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沒吃幾口,就把所有“肉”吐了出來,萎靡的趴在南天的腳下。

小黑有氣無力的叫了幾聲“汪汪!”

南天看了看,樹妖獸那噁心的腐肉,也是有些釋然。

“這種噁心的肉,小黑不吃是對的!吃壞身體可不行!這一次,還是我出馬吧!”

南天安慰了一下小黑。

小黑也是馬上回應,親暱地舔了舔南天。

南天也不耽誤時間,直接用流星機甲變幻出一柄快刀,對着樹妖獸的胃就是狂砍。

“奪魄霸刀斬!”南天使用的是這門剛猛無比的古武刀法。

樹妖獸的胃堅硬似銅鐵,但是也受不了南天的刀斬!

“叮叮噹噹”南天將樹妖的胃劈出了幾個大口子。

樹妖的胃受到了刺激,也是分泌出了不少強腐蝕性的胃酸。

南天連忙帶着小黑從這個大口子裏頭鑽了了出去。

出了樹妖的胃,南天看到了很多煙囪粗細的血管。

“好你個樹妖,你竟然敢吃我,我讓你好看!”

南天揮刀連連揮砍。

將樹妖獸的血管都給斬斷了。

從外面雨樹妖獸,南天的確不是樹妖獸的對手。

但是,樹妖獸的內部都是一些重要的身體器官,沒有外皮的保護,在南天面前根本就是想殺就殺!

樹妖獸痛的在外面直打滾!

這個過程持續了一個多時辰,饒是樹妖獸生命力驚人,也是活生生地被南天砍死了。

軍工科技 “叮!”

“支線任務:擊殺這次出現的星隕巨獸!完成!獎勵:護心鏡已經放入儲物箱中。”

武神系統的提示音終於來了。

這個樹妖獸就是任務中的最後一頭星隕巨獸。

南天也是快要累虛脫了。

南天這一個多時辰,斬斷了樹妖獸數百個血管,又砍破了樹妖獸的心臟和肺泡。

最後,南天在樹妖獸的肝上,休息了一會兒,然後才順着樹妖獸的食道,從樹妖獸的大嘴中,爬了出來。

完成了武神系統發佈的任務,南天一身輕鬆,非常的愜意快活。

再待在熱帶雨林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

南天踏上了返程,現在南天要全身心地投入到主線任務的完成上!

畢竟,如果主線任務完不成,宿主就會被抹殺掉!

南天哼着小曲,興高采烈地在熱帶雨林裏頭走着。

可是,沒走多遠,小黑沒由來的預警式地叫了幾聲:“汪汪!”

南天很相信小黑,直接藏在了旁邊的草叢中。

果然沒多久,一隊人馬押着一個軍裝女子過來了。

這隊人馬的領頭的是一個獨眼大漢,副手則是南天所熟悉的皮皮衝。

至於,那個軍裝女子,很明顯就是吳娜!

南天心中一陣嘀咕:“我和這個無腦的大妹紙,還真是冤家路窄呀!她一直想要抓我,我卻屢屢碰到她!”

皮皮衝環顧了四周,對着獨眼大漢道:“大哥,現在可以處決這個人了!”

吳娜嘴裏被塞了一團破布,雪白的臉蛋憋得通紅,有話也說不出。

這個獨眼大漢叫皮皮上,是皮皮衝的大哥,也是玄冥獵隊第97直轄區的分隊長。

皮皮上點了點頭:“宋慫大尉,叫我們下手幹淨點。這裏不錯,已經是雨林的深處了,鳥不拉屎,殺了這個小妞,估計沒有誰知道!”

皮皮衝哈哈一笑:“也怪這個小妞自己找死,同時得罪我們玄冥獵隊和宋慫大尉!”

“噢,對了,大哥,可以讓我先‘品嚐’一下這個小妞嗎?然後,再處決她!”

