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二見自己猜中了,心中雀躍,忙熱情地介紹了菜品。

金子讓金昊欽點菜就好,自己倒了一杯水,兀自走到窗邊,大方聽起來牆角。

ps:

感謝朱家悠悠童鞋打賞寶貴的和氏璧禮物!

感謝宛宛11兩票寶貴的粉紅票!

感謝sky0105、戴.唯、小肥蕊童鞋們寶貴的粉紅票!

感謝慕枳、子伽、地獄先生打賞平安符!

感謝門前買菜的老奶奶打賞三枚平安符! (ps:小語再堅持兩天雙更,然後就讓我喘口氣!最近真的特別累啊,昨天從醫院回來後,一直暈乎乎的暈了一天,好難受!求安慰!)

站在窗邊,雪白的幕簾隨着清風微微飄蕩,和風而來的還有叮叮咚咚的撫琴聲和女子的輕吟淺唱。那聲音猶如高山流水般滌盪人心,奈何裏面的人卻無心賞樂,推杯置盞觥籌交錯間,靡靡的調笑聲和嬉鬧聲漸漸拔高,蓋過那動聽的背景音。

金子凝神側耳了片刻,只覺得那所謂的七公子,都是一羣不知所謂的腐敗米蟲。

因後天便是中秋,他們一早就在計劃着中秋節慶的行程安排。一連串的行程鋪排下來,簡直比政要領導還要繁忙,上場與下場的銜接,完美得無懈可擊,總之絕不會虛度那日的光陰,好吃好喝好玩,精彩不停就是了……

耳邊又傳來一陣又一陣的叫好聲和鼓掌聲,金子搖了搖頭,想不明白這嚴素素怎麼會喜歡那種不思進取,成天只想着吃喝玩樂的鄭玉呢?

或許感情的事情,真的無法用理性和邏輯去解釋!

金昊欽點好了菜品,小二便含笑退下去準備。

щшш ttkan ¢ Ο

金子踱步走回席上,將水杯放在几上,斂衽跽坐了下來。

“三娘,阿兄隨意點了幾樣,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歡!”金昊欽也在席上落座,柔聲說道。

金子淡淡一笑,“無妨!”

金昊欽擡手爲金子和自己倒了一盞茶,剛想開口提問,便聽隔壁又傳來朦朦朧朧的嬉鬧打趣聲。

這房間的隔音效果,委實算好的,若站在窗邊的話,定然不止這個分貝。

金昊欽蹙起了眉頭,問道:“那麼多雅間,三娘爲何要選這一間呢?”

“金護衛還沒有弄明白麼?剛剛樓下的那輛馬車是鄭玉所有。而鄭玉是潘亦文的學生,曾多次出入潘府,我懷疑潘娘子的死,跟鄭玉有直接關係。剛剛提議過來用膳,也是這個原因。本想着趁機量度一下馬車的尺寸以便確認,但現在已經沒有必要了!”金子端着茶杯,嘴角噙着似有若無的淺笑。

金昊欽終於明白了金子的用心,但爲何現在沒有必要,他還是沒有搞明白。

金子抿了一口茶湯,便見小二推着房門進來,將點好的菜一一端上。

金昊欽將碗筷送到金子面前,招呼着金子快些起筷子用膳。金子沒有多少食慾,注意力一直被隔壁雅室的動靜牽動着。 女配逆襲,有個太子好纏人 她木然的拿起筷子。就近夾了一些菜放進瓷碗裏,慢條斯理地咀嚼着。

須臾之後,隔壁陡然安靜了下來。

金子放下筷子,起身疾步走到窗邊,靠着牆壁細細傾聽着。

琴聲和歌聲都消失不見了。只聽那邊清楚地傳來了對話的聲音。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那人聲音明顯有些驚愕。

“看信中所說,這事兒已經有半個多月了。先是在淮南州府衙門的獄中爆發,後來連守在外頭的獄卒都受了波及,情況跟那些重犯一模一樣,周大人目前已經下令將疫區隔離,朝廷幾天前已經委派了按察使下來視察,還帶了御醫。可疫症兇猛,一時半會兒又找不到瘟疫的源頭,現在淮南州府那邊,鬧得是人心惶惶呢!”

