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北方目前的形勢陸亞飛已經看透,眼前的青年之所以能夠穩如泰山般的看待龍門,並不是因爲他是兄弟盟的幫主,而是因爲他是太子組的核心,即使兄弟盟覆滅他的生活也不會有什麼改變,他的身份足以瀟灑一生,所以有能力保護自己的偌大的北方只有太子組了。

“這件事我做不了主,但作爲朋友我可以幫你,我會請求太子答應你的條件,但太子組的規矩立在那,太子組不會破例收留你,我沒有把握。”青年臉色凝重的說道。

“沒關係,我的想法已經都告訴你了,這件事成與不成全看你的了。”陸亞飛似乎吃定了他。

青年的臉上露出一絲陰險的笑意,隨即恢復正常道:“明天晚上有一個宴會,到時會有很多北京上流人物出席,而且有很多太子組的成員,我覺的這對你來說是個機會,跟他們打好關係,對你會有很大的幫助。”

“是什麼宴會。”陸亞飛饒有興趣的問道。

“爲了一個將悲傷帶給世界的女人,國際音樂代言人李清歌你應該聽說過吧,那可是一個堪稱完美的女人呢。”青年的眼中帶着一絲嚮往。

“我對女人已經沒什麼興趣了,但是我對這個宴會很感興趣。”陸亞飛笑道。

“忘了告訴你,這個女人跟龍主的關係似乎很不一般哦。”青年將咖啡一飲而盡,起身離開了。

陸亞飛一臉呆滯的望向窗外,爲什麼到哪裏都躲不掉你的陰影。 李清歌的新歌《英雄》在京宣傳的新聞發佈會,終於在萬衆矚目中揭開了神祕的面紗,這次發佈會的主要目的是爲了明年的世界巡迴演唱會做準備。在一曲《紅顏》震驚世界之後,這個來自天堂的女孩將再次引領世界音樂的浪潮。

今天的會展中心可謂是車水馬龍,喧鬧異常,門前總是冷清的停車場車滿爲患,而且是豪車林立,平日裏趾高氣昂的奔馳寶馬在這裏根本上不了檯面,只能毫不起眼的躲在角落,賓利,保時捷,法拉利,布加迪系列應有盡有,簡直就是一場不亞於世界級的豪車展覽。

但今天沒有人去欣賞平日難得一見的豪車,因爲出現在這裏的人都是豪車的主人,對這些東西早已司空見慣,當然也有不少例外,比如大批的記者,但他們更沒有心情去欣賞豪車,因爲他們的目的都是那個一曲《紅顏》唱碎天下人心的音樂女神。

倘若在這個女孩身上爆出哪怕一丁點有價值的料,那都將成爲轟動性的新聞,在一夜之間成爲國內名記並非不可能,機會就在這個女孩身上,所以全國上下的電視臺,報紙,雜誌都派出實力干將,不但個人將這次的新聞發佈會當做一個機會,單位也將此當做一次契機,只要是關於這個女孩的新聞都會創造巨大的利潤。

除了記者之外還有很多知名導演也來參加這次的新聞發佈會,中國音樂事業在世界上已經取得了卓越的成就,追溯其原因就是因爲這個女孩,她的音樂不但代表着自己,代表着中國,更是代表着東方,她在音樂界的地位或許趕不上莫扎特,貝多芬,但她的成功足以向世界表明中國音樂有足夠的實力和西方音樂分庭抗禮,這一切都要歸功於這個被稱做來自天堂的女孩。

音樂事業走向了國際,可是電影事業什麼時候才能走出國門與好萊塢一爭長短,對於大部分人來說這或許是個不切實際的想法,但真正懂藝術的人明白這並不是一個荒誕可稽的夢,只是因爲沒有人願意把腰包裏的錢真正投入到電影事業,所謂的投資方都是在謀劃着如何取利,沒有人真正把它當做一項事業,製片成本一壓再壓,試問在這樣的投資環境下,中國電影如何能夠如日中天,只能江河日下。

