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好似無力般的從脖子處滑落,接着是右手…..她緩緩的站了起來,步履蹣跚的朝着陽臺走去….

“寶貝…孩子…你

你怎麼了??”

“你回答我啊,你這是要去哪???”母親見她動了還以爲她並沒有死,站在門口焦急的喊叫着.但小女孩並沒有因爲母親的喊叫而停下腳步,她走到陽臺邊上,一隻腳跨過了欄杆…..另一隻腳踩在陽臺的邊緣處,緩緩的會過頭來看着自己的母親.

“寶貝快回來危險…..”母親見此,完全沒了理智,急忙衝着女兒跑去….就在要觸碰到女兒身體的一瞬間,她發現女兒笑了,不是天真活潑的笑,而是臉色陰沉,雙眼上挑的邪邪一笑….抓到了…抓到了…. “啊……”母親終於抓到了女兒的身體,但是由於當時心急跑的太快,沒能停下來..由於慣性作用她抓着自己的女兒從10幾層的高樓的陽臺上,垂直落下…

5分鐘後…….

“師父,剛纔我接到電話,說X區發現有人墜樓了….”

“哦??說說看….”

“警察去過死者家裏,發現除了臥室的門有被砸壞的痕跡外,一切正常.而母女兩個看似是跳樓而亡,但那位母親的手就沒有送開過,直到被摔成了肉泥,還是緊緊的抱者自己的女兒.更奇怪的是小姑娘的脖子上發現了被掐的痕跡,但根據手掌大小判斷,顯然不是母親的,到象是自己掐的.這個家的家庭背景也瞭解過.一家人很和睦,從爲有什麼大的波動,這足已說明不是因矛盾糾紛引發的慘案.但是警局的資料裏查到這個女人在幾天之前曾經來報過案,原因是說自己的丈夫失蹤了..”

“難道是前幾天的那個人口失蹤案的其中之一?”

“嗯….是的,好好的一個家庭,前幾天丈夫莫名其妙的失蹤,還沒過多久,母女又出事了.這個家庭算是完了…..”楊浩惋惜的說到.

“看來它們沒有休息,楊浩…這2天你就不要回家了,留在我這靜養..虎頭那邊只要一有消息.我們就出發”

楊浩聽完一陽叔的話後,給自己家打了一個電話說明了情況以後,就來到了國智和黃凱的身邊,這兩個人在一陽叔的細心照料下,已經脫離的生命危險,但黃凱的傷勢明顯要重很多.還在昏迷.國智還算幸運已經醒了過來.

“國智,怎麼樣..好些了沒有??”

“嗯…好些了..我這是 在哪?”

“在我家,你和我說一說你們是怎麼受的傷?”一陽叔說着遞給他一杯水.

“記得我們進了洞沒多久,就看到散落在地上的對講機和一些血跡…之後局長帶我們沿着線索走到一個岔路前面,正商量該進哪一條路口的時侯,就看見一個很高很大的紅色怪物跑着衝過來了,它速度很快我還沒等開槍就被打倒了,局長和黃哥也不知道開了多少槍,不過子彈對那怪物一點作用都沒有….對了,局長呢??他怎麼樣了?”

“犧牲了~~~~”

“你說什麼 ???局長他死了???”國智一着急,連連的咳嗽着.露出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僵硬在牀上.

“怎麼會這樣???我早就勸他不讓他冒險…都怪我….”

“別內疚了,那種情況下你也無能爲力.但局長的死因我希望你能保密..”

“嗯…我說出去也沒人會相信.”

“阿浩,我要閉門調養幾天,沒什麼要緊的事,就等我出來在說吧”

楊浩點了點頭,畢竟治療四個傷員不是件簡單的事,而且一陽叔在之前還經歷了一場惡鬥,受了些輕傷.這會元氣損耗的厲害.不得不停下來靜養一會了.

死了這麼多的人,從一開始在教堂的一切,到如今的墜樓事件.這一連串的慘案到底說明了什麼??這些鬼,到底有這什麼樣的目的呢??? 楊浩心裏盤算着,既然師父要靜養,那就先不去考慮這件事情了吧.韓雲雪那還不知道怎麼樣了,自己的父親剛遇難.想必她的心情肯定糟透了,而且韓局生前爲人不錯,對自己也是關愛有加,他的追悼會理應去悼念一下.於是楊浩告別了衆人,駕車趕往了警局.剛到門口就看見了一個大橫幅寫着的字樣,警察局大廳裏裏外外擺滿了花圈,大廳裏外都站滿了人,想必都是生前韓局的戰友和受過他恩惠的人吧.雖然大廳里人數衆多,此時此刻卻格外的靜悄悄.只有只有殯儀一個人在說着韓局生前的事蹟和背景.衆人見到楊浩趕來,都擡起頭來盯着他的舉動,韓雲雪此時穿着一套黑色的衣服,胳膊上帶着 ‘孝’,兩隻眼睛哭成了桃型,精神渙散的看着躺在面前的親人.

