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妖翻了個白眼,雖然還是沒有好臉色,但卻坐在了椅子上,沒有繼續罵下去。

“呼~”

克洛澤暗暗鬆了口氣,心想這小丫頭怎麼這麼能說?這要是以後誰娶回家,還不得把那個男人管的死死的?

“又在那發什麼呆啊?還不快點餵我喝水?”

拉斐爾又是一瞪眼,克洛澤渾身一個激靈,急忙把水送到小丫頭嘴邊。

“嘿嘿~拉斐爾,看你這麼辛苦,我送你一樣禮物。”

婚然天成:景少的祕製愛妻

那是一枚天使形狀的銀質小鈴鐺。

這枚鈴鐺做工精細,而且晃動起來聲音清脆悅耳很是好聽!

克洛澤笑嘻嘻的將鈴鐺系在了小女妖的翅膀上。

“嘿嘿~不錯不錯~挺好看的~”

拉斐爾看着那枚鈴鐺和紅線繩有些發呆。

她微微低下腦袋,嘴角溢出一絲幸福的笑容。

但很快的,小女妖再擡起頭的時候又變成了不屑的表情。

“哼~湊湊和和把,不要以爲送我點小禮物就能讓我爲你賣命了!我們鷹身女妖不受任何人的驅使!我們是自由的種族!”

“恩,對對對,你們當然是自由的種族,我們現在可都是一家人,不存在誰爲誰賣命~”

“一家人?”

小女妖胸口砰砰跳了幾下,腦中忽然描繪出自己依偎在克洛澤身邊,然後懷裏還抱着一隻小女妖的幸福一家三口畫面。

突然冒出的這個畫面讓拉斐爾像發了燒似得體溫上升。

“恩?你怎麼了拉斐爾?不舒服嗎?”

克洛澤看着身體微微抖動的小女妖,伸手輕輕拍了拍後者的翅膀。

“啊!你…你你你做什麼?!”

拉斐爾觸電似得跳了起來,還用翅膀護在自己胸前,滿臉紅暈的看着克洛澤。

不過這一次…她的目光有些躲閃,卻沒有發火。

“你…你的臉好紅呀,是不是發燒了?”

克洛澤這傢伙,還伸手去摸小丫頭的臉頰,這讓本就緊張的拉斐爾都要崩潰了!

“呀!討厭!別碰我!我…我…我要去工作了!”

感覺到氣氛有些不對,小女妖逃也似的呼啦一聲飛上了天。

只留下克洛澤一人在她捲起的狂風中默默吃土…

“…這是怎麼了?怎麼一驚一乍的…”

克洛澤伸手在面前扇了扇飛揚的塵土,這才搖着頭坐在了剛剛那張椅子上休息。

梅洛伊德站在不遠處,也是無奈的搖着頭:“哎~我遲鈍的小主人呦…這都看不出來嗎?” 視察完了峭壁要塞和祕銀礦的進度,克洛澤一行人在吃下午飯之前回到了魔鷹堡。

回去的路上,他們不出意外地又遭到了一次襲擊。

克洛澤和隊長商議,要將巡邏隊的人數增加,巡邏範圍也要適當的擴大。

而且還要在魔鷹堡和峭壁要塞中間修建幾座高塔,以便用來監事周圍的情況,而後迅速做出反應。

“梅洛伊德,讓你的小傢伙們也向外擴張擴張,那些蛛網用來警戒還是很有用處的,隨後我們在樹林裏再佈置一些陷阱,這樣應該能改善一些現狀把?”

克洛澤把自己的想法記在了小本本上,然後有一句沒一句的對梅洛伊德說着。

蜘蛛看着用心思考的小主人,心想這模樣還真是好看,怪不得引得這些浪蹄子們都虎視眈眈的。

“梅洛伊德,魔鷹堡附近的下水管道挖的怎麼樣了?”

“恩?哦,已經按照主人的意思在施工了,如果光是挖通那些網狀通道的話,大概再有兩日就能完成。”

克洛澤點了點頭:“恩,速度果然很快。不過我們的最終目的是把排水管埋在地下,然後把廢水排到特定的地方去….索羅海怎麼樣?那樣會不會污染大海啊?這個世界不知道有沒有環境保護組織…”

克洛澤自說自話的繼續在本子上寫寫畫畫,而梅洛伊德就這麼走在他身邊,側頭一直看着他。

“對了梅洛伊德,索羅海沙灘上的那些沙子,明天給咱們運一些回來,我要做些實驗。如果這個試驗成功了,我們製造的房子或者城牆都能更加堅固!”

是的,克洛澤想到了混凝土和水泥。

現在不管是魔鷹堡周圍,又或者峭壁要塞,建築時所用的粘合材料大都是黏土搭配一些樹木中採集的樹膠。

雖然這些東西混合在一起也能起到粘合的作用,但是明顯跟水泥和混凝土差別還是很大的。

其實製作水泥和混凝土這個想法在克洛澤第一天跑步的時候就已經產生。

只不過領地上要做的事情很多,而且超市“建材區”並沒有解鎖,加之克洛澤以前是個學渣,也不知道怎麼製造水泥。

“真佩服那些書裏寫的穿越者,什麼製作玻璃、水泥、**、香皂,而我呢?毛毛都不會!要不是有個伸手就能拿的超市,估計小爺現在已經餓死了吧?”

