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南初時不時的離開化妝間,朝外面偷偷張望,不知道陸司寒究竟有沒有過來。

他身上的擔子很重,這點姜南初一直都知道,如果他不來,姜南初也能夠諒解,只是內心還是湧出失望的情緒。

「整天就知道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往外看,招蜂引蝶的賤貨!」

虞桃桃暗暗低罵一聲后,將目光放在好友這邊。

「我讓你準備的事情,做的怎麼樣,有沒有將麻辣燙準備好?」

「放心吧,我全部都已經安排好,放在後台,只是桃桃,你究竟要做什麼?」

「我看姜南初平時穿的衣服,帶的首飾不便宜,感覺非常不好惹,我們還是躲的遠點吧。」

虞桃桃的好友,同樣是英娛舞蹈室的舞者蔣賀說道。

「你怕什麼,就算真的出事,也和你無關。」

「而且我手中握著姜南初的把柄,她不敢拿我怎麼樣。」

虞桃桃輕聲說道,隨後看到姜南初即將進入後台,立刻推蔣賀一把,示意她按照計劃行事。

蔣賀端著麻辣燙,朝姜南初的方向走去。

姜南初此刻的心思完全沒有看周圍的情況,她正在發送到簡訊詢問陸司寒,畢竟距離演出開始時間只剩下五分鐘。

「嘩!」

「嘶!」

一段帶著紅油的麻辣燙落在姜南初的腳背,所幸溫度不高,沒有造成燙傷。

但是按照舞鞋被弄髒的程度,絕對不能穿著上台。

「天吶,天吶,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今天起床晚,沒有來得及吃早飯,所以想著先墊墊肚子,誰知道撞在南初身上。」

「現在應該怎麼辦?」

蔣賀手足無措的說。

姜南初好看的眉微微皺起,對於這一突發情況,顯然不知道如何處理。

崔年聽到喧鬧聲,過來看到這幅場景,一個頭都快變兩個頭大。

他沒有帶多餘的舞鞋,現在時間只剩下五分鐘,根本來不及重新買。

「蔣賀,你怎麼這麼不小心!」

「現在責怪誰,都已經沒有用,不如我脫掉舞鞋跳。」

「這樣怎麼行,團體舞蹈最致命的就是服裝不統一。」

虞桃桃這時候突然發聲,她的手中拿著一雙舞鞋。

「雖然我和南初的關係不好,但是我很看中團隊榮譽,所以我的先借給你穿。」

姜南初有些防備的看著虞桃桃,什麼時候她變的這樣好心?

「拿著吧,比賽的時候加油。」

虞桃桃直接將舞鞋遞到姜南初手中。

姜南初準備檢查一番,偏偏主持人已經開始報幕,馬上就要輪到英娛舞蹈室表演。

姜南初快速換鞋,前往舞台中心,她沒有發現背後虞桃桃陰險的笑容。

站在舞台,無數聚光燈落在姜南初的頭上,這次所跳的舞蹈,曲風歡快,動感十足。

姜南初一邊跳,一邊在舞台下方尋找陸司寒的身影。

掃視一圈,她在角落見到一位五官英俊,偏偏左半邊臉有如同蜈蚣般傷疤的高大男人。

他安靜的站著,儘管左半邊臉其貌不揚,仍舊透出一股紳士氣度。

這道傷疤對於姜南初來說實在太熟悉,一瞬間她感覺彷彿回到帝都。

回到兩人第一次見面,她被他嚇的大叫的時刻。

陸司寒明白他的臉太過於引人注目,所以特地換上只有姜南初能夠認出來的傷疤。

果然姜南初找到陸司寒后,臉上露出大大的笑容。

她原本就是一眾舞者中容貌最為出眾的那個,現在嫣然一笑,更加吸引所有觀眾的視線落在她的身上。

這該死的女人,笑的這麼好看做什麼!

只不過下一秒,姜南初臉上高興的笑容立刻不見,她清晰的感覺到鞋子里有尖銳的物體正在慢慢的滲透。

但是她絕對不能夠停下來,這場表演耗費所有舞者整整兩個月的時間。

姜南初強忍著疼痛,繼續原本應該有的動作。

隨著一個跳躍,大拇指很明顯被釘子刺破,鮮血一點一點的浸透出來。

每位觀眾都沒有發現姜南初的不對勁,只有陸司寒,她輕易的皺眉,他能夠立刻感覺到不對勁。

每一個舞步都在踩在釘子上進行,姜南初的承受能力已經抵達極限。

虞桃桃站在台下,心中格外痛快,姜南初從她身上搶走的東西,總有一天要付出巨大的代價。

「砰!」

隨著最後一個大跳躍,姜南初沒有站住,直接摔倒。

因為這場突發事件,導致整場演出徹底摧毀。

在舞者還沒有責怪前,一抹高大的身影迅速的抱起她,朝外走去。 B市,某酒店。

“哎!八哥!”

徐浩天遙遙望見小八進門了,揮揮手跑了過去。

小八摘下墨鏡,走了過去。

“八哥,怎麼今天有時間來啊?有什麼指示?”徐浩天齜牙咧嘴的迎接着小八說道。

“沒什麼事兒,就是來看看兄弟們怎麼樣了。”小八邊走淡然的說道。

“噢,那我把他們都叫出來,給您看看?”