“雲雪,節哀吧….別太難過了..我會幫你爸爸報仇的.”沒想到這句安慰的話不但沒起到作用,反到讓抽噎的她悲傷大起,嚶嚶的又哭了起來,一時間楊浩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無奈之下他站到了韓雲雪的身邊,靜靜的一句話也不敢多說了.默默的用一雙眼睛不住在人羣中打量,想找到韓雲雪的媽媽,可看了半天,沒有一個人象.不過在殯儀對韓局的人生解說中才瞭解到,韓雲雪12歲那年,母親被人綁架了,最後在攻破罪犯的據點時,晚了一些..雲雪的母親已經被殺.這麼多年來,一直都是韓局一手把雲雪養大的,可見韓雲雪對父親的依賴有多深,父女之間的感情自然不用廢舌.

“韓局不幸遇害了,不過你還有我,你放心,我會好好照顧你,以後我家就是你家,有什麼事你就來找我,我絕對不會讓你受一點委屈的,我發誓.”

韓雲雪聽到了這些話,心裏舒服了一些,其實她傷心的不是別的,父親沒了,也就是說只剩她一個人了,高興了沒人和你分享,悲傷了也沒人聽你傾訴.真正成了孤家寡人了.此時她需要的不是殯儀在那添油加醋的對父親的生前事蹟誇大其詞,也不需要同事們的同情,和安慰.她需要的是一個靠背,一個避風的,能讓她感覺到安全的港灣.楊浩的話正中要害,她緩緩的擡起頭,看着眼前的這個男人.眼神堅定,樣貌冷峻的面容下藏着一顆滾燙的心.她沒有再說什麼,而是一把抱住了楊浩,把頭深深的埋進了他的胸膛之中.不一會楊浩就覺得胸口處暖呼呼的….要說剛纔她是悲傷的哭,而這一刻,她是感激的流淚….外人眼裏好些覺得有些不合適,你父親剛剛去世,你就在他屍骨未寒的時侯抱着個男人?成何體統.但是楊浩一臉的鎮定自若到讓大家不好說什麼,只有些女同事再胡亂猜測楊韓2人的關係.

不知不覺2個小時快過去了,追悼會也接近了尾聲.就在工作人員要把遺體擡往火葬場的時侯, 擡放屍體的這4個工作人員同時發出了尖叫聲,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前方,雙腿不斷的倒走着,衆人聞聲後,回頭望眼過來,無一例外都被眼前的情景嚇的手無足措起來,摸槍的摸槍,後撤的後撤..楊浩並沒有什麼舉動,而是一臉冷靜的站在原地,看着韓局長的屍體,帶着關節扭動的噼啪聲,緩緩的從棺材中坐了起來,渾身僵硬的肌肉讓他行動不便,搖搖晃晃的半天,才站起身來,他直挺挺的原地轉了一個圈,似乎在找什麼,最後把目光放到了韓雲雪的身上後,安靜了下來.雲雪聽到衆人紛紛把槍,和緊張後退時發出的驚歎聲後,也感覺出了異常.於是她擡起頭看了看楊浩問道.

“怎麼了?”楊浩一把把她的頭按回到胸膛裏.

“沒…沒什麼…咱們走.”說完就抱這韓雲雪就準備離開

“雪…雪…..”這時那起死回生的韓局竟然發出了聲音…

“爸爸??”韓雲雪聽到了極其耳熟的叫喊聲,渾身一顫就要回頭看

“你別胡思亂想,你爸爸已經去世了..咱們快走把,去火葬場再說..”

“雪…..雪…….”韓局似乎活了過來,一遍又一遍的喊這雲雪的名字.

韓雲雪再也邁不動步子,她掙脫了楊浩的懷抱,回頭一看,韓局伸着雙手,衝着她一步一步的邁了過來..

“爸爸…爸爸….”韓雲雪此時的精神完全紊亂,父親已死的事情被拋之腦後,毫無顧忌的跑了過去.

“別過去……危險”楊浩剛要攔住她,卻爲時已晚.她此時已經被韓局抱在懷裏了.

“爸爸..你沒事了??太好了..你知道嗎?我沒了媽媽不能在失去你了..嗚嗚~~”

韓雲雪毫無顧忌的哭在韓局的懷裏,楊浩緊緊的盯着眼前的一切,韓局死了多時了,身體都僵硬了,此時怎麼會起死回生??一定有蹊蹺,但是現在韓雲雪在它手裏,又不敢輕舉妄動,只能時刻保持着警惕.

