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長老這時候看着滔濤說:“滔濤,你試着催動這火葫蘆試試!”

小九看到火葫蘆後哈哈笑道:“開玩笑,他能催動就奇怪了。這可是需要火屬性大圓滿的存在才能催動的,試問這天界,有屬性大圓滿的存在嗎?”

滔濤接過了葫蘆,舉起來,一手就趴在了呼嚕的底部,就見濃烈的火焰頓時朝着谷內撲去。但是,谷內也生成了一股幽藍色的寒流直奔這火舌。

這兩股能量對撞在一起,互相抵消,火焰就這樣波瀾不驚地消失了。

姬長老此時喊道:“張天師,看來要啓動大太極劍陣封殺這寒冰谷了。”

師祖剛要說話,我喊道:“師祖,新太極門也有大太極劍陣的,是四大家族的子弟組成的,我看,這件事就交給新太極門吧,我們就不要參與了。”

師祖罵道:“糊塗,天下只有一個太極門,那就是我大青山的正道太極,哪裏還有什麼新太極門?”

我說:“師祖,你承認不承認,人家都在那裏了,並且是有尊者助陣的。太極門上有元始天尊留下的禁制,在那裏,尊者是可以出手殺神的。他們既然這麼牛,我看就讓他們來吧!”

黃斌這時候看着我笑着說:“楊落,你總算是承認我新太極門了,好啊,這山谷的事情,就讓我新太極門來吧!”

他說完朝着米大帝說:“大帝,我打算調集三千弟子來這南天,封殺寒冰谷,你沒意見吧!”

米大帝點頭說:“既然是大家的決定,我自然沒有意見。但還是要宗主也同意才行!”

米戀笑着說:“來吧,我沒意見!”

姬長老哈哈笑着說:“看吧,關鍵時候,還是要我太極山的太極門出手才行,你們這大青山所謂的正道太極,還是當縮頭烏龜吧!”

師祖氣壞了,一甩袖子就到了我這邊,氣呼呼搶過我手裏的酒杯,往桌子上一摔說:“楊落,你到底什麼意思?正是我正道太極露臉的時候,你爲何要把這大好機會拱手讓人呢?”

我說:“師祖,稍安勿躁,你怎麼就知道這是機會不是陷阱呢?我們還是低調一些的好,有人樂意出頭,我們幹嘛不成全他們呢?”

師祖氣呼呼地罵道:“好吧好吧,這次就依你,眼不見心不煩!”

“師祖,你急着回去幹嘛?坐下,喝杯酒再走也不遲啊!”我說。

師祖這才一揮袖子走了。雲清大帝撇撇嘴說:“脾氣太大了,這怎麼行?這樣的脾氣對身體不好他不知道嗎?”

明晰瞪了我一眼說:“瞧瞧你把師祖氣的,我去安慰一下師祖!”

我點頭,明晰便跑着追了出去,喊着:“師祖等等,我陪您回去。”

納蘭英雄這時候和青鸞站在一旁,看着谷內。兩個人指着,有說有笑的。我心說,這納蘭英雄,看來是被青鸞迷住了啊!

當天夜裏,風滿樓和白大帝找到了我,問我到底是怎麼打算的。我說不是那麼簡單的,這九天玄木乃是化境之物,如今進化成了妖,這山谷內更是盤根錯節,一個大太極劍陣就要剿滅之,不太現實!

風滿樓點頭說:“賢胥,那麼你到底是怎麼打算的啊?”

我說:“岳父大人,我們看熱鬧就行了。白大帝,我們都不參與,讓他們顯擺好了。”

兩位聽完紛紛點頭,白大帝說:“楊落,我們都聽你的。不參與這件事。”

我送走了兩位後,米戀和米大帝又來了。兩個人也是這個問題。對於這兩位,我可就沒什麼實話了,我說:“大太極劍陣啓動,絞殺這寒冰谷內的生靈那是手拿把掐。這下,黃斌算是揚眉吐氣了。今後新太極門也算是在天界穩住了陣腳。”

米戀說:“既然這樣,你爲何阻止張天師呢?”

