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琿——”

“又怎麼了?大小姐。”尹琿擡起手腕,看了看手錶上的刻度:“您大慈大悲,行行好成不?走快點,補個回籠覺,我明天還得上班呢!”

鶯鶯傳 “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唐嫣微紅的臉頰有些支支吾吾:“我是想說聲謝謝你!”

這聲音雖然細如蚊哼,但卻一字不漏的進入了尹琿的耳朵裏,此刻,他不禁淺淺的抿了抿嘴角,想笑,卻又意識到局面有些尷尬,於是只得將那條脣線復又拉回了原位,裝作一副毫不在乎的樣子。

“好了,咱倆誰跟誰啊!走吧!”

不知道爲什麼,和這個丫頭走在一起,總覺得有些不自在,難道是自己害羞?一頭霧水。於是,尹琿決定將自己百分之九十九的注意力,投入到周圍的夜景中,剩下的百分之一,留在唐嫣的裙襬間徘徊,當然,只是偶爾。

在工作上,尹琿和唐嫣是同事,都是北京市殯儀館的高級職工。而在生活上,他們恰巧也是鄰居,當然,解釋爲合租關係或許更爲貼切些,因爲,兩人同在一個屋檐下。他的家,就是她的家,她的家,也是他的家,不過事先聲明,關係是純潔的。

夜幕初垂,華燈初上。

整個都市就像是濃妝淡抹的現代美女,時尚而炫目。霓虹燈閃着迷亂的光,迷了人眼,亂了人心…… 那些高檔酒店燈火通明,裏面一定有人在推杯換盞,意在不醉不休。那些寫字樓的玻璃幕牆變成了巨大的顯示屏,切換着不同的廣告畫面與標語。

燈光的影子映進江水,是一種迷亂的效果——江水,難道它也在這燈紅酒綠的都市裏迷醉了麼?

不過應該不會。或許它一定只是在微笑罷了。

擡頭,天上沒有星星。是的,只是一片黑暗,一顆星星也沒有。這讓尹琿不禁感到有些悲哀。

沒有夢的城市是現實的,太現實的城市則讓人寂寞,甚至是悲涼。

尹琿不是個遊吟詩人,也寫不出煽情的辭藻。但他承認自己的確看不透這座城市,她太美麗,太繁華,也有太多僞裝。

不知道在這不夜的城市裏,是否有人和自己一樣,在繁華里落寞,在落寞裏消亡。

正走着,一陣發動機的引擎聲打斷了尹琿的思路,他下意識的朝着聲音的方向看去,只見一輛嶄新的寶馬x6停在路邊,一個熟悉的身影正在打開車門,準備進去。

那不是湯星嗎?尹琿有些詫異。不錯,還真是這小子,大學畢業後就沒有了他的音訊,聽寢室的哥們在羣裏議論,說他傍上了市長的千金,還踏入了高薪管理層。可惜的是,據說該千金的長相,實在是難以恭維。

湯星在學校就不老實,專喜歡撬牆角,看到身邊的朋友找了一個漂亮妹妹,就會打壞心眼,尹琿有個師弟的女朋友就是這樣被他撬走的,害得他在師弟面前很沒面子。

既然今天遇上了,他倒是要看看,湯星的那位夫人是不是真像同學在網上說的那樣,讓男人看了都會喪失基本的生理***。

“湯星!”尹琿試着叫了一聲。

唐嫣見尹琿莫名其妙的在叫人名字,詫異地問:“你叫誰啊?”

尹琿指着前面那男人說:“我看到了一個大學同學,不知道是不是他。”

其實湯星剛纔就看到尹琿的身影了,當時的第一感覺就是——有些意外。畢竟,深更半夜的遇到一個一年多都沒遇到的人,多少有些出人意料。本想拉着身邊的女人躲避。不過在對方叫出自己的名字後,也只好硬着頭皮留了下來了。

他整了整那身意大利西裝,一臉嬉笑,待尹琿走到自己的面前,親切的握住了他的手:“哦,是尹琿啊,真巧,會在這地方遇見你。”

尹琿笑道:“是啊,一畢業,就沒見過面了。”

湯星見尹琿身邊有個美女,兩眼就開始發光:“這位是?”