韓雲雪緩緩的擡起了頭,發現父親面無表情的看着自己,忽然,眼神變的很詭異,嘴角微微上挑,露出了一個邪邪的微笑,韓雲雪嚇了一跳,那不是人類該有的表情.好恐怖阿,就在她愣神的時侯,只見韓局雙手十指分開稍屈,兩臂擴張…瞄準了韓雲雪的脖子,一個前樓就準備插死她…

“啊….”雲雪嚇的雙腿發軟,乾脆閉上眼不管不顧了.過了幾秒鐘後,她並沒有感覺到疼痛,一切似乎都靜止了,她擡頭一看.原來是楊浩在千鈞一髮之際衝上來,用自己的雙手死死的架住了韓局那對僵硬的手,不過那僵手並沒有收回的意思,而是死死的扣進了楊浩的小臂,指尖處流出了鮮紅色的血.

“雲雪,快走…他不是你爸爸……”

“那你…你….”

“你別管我,我沒事,你在不走,咱們都要報銷在這了,快走…”

楊浩的話音剛落,有幾個反應快的警察,衝上來抱着韓雲雪離開了警局大廳.剩下的人紛紛掏出了槍對着韓局長.

“你們也都出去,我會打理的..出去啊??你們拿着槍,是要把我打死,還是想把韓局的遺體打成蜂窩???都給我出去….”衆人聽了楊浩的話,楞了幾秒鐘,不過想通了之後也沒做停留,迅速的撤離了警局大廳,畢竟都是些受過訓練的人,反應也不是一般的快.

“你到底是誰???上屍身有什麼企圖???”

“咯咯咯….”韓局竟然笑了幾聲,但沒有說話.不過楊浩的洞察力很好,他忽然想到了那對墜樓的母女.似乎有些聯繫.

“前幾天墜樓事件也是你們乾的??我明白了….”楊浩說完惡狠狠的盯着眼前的韓局.那對母女爲什麼在生活無憂無慮,恩愛溫馨的環境下跳樓而亡了.如果事情和今天一樣,是一個至親的人站到你面前,引誘你,殺害你.估計什麼人都擺脫不了吧. 沒錯,楊浩在幾秒鐘內就想通了. “韓局”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表情一僵,隨後露出了它一貫的那個邪邪的笑容,可是,這次它的笑容並沒有維持住.因爲它看到站在自己對面的楊浩,此時也笑了,是冷酷的笑,胸有成竹的笑,與此同時帶着無邊的霸氣和強大的自信,充斥着屋內的整個空間.

他雙手翻轉,運氣至雙臂.一股涼絲絲的氣勁由丹田流自掌心處,如同涼水內流般頃刻間就完成了.

“給我出來….”楊浩大吼了一聲,雙手變拳,帶着涼涼的氣勁直擊韓局胸膛.砰..韓局高大的身軀被打的騰空2米後直直的落到了地面,而在身體被擊中的一霎那.從韓局身體裏竄出了一個幽靈. 它見事情敗露,驚訝的愣了一下,轉身要跑…可楊浩哪裏肯給它機會,一個天罡步攔在了它前面,瞬間用出了鬼手.呼~~~~~那個幽靈被楊浩的鬼散了…臨死前,它嘴裏絕望的嘟囔着.. “まさか。。おまえはじごくだんしゃくの當人でしょうか。。難道你是地獄男爵本人嗎?? 傻傻的日本鬼,臨死之前竟然把楊浩當成了它們生前腦海裏的那個 “地獄男爵”,不過它直到死也想不到,自己口中的地獄男爵竟然是個人類.不久後,衆人從新返回到警局大廳,所有人似乎還心有餘悸的看着韓局的屍體.

“對呀,楊浩,韓局….是怎麼回事??”幾個警員走過來,好奇的問着,楊浩自然不能告訴他們是鬼上了屍身的原因,於是想了一個介乎於科學和迷信之間的解釋.

“詐屍??楊哥..真的是詐屍??以前就聽老人 說過,沒想到如今還能碰上.”

“沒什麼大不了的,以前屍體都要土葬,所以詐屍的事件屢屢發生,如今都火葬,屍體停不了幾天就燒了,很難出現詐屍了,韓局是個意外…沒什麼大不了的,好了,把他擡上車吧,儘早火化.”

“它…它不會又起來了吧???”幾個警員膽戰心驚的挪動着身體,磨磨蹭蹭的靠近韓局的屍體,這一舉動讓楊浩有點哭笑不得.不過人家畢竟是人,沒接觸過這些,如果自己沒發生意外還是個普通警察的話,碰倒這些也會嚇的不輕吧.楊浩肯定的點了點頭,衆人小心翼翼的把韓局的屍體推上了車,緩緩的開向了火葬場.

