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兔子在其中亂竄,一下子蹦到了土牆上方,之間獵戶身旁的銀狼一下子竄了過來,將小兔子叼了過來,

「嘿嘿嘿,」獵戶很得意的拍了拍銀狼的頭部,將兔子接了過去,

「連一個山中野夫都有通天境的實力,天界不愧是天才地寶的聚集之地,如此廣闊的地界,眾人的高手,造就了天界如此之多的實力糾紛,

樂天飛了過去,掩蓋了身上的氣息,看著遠處的銀狼,

銀狼直覺靈敏,發現了樂天的蹤跡,

「欸,平青草原上也會有人,」獵戶笑著看向三人,,笑呵呵的說道,

「這位大哥,我們有些事情想要請教,」火靈兒上前,眯縫著雙眼,笑呵呵的問道,

「哈哈,好久沒有看到這麼多人了,」獵戶看著三人,笑呵呵的說道,

「沒人,怎麼會沒人呢,」楊鴻看著獵戶,心裡想到,這麼好的土地,沒有人在此么,

「哈哈,這塊土地貧瘠的很,平常都沒有什麼人,」獵戶笑呵呵的說道,


「貧,貧瘠,」楊鴻滿頭黑線,原本自己一個富家子弟,本以為眼界開闊,沒想到了這裡,混身一變,不如一個鄉中野夫,

「那大哥可認幅圖上面刻畫的是那裡么,」樂天拿出了冰晶,

「這個,真不知道,天界地域寬廣,遼闊無邊,而我只是一個獵人,從未走出這片草原,」獵戶很憨厚,向三人嘿嘿笑道

「你們走出這片草原,穿過叢林,會看道一片無盡的山脈,那裡是劍宗的地界,沒年都會有數以萬計的高強武者到這裡求學,那裡有很多有見識的人,你們去那裡看看吧,只不過那離這裡很遠,而且還很危險,」獵戶好心勸解道,

「謝謝大哥,」

三人大致知道了情況,先找人再說,

說完,獵戶騎上銀狼,一溜煙沒了蹤跡,

「我們也走吧,」樂天看著三人,將白虎和邪龍也叫了出來,

「哈哈,天界,我們回到了天界,」樂天看著邪龍,拿出了手中的冰晶,

「這上面的突起刻畫的是山脈,成片的凹陷是河流,你能看得出這裡是哪么,」樂天爬到邪龍的脖頸,將手中的冰晶在眼前晃了晃,

「這個,真不知道,你這弄得是什麼玩意啊,」邪龍雖然對天界很熟悉,但是他活了數千年,鳥瞰天下,對這些高山流水本很是熟悉,但是那隻針對實景,

天空中,一龍一虎還有三人而行,楊鴻看著樂天身邊的白虎,竟然是神級,白虎救助戰神殿中的資源,將自身境界回復到了神級,眼看就要回復巔峰狀態了,

楊鴻心中,羨慕,嫉妒,看看人家,光棍一個,要什麼有什麼,和人家比起來,自己這點在家族庇佑下得到的光環又算得了什麼,一個憑藉的是運氣,一個憑藉的是勢力,兩人相比,的也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下方,一片的鬱鬱蔥蔥的樹林,其中各種靈獸在咆哮,上空邪龍一閃而過,龍族的威壓瞬間傳過這一片土地,

「前方就是劍宗的領地了,劍宗是天界十大勢力之一,這十大勢力瓜分了天界,十大勢力之下,還有數百小勢力協助管理這一片區域,劍宗以劍聞名天界,門中弟子個個不俗,也算是個不錯的地方,」

