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導致自己穿越系統莫名其妙的貌似煽風點火的鼓勵,任迪已經沒有力氣吐槽了。

“也許這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聽吧……”任迪心裏冒出來這一句。然後重新建目光對準剛纔偷襲自己存在,這個維努奇士兵看着任迪轉頭看着自己,不自覺的緊張起來,而這時候另一位米亞那士兵衝過來將刺刀刺入他的太陽穴。

白刃戰,工業革命後的戰場,大部分傷亡。都是子彈和炸藥彈片造成的,然而刀鋒入體的刺激,遠比子彈和炮彈要更加具有衝擊力。承受過白刃殘酷的士兵,對陣地轟炸,機槍掃射的承受力,是菜鳥新兵永遠比不上的。

任迪沒有白刃戰的經驗,也很少有士兵有過白刃戰經驗。身上插着三把刺刀,如同血人一樣的任迪現在親身驗證了白刃戰勝利的第一要素——氣勢。軟的怕硬的,硬的怕橫的,橫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氣勢要怎麼才能提上來,需要士兵指揮官做到——和我衝。

在遠方負責阻擊任迪的維努奇軍官是普里託瑞,用望遠鏡觀察着任迪。看到自己軍隊的左翼在米亞那人的攻擊下崩潰,輕輕的搖了搖頭。對左右兩側的副官說道:“等會收斂那位將領的屍體。”

一邊的軍官說道:“長官,總督大人給我們的命令是用木樁暴屍!”

普里託瑞說道:“按我說的做!”

雖然佔據了初期的優勢,但是當第二隊維努奇士兵加入戰場時候,維努奇的士兵依靠人數扳回了劣勢。十分鐘後,任迪半跪着扶着半截槍看着一羣圍着自己的維努奇士兵如臨大敵的舉着刺刀對着自己。想要站起來,在要歸位之前想擺一個英雄一點的POSS。但是剛剛站起來眼前發黑無力,摔倒了。

這時候電子音響起,“血腥迴歸要求達成,進入迴歸狀態。奇點完整複製您在本位面的信息,正在轉移。”突然間任迪感覺自己意識被提了上來,輕飄飄的就像靈魂脫體一樣,從身軀中飛出。

而自己的身體似乎被自己拋棄一樣落在了下面,疼痛突然消失,但是似乎感覺周圍的一切突然變大了,包括自己留下的屍體。和一羣圍着自己的維努奇士兵。

任迪好奇的看着自己屍體,從外面的角度看着這個曾經容納自己的身軀,全身傷痕累累,臉色失去血色已經發白,傷口外翻。這時候任迪擡頭看了看周圍,頭頂上一個點灑下的光錐籠罩着現在的自己,在剛纔還罩着下面容納自己意識的那個身軀。四面八方的人似乎看不到自己這個小人的存在。這種通明人的感覺非常奇怪。

這時候電子音再度響起:“你在本位面的所有信息已經複製完畢,本次任務評分85分,評語:作戰意志較爲堅定,有良好的紀律服從性對戰場情況應對較爲靈活,缺陷,你不善運用新的東西,天賦運用程度極低,希望你下次有所改正。如果確認自己的記憶感覺信息連貫,井口穿越將開始。”

任迪看着自己的屍體喃喃地說道:“我死了嗎?”

頓了一下然後大聲對頭頂的光點說道:“我是不是已經死了。”

電子音響起:“你的身軀情況,記憶信息,思維模式已經完全複製完畢,你沒有死亡,但是你將離開這個世界。”

任迪大聲喊道:“我一定是死了,地上的那句屍體就是死去的我,現在的我只不過是你隨手按照原來的我複製出來的,是不是?”任迪有點恐懼。

電子音沉默了一會說道:“地上的屍體對你來說,和你平時正常排泄物是同一性質。這次不過是你一次劇烈的新陳代謝,你直接代謝了一具屍體。”

任迪搖了搖頭說道:“你說過你可以複製我的思維。也就是說,你願意的話,可以讓地下的那具屍體那個‘我’重新復活。”

電子音說道:“這個問題超過回答界限。友情提示:如果你覺得現在的你不是你,下次穿越試煉,二甲基二氯乙烯基磷酸酯一瓶入肚,自我終結自我一切運動痕跡。好走不送。”

“井口傳送即將開始……”沒等任迪繼續糾結。任迪感覺到上面的巨大奇點對自己發出了強大的吸引力,周圍的一切猛然變大,亦或者是自己突然變小。一個個人膨脹的和大山一樣,太大的東西會不見全貌,比如說地球。然而這種奇異的情況沒有消失,很快任迪看到了灰塵,菱形晶體一樣的灰塵,折射着七彩的光芒。蟲子恐怖的醜陋沒有眼睛的蟲子。隨後是細菌。

隨着任迪的縮小,任迪的視野也在縮小。很快天暗了下來,不是沒有光,而是任迪的眼睛已經無法接收到光波。這時候任迪換成了一種立體三維的感覺。周圍的一切都在自己感知中。

有着鍵角結構的水分子。氧氣分子,然而繼續縮小,任迪感覺周圍一下子空曠起來,只有遠處散發的吸引場提醒着任迪還在周圍的物質世界。然而這些吸引的場也逐漸減弱了。似乎周圍一片空曠,虛無,只有面前的最初吸引自己奇點還在閃耀。任迪發現自己現在的身體已經不是一個人形了好像是一道光,亦好像是一個間歇出現不停出現的點。

