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郊十分欣賞鐵蛋,幹什麼都給自己留一份。

雖然小苗剛剛被別人上了,但是孟郊不覺得髒,他也上過很多賣身的女人。

很快晚上到了,鐵蛋先開着車將孟郊送去了溫家賓館,然後開車又將天穹道長送回了張家村。

天穹道長只是一個道徒,道法濫到了家。

他施法害人,必須在施法對象的一百米之內,否則就不靈驗了。

來到張家祖宅後面,天穹道長擺下法壇,將相應的法器拿出來,放在法壇上。

道術越低的人,施法的時候越是要憑藉法器的功效。

道術越高的人,施法的時候對法器的依賴越低。

除非是施展高難度的道術,或者對付特別厲害的鬼類、殭屍等。

比如說秦巖,他現在施法對付一般的鬼類、殭屍,有時候都不用法器,只需要扔出幾張符籙就可以。

如果對付鬼靈、血屍之類的東西,纔會用到桃木劍等法器。

十多分鐘後,天穹道長準備完畢。

他腳踏陰陽萬輪步,手握百年桃木劍,一邊念動咒語,一邊開始施法。

不一會兒,周圍的孤魂野鬼被天穹道長招來三個。

他準備讓鬼魂野鬼上秦巖的身,吸乾秦巖的陽氣。

雖然這個過程需要一個月的時間,甚至更長,但是這是天穹道長能施展的最厲害的道術了。

突然看到三個悽悽慘慘的野鬼飄來,鐵蛋被嚇壞了。

特別是一個被汽車撞死的野鬼,半個腦袋都被壓的變形了,眼珠子吊在扁平的臉上,一晃一晃又一晃。

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嚇得臉色蒼白,全身顫抖。

“道長,你找我們來有什麼吩咐?”

“這房間裏面有三個男人,分別是秦巖、張迪和趙子神,你們如果上了他們身,把他們的陽氣吸乾,我就幫你們回到地府。”

天穹道長指着張家祖宅說。

一般情況下,凡是慘死的冤魂都沒有資格進入地府,除非是找到替死鬼,或者是有道長幫它們超度。

三個野鬼對視了一眼,分別點了點頭,算是達成協議。

“道長,希望你說話算數!”

“你們放心,我天穹真人說話算數!”

“好!那我們去了!”

三個野鬼穿過牆壁飄進了張家的祖宅。

就這種野鬼,別說是秦巖、趙子神,就是張迪也能和他們打個平手。

現在天穹道長卻想用三個野鬼對付秦巖。

看到鐵蛋坐在地上還在發抖,天穹道長忍不住嘲笑起來:“兄弟,你膽子也太小了!不就是幾個孤魂野鬼嗎?”

“道長,想不到你的法力這麼高,我今天算是領教了!”

鐵蛋回過神,驚訝無比地看着天穹道長,心中是既害怕又敬畏。

我以後一定要好好的巴結天穹道長,千萬不能招惹他,萬一他也讓孤魂野鬼向我索命,那我可就玩完了。

天穹道長得意無比地擺了擺手:

“這算什麼!我師妹那才厲害!道術比我高多了!最重要的是人長的十分漂亮、水靈!”

“哇塞!和小苗比怎麼樣?”

“比小苗水靈多了!只可惜這小妮子比我厲害,我征服不了她!”

說到這裏,天穹道長滿臉的遺憾。

張家祖宅之內,當三個孤魂野鬼飄進屋裏之後,看到秦巖端坐在椅子上,正饒有興趣地打量着他們。

趙子神和張迪也看着他們,就像在看小丑一樣。

其實天穹道長在施法的時候,慕容雪菡就將外面的情況告訴了秦巖。

慕容雪菡原本想直接把他們幹掉,但是秦巖覺得長夜漫漫,無心睡眠,正好逗他們玩玩。

嗯?什麼情況?他們爲什麼不害怕?

三個孤魂野鬼有點懵。

“嚇!”

其中一個野鬼吐出舌頭,伸出雙手,裝出淒厲的樣子,想嚇唬秦巖三人。

秦巖三人看到野鬼的樣子,忍不住“噗嗤”一聲笑起來。

他們見過的孤魂野鬼太多了。

嗯?居然笑了?難道我不夠恐怖嗎?

