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許多人的腦海中,打出大大的問號靜靜看着籃球時,

一個可怕的黑影瞬間掠過了禁區,高高的躍了起來!

帶着風的怒吼,飄浮在讓人不敢置住的一米以上的空中,穩穩的抓住籃球,左臂向下掄去,在空中掄出一道完美的黃色虛影,交到了彷彿坐在空中的跨下!

右手接球后,從下往上的再次掄出一個完美的黃色虛影,重重的轟在了籃框上,向上蕩起了波滔兇涌的白影!

如同行雲流水似的慢動作扣籃,爲所有人帶來難以想象的恐怖視覺衝擊,

場邊的所有人沒有發出一點點聲音,一片極度的死寂,他們的心靈隨着許耀的一次扣籃,而受到了莫大的震憾!

這是人嗎?

人可以在空中輕飄飄的飛上了將近兩秒鐘嗎?!!!

“第一球!”

蕭灑到極點的許耀,從籃框上輕輕的落了下來,向着場邊的雷婷,露出了一個最帥氣的笑容。

小耀!!

雷婷的眼中閃出了激動的淚花,癡癡的愛着那個令她無比驕傲的身影!

這就是她的耀!

被譽爲空中小霸王的耀!

………….

張若寒聽到了自己心臟巨烈跳動聲,一種從來沒有過的衝動感覺,瀰漫在心頭上,那是一種~~~~~~~~~~ 張若寒聽到了自己心臟的巨烈跳動聲,一種從來沒有過的衝動感覺,瀰漫在心頭上,那是一種渴望與強者一戰的衝動!

許耀比夜未明還要快的速度!

比時波還要強的滑翔能力!

比趙勇還要好的身體素質!

讓他無疑成爲了一個強者,一個當之無愧的強者!

這小子到底是哪裏來的?

爲什麼會這麼強?

強得讓自己的雙手、雙腳開始因爲極度的興奮,而發出輕微的顫抖!

張若寒開始猜測起許耀的身份,這麼一個身懷強大實力的人,絕對不會是一個無名之輩!……..

許耀從地上揀起籃球,緩緩的運回了三分線外,無比輕藐的掃了一眼場地四周的安理工學生們後,右手手腕猛地一抖,籃球開始在指尖上飛快的旋轉起來。

蹲在了地上後,許耀看着指尖上飛舞的籃球,隨口輕輕的說道:“紅色十號,準備好了嗎?我要來了!”

無肋的鐘於明本能的向後退了一步,有點慌張的眼神,向安理工的教練看了過去,想從安理工教練那裏,得到一點點的勇氣和幫助!

誰料到,出現在鍾於明眼中的安理工教練,不但不能爲鍾於明帶來一絲幫助和勇氣,反而更多的加增深了鍾於明心中最深處的那份恐懼感!

安理工的教練,拿着口哨的右手,一個勁的輕微顫抖着,掛滿冷汗的額頭,更能顯求出,他的心情此時此刻是有多麼的無奈和緊張。

執教二十年的生涯,安理工教練還從來沒有見過向許耀這樣如此優秀的籃球選手,優秀的讓他的心中,產生了一種軟弱的恐慌無力感!

他清清楚楚的知道,

如此強大的一個許耀,絕不是鍾於明可以對抗的!

絕不是安理工可以對抗的!

甚至絕不是整個淮南的高校,能夠對抗的!…..

怎麼辦?

怎麼辦啊!

安理工教練,看了看場邊的學生們,一雙雙蘊涵痛苦神色的眼睛。

再看了看,不遠處站成一排的安理工校隊成員們,一雙雙極度不敢置信的雙眼,他真的是想不出來一點辦法,可以去對抗如此囂張,如此可怕的許耀!

…..

恩,不說話是嗎?

那我就自己進攻了,注意點,來好好防我吧,

嘿嘿~~

許耀的臉上掛出一個讓鍾於明心驚膽顫的冷笑後,瞬間拍出籃球,直直的向鍾於明衝了過去!

