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同時,此刻天空之中,忽然出現一道模糊的虛影。

「獲得神靈資格。」

「中原修士,你可願成為北境神靈,此後不再受千年壽元的約束,信仰不滅,你可永存。」那詭異的虛影內,傳來一道悠遠的聲音。

此時半空之中,葉飛穩住身形,靈力恢復的情況之下,他的靈識隨之向著上方橫掃而去。

「沒有氣息波動……」

葉飛目光微閃,盯著半空之中,臉上露出思索之色。

若非是視線所見,此刻耳邊的聲音確實出現,上方天空之中的那道身影,他根本無法察覺。

「中原修士,回答我,你可願意與天地同壽?」天空之中,那模糊的虛影,見到葉飛似乎有所遲疑,隨之再次開口問道。

武道一途,無論在任何地方,九九至極那是不變的鐵則。

當初一些武修,為了獲得荒獸,而導致荒獸的消亡,如今北境之地,遠古之靈殘不遠消失,成為部落族人的信仰神靈。

還有哪些與天相爭,帶著無盡悔恨的前輩大能,他們無一不是與千年壽元在鬥爭。

此刻,那虛影的話語,對於任何一位武修來說,都是有著難以拒絕的吸引力。 玄靈部落,此刻四周空氣中的氣氛,已然是緊張到了極限,前方部落族人眼中的戰意濃郁至極,一場大戰一觸即發。

