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方的十幾人,也是受傷不淺,雖然沒有摔倒在地,不過卻都半跪在地上,臉色煞白,嘴角上,也紛紛溢出一抹鮮血。

“哈哈哈!”見狀,艾雅大喜過望,不假思索,便欺身而至,五指成爪,一爪抓去,竟然直接抓向凌逸喉嚨。

凌逸本就受傷,和對方的十幾人一樣,已無再戰之力,想要擋下艾雅這一爪,絕無可能,而他又與別人相隔甚遠,即使是趙青靈和芸紗等人想救,也是無能爲力了。

眼見自己就要一爪撕碎凌逸的喉嚨,艾雅的臉上揚起了猙獰的笑意,而魏通等人,也是期待着這一刻的到來。

“艾雅,你敢!”

天空遠處,忽然傳來一聲大吼,轉眼間,一道灰白色的影子就出現在凌逸的身前,拍出一掌,竟將艾雅的五指震斷。

艾雅倒射出去,摔落在地,噴射出一口鮮血,鮮血中,居然還帶着內臟的碎片。

擡眼一看,艾雅愣在了當場:“院長?” “院長?”艾雅驚詫莫名,臉色一片慘白。

她本來是在院長不知情的情況下帶着這一羣人前來找凌逸的麻煩的,目的就是爲了避開實力強大的院長,在上次見到院長的時候,她就發現院長對她的態度有了些許的變化,敏感的她很快就知道,這全是因爲凌逸的原因,雖然不知道其中的詳細緣由,但是可以肯定的一點是,凌逸和院長浦安一定有關係,否則一向公平處事的院長,又怎麼會在當時態度陡然發生改變。

院長有多強,她不知道,她也不敢想象,學院之中也沒人知曉,或許是星魂強者,或許早就已經達到了月魂甚至是更高,總之,若非如此強勢的院長,也不可能讓滄印學院這麼安定有序。

想到這些,艾雅心裏不由得打了個寒戰,眼下院長見到她想要動手傷害凌逸,也不知道他會如何處理,按照往常,或許難逃處罰,畢竟學院裏是有規定的,任何導師無論是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可以對學院的學員出手,這是千百年來滄印學院不會更改的規矩!

“艾雅,你好大的膽啊!”浦安冷眼直視臉色慘然的艾雅,寒聲道。

“院長,艾雅知錯了!”艾雅伏在地面,深深地低下頭來認錯,面對院長,任何學院中的導師都會有種由心而發的畏懼,浦安就好像是一座高山,不可撼動。

“知錯?”浦安冷冷的笑了笑,“你還知錯?身爲學院導師,居然帶着這麼一羣人來學院之中找自己學員的麻煩,你又作何解釋?”

“院長,這些可都是學院裏的學員啊,只是聽說凌逸威名赫赫,想要小試身手,互相之間比試比試而已啊……”艾雅蒼白的臉上神色微微一變。

浦安狠狠地瞪了艾雅一眼,艾雅驚得急忙住嘴,低頭不語,此刻她明白了,浦安什麼都知道了。

收回冷冷注視艾雅的目光,浦安望向那隨時準備再次向凌逸出手的十五人,笑道:“你們之中自然有一些是學院中的學員,魏通,喬海……”

浦安指了指幾人,那幾名被指到的人神色劇變,捏緊了手掌心,正欲出手。

“哼!”

只是冷冷的哼了一聲,卻有如驚天巨雷在天空炸開,震得那幾人連退十幾步,穩穩站住後,紛紛吐出一口鮮血,臉色變得和艾雅一般煞白。

衆人一陣驚呼,紛紛向其他人看去。

“對!那四名符印師不是學院裏的學員,雖然穿着學院制服,不過卻沒有佩戴代表符印師的徽章!”

“不錯!那些魂獸師也是!”

“他們是有預謀的!”

“針對的就是凌逸!”

