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家和哈里家的人,在許多廟宇裏頭,都發現了佛陀雕像。基本上,每一個人,都擁有了各自的雕像。

一些人,開始蠢蠢欲動了起來。

在這裏,所有的人的修爲,都被禁錮起來,有的只是佛陀雕像。

雖然,他們這些人,都是同家族的人。

但是,有人的地方,就有紛爭。無論是巫家還是哈里家,內-部都有許多矛盾存在。

一些人開始對着自己的同族人,按下黑手。

反正,這裏廟宇多,廟宇內部,也是房間重疊,九曲十八彎。

將人拖到角落處,暗暗地殺害,也不會造成太大的影響。

從第一自相殘殺開始,當殺死同族人,汲取到其佛陀雕像中的力量,殘殺變得更加的激烈。

誰都知道,只要活過三天,就會有一場大機緣!

可是,這麼的機會,如果被人平分了,或者是人多了,機緣也就不值錢了!

【多殺幾個吧,還能增補佛陀雕像的力量!】

巫家,哈里家族中,不少人目光陰森,都抱着這樣的打算。

僅僅是半天過去,許多廟宇裏頭,已經是血水四濺!

“巫承起,你去年揹着我,搶我女友,當殺!”

“巫程遠,你上個月,借我錢財,現在還未歸還,當殺!”

“巫厲豈,你前幾天,背後說我壞壞,當殺!”

種種類似的理由,最先在巫家裏頭爆發了起來。

許多,平日裏頭,看似很好的朋友,都不顧顏面地,開始大打出手,相互廝殺。

到了傍晚時分,哈里家族這樣的情況,也變得非常嚴重,同族之人,宛若仇人一般。

巫火聽着手下彙報家族的情況,也是心痛不已。

這一次,巫火帶過來的巫家人,都是巫家裏頭的高手,人數多達千餘人。

短短一天還未結束,現在,竟然死掉了過半,還是因爲自相殘殺,這實在是太荒唐了!

巫火氣憤不已:“可惡,可惡!那些人,真是腦子被豬拱-了!快去制止殺戮,在這麼下去,我們巫家高手豈不是要全軍覆沒了。”

巫火的一個手下搖了搖頭,目光閃爍不定,口氣有陰森。

“長老,現在,大規模的衝突殺戮基本停歇了。家族內部,有矛盾的人,都通過自己的‘方式’解決掉了。”

“不過,有一件不好的事情,我要告訴長老。你之前,一直不看好的巫家子弟—–巫隱光,因爲連殺幾十個同族,現在,他的佛陀雕像,因爲汲取到了大量的力量,變得非常強大。”

巫火的手下,陰側側地說道。

巫火,也感到一陣頭皮發麻。

巫火對這個巫隱光,印象非常不好,他爲人太過於陰沉毒辣,巫火曾經評價他爲:暗地裏頭的毒蛇!

現在,他這個傢伙,竟然幹出了,殘殺幾十個同族的事情。巫火心中除了氣憤外,也對巫隱光現在的實力,感到了忌憚。

自持身份,巫火自從挑選了一個雕像後,就沒有殺自己的同族人。

現階段,巫火的佛陀雕像,還是非常弱小,屬於初級狀態。

“隱光大人,已經說了,要把你綁過去,然後隱光大人,會親自將你處死!”

巫火的手下,陰狠地說道。

巫火一愣,自己的這個手下,自己一向待他不薄。

“你竟然敢背叛我?我可是巫家的第一長老,等到三天之後,結界消失,回到家族後,你必死無疑。”

巫火怒喝道。

“收起你那一套說辭。你是真的對我不錯?你不過把我看成一條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奴才罷了!”

巫火的那個手下,冰冷一笑。

“現在,誰都沒有修爲了。誰的佛陀雕像強大,誰就是老大,我就聽誰的!巫火長老,認命!”

說着,巫火的手下,驅使着自己的佛陀雕像,向着巫火殺來。

巫火也是驅使自己的雕像與之爲戰。

結果顯而易見,巫火的雕像,很快就落敗了。

巫火的手下,嘿嘿一笑:“我殺了十個同族人,我的雕像現在雖然遠遠不如隱光大人,但是比你的還是要強大不少。”

一邊說着,佛陀雕像將巫火給抓了起來。

“噗通!”

巫火被帶到了一個陰暗的廟宇暗室裏頭。

“長老,我的巫火長老!沒有想到吧,你竟然會死在我的手裏頭?”