克洛澤慶幸自己有這麼一個大超市,要不然在這危險的異世界裏,自己早就涼涼了!



“哦~對了!還要給蘇迪這個妹妹準備一份大禮….送什麼好呢?…梅洛伊德,你覺得如果你是一位將要出嫁的公主,你最想要什麼禮物?”

“出嫁的公主?”

梅洛伊德偏着腦袋思考了一陣,試着說:“金幣?首飾?….我覺得要是我的話應該最想要所嫁對象的忠心把。”

“額…這個…這個還是算了吧,我可給不了她…恩….還是挑選一件首飾把。”

回到城堡,克洛澤隨便吃了點飯,就跑去小侍女麗莎的房間敲門。

“小麗莎?你在裏面把?怎麼連晚飯都不吃?我給你送來一些你最愛吃的零食,快開門~”

克洛澤敲了半天,房門“嘎吱”一聲打開,卻沒見小丫頭的影子。

推門閃進去,順手再關上,克洛澤笑嘻嘻的捧出一大袋“旺旺大禮包”。

“小麗莎~~~快出來,給你拿好吃的來了~”

掃視了一圈, 我悅君兮

但很快的,克洛澤在牀的另一邊看到了一角裙襬。

“怎麼藏在這裏呀?是不想見到少爺我嗎?”

克洛澤走到她身邊蹲下身,儘量讓自己的笑容看起來和煦,聲音也聽起來柔軟。

“小~麗~莎~”

克洛澤湊到小侍女的耳邊,壓低了聲音叫對方名字。

興許是他距離太近,呼出的熱氣弄得小丫頭有些麻癢。

小侍女扭了扭腦袋,這才擡起了頭。

克洛澤看到,小麗莎糊了一臉的淚水和鼻涕,原本漂亮的一對大眼睛也被哭成了腫眼泡。

“哎呦呦~看看我的小麗莎哭成什麼樣了?可憐的~可憐的~快讓少爺抱抱。”

克洛澤捧着小侍女的臉頰,用拇指替小丫頭擦掉淚痕,輕輕將對方的腦袋靠在自己肩上。

小侍女被主人這麼一抱,彷彿又回憶起了那可怕的一幕,瞬間“哇”的一聲又哭了起來。

一夜纏情:總裁請節制 嗚嗚嗚…少爺…麗莎好害怕!麗莎害怕少爺死了…麗莎害怕少爺不要麗莎了…麗莎好害怕…”

克洛澤輕輕拍着小傢伙的後背,忙安慰道:“別怕別怕~少爺這不是好好的回來了麼?我怎麼會不要麗莎呢?我們的小麗莎這麼乖這麼可愛~少爺喜歡你都來不及呢~”

“真的嗎?可是…可是…”

小侍女低下頭支支吾吾,克洛澤知道她恐怕很在意自己當時站在血泊裏的那個樣子。

“別想那麼多了,小麗莎就是小麗莎,你永遠都是少爺我的可愛小侍女,哦不對,是可愛小妹妹~!”

“啊?妹…妹妹?”

小侍女擡起頭一臉驚訝。

要知道,她是侍女,那就一輩子都是侍女!

就算被某個貴族或老爺看中,也不會有名分的低賤侍女。

雖然麗莎從懂事開始就一直住在皇城,並不像社會底層那些吃不飽飯的平民。但她從小身邊的每一個人都在給她灌輸“我們很低賤,不能有非分之想”這樣的思想。

現在一位皇子稱呼她爲“妹妹”?

雖然這位皇子是一位私生子,但卻是擁有自己封地的領主!

雖然克洛澤現在還沒有爵位,但那也是遲早的事。

而被這樣一位皇室貴族稱呼爲“妹妹”….卻是麗莎想都不敢想的一件事!

“乖~就是這樣,別哭了,哭多了就不漂亮了~來,看少爺給你拿的什麼好吃的。”

小麗莎抹了抹眼淚破涕爲笑:“恩!呵呵呵~少爺,麗莎餓了。”

“來來來~吃着喝着~”

克洛澤撕開包裝,又取出一盒牛奶遞給小侍女。

麗莎一手拿着旺旺雪餅,另一手拿着旺仔牛奶,吃的很開心…

克洛澤看着眼前的小蘿莉麗莎,不自覺的就想起自己那位即將出嫁的妹妹蘇迪。

“對了小麗莎,蘇迪公主她….”

“恩?噗!咳咳咳…!”

克洛澤剛說出蘇迪的名字,小侍女就因爲被食物嗆到,結果一陣劇烈的咳嗽。

“別急別急,這些都是你的,看看嗆到了吧?快喝口牛奶順順氣。”

克洛澤伸手在小侍女背後拍着,後者又喝下幾口牛奶,這才稍微舒服一些。

“恩?我剛纔說什麼來着?”

克洛澤被小侍女這麼一搞,居然忘記了自己剛剛想要問什麼。

他撓了撓頭,皺眉想了半天也沒回憶起來。

“我去…我今年纔多大?16歲嗎?怎麼剛剛想說的事情就給忘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