經過這一耽擱,直到下午5點,韓局的後事纔算處理妥當,楊浩和韓雲雪2個人坐在車上,平伏了一下悲傷的情感之後,作出了一個驚人的決定.

“雲雪,我送你回家吧~~”

“那還是家嗎??我已經沒有家了”

“…..那你要去哪???”

“我哪也不去…”韓雲雪這話大有賴上楊浩的意思,弄的他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對了,你說過,你家就是我家…說會照顧我,是真的,還是說說而已??”

“當然是真的??爲什麼要這麼問?”

“既然是真的,那我能不能住到你家去??我可以幹很多家務,也可以做飯,洗衣服,大不了我每個月交房租就是了.”

“這….不太合適吧???”

“難道你想讓我一個人回到那個家??爸爸死了,媽媽也不在了,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嗚嗚….”說着說着雲雪竟然哽咽了起來.楊浩心裏頓時就如同貓抓,他不是不想照顧雲雪,而是從小到大他從沒領朋友回家住過,何況還是個漂亮的女孩,讓爸媽怎麼想???猶豫了半天,他擡頭看看雲雪一臉的悲傷.心裏展開了激烈的爭鬥.畢竟一個女孩子,剛參加工作不久,母親和父親就先後離開了自己,那個家充滿了回憶,這讓她怎麼接受???算了,死就死吧.

“好了好了,我話說再前面,你每個月要交房租啊.不然會引起爸媽的誤會….”

“嗯…嗯….我保證不會拖欠的.”韓雲雪見楊浩答應了自己的要求,眼中還帶這眼淚,一個勁的點頭…楊浩聽了她的話差點噴血,又是好笑又是好氣,他本意是讓雲雪和家裏人說清楚事情原委,但聽了她的話,好像自己變成了守財奴..

“哎…我真服了你了…餓不餓?一天沒吃東西了吧??”

“嗯….”韓雲雪聽楊浩這麼一說,果真還有點餓了.

“咱倆先去吃點東西吧,然後你回去收拾一下,到了我家可要乖些..不討好我爸媽那可什麼事情都不成了”

“你放心吧…”楊浩搖了搖頭,開着車來到了一家茶餐廳.兩個人落座以後,楊浩把菜單遞給了她,畢竟女士優先嘛.不過下一秒楊浩就後悔了,這一頓飯差點吃光了他一個月的薪水.不過看再人家剛剛失去至親的份上,咬牙也得挺住啊.韓雲雪似乎看出了楊浩的心思,其實她也是故意這麼做的,要不是自己的父親遇難了,這頓飯還指不定要拖到什麼時侯呢.所以說,寧可得罪鬼神,也不能得罪女人.這話一點都不假.

“你心疼了

“我??吃頓飯有什麼心疼的.”楊浩咬着牙說出了這令人心痛的話.

“那就好…..”韓雲雪望着窗外,眼神撲朔迷離的看着街上的一切.自己眼前的人,真的值得依靠嗎?不久後,服務生打斷了她的思緒,菜已經上齊了.餓了一天的楊浩,眼睛裏似乎如同野獸一般, ,露出了綠色的光.盯着一桌子的美食看了一會後,見雲雪動了筷,自己也顧不得形象了,狼吞虎嚥的吃着面前的一切,韓雲雪見了他的吃相,雖然覺得好笑,不但沒勸阻,竟然也跟着學了起來,兩個人似一對搶食的惡狼,你一口我一口的誰也不肯慢上一拍.在這種環境優雅,氣氛安寧場合,一對男女如此的吃相,加上餐具與碟盤不斷的碰撞聲,頓時引起了周圍不少人詫異的目光….酒足飯飽之後,韓雲雪看着眼前的殘羹剩飯,又看了看直摸肚皮的楊浩,自己的心情似乎好了一些.兩個人互相比劃着自己的肚子,相視而笑.

“楊浩兄…楊浩兄…你在哪??”楊浩忽然聽到有個熟悉的聲音喊着自己,忙手忙腳的找了半天,才發現是脖子上的通幽令牌傳出的聲音.

“我在XX大街的外灘風尚,有事嗎?”

“我是虎頭,找你有重要的事情商量,你先別走,我過去找你.”

“嗯 好..”韓雲雪莫名其妙的看着楊浩.

“你在和誰說話??”

“沒誰….一會再告訴你…”沒過多久,虎頭就趕到了,看到眼前的韓雲雪,先是一楞,雲雪見到它也是一楞.一隻大黑貓站在門口,還不緊不慢的走到餐桌前面一躍,跳上了沙發,正對着自己.

“楊浩,你朋友的傷勢怎麼樣了??”

“哎呀,貓會說話…”韓雲雪嚇了一大跳.虎頭也被她驚了一下,半天后才放下了立起來的尾巴.