尹琿正想告訴唐嫣的身份,沒想到唐嫣一下子就搶過了他的話頭,她突然親密拽着尹琿的胳膊,對湯星說:“我是尹琿的女朋友,叫唐嫣。”

尹琿詫異看了一眼唐嫣,發現她正衝着自己詭異地微笑,尹琿並不知道唐嫣爲什麼說她是自己的女朋友,不過這時候,他也不可能當面點破。

湯星好象很羨慕尹琿有一個這樣漂亮的女朋友:“尹琿,你一直都是走桃花運啊,大學是這樣,現在也是這樣。對了,這位是我老婆,陳金。”

陳金,原來真和傳說中的沒兩樣,果真是長相有點出醜,不光是臉型輪廓不怎麼好看外,更恐怖的是左臉還有一塊疤,好象是被燙傷的。

眯了眯眼,尹琿突然有些同情起這個老同學來,憑他那模樣,在大學就是靠着那張臉泡了不少美女,怎麼,現在時代進步了,沒想道他……

任誰一天到晚面對着這麼一個醜陋的婆娘,心裏都會很難受。估計,湯星現在唯一有盼頭的,就是如何去巴結醜老婆的老爹,讓自己的事業更上一層樓。 “湯星,你小子有私心啊,結婚也不通知一聲,悄悄就把婚結了。”

湯星開始向尹琿孜孜不倦的炫耀起他的政治資本:“哎,沒辦法,剛進官場,只好低調些。”

在這位官人面前,尹琿假意地附和着他,以滿足他的虛榮心:“那是,那是,官場上嘛,就是要講究規矩。該張揚的時候張揚,不該張揚的時候,還是低調的好。”

湯星一聽,很是滿意,拍着尹琿的肩膀,老氣橫秋的說道:“看不出啊,你對官場上的事懂得還挺多的。”

尹琿抱之一笑:“你不知道,以前我的理想就是當官。”

湯星像個老官場一樣,點頭:“應該的,應該的。”

閒聊了一會兒,湯星口中多是帶着不着邊際的官腔,尹琿想請湯星到附近的茶樓去喝杯茶,湯星看了一眼他的老婆大人,見她不太高興,忙對尹琿說:“兄弟啊,喝茶就下次吧,下次我請客,家裏還有些文件沒寫,明天開會領導還要用。”

尹琿點點頭,也沒有勉強,看得出來,湯星是害怕老婆。他本來想留下來和自己喝杯茶敘敘舊,可他老婆一個眼神,就讓他改變了主意。

湯星摟着他老婆走了,挺着肚子,還真像是一個官場上的人。到了車子裏,看到尹琿兩人轉過身去,這才拉下車窗,對着窗外呸的吐了口唾沫:“晦氣!”

“這就是你大學同學啊?”湯星走後,唐嫣忍不住問。

尹琿知道唐嫣話裏隱含的深層意思,她只是不好明說,害怕傷了自己的面子。其實,他找個什麼樣的老婆和別人又有什麼關係,生活都是自己在過,他願意怎麼做,是他自個願意。

“是啊,人家老丈人是市長。”尹琿故意把湯星岳父的身份搬出來,是想告訴唐嫣,湯星爲什麼會找這樣一個水平的老婆,完全是看在她老爸是市長的份上。

因爲他相信,湯星一點也不愛他的老婆。

“我看你同學挺怕他老婆的。”唐嫣偷偷地笑。

這一點尹琿也看出來了,剛纔他老婆一個眼神,湯星連個屁都不敢放,只好給自己撒謊,找個藉口乖乖地陪老婆回家。

“唐嫣,剛纔爲什麼要說你是我的女朋友啊?”尹琿忽然想起了什麼,好奇地問。

唐嫣聽他這樣問,似乎不太高興,撅起性感的小嘴,埋怨道:“怎麼,委屈你啦?”

