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蕪看着庚桑瑤離去的聲音,陰冷的笑了笑,在心裏說道:庚桑瑤,你只不過是老族長的工具而已,至於你想要的沐雲軒,只怕你再也得不到了,因爲老族長要得到沐家的所有財產,所以沐雲軒也必須死。

很快,嬌蕪也消失在了人羣裏。

沐雲軒他們回到了皇宮裏。

卻見清蓮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

“姑爺,不好了,莊主突然暈倒了,到現在還沒有醒,納蘭王叫了很多煉丹師過來看,可都看不出莊主是怎麼了?”

“南司前輩呢?不是他帶着陌兒出去的嗎?”

沐雲軒百思不得其解,南司前輩可是煉丹師,而且是帝級九品煉丹師,有他在,陌兒怎麼可能會出事。

“沒有看到南司前輩,是黑蛇和一名紅衣女子送莊主回來的。”

“師叔,你們快隨我過去看看陌兒。”

沐雲軒腳下生風,抱着蘇馨,快速的往子陽宮走去。

蘇齊和蘇櫟一溜煙,早就跑得沒影了。

“哎呦!黑鏡,你不是說這丫頭沒事嗎?怎麼到現在還沒有醒過來啊!也看過這麼多煉丹師了,什麼都沒有看出來,你倒是快點想辦法啊!看着她這樣一睡不起,真是急死人了。”

沐雲軒他們一進門就聽到紅歡不滿的聲音。

“我不是和你說了很多遍了嗎?這丫頭體內的玄氣在逆轉,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啊!正常人的修爲都是循環循轉的,可這丫頭,他就不是一個正常人,這玄氣逆轉的衝擊力太大,才導致她撐不過暈過去的,她出了體內玄氣逆轉之外,其它的什麼病都沒有。”

黑鏡也是一臉的無奈,他好不容易纔等到了主人的女兒,最不想讓蘇紫陌有事的人就是他了。

納蘭王,納蘭憶,司徒若嫣,慕容邵峯,夜輕寒都在這裏,大家都束手無策的*榻上緊閉着雙眼的蘇紫陌。

看到沐雲軒他們,慕容邵峯隱忍着走到*榻邊的衝動。

“孃親。”

“孃親。”

蘇齊和蘇櫟急急的奔到*榻邊。

蘇齊快速的拉起蘇紫陌的手開始把脈。

“孃親體內有很大的一股氣流在運轉,這是怎麼回事?”

蘇齊猛地離開蘇紫陌的脈搏,“爹爹,你到孃親身後去,看看能不能讓孃親逆轉的玄氣舒緩下來。”

沐雲軒放開馨兒,馨兒快速的跑到蘇紫陌的身邊,搖晃着蘇紫陌的手臂。

“孃親,你怎麼了?馨兒過來看你了,你睜開眼睛看看馨兒,孃親不要馨兒了嗎?”

馨兒從來沒有見過孃親這樣弱過,在她的心裏,孃親是無所不能的,她哽咽着一聲聲的喚着蘇紫陌,其它人看着辛酸不已。

“馨兒,你不要哭,你孃親沒事的。”

慕容邵峯把馨兒抱到一邊,心疼的爲她擦去眼淚。

“慕容叔叔,可是孃親都不睜開眼睛看馨兒。”馨兒趴在慕容邵峯的肩膀上,小小的身子一抽一抽的,在極力的忍着想大哭的衝動。

“馨兒,別怕,你孃親沒事的,到外婆這裏來。”

司徒若嫣接過慕容邵峯手中的蘇馨,把她抱在一邊的椅子上坐下安慰她。

沐雲軒已經尚了*榻,他讓自己焦急的心鎮定下。

在心底吶喊道:陌兒,你絕對不能有事,絕對不能有事。

他快速的把蘇紫陌扶起來,運好玄氣,正要灌入蘇紫陌的體內,卻突然被彈了回來。

“啊!”沐雲軒眼眸裏大驚。

陌兒體內逆轉的玄氣拒絕他玄氣的侵入,怎麼可能,他們已經合體修煉過了。

“陌兒。”沐雲軒輕輕搖晃着蘇紫陌的身體,痛苦的呼喚着。

慕容邵峯在一邊看着,死死的咬住下脣,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她這無生氣的樣子,這樣的她讓他的心底莫名的升起了一股恐懼和害怕,彷彿她要永遠的離開的自己的身邊一樣。