華夏大國人才濟濟,並不是沒有出色的導演,擁有一腔熱情想要將電影事業帶入國際的導演數不勝數,只是沒有錢一切都是空談,利益至上的社會,錢,可以成就夢想同樣也是夢想的阻礙,所以這些導演只能是懷揣宏圖大志,遊離於國內電影行業,拍一些商業味道極其濃重的片子來養家餬口。

話雖如此但壯志不可滅,在李清歌帶着她的音樂走向神壇的時候,一些導演似乎看到了中國電影未來的希望,如果這個女孩能夠出演一部影片,哪怕只是幾個鏡頭,那麼這部片子一定可以走出國門,全世界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在盯着她的一舉一動,她若拍電影一定會引起世界級的轟動,這就是所謂的明星效應,雖然沒有什麼內涵,但絕對實用,越來越流行越來越普遍的追星現象造就了明星效應,這儼然已經成爲一個時代,隨着人類文明的不斷髮展,人類的生活變得越來越空虛,因此才造就了這些無法讓人理解的現象。

連演唱會都不願意辦的李清歌,對於這些加入太多商業化元素的事情沒有一點興趣,她自然不會去拍電影,除非龍蒼宇需要,其他人誰也不可能說動她,一些大導演僅僅是抱着一線希望,其實他們連有沒有機會同這個女孩說上兩句話都不知道。

除了記者和導演之外,今日還有衆多的國內大牌明星前來捧場,這些人李清歌一個都不認識,他們自然也沒有資格去認識李清歌,之所以蜂擁而至歸根究底還是爲了自己,在娛樂圈發展自然眼明心亮,來這裏的人物都是在國內有一定身份的人物,沒有一個普通角色,這是給自己拉關係的一個極好的契機,想在娛樂圈大紅大紫的明星們怎可錯過這樣的機會。

況且晚上的宴會將會有衆多的豪門名媛闊少出席,一些抱着一夜之間飛上枝頭變鳳凰,一心嫁入豪門的女明星自然要出現去尋找自己的金龜婿,也有想仗着一張俊臉,傍個富婆然後從此衣食無憂的小白臉,總之各色各樣的人物都能在這裏發現,但是有一個共同點這些人都是在一定的領域有一定地位的人物,公衆人物如此,幕後人物更是如此。

要說今天最具轟動意義的事不是那些明星大腕的到場,首屈一指的絕對是會展中心外面數以萬計的歌迷,今天並不是演唱會現場但是隻爲了一睹芳容的歌迷依然從全國各地聚集在這裏,只是爲了看一眼心中的偶像,那個感動了全世界的女孩。

會展中心外面的巨大廣場上站滿了人,他們手中拿着李清歌的宣傳海報,不驕不躁的等在外面,他們沒有資格進入會場但他們卻有資格對自己的偶像說一聲加油,僅此而已,站在零下十幾度的天氣裏,他們的臉上卻看不到不耐煩的樣子,明星效應果然是空前的強大。

北京市武警總隊,特警支隊,防暴大隊,交警大隊紛紛派出大量警力用來維持秩序,疏導交通,更重要的是保護李清歌的安全,圍繞會展中心一週方圓十里之地,十步一崗,五步一哨,荷槍實彈的警察隨處可見,她現在的地位不僅是民族的瑰寶,更是世界的瑰寶,倘若在自己的國家出現問題,豈不是讓整個世界笑掉大牙,這個面子誰也丟不起,因此北京市**特此下達命令一定要保證李清歌的安全。