他要幹什麼!!!

看着直直朝着自己衝過來的許耀,心存畏懼的鐘於明再次向後退了一步。

“紅色十號,看看我這球怎麼樣!”

許耀左手運着籃球,一下子就無比兇猛的衝到了鍾於明面前不到一米之處,猛地將籃球交到右手中,“嗖”的一下高高的跳了起來!瞬間躍到了鍾於明的頭頂上,左手向着鍾於明的頭頂用力一按,整個人坐到了鍾於明的頭頂上,掄起出膛炮彈似的右臂,重重的向籃框砸了過去!

“哐當”

一聲巨響,籃網向上拼命的翻騰起來,許耀右手緊抓籃框,要上一提,檔部完全的從傻傻的鐘於明頭頂上掠過,無比囂張的背對背落在了鍾於明的身後!

場邊的安理工學生們眼中,透出一了股深深的絕望。

他們心目中的偶象鍾於明,就這樣的被人家從頭上飛扣了過去,真是讓他們的心痛到了極點,再也沒有自信,去奢望今天安理工能夠找回場子,找回面子了!

因爲,他們從來沒有在現實中,見過和許耀一樣強大的人!

“第二球了!”

許耀對着鍾於明大聲的吼道:“你他媽的到是來防我啊!”

鍾於明的臉上掛滿了絕望的痛苦神色,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裏,

在校園裏,在校隊中,叱吒風雲的他,何增受過這樣的藐視,這樣的污辱!

從今以後,他鐘於明,還有何臉面在校隊裏面混,還有何臉面在學校裏面混!

媽的!!

都是這個該死的賤人害的!

鍾於明的眼睛,開始血紅起來,滿臉瘋狂神色的,向筆直筆直站在籃下的許耀走了過去!

鍾於明的理智,已經因爲極度的憤怒,而徹底的迷失了!

籃球也許他是不能和許耀相抗爭,可打架呢?

打架,他該不會再輸給許耀了吧! 豪門天價妻

許耀看着鍾於明一步一步的向着自己走過來,那渾身不斷向外狂涌的殺氣,衝得許耀的臉上露出了一個無比興奮的笑容!

該死的垃圾,終於露出你垃圾的本性了吧!

打籃球,打不過我,就想來找我真人pk嗎?

嘿嘿,你來試試啊!

老子我除了打籃球外,最喜歡的就是打架了!

“幹嗎,想扁我嗎?來啊,有本事就只管朝這裏打!”許耀極度囂張的站在原地,輕輕的指着自己的臉部,示意鍾於明快點過來打啊!

許耀最歡看的就是對手,被自己用籃球摧毀了自信以後,露出人性最醜惡的一面,成爲一個可以被他任意踩在腳下的真正弱者!

弱得做出有辱競技運動的極其惡劣舉動!

豪門隱婚:帝少的獨傢俬寵 “去你媽的!~”

鍾於明向着許耀衝了起來,右拳向後高高的提起,準備一拳轟爛了許耀那張該死的臭嘴!

“小鐘!你幹什麼!”,

站在不遠處的安理工教練,一下子衝到了鍾於明的面前,死死的抱住了鍾於明,心中滿是痛苦和悔恨,如果不是自己讓鍾於明去和許耀一對一打,鍾於明怎麼會受到如此的羞辱,竟然想要做出有辱競技運動,有辱籃球的荒唐舉動!

場邊的雷婷也一下子衝到了許耀的面前,生怕自己的小耀受到一點點傷害!

“教練,你放開我,今天我不好好教訓一下那個該死的小子,他都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鍾於明在安理工教練的懷中拼命的掙扎着,想要掙脫出去,好好教訓一下,不知道做人不能太過份的許耀!

“你們都幹什麼吃的,快點過來幫我把鍾於明拉住!”安理工教練,拼命的緊抱鍾於明,向遠處一羣愣愣的弟子們喊道。

“是教練!!”