一陣議論後,圍觀的所有人都約莫能夠看穿這其中的陰謀了,將學院外面的人帶入,來到學院故意挑釁凌逸,這絕對是完全針對凌逸的陰謀!

見狀,伏在地面上的艾雅身軀顫抖不停,這一切都已經爲人所知,她的心底,真的油然升起一種深深的恐懼,浦安,絕對不可能饒過她!

“艾雅,你還要怎麼說?”浦安連連冷笑,右手五指微微握攏,形成爪形,一股紅色的光暈,在他掌心中開始慢慢凝聚,暴躁的能量,閃爍其中。

艾雅駭然變色,手掌猛擊地面,身子一躍而起,向身後的十五人吼道:“都給我出手!這臭老頭是要動真的了,快!符印師催動狂魔陣!魂獸師出手攻擊凌逸那個臭小子!”

聞言,十五人各自動手,井然有序,毫無慌亂可言。

四名符印師連忙退到八名武者身後,手上動作連連變幻莫測,紅綠藍三彩光芒就在他們的指尖遊走,景色絢麗,正當有人沉醉於這一景的時候,一道血紅色的光芒紛紛從四人眉心深處射出,然後在天空中匯聚成一條更加濃厚的血光,漸漸擴散,然後緩慢而又有序的形成羅網,蓋在浦安的頭頂上空。

“以吾之精血,化萬千神魔!”四人一同念出這麼一句。

話音一停,就見到那血紅色的羅網剎那間變得昏暗無比,轉而濃黑如墨,黑光照耀下來,籠罩在浦安全身上下。

“不好,院長,那是魔雲殿的狂魔大陣!能夠壓制對方實力,卻不對己方武者實力產生影響的邪法!甚至可以幫助提高己方力量!”凌逸趕忙提醒道。

凌逸也是從延陵口中得知狂魔陣的,當下見到天上羅網忽然產生這樣的變化,不由得大駭,趕緊提醒浦安,而浦安雖然實力高超,但是並不如凌逸那麼瞭解魔雲殿,以至於面對狂魔陣,少了一點防備,到了如今,只感覺體內的力量正在不斷的流失,就好像有人躲在他的體內,貪婪的吸收着他的能量似的,他甚至覺得自己五指握爪的能力都失去了。

“哈哈哈!浦安,知道我的厲害了吧!沒錯,凌逸臭小子倒還清楚,這就是狂魔陣,有了這個狂魔陣,就算你浦安再怎麼有能耐,也對我們無計可施!”艾雅猖狂大笑,手臂一展,一柄白色短劍握於手心,命令道:“符印師維持狂魔陣,你們三個魂獸師圍攻凌逸,其他的都跟我上,將浦安速速除去,也算大功一件!”

聽令,衆人紛紛撲殺上去,彷彿餓狼撲食。

三名魂獸師向凌逸衝來,帶着各自的魔獸,兩條綠金蟒,一頭沖天神蛟,氣勢洶洶。

“沖天神蛟,上!”一名魂獸師在離凌逸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突然停了下來,他話語一落,身旁的那條渾身雪白無比的沖天神蛟驟然停下,然後那柔軟的身軀變作奇怪的形狀,下一剎那有如電射而出,飛襲向凌逸。

黑影閃過,兩條綠金蟒居然也是在這個時候消失無蹤。

凌逸心中微微一凜,眼見着面前風速嗖嗖,趕忙爆退而去,一招“千重光影”,猶如在天空中構造了一座美麗的彩虹橋,劍影簌簌降落,激射在飛掠來的一道黑影上。


“嘶!”“嘶!”

“吼!”

兩條綠金蟒和那條沖天神蛟發出悲憤的怒吼,原來在沖天神蛟衝向凌逸的剎那,它就與兩條綠金蟒,同時向凌逸襲來,然而萬千劍影激射在三道身影上,一條綠金蟒就好似斷線風箏,飛刮出去。

另外兩頭魔獸也不好受,身上血跡淋淋,斑駁交雜,顯然在剛纔的對撞中,凌逸佔了絕對的優勢。

“哈哈哈!死!”