“大青山太極門的大太極劍陣是我風雅帝國宗門的壓艙石,要是調過來,我們宗門遭到突襲又如何是好?太冒險了。我必須求穩!畢竟在天界裏,我還是弱者。”

米大帝說:“你就別謙虛了,在天界,新一屆也算是實力雄厚了,現在可沒有人敢小瞧你新一屆了。”

我送走了兩位後,納蘭英雄從後面走出來,笑着說:“楊兄,你到底是怎麼打算的?”

我說:“如果我所料不差,這山谷內有原始之木,這木元素很可能就是被這九天玄木挾持了,我打算的就是,趁亂得到這原始之木。”

納蘭英雄嗯了一聲道:“其實我也想到了,不然憑什麼這山谷內木屬性如此的充沛,本來就是一冰谷,卻生出了衆多的靈獸,那九天玄木在這裏竟然還能生根開花,供養生靈。簡直就是匪夷所思,所以,只有一種解釋,那就是這九天玄木的根,抱着的就是那原始之木了。”

“你都想到了,難道你覺得別人沒有人想的到嗎?大家都是揣着明白裝糊塗罷了。你覺得大家只是單純的想除掉這山谷內的靈獸和九天玄木嗎?其實大家的目的,就在這原始之木元素上了啊!”

納蘭英雄哈哈笑着說:“大家都太虛僞,都心知肚明,但是沒有一個人說出來。打着衛道的幌子,其實是要搶劫啊!這原始之木元素看來這次要易主了。那小九恐怕是性命不保啊!”

我說:“原始之木我志在必得,至於小九的生死,只能是聽天由命了!”

明晰和青鸞從一旁出來了,青鸞很不自然,她有話要說,但是始終還是沒有說出口來。這讓我想到了另外幾個人的關係,那就是東翼和昔日的朱羽、柏芷。

朱羽本是中天大帝的空中坐騎,柏芷是中天大帝在地面的坐騎。偏偏這兩位都對東翼有強烈的好感。但是,這兩位可以背叛主神嗎?

青鸞此時就處在這個尷尬的境地。明月是她的主神,但是她卻心向納蘭。她知道明月的一切,但是,她又怎麼開口說出來啊!不用說,和小九一定是和明月有關係的,甚至,小九其實就是明月的守護者。

明月又是誰呢?在我看來,如果沒有出錯,明月應該是妖月的魂轉世而生的妖女。雖然妖月天尊精魄被壓在太極山下,但是她的三魂又在何處呢?是不是和其它精魄合體轉世了呢?如果明月不是妖月轉世,又怎麼解釋小九一直在她身邊相隨呢?這絕對不是巧合,沒有這麼巧的事情。 青鸞不想說,我也不必問。問了,估計朋友都做不成了。做人要有自知之明,我怎麼能比得上她的主神親近呢?明月的祕密,遲早會解開的。

次日一大早,這蒼月宗就熱鬧了起來。從外面陸陸續續來了一輛輛馬車,馬車上有着一根根的銅樁子!我知道,這是用來接地氣吸收能量的。

接着,從空中落下了足足上千只的大神鶴,這些神鶴的羽毛是金色的,脖子上是黑色的,有着一雙紅色的眼睛。每一隻神鶴都有大象那麼大,落地的時候都會咚地一聲。一雙爪子比鋼鐵還要堅硬,顏色血紅。有的開始淘氣地撓地面,地板都是大青石,但是在這爪子下,就像是豆腐一樣柔軟,被抓的支離破碎。

有弟子扛着糧食過去喂神鶴了,神鶴吃素,吃的是粟米和大白菜!一車車的白菜拉了進來,就在蒼月宗的廣場上餵食。這些神鶴很懂得規矩,吃飽了後都飛到了一旁的樹林裏去排泄,排泄完後才飛了回來。看來,這些神鶴的智商已經很高了。

三千弟子紛紛到了,這些都是四大家族的弟子,此時成了新太極門的門徒。他們一個個精神矍鑠,神采奕奕。看到我後,鬥毆有着一種不屑的表情,那種貴族的驕傲表露無遺!

納蘭英雄不屑地說:“牛逼什麼呀!”

我嘆了口氣說:“四大家族還是有實力牛逼的,看來我沒有貿然對姬長老下手,還是正確的。不然真的要亂起來,我還真的收拾不了。你看看這些弟子,沒有低於五品神的吧!這樣的三千弟子,簡直令人恐懼!”