皮皮衝銀賤地笑了笑。

皮皮上臉色頓時一冷:“色字頭上一把刀! 老四哥 皮皮衝,你去直接處決掉她!不要胡思亂想,毛手毛腳的!” 皮皮衝滿臉的不願意,但是對於大哥皮皮上的命令,他並不敢違背。

皮皮衝舉起了手槍,就要把吳娜爆頭掉。

千鈞一髮之際,南天果斷出手!

“霸王拳!”

南天運足真氣,一記霸王拳,正中皮皮衝的小腹。

皮皮衝這個時候還沒有召喚出機甲,肉體被南天一拳結結實實地打中了,直接是倒飛了十幾米遠。

“走!”

南天一把抱住吳娜,就要離開!

“想走,沒門!”

皮皮上魁梧地軀體攔住了南天的去路。

南天啓動武神系統進行掃描,皮皮上的給方面屬性也是出來了。

人物:皮皮上

身份:銀河聯盟三星公民,玄冥獵隊第97直轄區分隊長

財富值:三千萬銀河幣

體能:9.9(6.3)

精神力:9

生命力:9.9(6.2)

力量:9.1(6)

敏捷:9.2(6.1)

綜合戰力:9.525(6.15)

主職業:機甲戰士/二等機甲兵

第一副職業:賞金獵人/中級賞金獵人

天賦等級:超天才級

“二等機甲兵?那就好,不是機甲戰士就行!”

南天呼了一口氣。

“看招!”

皮皮上召喚出了機甲。

皮皮上的機甲可不是聯盟的通用貨色G式機甲,而是F式機甲。

F式機甲不論是防禦性還是攻擊力,都遠遠勝過G式機甲。

寵妻總裁壞透了 但是,在南天看來卻是沒有什麼用!

南天的流星機甲雖然沒有品級,但是出自古武時代神匠大師歐冶子之手,能差到哪裏?

南天也召喚上了流星機甲和皮皮上對轟了一拳。

南天和皮皮上都是各退了三四步。

皮皮上一臉驚愕:“怎麼可能,你才七等機甲兵修爲,而我已經是二等機甲兵了,你怎麼可能和我打成平手?”

南天沒有答話。

眼下,玄冥獵隊幾十名賞金獵人已經把他給圍起來了。

如果硬抗的話,縱然是南天古武祕技通天,奈何現在機甲修爲和古武修爲都不高,也難以幹掉這些人。

皮皮衝爬了起來,看見是南天,通天的怨氣轟然爆發。

“又是你!大哥,我上次跟你說的就是這個傢伙!這一次,可不能讓他跑了!我一定要把他折磨死!”

皮皮衝大吼道。

看到皮皮衝大大咧咧地過來了。

南天遽然間想到了一個法子。

南天首先將吳娜身上的繩索給斬斷了。

然後,凌波微步+游龍身法,南天瞬間極速爆發!

一下子來到了皮皮衝身旁,機甲所幻化的尖刀,穩穩地卡在皮皮衝的脖頸上。

皮皮衝一下子就冷汗直流!

“你要幹…..什麼!”

皮皮衝結結巴巴地道。

“當然是殺你!”

南天冷聲迴應道。

皮皮上驀然高喝:“不要!只要你放過我弟弟,我可以做任何事情!”

“大哥,救我!一定要救我!我還不想死!”

皮皮衝大聲道。

南天聲音依舊冰冷:“叫你明面上的手下和隱藏在暗處的狙擊手,都給我撤出去!讓開一條道,放我們走!不然的話,我現在就讓他死!”

說着,南天微微一用力,刺破了皮皮衝的表皮,流了一絲鮮血。

“大哥,救我!救我!疼呀!”

皮皮衝嘶聲力竭地哭喊道!

皮皮上臉色陰晴不定,最終揮了揮手,讓手下都放撤離了出去。

“現在,人我都撤出去了!你可以放人了吧!”

皮皮上陰狠地對着南天道。

南天搖了搖頭道:“不行,你們必須離我們有五十里路,我才放心。不然的話,我剛放人,你們就來圍殺我們怎麼辦?”