這聲音之後,那邊默了片刻。

金子轉了轉眸子,金昊欽從身後靠了上來。她回頭,低聲問道:“淮南州府爆發瘟疫?”

金昊欽點頭,應道:“阿兄也聽說了,說是獄中最先爆發的,那個監獄裏關押的都是重刑犯人。有些秋後就要處斬了,可沒有想到突發這一場瘟疫,很多都熬不到秋後,就在獄中殞命了。”

瘟疫在沒有什麼抗生素的古代,是一種非常兇猛的傳染病,若不能及時研製出對抗瘟疫的藥物,找到瘟疫爆發的源頭,是非常嚴重和可怖的結果,目前淮南州府將疫區隔離,是正確的,至少能控制住感染源,但接下來醫治是個必須要解決的問題,不然疫源只會繼續蔓延……

金子沉吟了半晌,便聽隔壁又有人說道:“鄭上佐也在衙門那邊做事,不如讓縣主給他告個假,等這次瘟疫過去了,再回去好了,太危險了……”

話音剛落,一道嘹亮的笑聲響起,金子認得出來,那笑聲的主人,就是鄭玉。

“有事情父親就躲起來,那成什麼了?再說朝廷不是派了按察使下來麼?這時候雖然危險,但也是個不錯的表現機會,周府尹若在疫症的處理上稍有不慎,烏紗隨時可丟,但父親不一樣,二把手要是兢兢業業,再加上母親和我們鄭家的助力,取而代之不是什麼大問題。”

“公子,可這是瘟疫啊!”嚴素素有些擔憂的勸了一句。

金子不知道鄭玉這時候是什麼表情,只覺得在疫症爆發之時,他鄭玉想到了還是功名利祿,不由微微咋舌。身爲父母官,不能臨陣脫逃是對的,可想借着疫症籌謀,李代桃僵,這思想,實在有些可怕!

那邊又衆說紛紜地討論了一會兒關於瘟疫的話題,其中一人提問道:“可聽說了這次的按察使是誰?”

“剛剛沒說麼?逍遙王啊!”

金子擡眸看了金昊欽一眼,想問自己剛剛沒有聽錯吧?

金昊欽點點頭,小聲道:“疫症開始時,王爺正好在淮南道,聖上便直接讓他擔任按察使之職了!”

金子悠然一笑,這哪裏有事,哪裏就有逍遙王的影子,這疫症爆發得是不是有些巧合了?

細思之後,金子覺得自己似乎對龍廷軒有些偏見,這疫症是細菌感染,逍遙王能耐再大,也不可能傳播疫源吧?

金子聽了一會兒牆角,發現沒有打聽到什麼重點訊息,一時興趣懨懨,正打算收起心思,回去好好吃飯時,那邊話題瞬間一轉,談論起了潘琇的那個案子。

“聽說潘老準備狀告江浩南那個傻小子姦淫之罪呢!”

“沒錯,今兒個還冒出來個目擊證人,他曾親眼所見潘琇和江浩南私下約會相擁在一起,還親耳聽到潘琇倚在江浩南的胸口,嬌羞道:‘南哥,你搞大人家的肚子了,討厭,你說該如何是好?’”

那廂傳來一陣爆笑。

“那南哥哥咋回答的?”有人迫不及待追問道。

“南哥哥啊,自然是不想負責了,一把將琇妹妹推開,琇妹妹受了委屈,便不依不饒地跟南哥哥理論,還要去官府告南哥哥,然後南哥哥一怒之下,就駕車將準備離去的琇妹妹給撞死了……”

那人許是捏起了嗓子模仿,聲音聽起來有些扭起,讓金子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什麼時候又冒出一個目擊證人出來了?

聽七公子的語氣,那證人應該不是他們找來作僞證的,那又是誰找來了?

這樣的說辭,簡直就是錯漏百出,江浩南本就要跟潘琇成親,就算事先有了孩子,也絕不會推卸責任,更遑論因這個原因而殺害潘琇,那可是自己要相伴一生的愛人和孩子啊,誰能那麼冷血?

“別胡說八道了,記住了,潘琇這個案子,跟咱們沒有關係,以後不要提了!”鄭玉冷冷道。

那邊瞬間噤聲了。

金子心中記掛着案子的事情,出了一個新的證人,這事情辰逸雪知道麼?

ps:

ps:晚上還有二更哦!小語的神光出來啦,有訂閱的親們,麻溜溜來領走吧,妝點妝點門面,也素好滴~~~捂臉!

