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洛點了點頭。劉嘉明看了眼周曉曉,然後嘴角微微一勾:“可以。但是我要找個伴。曉曉,你和我一起去引誘。”

“爲什麼?”周曉曉皺了皺眉頭,似乎有些不情願。

劉嘉明又是笑了笑,清秀的臉如沐春風:“因爲我怕黑。”

周曉曉頓時睜大了眼睛,狠狠地剜了一眼劉嘉明。可他卻沒有半點退縮,用他那雙溫和的眼睛看着周曉曉。

“看在青梅竹馬的份上,你陪我一起去。”說着,劉嘉明清脆的聲音響起,好聽至極。

周曉曉嘟了嘟嘴,看了眼宮洛,又看了我一眼,最後不情願地點了點頭。

劉嘉明很開心,馬上拉着周曉曉往外面遊蕩去了。

劉嘉明和周曉曉走了,我只能和宮洛組隊。

我有些尷尬地扯了扯嘴角:“那個,剛纔的事情……”

“剛纔沒發生任何事情。”宮洛冷冷地說着,直視着我,那樣子真的就像沒有發生任何事情一樣。

我極力地點點頭。能這樣就再好不過了!

我和宮洛又恢復了平時的關係。

天色逐漸變黑,我和宮洛站在一間屋子的後面,將黃符死死拿在手上。

周曉曉和劉嘉明站在外面,在聊着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

“你的手套呢?”宮洛冷不丁來了這麼一句話。

我警惕地看着周圍:“我給曉曉了。”

“你給周曉曉了?”宮洛壓低了聲音說道,我能聽出他話裏的不悅。

我轉頭看着宮洛,對他誠實地點了點頭:“對啊,有問題嗎?”

“算了。”宮洛不看我,轉頭看向四周,偵查着情況。

“曉曉去當誘餌,我當然要把手套給她,免得她受傷了。”不知道爲什麼,宮洛很不開心,我開始解釋着,雖然我不知道我爲什麼要解釋。

宮洛

哼了哼。

我嘟了嘟嘴:“爲什麼你這麼不待見她呢?”

似乎從一開始就是這樣,宮洛很討厭周曉曉。

“你以後就會知道了。”宮洛頓了頓,意味深長地說着。

就在這時,我看到了一個白色的影子緩緩地朝着這邊走來,我趕緊拍了拍宮洛:“來了來了。”

我屏住呼吸觀察着一直過來的厲鬼,白色的影子,看不清其他的地方,但是他周身散發的刺激的腐爛味,卻是濃烈至極。

我皺緊了眉頭,捏住自己的鼻子。

一眨眼,那個白色的影子突然消失了!

隨後,我聽到了一個聲音,很小很小的聲音,但我聽得很真切,是一個嬰兒的聲音:“救我~救我~”

“在哪裏?”我本能地迴應着,四處尋找着那個嬰兒。

那個嬰兒的聲音消失了,四周一片漆黑,勉強能看到影子。我抓了抓旁邊的身影:“宮洛,你剛纔有沒有聽到一個聲音?”

一聲低沉的年邁的聲音瞬間傳到我的耳膜:“你說什麼?”

隨後,那個身影轉了過來,那不是宮洛,而是一張長滿皺紋的臉,每條皺紋上都留着血液,每個細孔裏都散發着幽幽的綠光,牙齒里長滿了綠色的青苔,嘴巴里,已經沒有了血肉,只留下一排排的骨頭。

我猛然一驚,仔細地看着眼前的老人,只見他的身上勉強包着衣服骨頭,骨頭所有的棱角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但是,就是這樣沒有肉的面孔,卻不停地流着血。

那雙眼睛裏,沒有任何的東西,卻像是有眼珠子一般,一直盯着我,打量着我。

“小姑娘,你說什麼?”說着,老人便擡起他的手,緩緩向我靠來。那雙手,大片大片的血肉模糊在外面,根本看不到一點完整的皮膚,甚至能夠看到裏面雪白的骨頭,那些肉像是被多了無數刀一樣,已經變成了肉醬,卻死死地黏在手背上,發出腐爛的臭味。

我趕緊往後退了一步,夾起黃符念着符咒,可是我剛唸到一半的時候,忽然發現手裏的黃符沒有了!

我的心猛然一慌,擡起頭,就看到那個老人的皮緩緩地掉了下來,露出森森白骨,從白骨裏面鑽出無數的屍蟲,掉在地上,迅速地朝着我的方向爬來。

“啊!”我恐慌地向前奔着,趕緊從揹包裏拿出黃符。可是我一摸,卻發現揹包裏的黃符全都消失不見了!