南天前世是不敗武王,也是爲人處世,經驗豐富無比。

像賞金獵人皮皮上,皮皮衝他們都是心狠手辣之輩,手段陰險無比,加上都是七八等以上的機甲兵又配備了新式的武器裝備,戰力不俗。

南天只要稍有不慎的話,就會死無葬生之地。

皮皮上怒吼一聲:“你不要得寸進尺!”

南天手上一用力,尖刀又深入了幾分。

皮皮衝發出鬼哭狼嚎地叫喊聲。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呀!大哥,大哥,答應他!我不想死呀!”

“大哥,快點答應他呀!你答應過母親要好好照顧我的!”

皮皮衝求生慾望非常強,在南天的尖刀下,已經嚇得尿褲子了。

皮皮上一聽皮皮衝提到了母親,臉色不覺緩和了幾分。

“皮皮衝,大哥給你兩個選擇!一個是,大哥我放他們離開,宋慫大尉可是下了死命令,必須要處死這個叫吳娜的女的。我們得罪了宋慫大尉,從此以後在東陽市第97直轄區是待不下去了!我們辛辛苦苦在第97直轄區打拼這麼多年的家業,就全沒了!第二是,皮皮衝自己犧牲掉,成全我皮皮家族在第97直轄區的持續昌盛!”

皮皮上洪亮地說道。

“我選第一個!我選第一個!大哥,我的命比家族更重要呀!大哥,我可是唯一的親弟弟呀!”

皮皮衝叫道!

皮皮上一嘆氣:“好吧,既然選擇了,大哥尊重你的想法!”

說罷,皮皮上對着南天和吳娜道:“我可以放你們離開五十里,但是五十里過後,你若是還不過我弟弟,我就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殺死你!”

南天哈哈一笑:“我南天,一向一諾千金,一言九鼎!”

“那就行!”

皮皮上揮了揮手,示意南天他們走。

南天一手挾持着皮皮衝,一手拉着吳娜,快速地離開着。

最強崑崙掌門 估摸着距離差不多了,南天一推皮皮衝,讓皮皮衝離開!

皮皮衝驚慌失措,死裏逃生,嚇得不輕,見到南天放了他,連忙是一邊磕着頭,一邊連連後退。

“記住,我放了你,是因爲你有一個好哥哥!你的哥哥爲了你,放棄了整個家族和自己的事業!”

南天感嘆了一聲,雖然南天也知道皮皮衝這種人,根本不會把別人放在心上,但是南天還是說了。

爲的是永存天地間的血濃於水的親情!

見到皮皮衝滾遠了,吳娜神色怪怪地看了看南天。

“喂,你幹嘛要救我?我先前還以爲你和玄冥獵隊的人還是一夥的呢!”

吳娜小聲地道。

南天汗顏無比:“靠!娜娜小姐,你就是這樣對待你的救命恩人的嗎?我可以告訴你,我南天行的端,坐的正,幹每一件事情,都對得起自己的天地良心!”

吳娜臉色羞紅低下了頭。

南天在一旁瞅着心驚。

“我滴個乖乖呀,這個妞兒,波波真是大,估計她低下頭,都看不見自己的腳!”

吳娜不知道南天再想什麼,語氣真誠又歉意地道:“南天,我真的很感激你,又救了我!先前,我們也算是冤家路窄,我吳娜做了許多對不起的你事情,我現在鄭重地向你道歉!以後,你就是我的朋友了!”

南天壞壞地笑道:“娜娜小姐,請你說清楚哦。朋友,什麼朋友?男性朋友?” 吳娜臉色緋紅:“你這個壞蛋!”

南天哈哈一笑,腳踩凌波微步,肩帶小黑,在吳娜反應過來後,已經消失不見了。

南天剛纔只是跟呆板木訥地吳娜開一個玩笑而已。

吳娜卻是放在了心上,腦海裏頭思緒飛揚。

南天可管不了這麼多,出了熱帶雨林,就直接搭乘一輛跨區的星際公車,回到了軍事機器審計職業學院。

離開了這麼多天,南天很想知道自己那一百名骨幹們的修爲進展如何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