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偷了你留的米!偷了三粒啦!爸爸數了好幾遍。”

周霜霜的神色猛然鄭重起來。

…………………………

靈米這種東西,可不是身體素質好就能隨便吃的,她留給周爸的那些,一口鍋中才只敢放一粒,周爸也是做過檢測,這纔敢賣出去的。

但是……被偷了三粒?

不是她說,就陸鋒那個體格,一次吃一粒都扛不住,更別說是隻貓……

周霜霜不由警惕起來——可別真是個妖精吧?

她深呼吸一下:“爸,你怎麼知道是貓妖?”

………………………………

周爸見女兒信他,不由也鬆了口氣:“靈米隔兩天就少一粒,我就在櫃子裏裝了監控,雖然拍的不那麼清晰,但是也能看清楚,就是白色的,貓一樣的動物——爸可不是瞎說,它會自己擰罐子,偷一粒出來,還會再把罐子擰好!”

“你說說,貓聰明會擰罐子,我在網上見過——可是偷完了再收拾好,那肯定是有頭腦的!”

“不是貓妖是什麼?”

這妖怪做的天衣無縫,但是它大概沒有想到,這世上有人會一粒一粒的數米粒。 該琢磨的大家已經商量過了,周霜霜眼看陳伯倫出門交代事物,而陸鋒也已經重新坐在書桌前補全計劃,再想想周爸之前說的“你的事他都知道了”,於是打一聲招呼,也先回了店裏。

比起未知的未來,當下周爸的情況,纔是最重要的。

就是不知道那個所謂的“貓妖”,又是什麼情況?

………………………………………

周霜霜回到店裏已經是上午十點了,就算冬天大家不愛早起,可這個點兒,人也未免太多了吧?!

空氣中涌動着清新的氣味,還夾雜着靈米的味道,半點沒因爲人潮洶涌而氣味雜亂。

她環顧四周,發現店的牆面上高低架子種着她上次培育的育靈草,此刻在暖氣房中綠葉悠悠,不動聲色的將空氣中的污濁盡數吸納。

她在後頭踮腳看看,收銀臺仍然只有姜寒一個人,此刻正遊刃有餘的“啪啪”打單,半點差錯也沒有,甚至臉上半點疲態都沒有,格外的精神抖擻。

咦?

周霜霜納悶了。

——這麼多客人,就算網絡支付的多,可剩下的工作量依舊不小吧,怎麼還這麼有勁兒?莫非周爸又招人了?

……………………………

她在後頭排隊,發現前頭許多人用的都是團購,於是也搜了搜周家餐館,想看看評價。

打開一看——

口味:★★★★★

服務:★

——這什麼鬼?!

她再探頭看看,姜寒小哥兒身高腿長,長的也好看,這會兒人這麼多,他雖然沒有一直笑,可臉上表情分明很愉悅的啊!

這怎麼就一星了?!

同行惡意刷負的吧!

自己家的店,周霜霜氣哼哼的點開評價——

…………………………

我不白:好吃!好吃!無敵好吃!但是……我沒吃到……排了一個半小時的隊,被周圍人吃的樣子饞到快要自體消化,眼看着到我了,結果被老闆叫走了……

哇的一聲哭出來!!!

差評!差評!差評!

額……

周霜霜看了看漫長的隊伍,默不作聲點開下一個。

…………………………

貳姑涼:配圖,配圖,配圖。

無圖無真相,終於吃到了!一碗粥一碗牛肉麪,雖然都是湯湯水水的好像不太搭,但是大家都這麼吃,我也一定得這麼吃。

就一句話:太好吃了!!!

五星五星!這簡直是我人生的終極享受!!!

差評的原因不是收銀小哥哥太帥,而是人實在是太多了。下着大雪呢趕着元旦放假一大早五點排隊還排了一個小時……

我有句mmp不知當不當講。

……………………………

周霜霜往下翻了翻,發現所有差評的原因都是人太多,不由默默的退了出來。

其實,店裏人雖然多,但是在周爸簡單改造廚房並且流水作業後,工作效率是非常高的。

但是,架不住人實在太多了啊!

這會兒,周霜霜已經排到了隊伍中間,恰巧看到後院樓梯口周爸正端着大湯鍋下樓,趕緊衝了過去。

“爸,我來!”

周爸從大湯鍋後頭露出頭來,見到周霜霜,立刻笑了起來。

一段時間沒見,他膚色紅潤,精神狀態好的不能再好了,看起來相當年輕又有活力。

——身處育靈草環繞的空間,每天吃靈米粥……不好纔怪呢。

………………………………

周爸心疼女兒,見她伸手,連忙側身一讓:“離遠點,又沉又燙,別傷到了。”

周爸如今既然發現了異常了,周霜霜也沒想瞞着,直接一把抓了過來,輕輕鬆鬆的送進了廚房。

倒是店裏人看到了,心道老闆教女有方,這麼能幹又勤快……

…………………………………

這裏頭是周爸特意調的濃湯,一樓人多手雜,所以要在樓上做好才行。

原先一天一鍋濃湯差不多了,後來周霜霜的新配方,一天三鍋。周爸又在湯鍋里加了一粒靈米——好傢伙!這下子,店裏一天要十鍋粥,十二鍋湯……

若不是騎虎難下,周爸都準備把靈米停了。

——天天在樓上熬湯,他可算是憋壞了啊!

可是沒得法兒,要給霜霜攢錢買別墅和跑車,只能咬牙呆坐樓上了。

好在電視手機都有,倒也不是那麼難以忍受。

………………………………………

周霜霜拉着周爸上了樓。

一進屋,暖融融的熱氣中,梅花冷冽的香氣撲面而來!