葉飛身形矗立,目光掃向部落遠處的火岩高#峰。

「燭火,出來見我!」

下一刻,他隨之開口,聲音中蘊藏靈識,瞬間傳遍整個部落。

「放肆。」

「大膽小兒,我玄靈部落神靈名諱,豈容你等小兒直呼?」

葉飛這一開口,頓時引起前方為首三位族老的憤怒。

話音落下,只見其中一人,幾乎是沒有任何猶豫,身形在半空之中,化作一道火芒,爆發出極強的氣勢,此刻向著葉飛衝去。

那速度之快,氣勢之強引得眾人目光一陣狂熱。

「冰界,封。」

前方半空,葉飛神情平靜,只見他緩緩抬手,一股極寒之氣,隨之橫掃四周。

那玄靈部落的族長,儘管極為強悍,但在恢復了靈力的葉飛面前,論戰力著實是弱了不少,這些部族之人,哪怕最強的,最多也只能達到一重劫境巔峰的實力。

抬手之下,冰凌襲卷而去。

那位部落族老,身形被瞬間冰封,化作了一個人形冰雕,懸浮在了半空之中。

「燭火,葉某的話,不想在說第二遍。」

葉飛低喝一聲,此刻聲音中,透著幾分冰冷。

如此同時,遠處的半空,另外的兩位族老,此刻見此情景,頓時周身氣息一凝,對視一眼之後,同樣沒有猶豫隨之出手。

「玄靈族人聽命,開火圖陣!」

「焚燒此人。」

部落門前半空,那兩位族老大吼一聲。

隨之,二人身形化作兩團烈焰,閃動之下分別封鎖了葉飛的前後兩邊。

如此同時,下方部落的族人戰士,在聽到族老的命令之後,紛紛上前一步,族人戰士體內的神靈之力,在這一刻轟然勃發。

霎時間漫天火紅,四周空氣中的極具上升。

玄靈部落族人,周身升騰的火焰之力,隨之開始向著部落兩位族老身前聚集,以二位族老為界限,一道無形的火焰屏障,隨之封鎖四周天地。

這股力量與武修的界脈之力,乍一看似乎有些相似。

但其威勢看來,比起普通界脈之力,顯然要強上不少,不過距離界脈真身卻是還差了些許。

「不出來么,那邊休怪葉某無情了。」

「冰封千里……」

部落半空,葉飛目光一凝,隨之抬手之下,他的雙手迅速掐訣。

這一刻,以葉飛為中心,一股視線可見的冰霧,隨之開始在天空之中綿延,隱約間似乎有清脆的鳴叫聲傳來,震徹心神。

「青鳥,現。」

「鳴!」

印訣完成,葉飛目光頓時一凝。

隨之,下一刻,抬手一指之下,周身的冰霧,瞬間凝聚收縮,化作一隻冰鳥的模樣,在半空之中撐開雙翼,氣勢驚天。

四周的火焰之力,在這股寒意之下,明顯有些不濟。

前後兩方,此刻玄靈部落的兩位族老,在感受到這股氣息之後,頓時面色微變,心中也是不免震撼不已,眼前之人的強悍,有些超出了他的想象。

「葉飛,住手。」

「你能不能給本尊留點面子,本尊怎麼說也是北境神靈,戰力並不輸你半點。」

就在這時,葉飛的識海之中,此刻忽然響起了一道聲音。

遠處,那座火焰岩山之上,此時一股血紅的烈焰,隨之升騰而起,那股氣勢之強,此刻已然是壓制了全場,但這位玄靈部落的神靈,似乎並沒有馬上現身。

部落門前半空,葉飛在聽聞此言,嘴角不禁泛起淡笑。

他身上的氣勢,隨之逐漸收斂,正如那燭火所言,這位遠古之靈,畢竟是北境神靈,在之前巨熊部落之事時,此人還幫過他。

若非妖風之事,葉飛絕不會這般隨意闖入玄靈部落。

「中原武修葉飛。」

「還請,玄靈部落神靈現身一見。」

半空之中,葉飛此刻淡笑一聲,隨即禮貌抬手開口。

他周身氣勢的消散,已經此刻忽然的開口,不由地讓四周的部落眾人,一時間愣在了原地。

不過,在玄靈部落族人,感應到後方火焰岩山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之後,便是很快反應過來。

「是神靈大人!」

「難怪那中原武修,忽然停止了出手,原來是畏懼我族神靈。」

「部落族人,拜見神靈。」

玄靈部落內,此刻連同那兩位族老在內,四周的族人也是紛紛回過神來,幾乎還是在同一時刻,隨之全部跪倒在地,向著遠處岩山跪拜。

不多時,伴隨岩山之上,那道火柱的升騰,一道流光隨之閃動而來。

燭火的身影,同時出現在了眾人視線之中,他此刻神情威嚴,目光掃向眼前的部落族人。

「哼,一群廢物,若是沒有本尊,玄靈部落難在北境長存。」

半空之中,燭火那是一臉的高傲之色,聲音隨之傳遍部落。

下方族人聞言,臉上均是露出尷尬之色,此時也是不敢開口多言,畢竟方才僅僅是一位中原武修,便是已然將他們鎮壓。

偌大一個玄靈部落,竟無人能與之一戰,著實是有些說不過去。

「大……大人,那外來者,膽大包天,竟敢無視我族,還請神靈大人出手將其鎮壓,我等部落族人,今後定當勤奮修鍊,不再給神靈大人丟臉。」

下方,那位部落族老,此刻連忙山前一步,抬手開口說道。

燭火聞言,隨即冷哼一聲。

「現在知道勤奮修鍊了?」

「哼,他是本尊的朋友,乃是我玄靈部落的貴賓,若不是看在本尊的面子上,你們這些廢物,能夠活到現在。」

此時的燭火,目光掃向部落族人,話語中可謂是不留半點情面。

可見這玄靈部落的氛圍,相比起之前的巨熊部落,那是無疑是天差地別,燭火身為遠古之靈,同樣屬於部落神靈,但他與部落族人的關係,隱約給人的感覺更加平和一些。

至少在看來,眼前的燭火身上,並沒有身為部落神靈那種不可一世的威嚴,此人在玄靈部落內,似乎更像還是一位部落族長。

「這……」

「神靈大人的朋友?」

我是關隴老秦人 前方,那兩位族老,此刻稍有一愣,臉上均是露出古怪之色。

四周,玄靈部落族人戰士,此時臉上的表情,也是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但僅僅是片刻,那兩位族老,便是很快反應過來。

