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找死!”

張家幾人氣的鬍子差點上了天,這小子如此無視幾人,還口口聲聲讓張家族長滾出來,這是**裸不僅打幾人的臉,更是達張家的臉。

自從古墓一行後,張家現在可謂是風光無限,隱隱有成爲青陽城第一家族之勢。如今時刻,張天此舉絕對是虎口拔牙,自找死路的行徑。

張家出來的三人俱是星士初期的修爲,劍拔弓張下幾人同時對着張天出手。

“哼”

張天對於幾人的攻擊面色沒有絲毫變化,一個冷哼響徹在衆人心間。旋即身後的寶劍出現在了張天的手上。

看到張天如此猖狂,不少張家人對他都是一臉恥笑。也不知道這少年是誰,年少輕狂以爲自己修爲天下無敵了,居然膽敢來張家鬧事?遇到張家的三名星士級高手,不少人都是不忍看到張天隨後的慘樣。


“啊啊啊”


一陣慘叫聲忽然想起,不少人都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張天實在是年輕氣盛了,他的下場已經註定。

不過當看到空中落下的幾道身影砸在了他們身前的時候,他們立馬臉色大變,眼中充滿了不可置信。

這慘叫聲居然不是張天發出的,而是張家幾名星士級高手所發出的。看着身前不遠處三個坑裏口吐鮮血一臉駭然看着半空翩翩落下的張天,不少人都是面露驚懼,往後不知覺退去。

“咳咳咳,你,你到底是誰?”

看到張天漸漸朝着衆人走來,張家之前的三人站起身後,領頭之人惶恐的問道。 “讓張佑海滾出來!”

張天沒有理會幾人的惶恐,臉色不改,再次重複了一遍剛纔的話語。

“你,···”

那領頭消瘦老者正要憤怒發作,張天冷冷的眼神讓他的話直接卡在了喉嚨裏。張天冰冷鋒利的眼神讓他心中發麻,他絲毫不懷疑若是張天對他不滿的話手中的利劍會在下一秒輕易割破他的喉嚨。

“七長老,怎麼回事?”

張家之人當然沒有死光,聞聲後除了這三名最先反應過來的三個老者,張家其他人也是快速聚合。

“大長老,你來了!”

看到來人後,那消瘦老者也就是七長老臉色一喜,快步朝着大長老而去,身後兩人武者傷口也是快步跟上。

“大長老,就是此人來我張家鬧事。大長老一定要此人他拿下,以儆效尤。不然我張家別人還真以爲想怎麼捏就怎麼捏了!”

看到領頭的大長老和身後一衆張家長老、子弟,那七長老臉色一變,看着張天眼中兇光不斷,一臉狠厲的說道。有着大長老給他撐腰,就算張天能夠將三人打成重傷,在大長老星士巔峯的實力下也只能引頸伏誅。

“你是誰?來我張家所爲何事?”

大長老一來的時候就打量過張天,不過張天的修爲他居然看不透,他立馬變得謹慎小心起來,未知的敵人無疑是可怕的!所以就算是七長老在他耳旁吹風,他也是沒有當場發作,而是小心的問道。

“大長老,你。”

“恩”

面對七長老無解的神色,大長老直接伸手打斷了他,轉而一臉慎重的看着張天。這個神祕的少年也不知道是誰,居然找張家的麻煩。

“恩,讓張佑海出來。”

看着眼前的大長老,張天的臉色也是稍微變了變。星士九重天修爲,實力也是很強了。

當然在張天心中最在意的是還是之前林奮幾人所說的張家老祖可能已經突破成爲星卿高手的事。這大長老就已經是星士九重天的高手了,那張家震族老祖不可能纔會是星士級修爲。那答案就呼之欲出了,張家老祖已經是星卿級了,張天的一顆心此時變得沉重起來。

若是星士級的修爲,不管張家有多少人,張天自信憑藉他此時的修爲都能夠從張家從容離去。但是若是有着一位星卿級的高手,事情就變得縹緲起來。

不過張天也不會就這樣被嚇的離開,星卿級又如何,他張天何其畏懼?

聽到張天再次直呼族長的名字,大長老不禁眉頭皺了起來。

“哦,你找族長何事?”

“讓他出來就行了!”