感謝素縷nibbuns、雪の妖精寶貴的粉紅票!

感謝夜雪初霽0407打賞桃花扇!

感謝北辰若殤打賞香囊!

感謝慕枳打賞平安符!麼麼噠!

還有昨晚守在電腦前爭搶領第一個神光的孩紙們,乃們讓偶好感動!容偶去哭一會兒! 金子回到席上,隨意的扒了幾口飯便放下了筷子。

金昊欽見狀也停了下來,拿起一旁的帕子抹了抹嘴角。

“你吃飽了?”金子擡眸看了金昊欽一眼,補充道:“我是沒有什麼胃口,你不必擔心我,更沒必要爲了陪我而讓自己餓肚子!”

金子的直接讓金昊欽有些微的窘迫,他努力扯出一抹笑容,應道:“沒有,阿兄也吃飽了!”

“哦,那下去結賬吧!”金子一面起身整理襦裙,一面開口回道。

金昊欽應了一聲好,起身打開房門,與金子並肩走了出去。

路過隔壁雅室的時候,槅門半敞着,只依稀看到有人影晃動,還有極細微的交談聲,裏頭似有白色的煙霧嫋嫋,不知道是點燃薰香的原因還是酒足飯飽後,七公子又開始吞雲吐霧,享受起了阿芙蓉帶來的‘快樂’。

金子收回視線,循着樓梯往下走。

她一襲鵝黃色的襦裙是一抹最清亮的顏色,百褶裙裾於行走間熠熠閃動,似有水光湛湛,引得路過的食客皆停下來,明目張膽地打量着金子。

金子雖然因他們的目光感到有些不自在,但是依然落落大方,儀態妍妍。

二樓的樓道口,有一道俽長的暗紫色身影,目光灼灼地追隨着金子的身姿,狹長的眉眼輕挑,繞有興致的在金子柔美的曲線上游離。

齊胸襦裙雪白的包邊絲帶勾勒在白皙光滑的肩膀上,柔美的鎖骨露在外面。看起來,極具誘惑。襦裙的剪裁很貼身,也很大方。將身體的曲線襯托的十分完美,特別是鵝黃色的布料,映襯得肌膚多了幾分如雪的光澤。

身材好得無可挑剔,再加上那張清雋出塵的容貌,一時間竟讓鄭玉彷彿失魂一般,看得怔神。

這是哪家的娘子?

鄭玉俊美的面容上漾起了獵豔般的淺笑。

金昊欽結完帳之後,金子便隨着他一塊兒出了大堂。

鄭玉下意識的想要追上去。卻被身後的嚴素素喚住了:“公子……”

剛剛鄭玉目不轉睛盯着金子看的那一幕,嚴素素看到了。她瞟了一眼金子離開的方向,緊抿着嘴。努力將心中不快的情緒掩了下去,扯出一抹笑,上前圈住鄭玉的手臂,柔柔道:“聽說聚榮樓請來了一幫演皮影戲的。公子一會兒陪兒去瞧瞧可好?”

鄭玉知道這時候再追出去。未必能找得到那個美人的身影,便也沒有因被嚴素素打斷而生氣,他戲謔的黑眸落在嚴素素的面龐上,伸手勾起她線條柔美的下巴,在她殷紅的脣瓣落下一吻,貝齒輕咬着她的下脣,邪邪笑道:“好,聽你的!”

嚴素素紅着臉。將身子軟軟的埋進鄭玉的懷裏。

金子領着金昊欽穿過坊市,抄小路往偵探館的方向走去。

金子娉婷的身影在哪兒都是焦點。金昊欽心中一半自豪一半擔憂。三娘恢復女裝是好看,可沒有戴冪籬獨自外出的話,還是有些危險的。

他看了金子姣美的側臉一眼,開口道:“三娘以後還是不要獨自外出了,若要出來,記得戴個冪籬或者面紗!”

金子聽金昊欽如此說,微微一笑,應道:“如無特殊情況,外出我喜歡穿得中性一點兒,那樣既簡單又舒適,還可以省去戴冪籬的麻煩!”

