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靈是無法影響到現實的,別人也無法看到他,李聞看着自己的手掌,莫名的孤獨感升起。

「怪物信息已搜羅完畢,圖鑑已建立,請選擇您的本命怪物。」

「你好啊,遊盪的幽魂,有興趣了解下往生堂的業務么?」

一聲電子聲,之後是一道輕快活潑的女孩子聲音。

李聞沒有理會腦海中的電子聲,而是扭頭往女聲那邊望去。

系統哪有女孩子重要,映入李聞眼帘的是一位有着紅褐色雙馬尾的女子,身穿中式衣,頭上戴着帽子,上面貼著一枝梅花。

李聞腦海中的記憶碎片湧來,讓他想起了來者是誰,原神中的胡桃,往生堂堂主,負責下葬,是一個與死人打交道的職業。

原來他來到了原神的世界,還是在璃月這邊,怪不得這裏那麼熟悉,刷火本的地方。

「不必了。」李聞回答了胡桃最先的問題,話語中帶着些疏離。

他在害怕,害怕胡桃身上的火焰,一旦靠近,他就很可能灰飛煙滅。

胡桃留意到李聞的眼光,突然明白,主動熄滅了身上的火焰。

「抱歉抱歉,來的時候太急了,忘記關了,嘿嘿。」

看到令人畏懼的火焰消失,李聞也鬆了口氣,打算離胡桃遠點。

「你在做什麼呀,需要幫忙嗎,需要幫忙嗎!」

李聞還沒飄出幾步,胡桃就已經來到他面前,精緻的面龐離李聞只有半米遠。

怎麼一股草履蟲的味道,李聞下意識伸出手,往胡桃的腦殼上推走,令他沒想到的是,他真的碰到了胡桃。

胡桃被推開,踉蹌了幾步才站穩,梅花瞳盯着李聞,眼裏有點惱怒,反而更可愛了。

「唔姆,我的帽子都差點掉了,討厭鬼!」

李聞一聲訕笑,連聲道歉,手卻不自然地伸向了胡桃,理所當然,很快就被胡桃打掉。

「你想做什麼啊!」胡桃眼裏是不可置信,想不到他是這樣的人。

「不好意思,我只是…覺得,終於有人能看見我,而且還是觸手可及。」

胡桃看到了李聞眼中的落寞,她也明白作為一個幽靈的孤獨,活着才是對幽靈最大的折磨。

「你的遺願是什麼呀?」胡桃決定了,要把眼前這位帥小哥給度化掉。

「不知道,可能是活着吧。」李聞隨意地說道,卻沒看見胡桃微微眯起的眼睛。

正當胡桃想繼續詢問的時候,一聲急切的叫聲,打斷了她的思緒。

「堂主!堂主!你在哪裏,馬上要下葬了,再不來,時辰就過了!」

聽到聲音后,胡桃眼神變得認真起來,在其他事情上她會摸魚,但是在往生堂事務上,她不會模糊行事。

只是,她很好奇李聞,這股強烈的求生慾望,和不卜廬的七七一樣,甚至更加強烈。

現在她只能按捺住好奇心,對着李聞揮了揮手,瞬間離開,回去主持下葬了。

在胡桃離開之後,李聞顯然鬆了一口氣,他前世很少與人談話,是有點自閉,害怕與人說話。

為了轉換心情,李聞打開了系統,這個一開始被他忽視的系統,沒有怨言,直接打開了怪獸圖鑑。

這個系統是李聞去世前製作的,那時他正沉迷原神,對遊戲中的怪物總有奇妙的想法。

他通過軟件,製作了一個原魔系統,裏面以吞噬進化為主。

主角吸收各種怪物的力量,達到變強的效果,是一款另類的養成遊戲。

而在遊戲最開始的本命怪物,都是史萊姆,只是分別有不同屬性。

火、水、風、雷、草、冰、岩,七神的屬性都有,但只能選擇一個。

李聞喜歡純粹的東西,花里胡哨地弄那麼多屬性沒有意義。

所以在遊戲設定中,一個賬號初始的時候最多也只能擁有一個屬性的怪物。

但在主號達到20級后,可以開小號,主要是因為有元素生物,能免疫相同屬性傷害,這點讓不少試玩的人瘋狂吐槽。

開小號可以任選怪物種族,是最低級那個,比如丘丘人、史萊姆、深淵魔物、愚人眾、盜寶團、騙騙花這幾個大類的。

小號數量不限,但是只能規定選擇一個屬性的怪物,比如就火史萊姆和火騙騙花這樣,可同時選擇這兩個,等級同調。

但是小號沒有技能樹,只能根據怪物本身的技能攻擊,而不像主屬性那樣有完整的技能書。

也主要是因為當時的李聞懶,不想太複雜,就把很多遊戲、動漫里的技能塞進了技能樹內,很複雜,所以副系就懶得弄沒有技能樹了。

現在李聞離20級還遠著,先選好初始的屬性吧。

火是最先排除的,從胡桃身上就可以得知,他現在的鬼軀,畏火,選了就是自殺。

雷也被排除,李聞只是微微感知雷史萊姆,就已經產生了畏懼,怪不得電影里都是用五雷正法滅鬼的。

剩下的五個元素,其中水與冰適合度最高,草、風其次,最不適配的就是岩了。