即使是這樣,接到消息的北京軍區上將司令龍嘯海依然不太放心,最後親自下達命令,派遣利劍特戰分隊,共計十二名隊員換上便服做孫媳婦的保鏢,守護在她四周以保證萬無一失,當這十二名特殊的保鏢到達御龍山莊見到龍蒼宇的時候,激動的差點流淚,就是這個二十歲不到的年輕人讓他們知道了天外有天的道理,在瞭解到保護的對象是龍蒼宇女朋友的時候,他們信誓旦旦的保證即使丟了性命也要護嫂子周全,其實他們每一個人的年齡都比龍蒼宇大,但是此時叫一聲嫂子卻沒有人感到不妥,這可能就是所謂的強者爲尊了。

龍家本來已經做出了嚴密的保護措施,數十名黑衣保鏢早已整裝待發,現在有了這十二個超級特種兵的加入更是如虎添翼,按照龍蒼宇的想法根本用不着如此大費周章,有他在相信沒什麼人能夠傷害到李清歌,但許夢溪態度堅決覺不允許出現一點差錯,龍蒼宇自然不好反駁。

上午十點,一列由二十兩奔馳S600和一輛加長林肯組成的豪華車隊,緩緩駛入會展中心,一羣黑衣保鏢率先下車,查看了一下四周的形勢確定安全之後緩緩打開林肯車門,當一襲白色晚禮裙盛裝出席的李清歌走下汽車的時候,想象中的歌迷大亂的現象並沒有出現,這可能是因爲氣質的關係,所有人都不忍心去破壞女孩出現在這裏的氣氛,只是靜靜的欣賞,晚禮裙的外面套着一件白色貂絨大衣的李清歌就像是一朵長在珠峯頂上的千年雪蓮,不惹凡塵的聖潔,就像天使降臨人間,凡人只能仰視。

廣場到大門口的一段路李清歌走的很慢,在她眼中坐在裏面的那些達官貴人的地位還沒有外面這些可愛的歌迷重,如果可以她寧願坐在這些歌迷的中間也不願去看那些人的虛僞嘴臉。

不知道是誰輕輕喊了一聲李清歌的名字,一石激起千層浪,這個名字像瘟疫一般在人羣中迅速擴散,由最初的幾個到幾十個再到幾千個,最後上萬人的吶喊,山呼海嘯般涌來,聲音的穿透力不亞於一場遊行示威,人們搖晃着手中的海報,整齊劃一的呼喊着李清歌的名字,沒有騷亂,一切秩序井然,歌迷的素質往往取決於偶像。

李清歌走到會展中心門口的臺階上時,停住腳步緩緩轉身,廣場之上數萬歌迷剎那間一片寂靜,陽關照射在她的身上就像一道光環,令人炫目,這一刻她萬衆矚目。

“謝謝你們。”毫無雜質的聲音傳遍廣場,李清歌優雅謙遜的深鞠一躬,沒有絲毫的做作,僅僅四個字卻包含了無限感激,是他們把李清歌送上神壇,雖然那首《紅顏》並不是爲他們而唱,但最應該感謝的就是這羣可愛的歌迷。 鞠躬之後李清歌在十二名特種保鏢的護衛下走進了會展中心,踩在紅色的地毯上李清歌笑容甜美,這裏的紅地毯雖然無法與維也納金色大廳中的紅地毯相提並論,但是對於這個任何方面都無可挑剔的女孩來說,即使沒有地毯她一樣可以走出紅地毯的風格,而對她的崇拜者來說,即使沒有紅地毯她依然是最耀眼的天使。

雖然有無數的閃光燈爭相拍照,無數的鏡頭對準那聖潔的形象,但李清歌沒有接受任何的採訪,因爲距離新聞發佈會開始的時間還有半個小時,所以李清歌在穿越紅地毯之後並沒有多做停留在保鏢的護送下徑直去了後臺。

大廳的角落,人羣的背後,龍蒼宇靜靜的注視着那個清瘦的身影,臉上掛着滿足的笑容,他並沒有跟在李清歌的身邊,只是隱匿在人羣裏,今天她是萬衆矚目的焦點,所有人都是配角,包括龍蒼宇。

