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流音的眼睛繼續在夜冰依的身上流連,不隨即黯然了下來,變成一汪死水。

嗓音淡淡的說道,「我做不到。」

「你說什麼!」妖王寬大的黑色袖袍頓時夾雜著一股寒流的氣息,狠狠的掃向姬流音。

姬流音將視線從夜冰依身上收回來,臉上還是一如既往的冰冷,重複道,「我做不到。」

「哈哈!好,你好的很!果然不愧有我皇甫家的血脈。」

妖王怒極反笑,冷冷的嘲笑著。

旋即口吻一轉,說道,「但你也是他們姬家的種,他們姬家,能好到哪去里去?活該你娘親將你丟棄,我當初也不該收留你!」

姬流音眉宇之間立即籠罩一抹痛楚。

娘親這兩個字,是他心中的一根刺。 “誒,幾十上百萬年前的事情了,神道如何,仙道又怎樣,都與我無關。最重要的,還是活在當下。”

冷幽幽的裂縫空間裏,忽地響起了一陣輕悠悠的低語。少頃,於那寒霧翻滾中,憑空驀地閃過了一束璀璨無比的電光亮澤來。

破了自身迷障的陳志凡,低頭看了縮在自己懷裏的鬼撲滿一眼後,嘴角掛着一抹輕笑的搖了搖頭,隨即靈念一動,將其收進了自己體內。

丹田虛空深處,大片大片由純粹陰氣凝聚而成的青灰色陰雲,連綿不斷漂浮在鬼門周圍。

忽然之間,縮成了一團的鬼撲滿閃現丹田虛空。小傢伙眨巴了幾下眼睛後,那張毛茸茸的小臉上,幾許激動霍然浮現而出。

少頃,它咧着小嘴發出了一聲歡呼後,蠍子尾巴一擺,就化作一條細線直衝連綿的陰雲而去。

赤色蓮臺上,脣角掛着幾許淺笑的陳志凡,胸腔一鼓長吸了一口蘊含着濃郁極陰靈氣的空氣後,靈念一動間,手上虛握的閃電錐“嗤啦”一聲,從錐尖射出了一道鉛筆芯粗細的銀白電光來。

電光如雷,轟然撕碎層層雲霧,“嘭”的一聲就撞在了裂縫空間一角。碎石飛濺、雲霧激盪中,一道沉悶的鬼嘯倏地在角落響起。

靜靜感知着體內屍氣逐漸浸潤、滋養到了身體的每一個角落,神海虛空裏神光陣陣的他,驀地眉頭一挑,手腕一扭,再次御使閃電錐對着身後的某個角落發出了一道銀白電光。

霎時間,寒霧飄散,“嘭”的一聲碎石漫天、水滴四濺中,一團黑影嗚嗚鬼嘯着,從雲霧深處飄忽而起。

“終於捨得跑出來了?” 總裁只歡不 黑影一出,鬼氣彌天,一臉淡然的陳志凡,單掌輕拍身下的赤色蓮臺,整個身形立馬騰空而起飄在了半空。

周身霧氣縈繞的他看着那團黑影在顫巍巍蠕動了幾下後,渾身鬼氣直冒的化作了一顆直徑幾有三米大小的巨大骷髏頭。

森森鬼氣四逸中,骷髏頭那一對車燈大小的眼眶裏,閃爍跳躍着兩朵成人拳頭大小的幽幽藍色鬼火。

煙雲翻滾裏,骷髏頭大張着嘴,對着同樣飄在半空的陳志凡發出了一道無聲的嘶吼。

嘶吼無聲卻有形,“噗”的一聲裹帶着大量極陰靈氣,凝成了一顆車輪大小的漆黑色圓球,一路呼嘯着直衝他而去。

“招呼都不打就動手,實在是太不禮貌了。”輕聲吐槽了一句後,某青年豎掌成刀往身前一劃,“嗤嗤”勁風颳拂中,一道灰白掌刀躍然而出,“啪”的一下就撞入黑色圓球裏消失了不見。

少頃,就聽“轟”的一聲,圓球炸裂,頃刻間就化作無數道漆黑煙霧,射向了四面八方。

陰氣震盪中,兩眼注視着骷髏頭的他,晃了晃手上虛握的閃電錐平聲說道:“用我手上這寶貝來對付你的話,那是欺負人……不對,那是欺負鬼。那麼,就吃我一拳吧。”

話落,陳志凡化掌爲拳,神色一肅間,手臂一晃,“呼”的一下就轟出了自己的拳頭。

一拳出,悶雷響,勁風呼嘯中,煙雲激盪。於那漆黑一片中,只見一個栩栩如生的拳印如同一枚小型火箭彈,“啪”的一聲就閃電般射入到了骷髏頭大張的嘴裏。

片刻後,伴隨着一道轟然巨響,在拳勁爆發的狂暴力量轟擊之下,骷髏頭霍然被炸成了股股黑煙散入到了周圍翻滾的煙雲裏。

“又躲起來了?”靈念一閃間,又失去了鬼物的蹤跡後,他眉鋒一擰,握着閃電錐的手腕一抖,“嗤啦”響聲裏,電光驟然刺破翻滾煙雲,轟的一下又在裂縫空間的一個角落打出了一個深坑。