納蘭英雄說:“這是神界,五六品神很正常的啊,你當是在天朝嗎?”

我搖搖頭說:“我說的是精神狀態,最主要的就是這精神狀態,他們還都維護着屬於貴族的驕傲,會爲了這一信念,至死不渝的精神纔是最可怕的。”

納蘭英雄說:“四大家族的勢力在天界是最強的,這是毋庸置疑的。以前是長老院,現在和黃斌合夥組建了新太極門,確實有些難纏!”

我說:“最難纏的,其實還是那隱藏在暗處的尊者,到底是個怎麼樣的尊者啊!”

納蘭英雄哼了一聲說:“不出三年,必定能突破入化境,沒想到我因禍得福,被你一步步逼成了金屬性慧根十六加的存在。”

姬長老和黃斌開始慷慨陳詞。這些弟子隨聲附和,默契十足。

我說:“組織紀律性極高,堪比精兵百萬!”

一直到了此時,我纔對中天的實力做了客觀的評論。我不是誇大其詞,這樣的三千人,足以對抗精兵百萬了。這樣的三千人上了沙場,簡直就是狼入羊羣,那畫面的悲愴和雄壯可想而知了。

張道陵師祖對我說:“看到了吧,這就手機四大家族的實力,以前的太極門完全是爲四大家族服務的,培養了大批的人才,最後都到了長老院。”

我心說就是這樣才行啊,日後大青山培養的人才,也必須到我楊氏門下才行,這樣才能令我江山穩固。看來,我造人的速度太慢了,回去後要加緊造人了啊!

“看來,師祖早就厭煩了這長老院了啊!”我說。

“我在那裏簡直就成了長老院的打手了,你說我能不厭煩嗎?我傳道是爲了衆生,結果每年四大家族送來的人才比重佔了百分之七十,讓我情何以堪?我又沒辦法拒絕,因爲,四大家族的子弟,慧根極高,我不承認他們的貴族血統都不行。”祖師哼了一聲說:“總算是擺脫了那個鬼地方了,總算可以傳道天界了。”

我心說師祖啊,你太幼稚了。等過個兩百年,我楊氏子弟都起來後,就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繁殖開來,迅速形成一個巨大的天界貴族體系。到時候,恐怕你就成了我的打手了啊!我的女人都是什麼人?一個個天賦異稟,慧根超絕。和我生的孩子可能差嗎?到時候,你還是沒有理由拒絕的。

我在心裏偷笑了起來。

但是,相由心生。師祖看着我來了句:“你壞笑什麼?打什麼鬼主意呢?我看着你的笑怎麼心裏發冷啊?你不要亂想,我既然脫離了中天,來了新一屆,就是爲了有一個良好的傳道環境。你不要試圖讓我成爲你楊家的打手。”

我搖着頭說:“天地良心啊師祖,我真的沒這麼想!”

師祖不是簡單人,那可是人精了。我這點心思估計是被看穿了,他歪着頭看看我,伸手一摸自己的鬍子說:“最好是這樣。”

我心說,老頭,到時候可由不得你了啊!

三千弟子開拔了,神鶴開始起飛,翅膀抖動,地面上大風驟起,就像是站在直升機下面一樣,這些神鶴的爆發力可見一斑!

我和納蘭英雄、明晰、青鸞朝着後山而去,到了寒冰谷旁的時候,那三千弟子已經忙了起來,開始往地下打樁子了。足足兩千樁子,圍着山谷佈下,開始一根一根往地下打。這些樁子長短不一,犬牙交錯,各自有自己的方位,姬長老和幾位老人遊走在三千弟子中,檢查着進度和準確度。

黃斌親自掄着一柄大錘子,在一根最粗壯的柱子上敲打,這柱子一寸一寸被打入了地下。很明顯,這根柱子就是陣腳了。

有一批弟子開始站在了神鶴的身上,手裏拿出了長劍。接着,神鶴起飛,在山谷上空盤旋,接着,這天空風起雲涌,一道道金光在空中形成,這些神鶴在高空飛,這神鶴下面百米的地方金光閃爍,就像是一道道劍光。接着,在這些金光處,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太極雙魚圖,在空中隱隱約約可以看見。