沒有出現在李清歌身邊其實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如果此時正在逐步走向神壇的李清歌向全世界宣佈她是龍蒼宇的女人,不知道會有什麼反應,全球自殺事件的發生率一定會大幅度提高,再者龍蒼宇將會迎來瘋狂的報復,他絲毫不懷疑這個世界上存在很多瘋子,如果真的來兩次自殺式爆炸襲擊,那就得不償失了,龍蒼宇還沒有自大到跟全世界的男人爲敵。

況且現在李清歌是事業上升期,在國際音樂領域還沒有徹底的站穩腳跟,如果此時在這種公共場合宣佈有男朋友的事實,那麼再完美的女人在歌迷心中尤其是男歌迷的心中都會有所缺陷的,這不是龍蒼宇希望看到的,所以他選擇站在幕後,習慣了被人守護也該學着去守護別人了。

龍蒼宇來到後臺的時候,李清歌正在補妝,她的經紀人是個三十歲左右的女人,保養的很好皮膚看上去就像煮熟的雞蛋一樣,雖然容貌平常但端莊大方的氣質可以看出她是一個經常出入上流社會的人物,當然她能有這樣的機會完全是李清歌賜予她的,甚至李清歌與龍家關係的經紀人在李清歌面前不敢有一點架子,此時正在李清歌的旁邊不知道說着什麼。

見到龍蒼宇走過來經紀人趕緊站起身叫了聲龍少爺,李清歌自從下車以後就沒有看見龍蒼宇的身影,在人羣中搜索了好幾次依然沒有找到,她知道龍蒼宇不會走一定會在暗中看着自己,這可能就是所謂的心有靈犀吧。

龍蒼宇從身後輕輕抱住她柔軟的嬌軀在她耳邊用醉人的語氣道:“你今天真美。”

李清歌甜甜一笑道:“那是不是平時很難看。”得到愛人的讚揚每個女人都會感到甜蜜的。


“你每一天都很美,但是今天最美。”

“今天不是最美的,因爲那一天我留在了教堂裏。”李清歌眼中充滿了對那一天的期待。

“會有那麼一天的,到時候我讓教皇那個老頭來爲我們見證,他雖然有些迂腐,但卻可以帶來神的祝福。”龍蒼宇眼神溫柔,但他說出的話卻是狂妄不已。

這時候經濟人小心翼翼的走過來小聲道:“龍少爺,時間到了。”

龍蒼宇點點頭在她臉頰上輕輕一吻道:“安心的去吧,我一直都在你身邊。”

李清歌綻放了一個傾倒衆生的笑容,美的令人窒息,甚至旁邊的經紀人都出現了瞬間的呆滯。

看着李清歌跟隨經紀人走出後臺,龍蒼宇的臉上露出一個心疼的笑容,“我答應你的,一定做到。”

龍蒼宇離開後臺以後,還處在呆滯狀態的化妝師和工作人員開始交頭接耳議論紛紛,都在猜測這個突然出現膽敢褻瀆他們心中女神的傢伙到底是誰,爲什麼這個傢伙的運氣這麼好可以得到女神的青睞,只可惜龍蒼宇連背影都沒有給他們留下。

面對衆多記者的長槍大炮,李清歌顯得落落大方,臉上始終掛着微笑與她唱歌時候的傷感判若兩人,也許她自己都不曾發現,這幾日的笑容比過去的九年加在一起還要多,在她身上看不到一點高傲,只有平易近人,給人的感覺就像是鄰家女孩一樣,只不過這個女孩身上的光壞實在太耀眼了。

面對衆多名嘴的刁鑽問題,她的回答天衣無縫,字裏行間沒有一點紕漏,使那些想在語言中發掘一點有價值信息的記者不禁感嘆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完美的女孩,上帝既然賜予了她美麗的外表,爲什麼還要讓她擁有讓人嫉妒的才華,平時無往不利的語言陷阱用在她身上只會自取其辱,貽笑大方。

李清歌身旁的經紀人經驗非常豐富,一旦出現李清歌不便回答的問題她便會接過話筒爲她解圍,而且她的回答同樣無可挑剔,甚至比李清歌更加的圓滿。

今天的新聞發佈會是爲了新歌《英雄》做宣傳,那麼這首《英雄》自然成爲了焦點。

有記者問這首新歌是在什麼意境下創作的,李清歌的回答只有簡單的兩個字“想念”。

又有記者問想念的人是誰?

