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善輕言細語的在他耳邊道:「二長老肯定也累了。」

洛邪聽尹善這麼一說,果真動容了,「師父,那我先下去了,你好好的休息!」

……

「聽說你被二長老從紫雲殿給趕出來了?」

後山,青衣攜手抱劍站在洛邪的身旁,言語里有種說不出的揶揄和打趣在裡面。

「你來找我,就是為了跟我說這些?」

此時此刻的洛邪全然沒有了白日少年郎的那份天真和無邪在裡面。

渾身都被一股陰鬱所包裹著。

儼然變了一個人。 高偉庭默默地望着她,嘶啞著聲音說:「對不起,我不想讓你看到我這麼狼狽的樣子。」

夜蘭舒哭得更傷心:「你讓我看到,又怎麼樣呢?我還能嫌棄你嗎?我們這麼多年的夫妻,你就一點也不了解我嗎?」

高偉庭沉默,無言以對。

而她的沉默卻讓夜蘭舒更加傷心:「你寧可讓江南曦看到,也不想讓我看到嗎?她在你心中,還是比我重要嗎?」

高偉庭有些慌了,連忙說:「不,不是的……」

「那是怎樣的?」夜蘭舒努力地抬起身子,望着高偉庭,含淚的眼眸里,滿是期待。

高偉庭有些窘迫,連忙說:「當,當然是你重要……」

夜蘭舒嗚嗚地哭了起來,哭得撕心裂肺。

她等這句話,等了太久了。

門外,夜北梟冷眼看着羅比,點頭:「沒問題,你先把我妹妹,妹夫交給我!」

羅比舉著一根手指頭,晃悠着:「不不不,你先簽署了協議書,我才能交人。」

「我怎麼知道,我簽了之後,你會老老實實把人交給我?」

他說着,向羅比邁近一步。

羅比曾經領教過夜北梟的厲害,因此,他下意識地退後一步,朝後擺擺手,從房間里,呼啦衝出來四五個保鏢,他們的手裏,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夜北梟。

江南曦在夜北梟的身後,心頭一緊。夜北梟再厲害,也厲害不過這個鐵傢伙啊。

然而夜北梟沒有絲毫畏懼,他甚至伸手彈了下槍口,冷笑道:「羅比,你這也太沒誠意了。你起碼得讓我見見,我妹妹和妹夫吧?」

「這個可以滿足你!」

他說着一擺手,側身讓開門口,說道:「請進來吧?」

夜北梟邁大步就要進去,卻被江南曦一把拉住:「阿梟,太危險了!」

夜北梟擺擺手,說:「沒事,在外面等我!」

江南曦卻邁步跟上他:「我和你一起!」

夜北梟一怔,沒想到這個女人是這樣的勇敢。他心頭變得酸酸漲漲,還格外柔弱。

他卻不想讓她冒險:「不必了,在外頭等我!」

江南曦卻緊緊握住他的手:「我會保護好自己的!」

她起碼還有手術刀可以用,而他的一隻手臂現在處於半廢狀態,他怎麼能從這幫人手下,成功脫身呢?更何況,他還要救夜蘭舒?

羅比在一旁看着,嘖嘖道:「哎吆,還真是伉儷情深啊,只可惜瑞安那個女人,還痴心一片呢!」

江南曦呸了一聲,冷聲道:「她也配嗎?她也只配與你這隻噁心的老鼠為伍!」

羅比被罵了,一道冰冷的眼風,掃向江南曦,卻繼而笑道:「江小姐還真是寸步不讓啊,那就請進吧!」

江南曦率先拉着夜北梟的手,邁步走進房間。

羅比跟進來,他的那幾個手下,就留在了門外,阻擋着夜北梟帶來的保鏢。

而和保鏢交手的那一男一女兩個黑人,卻已經被眾保鏢抓住,綁了手腳,扔在一邊。那兩個從樹上掉下來的男人,已經血肉模糊地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羅比的保鏢,沒有注意到,白瀟霆一直沒有從樹上下來,而且江小狼也悄悄地爬上了樹。

他們通過一棵靠近二樓的樹,進了二樓的陽台。

江南曦剛才就是注意到了他們的動作,才放心地和夜北梟一起,走進房間。 還能輸嗎?

這肯定不能輸!

