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顏都心頭輕緊。

楚塵繼而說道,「現在借著大家的酒興,索性現在就告訴大家,你們聽完,再決定要不要跟我喝酒。」

眾人一愣。

就連宋長青,也一下子放下了筷子,抬頭看著楚塵。

餐桌上一下子安靜。

「楚塵,你要說什麼?」宋斜陽的內心隱隱有些不安。

楚塵的語氣平靜,「我要以宋家的名義,向黃家開戰。」

話語一落,不少筷子落地的聲音響起來。

餐桌上的宋家人直接都驚呆了。

向黃家開戰?

這就好比一個三歲孩童,突然間要挑戰成年人一樣。

太過荒誕了。

寂靜了很久。

宋晴忍不住,小心翼翼地開口說道,「楚塵,你……沒事吧。」

楚塵的眼眸注視著宋長青,「我是認真的。」

「你簡直是瘋了。」宋芸突然間站了起來,指著楚塵,「你知道在說什麼嗎?」

「向黃家開戰,說真的,十個宋家綁在一起,都遠遠沒有資格吧。」林信平搖頭,看著楚塵,他真的懷疑楚塵有雙重人格了。

這麼可笑的話,幸好也是在宋家的家宴說出來。

「楚塵,這種話,在外面可不要說出來。」周劍提醒了一聲。

「我雖然不知道是為什麼,但是,宋家,確實不具備挑戰黃家的實力。」宋長青道。

兩者間,簡直天差地別。

數日之前,只是黃陽的一個封殺,就險些令宋家萬劫不復。

這樣的差距,如何挑戰。

「單憑宋家,自然不可能與黃家為敵。」楚塵淡淡地說道,「我只是要以宋家的名義罷了,我已經聯繫了不少盟友,其中包括羊城夏家,集各家之力,定能夠給黃家一個迎頭痛擊。」

宋顏詫異,看著楚塵。

除了夏家,楚塵還聯繫了哪個家族?

「我聽我老婆說過,宋家,曾經也是禪城五家族之一。」楚塵目光掃過眾人,「總不能是因為如今實力不濟,不必當年,就丟了當年的豪門氣概吧。」

各家之力,痛擊黃家。

宋斜陽看著楚塵,還是忍不住問,「楚塵,為什麼突然間作出這樣的決定。」

「因為一個私仇。」楚塵道,「一個必須要去報的私仇。」

「楚塵,你不要太過分了。」宋晴輕呼地說道,「你要為了一己之私,連累宋家嗎?」

楚塵看著宋晴,「我說了,這是一個必須要報的私仇,就算現在你們所有人一致決定,否決我的提議,可我還是會報這個私仇。到時候,黃家一樣會對付宋家,所以,我現在的提議,不是為了連累宋家,而是,幫助宋家。」

宋芸氣得的站起來,手指顫抖地指著,「楚塵,你這是歪理!有什麼私仇,非要找上黃家?」

「你真的為宋家好的話,那麼,你撇清跟宋家之間的關係吧。」林信平冷聲地說道。

楚塵笑了,看著林信平,「假如你是黃家人,我跟宋家撇清關係后,闖入黃家,將黃家老爺子最器重的一個孫子,打得終身只能在輪椅上度過,你會不會,不難為宋家?」

宋顏眼眸驚駭,看著楚塵。

在醫院,醫生已經說了,莫老先生,以後都很難再站起來了。

楚塵要黃玉恆,也遭到同等待遇。

毫無疑問,楚塵若真如此,黃家會跟楚塵,不死不休。

即便楚塵與宋家撇清關係,黃家會放過宋家嗎?根本不可能。

「楚塵,你真的是個瘋子。」宋晴指著楚塵,聲音顫抖地說道,「你真的會害死宋家,你知道嗎?夏家不可能還能保住你。」

「你們不是可以跟上次一樣,選擇明哲保身嗎?」楚塵淡淡地反問了一句,「你們跟宋家撇清關係,黃家不會怪罪。」

宋芸宋晴的面容不由得猛變。

相視了一眼。

他們這是,又要面臨一次,相同的選擇嗎?