尹琿故意裝作無所謂的模樣,其實,他心裏也很矛盾,按理說這麼能幹,漂亮的女人當自己的女朋友,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可是……

唐嫣認真地看着他,彷彿是在等待他的答案。

尹琿不敢正眼去迴應她那溫柔的眼神,她的眼神裏充滿了濃烈的愛意。尹琿知道,自己今生不能承受這份感情,因爲他只是一個掙扎在社會最底層的小人物,而且還註定命犯桃花,他不想害了別人。

“怎麼會呢,你這麼漂亮,許多男人想愛都沒機會呢,將來你一定找到好男人。”

唐嫣白了尹琿一眼,對他這樣的回答,很不滿意。

“我就知道,你是一個不懂得知恩圖報的男人,虧我剛纔還犧牲自己來幫你。”

“幫我?怎麼幫我啦?”尹琿對唐嫣的話似懂非懂。

“不是嗎,你想,剛纔你同學都帶老婆出來了,要是你連一個女朋友都還沒有,多丟人吶。所以,我就自告奮勇,充當一回你的女朋友了。”

唐嫣的話還真有道理,看剛纔湯星那眼神,一定把他給羨慕死了。他可能做夢也沒有想到,尹琿這小子會找到一個如此漂亮的女朋友。

現在看來,自己這男人做的看樣子還不算太失敗,雖然沒有像湯星那樣巴結上一個有錢有勢的黃臉婆,可自己比他有福氣,身邊有美女轉着。尹琿摸了摸下巴,有些哭笑不得。 “這麼說,我算是欠你一個人情了。”轉過身來,尹琿雙手插到風衣的褲兜裏,無奈的聳了聳肩膀。

“嗯,我要讓你永遠都記得,你虧欠我的。”

“不會這樣嚴重吧?”尹琿大跌眼鏡,感覺自己像是童話故事裏的小紅帽,鑽進了狼外婆精心鋪設的美麗陷阱。

唐嫣急了:“那當然,你想,一個大姑娘能拿自己的清白開玩笑嗎?”

這一下,尹琿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好辦纔好了,如果不是因爲那個原因,相信自己一定會很樂意地接受這個純真無邪的姑娘吧!

“我待會請你吃夜宵,給你賠罪。”尹琿討好着唐嫣,希望她過得開心,和剛出來一樣,歡快地大笑。

“不行,我要讓你做一頓飯給我吃。”唐嫣總算有了讓步,不過,她的這個要求並不能難倒尹琿,因爲尹琿以前就常自己做飯吃,手藝還算過得去。

於是,尹琿想也沒想的就爽快地答應了唐嫣的請求:“那好,回去就讓你嚐嚐我的手藝。”

唐嫣沒有繼續生尹琿的氣,她是一個很大度的女人,似乎她並沒有把剛纔的事放在心上。她拉着他的手,又變得活潑起來。

尹琿在工作時從來沒有見唐嫣這麼開心地笑過,今天她像小孩一樣,天真地笑着。

“唐嫣,你笑起來真美。”

“是嗎,單位裏只有你這樣說。”

“那是你平時太冷豔了,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樣子,連清掃大媽都對你畏懼三分。”

唐嫣沒有說下去,好象在沉思。

等在附近轉了一圈之後,尹琿才覺得自己答應的未免太早了點。現在是十一點半,小超市基本都關門了,大超市也太遠了,不方便。正尋思着把請客的事推到明晚,唐嫣卻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走!去菜市場。

菜市場?尹琿摸了摸頭,自從那個女人離去後,他就再也沒有心情進過菜市場,渾沒想到,今天爲了感謝一個女人,自己又一次走進了這裏。

菜市不大,小區型的,離兩個人合租的公寓也不遠。夜晚基本沒幾個商販了,有的也是準備收攤的。唐嫣說,以前,她每天下班回家,都要到這菜市逛一圈,買兩樣喜歡的菜,回家一個人做飯吃。

和一個女人逛菜市,真是一件溫馨的事情,更有一種家庭的溫暖。唐嫣和其他家庭主婦一樣,和買菜的小販們討價還價,雖然只是幾角錢的差異,但在她們女人眼裏,這也是一種持家的表現。

“大嬸,西紅柿怎麼賣?”

“五塊錢一斤。”看到有生意上門,老婆婆很熱情的招呼:“你看看我這小柿子,十分的嫩啊!這還是早上剛剛摘下來的,嘎甜嘎脆的。姑娘,你嚐嚐。”

唐嫣也沒有客氣,接過老婆婆遞過來的一個小西紅柿。嘗過之後,讚歎道:“恩,真甜,真脆。不過,超市才賣四塊錢啊!大娘,能給便宜點嗎?”