終於任迪發現吸引自己的奇點好像變大了。像一道光出現。隨着不斷的臨近,任迪發現這似乎是一扇門。

天啊,這到底是什麼技術,在傳奇延續物質世界,近乎絕對無法觀察的一個數學意義的點上,構造了一扇門,把自己縮小到近乎零維。送到了這個門前。

這個好像是要讓自己和這個門重合,然而這一切由不得任迪了,大門任迪的信息。就像井口中丟下了一個石子,石子無聲無息的從大地表面消失了,任迪的影響也徹底從傳奇延續世界結束了。

穿越奇點後的任迪,感受自己在經歷與之前相反的過程,之前是自己在縮小世界再放大,自己朝着奇點井口進入,而現在自己確實在遠離奇點,自己在變大,世界在變小。

重力,冷熱,風,等等信息感覺逐漸重現,任迪發現自己在一片白光中,耳邊傳來電子音:“預備役少尉541298任迪,歡迎來到演變戰場休息空間,您的傷勢已經恢復。包括您穿越前眼部手術痕跡。請您走下恢復區,當然你要是賴着,我會踹你下去。”

摸了摸原來身上重傷疼痛的部位,感覺到一切良好舒適。舒了一口氣。至於眼睛,那是考上大學激光消切的矯正視力手術,任迪誰都沒說過,而剛剛的提示好像就連這個也徹底恢復了。

任迪想確認一下自己的視力,連忙走出光區。在走出光芒區域後,任迪聽到了各種熱鬧的喊聲,連帶自己身上突然出現了一套灰白色的制服,一個岩石的標記出現在衣服上。任迪出來後發現近一平方公里的廣場上,數百位人將目光對上了自己,但是看了一眼又馬上轉移了。任迪的衣服右側預備兩個字非常明顯。

任迪走下光柱發現,整個廣場上分佈着近400個光柱。突然一個光柱閃爍。一位二十多歲的白人女孩好奇的看了看。馬上臺下的兩個白人一男一女,一個服裝是一個鐵盾,另一個是一把青銅劍。這兩個人熱情的迎了上去將那個女孩同樣制服上是岩石標記的女孩領走。

“你,哪個國家的。”突然間任迪聽到有人在叫自己。扭過頭一看是一個黃皮膚男子,用着地道的陝西話,貌似不耐煩在對自己這裏喊話。

“沒錯就是你。”那年輕漢子說道,呃,現在在這個廣場的看起來都是年輕人,二三十歲左右。任迪連忙應道:“大哥,我是中國人。”這個年輕漢子對任迪甩了甩手指着另一邊的通道說道:“認爲自己是中國人去那邊,認爲中國對不住你的,那邊亞洲聯盟滾過去。想要享樂的,酒吧,妓院,大餐廳都有,一桌旄象豹胎的桌餐一克紫金,妓院裏面的智能女孩三克紫金陪你十天。別在這裏擋路。”

聽到這些話,任迪愣了一下,默默的走到這個男子所說的中國區入口邊,靜靜的看着廣場上的事情。 任迪好奇的打量着這一切,來到這個空間非常壯觀,這一片廣場一個巨大的六邊形盒子的底部,廣場呈六邊形,每一條變是一個光幕,光幕無邊無際向上,六個光牆無限向上衍生,上方似乎被遮擋,雖然這個大廣場非常不狹窄,但是仰頭向上看,又有種處於井底的感覺。六個光牆構成了井壁。

這絕對不是21世紀的科技可以達到的,廣場中的光柱中不停的有人出來,左胸口都是貌似岩石尖頭的標誌,但是分爲兩種,那就是看右胸口又沒有字了。任迪的右胸口是預備這兩個漢字。有的人似乎右胸口是其他文字。當然這些人大多都不是黃種人。從大廳中所有胸口是塔盾和青銅劍的接待者的態度看來,右胸口的字可能都是預備標記。

從接待者的態度來看,預備這兩個字並不是什麼好事。所有的接引者對待預備役的態度是隨意將其往屬於自己廣場一邊一指,就結束了。面對胸口沒有字的,則是好言勸說,將其帶到廣場的一角等待。

那名陝西腔的年輕人正在和另一位新手說話,和對任迪的敷衍了事態度不同,陝西腔的男子面對這位清秀面龐年輕人的提問,是有問有答。

任迪站二十米外看着。算是聽明白這位陝西腔男子的名字,叫秦向陽。另一位新手叫做李軍。

秦向陽用手點了左胸口的那個鋼鐵塔盾符號。讓他李軍點一下左胸口的岩石符號。兩人似乎看到了什麼。相互討論着什麼。任迪眼睛一張開。隨後低頭看了一下左胸,用手點了一下自己左胸口的岩石符號。頓時眼前出現了光幕。

電子音出現在任迪耳邊:“歡迎使用個人兌換系統,請問是否公開化?”