這太極雙魚圖逐漸變得清晰起來,從隱隱約約,逐漸變成了半透明狀。我心說,這大太極劍陣果然玄妙,三千天神齊心協力,佈下的大陣,估計這小九真的要扛不住了。

但是,小九的實力也不容小覷的,這九天玄木落入天界也有無數個年月了,起碼是超過兩萬年的。這兩萬年陪伴原始之木元素,一天天壯大,並且還孕育出了足夠強大的靈魂轉世爲小九守護在明月身旁。此時還養育了諸多的妖靈,足有十數萬之多,變數也不是沒有的啊!

此時,我看到谷內的妖靈已經開始警覺了,頭擡着頭看着天空。有飛行妖靈開始在谷內盤旋。它們都不離開山谷半步,外界,對他們來說也許是恐怖的。這些靈獸此時還無比的單純,只能依靠本能活着。

兩千青銅樁子打好了,每一根樁子上都有奇異的花紋,這些樁子被打入地下後,開始有弟子手握長劍一躍而上。每個弟子躍上之時,都會大喝一聲:“嗨!”

腳一落上,頓時這柱子就會變得靈動起來,有的燃燒了起來,有的冒着寒氣,有的發着白光,有的冒着土黃色的靈韻,還有的銅樁子竟然開始長出了綠葉。很明顯,這是五行效用了。

兩千弟子在下,一千弟子在空中,所有的能量都聚集在了那巨大的太極雙魚圖上。

這兩千弟子長劍一伸,頓時光芒照射了出去,直接匯聚在了太極雙魚圖上。而在一旁的黃斌腳下的那根最大的銅柱子,開始不停地旋轉了起來,他站在上面,閉着眼一動不動,穩着陣腳!

我對納蘭英雄說:“只有破了黃斌,大陣纔會被破。但是你看,黃斌周圍有五行光芒護體,那是五行護盾,比大圓滿護盾還要強橫的,並且有絞殺的功能,可以說,這大陣太完美了。”

納蘭英雄說:“正道太極的看家本領,也是這大太極劍陣才讓中天屹立不倒的。”

黃斌猛地睜開眼,漂浮了起來,看着谷底在大樹上站着的小九說:“妖女,我看你還是投降吧,免得生靈塗炭。你上來,我保證不殺你!”

小九哈哈笑着說:“你也配!渣渣,遲早你就明白什麼才叫顫抖的。”

黃斌腳下的銅柱子轉的越來越快,天上的那太極雙魚圖也旋轉的越來越快。很快,我感覺到了劍氣的形成,接着,劍氣凝聚,一把光影長劍形成,直接就朝着小九刺了下去。

這一劍的威力可比那九天落劍式大多了,這不是一個級別的攻擊。這攻擊,可以說是一次大規模的攻擊,只要這一劍戳到了谷底,立馬就會發生巨大的爆炸,到時候這谷底很可能瞬間化作廢墟。

黃斌喊道:“落劍式之金劍!”

不用說,這是第一式,金屬性的攻擊,接下來一定是木屬性的攻擊了,不過,木屬性攻擊對九天玄木,這能行麼?這就要看,到底是誰更強了!

金劍刺下去,頓時那九天玄木有了反應,地上一根藤蔓猛地彈了起來,就像是一把標槍一樣直接刺向了這金劍。

這兩種力量在空中總算是相遇了,就聽轟隆一聲巨響。那藤蔓被炸得粉碎,但是這金劍也就在空中炸開了。能量四射,飛沙走石。空間都被炸得扭曲了。

谷內的靈獸知道厲害,紛紛鑽到了樹枝下躲避。

爆炸聲過後,這些靈獸紛紛露出頭來,看着天空。

小九哈哈笑着喊道:“再來啊,也不過如此!” 大陣繼續轉動,一股綠色的能量在頭頂那巨大的太極雙魚圖中形成,接着,猛地一閃綠光,一柄綠色的大劍形成,直接朝着谷內插了下去。

就聽黃斌大喊道:“落劍式之木劍!”