與浦安正處於激戰中的艾雅放生大笑,凌逸連忙扭頭看去。

在那黑色羅網的下面,一道灰白色的影子被艾雅一掌擊打在胸口上,鮮血自口中噴濺,身影自空中飛射,正是浦安。

“你死定了!”艾雅笑的更加的猖狂,現在的她,幾乎有種變態般的自負與快意,將一直被她視若神祗一般不可戰勝的浦安擊敗,是如何的讓她心頭爽快。

說完,二話不說,率先來到浦安摔落的位置,揚起手中的短劍,一劍刺去,在那短劍上,黑光將整段劍身包裹。

短劍毫不停滯的穿透浦安的魂氣盾甲,下一刻就要刺入浦安心臟,在此時,異變突生。

艾雅左耳忽然聽見一道破風聲急速襲來,眼角餘光撇到一抹藍紫色的光芒飛來,心中猛地一寒,趕緊收手,短劍轉頭迎向飛射而來的藍紫色光芒。

只聽見噌然的一聲利嘯,藍紫色光芒在聲響過後戛然而止,而艾雅,左手劇烈顫抖,那柄被她一直握在手心中的短劍,此刻竟然斷裂成三段。

凌逸,持着亂雲劍,站在艾雅面前,泛着寒光的鋒利長劍,毫不掩飾殺意,正輕挑挑的放在艾雅脖子上,腳下,便是艾雅那隻短劍碎裂的兩塊鐵片。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所有人的動作都爲之一滯,而艾雅,更是臉無血色,一股寒意猛地從心頭升起。

“你……你還不住手,任何學員都不可以對導師出手,這是學院的院規!你難道想違反嗎!”艾雅吼道,目光緊緊盯住凌逸,察言觀色,若是凌逸一有殺意她便要設計逃脫。

“哼!”凌逸冷冷哼了一聲,嗤笑道:“恐怕違反院規的是你吧?聯合魔雲殿對院長出手,你還有什麼資格自稱導師?”

目光一凜,凌逸手上長劍猶如猛虎出山,向前爆射而出,轉瞬間就要將艾雅的腦袋齊齊切割下來,卻見艾雅忽然閃避而過,血紅色的影子延長到了三丈開外才消失,此時的艾雅,裸露在外的皮膚上,通體血紅,一雙眼球,更是佈滿了縱橫交錯的血絲,整個人充滿了一種邪氣。

而伴隨着股邪氣而來的,是無盡的力量之感涌上了艾雅全身,狂躁的能量,壓制着所有人,就彷彿在頭頂的天空上飄來了一朵濃厚的烏雲,雷鳴閃閃,使得空氣都變得燥熱,一種沉悶的氣息,籠罩在這片區域。

“艾雅!你果然與魔雲殿有勾連!”浦安怒聲道,開始時他還不相信滄印學院的導師會與魔雲殿有勾結,此刻見到艾雅使用祕法提升實力,也不得不相信,而艾雅,也只能從魔雲殿這種大勢力手上得到祕法。

“是又怎樣?”艾雅狂笑連連,身後涌起一陣大風,將她的長髮吹亂吹散,宛如陷入了癲狂,“我受夠了!我不想再在這裏呆下去了,與魔雲殿聯合,爲何不可?就爲了你心中的正義嗎?可笑!可笑!只要能夠獲利,我艾雅什麼都能夠做!所有滄印學院的人都給我聽好了,將凌逸交出來,否則,就算是浦安動手,也必定在狂魔大陣中,粉身碎骨!”