巫隱光,冷冷一笑。

在巫隱光的身後,是一個高大無比的巨型佛陀雕像。

這佛陀雕像,青面獠牙,齜牙咧嘴,甚爲猙獰。

巫火感嘆一聲:“這哪裏是什麼佛陀雕像,是佛陀魔像差不多!這裏的每一個雕像,都是佛陀魔像,是吞噬人心的惡魔!”

巫隱光,獰笑一聲:“夠了!不要在這裏說大話,空話了。你當初的一番評價,讓我在巫家地位大大降低,這些年,受了多少委屈和苦難!今日,全部報了!”

話音一落,巫隱光操控着他背後的佛陀雕像,一腳將巫火,給踩扁掉了,一灘猩紅的血跡,烙印在地面上,恐怖陰森。

巫火,自己怎麼都沒有想到,他竟然會死在同族人手中,還是自己極爲瞧不起的同族人手上。

結界內,一個矮小的廟宇中,哈里家族的副家主孤身一人,蜷縮在拐落處。

“死了,巫火老兄,你果然是死了。我的預言很準。血腥殺戮,纔剛剛開始呀……..”

哈里家族的副家主,悲涼地感概道。

說罷,副家主,又佝僂了身子,將自己窩藏在拐落處,更是不起眼。

想必,也沒有什麼人,會找到這裏。

………

中心廟宇內,南天經過,仔細地甄選,終於看上了一個雕像。

這個雕像,雕刻的是一個光頭小僧人。

這僧人看起來清瘦無比,雕像也不高大,更沒有什麼威勢。 昊哥見南天要選擇這個雕像,連忙是搖頭道:“南天兄弟,不要選這個。這個雕像,一看就很普通。這裏的雕像那麼多,選一個強大一點的吧。”

蒼寒霜也是努了努嘴巴:“沒錯,等到巫家和哈里家的人殺過來了。佛陀雕像的優劣好壞,攸關到性命呢!”

南天微微擺手,雖然這個光頭小僧的雕像,看起來,並不是很強大。

但是,南天仔細地感受一下,就會體悟到,這個雕像的非凡之處。

觸手而摸,用心的去感受,南天隱約間能夠體驗到這個光頭小僧雕像蘊含的澎湃力量。

它絕對比一般的雕像要強大,甚至有可能是廟宇裏頭最強大的佛陀雕像。

南天不在猶豫,扎破指尖,一滴精血滴入雕像上。

剎那間,似乎有明亮的光芒傳來。

南天的心裏頭,立馬是多了一股奇異的聯繫。

好像,對面這個佛陀雕像,宛若自己的身體一般,只要意念過去,佛陀雕像就會做出事情來。

“唉,你下手太快了。你不聽我們的勸說,肯定是要吃虧的。”蒼寒霜,搖頭嘆息道。

“吃不吃虧,以後再說。現在妄言,未免太早了。”

南天淡淡地道。

“哲兒,驅使你的雕像,給大家耍一耍。”蒼寒霜笑了笑。

蒼寒霜替蒼哲選得佛陀雕像,最是高大神武。

蒼哲點了點頭,身後的雕像旋即而動,一些武學招式連貫地打出,聲威駭人。

“哲兒的雕像,很厲害呀!雖然,還是初級狀態,但是,放在外面去,一般的機甲戰尊,都不是其對手。”蒼寒霜讚歎地說道。

南天不置可否,瞄了一眼自己的雕像與蒼哲的雕像。 重生后我揀了賀總這塊寶 南天有種感覺,只要自己的雕像一出手,一拳或許,就可以幹掉蒼哲的這個高大神武的雕像。

……….

巫家那邊,也是混亂了起來。巫火畢竟是第一長老,就這樣被以前名不見轉的巫隱光給殺害了。

巫隱光的做法,也是激起了不少巫家人的反感甚至是怨恨。

巫隱光獰笑一聲,惡毒而狡詐:“現在是非常時期,我們都要團結!先前的內–戰,已經讓我們損失了許多家族高手。我們若是再打下去,就是全軍覆沒,自取滅亡。”

“但是,哈里家,還是有許多人的。爲了雕像的成長,爲了天大的機緣!弟兄們,隨着我一起去將哈里家族的人,給剁成碎片!我們可不能讓哈里家族的那些人,分掉我們的機緣!”巫隱光,煽-動道。

“殺!”

“殺!”