她絲毫不在意經紀人桌子下面用來提醒她的那隻腳,毫不避諱的回答道“一個可以守我一生一世的人,他是我心目中的英雄,雖然他總說自己是個壞蛋。”

有些時候她好想向全世界宣佈她的歌只爲一個人而唱,只有一個人可以聽懂她的歌。所以她歉意的看了一眼經紀人,就讓我小小的放縱一下吧。

她的話在記者中引起了軒然大波,各種各樣的問題接踵而來,焦點立刻轉移到那個所謂的《英雄》身上,經紀人無奈的看了她一眼,接過話筒替李清歌抵擋記者們的問題,用其三寸不爛之舌硬是將李清歌口中的龍蒼宇說成了幻想中的人物,一旁的李清歌聽的真切,差點笑出聲來。

身在大廳角落的龍蒼宇微笑看着忙的額頭微微見汗的女經濟人自言自語道:“這個女人不錯,孺子可教也。”

這時,一個穿着黑色西裝威武不凡的年輕人走到龍蒼宇身邊微笑着恭敬道:“教官,您還記得我嗎?”

龍蒼宇的記憶力是非常驚人的,只要是過去曾經見過的人他都不會忘,所以龍蒼宇一眼便認出了這個擁有凌厲眼神的青年,利劍特戰分隊的王牌狙擊手,董強。

“呵呵,我又沒有老眼昏花怎麼會認不出你,神槍手董強,你的槍法很犀利,不愧你槍神的外號。”龍蒼宇淡笑道。

“龍教官您就別取笑我了,您的槍法才叫出神入化,我跟您相比就是天壤之別,我還指望着您什麼時候在去部隊教教我們呢。”董強謙遜的說道。

“別這麼說,其實槍不是我最擅長的,我有個妹妹,她的槍法纔是真正的出神入化我在她面前也是自愧不如,什麼時候退伍了可以來找我,到時候我介紹你們認識。”龍蒼宇輕笑道。

說到這裏龍蒼宇的眼中有掩飾不住的開心和想念,那個手持七步銀針的妹妹,對槍械情有獨鍾而且擁有至高天賦的快樂女孩,彷彿來自夢幻國度的精靈,無論在多麼艱苦的歲月她永遠那麼樂觀,想來她也該回來了吧。

“不是吧,您還有那麼厲害的妹妹?輸給您我們心服口服,但要說您妹妹說實話我不怎麼相信。”董強驚訝道。

龍蒼宇拍拍他的肩膀道:“這個世界不像你想象的那麼簡單,好好訓練吧!記者招待會結束的時候現場肯定會混亂,你要護在清歌左右以防有人渾水摸魚。”

董強鄭重的敬了個軍禮接受命令之後轉身離去了,不過今天龍蒼宇的話卻給了他不小的震撼,如果龍教官說的那個女孩真的那麼厲害,就值得反思了,自己可能真的小看了這個世界。 新聞發佈會持續了三個小時,結束之後除了幾個有資格參加宴會的知名記者外,其餘人先後退場,李清歌在十二名特戰保鏢的護送下離開大廳,今天的重頭戲是下午的宴會,所有的達官顯貴,商界富甲,都聚集在三樓的宴會大廳,掛着虛僞的面具相互寒暄。