“等等,讓我老頭子看看。”

黎子夫快速的拉起蘇紫陌的手把脈,“她玄氣逆轉,導致五臟六腑受損,傷勢雖然很重,但是她體內的逆轉玄氣就好像在找一個突破口一樣。”

黎子夫快速的拿出一粒丹藥,他黎子夫活死人,肉白骨,只要讓這丫頭服下護心丹,服下了一顆護心丹,命吊住了,只要心脈沒事那就沒有生命之憂,他只是擔心這丫頭體內的玄氣太強大,會把她的五臟六腑給撐破了。

“她是在晉升的時候突然暈倒的,你這個老頭到底會不會看啊!你剛剛給她吃下的護心丹會有作用嗎?”

它貼著一張便利貼 紅歡在一邊看得不爽,要是這丫頭在醒不過來,她可要另想辦法了。

“你又是誰?你憑什麼指責我老頭子,我老頭子可是活死人,肉白骨的鬼醫,一顆護心丹,足以吊住這丫頭的性命了。”

黎子夫不滿的看着紅歡,不過他皺了皺眉頭,這兩人什麼來路,怎麼氣息感覺有些不對勁呢?

“看什麼看?我是蘇紫陌的契約魔獸,超神期魔獸。”

紅歡看出了黎子夫眼底的懷疑,索性自己開口告訴他們。

聞言,大家都震驚的看着紅歡。

“嗯!好吵。”

*榻上的蘇紫陌突然發出了弱小的聲音。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陌兒。”

沐雲軒眼眸你一陣狂喜。

“孃親。”

“孃親。”

“孃親。”

蘇馨快速的從司徒若嫣的身上下來,跑到*榻邊。

“孃親,你醒了,你快睜開眼睛,看看馨兒,馨兒來看孃親了!”

蘇馨水亮的大眼你噬滿了淚水,一眨不眨的看着蘇紫陌。

“馨兒。”

蘇紫偏頭頭,“嗯……噗!”體內一股玄氣猛烈的衝擊,讓她溢出痛苦的聲音,同時也噴出一股鮮血。

“陌兒,你怎麼樣?”

沐雲軒心急的伸手,在次出手給蘇紫陌運轉經脈,可是和之前一樣,他的手依然被彈了回來。

蘇紫陌痛的說不出話來。

沐雲軒臉上的慌亂不已。

慕容邵峯上前走了幾步,卻又猛然的停下了腳步,每一次都是這樣,當陌兒最痛苦的時候,陪在陌兒身邊的人都不是他,都不是他……。

慕容邵峯看到蘇紫陌吐血,他的心在顫抖,顫抖到連他的身子發軟了,他見不得她受一丁點的傷害。

看着衆人的表情,黎子夫連忙寬慰道:“軒兒,別急,我馬上就給這丫頭看看,一定會沒事的,有我在你怕什麼呢?”

聽到黎子夫寬慰的話,沐雲軒這才點點頭。

看着蘇紫陌滿身的血污,黎子夫滿眼心疼。

這次並不需要把脈,黎子夫這次只是掃了一眼就已經看出了症狀。

“丫頭,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你運氣好了,對於別人來說可是天塌了的大事,對於你來說,竟然是一件喜事,你的經脈盡毀,我就先在這裏恭喜你了。”

黎子夫的表情不但沒有擔心,反而還有喜氣。

他的話也讓衆人不解。

都疑惑的看着他。

“你這老頭是不是瘋了,竟然說這樣的話?經脈都毀了,你還高興個屁啊?”