「難怪大人實力,這般強悍。」

「這,這位大人,我等部落族人有眼不識泰山,還請大人勿怪,老朽代表部落族人,向您真誠賠禮。」

此刻,話風突變,氣氛隨之變得平和起來。

只見那兩位族老,幾乎沒有過多的猶豫,便是隨之連忙上前彎身一拜,臉上同時露出了恭謹之色。

部落半空,葉飛見此情景,臉上不禁泛起了淡笑。

前方不遠處,燭火此時微微點頭,隨即他的目光,同時落在了葉飛身上。

「葉飛,你隨本尊進入祖地。」

「玄靈部落族人,還不散去,今後再敢無禮,按族規處置!」

半空之中,燭火收回目光之後,便是掃了下方眾人一眼,聲音中多了幾分嚴厲之色。

「我等,謹遵神靈法令!」

下方,此刻玄靈部落族人,隨之再度彎身行禮,同時齊聲開口回應道。

燭火見此情景,臉上露出滿意之色,便是同時轉身,他的身形劃過一道火光,向著遠處的岩山之巔閃動而去,瞬間便是消失無蹤。

部落半空,葉飛沒有多言,身形同時閃動,眨眼間便是踏入山巔。

……

這座暗紅色的岩山,其內的溫度極高,可見地下有著一條不俗的火脈,那燭火的本體之靈,想必是與火焰之力有關。

這遠古之靈,本身極為龐雜,曾曇花一現,強盛一時,但很快便是被歲月埋葬,真正了解這些靈體的人並不多見,就算是宗門古籍,其內的記載也是寥寥無幾。

至於那燭火的本體,葉飛著實無法猜測。

岩山之巔,其中心位置,有著一處天然平台,此刻燭火正矗立與平台之上,在看到葉飛踏入之後,他隨之轉過身來。

「方才,多謝你手下留情。」

「否則我部落的那些小傢伙,怕是會死傷無數。」

燭火此時緩緩開口,他的臉上早已沒有了往常的高傲之色。

早在葉飛踏足玄靈部落時,他便是已然察覺到,燭火併沒有立刻現身,正是想要觀察一下,這位中原武修,在恢復了靈力之後,實力達到了何種程度。

而通過方才的觀察,燭火已然可以確定,此人的戰力不在他之下。

「無妨,葉某來此,有一事詢問,巨熊部落之事前,你可是曾與那妖風有過交集。」

葉飛定了定神,目光此刻掃向前方,落在了眼前之人的身上、

對於那位紫殿殿主,葉飛心中不免有些好奇,此人是何時踏入源界,有為何會出現在北境,更是選擇出手幫助自己,這些他一時間有些難以推測。

「妖風?」

「你所說之人,可是那位有著一頭紫發的青年。」

前方,燭火稍有一怔,隨之低聲開口問道。 山巔平台之上,葉飛隨之微微點頭。

燭火見此情景,隨之再次開口道:「那人我並不熟悉,只是在你進入巨熊部落之時,此人便是忽然找到了本尊,正是他讓本尊去找你商談的。」

說罷,眼前之人,將他所知道的事情,向著葉飛一一開口道來。

這其中,並沒有什麼特別有用的信息,這位玄靈部落神靈,顯然與妖風並不熟悉,所知道的事情極為有限。

「你可知,此人現在身處何處?」

葉飛在聽完之後,再次開口問道。

他的靈力恢復,戰力自信不輸妖風,想要弄清楚此人的目的,最好的方法無疑是將其擒獲。

「這個,本尊就不清楚了。」

「那人實力很強,而且現在的你一樣,不受北境的天地之力壓制。」燭火稍有沉吟,隨之低聲開口回應道。

對於這一點,葉飛早就知曉。

一番思索之後,關於妖風的事情,他便是不再多問。

下一次再見之時,他定要將此人擒獲,葉飛內心有種感覺,那妖風的身上,定是隱藏著極大的秘密,他若是能夠知曉,關於實界,虛界,如今還困擾自己的那些迷霧,應該能夠盡數撥開。

「巨熊部落之事,葉某需要一個交代。」葉飛沉吟少許,眼中此刻有微光閃過。

此言一出,前方的燭火眼中,同樣有微芒閃過。

不死帝尊 這位部落神靈,意識存在了數千年之久,自然不是愚笨之輩,瞬間就明白了眼前之人話語中的意思。

「能力範圍之內,本尊可以答應你任何一件事情。」

「不過,你需要幫我,吞噬一具部落神靈。」

燭火稍有遲疑,便是直言開口道。

他顯然是一點虧也不願吃,此刻目光凝聚在葉飛的身上。

穿書後大家都成了我的檸檬精 山頂岩台之上,葉飛聽聞此言,不禁深深地看了前方之人一眼,他的眼中忽有精光閃過。

「你可否離開北境?」葉飛似乎想到了什麼,此時低聲開口問道。

燭火聞言,隨即回應道:「本尊的分靈可以,但實力僅僅只能達到你中原武修三重劫境的水準。」

在北境之地,燭火的戰力不凡,特別是在玄靈部落之內,他更是可以媲美七重劫境的武修,這樣的實力,放眼整個中原之地,那近乎還是無敵的存在。

但畢竟這些遠古之靈,早已消亡與天地,離開的北境之後,意識的力量有限。

「哦,若是葉某助你,吞噬一具靈體成功,踏足中原之地,你的實力可以達到什麼程度。」葉飛臉上的表情沉靜,隨之低聲道。

「五重劫境是極限。」

燭火幾乎沒有猶豫,隨之直言開口道。

北境之力的神靈,除去本體無法踏足中原之地外,分靈就算踏入,如同中原之地的武修一樣,他們同樣會受到天地之力的壓制。

「葉飛,北境神靈之間,實力同樣也有著差距。」

「大致分為天階,地階,無論是巨熊部落的那位,還是此刻的本尊,都是屬於地階神靈,若是無法提升力量,踏入中原之地,三重劫境之力,本尊都不一定能發揮出來。」

燭火此刻臉上露出真誠之色,面對葉飛他並未隱瞞什麼,此時直言開口道。

「吞噬一具神靈,你便能踏入天階?」葉飛目光微閃,隨即低聲道。

燭火聞言,臉上露出無奈的笑容,隨即輕輕搖了搖頭。

要知道,整個北境之地,天階神靈數千年來,一直之存在這五位,被譽為北境五主,那五人無疑是北境的絕對巔峰。

地階神靈,想要進階天劫,除了吞噬同等實力的部落神靈之外,還需要得到那北境之主的認可,否則下場唯有死路一條。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