任迪問道:“公開化是什麼。”

電子音說道:“公開化,就是對所有軍官可見。”

任迪瞅了一下,遠處隔空比劃的那兩位,說道:“不公開。”

從上次任務結束時候,任迪發現冷冰冰的電子音似乎是一個有着智慧的人工智能。任迪面對這個可以和自己說話的電子音試探性問道:“你能告訴我和我看的那兩位有什麼區別嗎。”

電子音答道:“你是預備役少尉,你面前的二位分別是一位正式少尉,和正式上尉。在穿越軍事任務中少尉可以攜帶的兵力是三百人,中尉攜帶的兵力是六百人,上尉攜帶的兵力是一千人。他們的兵力死傷後,可以用紫金重新再軍事行動中召喚。原來死去的士兵,會在死亡不超過12小時,保存完好程度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屍體中重新復活。當然復活後身軀的傷害,修復所需的紫金另算。用你所在位面時代的術語可以說是魂穿。你的士兵將以另一種這個那個位面死去土着的身軀爲面目復活。或者說已經死去的那個土着,是在用一段時間的絕對效忠權換取第二次新生和知識。”

任迪腦袋中一片漿糊,或者說是震撼。信息量太大有些接觸不了了。電子音說道:“假設你是一位小民,而你的時代是非常混亂的戰亂時代。處於哪個混亂時代剛好有演變戰場投放的軍官,他剛好需要士兵。那麼他就可以和蛋白質電流神經元信號身軀死去不到十二個小時的你發生交易,你可重新獲得新生,可以得到他注入給你的知識,前提是你需要本位面保密一輩子這場交易。並且一直效忠至軍官離開這個位面。”

任迪問道:“如果不保密將如何?”

電子音說道:“記憶是可以刪除的。刪除大量記憶後,曾經的交易者會發現自己以前想說的邏輯不通,似乎是自己做的一場夢。至於思維注入的知識,則會有一段完整的學習記憶取代。”

任迪臉色難看說道:“你們這樣搞?”

電子音說道:“你不用擔心,你來自的位面,從你穿越的時間爲基點,前五十年,後五十年的時間段內沒有任何擾動可能,因爲時代太過穩定,無法介入。本空間的軍事行動都是插手於混亂時代最混亂的地區,死幾十個人無所謂,活幾十個人沒人關心是醫療奇蹟的,那種時代。因爲只有在混亂時期,我們的軍事幹擾纔會被湮沒於該位面土着的歷史記錄中,當時以至於未來,不會有智慧生命懷疑,因爲混亂的時代智慧生命本來就是在各種欺騙利益糾紛理念衝突中混亂。”

任迪輕輕地問道:“比如說我出生前七八十年前?”

電子音說道:“你的問題超越界限,我沒有查詢該時間位面座標的權限,無法回答。”

任迪說道:“勳章呢,勳章是怎麼回事?”

電子音答道:“預備役沒有勳章,勳章可以說是一羣人工智能人羣和一套加工設備結合出現的工具製造集團。說的直觀一點就是一個製造武器的基地,石器時代的製造基地,是三百個原始人模樣的人工智能,打磨石器。織網,製造骨頭箭頭的生產鏈。青銅時代,是以青銅材料爲冶煉工具的工廠。鋼鐵時代,是六百個匠人組成的生產系統,他們可以打鐵可以製造木頭機械,可以製造風帆船隻。”

任迪問道:“還有更強大的時代是不是,我之前新手任務的勳章,你別告訴我是鋼鐵時代。”

電子音說道:“這個問題超越你軍銜。滴滴……”突然電子音停頓了一下。

任迪:“喂喂,壞掉了嗎,進水了嗎?”當電子音停頓了一下後,任迪以爲這傢伙離開了。

這時候電子音說道:“我沒壞,剛剛我查詢了一下你的資料,你的情況有點特殊,你的新手試煉任務沒有發生在新手應當存在的前三個時代,鋼鐵時代後面是殖民時代,殖民時代後面是蒸汽時代。好吧預備役少尉,恭喜你從那個時代活了下來。你新手任務中得到的勳章,應該是一個超過五萬人以複合工廠形態組成鋼鐵化工生產基地。

非常罕見的任務,這樣的勳章,足以讓你在前二十個尉官任務中虐菜。不過你運氣不好。”

任迪似乎聽到了電子音最後一句話蘊含的壞笑,任迪不想說這話題,85分的評分比瓦格雷斯僅僅少兩分,任迪不想過分去想這個問題,因爲任迪知道這個問題越想越心裏不平衡。越有暴走的感覺。

電子音似乎語氣緩了一點說道:“好了過去就過去了,你的預備役道路未必沒有路。演變戰場的運作良好,而且極端強大,絕對公正,不可能出現變成某個試煉者奶媽的情況。嗯。下面讓我來仔細對你介紹一下預備役。”

“演變戰場選軍官,是通過試煉任務考覈的。考覈有一個六十分及格線。並且有固定的名額。只有新兵達到及格線並且取得固有名額的名次,纔可以變成軍官。在石器時代試煉任務中,十個新兵爭取八到九個名額。有的時候是十個名額,這種任務不存在預備役的誕生。沒達到及格線的試煉者直接停留在試煉時代,達到及格線,並且沒有名次競爭壓力的成功者,被演變戰場徵召變成正式軍官。演變戰場不會接受。但是在鋼鐵時代的新兵試煉任務中,往往會出現,最後活下來的人大部分及格了,但是宣召名額不夠的情況,這時候,演變戰場就會將這些分數達標卻沒有取得名次的人帶回演變戰場空間。這就是預備役。”