十一個校隊成員,刷刷的跑了過來,七手把腳的把拼命反抗的鐘於明拉到了場邊,按到了地下坐着。

“你看你,都像個什麼樣子了,還算是個大學生運動員嗎?”氣憤到極點的安理工教練,拿起地上的一瓶礦泉水,“嘩啦”一下子,澆到了鍾於明的臉上,希望鍾於明能夠清醒一下,不要受到了許耀的挑撥,而做出有運動員身份的事情!

總裁,惹愛成婚 但是,如果真的有可能的話,安理工教練,也想好好痛歐極度可惡的許耀一頓,讓他知道做人不能這麼過份!

可是,他能嗎?

他不能啊!!

他是一名大學生教師,他是一名籃球隊教練,可以爲了自己的弟子,比籃球比不過人家,被人家羞辱了,而去打人家嗎?

哎~

安理工教練重重的嘆了一口氣,今天他的臉面,安理工的臉面,可真的算是丟到家了。

現在的他,只希望許耀能知足一點,快點離開安理工吧!

可是?

一向自認爲是天皇老子,他最大的許耀,能懂得什麼叫知足嗎?

不!

他不懂!

一點也不懂!

“寶貝兒,不要怕,不論是比打架,還是比籃球,那個垃圾的紅色十號,都不會是我的對手的!”許耀用手背,碰了碰寶貝兒雷婷的臉蛋後說。

他可不願用因爲打球,而沾上灰塵的手掌,去碰雷婷白皙乾淨的臉蛋。

“你啊你,就不能讓我少擔心一點嗎?怎麼做什麼事情都這麼的囂張跋扈啊?”雷婷的臉上閃過幽怨的神色,恨恨的看着自己的小耀。

“呵,我就是我啊!我對自己喜歡的人以外,都是無比囂張,無比跋扈的!因爲他們比我弱!弱者天生就是用來給強者踐踏的!”許耀一邊擡起來頭,一邊向着全場,大聲的說道:“你們安理工的籃球水平,就是這種程度嗎?你們淮南的籃球水平,就是這種程度嗎?如果是的話,那麼我剛開始說的話,有什麼錯的,有什麼不正確的!”

所有安理工的人都沒有說話,

他們的心中,恨死了許耀!極度的討厭向許耀這樣不知天高地厚,不知做人要好講究分寸的人!

但是許耀的話,許耀的實力,讓他們提不出半點可以去反駁的理由和自信!

他們只能在心裏怒罵着許耀,敢怒不敢言!

…..

小鬱2005。7。24 7月28日,星期四晚上7點,小鬱受到soho的大力邀請,將在sohu漫話體育版面與搜孤和起點的朋友們,大家面對面交流,暢談夢開始與籃球的寫作故事。

喜歡本書的朋友請做好準備,想好刁鑽古怪的問題,好好的戲弄小鬱一把:)

屆時,漫話體育還會邀請2位作家作爲神祕嘉賓一同與大家交流。

搜狐漫話體育地址:/sportsmain.php?c=5&b=mhty

朋友們,請提前做好熱身運動,一起等待小鬱的作品交流會。

本書是一口氣狂寫而成,書中的感情等某些問題,小鬱知道處理的不是太好,所以,借搜狐這次盛情力邀,和所有喜歡本書的讀者們,進行一備討論!大家可以把本書中需要改進,和你喜歡的地方,說給小鬱聽,謝謝!

富家小白 請所有喜歡本書,對本書的朋友們,過來和小鬱進行交流一番,謝謝!

沒有id的朋友,可先到以下連接,註冊一個

p:///reg_sohu.php?back=http%3a%2f%%2flist_art_sub.php%3fb%3dmhty%ache%3d1

************************************

突然!

“啪啪啪~~`”的掌聲從一片寂靜的籃球場上響了起來,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向着傳出掌聲的地方看了過去。

面帶微笑的張若寒從場邊重重的拍着巴掌走進了場地中,直直的起到許耀面前。

“說得好! 婚色傾城 說得很好,弱者是天生用來給強者踏着的!因爲只有踏着弱都的肩膀,強者才能永遠得站在最高處!”張若寒微笑着向許耀說道!