金昊欽一時語噎,不知道該做怎樣的反應,只淡淡一笑,便垂眸跟在金子身側。

二人回到偵探館,繞過扇屏,直接在樓道口褪下屐履,便上樓了。

金子和金昊欽進屋的時候,辰逸雪正端然跽坐在席上,面前的三角支架上放着一塊大白板,廣袍的袖口微微晃動,正洋洋灑灑地在白板上寫着什麼。

他神態專注,垂眸凝着面前的白板,甚至都沒有擡頭看她一眼。

金子掃了一旁的案几,上面擺放着一盤清蒸好的鱸魚,一盤油麥菜,一盅燉湯,還有一碗米飯。看樣子已經擺了一會兒,蒸煮得粒粒飽滿的米飯,已經有些乾硬了。

“你怎麼還不用膳?”金子低聲問道。

辰逸雪輕嗯了一聲,拿着炭筆在白板上將註解寫完,才擡頭看向金子。

金子剛在軟榻上坐下,便感覺有人在看着自己。

那視線自是極爲熟悉,也極近的。她眼角的餘光可以瞥見,一側的辰逸雪,正灼灼的盯着她。

情人守則:霸道總裁狠狠愛 剛剛在酒樓裏,金子面對那些明目張膽的目光,都不曾這麼緊張過,不知爲何,辰逸雪熾熱的視線,竟讓她覺得有片刻的無所適從,臉頰微微滾燙起來。

她明顯感覺到,他的目光正直直地落在她頸項處裸露的肌膚上。

金子佯裝若無其事地拿起茶杯,給自己倒了一杯茶,送到嘴邊淺淺抿了一口。

小女無憂 “要喝茶麼?”金子轉向金昊欽,柔聲問道。

金昊欽咧嘴一笑,應道:“好!”

金子提起茶壺,在金昊欽面前的茶杯裏斟滿。

這一系列做完之後,金子竟發現辰逸雪依然在看着她。

要命!

怎麼還在看?

金子感覺自己就像站在一架x光機下,渾身被掃了個透徹,心突突的跳着。她索性閉上眼睛,懶懶地靠在軟榻的靠背上,暗自深呼吸……

辰逸雪凝視着她,午後的陽光絢爛,金色的光芒穿過窗戶的縫隙撒在房間的地面上。金子依然閉着眼睛,光影下,她的面容白皙而姣美,被柔滑襦裙包裹的身體,曲線優美而纖柔,頸項處露出來的肌膚,猶如上好的羊脂玉般柔白無暇。光澤動人。

“你這是打算去參加選秀?”耳邊終於想起了一道低聲如水的嗓音。

金子的臉微微一紅,睜眼,轉頭望着他。

而他卻是一如既往的淡然自若。一雙冥黑如墨的眸子無波無緒,似乎對她的品評和凝視,都在情理之中,沒有絲毫的不妥。

“要選秀,兒還等到今時今日?”金子撇了撇嘴,解釋道:“這是語瞳娘子昨天才設計好的新款襦裙,送我了!”

辰逸雪收回目光。 庶妃不好惹 略顯倨傲的瞟了金昊欽一眼,那表情似乎在說:敢情你這廝沒表現,倒是我妹妹做了人情……

金昊欽有些心虛的清了清嗓子。忙道:“定購了一些綢緞料子,讓伍叔送回府上去了。剛剛和三娘在毓秀莊附近的酒樓用了午膳,碰巧遇到了鄭公子!”

辰逸雪挑眉,目光移向金子。有些擔憂的問道:“鄭公子?鄭玉?!”

金子點點頭。將之前在毓秀莊內巧遇嚴素素,又意外發現鄭玉新馬車的事情告訴了辰逸雪,並且將自己在酒樓門口因馬車得到的啓示所推斷出來的,關於潘琇屍體上的種種傷痕完美的解釋了一遍。

金昊欽聽得怔神,他微微長大嘴巴,不曾想在酒樓門口停駐的那片刻,三娘竟將如此重要的事故經過整理得如此清晰分明。他內心充斥着滿滿的訝異和敬佩,深邃的眸子凝着一臉認真的金子。嘴角揚起,漸漸漾出淺笑。