「楚塵,你要去對付的人,可是黃玉恆?」林信平問道。

楚塵點頭。

「你簡直是在自取滅亡!」林信平的聲音顫抖,神色帶著濃烈的畏懼,「我聽到消息,黃玉恆昨天剛從國外回來,這位黃家的天驕人物,將來必定是黃家的掌舵人。而且,他還帶回了一位未婚妻,姓葉,羊城葉家家主之女!」

眾人的瞳孔震撼。

「羊城葉家?」周劍一下子站起來,「那可是比夏家,還要有權勢的家族。」

一道道目光落在楚塵的身上。

楚塵真的瘋了。

徹底地在玩火。

不將宋家玩死,誓不罷休。

「即便是你有實力,成功將黃玉恆廢掉,可是,後果……沒有人能承擔得起。」宋晴的聲音帶著竭嘶底里,「楚塵,你要是還有一點良心,念在宋家收留你五年的情況下,你就放了宋家一回吧。」

宋晴的話語一落,眾人都安靜了下來。

目光都落在了楚塵的身上。

「放了宋家?」楚塵自嘲地一笑,站起來,緩緩地說道,「我可以以個人名義,向黃家開戰,也可以撇清跟宋家之間的關係,甚至,我可以保證,宋家絕無損傷……」

「我不答應。」宋顏站起來,語氣平靜,卻鏗鏘有力打斷了楚塵的話。 羅曼伏在羅秀耳邊說了幾句悄悄話,而後兩人便在池邊,你追我趕的戲起水來。

孫玉茜原本和丫頭在前面走著,她心頭很有些緊張便也沒心思顧及周邊的情況。直到羅曼和羅秀在後頭戲起水來,她才駐足回頭看了過來。然後忍不住問丫頭:「看穿著,也不像是貧家姑娘,不知道是哪個府上的小姐竟能活得這般隨性、恣意。」

「姑娘要想知道,等一會兒相看完了,奴婢去打聽打聽。」

「不用了。」孫玉茜搖了搖頭:「這京中以寵孩子出名的人家就那麼幾戶,咱們不認識的也就高高在上的那幾戶人家了。

打聽不打聽的,也結交不上,便是結交上了,以咱們孫家的家風規矩,也決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這般不顧禮儀、形象的玩鬧。」

又想著:雖說伯府四房已經搬回去了,可他家刻薄人是出了名的。便是門第兒高有根基,如今的勢頭也不錯……

可畢竟是嫁過去過日子,那樣的家風、門風,實在讓人有些提心弔膽。

走了兩步,孫玉茜又忍不住回頭,朝在湖邊打打鬧鬧的倆姑娘看去,眼中是藏不住的羨慕:若能嫁到那樣的人家去,便是貧寒點,也是神仙般的日子。

與此同時,牡丹廳里也是一片和樂融融。二伯娘本身就八面玲瓏,今兒個為著孩兒的親事,更是處處妥當。

趙平娘雖脫離塵世良久,到底也在二伯娘身邊跟了良久,妯娌倆一唱一和的,竟也將趙平娘都顯出了幾分伶俐來。

孫太太看著在二伯娘跟前落落大方的趙平娘,懸著的心也跟著放了下來:這四房,只怕也不像外頭傳的那樣,處處都受伯府的氣。

瞧二太太對著四太太,這細微處的愛護、照顧可不像是能裝出來的。

再看乖乖巧巧坐在趙平娘身邊的羅蘭,粉糰子一樣的小姑娘鼓著大眼睛,專心吃著面前的點心,看她的吃相,也是尊貴人家好生教導后才能有的。

「伯府不是還有好幾位和我們茜茜年紀相仿的姑娘,這樣好的天氣,怎的也沒帶出來玩玩?」

趙平娘便下意識朝窗外看去,笑道:「出來了的,那倆丫頭玩心重,才見著金明池,魂就不在身上了。這不,在那兒和秀姐兒耍水呢。」

順著趙平娘指出去的手指,孫家幾位太太便都看見了羅曼和羅秀。那樣兩個出眾的丫頭,又一直在孫玉茜左右。孫家幾位太太其實早就注意到了,只是沒敢往伯府身上想。

瞧那倆姑娘恣意隨性的模樣,誰敢往將四房趕出了家門的伯府想?