這舉劍下落,那地上的一根巨大的藤蔓這次沒有去硬碰硬的對撞,而是伸出來後,直接纏繞住了這柄巨劍,然後猛地一甩,愣是把這木屬性的舉劍給甩了出來。姬長老在我身旁喊道:“好強橫的木屬性!”

這巨劍在空中翻騰了幾下,之後就像是被吸引一樣,朝着太極雙魚圖飛去,之後直接鑽進了那巨大的太極雙魚圖之中,沒有留下任何的聲響。

小九哈哈笑着說:“大太極劍陣,不過如此,繼續啊!”

黃斌哈哈一笑,接着太極圖內藍色光芒閃動,一柄藍色巨劍形成。

黃斌喊道:“落劍式之水劍!”

巨劍垂直插了下去,這次,同時有上百條藤蔓伸了出來,直接纏住了這藍色的巨劍。接着,這些藤蔓竟然開始吸食這上面的水能量,並且開始爲己所用,我看到,寒冰谷內的寒氣頓時更加的重了。

姬長老還是喊了句:“好厲害的木屬性!”

的確,九天玄木的木屬性幾乎是無敵的存在了,我分析,起碼超二十啊!不愧是天尊的寶物。這天尊的一個髮簪就這麼牛逼,天尊該有多麼厲害啊!我想想就覺得心裏發冷!

這舉劍一路向下,但是當了地面的時候,只是發出了輕輕地噗地一聲,它就這樣消失了。

姬長老喊道:“木屬性和水屬性對此妖靈無效,此妖靈木屬性專精,不好對付啊!”

接着,大陣轉動的越來越快,銅柱子裏的能量經過人抽出來,然後通過長劍指出去,化作一道光芒直接打在了天空的太極雙魚圖上。

同樣,天空中的神鶴懸停,從天空的日月中吸收能量,也都聚集在這太極雙魚圖上。光能,暗能量,這是一個各種能量的彙總,簡直就是陣法之大成!

太極圖越是旋轉,那黑色的魚兒越是深邃,那白色的魚兒越是明亮,這就是陰陽,這就是太極。慢慢的,這太極雙魚圖就像是有了實質一樣,越來越清晰了。

我這才明白了,我說:“這大太極劍陣一直在積攢能量,前面的攻擊只是試探性的,看着吧,好戲還沒開始呢。”

黃斌這時候喊道:“落劍式之火劍!”

紅色的火能量形成,接着一柄燃燒着的巨劍從太極雙魚圖中鑽了出來,朝着小九插去。

這火屬性攻擊是小九最忌諱的,我看到這妹子眉頭緊鎖,雙臂一伸喊道:“找死!給我去死!”

頓時,上百條的藤蔓同時伸了出去。接着,一起纏住了這巨劍,頓時,這藤蔓着火了。但隨後,順着藤蔓,一股寒氣順着爬了上來,火焰頓時熄滅,並且,冰火相撞,頓時發生了劇烈的爆炸。轟隆一聲巨響後,藤蔓被全部炸碎,噼裏啪啦落在地上,還在冒着青煙。

再看那九天玄木,已經有新的藤蔓開始在地上攀爬,速度極快,足見這地下蘊含的木屬性能量有多麼的磅礴了。

姬長老又要喊,我說:“好了,我們都知道它的木屬性很強了。”

“不,它是雙屬性的,她還有水屬性。水屬性甚至是它的主要屬性。”

我這才恍然大悟,心說媽的,我怎麼忽略了?是啊,這寒冰谷之所以如此的寒冷,完全是因爲這玄木的屬性。這玄木之所以生長茂盛,完全是因爲這地下有原始之木元素的存在,是水屬性和木屬性的結合,才造就了這滿山谷的寒冰妖靈啊!

寒冰妖靈乃是水屬性的靈獸,吃的是木屬性的食物,進化的是如此的完美。一個個的兇猛無比,要是我掉進去,估計都會被這羣東西給撕碎。

小九怒目而視,喊道:“我看你還能怎麼樣!”

我心說小九啊,這只是開始的涼菜,大菜還在後面呢,你急什麼啊!我在想,即便是這時候我想救小九,都是無能爲力了,這大陣,可不是我一個人就能破了的。

我小聲對納蘭英雄說:“看到了嗎?黃斌身下的那根青銅柱子,一棍子打碎,大陣立即就會停止!”