龍蒼宇拿着一杯紅酒坐在大廳的角落對影獨酌,身着華麗的名媛少婦,西裝筆挺的官商闊少,一切的鶯鶯燕燕在他眼裏就像過眼雲煙,留不下半點火星,他就像一批受傷的孤狼隱匿在黑暗裏獨自舔舐着傷口,那一種落寞和頹廢是滄桑之後留下的沉澱,白眼觀世界,冷眼看世人。

一個氣質不凡的青年忽然坐在龍蒼宇身旁,也不管他同意不同意,搶過他手中的酒杯一飲而盡,值得慶幸的是獨孤火舞此時不在龍蒼宇的身邊,否則這個青年有可能已經被大卸八塊了。龍蒼宇微微一笑並未在意他的不敬,因爲這個青年他認識,天才資本家蕭逸清,一個將自己賣給龍蒼宇的傳奇人物。

“你倒是很清閒啊,我現在很懷疑你還知不知道自己是傳奇集團的總裁,這個甩手掌櫃你真是做到境界了。”蕭逸清咬牙切齒的說道。

“千萬別這麼說,我也是爲了讓你放開手腳嘛,像你這樣才華橫溢又能賺錢的首席執行官是打着燈籠也難找的,好不容易被我抓住了,豈有浪費的道理,在說作爲副總裁你完全可以把工作交給手下人去完成嘛,我知道你有事必躬親的偉大情操,但千萬要保重身體啊,你是傳奇集團的頂樑柱,你要是垮了,這座摩天大廈就會坍塌了。”龍蒼宇卑鄙無恥的狂拍馬屁,聽在蕭逸清耳朵裏分明就是在耍無賴。

蕭逸清仰天長嘆一副自怨自艾的表情道:“我現在才明白,我當初的決定就是給自己挖了一個陷阱,然後傻乎乎的跳了下去,最後卻怎麼也爬不上來了。”

他現在是徹底認命了,雖然他不知道龍蒼宇具體在做些什麼,但他明白這個看似悠閒的男人絕不比自己好過,他對龍蒼宇也不會真的有什麼埋怨,只不過見到他這副不管不顧的模樣心裏就有氣,想起辦公桌上那堆積如山的文件,就有上去抽他兩下的衝動。

丐世神醫 ,別以爲我是那種“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的好學生,我可是聽說短短半年之內傳奇集團五億資產翻了整整一倍,你這個首席執行官的身價也是暴漲,不然怎麼會出現在這裏。”龍蒼宇奸詐道。

“我怎麼覺得你這傢伙這麼可怕呢,你是不是在我身邊安排了眼線,這種卑鄙無恥齷齪下流的事你都做的出來?”蕭逸清狠狠道。

“安啦,我怎麼會去做這麼沒品的事,我只是稍加打聽就一清二楚了,難道你不知道我的人緣一向很好嗎?”龍蒼宇拍拍他的肩膀笑道。

“你最好沒有,不然我回去把整個公司的人都給炒了,然後再把自己也炒了,我讓你做個光桿司令,你不要以爲我跟你開玩笑啊,我這個人發起瘋來我自己都害怕。”蕭逸清像個孩子一樣賭氣道。

龍蒼宇呵呵一笑絲毫不在意他這種玩笑式的威脅淡淡道:“你下一步有什麼打算,不要告訴我你沒想過,我知道你這種人的腦袋除了睡覺之外其餘時間是不會閒着的。”

蕭逸清撇撇嘴道:“你又不是我的腦細胞你怎麼知道我不會閒着?難道我就不可以偷偷懶,給自己放個假?”