對於張天的寥寥幾個字的回答,大長老本來和善的臉龐變的扭曲起來,眼中兇光炸露。這少年也太不知好歹了,以他的修爲和地位如此好言想問道居然話來如此藐視,實在是氣煞我也。

雖然看不透張天的修爲,但是眼前的毛頭小子他不相信修爲會比他高。肯定是有着什麼能夠隱藏修爲的祕法,大長老看着張天眼中一片貪婪。

“小子,你找死!”

看着張天,大長老態度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話音未落,一雙枯槁的大手直接朝着張天拍去。

對於眼前的大長老,張天暗中一直提防着。雖然大長老出手果斷快速,但是張天還是輕而易舉的就躲開了大長老足以開山裂石的一掌。

“哦,反應不錯啊!”

大長老的雙手雖然枯槁,皮膚都差不多皺到一起了,但是他的一掌卻充滿了力量感。行動更是奔如雷電,看着張天的反應後,嘴中不禁稱讚道。

“轟”

張天與大長老直接交上了手,張家院子裏傳來一道道轟鳴聲。亭臺樓閣,假山房子不少都在兩人的交手中成爲廢墟。

兩人實力強勁,狂暴的氣勢壓迫下,張家不少人都是面露驚懼的連忙往後退去,看着場中交戰的兩人一臉驚駭。

兩人帶來的星力流一陣陣波盪着張家的實物,地上的事物在兩人激烈的碰撞下化爲一片片的碎片向着四面八方飛射而去,不少人因此人仰馬翻,躺在地上嗷嗷直叫。

兩人在場中氣勁四方,一股恐怖的氣浪從兩人之中快速朝着兩邊朝着四面八方席捲開來。威勢之強,就連地面的花花草草都被直接掀起。

“砰”

張天的威勢逼人的劍氣瞬間與大長老磅礴的掌法碰撞在了一起,兩道星力氣勁交鋒後,在片刻的滯留後,兩道恐怖的攻擊直接爆炸開來。恍若劇烈的**爆炸,無形的氣浪瞬間朝着四方激盪開來。

無數的星力亂流裂開成爲一滴滴仿若化爲雨水的氣勁,打在了張家的房屋於地面之上。張家不少地方直接變得成爲一個馬蜂窩,仿若被無數的機關槍橫掃過。

“不錯,倒是有着幾分本事,只不過······”

大長老神色漠然的看着張天,眼中閃過一絲輕蔑之意。

“若是你技只是如此,那麼今天就留在這裏吧!”

對於張天的修爲,從剛纔的試探性中他已經明確知道是星士級中期的修爲。就這個修爲,居然就感來張家鬧事,還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對於大長老的輕蔑,張天沒有絲毫意外,他只是星士中期的修爲,和大長老星士後期的修爲差距不是一點點。但是實力有時候卻並不是看修爲而定的,而他張天時常做的就是越級斬殺敵人。

“是嗎?這話太早了吧!”

張天淡漠一語,對着大長老輕鬆說道。

“還真是狂妄,就讓我讓你真正認識到我們的差距。”

下一瞬,大長老速度猛然加快,電光火石間人已經來到了張天的面前。那雙滿是皺紋的枯槁大手直接在張天瞳孔中不斷變大。

張天眼神一凝,右腳微踏,在原地只留下了一道模糊的殘影。同時與無與倫比的速度瞬間來到了大長老身後半米處。右手劃出一個玄奧的軌跡,手中的利劍帶着一陣斷金斬石之威朝着大長老席捲而去。

大長老本來對於張天即將斃命在他掌下露出了猙獰的笑容,只是笑容還未退去卻是眼中露出了極度恐懼的感覺。

他的致命一掌根本沒有拍到張天身上的肉感,之前只是張天的虛影罷了。與之同時後背一陣冰涼,身上汗毛豎起,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瞬間傳遍全身。 天星宗,從遠處看去,猶如聳立在雲端的仙境閣樓一般,看上去古樸、莊嚴、肅穆。