“嗯…還好,都脫離生命危險了,不過一個還在昏迷.怎麼了?有什麼事情要找我?”

“楊浩,這貓會說話???它怎麼會說話呢?”韓雲雪此時象個白癡,不斷的插嘴.

“你女朋友??挺漂亮阿…”虎頭一臉的深情,舔着自己的小爪子說着.

“不是不是…朋友關係….” “-_-!..喂..你倆…有完沒完?.”楊浩前一句話還沒說完,韓雲雪一把就把虎頭抱了起來,放在自己的懷裏一頓蹂躪,嘴裏還嘟囔着, “這貓怎麼會說話?太神奇了,好玩.”虎頭在她手裏被蹂躪的嗆毛嗆刺的,不過表情到是很享受,竟然一點也不反抗.聽了楊浩的話,虎頭才依依不捨的從韓雲雪懷裏跳了出來,一本正經的抓了抓腦袋說到.

“咳..咳..我把最近發生的所有的事情,告訴我大哥和二哥了.他們讓我轉達你,那羣日本鬼的藏身處已經被二哥查出來了,而且下了封印,裏面的出不來,外面的回不去,二哥說,有一部分在封印之前已經來到市區了,讓我們全力追殺,之後咱們在合力給它來個一窩端”

“它們的老窩在哪?”

“猜都猜不到,這幫日本鬼竟然把據點安排在了一個海島上,虧了二哥神通廣大,不然還真難發現.8爺給咱們找到的那個線索,其實不是山洞.而是海島上的一個洞”

“海島上?虧這幫日本鬼能想的出來.對了,你剛纔說的大哥二哥又是誰?”

“大哥嘛愛出風頭,法力高強.叱詫風雲,無所不能.高大威猛,名震四海…..”

虎頭象神經病一樣,在韓雲雪面前賣弄起成語來了,雲雪剛要說話,楊浩給她做了個禁聲的手勢之後,一拳砸到虎頭的尾巴上.

“有話快說…”

“瞄…你要謀殺阿…大哥就是鍾馗嘛..你們見過面,他還說認識你呢..至於二哥他比較內向,喜歡清淨.你到時侯見了面自然就知道他的身份了.”

“你來就是爲了告訴我這些??”

“我是來保護你的,順便幫你把散落在外的惡鬼滅了..”

“切….誰保護誰啊??”楊浩剛想繼續調侃它2句,不過心想有虎頭在身邊幫忙,確實能讓自己輕鬆不少..而且他發現韓雲雪和虎頭似乎很有緣份,一人一貓玩的不亦樂乎.韓雲雪悲傷的心情此時似乎一下子蒸發到了九霄雲外.心思全落在了虎頭身上,其實這也很正常,無論換做哪一個普通人,發現了一隻會說話的貓,估計都會愛不釋手的.看來虎頭留下來,好處還真的不少,除了抓鬼時它是個好幫手之外,雲雪的情緒是乎也因爲它的出現而好轉了起來.何樂而不爲呢?不過這下子,楊浩的家裏就要多出這一人一貓2個新成員了.也不知道爸媽會有什麼反應.俗話說,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走一步看一步吧. “服務員,結帳….”

“人家纔剛剛到家裏,拽着人家沒完沒了的虛長問短總是說不過去,何況以後時間有的是,有什麼話以後再聊.” 楊媽媽聽了楊叔的話後,對着衆人笑了笑道了聲晚安就根着楊叔回房間了.半個小時之後,等楊媽媽剛剛睡熟,虎頭和楊叔就先後倆到了楊浩的房間,聊了起來,事情剛聊了個大概,韓雲雪竟然也爬了起來湊熱鬧.兩隻耳朵豎的直直的,眼睛一眨不眨的聽這楊浩幾人之間的談話.

“我不….我要跟着你們..”

“你不害怕???那可不是鬧着玩的,到真章上了我可顧不上你.”楊浩嚴聲厲色的說到. 虎頭看了看委屈的韓雲雪,把話接了過來.

“她要去就去吧,大不了我照顧她就是,幾個小鬼你自己就搞定了,不過雲雪你要把你知道的看到的一律吞到肚子裏,千萬不能和任何人說起, 不然閻王發怒了,我們誰也保不了你,知道了嗎?”韓雲雪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孩子,這可不是開玩笑,一但你走漏風聲讓閻王知道了,你必死無疑.有句話叫閻王讓你三更死,定然活不到五更.”楊叔在一旁解說着事情的嚴重性.韓雲雪有些呆住的點了點頭,不過隨後就和虎頭打鬧在一起了.讓楊浩和楊叔真不知道是該提她們擔心還是高興.這一夜就這麼過去了.