“切,藏得很深嘛。”撇嘴輕語了一聲後,陳志凡眼底深處倏地閃出一點灰芒來。靈念動閃間,閃電錐通體縈繞着絲絲電芒的緩緩飄到了半空。

下一秒,就見漆黑一片的裂縫空間裏,銀白電芒如同天羅地網般,瞬間充斥了整個空間的每一個角落。大量極陰靈氣在無盡電芒的肆虐之下,好一陣翻滾,眼見着一團一團的青灰煙雲被絲絲電勁熔鍊了一空。

眼裏充斥着絲絲銀白光芒的某青年,周身清氣縈繞的徐徐落到了赤色蓮臺之上。 買一送一,總裁請簽收 環顧着周圍電光閃爍的一番恍如滅世的場景,他的臉上黑白明暗交替。

電光肆虐裂縫空間片刻後,縷縷清氣在滾滾煙雲中嫋嫋升起。直至上到空間頂部不可再升後,那些清氣紛紛打着旋兒地沿着裂縫上方的赤紅巖石往四周不斷往來飄蕩不已。

“咦?這些清氣,難道是……”嘴裏一聲輕咦的陳志凡,通過靈唸的感知,捕捉到了那些清氣的氣息後,神情微動身形一晃,飄忽着就飛到了裂縫頂部。

鼻翼翕動的他,輕嗅了一口清氣入肺後,臉上不禁浮現出幾許的詫異表情來。蓋因爲這些清氣,竟是在地球上早已不知消失了多少年的天地靈氣!

“這些天地靈氣是怎麼來的?”一邊徐徐吞納着漂浮在裂縫頂端的縷縷清氣,陳志凡一邊低頭看向了因爲電光肆虐而陣陣動盪的滾滾煙霧。

沉吟片刻後,他心頭靈光忽地一閃,嘴皮一掀輕聲呢喃道:“極陰靈氣本就是天地靈氣的一種,只是因爲在被陰氣侵染後,才成爲了只能被鬼物、或者鬼修吸收和煉化的異種靈氣。”

靈念一動間,閃電錐又發出了一連串的電光勁芒,大片大片的極陰靈氣在被電芒擊穿後,其中一部分陰寒屬性的能量與電勁中和,剩下的絲絲清氣則飄飄忽忽着直往裂縫頂部上升。

發現自己眼前又多了幾縷清氣的他,一鼓胸膛把身體周圍的清氣全都吸進了體內後,頷首繼續說道:“在被閃電錐激發出的電勁中和了其中的極陰之氣後,剩下的天地靈氣就剝離出來,飛到了空中……”

沉默片刻後,陳志凡的嘴角,一抹欣然漸漸浮現了出來。沒想到錯打錯着之下,竟是讓他發現了一種能製造出大量天地靈氣的方法。

要知道在當今地球,修行文明近似於斷絕,究其原因,不就是因爲天地靈氣的消散麼!

天地靈氣,那可是一切修行文明的基礎。沒了它,就好比當今社會的汽車沒有了汽油,手機沒有了電,男人沒有了小弟弟。

那可是會出大問題滴! 誰也不能觸碰。

他的心中無比沉痛,心中一陣抽痛。

周身籠罩著冰寒的氣息。

妖王冷冷的哼了一聲,「女人都是禍水,都是禍害,就說不要讓你有牽盼,你真是沒出息! 豪門替罪小新娘 留著這個女人,早晚會害了你,你不肯動手,那我就來幫你,親手殺了她!」

那寬大的黑色衣袍瘋狂涌動,兩袖清風,狠狠的朝夜冰依拍過來,宛若狂風暴雨。

狠狠襲擊而來。

幻夢之境的巔峰。

誰與爭鋒?

幾乎是在妖王一出手的時候,夜冰依的呼吸就一窒,什麼都做不了,死亡的氣息離的這麼近……

她卻只是像羔羊一樣被人宰殺,想要瞬移,但是再快也快不過妖王,畢竟她們的實力,不是一個檔次。

突然,夜冰依眼前出現了三個高大的人影。

轟!

砰砰砰——

帝玄胤,姬流音,還有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冒出來的千邪寒三人,分別撞在了堅硬的石壁上。

夜冰依也沒有好到哪去。

儘管被他們三人擋住,但她也遭受到了重大的波及。

倒在了一旁,吐了口血。

她現在終於明白,幻夢巔峰的高手,是她遙不可及的。

她根本沒有辦法逃避,任由他宰殺的一個存在。

夜冰依眼眸複雜的落在了眼前擋在她身前的三個人身上。

帝玄胤跟千邪寒兩人,算是情有可原。

可是他為什麼,她明明已經和姬流音攤開了,他和妖王才是一起的,可是,他卻又背叛了妖王,他自己的表哥,過來救她……

她真的不知道該對他說些什麼了,該如何評判他?