紅歡幾乎都要以爲是黎子夫腦子不正常了。

“你不懂就不要說話。”黎子夫白了一眼紅歡。

“丫頭,快將這兩顆丹藥吃了。”

黎子夫快速的給了蘇紫陌吃了兩顆丹藥,一顆修脈丹,一顆護脈丹,蘇紫陌乖乖服下,突然,她感覺身體裏的玄氣突然沒有之前那樣猛烈了,蘇紫陌快速的坐在原地療傷打坐。

過了好一會,正在大家都緊張的時候,蘇紫陌有了晉升的跡象,她頭頂上有着晉升的光芒,大家都驚訝的看着蘇紫陌。

“一階,兩階。”

黎子夫看着蘇紫陌,驚喜的喊道。

“太好了,孃親又晉升了兩階,聖玄期五階。” 煉蠱 蘇櫟激動的說道,看着孃親的臉幾乎眼淚都流了出來。

蘇齊和蘇馨更是緊緊的盯着自己的孃親看。

蘇紫陌晉升完,進入了經脈的修復狀態。

沐雲軒一直坐在她身後,默默的守護着她。

慕容邵峯除去心裏的緊張與害怕,一雙溫潤的眼眸靜靜凝視着那張他愛的入骨的容顏,看到她晉升,他心裏比任何時候都要開心,陌陌只有修爲高了,才能擋去所有的危險。

夜輕寒一顆懸着的心也放了下來。

“老頭,你快告訴我們,這丫頭是怎麼回事?”紅歡急了,拍了拍黎子夫的手臂。

“你這丫頭動手動腳的幹什麼?我都說了有我老頭子在這裏,你們還擔心什麼,她今天契約你,這丫頭還得好好謝謝你纔是。”

黎子夫越說越離奇了,周圍的人都快被他逼瘋了,紅歡追問道:“老頭,你快說啊,究竟是怎麼回事,這丫頭傷的這麼嚴重,九死一生,她爲什麼還要謝謝我?”

“你都不給我說話的機會,我怎麼說呢?”

黎子夫又白了紅歡一眼,並沒有畏懼她是一個超神期的魔獸,反而還很欣慰,這丫頭福氣,能契約到超神期的魔獸,真的很不容易。

紅歡假假的笑了笑,一臉的不好意思。

“我剛纔不也是急的嗎?你還跟我認真嗎?”

“我老頭子可不會跟你計較。”

黎子夫回頭,看着蘇紫陌。

恰好,蘇紫陌這個時候也虛弱的睜開了眼眸。

衆人一看蘇紫陌醒過來了,都開心不已。

“丫頭,師叔知道你之前爲什麼晉升得這麼慢了,是因爲你的經脈被堵,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爲你的丹田之氣難以凝聚,而且你是淬鍊靈體的事情,你自己根本就不知道,你今天忍受了這個痛苦是值得的,淬鍊靈體就是反其道而行,只要你的經脈盡毀,再由我的丹藥給你補好經脈,不過你從今以後就可以匯聚玄氣了,你的修煉會蒸蒸日上的。”

黎子夫的聲音都帶着激動的顫抖,這丫頭又一次因禍得福了。

“這一次你經脈要是傷的太重你的小命就沒有了,若是不重,反而沒有任何作用,機會只有一次,誰知道你今天運氣好,剛好遇到我來到黎夏國,你知道嗎?你這經脈傷得剛剛好,再多傷一分你的小命休矣,再少一分你就是真的一輩子無法使用玄氣了,而你剛剛服用的那三個丹藥,可都是我老頭子的救命丹,今天都給你用了。”

“謝謝師叔!”

蘇紫陌看了一眼黎子夫,真心的感謝他,她不僅救了自己一命,也救了馨兒一命,在收回眼眸時,突然看到自己心心念唸的小棉襖,她猛的在回頭看去。

驚訝得激動大聲的出聲。“馨兒。”

“孃親,孃親,你還疼嗎?孃親要是疼,馨兒給孃親呼呼!”

蘇紫陌一聽,眼淚簌簌的往下流。

“馨兒,孃親不痛,你怎麼來了? 出名從國風歌開始 啊?身體好些了嗎?”