野鬼十分詫異。

一般人見到他們,早就嚇得拔腿就跑,甚至是尿了褲子,可是秦巖三人不但不害怕,卻都笑了。

“嚇!”

野鬼抓住上嘴脣,“噌”的一下撩到頭頂,露出了臉上腐爛的肌肉,裝出更加恐怖的樣子,想嚇唬秦巖等人。

秦巖三人依舊無動於衷,就像在看小丑一樣看着野鬼。

三個野鬼不淡定了,他們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

他們互相對視了一眼,準備不再嚇唬秦巖等人了,而是直接附身。

三個野鬼“嗖嗖嗖”,分別向秦巖三人的身上鑽去。

但是他們卻“砰砰砰”地被反彈回去,跌坐在地上。

三個傢伙不服氣,再次站起來,硬着頭皮向秦巖等人的身上鑽去。

他們再次被反彈回去跌坐在地上。

秦巖站起來無奈地搖了搖頭,語氣平淡地說:“你們這三個傢伙真是笨!難道看不出我們不一般嗎?”

嗯?

不一般?

三個孤魂野鬼對視了一眼。 他們並沒有看出秦巖三人哪裏不一般,只是好奇秦巖三人爲什麼不怕他們,爲什麼無法附身。

“主人,逗他們這些小鬼多沒意思啊!”

慕容雪菡有點看不下去了,從屋外面飄了進來。

她覺得秦巖這簡直是浪費時間。

看到慕容雪菡,三個孤魂野鬼驚呆了。

什麼?鬼王?這……這怎麼可能?

對於他們這些孤魂野鬼來說,別說是鬼王了,就是厲鬼都很少見。

此刻突然看到鬼王出現了,當即嚇得癱坐在地上。

特別是聽到慕容雪菡居然叫秦巖主人。

能收鬼王當鬼僕的道長,那絕對是天師一般的存在,對於他們這些小人物來說,那就是天王老子。

可是他們特別奇怪,眼前這位牛叉到逆天的小道長,爲什麼不穿道服。

“噗通!噗通……”

三個孤魂野鬼接連給秦巖跪下,戰戰兢兢地說:“道長大人,小人有眼不識泰山,望您海涵。”

秦巖摸了摸下巴,轉過頭無奈地嚮慕容雪菡望去:“你看看你,爲什麼總是喜歡出來搗亂,我們玩的多開心啊!”

“主人,你是不是太無聊了?”

慕容雪菡鬱悶地搖了搖頭。

秦巖擺了擺手說:“算了,你幫我把外面那兩個傢伙的魂魄拘進來吧!”

慕容雪菡點了點頭,穿過牆壁,飄到了屋外。

此刻天穹道長正在吹牛逼,說自己以前多麼多麼勇猛,一晚上接連抓了三十七隻鬼。

鐵蛋以爲是真的,聽得津津有味,眼中滿是激動的神色。

不過當他看到慕容雪菡後,眼中激動的神色變得更加激動了。

慕容雪菡漂浮在半空,看起來就像下凡的仙女,實在是美豔不可方物。

“咕咚”一聲,鐵蛋嚥了一口口水,拍了拍天穹道長的胳膊。

天穹道長沒有注意到鐵蛋的表情,依舊口水橫飛地講着半真半假的光輝歷史。

“道長,你看!”

鐵蛋指着慕容雪菡對天穹道長說。

“怎麼了?”

天穹道長轉過頭順着鐵蛋所指的方向望去。

當他看到慕容雪菡後,激動的眼睛都放光。

他雖然看得出慕容雪菡是一個女鬼,但是一點也不害怕,因爲慕容雪菡長得實在是太漂亮了,簡直是絕無僅有。

“美女,你是來找我的嗎?”

天穹道長激動地問,聲音都有些顫抖。

“嗯!我是來找你的!”