周霜霜狠吸了兩口,聞到了周圍育靈草的淡淡清氣。

——也不怪周爸猜到,這梅花開的這麼放肆又熱烈,誰都會懷疑的。

她深吸一口氣,卻見周爸也一臉緊張,不由又放鬆了。

“爸,你之前說我的事……你都知道什麼?”

提起這個,這會兒冷靜下來的周爸就又陷入老父親的心酸之中。

“你大了,有祕密了,就別跟爸說了……”

周霜霜哭笑不得。

…………………………

“爸……”

不過想想要說的太多,還有些是一定要瞞着的,周霜霜一時猶豫,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周爸見她果然不說,不由更加心酸了。

周霜霜倒是沒有察覺,此刻反而問道:“爸,店裏的生意,是不是太好了?”

周爸狐疑的看着她:“生意好……不好嗎?”

他現在陷入自怨自艾的心酸當中,說話都不是味兒了。

周霜霜笑道:“沒有,我的意思是,店裏太忙了,怕你累着了。”

周爸瞬間圓滿了。

他霸氣的一揮手:“怕什麼,你爸還年輕呢!不趁年輕時候多幹點活怎麼能行?”

周霜霜連連點頭:“是是是,我未來都靠爸你呢。不過也不要太累了,該請人就請人,千萬不要逞強啊!”

女兒關心,周爸自然是美滋滋的點頭。

不過……

“霜霜啊,你回來了正好,我給你看監控,等到晚上,咱們一起去埋伏着,爭取把那貓妖抓住!”

他那麼期待,周霜霜只有點頭:“嗯!”

“話說……”

周爸看着她,滿含希冀,又帶着些不確定:“你……能抓妖怪的吧?”

周霜霜:……

她……還真沒抓過妖怪啊! 周麓是夜裏十點半回來的。

他此刻正是高三時期,哪怕在帝都有戶口加成,可是不努力也是不行的。所幸成績很是不錯,勁頭兒也足,精神上反而沒什麼壓力。

畢竟,周麓本質上還是個非常優秀的弟弟的,他覺得吧,他姐那麼能吃,脾氣又暴躁,他不努力上個好大學學個掙錢的專業,那他姐以後壓力就大了啊……

你想啊,他姐不會做飯,以後吃飯是個大開支。然後又愛打人,打學生,學生愛面子不肯說,可是以後再打成年人,那萬一人家要賠償,或者故意碰瓷兒呢……

這些都要錢的。

所以,作爲一個合格的、以後會頂門立戶的男子漢,他必須要考慮全面。

抱着這種隱祕的想法,他回來時腳步很是堅定。不過打開門的那一瞬間,撲面而來的除了冷冷的梅花香,還有站在梅花樹(對沒錯如今是棵樹了)前,那個他一直唸叨着的人。

“姐!”

………………………………………

周麓又寫完一份試卷,看了看緊閉的房門,總覺得外頭的氣氛有點不對勁。

現在店裏的生意這麼好,他爸每天晚上都早早的睡覺,以免第二天精力不濟看不好爐子。就算今天他姐回來了,可精神歸精神,也不至於神情這麼詭異……好像瞞着他,兩人在計劃着一項什麼詭異的事情。

——那種期待又忐忑的心情……

周麓想了想,放下筆躡手躡腳的走到門邊,剛將耳朵貼上去,房門就“嘎吱”一聲打開了。

周霜霜站在門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露露,還有幾天就考試了,你還不好好學習,幹嘛呢?”

周麓眼睛一轉,指了指客廳:“我去吃個水果。”

周霜霜的眼神在他書桌前那一碟切好的水果上打了個轉。

………………………………

唉。

周麓瞬間泄氣。

還是年紀太小,道行不夠啊!

這大概就是少年露露的煩惱吧!

他沮喪的關上門,重新開始埋頭寫作業。

身爲合格的00後,周麓也是懂養生的,十一點半,儘管還有兩張試卷沒寫完,他仍然淡定的空着洗漱睡覺了。

但是夜裏不知道怎麼回事,他突然醒了過來。

門縫裏透進來客廳的燈光。

嗯?

他瞬間清醒了。

……………………………

客廳雖然開着燈,但是並沒有人。

周麓看了看錶:凌晨兩點整。

外頭的雪還沒化呢!

站在暖融融的客廳看着窗外依稀可見的雪頂,他默默打了個寒戰。

但仍然開了門。

………………

周霜霜跟周爸一起,蹲守在廚房裏。

他們沒開燈,周霜霜便伸出手掌,掌心裏慢慢氤氳出一團瑩白色的霧水。

周爸瞪大眼睛看着,呼吸都差點忘了。

他看了看周霜霜,卻見女兒微微笑道:“爸爸,你別怪我瞞着你,我也是不想讓你擔心……”

她手掌一動,那團瑩白色的霧氣便立刻散開,環繞在兩人身周。

“爸,用這個把我們隔起來,等會那隻貓妖過來,就不會發現我們啦!”

………………………………

周爸收起震撼的表情,反而神情越發的擔憂了——

“你既然有這種能力的話,那豈不是說,今晚那個,真的會是個有法力的貓妖?!”

天啊!

他後悔了:早知道不跟霜霜說的,她這團氣看着溫溫柔柔,啥用處沒有。貓就不一樣了!

貓不是妖精的時候就奴役人類,如今再有法力……

周霜霜納悶的看着他:“怎麼了爸?是不是嚇到了?”

周爸搖搖頭:“沒有,我只是——”

正待說話,卻見廚房門口,一個白色的身影擰開了門。

周爸瞬間住了嘴。

……………………………………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