這一次王澤凱二話不說,就砸了葉一凡的手機,這對於葉一凡來說,是有些難以接受了。

憤怒倒不至於,但至少也要有個說法。

“賠?你還想要賠償?!”

王澤凱回過神來,看向了葉一凡,叫道。

“當然要賠償。”

葉一凡言道。

“哼,我不將你從這個公司開除掉,你就應該感謝我的大恩大德了,你還想找我要賠償?!”

王澤凱看着葉一凡,露出譏諷的笑容。

“賠償是一定要的,你損壞了我的東西,就必須賠償,在哪裏都是這個道理。”

葉一凡認真的說道。

“道理?哈哈……你還跟我講道理?”

王澤凱樂呵呵一笑,隨即搖頭道“看樣子,你還不知道我王澤凱這一次來這裏,是打算做副總裁的,你應該也不知道,我老爸打算加大對公司投資,即將成爲這個公司的大股東之一!”

“我不管你是不是副總裁,或者你老爸是什麼人,這和我沒有任何關係,你摔壞了我的手機,就必須要賠償!”

葉一凡言道。

“呵呵……呵呵……”

王澤凱聞言大笑,言道“清潔工就是清潔工,眼睛裏只有這麼一個手機而已,不過你就算是再怎麼傻乎乎的,也應該明白,公司副總裁的權利!”

葉一凡聞言,無所謂的聳了聳肩,問道“然後呢?”

“然後,你給我收拾東西滾出這個公司,我不希望再看到你葉一凡!”

王澤凱怒道。

他現在的表現和昨天在聚會上判若兩人。

昨天聚會上的時候,王澤凱還顧及面子,在衆人面前,顯得很有風度。

可現在,在這裏,這裏沒有那麼多顧忌,他已經不需要再僞裝。

“我如果不願意走呢?”

葉一凡淡淡一笑,反問道。

“不走?!”

王澤凱冷冷的看着葉一凡,說道“你知道不知道,什麼叫做我的地盤我做主?”


葉一凡淡淡搖頭。

“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就打得你滿地找牙,讓你明白誰纔是這裏的老大!”

王澤凱很是憤怒,擼起了袖子,立刻就打算對葉一凡動手。

“小畜生,我看你敢!”

卻在此刻,背後傳來了驚天怒吼。

回頭看去,是王澤凱的父親,以及總裁孟瑤,副總裁李欣怡,全都來了。

王澤凱微微驚訝,皺眉道“爸?”

“你還有臉叫我爸!”

王澤凱的父親王楚山,快速走了過來。

他徑直走向了葉一凡,來到葉一凡的面前之後,王楚山居然對着葉一凡鞠躬,隨後說道“葉先生,真是對不起了,我這個逆子,實在是大逆不道啊,我在這裏向你道歉了。”

王楚山的這番作爲,讓旁邊的胡秋雨看呆了,雖然知道葉一凡在這裏很厲害,可也不至於這麼厲害吧?

連王澤凱的老爸,這種大老闆都要對葉一凡低頭!

更驚訝的還是王澤凱,王澤凱直接看傻了。

老爸居然對葉一凡卑躬屈膝?

這什麼情況?

葉一凡只是個清潔工而已啊!

“爸,你瘋了吧?”

王澤凱看着王楚山叫道“你對這個清潔工道歉?”

“逆子!”

王楚山回頭,直接一巴掌打在了王澤凱的臉上。

這一巴掌,打的王澤凱更加蒙圈了。

王澤凱可憐兮兮的捂着臉,問道“爸,什麼情況?你爲了一個清潔工打我?”

“還敢頂嘴?!”

啪。


王楚山怒不可解,反手又是一個巴掌。

“爸?!!”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