巫隱光,連連咆哮道。

巫家有巫隱光這樣的惡毒小人,哈里家族何嘗又沒有。

經過一番內鬥的洗禮,哈里家族的一個護衛長——哈里·尤思,由於雕像能力的大大提升,儼然成爲了哈里家族在結界內的領袖。

哈里·尤思,也知道,不能夠再內鬥下去了,巫家這一次來到結界內的人,也很多,巫家是一個大大的隱患。

“弟兄們,我們去找巫家人算賬。將巫家的人,全部滅掉!”哈里·尤思,冷冷一笑。

在半路上,哈里家族的人正好與巫家的人相遇。

原本,還是合作伙伴的兩個家族,現在頃刻間,就是二話不說,打在了一起。

哈里家族和巫家的實力,本就是半斤八兩。

這一次交鋒,兩大家族,都是損失慘重,都沒有佔到便宜。

兩大家族,各自丟下了百來個屍體,暫時性地避退了。

一直隱藏在黑暗中的血腥酒館的一行人,如同惡狼一般,由兩大總監,各帶着一批人,跟着這兩大家族的殘兵敗將。

“殺!”

兩大總監,分別發起偷襲。

巫家和哈里家族的人,又是損失了一大批人。

血腥酒館的人,收穫很大,殺了不少人,他們自己的雕像,都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副館主,老臉泛起一絲濃濃的殺意。

“這一次偷襲,大家收穫都很大。我們也是時候,處理掉,蒼家的人了!血無目的仇,必須要報!”

副館主,陰側側地低語。

“報!”

“副館主,我的一個手下,在四周偵查,已經發現了蒼家人的蹤跡。他們目前應該在中心廟宇裏頭!”

一個血腥總監,沉聲說道。

“中心廟宇!哪裏,應該有不少好的雕像。可惜,我們下手太早,都有迫不及待地,就隨便選擇了雕像,進行滴血認主。”

副館主,雖然殺了不少兩大家族的人,自己的雕像,能力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可是,副館主還是知道的,自己的這個佛陀雕像,的確不算特別優秀。

“館主,不必擔憂。只要,我們多殺些人,汲取他們雕像中的力量,讓雕像升級,到時候,我們纔會笑到最後。”一個總監,嘿嘿一笑。

“對,你們趕快去準備一下,事不宜遲,我們明天一早,就去滅掉蒼家的人。”

副館主,冷冷地說道。

“諾!”

……….

不知不覺,衆人在結界裏頭,也算是呆了將近一天。

好在,中心廟宇處於廟宇羣的深處,一般情況下,外人沒有那麼快衝過來。

加上,巫家,哈里家族的內鬥,廝殺,兩大家族自顧不暇。

南天,他們算是平淡地過去了一天。

蒼寒霜緩緩地說道:“還剩下兩天!只要渡過最後的兩天,我們就可以了!”

現在,在外頭,慘叫聲不斷。

蒼寒霜她能夠猜測到,外面肯定發生了血腥的殺戮。

“哲兒你一定要平安的活下來。”

蒼寒霜,溺愛地摸了摸蒼哲的頭。

南天語氣,微微有些凝重:“馬上,我們的平靜,就要過去了。之前,我發現了一個探子,好像過來偵查了一下。大家,準備戰鬥吧!”

“什麼,你發現了探子,爲何不把他擊殺?這樣,暴露了我們的行跡,真的好嗎?”

蒼寒霜微微一愣,旋即大怒無比!

南天揮了揮手:“我做事情,還需要你來教我嗎?”

“現在,那些大家族之間的矛盾,個人恩怨,經過一天的慘烈廝殺,應該都結束了。就算不殺那人,結界就這麼大,我們還能躲過明天嗎?再者,殺了那個探子,豈不是打草驚蛇。說不定,我們連今晚的安穩,都度不過。”南天對着蒼寒霜呵斥道。 翌日,果然如同南天所預料的那般。

天剛剛矇矇亮。

上百個血袍客,衝入了廟宇裏頭。

隨後,兩個血腥總監,一左一右,侍奉着副館主,大搖大擺地走了進來。

“是血腥酒館的人?他們怎麼會跟過來?在這個結界裏頭,不是隻有巫家和哈里家族的人嗎?”

蒼寒霜一驚。

昊哥,也是眉頭大皺。

現在,這局勢越來越複雜了。

原本,南天還有蓋世修爲在身,無懼任何人。

現在,修爲全部清空,只能夠驅使雕像,進行戰鬥。

蒼家這邊,只有南天,蒼哲,蒼寒霜,還有昊哥。

可是,血腥酒館的人,卻多達上百人。

而且,這只是出現在廟宇大殿裏頭的人,說不定,在廟宇的外頭,各個出口,都有血腥酒館的人,駐守着。

這麼一算,血腥酒館的人,少說也有二百餘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