菜場的販子們,有城鄉開發區進貨在這賣的,也有許多從周邊農村刻意前來賣東西的。一些人還是挺淳樸的。而這位老婆婆明顯就是這種人,沒有懷疑唐嫣的話,只是猶豫了一下,問道:“姑娘,我這可是無害的西紅柿呀!這閉市的時間也快到了,如果你要是多買一些的話,我給你便宜五毛錢好了。”

尹琿一陣無奈,剛剛已經詢問了價錢,這個老婆婆的西紅柿是最好而且是最便宜的。這妮子居然還要剝削,人家都那麼大歲數了,賣幾個果子容易嗎?有心想說說,可是看到唐嫣那砍價時喜悅的神色,實在不忍心破壞她的興致。

唐嫣伸出兩根手指,道:“那我買這些,行不行?”

“兩斤?太少了。不如你買五斤,我給你四塊,你看行不?”老婆婆也是做生意高手,決定大甩賣,以銷量來決定利潤。 浮生莫與流年錯 “啊,五斤,太多了。那麼多,我得什麼時候才能吃完啊!這樣,我買三斤,四塊一斤怎麼樣?”

“那個不行。姑娘啊,那我就賠了。”

兩人你來我往,爲了幾毛錢,砍價砍得不亦樂乎。

經過了十分鐘的舌戰,唐嫣終於以三塊八一斤的價格勾得二斤西紅柿,直讓老婆婆搖頭苦悶,嘴上一個勁的說:“真是賠了,真是賠了。”

唐嫣用最便宜的價格,買到了最好的西紅柿十分的高興。好像是一件非常值得炫耀的事情,提着袋子高興道:“哈哈,厲害吧!”

尹琿無語,兩斤蔬菜有什麼好得意的,還搞得老婆婆心頭直痛。估計是想到馬上就收攤了,否則唐嫣絕對不會以這種價格買到這麼好的西紅柿的。

唐嫣把西紅柿交給尹琿,準備付錢。左翻右翻,居然一點零錢都沒有,全部是一百的。

尹琿悲哀的想到,人家這纔是有錢人啊!只不過,這妮子會不會被老太婆鄙視呢?這麼個有錢人居然爲了幾毛錢跟她計較了這麼半天。

“喂,有零錢嗎?”唐嫣用胳膊肘搗了搗尹琿,悄悄的說:“我剛發工資,沒散的。”

尹琿苦笑一下,聳了聳肩,直接將兩個褲兜的口袋都拉開了,用生動的表情語言,回答了這個嚴峻的問題。抱歉,他不是一個喜歡把銀行卡,鈔票,存摺通通塞進口袋裏的人。而唯一的一張毛爺爺,業已被無良的酒吧老闆笑納了。

“這樣啊!”唐嫣微笑着的臉開始有點掛不住了,她開始懷疑眼前這個傢伙是不是故意想看自己出醜,於是,禁不住對尹琿多看了兩眼,還真是越看越像,越看越有這個可能。

“咳咳……”尹琿咳嗽了兩聲:“喂,你一直看着我幹嘛,難道懷疑我故意想看你笑話不成?”

“嘿嘿,不打自招了。”

“不帶這樣的啊,你沒看到我這雙清澈的眼神是多麼的無辜嗎?”

“沒看出來!”唐嫣撇了撇嘴,從錢包裏抽出了一張百元大鈔:“大娘,給!”

老婆婆嚇了一跳,張大了嘴說道:“姑娘,你沒有零錢嗎?我哪裏找得開哦!”

唐嫣想都沒想,直接將錢塞給老婆婆,道:“那就不用找了。”

“啥?”老婆婆傻眼了,這姑娘腦袋沒病吧?買二斤西紅柿用了一百塊錢,既然這麼大方,爲啥剛剛還講價呢?

等老婆婆回過神的時候,唐嫣兩人已經離開了。老婆婆只能無奈的將錢塞進兜中,腦袋直搖,自始自終她也沒有搞明白唐嫣心中到底是怎麼想的。

等到走遠一些了,尹琿問唐嫣:“小糖糖,你腦袋進水啦!剛剛那麼費勁講價,豈不是白講了?五十塊一斤的西紅柿,你真是有錢人!“

唐嫣白了一眼,不樂意道:“你明白什麼?老大娘那麼大歲數了,每天早上還要來賣東西多不容易。再說了,我講價只是樂趣而已,這都不懂。你真是個沒有愛心的人!”