這時候一旁的秦向陽對李軍指了一下任迪,說了些什麼預備役的詞語,任迪擡頭剛好和這兩個人看到,任迪勉強的笑了一下,退了一段距離。

電子音頓了一下,等待任迪站在廣場一角,繼續說道:“不同時代的任務獎勵是不同的,比如說石器時代,你取得的紫晶獎勵,是你的評分。你有多少評分,紫金就有多少克,而如果是青銅時代,那麼就是分數乘上10,鋼鐵時代就是紫金乘上100。不同時代創造的財富天壤之別。所以評價不同。”

任迪面前的光幕閃爍,850公斤的數字重點閃爍。電子音說道:“紫金是演變空間的硬通貨,你可以買到一切。你想要的一切。你現在的紫晶非常多。”

任迪說道:“可以買到勳章嗎?”電子音說道:“石器時代的勳章,價格在十公斤紫晶左右,青銅時代的紫晶在一百公斤左右,鋼鐵時代的勳章在尉官交易區有價無市,大概在九噸左右,因爲這是尉官區域最強的作戰勳章。更高級的校級軍官,你現在無法和他們交易勳章。因爲演變戰場最大程度禁止高級區域對新手區域的控制,無論是暴力還是利益上的控制,尉官區域校級軍官不能動手。如果你是校級軍官,會發現鋼鐵時代的勳章價格只有一噸紫金。當然勳章和你無緣,你是預備役無法獲得勳章。除非你能轉正。不過這個需要一項非常特殊的成就。

預備役雖然不能在軍事行動中徵召士兵,但是可以從演變戰場中完成士兵徵召,然後進入。徵召士兵的價格是愚笨,用你位面的智商標準是70到80左右,需要的紫晶1克一位,下等智商85到九十五紫晶十克。正常105到115,一百克一位,聰明120到130一千克一位,天才140到160,十千克紫晶一位。思維需要你單方面注入,沒有任何感情,爲你而戰。”

任迪說道:“沒有感情?思維需要我注入,難不成整個人都需要我來塑造,這造人是不是要我按照記憶中人的印象造模板出來。”

電子音:“等下,我來查詢一下你們位面的資料,再和你解釋。”

過了一會電子音說道:“楚軒,按照你的娛樂生活習慣,你應該知道這個改了,如果你召喚的士兵爲160的智商。其給人的感官就是這個樣子。當然前提還是需要你思維注入。”

對這個電子音的能力人任迪已經不知道多少次驚歎了,這傢伙似乎能直接窺視自己所在位面所有資料。任迪沒有糾結這個說道:“思維注入是什麼東西。”

電子音說道:“你是自然人,意識思維是從懵懂一無所有發展到現在的,你的一切思維都是有一個過程形成的,當你回憶出這個過程將你現有做事能力生成回憶一下,啓動思維連接,徵召兵就會快速學會你現有的能力。智力過低的召喚士兵。需要你全方位回憶清晰你技能形成的每一步過程,而且思維傳輸過程中智力過低士兵會發生間歇性遺忘,需要你多傳輸幾遍技能。至於智力較高的士兵,你的回憶的部分不全,高智力士兵會自動思考,你記憶不全處,在思維連接中主動引出你要傳輸的記憶。你可以輕鬆的將自己的思維中想要展現的過程傳輸給他。這種思維傳輸過程,高智力士兵接收方主動接受的過程就像搜魂,不過這個搜魂卻無法干擾輸出方的思維。理論上只要你會啥,就可以傳輸啥。當然刷牙洗臉基礎生活技能,無需傳輸,空間提供的士兵有基礎生活思維模板。”

任迪眼睛中頓時冒出星星,說道:“這個,這個我可以這樣學習嗎?”

電子音迅速戳破了任迪的幻想說道:“思維注入僅限於軍官對徵召士兵。”

任迪突然問了一下:“我的智力現在是多少?”

電子音迅速說道:“以記憶力,知識串聯能力,運算力爲標準,智力值爲132,還有上升空間。高於演變戰場人類種族新手平均數值。”

“嗯,原來我這麼聰明……”任迪覺得有些出乎意料。

電子音迅速說道:“你進入任務智力最初數值爲125,經過判斷,進入戰場前,你智力運用程度最高是你18歲至19歲之間,最高峯值爲百分之72,其餘大多數時間爲百分之二十左右,最低峯值在13歲爲百分之十六,智力運用程度低於平均值。以現在爲終點,智力運用程度最高爲新手任務炮戰時期,最高峯值達到百分之九十八。友情提示高智力不代表一切。你沒有運用的意志。你丫就是懶。”