小八搖了搖頭,道:“不了,還是我自己去吧。”

“好!”

….

大廳走廊。

“好好幹!咱可是八指會的人!”

“當然!你也不能馬虎哈!”

⊕ tt kan⊕ c o

“必須的嘛!”

兩個成員嘻嘻哈哈的笑完,然後認真的拖起了地面。

….

廚房。

“小海,這是213桌的,小心點別晃散了。”

“好勒~!”

那個拇指上印有X號的少年接過廚師的菜,四平八穩的送了出去。

….

後勤。

“孫姐,這是超市進貨收據,東西都歸置好了。”

“嗯,好!幹得不錯!”

“嘿嘿,當然!”

…..

酒店的每一個部門都有八指會的人的存在,所有成員都在兢兢業業的工作着。沒人敢欺負,也從不欺負別人。

酒店內部一片其樂融融。

巡查完畢,小八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已經是他今天巡查的第八個地方了,每個地方基本上都是大同小異。剩下的這六百二十四個人,全都達到了他想象中的標準。

那天碰到的沈凌手下的那兩個人,那一種人再也找不到了。

各個區域,都踏入了正軌,全都有條不紊的踏踏實實做着自己的事。

又過了兩天,小八巡查完畢,終於是鬆了一口氣。

八指會的事情自己總算不用再去操心了,剩餘的雜活全部交給了馮倫和李強等人去收拾,自己伸了個懶腰,回了自己的家。

衝了個澡,渾身舒爽的趴在牀上,看着手機的時間。

已經是八月中旬,距離開學已經很近了。

蘇夢妍快要回來了吧….

小八趴在牀上美美的想着。

想起蘇夢妍,就不免讓她想起江素素。

這一個月來,江素素仍舊是沒有聯繫過自己。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江素素爲什麼現在對自己這麼冷淡?

小八想着搖了搖頭,還是想不通。

最後小八還是決定自己去找她好了,畢竟一個月沒見也挺想念的。

說走就走,小八拿着兩瓶威士忌直奔江素素家而去。

時間剛過正午,太陽炎熱當空。

小八坐在自己的大攬勝裏面,開着空調,戴着墨鏡,吹着口哨心裏簡直爽翻了天。

沒過一會兒車子緩緩地停在了江家的門口。

出人意料,大門居然關着!但是門口的警衛還在。

小八下了車,疑惑的走向了門口。

“不好意思!請問,您預約了嗎?”

一個年輕輕的小夥子走上前攔住了小八。

這時,他對面的那個警衛好似認出了小八,一把將那個小夥子攔了下,並笑呵呵的看向小八,“王大師,請問有什麼事嗎?”。

“我找江董。”

“嗯,好!那就請您先去江董別墅等候吧,因爲江董現在正在面見一個重要的客人,我們這就去替您稟告。”

“好…”

小八說完,大門緩緩地開了。

小八大步流星的走了進去。

走進那棟白色的樓,小八站在門口東張西望的看着四周。

“素素?”

“素素在嗎?”

小八嘗試的吆喝着。

樓上沒有傳出聲音。

小八見狀,無奈只好坐下等候。

但又想,這麼幹坐着也不是個事兒,於是拿出手機撥通了江素素的手機號碼。

“嘟…”

“嘟….”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您稍後再撥。”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您稍後再撥。”

….

“關機啦?!”小八驚呼。

暮然,這時候二樓上傳來了一聲劇烈的響聲!

“砰~”

小八被這響聲驚醒,連忙朝聲源處查看。

側耳聽去,只聽見那樓上裏面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今天你答應也得答應!不答應也得答應!你可別忘了,你還有百分之一的股權在我手上呢!”

趙祥文?!

小八心驚,那是趙祥文的聲音!他在跟誰說話呢?!

想着,嘴裏喃喃念起了咒語:“爰有奇器,是生萬象,八卦甲子,神機鬼藏!門!”。

頓時整個大樓的場景在小八腦海裏就變成了一副水墨畫,所有東西都浮現在了他的腦海裏。

只見在二樓最西北角的一個房間裏,裏面站着兩個男人,好似在怒目對峙着,除此之外整棟樓裏再沒有其他人地存在。

小八心驚,猜測那人十有八九可能是江樹林!

心覺不好,感覺大步流星的衝了上去。

走到了那房間,“砰的”推開了門!

“好,我答應你…”

江樹林低着頭極其不情願的說道。

小八開門剛好看到了這一幕。

兩人看到小八衝開了門,全都驚住了。

江樹林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卑微,又風輕雲淡的整了整自己的衣領,變得一如常態。而趙祥文也是突然間,變得卑躬屈膝,對着江樹林低三下氣的。

“江叔,你,你們這是?”小八愕然的看着兩人,心裏一時捉摸不清。

這時候江樹林咳嗽了兩聲,先一步走了過來,喜悅的說道:“是小八啊,正好你來了!好久沒看見你了,你這些日子忙什麼呢?啊?哈哈哈哈…”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