而辰逸雪聽到這樣的消息。相對比較淡定,從一開始,他們就已經有了大致的方向,兇手是七公子之一,而鄭玉作爲七公子首腦和潘亦文的第一門生,本身說話權和決定權就比其他六公子更勝一籌,他的嫌疑最大,這是自然的。辰逸雪目前擔心的一點是,金子竟然跟鄭玉見面了,還是在穿成這個樣子的情況下……

“鄭玉是什麼人?你看到他這樣的人物,不敬而遠之還進去用膳?”辰逸雪蹙着眉頭,神色明顯有些不悅。

金子撅着嘴,敢情說了半天,大神的關注點跟她的完全不一樣……

無語了……

“逸雪你放心吧,三娘並沒有跟鄭玉正面碰上,我們只是在他的隔壁雅室聽了一會兒牆角而已,走的時候,都不曾跟七公子有任何的交集!”金昊欽看出了辰逸雪的擔憂,忙笑着解釋道。

辰逸雪冷凜的神色稍霽,沒有笑,清清冷冷又不緊不慢的開口問道:“牆角聽得如何?”

金子嘆了一口氣,擺了擺手,說道:“都是些沒營養的訊息,除了知道淮南道那邊突發瘟疫之外,就是知曉潘亦文準備狀告江郎君姦淫謀殺潘琇,今晨還冒出來個目擊證人,證詞對江郎君也是極其不利的!”

辰逸雪默了片刻,幽幽說道:“潘琇的婢女小月前兩天放回去了,可昨天晚上,卻在潘府內跳井自殺了……”

金子一臉訝然,擰着黛眉反問道:“跳井自殺?原因呢?這時候自殺,未免也太巧合了吧?”

“趙捕頭一早便過去潘府了,小月的脖子上有被瓷片劃傷的痕跡,開始懷疑是他殺,但苗仵作過去檢驗了屍表,屍檢結果已經確定下來,是自殺無疑。”辰逸雪冷冷的說道。

金子心中有很大的疑惑,她這兩天剛想着去找潘琇的婢女小月瞭解一下潘娘子案發前後的情況,小月身爲潘琇的貼身婢女,不可能對欺辱她娘子的人一無所知,不過想想,就算之前有盤問小月,也不見得就能得到什麼有用的訊息,畢竟之前小月給的衙門的兩次證供,水分都很大,說不定她一早就被人用錢財買通了。

可她這突然間自殺又是何故?

金子實在想不明白這一點兒。

ps:感謝大家的訂閱支持!

婚久見人心 感謝雪花~飄~飄~、櫻桃小妹妹打賞寶貴的和氏璧禮物!

感謝千羽千語、じ★ve縹緲執筆打賞香囊!

感謝地獄先生、子伽、慕枳、北辰若殤、雋眷葉子打賞平安符!

感謝露na寒、朗驅、天藍愛肉丸子寶貴的粉紅票!

推薦一本書!

作品《寶窯》

簡介:且看棄婦如何用神奇土窯謀獲幸福人生! (ps:週末愉快!晚上還有二更!求票!)

“那個婢女小月的屍體現在是放在哪裏?”金子擡眸望向辰逸雪,目光沉沉。

“義莊!”辰逸雪薄脣微啓,溢出清清冷冷的兩個字。

金子點點頭,在義莊的話好辦一些,她尋思着晚些時候上義莊看看去,雖然仵作苗叔的屍檢已經明言小月的死屬於自殺,但許是自己的職業病犯了,死因究竟如何,她還是要自己看過之後才能放心。

剛剛辰逸雪聽金子講起了淮南道爆發瘟疫之事,便就這個話題跟知曉一些情況的金昊欽聊了幾句,金子在一旁聽了一會兒,見時辰委實不早了,辰逸雪卻還沒有用午膳,便將几上的飯菜收拾下樓,重新幫他熱了一下。

鱸魚重新加熱之後,賣相似乎沒有剛剛出爐的時候好看,金子索性取過一隻乾淨的瓷盤,用筷子和匙羹,小心翼翼地將雪白的魚肉剔了出來,再淋上醬料。油麥菜也已經有些萎黃,不過這個金子倒是無計可施,只能將就着熱了一下。

金子將膳食重新端進房間裏,金昊欽和辰逸雪似乎將將講完一個話題,雙方相視了一眼,竟默契的止住了。

“在說什麼?”金子笑問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