不過此時的天星宗正面臨著一場巨大的危機,宗主臧天朔回到宗門以後,便召開了全宗弟子集會。

十大宗門交流大賽的賭鬥一直一來都是有的,幾乎全宗的弟子也都知道這一點。

這一次,天星宗以臧青梭為首的高手群像十大宗門交流大賽出發的時候,很多人就已經期盼著自己的宗主能夠讓天星宗的版圖不斷的擴大。

可是沒有想到的是,這一次宗主帶回來的消息是那麼的令人震驚。

天星宗竟然以全宗作為賭注,最後輸給了天河宗,現在的天星宗成為了天河宗的一部分。

一時間整個天星宗群情激奮,他們自然是受不了這樣的結局。

臧天朔在眾人面前想要當場以死謝罪之時,並眾位長老和護法攔下,才最終收場。

不過整個天星宗似乎籠罩著一層陰雲,這個時候葉川等人的到來,實際上就是一個火上澆油的情形。

浩浩蕩蕩的隊伍一路延綿向天星宗的山腳下走去,看到這麼多人來到天星宗,山下看門的弟子也是嚇一跳。

「來者何人?」一個外門弟子看到葉川等人到來,立刻跳出來大聲呵斥道。

「奉天河宗主之令,護送我天河宗附屬宗門天星宗新任宗主葉川上任!」包恆走在隊伍前面,只是眼神朝著兩個外門弟子一看,無盡的壓力已經盡數壓迫過去。

此刻臧青梭的臉色非常的難看,不過他更加知道,現在的他已經是任人魚肉了。

包恆的身後,臧青梭一臉陰鬱的說道:「通知我父親,就說天河宗的人來了!」

「啊,少宗主……是……」外門弟子一時間有些語無倫次,看到自己的少宗主竟然也在人群之中,顯然是有些慌亂了。

葉川呵呵一笑道:「既然已經前去通報,那我們大家就在原地稍微等候一下吧。」

風盟之人盡皆應是,包恆等人分別站在葉川的左右兩旁。

「葉川,天星宗已經是咱們的了,何必要在外面等候呢?」陸紫萱有些不樂意。

在她看來,如果天河宗輸了到時候恐怕下場比這個更加的慘烈。

葉川抬頭看了看陸紫萱笑著道:「紫萱,禮數這個東西有些時候必須要講究的,雖然天星宗賭鬥輸與我天河宗,不過天星宗主乃是與我師尊同輩之人,也算得上是我們的長輩,禮節我們還是需要遵守的。」

陸紫萱撅著嘴,不再言語,一旁的劉瑩看著葉川眼神中閃過一絲的崇拜。

包恆也是看了看葉川,他感覺自己還是小看了葉川,此人做事滴水不漏,文武雙全,乃是真正的大才。

武道世界雖然強者為尊,不過真正的強者如果沒有一個好的頭腦,那麼他必然不可能在強者淋漓的世界裡面呼風喚雨的。

有些時候你必須要把握住人心,只有掌握了人心,才會真正的有人擁護你。

大約一炷香的功夫,臧天朔帶著一群人來到了天星宗的山門之處。

天星宗山門,兩旁巨大的神獸鳳凰鎮山,前面盡皆白玉鋪成的地板,看上去尤為的大氣。

山門前面的空間非常的大,足以容納萬人朝聖。

「貴客來臨,有失遠迎!」臧天朔一副笑容可掬的模樣,他知道這一次天河宗來人肯定是要收取天星宗,只是想要收取天星宗有那麼容易么?

天星宗和天河宗的基本配置是一樣的,甚至要比天河宗還要龐大不少,臧天朔身後清一色的地武境強者,這個絕對是來示威的。

「臧宗主,晚輩天河宗葉川,這是我師尊給您的令帖!」葉川翻手之間拿出一枚銀質方帖,這個是天河宗的宗主令貼。

「宗主,這陸天行欺人太甚,竟然以宗主名義發帖……」

「是啊,論實力這陸天行還不如宗主您,他憑什麼發號施令?」

「宗主,咱們現在就殺到天河宗,我看天河宗能不能抵擋得住咱們天星宗的鐵蹄……」

「……」

臧天朔身後,各個群情激奮,甚至有些人已經是運足元力,只待臧天朔一聲令下他們絕對是立馬把葉川等人頃刻間消失於無形之中。

「胡鬧!」臧天朔聽著身後那麼多人的聲音,他雖然有這個想法,但是他更加知道自己不能夠這麼做。

要知道之前天武宗特使徐剛親自發話,如若有人膽敢違抗的話,殺無赦!

一般人說出這個話,或許臧天朔還真的不在乎,但是徐剛說出這番話他不得不在乎。

以徐剛的實力反手之間天星宗就有可能遭遇滅頂之災,天星宗這辛苦千年的基業,到時候將會毀於一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