「讓孫太太見笑了,這倆丫頭尋常在家野慣了,出來也沒個分寸。太太見諒……」趙平娘道著歉,卻沒有半點她女兒做得不妥的神色,更沒有著丫鬟、嬤嬤過去訓斥、教導。

孫太太便知道:伯府,至少二房和四房,在對待兒女上是寬泛、平和的態度。如此,她心裡又踏實了許多。

「秀兒玩得這般盡興,回去讓她大嫂嫂知道了,不得惹她大嫂紅眼?偏生豆豆今天開蒙,不然也該出來和她們姐妹一起走走逛逛。」

二太太話音才落,趙平娘就介面道:「那就改天再來唄,又不是什麼難事。大嫂昨天還過來說了還一陣話,說是家事繁重她是走不開了,等豆豆開蒙後跟著先生讀書,瑾丫頭也就脫出了身,盡可以跟著姐姐妹妹們玩。」

孫太太臉上的笑輕鬆得真誠起來,伯夫人老了,如今的伯府她怕是支使不動了。

又抬頭去看羅曼、羅秀,兩個丫頭高矮胖瘦都差不多,又穿得一樣,遠遠看去竟跟雙生子似的。瞧著兩人的感情,也像雙生子一樣好。

這門親,應該是門好親。

恰在這時,羅曼突然拉著羅秀瘋跑起來,兩人邊跑邊笑一不留意便撞到了前頭的孫玉茜,羅曼剎不住身子,一腳踩在了孫玉茜腳上,她粉白的繡花鞋立時便落下個大腳印。

幾人都愣住了,孫玉茜的丫鬟更嚇白了臉,驚呼道:「小姐。」

又看著愣在當場只知道道歉的羅曼、羅秀,氣得臉都紅了:「現在怎麼辦?我家姑娘一會兒還有大事,這髒了鞋可怎麼辦?」

孫玉茜也急得有些臉紅,她伸長脖子往仙橋那邊看去,遠遠的已經看到羅庭興往這邊走了,現在再回馬車上換鞋,肯定是來不及了。

「我看著這位姐姐的鞋和我的也差不多大,不然姐姐你穿我的吧。我就在橋那兒的石頭邊等著,你辦完事咱們再把鞋換回來如何?」

丫鬟正蹲在地上拿絹帕給小姐擦著鞋,聞言嘆道:「你們一身正紅的衣裳,配紅色的繡鞋自然是好。我家姑娘這一身密合色……」

「雙喜!」孫玉茜嗔了丫頭一眼,又轉頭安慰一臉歉疚的羅曼道:「就踩了一下,沒多大的事。一會兒我和朋友解釋下,他若因著這一出意外就怪我衣著不整,那便是他氣度的問題了。」

見羅曼和羅秀還是一臉做錯事的小心樣,孫玉茜笑著拉了拉羅曼的手道:「真的沒事,難得能出府,開心的玩去吧。」

「我們出府不難啊,只要和大伯娘打個招呼就行了。」羅曼說完,又去看孫玉茜的鞋,只要掃一眼上頭的腳印就很明顯。她蹲下來要親自給孫玉茜擦,孫玉茜卻將腳縮了回去,拉著羅曼起來:「真不妨事,去耍吧。我還有事,就不和你們多聊了。」

說著,將還在努力想將鞋清理乾淨的丫頭拉起來,溫柔道:「走吧,別管了。」

「可是……」

「別可是了,再可是,人家都該回去了。一個腳印而已,但凡是寬容些的心性都容得。若真連個腳印都容不下,我去了他家還能指望他什麼?」

雙喜便也不再去注意繡鞋,只開解自家小姐道:「太太那麼疼小姐,給你找的必然是品行靠得住的男兒。小姐要不放心,一會兒便將繡鞋露出來一點,看看對方是什麼反應。」

孫玉茜便笑:「好。」

又教訓丫頭:「往後再遇到這等事情,別先顧著急。本來沒多大的事,倒嚇著了旁人,顯得咱們咄咄逼人。娘不是也總說,與人為善,便是於自己為善。」

雙喜就吐了吐舌頭,細聲細語的認錯。

羅曼和羅秀在邊上豎著耳朵聽了會兒,而後兩人對看一眼,都覺得很是滿意,便手拉著手風一樣的往前跑了。

羅庭興信步上了仙橋,剛走到橋頂就看見橋下的大石頭後頭,躲著羅曼和羅秀兩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