慕容雪菡伸出手對着天穹道長一招手,他的魂魄當即從天靈蓋上飛出,被慕容雪菡握在了手中。

緊接着,慕容雪菡又對着鐵蛋一招手,鐵蛋的魂魄也從天靈蓋中飛出來,被慕容雪菡攥在手中。

鐵蛋的魂魄嚇傻了,他從來沒有感受過魂魄離開。

只覺得自己就像昇天了,全身上下輕飄飄的,似乎一陣風都能將他吹跑。

“兩位,我家主人請你們問話,跟我走吧!”

“姑娘,你家主人是誰?”

天穹道長戰戰兢兢地說。

剛纔他還幻想着將慕容雪菡收爲鬼僕,但是此刻卻發現,慕容雪菡的實力比他高多了,捏死他比踩死一隻螞蟻都簡單。

“進去了你就知道了!”

慕容雪菡抓着他們兩人的脖子,飄進了張家祖宅。

當天穹道長看到跪在地上的三個野鬼,坐在椅子上的秦巖後,心中就像驚起了滔天巨浪。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慕容雪菡的主人居然就是他要殺死的秦巖。

“天師饒命啊!天師饒命啊!這是孟郊指使我做的,這絕對不是我的本意啊!”

不等慕容雪菡放開手,天穹道長就大聲哀求起來。

鐵蛋比較聰明,聽到天穹道長這樣說,知道今天遇到了厲害無比的人,他也趕快哀求起來。

秦巖懶得理會他們,直接將手放在了天穹道長的頭上搜魂。

當天穹道長的記憶全部灌輸進秦巖的大腦後,秦巖眼中不由閃過兩道寒光。

他轉過頭向鐵蛋望去。

他雖然憤恨天穹道長的狠毒,但是更加痛恨鐵蛋的無情無義。

他萬萬沒有想到鐵蛋居然這麼無恥,爲了一點芝麻綠豆大的利益,故意將小苗讓給了天穹道長和孟郊。

這簡直不是一個男人該做的事情。

不過這如果讓李天霸知道,李天霸肯定不屑一顧。

在古時候,皇帝侵犯大臣的老婆和女兒,家主侵犯家僕的老婆和女兒簡直太正常了。

有一些人爲了巴結自己的頂頭上司,不但會奉上自己的老婆和女兒,而且是一起奉上。

在這個世界上,有一些人爲了利益,簡直無恥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

“很好!”

秦巖站起來,目光凌冽地向鐵蛋望去。

鐵蛋不知道秦巖會搜魂,他詫異無比地看着秦巖,眼中滿是不解,不明白秦巖爲什麼這樣看着他。

“啪”的一聲,秦巖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天靈上。

鐵蛋的三魂七魄當即魂飛魄散。

張迪愣住了,趙子神愣住了,就連慕容雪菡也愣住了。

他們不明白秦巖爲什麼突然間如此暴怒,一下就把鐵蛋拍死了。

秦巖嘆了口氣,對着張迪他們說:“你們搜一搜他的魂就什麼都知道了。”

張迪三個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將手按在了天穹道長的頭頂上。

當鐵蛋的事情傳進他們的腦海中後,張迪忍不住破口大罵:“簡直禽獸不如!”

趙子神搖了搖頭,臉上滿是無奈。

慕容雪菡咬牙切齒地說:“主人,你一掌拍死他簡直太便宜他了!”

秦巖也知道便宜了鐵蛋,但是他剛纔實在是太激動了,忍不住就出手了。

“雪菡,你去一趟縣城吧!把那個小苗救回來!”

“主人,我走了誰來保護你?”

“放心吧!這裏窮鄉僻壤,不會有什麼特別厲害的邪祟!”

慕容雪菡點了點頭,扔下天穹道長走了。

天穹道長此刻因爲被秦巖他們搜魂,完全變成了傻子,飄在半空中嘿嘿嘿地傻笑着。

秦巖掃了一眼天穹道長,本打算一掌拍死他,但是覺得這樣太便宜他了。

還不如讓他變成一個傻子,讓所有的人都唾棄他、羞辱他。

緊接着,秦巖拿起手機撥出一個號碼,準備讓一個人來收拾孟郊一家。 孟郊一家做的事情實在是太噁心、太無恥了。

像這種邪惡的人,就應該讓更邪惡的人去對付。

不一會兒,對方接起了手機,戰戰兢兢地問:“巖哥,有事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