我的腿不受控制地向前跑着,突然撞到了一個冰涼的胸膛上,那個胸膛很硬,和石頭一樣!

我跌倒在了地上,向前一看,只見一個身着白色衣服的女人看着我“嘻嘻嘻”地笑着,尖利的聲音直達我的內心,激起更多的恐懼。

“你是夜噬鬼?”我逞強着,儘量不讓它看出自己的恐慌。但自己不知道的是,自己的眼淚早已匯聚在眼眶之中。

女人披肩散發着,擡頭,看着我,兩隻眼睛頓時擠到了一起,只差一枚針寬度的距離。她的鼻子早已消失不見,嘴巴也是有一個小小的口子,其餘的地方都是臉龐。

(本章完) 女人的鼻子早已消失不見,嘴巴也是有一個小小的口子。其餘的地方都是臉龐。

那張臉佈滿了皺紋,不像是年邁的老人,更像是千年的樹皮一般褶皺得無以復加,發着幽幽的綠光。每道皺紋裏都流出血液,額頭上的皮膚掉落下來,露出森森白骨,全然沒有血肉,但那周圍,卻被血液漸染。從皮膚裏不斷爬出屍蟲,然後又鑽進去。

我不禁有些反胃,別開臉不去看它。

“嘿嘿嘿,我要吃了你~”說着,夜噬鬼伸出她的手,那就是骨頭,骨頭裏不斷地爬出屍蟲。

看着那小小的蟲子無數,不停地爬來爬去,甚至還抱成一團,在小團裏轉來轉去。我的頭皮一陣發麻。

我往後挪去,可是我一伸手,就碰到了一團透軟的東西。我立馬伸回了手。一看,我的手上竟然爬滿了屍蟲!

他們鑽進我的皮膚,在我的血肉裏不斷蠕動着。我的手就像是潰爛了一樣,變成了爛肉一塊,流出黃色的膿液,還發出臭味!

“啊!”我忍不住尖叫着,臉色開始發白,恐懼開始蔓延全身。

尖厲的女生淒厲地笑着:“哈哈~很好,就要這樣~哈哈~哈哈~”

面前,那節白骨直接掐住我的脖子,屍蟲不斷地鑽進我的血肉裏,蠕動着,噬咬着。

我被那隻手狠狠往上擡起,懸在空中,脖子被狠狠掐住,傳來陣陣痛楚,並且無法呼吸。

我痛苦地喊叫着,但我卻發不出一點聲音!夜噬鬼臉上的皮膚掉的更多了,一塊白一塊黑的,在幽暗的光線下顯得恐怖至極,屍蟲也佈滿了整個世界。

“哈哈~好香~好香~!”

……

“韓沐顏?韓沐顏!”突然,一記聲響令我恢復了意識,脖子上的痛處已經不再。

我盡情地深吸了一口氣,緩解缺氧。我轉頭看着宮洛,聲音有着顫抖:“天,宮洛。”

“你怎麼了?”宮洛皺着眉頭,冷冷地說道。

“我,我差點被夜噬鬼吃了。”我擡起自己的手,發現自己的手完好無損,而司機的脖子上,也不再傳來疼痛。我又摸了摸自己的揹包,發現揹包裏的黃符全都沒有了。

我怔了怔,隨即看着宮洛說道:“夜噬鬼呢?”

宮洛看了眼路上的兩人,繼續在說着話,沒有半點異樣:“回去吧。”

我點點頭,跟着宮洛走了出去。

來到路上,我看着周曉曉,嚴肅地說道:“曉曉,我們走了。”

“啊?那個夜噬鬼還沒來呢!”周曉曉有些奇怪地叫喚着,然後轉頭看了眼劉嘉明。

劉嘉明攤了攤手,只是跟我們走回了房間裏。

來到房間裏,宮洛看着我,嚴肅地說道:“沐顏,你剛纔經歷了什麼?”

我眨了眨眼睛,老實地說道:“我聽到一個聲音。迴應了它之後,我就遇到了一個很恐怖的老頭子,我就跑了兩下,然後就看到了夜噬鬼。然後夜噬鬼就掐住我,我以爲自己要死了,結果聽到了你的聲音。然後

,你就都知道了。對了,它還拿走了我所有的黃符。”

宮洛沉默了,緊皺着眉頭,用探究的語氣對着我說道:“我發現你有問題的時候,你突然發出聲音,臉色很不好看。”

周曉曉甩了甩手,看着我說道:“你剛纔看到夜噬鬼了?”