“很簡單因爲你跟我一樣都屬於那種精於算計的怪物,不然怎麼會如此臭味相投,只不過你算計的是錢,我算計的是人。”龍蒼宇淡淡道。

蕭逸清釋然,他說的沒錯,自己的確屬於那種不甘寂寞的人,可能天生就是個勞碌命吧,倘若沒有延海橋頭的那番話,今天的自己會是什麼樣,真的從此浪蕩街頭,自甘墮落,恐怕自己都不會相信,這顆腦袋可能就是爲了錢長得,每天躺着牀上就會不知不覺去算計如何賺錢,龍蒼宇正是看透了他的這個優點,才把傳奇集團放心的全部交給他。

“D市三面環海,有很多自然風光秀麗的小島,本來我想買下一個島嶼然後開發旅遊度假村,D市本就是旅遊城市,我有信心在五年之內收回成本,不過就在前兩天我遇到了一個曾經的同學,她現在是天下傳媒集團總裁,貨真價實的女富豪,身價數十億,她想找人合作拍攝一部耗資巨大的電影,準備衝擊奧斯卡,我覺得我們有必要插一腳,我想這個女人既然能夠在短短几年內將天下傳媒發展到現在這個規模就證明她有些手段,如果沒有七分把握她是不會出手的。”蕭逸清淡淡道。

“我不得不說你是個瘋狂的賭徒,這種動輒上億的豪賭恐怕世間少有,聽起來就讓人熱血沸騰,衝擊奧斯卡已經是中國電影事業幾代人的夢想了,你不覺得那些每天把衝擊奧斯卡擊垮好萊塢的豪言壯語掛在嘴邊的無聊導演就像一個在舞臺上叫囂的小丑嗎?”龍蒼宇笑道。

他不是對中國的電影事業沒有信心,而是對那些充滿銅臭味的幕後老闆沒有信心,如果這些人繼續爲了利益而執迷不悟下去的話,衝擊奧斯卡只能是個夢想。

“那你是不看好這筆投資了。”蕭逸清問道。

如果龍蒼宇不同意傳奇集團的觸手延伸到娛樂產業這個領域,他會毫不猶豫的打消這個念頭,傳奇集團的總裁好不容易做了個決定,怎麼着也得給點面子啊,蕭逸清心裏也打着算盤,就是想通過這件事給龍蒼宇提個醒別忘了自己還掛個總裁的名呢。

“不,傳奇集團的事你說了算,我是不會做決定的,你要是想參加這場豪賭我沒有任何意見,大不了輸光了你在賺回來唄,況且我對賺錢這種事不感興趣,錢對我來說只是個符號沒什麼實際意義,不過你說的那個女人我倒是很想見見。”龍蒼宇一眼便識破了蕭逸清的小算盤,只要今天開了頭做出這個決定那日後就會有數不清的麻煩事找上自己,這個甩手掌櫃是坐定了,說什麼也不上當。

蕭逸清無奈的笑了笑,誰要是能讓這個精明到可惡傢伙上一當,那一定會讓自己生出頂禮膜拜的衝動。

“你要見那個女人很容易,如果你能順便把她拿下就更好了,要知道人家可是當之無愧的省花,不過我相信你的實力,而且據我所知她現在依然單身哦。”蕭逸清神祕兮兮道。

“你這傢伙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猥瑣了,你滿腦子齷齪思想沒關係,可千萬別玷污了我這光輝偉大的形象。”龍蒼宇挖苦道。

蕭逸清絲毫沒有因爲他的挖苦感到尷尬哈哈一笑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你這頭色狼相處久了,是個男人都會變的猥瑣的。”

蕭逸清給自己倒了杯酒靠在沙發上仰頭嘆道:“我真的搞不懂,你這個人到底有什麼好,雖然身價不菲但兜裏卻一分錢沒有,長得雖然過得去但比你帥的人太多了,花心不算還大男子主義,這麼多缺點集於一身爲什麼還會有那麼多女人飛蛾撲火,有時候我真是替那些女人感到不值。”