次日清晨,衆人吃了飯,告別了楊浩的父母開車來到了市區,韓雲雪自然不用去上班了,因爲父親的事情,她被放了長假,而楊浩名義上還是警察,實際上已經祕密的被調進了國安局,只是等待文件下達而已.於是2人一貓開車來到了市中心最繁華的一處停車場.

“楊浩,開始工作吧…給你…這個是鍾馗大哥讓我交給你的..”虎頭不知道從哪拿出來一個圓圓的珠子.

“這是什麼?”楊浩接了過來仔細的端詳着這顆淡藍色的小球,很漂亮…

“你把這個追魂珠放在通幽令牌上面的凹槽裏,就能追蹤方圓500裏內,靈異波動的蹤跡.東西我已經給你了,下面我們就開始四處兜風吧.”

“哎…..油費阿….”楊浩嘟囔了一句後,踩下了油門,在這個偌大的城市裏開始了漫無目的的兜風行動,虎頭和韓雲雪到是很興奮,一路上這看看,那瞅瞅,時不時的還要停下來買點愛吃的愛喝的,和鄉巴佬進城的感覺差不多.就這樣,足足的逛了一整天,連個鬼影子都沒看到,那安裝了追魂珠的令牌也一點反應都沒有,一直到了傍晚7點多的時侯虎頭和韓雲雪也耐不住煩躁了.

“大哥,不是我挑剔,這都一天了,你不累人家小雪還不累??一點都不懂得憐香惜玉”

“……”楊浩被虎頭的話弄的無語了,其實自己也累了,開着車毫無目的的溜達了一天,人是很容易疲勞的.於是他把車停靠在街邊,準備休息一下.剛下了車,令牌裏就發出了 “嘟~~嘟”的聲音,楊浩拿起來一看,令牌有一個紅色的點,正在他們的左前方.

“有情況了

“嗯…快走….”說完,楊浩拽着韓雲雪奔向了令牌裏指示的那棟大廈.

這是一家大型的金融中心,足有27層樓.高大的樓盤前,有一個帶着噴泉的小型廣場,穿過廣場,就是大廈門口那金黃色的豪華型旋轉門,楊浩和雲雪2個人直奔大廈而去,轉眼就上了電梯.奇怪的是,這樣的一個大廈,在晚上肯定會有保安值班啊?怎麼可能就這麼順利直接上了電梯??指示燈在緩慢的上移着, 嘟嘟的聲音越來越急促,大家都知道,離目標不遠了.楊浩的疑慮也被這越發急促的警告聲打消了.電梯的指示燈停在25的時侯..令牌中斷斷續續的嘟嘟聲變成了長長的 “滴~~”的聲響.

“它在這…大家小心點….”令牌中顯示,目標離自己已經不超過10米.所以楊浩和虎頭都緊張了起來.畢竟還帶着雲雪,萬一她出了意外.怎麼和他去世的老爹交代啊.於是楊浩走在前面,虎頭在雲雪的懷裏警惕着環顧四周.準備應付一切突變.

2人一貓緩緩的出了電梯,來到了25層這四通八達,長長的走廊.向前走了沒多久,映入眼簾的是帶着有強烈視覺衝擊的血腥,牆上,屋頂上,地面上,都是血.有被拖在地面上長長的血印…有一灘灘凝固在屋頂的血肉.還有牆面上那彷彿是紅色噴泉噴上去的 “抽象畫”,所有的一切都帶着無法言表的血腥味充斥着所有人的大腦.楊浩蹲下身子,用手捻了捻地上的血… “是人血….”楊浩話音剛落…就從身後傳出了一聲恐怖的叫喊聲,撕心裂肺的迴音驚的他們一身冷汗,楊浩立刻回過頭來擺出了戰鬥架勢,可是卻什麼也沒看到…於是2人一貓靠着牆壁小心的朝着聲音傳來的方向.前進着,這時候忽然聽到 “嗒~~嗒嗒嗒嗒嗒…”的聲音,好似有個人在安靜的環境下由遠處跑向你的腳步聲.聲音由遠至近,當腳步聲變的很大時,卻一下子消失了,周圍又一次陷入了安靜…按腳步聲判斷,它應該離的很近了,可前後左右的看了好幾便,還是一如既往的什麼都沒有.正當所有人的心都劇烈跳動的時侯,楊浩忽然感覺到頭上有涼涼的癢癢的氣感,他馬上本能的一個後滾翻.與此同時,就在剛在楊浩站的位置的正上方,被一個血淋淋的鬼爪擊穿了,頂棚的圓洞帶這碎裂的混凝土硬塊散落一地,那鬼爪伸下來,四處扭動的抓了幾把,確定了掏空之後迅速的收了回去.這一擊,終於判斷出了它的位置,難怪那腳步聲聽起來已經很近了,卻不見蹤影, 原來它在楊浩頭頂的第26層.韓雲雪此時嚇的直往楊浩懷裏面鑽,楊浩一手抱着她,一邊慢慢的往後退眼睛緊緊的盯着頭上方.既然已經知道了它的位置,自然也就有了打算.楊浩的左手隨着意念也變成了鬼手,拭目以待着下一次攻擊. 轟….頭上再一次伸出了那血淋淋的爪子,不過楊浩這此並沒有躲,而是用鬼手向上一抓,牢牢的攥住了那隻爪子,隨後用力向下一扯…砰…..那妖物整個身體被拽了下來,呈現在衆人眼前.只見它渾身都是血淋淋的爛肉,不住的滴着粘稠的血液,臉上沒有五官,就是一團漿糊狀的血肉..2只長着長長指甲的爪子相互摩擦着面對着楊浩而立.