蘇奇開了口:「讓我們跟他們對上,打他們一個落花流水!」

這話一出,主辦方就看向了他,再次搖了搖頭:「唉,你先看完他們這場比賽再說吧。」

蘇奇不明白他什麼意思,可接下來,他卻懂了。

本來以為三個人當中,應律肯定是最厲害的,可沒想到旁邊站着的那個黑人光頭,才是最厲害的。

他身形如鋼鐵,往那裏一站,就像是刀劍不侵,他們對上的隊伍都是d級的,可這三個人卻像是溜娃一樣把對方耍的團團轉。

這次,應律倒是沒有那麼不講武德了。

三個人直接將對方打下擂台,就算贏了。

周圍沒有掌聲,應律沉默寡言,沒說話,他旁邊的黑人光頭則摸了摸光頭,用英文說了一句話。

有人聽不懂,詢問,「他說了什麼?」

蘇小果幫忙翻譯:「他說,華夏人就沒有一個能打的嗎?」

「……」

一句話,讓在場所有人都沉默了。

就連平時最愛說話的蘇奇,此刻都正了臉色,他盯着上面看了好一會兒,這才靠近了蘇南卿,詢問道:「大師姐,你有沒有發現……」

「變強了。」

蘇南卿直接回答了他的話。

蘇奇立馬點頭:「對,而且不是一點點的變強,我怎麼感覺,現在的應律在你手下能走個幾十招?」

蘇南卿回答:「二十招。」

蘇奇:「……」

大師姐就是自信!

可是!

他感覺到了濃濃的危機:「本來我才是京都第三的位置,可這傢伙讓我感覺到了威脅,現在除了大師姐和大師兄外,恐怕沒有人是他們的對手了吧?我的話,也就僅僅是能打個平手。」

這話一出,主辦方嘆了口氣:「現在你明白,我為什麼喊你們來看比賽了吧?想要打敗這支隊伍,目前或許只有大師姐和大師兄練手才行!」

蘇奇立馬點頭:「我覺得也是。」

就算他能攔住應律,可大師姐一個人對付另外兩個也夠嗆。

主辦方開了口:「而現在所有團隊當中,你們世界第三是最有可能和他們一站的隊伍了,所以,我打算給你們從明天開始,每天安排五場比賽,讓你們儘快進入F級,這樣,就可以和他對上了!否則,讓他霸佔著F級的座位,天天在那裏叫囂,我們豈不是要氣死了!不知道三位同意嗎?」

霍均曜直接看向蘇南卿:「她說了算。」

主辦方:……

主辦方看向了蘇南卿。

蘇南卿沉默了一下,點頭:「同意。」

幫華夏武術正名,她義不容辭。

主辦方又看向了蘇奇。

蘇奇板着臉,踟躕了很久后,這才開了口:「同意!畢竟身為世界第三,如果我不上,還有誰?」

主辦方這才鬆了口氣,離開了。

等他走了以後,蘇奇走進了霍均曜和蘇南卿身邊:「大師姐,我覺得我們三個對上他們三個,不一定能贏,因為我們隊伍里有個人拉了後腿。」

霍均曜和蘇南卿齊刷刷點頭。

可不是么?

你還挺有自知之明的。

可沒想到接下來,就看到蘇奇對着霍均曜說道:「不然你退出吧!把你換成大師兄,我們應該沒什麼問題了!」

霍均曜:??

他低低的嗤笑一聲,剛要說話,屬於女人的一道急切冷漠的聲音傳來:「不要。」

蘇奇:?

霍均曜也看向了她,就見蘇南卿一雙杏眸裏面隱含着不滿:「我不跟他一個隊。」

霍均曜:「……」

蘇奇也懵了懵:「啊?為什麼?」

「不合。」蘇南卿簡短意賅的解釋了這兩個字后,又看向了霍均曜:「況且他也不弱,我們三個可以。」

霍均曜的真實實力,只有對過手的蘇南卿知道,平時對付那幾個人,蘇奇表現的非常勇猛,基本上都幫他處理了,況且他抱着蘇小果,蘇南卿也擔心別人傷害到小果,所以都會幫他。

這就導致,即便是同一個隊伍,蘇奇到現在都還不知道霍·小白臉·均曜的真實實力。

蘇奇喜歡大師姐,同樣的,他也很喜歡大師兄。

此刻忍不住替大師兄說話:「大師姐,大師兄怎麼你了?他是偷你的娃了?還是搶你的老公了?你怎麼就跟他這麼不合?」

蘇南卿:「……」

蘇奇撓了撓頭:「再說了,我知道你老公在你眼裏肯定是好的,可咱們要實事求是不是嗎?你不能因為情人眼裏出西施,就覺得你老公也不弱啊。」

他豎起了胳膊,揚起了下巴:「不然的話,我和他比一場,他要是打得過我,就可以在隊伍里。」

這話落下,蘇南卿瞥了他一眼,走了。

霍均曜也瞥了他一眼,走了。

蘇奇:??

兩個人這是幾個意思?他怎麼越看越覺得不對勁?

他們看不起他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