樂天一邊看著下方的樹林,一邊細細所謂,

「邪龍,這裡的樹林,大多數都一樣么,」樂天問道,

「幾乎都差不多,都是這個樣子,出了一些特別的,」邪龍歡呼的答道,回到了久違的家鄉,心裡也是不勝愉快,

「那你知不知道有一種樹,長的奇形怪狀的,沒有樹葉,只差很多,上面布滿了尖刺,」樂天在細細回想,當初在先知水晶上,樂天看到的那一幅場景,

「你說的萬千梨花樹吧,」邪龍聽著樂天的描述,在一旁回答道,

「有花啊,」樂天自語道,

「現在正好是梨花枯敗的時候,看不到萬千梨花開的場景了,」邪龍有些可惜,

「什麼,枯敗,都哪裡有這種樹,」樂天急忙問道,這個信息應該是找道洛依依最快的方法了,」

「不多,可也不少,這種樹很難生長,對土地要求很嚴,」邪龍道,

「對了,還有的山,有山洞,」樂天想起了洛依依棲身的山洞,

「有山洞,那我好像知道了,有一個地方,和你說的一樣,不過這個地方在神王界,」邪龍說話間好像也明白了樂天的意思,抓走洛依依的人,也就是銀衣人,也是邪龍的仇人,很有可能就是神王,這件事,眾人早先就猜測過,但是沒有肯定,不過現在,大致可以確定了,

「那我們走,去神王界,」樂天道,

「好,」邪龍掉了個方向,加速了飛馳,

神王界在天界最中央的土地,也是天界做富裕的土地,離這裡足足數十萬里之遙,

樂天心裡焦急,心裡一直暗呼:「依依,堅持住,」

(未完,待續) 邪龍飛翔的高度很高,而且又掩蓋了自身的氣息,邪龍快如閃電,兩個多時辰,眾人就到了神王界附近,

「小心,神王界高手眾多,而且又都是神王手下的爪牙,」邪龍提醒道,

「我們下去,」樂天說道,

「嗯,」邪龍支會了一聲,說道,

高空之中,不能完全的察覺到地面的情況,而且樂天也不知道洛依依是向那個方向逃跑的,所以只能從外到內尋找,

「萬一依依她逃出了神王殿呢,那我們豈不是和她正好錯開,」火靈兒好心的提醒樂天,

「不會,看依依的樣子,應該是的狼狽逃竄,在躲避銀衣人的追殺,如果銀衣人要真是神王的話,那麼,洛依依應該是從神往王殿中逃出來的,按照依依的速度,不可能脫離戰神殿,所以我們現在,要共同尋找,還不能分散,因為這裡危險未知,我們能做的就是看點尋找到她,」

說完,三人就上路了,

神王界不愧是天界最富饒的地界,眾人一路走來,看到了眾多靈獸,實力都很強,不過都被邪龍和樂天吃掉了,

眾人前進千里之遙,只看到了少數的幾隻靈獸,

樂天將劍魂招了出來,向他請教,

「小子,如果敵人真的是神往的話,那他應該已經知道你來了,」劍魂說道,

「怎麼可能,」樂天驚呼,

「你以為,精通玄黃命理之術的只有一個人么,」劍魂反問道,

「對啊,」樂天恍然大悟,神王再此多年,身邊怎麼會沒有幾個得力助手呢,

「那要怎麼屏蔽,」樂天問道,

「你不需要,因為你是轉世神魂,神魂與天地之間的聯繫微弱,他們找不到你,但是,你要擔心你身邊的人,一旦神王找到了他們,那就意味著找到了你,」

「是啊,」樂天心中暗怪自己準備不周,隨後向火靈兒和楊鴻商量,請他們到戰神殿中,

「怎麼,你是嫌我們連累你,」火靈兒斜著眼睛,對樂天此舉很是不滿,

「靈兒,你誤會了,」樂天急忙解釋道,

「樂兄說的對,我們在這,也幫不上什麼忙,」楊鴻在一旁附和道,

「楊兄,連你也這麼想我,」樂天有些不滿,

隨後,樂天細心解釋,火靈兒嘟起的小嘴才憋了回去,

「那你說,幼紫萱會不會也被銀衣人收買了呀,到時候出賣我們行蹤,豈不是很危險,」火靈兒隨意的嘟囔了一嘴,

「不,」樂天也沒當回事,隨口想要說不可能,但是這「不」剛說出口,樂天就有點後悔了,

銀衣人實力高超,連楊總院長那麼強的人都被的銀衣人控制了,而且,銀衣人到過人界,而且又廣收羽翼,找尋最厲害的奇能異士,就連凌九天的師傅都被他找上門,幼紫萱作為神魔大陸最頂端的卜算師,不可能不被銀衣人考慮在內,樂天細細一想,才發現這件事,真的沒有這麼簡單,