尹琿腦袋冒出黑線,丫的,是我沒愛心,還是你丫的有錢人的惡趣味古怪啊!

由於午夜快要到了,一些挑燈夜戰的商販業已開始收攤走人。兩人抓緊時間掃蕩了一圈,總算在結束之前買齊全需要的東西。

唐嫣說,她最愛吃的就是魚香肉絲,一定要嚐嚐尹琿的手藝,能做出什麼樣的魚香肉絲來。

作爲一道頗負盛名的川菜,魚香肉絲自然不是那麼容易做的,要做的地道,自然少不了一些容易忽略的細節。 boss大人別太壞 比如肉絲的大小,醃製,材料的選取,以及勾芡澆汁等等。

尹琿沒有辜負唐嫣的期望,努力地做了幾道她最愛吃的菜,水煮肉片,魚香肉絲,還有西紅柿炒蛋。在尹琿做飯的時候,她一直站在廚房門口,看着他在廚房裏忙碌的樣子。

“男人忙碌的樣子,真帥。”唐嫣看着尹琿,讚道。 尹琿放了湯勺:“其實女人做飯的時候更美。”

唐嫣不服氣的撅起了小嘴:“那是你們男人不愛做飯的藉口。”

“呵呵。”

其實,尹琿自個也不太清楚,這是不是男人懶惰的藉口,但他相信,如果在廚房裏有唐嫣忙碌的影子,那就一定是個美麗的天使。

飯做好了,看着桌面上由尹琿親自下廚弄的幾道菜,唐嫣有點不太相信,一個大男人,也會有這麼好的手藝。

“怎麼樣,沒騙你吧,我說會弄菜的。來,嚐嚐水煮肉片的味道。”尹琿給唐嫣夾了水煮肉片,放在她的飯碗裏。

唐嫣嚐了一口,翹起大拇指,表揚着他。

“慢慢吃,別燙着了。”

“真棒,比我媽的手藝還好。”

“你怎麼拿我和你媽比呢,她歲數比我大多啦!”

唐嫣嗤嗤地笑,說:“我比的是你們手藝,可沒比你們年齡啊!”

看着唐嫣狼吞虎嚥的樣子,尹琿很有一種滿足感。男人就是這樣,總愛在女人面前表現自己,這一頓飯下來,她一定會迷戀上我的手藝吧?尹琿有些臭美的想着。

要是哪一天,那個人也能吃上我親手做的菜,像現在的唐嫣一樣,狼吞虎嚥的吃,那該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啊!

“尹琿,這些都是你女朋友教的吧?”唐嫣忽然好奇地問道。

聽了她的話,尹琿一陣傷感,她能教我嗎?自己不想再提起她,沒想到身邊的人總會有意無意地提起自己以前的生活。

“我沒有女朋友。”

唐嫣愕然的擡頭看着尹琿:“沒有?是分了吧。”

“她離開了我。”

“離開就離開唄,有什麼大不了的,有機會找一個比她更好的。讓她有一天會後悔,錯過了你這個好男人。”

“得,你就安慰我吧。”

“沒有,感情這東西,誰也說不清楚,當你緣分來的時候,自然會有人來愛上你。”唐嫣笑着給尹琿夾了一筷子菜。

尹琿動作一滯,慢慢地擡起頭,看向了唐嫣。

她的雙眼渴望着愛情,在夜裏,再堅強的女人也會脆弱。唐嫣是個事業型的女性,但在自己面前,她一樣表現得溫柔,體貼。

飯後,尹琿陪着唐嫣看了一會兒電視,尹琿知道,在這種寂寞的夜裏,她需要有一個人陪着。自己能做的,只有把她當朋友一樣,分擔着她的寂寞。

但他不能給對方太多期望,讓她把希望寄託在一個沒有結果的男人身上。尹琿心裏清楚,今生,她不會是自己生命中的女人。

尹琿很感動,好想把唐嫣摟進懷裏,溫柔地告訴她,謝謝你給我的愛情。

轉過身,尹琿流了淚,腳步蹣跚的走進了自己的臥室。大廳裏,一片寂寞。

在這個美麗的城市裏,在自己人生最失落的時候,竟然還有一個女人,願意爲自己等候。尹琿趴在窗口,仰望着那熟悉的街道,那明亮的燈光。有些不捨,卻也無奈。

夜色下,馬路上依然有穿梭的車流,熱鬧的人羣。而尹琿卻像木偶一樣在那發着呆,彷徨得像一個忘記路的孩子,漫無目的地在城市地圖上尋找着家的方向。他很想走出去,大聲地告訴唐嫣,自己心中的那個女人無法取代。雖然尹琿知道,他對她的感情,就像唐嫣心中的那份感情一樣,只是一種期待,一種守侯。可是,兩個人同樣傻傻地爲沒有結果的愛情去牽掛。