「流音!你居然還敢和我作對,護著這個女人?!」妖王更是不可置信,睜大眼睛。

聲音夾雜著暴露,狠狠的射向姬流音。

姬流音捂著心口,輕咳了一聲,眸光幽暗無比,沉聲說道:「你要什麼,我都可以答應你,就是不允許你傷害她。」

「混賬東西!真是愚蠢!難道你要因為一個女人,而耽誤了我們的大業嗎!那是愚不可及!」妖王渾身的靈力暴漲,渾身充滿著怒氣,雙目猩紅,恨不得一把掐死姬流音。

「我並沒有忘記我們的事情,但也絕不允許傷害她,你若要執意傷害她,別逼我跟你翻臉!」姬流音突然狠厲道。

目光冷冷冷的和妖王對視。

「依依,過來。」

帝玄胤朝夜冰依伸出了手。

擦了一把嘴角的血跡,眼中滿滿是關切。

目光深沉的望向妖王,朗聲道,「你想要殺了我的女人,就先殺了我。」

「你以為我不敢殺你?去死吧!」妖王的眼神猛然一轉,狠狠的一張朝著帝玄胤拍過來。

帝玄胤站起來。

寬大的衣袍,被風吹的凌亂。

渾身的靈力湧出,和妖王對上。

「胤!」

夜冰依擔心的不得了。

「白眼狼,你快過去幫他。」

夜冰依急忙召喚出了白眼狼,去幫帝玄胤。

然後又開始召喚精魄。

她發現了一件事情,自從來到這裡之後,這些精魄就會自動的想要融合在一起。

難道……

夜冰依有一個大膽的猜測,精魄是融合在一起了嗎?

推薦朋友的免費新書:~

筆名:搖光為星

書名:毒醫狂妃:邪帝,太兇猛!

簡介:

「痛……娘子輕一點!」

「……閉嘴!」帝搖光一巴掌拍在妖孽殿下的腦袋上,右手拿著銀針狠狠危險道:「再亂動扎死你不負責。」

她是帝國呆傻廢物大小姐,未嫁先休,被妹妹親手推入火坑。

一遭慘死,廢材逆襲!

她是腹黑,狠辣,睚眥必報的鬼醫世家家主!當強大靈魂注入!

渣男未婚夫一腳飛之!白蓮花一手掐死!

帝搖光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眼前這位一推就倒的病美人殿下!

某妖孽美人殿下可憐兮兮的捂著心口:「娘子,我又病倒了,快扶我起來……」

「靠!你倒是起來啊?拉著老娘幹嘛!」

男強女強1v1寵寵寵無絕期…………

各位寶寶去看一下收藏起來哦! 她是不是可以使用這些神力?

她真的可以打敗妖王?

一隻手突然抓住了她的手。

夜冰依抬起頭,對上那雙冰藍色的眼眸。

姬流音眼中滿是認真,動了動唇,對她說道,「依依,我把剩下的精魄,都給你,幫你融合它們,催動其中力量,定然能夠……但是你要答應我,留他一條命,可以么?」

如果她有了全部的精魄,就有可能打敗妖王。

但是如果留下妖王的性命,以後妖王肯定要卷土歸來。

可是如果不答應姬流音的話,或許她們現在就都要死在這裡了。

夜冰依心中正在猶豫,但是不等她多想,一道氣浪駭浪便狠狠的朝著這邊襲來,她躲閃不及,被打飛在旁邊。

夜冰依抬眼看過去。

看到帝玄胤和妖王兩人凌厲的出招。

他們兩個本是一個師傅教出來的,武功都一樣,就算這些年他們都有了新的招數。

可是帝玄胤仍然不比妖王厲害,很快帝玄胤就會吃不消了。

突然狠狠的咬了咬牙,抬頭對上姬流音的眼睛,「好,我答應你!」

姬流音將剩下的精魄交到她的手中。

隨後那些精魄便自動融合在一起。

霎時間,風雲涌動,天地都好像靜止了一般。

……

夜冰依整個人暈乎乎的。

突然傳來一陣喧嘩聲音。

「你們快看,寶貝全部都是寶貝!」

夜冰依聽到越來越多的人說話。

突然,她覺得,自己的體內有一股躁動,然後越來越瘋狂。

旋即體內有紅紅綠綠,白白黑黑的東西亮了起來。

那是精魄……

「咔!」

夜冰依看到自己體內所有的精魄全部撞在了一起,形成了一道白色的光芒。

融合……

融合了。

她記得火火說過。

只要這些精魄完全融合了,曦禾……就會復活。

她剛想用精神力聯繫火火,突然——

「天呀,你們看那是什麼!」

「好亮的光芒啊,那是什麼?會不會有危險啊!」

「恭喜來到輪迴夢幻九重仙靈,前生今世,有緣人,我們終於等到你……」

「希望有緣人旅途愉快,完成前塵未了之事……」

忽然一道飄渺的聲音傳入夜冰依的腦海中。

這道聲音不知道是從哪個方向傳來的。

但是卻能準確的傳入她的耳中。

接著,夜冰依就覺得有一股大力吸扯著她的身體。

然後眼前一團白色的混沌之力,將她的身體包裹住,然後輕飄飄的,飄了起來。

「依依!」

「依依!」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