我點點頭:“它說我很好吃。”

我突然感覺到自己的頭有些沉,眼睛不受控制地想要閉上。劉嘉明趕緊拿過一個小瓶子,對到我的鼻子上一對,眩暈的感覺又消失了。

我疑惑地看着劉嘉明,劉嘉明對着我笑了笑:“這裏面是陽氣。你剛纔,已經被吸了大部分的陽氣了。”

“怎麼會?”我只是被它掐住,應該還沒開始被吸吧。

“就是這樣。書中有一句話說了,在你見到夜噬鬼的那一刻,你就開始被吸陽氣了,等到他將你殺死的時候,你已經被掏出了心臟。”說着,劉嘉明拿出一瓶礦泉水,喝了一口。

我在腦中搜索着,好像還真的有這麼一句話。因爲沒太多注意,所以並沒有記得特別清楚。

我感激地對還在劉嘉明笑了笑。這個劉嘉明也是個學霸啊,而且記憶力好好,比自己強多了!難怪他可以坐上劉家當家的座椅。

宮洛沉默着,一言不發,低着頭在思考着什麼。

“啊~!”突然,下面發出一聲慘叫。我們趕緊跑下去,只看見那個青年跪在地上,兩隻手狠狠地放在自己的脖子上,臉色慘白,恐懼不已。

我趕緊電商一隻蠟燭,拿起一張黃符,召喚鎖魂鏈圈住了夜噬鬼。青年頓時癱倒在地,劉嘉明立馬過去,將陽氣瓶打開。

過了一會兒,青年才咳了咳,胸膛恢復了起伏。

我集中注意力,將夜噬鬼狠狠地拖在我的面前。夜噬鬼擡起她的頭,那張殘留着幾點皮膚的臉上爬滿了屍蟲,兩隻眼睛死死地盯着我,下面那一個小口子裏發出淒厲地叫聲。

“趁現在,收服了他!”宮洛趕緊說着,拔出輕靈劍就想往夜噬鬼砍去。

周曉曉也拿出了黃符,閉上眼睛,隨即黃符化爲一團火焰,往夜噬鬼竄去。

“啊~!”夜噬鬼見狀,更加悽慘地叫着,極力地掙脫着鎖魂鏈。

我用盡全力圈緊鎖魂鏈,卻只感覺到鎖鏈被掙脫,我再次看着鎖魂鏈被撕裂,化爲虛無。

我倒在地上,忍不住噴出一口血來。我再次感覺到了反噬的力量,我感覺到了整個胃都被撕裂般的劇痛。

“沐顏!”周曉曉激動地朝着我吼道。

宮洛微微一滯,隨即繼續往想要逃跑的夜噬鬼砍去。掙脫了鎖魂鏈的舒服,夜噬鬼狂笑着,躲開了周曉曉火球,避開了宮洛的利劍。

宮洛眉頭一皺,將劍一橫,夜噬鬼慘叫一聲,迅速地逃向了遠方。輕靈劍橫在空氣中,上面爬着幾隻屍蟲。

宮洛眼眸一狠,屍蟲便在劍上熊熊燃燒,變成灰燼。

劉嘉明來到我的身邊,將我扶起,然後背起來,上了房間裏。

劉嘉明從他的背

包裏拿出一顆藥丸,黑漆漆的,傳來一股難聞的藥味。

我皺了皺眉,虛弱地說道:“這是什麼?”

“劉家祖傳的內傷藥,對你的傷有好處。”劉嘉明溫柔地對着我說道,然後將藥碗遞進我的嘴巴里。

我聞了聞,本想拒絕,但還沒說出口,就被劉嘉明一捫,整個藥丸丟進了我的嘴裏。

我下意識地一咽,那顆藥丸就硬生生地被我吞了下去,藥味從喉嚨一直蔓延到舌尖。

“謝謝了。”我感激地對着劉嘉明點了點頭。

因爲上次的反噬,自己的能力大大削弱了,沒有好好調整,就再次施法,所以纔會有現在的慘狀。

“不客氣。”說完,劉嘉明就走了。

雖然青年家裏給我們準備的牀和被子,但是我們還是決定全都待在一個屋子裏,用事先準備好的帳篷和被子陪自己度過夜晚。

這一覺,我睡得很熟,等我醒來的時候,天色已經大白。我看向四周,沒有一個人在。我打扮了一下,走出房間,來到下面,只見宮洛、周曉曉和劉嘉明圍着青年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我輕輕地走了過去。

劉嘉明對着青年說着:“前一個道士給你的護身符已經不管用了。如果你想活命,就告訴我們你知道的全部事情。”

青年坐在中間瑟瑟發抖着,手中一直拿着一個護身符。

宮洛冷峻地看着那個青年:“我只想知道,那些屍體都在哪裏。”

聽着宮洛的話,青年的眼神頓時一滯,隨即更加顫抖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那你就等着被它吃吧。”宮洛冷酷地丟下了這一句話,便站起來走了出去。

周曉曉和劉嘉明也站了起來。我拉住周曉曉,想要說什麼,看到周曉曉對我眨了眨左眼。我也跟着周曉曉他們出去了。

“爲什麼不再勸他?”剛走出去,我就輕聲地問着周曉曉。

就在周曉曉剛開口想要說話的時候,青年從裏面跑了出來,焦急地說道:“我說!你們真的能保護我?”