“咳咳,下一個問題……”任迪岔開了這個話題。這個問題是誰都不想討論。太傷自尊了。“預備役和正規軍官還有什麼區別。獎勵點兌換屬性有區別嗎。”任迪問道。

電子音回答道:“預備役無法主動開啓穿越人物,必須隨着正規軍官展開穿越軍事行動,才能開始進入軍事任務。你有前二十場任務是可以再青銅鋼鐵時代進行的。任務難度較低,在任務中你可以選擇祛除力量敏捷屬性點,和演變戰場簽訂保密契約,停留於該位面,該種形式在演變戰場中稱爲退役,當預備役沒有完成預定評價後會被強制退役,而軍官除非在位面戰爭中戰死,不會強制退役。以在該位面正常人類壽命終結。在二十次任務後,無論你軍銜提升多少,一律可以被校級軍官隨機徵召只他們的戰場中。”

任迪的光學界面閃爍了一個不斷消逝的數字。

電子音:“介於和你一起進入新手任務的試煉者尚在任務中,距離你可以進入下次任務的時間,爲三年四個月八天——正負五十天。當這個時間段不結束你無法進入下一場任務,當這個時間結束後,你有四年時間選擇下一場任務。四年過後,如果你未選擇。將被強制隨機徵召至戰場中。友情提示,當你越早進入,剩餘休息時間將算入你進入下一場任務可以停留的時間。

至於獎勵點兌換,預備役與正式無任何區別,以每次任務評分定級別,評分九十八以上爲十個獎勵點。九十分至97爲九個獎勵點,八十分爲八個獎勵點,七十分爲七個獎勵點,六十分爲六個獎勵點。沒得到一個點屬性,爲一個兌換階段,第一個兌換階段,一個獎勵點可以兌換一點屬性,隨即第二個屬性兌換階段,一個點只能兌換二分之一屬性點。當兩次兌換完畢後,進入第三兌換階段一個點能兌換四點屬性。以此類推。你現在有八個屬性點,可以完成前三個階段兌換,進入第四次兌換記錄。每次任務無論多難獎勵點不會超過十。由於後面兌換艱難,請謹慎選擇發展方向。”

任迪扳手指算了一下。20次任務平均每次任務大概七個點,二十次任務爲一百四十個獎勵點。2的3次方是8,8的2次方是64,64爲二的2乘3的六次方。128爲2的7次方。

架設階段數爲x,跨越該階段所需要的獎勵點數爲2的x-1次方。也就是說要跨越第八兌換階段需要128個獎勵點。完成前七次兌換階段需要128減1個獎勵點。二十次任務後大家才都在第八次兌換階段。不可能超過第八次兌換階段。二十次任務就要被強制帶到上校主導的戰場上,說明尚尉官級別不會有加滿八個屬性點的存在。加滿十個屬性點需要一百多次任務積累。

任迪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問道:“等等,休息這麼長時間,每次任務時間大概是多少。”

電子音回覆道:“尉官級別任務停留時間在20年至30年內。”

任迪聽到這個數字嗆了一口,這時候電子音說道:“演變戰場空間會讓試煉者身軀保持當前狀態,祛除細胞自由基。所以無需擔心時間。這裏不存在老死。”

任迪眼睛陡然增大說道:“長生不老。那麼這裏人是不是越來越多。”

電子音說道:“每過40次任務時間,由於某區域軍官大量戰死或選擇申請退役。演變戰場將補充試煉者。”

四十次任務帶上漫長的休息時間,任迪反應過來,自己可能會在這裏活很長一段時間。而演變空間中絕對不會缺乏千年王八。至於千年後爲什麼會有人申請退役,到某個位面完成任務後按照正常衰老速度老死。這是千年老怪們的想法。 這個指引系統回答了任迪很多問題。很明顯這個穿越空間就像一個充滿等級的軍事組織。有絕對忠誠的士兵,從各個位面選拔用淘汰制培養的優秀軍官。預備役更隨正式軍官進入軍事任務。正式軍官對預備役可以動用軍銜壓制,佈置任務。一級軍銜差距,就代表一次任務。也就是說任迪現在這個預備役少尉更隨正式中尉進入任務,中尉可以有一次佈置任務的機會。而如果跟隨的是上尉的話,就可以有兩次佈置任務的機會。

每一次任務佔據總評分的百分之二十,也就是說預備役和同級別軍銜的軍官踏入軍事任務中,評分完全是由系統判定,但是遇到了高等級軍官,預備役的獎勵評價就被正式軍官影響了。任迪腦袋裏冒出了一句:“什麼叫做沒編制想開就開,想處罰就處罰的臨時工。這就是啊!”

不過任迪對自己光標中最後一個標記有些不瞭解,這個光標上的選項叫做成就,成就,這個成就並不是空的,而是有一項,精準寶石。但是字母確實黯淡的灰色。

“這是什麼東西?”任迪問道。

電子音說道:“成就,軍事行動評分達到九十分以上,爲優異,優異必然有優異的理由,演變戰場將會給予評價成就,成就可以兌換相應道具。請點擊成就後的選項。”

任迪用手點在光幕上,頓時彈出了另一個光幕畫面,蒸汽大炮開火的畫面,重炮彈相互對拋射,火光中炮擊。任迪頓時認出了這是自己在梵西世界的一次最高水平的炮擊作戰。

視頻上彈出瞭解說,“火力,需要精度,當致死的火力相互瞄準的時候,誰更加穩定的發揮精度,勝利的天平就像誰傾斜,恭喜你獲得火炮精準成就。該成就獲得精準寶石。可以幫助你固定鎖定一位軍官,當這位軍官進入你的所在的任務世界時,你將隨時知道對方位置。副作用,當火炮瞄準發射時,彈道也暴露了你所在的位置。當你使用精準寶石的時候,目標軍官進入你的任務世界也明白你在該世界的位置。”