客廳裏,唐嫣抱着卡通枕頭,默默地注意着尹琿房間的那扇門,眼圈有些微紅。

先前喝的那杯伏特加酒意上涌,尹琿開始有些微醺和迷醉,他開始想念她,想念家,想念唐嫣,想念這個城市中對自己好,關心自己的所有人。

一涉及到回憶,尹琿就會想起剛畢業時的那份雄心勃勃,壯志未愁。他想在這個城市中出人頭地,大幹一番自己的事業。可幾年過去了,卻依舊一事無成。事業,愛情,家庭,一切美好的東西都與自己無緣。 他不知道,在這個城市中,還有多少和自己一樣失落,惆悵的人。會不會和自己一樣,在繁華的城市中繼續幻想着美好的明天,沉溺於現實的蒼涼。

尹琿是個化妝師,準確的說是殯儀館的遺體美容師,他服務的對象有男,有女,有老人,有孩子,有殘缺不全、支離破碎,也有美豔絕倫,精緻細膩的。

雖然他是個男人,可他從小就喜歡給別人化妝,他幫他的母親梳頭,幫他父親打發蠟,幫他的姐姐扎蝴蝶結,幫他的妹妹塗紅臉蛋。他喜歡擺弄人的臉,打粉底、畫眉毛、抹腮紅,塗脣膏……尹琿喜歡化妝的過程,它能讓自己獲得美的享受。

但當同樣的過程從現在的自己手中操作出來時,給人的印象卻往往變得神祕而晦氣。也正因爲如此,那些和他原本關係很鐵的同學在得知了他的工作後,都爭先恐後的換掉了手機號碼,和他切斷了關係往來,就連各種週年聚會,也心有靈犀的漏掉了這個小角色。因爲在他們的眼裏,尹琿就是一個異類,一個恐怖的代名詞,傻子才願意和一個成天觸碰死屍的傢伙,握手,猜拳,乃至把酒言歡。開始尹琿還不太瞭解情況,但吃了一次又一次的閉門羹後,他也只能叼着一根菸,頹廢的坐在牆角,把電話冊上那一串串曾經熟悉的號碼,一一劃去。人情冷暖,嘗過便知。就拿今天遇到的湯星來說,如果不是尹琿事先叫出了他的名字,他絕對會像看到一窩蒼蠅一樣,避之不及。

上大學的時候,尹琿讀的是理工科,這是一個和喪葬禮儀風馬牛不相及的專業。打心裏講,他期望有一天能出人頭地,或爲金領,或者高管,運籌帷幄,指點江山。但他卻怎麼也不曾想到幾年後的今天,自己會成爲一名入殮師。或許,命運就是這樣的荒誕可笑,肆意弄人,一遍又一遍的***着你的肉體,你的靈魂。而作爲受害者的你,卻只能瞪着眼睛遙遙相望,毫無還手之力。

在大多數人眼裏,自己的職業顯得很神祕,壓抑。甚至有點小小的日式恐怖,但對於尹琿而言,它就是一個工作,一份薪水,一個能讓自己活下去的飯碗。如果說有什麼特別的話,就是尹琿特別希望在自己的手底下,他能把那些曾經生機勃勃的面孔,弄得光鮮美麗,讓每一個到過這個世界的人,都能夠毫無遺憾的體面離開。

其實,尹琿並不是個很膽大的人,小時候聽見大人們講故事,他就會怕的捂住耳朵,但不知道爲什麼,當大學畢業,在人才市場進退無門,義憤填膺之下向火葬場遞出自己簡歷的時候,尹琿的內心卻有一點小小的意外驚喜,可能這就是冥冥之中有所註定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