浦安怒視艾雅,望着狂妄大笑的艾雅,他臉色極爲的難看,兩拳緊握,咯咯爆響,身子飛躍入空中,直接朝黑色羅網上轟出一拳。

拳頭勢大力沉,“嘭”的一聲炸響,爆炸衝擊波擊打在浦安的身上,讓他猶如斷線風箏一般掉落下來,鮮血更是不停的從他口中噴射而出,轉眼間,灰白色的一件衣衫,便是染成了血紅一片。

天空中的黑色羅網一陣動盪,但很快便恢復了原樣,浦安這一拳擊打下去,反而讓這道羅網更加強韌,整個羅網的面積,足足擴大了一倍!

“哈哈哈!我早就說過,你是不可能擊敗狂魔大陣的!你越是用力擊打,它吸收的能量就越多,在狂魔陣下,誰也別想逃脫!你就等死吧!”艾雅拍手大笑,目光歹毒,志得意滿,好似能夠見到浦安死在他手下的樣子。

“奪魂撕裂手!”

然而就在這時,一旁一直暗中觀察羅網的凌逸動手了,他雙手略微交叉,下一刻便轟出一掌,不動聲色,等到艾雅反應過來,爲時已晚。

“哐!”

有如金屬之間的相撞,刺耳尖銳的響動之後,是一片的沉寂,但很快,就傳來一種織物被撕裂的聲響,以及天空下衆人的倒抽冷氣的聲音。

剛纔在天空上還完好無損甚至變得更加寬廣的羅網,在遇上了這道詭異的勁風之後,就好像在一瞬間被無數雙剪刀剪碎了,從連爲一體,變成碎爲星星點點,消失於天際之間。

“強!太強了!”圍觀的衆人紛紛驚呼,看着那四名符印師在羅網破碎的同時張口猛吐鮮血,他們的心中就是一陣的暢快,在這個時候,所有人的心都連接在一起,若非身爲藥師實力不濟,恐怕如今他們早已共御外敵。

艾雅愣愣的看着這一切還未緩過神來,猛地一個顫抖,怒從心生,從狂妄轉爲了暴怒。

“把他殺了!”艾雅命令道。

三名魂獸師協同魔獸一同攻向凌逸,沖天神蛟如同電射,速度奇快,兩條綠金蟒忽然膨脹,變成原先體積的三四倍,張口便是吐出蛇信,足足有三四丈長的蛇信,就好比要把凌逸捲起來似的,那猩紅的蛇信上,黏滿了黑黝黝散發惡臭的口涎。

那三名魂獸師也是使盡了渾身解數,一道道魂氣匹練,帶着他們的怒意憤恨,全部向凌逸攻來。

凌逸連連避退,手中亂雲劍狂舞,彈開兩條綠金蟒的蛇信攻擊,又一次次的躲開鬼魅襲來的沖天神蛟,一道道魂氣匹練,差點將他逼至死路,危急關頭,只見他手心上忽然冒起一道紫色的光芒,轉眼間急速擴大,涌入了亂雲劍上。

命垂一線的關頭,他微微一笑,舉起了手中已經變成純紫色的長劍,傲然斬下一劍,一條紫色的火龍奔騰而出,似要摧山震地,破滅蒼穹,帶着浩大無可抵擋的龍吟,襲向對方的三名魂獸師。

“噗嗤!”

火龍與三人相遇的時刻,發出了烈火焚燒織物的臭味,那三人轉瞬間消逝,只留下一堆死灰,那三頭魔獸,因爲失去了魂獸師的約束,又再次恢復了魔獸本性,不管是誰,朝人便去。

與三頭魔獸相離最近的八名武者遭了秧,那三頭魔獸好像故意與他們爲難似的,對他們糾纏不停。

見己方的武者被這三頭魔獸糾纏,艾雅心急如焚,本來大好形勢,卻因凌逸一人盡數化爲灰燼!