“赤魂鬼,楊浩小心,它有點本事….”虎頭提醒了一句.楊浩點了點頭.心裏想着,先下手爲強,於是他踏出了天罡步,瞬間一道風似的衝了過去,一計鬼手帶着氣勁朝着赤魂鬼抓去….呼….落空了??怎麼可能?楊浩看到那赤魂鬼竟然瞬間躲開了自己引以自豪的天罡步,這怎麼可能??連血屍都不可能毫髮無損的逃脫他的天罡步法,這…這是怎麼回事?楊浩不相信的接二連三使出了同樣的步法,誓要一招滅了那怪物,但都在關鍵時刻悉數落空,看來赤魂鬼的速度比楊浩要快,剛纔的躲閃並不是僥倖.這惡鬼被連續的攻擊惹的有些腦怒,它雙爪合於胸前,一個前衝,就要把楊浩撕碎.楊浩也感覺到了危險,準備硬拚.就在千鈞一髮之際.砰…赤魂鬼的身體硬是被攔了下來…虎頭出手了…

“阿浩,你不是它對手,讓我來…”楊浩知趣的退回到了韓雲雪身邊,此時韓雲雪臉上露出了擔心和不安,見楊浩沒事,心裏又開始琢磨起虎頭來,它不是一隻貓嗎?怎麼這麼厲害

?楊浩的眼睛卻沒有離開過戰鬥,虎頭和赤魂鬼的實力差不多,速度也差不多,打了半天竟然沒佔到便宜.可這時侯的赤魂鬼發狂了,雙爪不斷的抓着自己的胸脯,攥下來的碎肉扔向地面,每一灘碎肉落到地面以後,就開始分化,如同細胞分裂,慢慢又成了一個赤魂鬼,這一變化,讓虎頭有點吃不消了.一個還好,暫且還能對付,要是再來幾個,肯定招架不住的.楊浩正要再次進入戰場的時侯..他忽然聽到一聲虎嘯…對..沒錯,就是虎嘯..眼前的虎頭昂出了震天動地的虎嘯,之後,它的身體隨着時隱時現的藍光,出現了變化,越長越大,黑色的毛皮上出現了白色斑紋,貓貓的臉,漸漸的變圓,變大..頭上出現了 “王”字圖案.雙爪越來越尖,越來越鋒利,尾巴高高立起,如同旗杆,牙齒不再隱居於口腔之內,而是露在了嘴脣之外,雙眼就象2盞高壓車燈,發出強烈的光芒…不久後一隻巨大的白虎站在了楊浩的面前.

“虎頭…虎頭是 是老虎???”楊浩和韓雲雪同時發出了驚歎.就在此時,虎頭又發出了一聲帶着音波的震天怒吼.赤魂鬼似乎被眼前的虎頭給嚇傻了,一動不動的站在那,它似乎也不理解,一隻貓,是如何變成老虎的?不過它還沒等有什麼反應,嗖~~~楊浩只看見一連竄的黑白光線來回穿梭了幾下之後,就看到虎頭已經站回到他前面了,可想而知虎頭的速度有多快,連楊浩的天眼都捕捉不到絲毫.赤魂鬼還象剛纔那樣傻傻的站着,它的分身也是一動不動.但是,楊浩的令牌這時已經停止了一切聲響,安靜了下來…..噗~~~~赤魂鬼瞪着雙眼,一臉詫異的吐了一口臭氣.接着2秒鐘後,它和它的分身一起爆裂開來,先是化成了N快血肉,接着又碎裂成了一堆堆暗黑色的臭血.楊浩吃驚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之前身爲貓身的虎頭已經很了不起了,沒想到它…它竟然不是貓,真正的原型是老虎,而且真身現型以後,能力比在這之前的貓身狀態,無論是速度,還是攻擊力都足足高出了許多倍…太匪夷所思了,虎頭的修行究竟達到了什麼程度???他還有多少祕密不被人知道呢?? 虎頭從新幻化成了貓型,走到正在發愣的楊韓兩人面前.剛纔發生的事情從開始到結束,也沒超過5分鐘,這讓兩個人有點反應不過來.韓雲雪此時看這虎頭,想起它剛纔的那股子狠勁,楞是不敢再上前去抱它,而楊浩則有種上當的感覺.不是貓嗎?怎麼一下子成虎了??