納蘭英雄傳音道:“你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如果需要,我們就推倒它。”我傳音回去。

納蘭英雄點點頭,然後看看天空說:“太恐怖了,快看!”

就聽黃斌喊道:“落劍式之土劍!”

頓時,一柄黃色大劍垂直落下。這千篇一律的攻擊方式,雖然有些單調,但是這氣勢之磅礴,還是令人不得不發出讚歎!

小九哈哈笑道:“又來了,我看你們能攻擊到什麼時候!”

我心說小九你太沒有見識了,這五行舉劍落完了或,估計就是大菜了,這些只是試探哪一種屬性對你攻擊最有效的笨蛋。

納蘭英雄說:“臥槽!這無劍其實不是真正的攻擊,這是在實際試探,在研究對方的屬性!”

我嗯了一聲說:“沒錯,看着吧,接下來會來真格的了,估計會一擊必殺!”

“我都看出來了,火屬性攻擊最具威脅,接下來,估計這大太極劍陣會把五行能量轉化,全部轉化成火屬性攻擊,這就太可怕了啊!”

我不得不摸摸腦門說:“這太奇妙了,這陣法太精妙了!”

我忍不住,又看向了黃斌腳下的那根大銅柱子!這柱子有直徑三米,地面以上有十米高,在不停地旋轉着。黃斌懸浮在這銅柱之上,守護着這陣腳。

只要把陣腳推翻,大陣立馬就會停下了。這是毋庸置疑的,這大銅柱子就是大陣的引擎。

小九依舊是用藤蔓纏繞,然後猛地甩出。現在看來,只有金屬性和火屬性的攻擊是最有效的。金屬性和火屬性比較,火屬性相對更有效一些。

這一擊無效之後,突然,陣腳旋轉的快了起來,隨之,天空的太極雙魚圖也旋轉的快了起來,紅色的能量開始在空中翻騰,這太極雙魚圖再次擴大,紅色的火焰在空中形成。

我說:“沒錯,接下來就是鋪天蓋地的火屬性攻擊了。”

就聽納蘭英雄此時猛地落在了陣腳上,身體隨着柱子開始旋轉了起來。他慢悠悠喊道:“大太極劍陣之劍雨!”

接着,天空的紅色能量呼地一下燃燒了起來,緊接着,一直直三米長的火劍就像是飛蝗一樣從天而降!速度,能量,都是無與倫比的!

我正驚歎之餘,突然就得身後有異樣,我急忙真氣護體,但是晚了。

師祖此時喊了句:“混蛋啊!楊落小心!”

我就覺得身後被一股大力撞到,身體直接就飛了出去,我的身體直接被打飛到了陣眼當中,鋪天蓋地的火劍傾瀉而下。我剛張開翅膀,就被這揮劍戳在了肩膀,就聽轟隆一聲,我的身體直線下降。我破口大罵:“姬長老,你害我!”

姬長老站在邊上看着我哈哈笑着說:“能死在大太極劍陣裏的人,你不是第一個,但你是最可怕的一個。”

師祖已經跑到了崖邊,看着我喊道:“不要掙扎,拼盡全力防禦,這劍陣只能持續三個時辰,三個時辰過後,我會下去救你!”

我心說老天,三個時辰,就是六個小時,這誰堅持得住!

我收了翅膀,化作了外甲。火劍緊接着就打在了我的頭頂,轟隆一聲,將我轟到了地面。

無數的藤蔓已經開始反擊,但是隨即,就變成了一片火海。我喊道:“小九不要反擊,水屬性防禦最有效!”

頓時,我站在了地面,組成了水屬性的護盾。

但是一劍砸下來,直接就轟爛了我的護盾,我的頭髮頓時就被燒着了。我罵道:“好強的火屬性攻擊,我火屬性十九的存在,仍然被點了天燈!”

再看小九,站在枝頭,周圍有寒氣護盾,火劍不停地轟擊着她的頭頂,很明顯,小九也堅持不了多久。

就聽小九喊了句:“笨蛋,你下來幹嘛?快回去,我不需要你幫我!”

我心說媽蛋,你當老子願意下來?我是被人推下來的好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