解說後面出現了一個括號,括號中描述道:“您暫時無法獲得該項道具,系統正在處理。”

任迪看到這個解說,明白了這個道具的作用,後面出現了一個,無法獲得,任迪只能搖了搖頭,暗想道:“這應該是自己評分沒有到達八十的緣故。”

任迪收起光幕。這時候廣場中下來了很多人,有預備役有正式軍官。大量的預備役感覺到自己不受重視,一個個灰溜溜的離開了。當然也有眼睛中放光的在廣場上等了一會。想要和引導軍官搭訕,比如說秦向陽,手像甩蒼蠅一樣將一男一女兩個預備役弄得臉色發白。氣走了。

任迪頓時躊躇了一下。然後聽到秦向陽嘲諷說道:“給我搞招兵廣告設計?”任迪在廣場上等了三個小時,整個廣場秦向陽這邊下來了97個正式少尉,在廣場上聚集在一起。而預備役自任迪下來後大概出來了67位。任迪不確定自己出來之前到底走了多少位預備役。

不過任迪這邊也聚集了七個人,四個女的帶上任迪三個男的,貌似看到任迪就走過來了,聽到任迪所說的想等等看。部分人等了一會,自嘲同時也是對任迪地說道:“人家根本就不想帶你玩。”

所以到現在只留下來七個人。任迪之所以留下來是發現了一個現象。屬性點兌換現象。原本任迪也是想第一時間兌換屬性點給自己加點的。但是任迪發現廣場上所有的接引中尉上尉都是身手矯健遠超常人的。很明顯是已經加上屬性點的緣故。至於剛剛下來得到這些接引官員拒絕的預備役,走下來是正常人的步伐,但是被拒絕後看到胸前岩石符號可以點擊後,過了一會面色露出欣喜,然後陡然蹦的老高。說明也加上點了。

至於兌換出屬性點後有幾個預備役,似乎把目光瞄上了哪些看似普通人沒有兌換點數的正式軍官,痞裏痞氣的想要敲詐一點紫金。這時候被一個大腳踹飛,哪些負責接引的中尉上尉軍官開始出手了。剛剛兌換的菜鳥哪能比得上老鳥。當然正式軍官出手絲毫不留情,將幾個不識好歹的預備役的手腳打成不正常的彎曲形狀。拖到了廣場邊緣扔出了光幕之外這樣的場面,黑人那邊發生了十幾起。在整個廣場上冠絕。

秦向陽這裏發生了一起,那個預備役被秦向陽一個擒拿手按倒在地下,當着所有人面連抽了幾十個耳光,抽的滿手都是血。任迪看了一下,不得不承認,人是可以被打成豬頭的。

但是在廣場上停留的那羣正式軍官似乎還是普通人的範疇,似乎不急着加點。從小被父母用別人家的孩子教育一遍又一遍的任迪非常有自知之明。比自己強的人多着呢。當然可以說有陰影了。喜歡先看自己接觸範圍內比較優秀的人是怎麼做的。當然任迪明白這是沒主見。但是現在任迪確定自己現在不能主見。這個空間已經超出自己的理解範圍。

至於可能被坑,被戰隊養豬之類的。這麼年輕人總不能都會被騙了吧。而且似乎不是秦向陽這一組勢力在把正式軍官聚集在一起,整個廣場上白皮膚的黑皮膚的,棕色皮膚的。南亞人種的。都在這麼做。

從剛纔的電子音介紹中任迪明白,這個空間沒有血統天賦,個人屬性按照那個增加法則,根本增加不上去。不可能出現個人戰力碾壓一大片的情況。除非將個人的勳章基地施展開來,但是勳章基地一旦展開開打,那麼動靜就打了,戰鬥範圍就是混亂的戰場。

三個小時後廣場中的光柱突然消失。整個廣場中四百個光柱如同通明的火焰驟滅一樣。廣場上空中,響起廣播式的電子音:“第三十四次入伍結束。18個小時候,第三十五次入伍開始。本紀元還有七十二次入伍。”

秦向陽走到所有正式軍官面前,喊道:“全體都有集合。”在場的正式少尉愣了一下。開始集合起來,能通過新手任務的多少都在任務中採取了列隊作戰的形勢。所以並沒有不願意進入隊列的存在。

秦向陽大聲說道:“歡迎各位加入演變戰場。這裏是演變戰場,這個地方大家都第一次來。剛剛大家都看過自己的光幕了,都瞭解到了延演變戰場的構成。”