“哦..對哈..”楊浩拿起了電話,打到了警局.沒過多久,警車呼嘯而至,把被殺的保安等人的屍體做了處理.這2人一貓重新回到了車上.

“我也沒說我是貓阿”

“那你變成貓的樣子幹什麼?”虎頭聽了楊浩的問題,差點沒噴血

“你說呢??要是我現着真身在城市中溜達,你認爲妥當??”楊浩仔細一想也對阿,一隻貓在城市裏竄來竄去到不會有誰來注意,但要是頭老虎,情況可想而知了.

於是楊浩有點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腦袋開着車準備回家.韓雲雪坐在車上心裏總是惦記這只不是貓的貓.不抱吧,心裏癢癢的,抱吧,她的手好像不聽使喚一般.而虎頭則沒想那麼多,縱身一跳, 主動跳進了韓雲雪的懷裏.沒過多一會,她倆就又打鬧在一起了.車子停在了楊浩家的樓下,一切和平時一樣,只是今天回來的有些早.

楊浩的母親張羅着買菜,雲雪跟着實習去了,家裏只剩下了楊浩和楊叔,虎頭.

“浩浩,你回來的正是時侯,鍾馗大人和7爺8爺正準備找你商量一下攻擊惡鬼據點的策略呢”

“哦~~那晚上我下去找他們吧.”

“不用了,既然這時侯沒人,讓他們來這談吧”楊叔說完,掏出了和楊浩一樣的令牌,寒暄了幾句之後就聽到了迴應.沒過多久,客廳裏就見到了這3個傳說中的人物.

鍾馗一身紅袍,怒目如燈,周身紅色仙氣圍繞,筆直的坐在客廳的茶几上,7爺8爺不用多說,一黑一白站在鍾馗的左右.

“楊浩這小廝,這才幾日不見,厲害了許多啊”鍾馗摸了摸自己的落腮鬍子,慢悠悠的和楊叔聊了起來.

“呵呵…也多虧閻王大人的提拔,小犬還算爭氣,自己肯努力又拜了個師父,不然憑他自己哪可能有什麼修爲阿”

“楊都督過謙了,請問楊浩的師父是何人??”

“是一個化名叫一陽的高人..浩浩跟了他,學了不少東西.”

“哦…難道是他…..”

“鍾馗大人也認識他??”

“如果我沒猜錯,此人是師承峨嵋的混元丹蹤一派. 30年前地府的人曾經和他交過手,竟然落敗..看來他已成半仙之體,實乃人中真龍也.”

“30年前??師父看起來也沒多大歲數阿,從面相開起來定多也就是40出頭,難道10幾歲的時侯就成了高人??”楊浩聽了鍾馗的話,心裏的疑問脫嘴而出.

“呵呵…既是半仙之體,又怎麼能從面相上去辨別年齡呢???你師父真實年齡已經無法查找.但是憑他的修爲,容顏不老豈是難事??”

“怎麼會呢??地府不是有所有人的生老病死的記錄嗎?”

“你也說了,是 ‘人’的生老病死纔會有記錄,你師父已經達到,後身返先天,一氣通天地,可以隨心所欲與自然融合的境界.所以自身的命數已經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你能有這樣的師父也是你的造化阿…”旁邊的7爺吧話接了過來..

“看來師父比我預想的還要厲害….”

“好了,我們這次上來是要和你們商量一下,順便告訴你們,我這次去日本冥府交涉的結果.”衆人把身子都正了正,等鍾馗繼續發言.

“此次去日本冥府交涉,可謂順利.日本的冥府也打算和我們通力合作.但是在他們的地府花名冊裏,並沒有誰越過了國界,來到中國作亂的.但是日本的正規冥府影響力不是很大,反而越來越小.他們的冥界勢力衆多,不過大多都是各自有序.唯一讓人頭疼的,就是以靖國神社爲主的,返戰團體.他們鬼多勢衆,陽間對他們的信念支持也比日本正規的冥府信仰要高很多.這幫癡心妄想的餘孽,生前要統一世界,死後也不瞑目.仍然要繼續大東亞共榮圈的政策,以中國爲首要目標.以冤魂,惡鬼的能力,吞併冥府,從而大亂輪迴,控制現實世界.實現生前統一的願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