比起自己,蘇紫陌更擔心女兒的身體。

“好了,丫頭,你就別擔心了,馨兒的身體有我老頭子照顧,你現在需要的是好好的休息。”

這時,納蘭王站了起來,“陌兒既然沒事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兩位前輩,陌兒今天身體不適,就改天在給兩位前邊行禮吧!晚上孤王爲二位前邊接風洗塵。”

秦滿天看向納蘭王。

“王上,老夫叨擾了。”

“前輩客氣了,你們是雲軒的親人,也是陌兒的親人,三位一路辛苦了,先下去休息一會,到了晚膳的時辰,孤王派人過來接你們。”

納蘭王很隨和,臉上也帶着喜悅的笑意。

他今天本想和陌兒商量一下草原邊境發生的事情的,可是看到陌兒這樣,他不想給蘇紫陌心裏增添煩惱。

隨後,有兩名太監帶着秦滿天和黎子夫,白斂下去休息。

隨着他們的離開,大家也陸陸續續的離開。

最後只剩下蘇紫陌一家人。

“馨兒,快,到*榻上來,讓孃親看看,這段時間長胖了還是長瘦了?”

蘇櫟輕輕的幫馨兒脫掉繡花鞋,又小心的把馨兒抱到*榻上邊。

在蘇櫟的眼中,那小心呵護着妹妹的動作,讓人看着羨慕不已。

而他在看自己妹妹的時候,眼眸裏的那抹*溺,是別人奢侈不來的。

“孃親,馨兒很聽師傅的話的,也有好好的吃飯,馨兒現在長胖了不少呢?”

馨兒聲音軟軟糯糯的,那聽話懂事的語氣聽着讓人心疼。

“辛苦我們馨兒了,馨兒,在堅持幾個月,等馨兒身體好了,就能跟着哥哥們一起出去玩了。”

蘇紫陌流着眼淚,馨兒從小都是那麼懂事聽話,知道自己的身體不能受刺激,她總是聽話的靜靜的坐在一邊看別人玩。

每次看到馨兒那種期望自由奔跑的眼神,她的心就非常的痛。

那個時候,她期望馨兒能得到上天的眷顧,讓馨兒的身體快點好起來。可是衆生皆苦,沒有人會被命運額外眷顧。

她想活得格外輕鬆順遂,想着一切一定會有人替你承擔了你該承擔的重量,她甚至自私的想着,要是馨兒的痛苦能移到別人的孩子身上那該有多好!

“孃親不要哭,馨兒會非常非常聽話的,一定不會做讓孃親擔心的事情。”

蘇馨伸出紛嫩的小手,幫蘇紫陌擦掉臉上的淚水。

“陌兒,你現在需要休息,馨兒也過來了,我們一家團圓了,你以後也不用在擔心馨兒了。”

沐雲軒挪了挪身體,“以後有爹爹在,你們都不用擔心。”

蘇紫陌回頭,看了他一眼,笑着說道:“都說能負重前行的男人,就是這個世界上最愛你的人,雲軒,你總是怕我太累,而你願意和我一起照顧孩子們,你有沒有發現,你從冷酷無情的一面,已經學會了珍惜身邊的人,這樣巨大的蛻變,對於你來說,也是你走進幸福的入口。”

“陌兒,這一切的蛻變,都是因爲有了你們。”沐雲軒感激的看着蘇紫陌,剛開始,他心性高傲,甚至睥睨整個天下,現在她們都回到了他的身邊,這份幸福來之不易的幸福,他一定會好好珍惜的。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陌兒,謝謝你給予了我這一切。”

沐雲軒輕輕從身後擁住蘇紫陌,俊逸的臉上,深邃的目光璀璨,幸福籠罩着全身上下。

“齊兒,櫟兒,你們帶馨兒去吃點東西,馨兒一路做馬車,一定餓了吧!”

蘇紫陌擔心馨兒身體不適,想給馨兒吃點東西后休息一下。

“走,馨兒,哥哥被馨兒去吃好吃的。”

蘇櫟轉過身,讓馨兒爬到他的背上。

“爹爹,你要好好照顧孃親哦!馨兒泡過藥浴以後在過來看孃親。”

蘇馨說完,才慢慢的爬到蘇櫟的背上。

“馨兒放心去,爹爹會照顧好你孃親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