“你這是典型的酸葡萄心理,這就叫個人魅力,是天生就帶着的,像你這種感情白癡是永遠不會懂的,所以你到現在還是單身。”龍蒼宇淡淡道。

“我可不像你,能夠在衆多女人中左右逢源,太多的感情我承受不起,我只需要一份能讓我安心的感情就足夠了。”蕭逸清淡然道。

拿着手裏的空酒杯龍蒼宇的眼神卻落在了一個正向他們這邊走過來的女人身上,在名媛千金雲集的大廳中唯獨她顯得與衆不同,嫵媚卻不妖嬈,天生的柔弱加上堅強的氣質讓她別有一番味道,嬌柔的外表下竟然可以感受到冷漠的高傲,龍蒼宇甚至產生了一種錯覺,這個女人與剛纔的自己太像了。

高挑的身材呈現完美的黃金比例,肌膚如玉似雪,晶瑩剔透,在一襲黑色晚禮裙的映襯下,更添幾分神祕的誘惑。嬌美的容顏上一雙秋眸中帶着令人震撼的堅強與執着,似乎在告知世人舉手投足間的絕代風華只可欣賞卻神聖不容侵犯。

見龍蒼宇不說話了,蕭逸清疑惑的轉過頭來順着他的目光一眼便發現了正向這邊走來的女人隨即呵呵一笑道:“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這個女人就是天下傳媒的總裁,S省當之無愧的省花,尹妙齡。 商界和娛樂界的人對這個女人都不陌生,她的天賦與蕭逸清相比也不遑多讓,都是奇蹟的締造者,短短數年間天下傳媒便一躍成爲大陸娛樂產業的領頭羊,這位富有傳奇色彩的才女將只有五億固定資產的企業翻手間變成資產超過上百億的超級大集團,這的確堪稱奇蹟。

她的成功就像一本現實版的教科書,雖然充滿迷惑卻真實存在,多家知名媒體都曾對她做過專訪,她的名氣甚至超過天下傳媒旗下的藝人,尹妙齡這個名字出現在公衆視野之後便毫無懸念的成爲了S省的省花,人們對她的崇拜與那種對明星的追捧截然不同,對她的崇拜是因爲那令人嫉妒的天賦,是因爲她創造的神話,或許對男人來說還有那傾城容顏。

整個省都爲之傾倒的女神此時臉上卻有淡淡愁容,終於在大廳的角落發現蕭逸清的尹妙齡微笑着謝絕了向她敬酒的一位娛樂圈的大牌明星,邁着優雅的步伐朝這邊走來,短短几十步的距離就有不下二十位黃金單身漢向她搭訕,其中不乏一些溜鬚拍馬的明星,由此可見她的魅力在今天宴會的女人中絕對是首屈一指的,能跟她相比的或許只有一個人。

龍蒼宇饒有興致的欣賞着漸漸走近的尹妙齡,走路間透露的成熟風韻,肢體輕微搖晃的協調韻律,晚禮裙中若隱若現的美妙身材,都成爲對男人的致命誘惑,這樣的女人才夠資格去征服。

龍蒼宇並沒有因爲美女走到身前而停止欣賞的目光,肆無忌憚的眼神依舊停留在尹妙齡嬌柔的臉上,早已習慣被人欣賞的尹妙齡並沒有生氣只是疑惑的看向一旁獨自品酒的蕭逸清。

蕭逸清笑容滿面的衝着她點點頭,只是一個輕微的舉動蕙質蘭心的尹妙齡立時明白了眼前這個男人的身份,目光再次落在龍蒼宇的身上,就在眼神交匯的瞬間尹妙齡忽然發現這個男人的眼神雖然很放肆,但卻沒有貪婪,沒有慾望,平靜的如同一潭秋水,毫無漣漪。

這根平時那些男人的眼神完全不一樣,那些人的臉上雖然帶着僞善的面具,表現的謙謙君子,但目光中**裸的慾望卻令她無比憎惡,她一向認爲那種眼光是對自己的褻瀆,遇到那種男人她通常都會冷漠的走開,不留一絲餘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