「我知道了,」隨後,樂天的臉色變得有些凝重起來,

「怎麼了,」火靈兒看著樂天,也露出了擔憂的深色,原本無心的一句話,卻道出了另一種可能性,

「邪龍,你平時不時挺張揚的么,你就甘心這麼默默的回到天界,」樂天的語氣瞬間冷了下來,看著身邊的邪龍,

「哼,的那是因為有你在,」邪龍很是臭屁的說道,邪龍高傲至極,怎麼會說因為自己沒有完全恢復到巔峰,沒有把握對付銀衣人呢,其實,邪龍也是擔心樂天被扯在裡面,不好脫身,

「好,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樂天說完,左手抓住劍魂本體,右手撫摸著白虎,


「依依,依依,」樂天扯著脖子大喊,音波雄厚,傳的極遠,

「小子,你,」邪龍大叫,

「你不敢,那就回去,」樂天沖著邪龍說道,

「誰不敢啊,」

「依依,依依,」樂天瘋狂的叫喊,震響天際,

火靈兒看看樂天,心裡很不是滋味,他了解樂天現在的心情,除此之外,沒有別的更好的辦法了,

讓樂天找尋洛依依,就算洛依依聽不到樂天的呼喚,也能為她吸引火力,

「依依,依依,」樂天瘋狂的叫喊,聲嘶力竭,想要把自己的聲音傳遍每個角落,

「什麼人,」前方,有兩人飛了過來,當兩人看到邪龍那龐大的身影時,兩人尖叫,

「是他,快走,」

兩人沒等邁出腳步,就被一股巨大的吸力吸了回去,

樂天直接將其神魂吞噬,煉化,讀取其中的記憶,

很快,樂天就對神王界有了一個大概的認識,兩人只是巡查的人員,負責一些小事,時不時的向上方彙報,在其記憶之中,樂天知曉了一則重要的消息,前日,上面發出警告,留意一名女子,是神王的抓捕對象,

「一直走,沒錯了,」

樂天心急火燎,帶著兩人跳上邪龍的後背,向前走去,

「什麼人,」前進很遠,出現了一隊不明人員,帶頭的有神級修為,樂天二話沒說,直接帶動劍魂的本體,


面前三十幾人,樂天的劍甩出一道百丈劍氣,直接將面前三十幾人斬成了空氣,

「好厲害的劍,」樂天看著手中的劍魂本體,

「我要劍斬天道,那這柄劍就以天命名,天劍,」

「以天命名,有氣魄,」楊鴻讚歎的說道,

」依依,依依,」樂天的劍氣是由吞噬黑洞化成的,樂天繼續煉化其中的神魂,然後不斷的追查線索,

「快走,」樂天剛離開原地,就發現了一則重要的消息,一個女子,好像精神狀況有些問題,不過實力很強,眾人圍捕之下都逃走了,現在都不知道跑哪去了,

隨後,樂天將其收回立刻戰神殿,只留自己和天劍,

「轟隆,轟隆,」樂天手持天劍,身體炫富在半空之中,腳下踩著一個三丈大的吞噬黑洞,樂天一邊吞噬下方的靈氣,一邊繼續前進,

下方,靈氣如泥牛入海,瘋狂的聚集成流,

另一邊,樂天手中的天劍不斷的在下方炸響,被吞噬黑洞打出的巨大坑洞一個接著一個,

「什麼人,居然敢在神王界鬧事,」

樂天越向前,就會湧出越多的人,樂天二話不說,直接砍死吞噬,

慢慢的,信息越來越多,目標也額越來越明卻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