所有安理工的人,一起無比憤怒的看着張若寒,

這人是打哪來的,怎麼能和許耀一個鼻孔出氣!

“恩,”

許耀看了看只到自己鼻子下方的張若寒,點了點頭,覺得好象在哪裏見過古銅色膚的張若寒。

“小耀,他是昨天和那個仙女似的漂亮女孩,在一起的人!”雷婷把許耀拉到了嘴邊,輕輕的說道。

“哦,是他啊!”許耀的眼中,閃過了一絲惋惜的神色,惋惜連他都覺得非常驚豔以江娜,怎麼會喜歡上一個如此平凡,如此不起眼的男生。

“但是,你的這句話,有一個很大的毛病,它不夠完整,行不通!”張若寒面上的笑容突然沒有了,面無表情的看着許耀。

“什麼毛病?”許耀望向張若寒的目光中,帶着濃濃的不屑感,不相信如此平凡的張若寒,能夠從自己的話中,找到毛病!

“在球場上和戰場上,強者必需爲了最終的勝利,而狠下心下來,徹徹底底的踏着弱者向前走去!但是,請切記了,這一切的一切,只有在戰場上和球場上才能行的通,才說得過去!當你從戰場上和球場上走下來的時候,你只不過是一個普通人,就必需做好一個普通人的職責,做人要厚道一些!不能再對被你擊敗的弱者,施以額外的痛擊和污辱!”張若寒極度冰冷的目光,向許耀的臉上狠狠的掃了過去。

掃得許耀的心中,竟然涌起來一種從來沒有過的煩躁感!

“那你是說我做人不厚道了?可你有什麼資格跟我這麼說話!你們淮南的籃球,安徽的籃球,在我許耀的眼中,只不過是一個絕對的弱者,就像你一樣!你認爲你們這樣的弱者,有資格和我許耀淡什麼做人要厚道嗎?”許耀的手指,幾乎要指到了張若寒的臉上,極度不屑的說道

他接受不了張若寒這樣的平凡之人,用這種可怕的眼光看着自己,去膽敢說出令自己不爽的話

對許耀來說,張若寒的話,根本就是弱者的強詞奪理!

“是嗎,那好吧?讓我們來打一局吧,用籃球來說明我有沒有資格,去評論你的不適之處!讓你看看安徽的籃球水平,淮南的籃球水平,到底弱不弱吧!”張若寒極度冰冷的目光,從許耀的面上移了開來,他對許耀有點失望了!

許耀的身體素質和籃球技術,可以說是張若寒有生以來,在現實中,見過最強的一個,強得連張若寒都不敢說,一定能夠勝他多少多少球!

可是,許耀的人品實在太差了,差得連一個人都做不好,還何淡去打籃球呢?

所以,張若寒決定了,不論怎樣,要和許耀好好的打一局!

讓許耀知道一下,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品償一下做人太過分、太不厚道的代價!

…….

聽完張若寒的這番話後,所有安理工的人,望向張若寒的眼光中已經沒有憤怒了,紛紛非常好奇的猜測起張若寒的身份,

他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嗎?

怎麼沒有見過啊?

“牛皮不是吹的,有本事你就來試試啊!”許耀從張若寒的話中,感受到張若寒無比的自信,不禁開口向張若寒邀戰起來,堅決的不相信張若寒配有這麼強的自信!

張若寒沒有搭理許耀,而是自顧自的走到場邊,看着安理工教練問道:“這位老師,可以幫我和他做一下裁判嗎?我想和打他一局!”

安理工教練微微的愣了一下後,非常善意的小說向張若寒說道:“這位同學,你剛剛說的那些話非常的好,可是對面的那個小子,真的太歷害了,不是你所能應該付的,不要這麼逞強啊!”

張若寒笑了一下,“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還是要和他打一局,就請你幫我們吹一下吧!”

“真的要和他打!”

“要!”張若寒用力的點了點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