秦向陽大聲說話後,任迪從地板上站了起來,沒有走過去,但是站在遠處聽,似乎秦向陽也不在乎一旁有預備役聽。

秦向陽說道:“兌換的方式我就不提了,各位都看到了。看來大家也聽了我的話。下面我繼續解說一下。”這時候秦向陽對任迪這裏瞥了一眼。

秦向陽說道:“你們現在都是基本狀態,各項屬性都是基本狀態,大多數人都來自和平年代,和平年代沒有劇烈運動,即使有也是過度勞累。少部分人來自貧窮年代,身體沒有影響,你們現在的狀態不是最好的狀態。俗話說得好窮文富武。把身體調整到巔峯狀態,是需要有錢有時間有主觀意願的。你們需要一段時間良好的飲食,和鍛鍊,以及熟練性學習將自身精氣神調整至最佳階段,有了一個好基礎在進行屬性加點。

有人說,先加點再鍛鍊,不行嗎?行,當然行。不過鍛鍊只有鍛鍊到累,然後在充足的營養下自我身體恢復纔有效果。如果你先加點,那麼沒加點前有效果的那種烈度鍛鍊就不行了,同樣由於身體基數過大,你要想鍛鍊消耗的營養也要成倍增加。如果你是敏捷加點,由於你的感知更強,所以累苦吃的越大。很多人就是這樣加完點後,就懶得鍛鍊了。這個事情你們自己選擇。

在演變戰場中我們華夏人的組織叫天子盟,希望諸位都能成爲天之驕子。本組織有高級軍官的士兵對各位指導鍛鍊,傳授搏殺知識。我之前所說的哪些學前鍛鍊,一個月指導,包吃包住,包醫療診斷,這是一種福利但不是免費的,十克紫金一個月。”

說完秦向陽掃了所有人一眼,頓時有人說道:“十克紫金一個月,我的穿越時間還有三年多,一年就要120克紫金,能便宜一點嗎?”

秦向陽冷冷的回答道:“可以借貸,紫金借貸一次任務結束後,利息爲百分之70利率。”

正式役的方陣中頓時開始聒噪起來。有的人開始自曝家底:“我一次任務才八十個紫金。”任迪頓時明白這傢伙經歷的是石器時代的新手任務。當然大部分人手頭上還是有幾百個紫金的。少部分人安然看來手頭上有着幾千個紫金,很明顯這些人完成的是可以冶煉鋼鐵製造刀劍的時代。

秦向陽冷眼相看沒有任何妥協地說道:“願意的舉手!”

漸漸地稀稀拉拉的人開始舉手,看到沒辦法反對,有的人開始猶豫的舉手,這時候秦向陽開始喊道:“停。你們幾個不用舉手了,已經滿了。”

秦向陽對那幾個後舉手的人斥道,任迪發現那幾個人似乎說自己只有八十克紫金的時候秦向陽看他們的眼光就變了。

任迪覺得這時候自己要插花了如果不插話應該就沒機會了。任迪小跑了過去舉手喊道:“長官,這個我交錢能參加嗎。”

秦向陽扭頭看了一下任迪露出了潔白的牙齒頗有意味地說道:“預備役一個月五十。”

任迪沒有猶豫看這傢伙趕人的乾脆利索的樣子,任迪覺得還是先確定了再說,連忙說道:“我定三年八個月。”

在場突然安靜下來,所有人看着任迪。秦向陽也愣了一下,隨後補充道:“預備役在演變戰場中很難借貸。”

然後秦向陽停了一下清了清嗓子了說道:“不過我可以利息爲百分之一百二十帶給你,我看好,咳咳。”

任迪手忙腳亂的在自己的光幕上點了一下,頓時一大坨標準的兩公斤兩百克紫金出現在手上。這時候秦向陽錯愕了一下然後迅速恢復表情點了點頭說道:“好,你加入了。”

這時候其原本和任迪站在一起的六個人躊躇了一下,終於一個名字叫步凡男子過來交出了一點八公斤的紫晶。要求加入。這時候其他幾個預備役過來問了一下借貸的事情。

一位預備役女性趙玲問道:“兩倍的貸款,擔保是什麼?”

秦向陽臉上露出玩味的笑容說道:“在這裏你用不着擔心換不起。當然不會有人逼你賣那個,這裏服務場地的女性各個身材臉蛋絕佳。如果你還不起的話,必須強制性和我進入軍事任務中。也就是說你的任務我承包了。”說完秦向陽掏出了一章契約笑着對趙玲說道。

秦向陽似乎將旁邊的一衆正式軍官給忘了,像舉着棒棒糖一樣誘惑面前六個預備役。這個態度和之前廣場上不理不睬的完全是兩個風格。

幾天後任迪算是算明白了這筆賬,一個智商140到160的召喚兵需要十千克紫晶,不過這裏貸款兩三公斤讓一個預備役還不起,必須跟隨一位正式軍官長時期執行任務的話。這絕對是賺了。因爲預備役是可以加屬性點的。軍事行動中出現了這樣一位幫手,性價比極高。

二十次任務的合作,每次任務平均二十年,這是一個非常長的時間。如果這種從屬關係保持良好,進行了二十次任務後,那麼雙方關係也就穩定了,預備役八成不會換東家。畢竟評分什麼的熟人是不會開宰的。

其實秦向陽最注意的其實還是任迪。任迪呆在那裏沒有一直靜靜的等着,任迪自己不知道自己在廣場是什麼樣子的,但是看起來在廣場上非常有耐心的等待,遇到其他預備役可以良好的交談,沒有痞氣,傲氣,目中無人等缺點。捱了訓,老實的呆在一邊,仔細聽。看起來就是非常老實好帶的兵。主動提問說明沒有死板到一定程度。