宮洛轉過身,冷冽地看着青年:“我可以保證。”

或許就是這樣冷漠的神情,給了青年安全感,青年深呼吸了一口氣,說出了心中的話:“之前是陸陸續續有人奇怪死亡,直到是十天前,有人開始失蹤了,失蹤的都是壯漢。後來,有兩個道士進村,找到我,也說沒地方住。我也給他們提供住處,他們就給了我這個護身符,說是可以保護我。第二天,他們突然消失了,行李揹包什麼東西都沒有拿走,但人愣是找不到了。我就很納悶,試着去尋找,之後,我終於在後山的一個山洞裏找到了他們的屍體……不止是他們,還有那些失蹤的男人,和幾個不認識的人。他們,他們都被扒了皮!”

說着,青年激動地抱着頭,身體越發哆嗦了。

我走過去,抱了一下青年,安慰道:“沒事的,都過去了。”

宮洛沉默了會,隨即冷冷地說着:“我們送你去鎮裏。”

(本章完) 宮洛和青年往村子外走去,我們也跟了上去。

我以爲是隻有宮洛送他出去,結果宮洛看了我一眼,嚴肅地說着:“還不快上車!”

“哦。”我愣愣地點頭,上了車。周曉曉和劉嘉明也坐了上來。

宮洛看了眼旁邊,旁邊的黑色奔馳已經不在。他嘴角一勾,啓動了汽車。

宮洛急速地往鎮上開去,顛簸的山路讓我坐得很不舒服。突然,一個急剎車,我兇猛地往前撞去,然後又被安全帶往回拉着。

我皺了皺眉,擡頭看着前方,只見前方赫赫然出現一塊巨大的石頭,擋住了面前的路。

那是一塊巨大的岩石,原本是山中的一部分,現在橫在道路的中央,形成一個巨大的山坡。

就在這時,車門傳來一陣顫抖。我轉頭一看,就看見一隻手不停地敲打着車窗,然後出現一個人頭,是艾倫。

宮洛拉下車窗,冷冷地說道:“怎麼?”

透過窗戶,我可以看到艾倫滿臉上的淤青。額頭上,臉頰上,下巴上……滿臉都是青紫色的淤塊。

這不禁讓我想到了昨晚上宮洛去教訓艾倫的事情。

艾倫看了宮洛一眼,揚起一抹笑意,然後有些苦惱地說道:“帥哥,這條路被堵了,我只能在這裏多留幾天了。”

說着,艾倫就走到了不遠處的黑色奔馳邊上,進去,往後開去。

宮洛放在方向盤上的手握得緊緊的,臉上盡是憤怒。

劉嘉明看了眼宮洛:“我們也出不去了。”

“回去!”宮洛的聲音像詩從冰窖裏飄出來的一般,惹得車子裏的空氣冰冷刺骨。

青年大哥看着車子掉頭,惶恐地開口說着:“那,那我,我怎麼辦?”

“放心。我們會保護你的。”說着,宮洛瞥了瞥周曉曉,“把手套給他。”

聽到宮洛的話,我纔想起來,手套還在周曉曉的身上。周曉曉的臉色沉了沉,不知道爲什麼,心情有些不好,將捉鬼手套扔給了青年。

青年拿過手套,看着它,愣住了。我看着青年的樣子,補充道:“你帶上去,這手套就會保護你。你要一直戴着,千萬不可以摘下來。”

青年點點頭,然後就將手套戴了起來。

我們回到村子裏,說服青年帶着我們走往後山。

後山,就是位於村子東邊的一座山,有一條窄窄的小道通往山上。那是村民們平常通往山上的道路,雖然有些崎嶇,但還算好走。

我們先是穿過幾戶人家,土房子有些已經搖搖欲墜了,裏面也是破敗不堪。我們走進去,聽到幾聲女鬼淒厲的喊聲,但隨即便戛然而止了。

我警惕地看向四周,循着聲音找去,卻沒有發現一點鬼魂的影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