“笨蛋!用血魔大法,我就不相信,凌逸你能擊敗八名使用血魔大法的武者!”艾雅徹底瘋狂了,她要這八名武者使用血魔大法,這自然可以將凌逸輕鬆擊敗,然而血魔大法卻是極爲的邪惡,即使是魔雲殿中人也不敢輕易使用,因爲這極有可能會遭到反噬,變成一名徹底以嗜血爲生的魔頭。

“啊?……”那八名武者驚愕不已,他們萬萬沒有想到艾雅會下達這樣的命令,他們猶豫不決,他們都知道,這樣一來極有可能遭到反噬。

“動手!”艾雅冷視這八人,讓這八人心中咯噔一驚,於是催動功法,施展血魔大法。

若是真的被這八人施展成功,不僅僅凌逸身死,這滄印學院也難逃一劫,這幾乎成了關乎學院命運的一刻。

就在這時,凌逸豁然出手,身影如同鬼魅,連續揮斬出三道紫色火龍。

三條紫色火龍一條接着一條飛襲過去,狂暴的能量,還有那不可抵制的高溫,烤的周圍花草都枯萎了,驚心動魄的氣勢,似要把這片天地都給摧毀。

“啊!……”八聲慘叫,一同淹沒在一聲轟然炸響中。

三條火龍爆炸,也讓這八名武者協同三頭魔獸灰飛煙滅,血魔大法,終究是沒有成功,而此刻的凌逸,也是滿頭大汗,已無再戰之力。

“啊!”艾雅不可置信的驚聲大叫,十指緊抓長髮,怒吼道:“符印師,給我佈陣!”

“想佈陣?做夢!”

一聲爆響從三名符印師身後響起,院長浦安不知何時已經悄無聲息的來到了他們的身後,雖然他已經受傷,但是想對付對方的三名符印師,則是綽綽有餘。

連轟三拳,拳拳致命,三人背後好比被人捅了個大窟窿,血水狂濺,眼球吐突出,直接被一拳打死。

“啊!……”艾雅又驚又恐,她雖萬念俱灰,卻又還想與浦安一爭高下。

“艾雅!”見艾雅冥頑不化,浦安發出一聲大喝,驚雷碎空,鬥氣夾雜在聲波之中,侵入了艾雅體內,直接讓艾雅臉色慘白,胸口猛烈擊中,喉嚨上瞬間就涌上了一抹腥甜。

見大勢已定,凌逸也放下了心,原地坐下,服用下一顆回魂丹,慢慢恢復,那四條紫色火龍可不是等尋之物,魂火的透支使用,也讓他的精神力量大幅受損,若是不及時恢復,極有可能對他以後的修行造成深重的影響。

浦安淡淡的瞥了眼已經興不起任何反抗之力的艾雅,才慢慢將目光移到凌逸的身上,見凌逸並無大礙,便也放心,伸出手掌,五條魂氣匹練從五指上涌出,然後匯聚成一個牢籠形狀,將艾雅困住,隨後便安排後事去了。

而凌逸,也是在兩個時辰多的恢復過後,才睜開了緊閉的雙眼,頓感渾身輕鬆,神清氣爽。

經過了這次戰鬥,他對自身的修煉又有很大的感悟,似乎感覺到自己已經到了突破的瓶頸,與趙青靈等人匆匆告別過後,便心急火燎的回到了自己的房內,開始進行突破。 回到房中修煉,凌逸一直修煉到了第二天早上,已然突破至了魂狂六段。

張開手臂用力伸展,凌逸感覺自己全身上下無一處不充滿了力量,對着虛空連打數拳,虎虎生風,啪啪聲響,震盪空氣,連衣袖都被他的拳勁崩的剛直。

很是滿意一晚修煉的結果,凌逸點了點頭,旋即有些惋惜的又嘆了口氣,只有高強度的戰鬥,才能夠極快的提升一名武者的實力,然而在學院這種環境下,尤其是進入了藥師分院,想要經歷像昨天一樣的高強度戰鬥,那是絕無可能,想要快速的提升實力,那是難度異常的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