不過任迪證明了自己的身價那麼低,能夠拿出來兩公斤紫金,這就說明任迪的新手任務絕對是鋼鐵時代。否則根本沒有這麼多紫金。至於蒸汽時代,秦向陽沒敢想。蒸汽時代那是中校經歷的戰場。火槍大炮排槍槍斃,對於上尉軍官來說,這是真正致命的時代。

演變戰場的最初的新兵都有血條光幕,任迪的這個血條光幕可以抗住三發火槍子彈打擊。可見這個血條光幕的強大。石器時代除非跳崖,原始人的石頭砸,很難破皮。青銅時代鋼鐵時代,有這條血條光幕,最多被捅成重傷。但是火藥時代後,彈丸風暴的殺傷力倍增了。至於火炮彈片,更是威力過剩。

進入演變戰場,前二十個任務是可以停留在冷兵器時代的。當然近乎所有的尉官都賴到了最後一次任務。當然從獎勵上也能看出這種巨大的差距。

新手任務誕生預備役主要是青銅時代的任務。石器時代其實上只有及格和不及格一說。及格的被帶上任務標籤,不及格的被直接丟在原始社會。青銅時代。誕生預備役最多,十來個人人的任務中,大概只給六七個名額。其中就會產生三到四個預備役。至於鋼鐵時代有五個名額,會有傻子仗着血條囂張被絕世武將砍死,所以每次也會溢出兩到三個名額,但是事實並非這樣完美,由於獲得權勢產生迷戀,或者在那個世界產生愛情,不想回來,或者在那個時代準備千秋萬載,不服從迴歸命令的,結果被演變戰場抓了回來,削成了預備役,這些人佔據了預備役中的百分之七十。

以青銅時代最爲過分,那個任務太閒了,在該位面取得戰功的後就是有人捨不得那幾十牀大被同眠。亦或是千軍萬馬指揮的快感。當然在那個位面可以輕鬆的達到人上人的頂峯,無法安排血腥迴歸,所以演變戰場只能等待這些超時未歸的穿越者免疫力下降得病。當然這些被抓回來的人養成了上位者的龍傲天性格。

所以秦向陽先刺激走了這樣一大批人。看到幾位預備役像是要賣身苦逼着臉,任迪一時間有爲這幾個同行人墊付紫金的衝動,但是理智瞬間打消了衝動。且不說這些人的信譽如何。就看着秦向陽,逼迫白毛女賣身一樣眼光看着幾個預備役。任迪明白自己就不能找這個麻煩。

在談好價錢後秦向陽和剩下的六個預備役簽訂好契約後,開始和其他正式軍官辦手續。隨後帶着大家朝着屬於華夏的一條通道走過去,任迪就在其中。 地球是圓的,雲是白的,草葉子中被葉綠素染成綠色的,這些現象在任迪二十年前生活的環境中,逐漸形成了任迪對世界的常識,然而到達演變戰場後,新的常識形成了。

演變戰場的物價很好,一克紫金如果算成一千元前的話,空間直接兌換價格,大米,小麥,山芋幹,馬鈴薯粉兌換價格是一塊錢一公斤左右。一克紫晶可以兌換一噸。當然具體重量有些偏差,演變戰場,只兌換戰略物資,以上這麼多種類的糧食,其實在戰略物資的名單總名稱爲糧食類——澱粉。還有食用油類兌換價格是一克紫金三百公斤,橄欖油,花生油,幾十種油類,無論是植物油還是動物油都是基本在這個價格上幅度不超過千分之一。蛋白質類,雞肉乾,牛肉乾,豬肉乾,羊肉乾等,是一克紫金兩百公斤。

至於戰略物資鋼鐵項目,據說演變戰場尉官交易區,只開放了碳素鋼一項,價格爲兩克紫金一噸。更高區域的據說有多種鋼鐵,不過高級區域被限制大量運輸合金鋼,每個校級軍官在每天最多隻能送一噸金屬製品進入低級區域。所以一般都是高附加值產品。比如說任迪眼前的這一把劍。

以鉻鋼爲主,劍脊,劍鋒,劍柄,各,貌似直線其實是淺波浪鋸齒劍刃。劍身主體是有高硬度鋼材和高彈力合金交替連接形成的。韌而不斷。劍柄是帶着防滑紋路的銅金合金。這東西的製造工藝明顯就不是尉官所在的任務時代可以造出來的。要價到達驚人的50克紫金。在另一邊可以機械拼裝組合的重劍要價達到120克紫金。

然而這價格還真的有人買。據說戰略物資,只要在任務世界修好一個無人倉庫,便可以每天定量的選擇傳送物資到達指定地點。而人進入任務世界隨身是可以攜帶隨身物品的。少尉是一立方米空間,中尉是八立方米的空間。上尉是六十四立方米空間。在任務世界建好倉庫一次性傳送過去。當然前提是演變戰場認爲你的物品不能違禁。就像上述的利劍,鉻鋼的可以,鈦合金陶瓷網格複合材料的劍那就是空間不允許出現在尉官任務世界的違禁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