水與冰,確實很適合幽靈類,李聞打算在這兩個元素中間選一個。

雖然他知道草屬性後期的強勢,但作為遊戲的開發者,他也知道草元素的弱勢,就是沒有元素克制,還被火元素完克,前期會很難受。

水與冰就不同,剋制屬性的怪物眾多,能不斷擊敗,吞噬變強。

良久,李聞選擇了水史萊姆作為本命怪物,他是有考量的。

他現在的位置在無妄坡,而水元素的頂級怪物,純水精靈就在此處。

在獲得本命怪物后,他的身體也會根據元素屬性,變成相應的元素生命。

換句話來說,他實際上就是一隻水史萊姆,只不過身體還是常人的樣子。

而純水精靈也是元素生命,李聞過去,至少不會被主動攻擊,或許還能從純水精靈上學到什麼技藝。

關鍵在於一點,胡桃是火元素,從她的話語中,李聞知道她想將自己度化。

為了避免發生類似七七的事情,李聞決定選一個克制她的力量。

在選定的一瞬間,李聞面前出現了一隻小型水史萊姆,它鑽進了李聞身體里。

逐漸的,李聞身邊出現了一個水團,他正在裏面安詳地睡着,正在轉化成元素生命。

過了一天一夜,月光伴隨着微風照進一處破舊的房子裏,李聞正躺在裏面。

轉化完畢,李聞睜開眼睛,興奮地伸手觸碰柱子,結果和起初一樣,穿透而過。

眼裏有點失望,但是他也接受了這個事實,現在的他,還是一隻幽靈。

在原本的遊戲設定中,本體是具有肉體的,在得到史萊姆后,轉化是等值的,所以才能被轉化成元素生命。

而現在的李聞只是一介魂魄,沒有肉體可供轉化,所以他現在充其量,只是一個能操控水流的幽靈。

「這樣也好,還是有希望的。」李聞微微一笑,對此比較樂觀。

畢竟只要能吞噬怪物,他就能變強,遲早有一天能轉化成元素生命,真正的擁有肉體。

可惜的是,幽靈只能在夜晚中行走,這無疑壓縮了李聞的活動時間。

但是,無妄坡常年處於陰暗的狀態,即使是白天也是如此。

只要在這特定區域內,李聞可以隨意走動,不過,他是需要睡眠的。

體內的水史萊姆需要補充能量,唯一的辦法就是在熟睡的時候,吸收周圍遊離的水元素力。

當然,吞噬與水元素相關的材料也可以,只是比較浪費,因為那些材料是用來突破、升武器等級的。

他打算白天睡覺,晚上狩獵,畢竟他是個幽靈,要符合人設。 就在柳崢遇襲的時候,實驗中學後門老街。

柳曦跟戚豪與前幾天一樣按時來到訓練室內訓練,對於吳昕今天的缺席,吳昕給柳曦撒謊說是為了準備末世的事情在忙,柳曦也就沒有多問,戚豪反倒有些鬆了口氣,因為這樣他就不會被吳昕與柳曦給喂「狗糧」了。

不過就在兩人認真訓練之時,在外面街道上的一輛麵包車內,二個男子正換着衣服,而另一個司機則緊緊的盯着訓練室。

「幹嘛穿這身皮去騙門,直接闖進去不就好了么?」一個大鼻頭男子一邊換著一套假警服,一邊不耐煩的道。

「怎麼闖,那棟房子門口有監控攝像頭,大門也是高強度防盜門,周圍的窗戶也給全都封了……」前面駕駛座上的齙牙男回過頭罵罵咧咧道:「tm的,搞這麼嚴密,你說那小娘們和他那男朋友在裏面幹啥,要說是滾床單吧,另外帶個男的幹嘛?」

「說不定是多人運動呢,有錢人不就喜歡玩刺激的么,今天她男朋友不在,不就……」大鼻頭男子猥瑣的回道。

「別廢話了,趕緊換好衣服,等抓到了你們自己親自體驗去。」另一名已經換好警服的鬍子男催促道。

「還別說,老哥你換上警服真像那麼回事呢。」大鼻頭男子看着鬍子男一身正氣的模樣調侃道。

鬍子男沒接話,而是對大鼻頭冷笑道:「你最好小心一些,這個叫柳曦的女孩可不是普通人,去年就有人打算綁架她,結果被她給弄斷一條腿……你要是不注意,恐怕三條腿都得斷。」

大鼻頭聽後有些不屑一顧的道:「切,一個小女孩吹得這麼凶,老子有槍還怕她?」

「時間要到了,趕緊行動!」前面的齙牙司機提醒著兩人。

兩名男子立刻停下廢話,下車向著訓練室走去。

訓練室的大門在旁邊的巷子裏,兩人走進去后,麵包車立馬開過去擋在外面,隔開了外面人的視線。

鬍子與大鼻頭站在門口兩側,按響了門邊屏幕下方的門鈴,由於門口有監控器,兩人也不敢將武器掏出來。

正在射擊室內的柳曦與戚豪聽見門鈴后就是一愣,兩人疑惑的對視一眼,然後柳曦就走到監控器前查看,立馬看見了兩個穿着警服的人。

「學姐,是昕哥么?」戚豪問道。

「不是……」柳曦看着兩個人眉頭緊蹙道:「像是兩個警察。」

「什麼,警察!?」戚豪一聽就有點慌了,他們這屋裏可是藏了槍的。

柳曦見戚豪有點驚慌,便說道:「你別慌,我先應付一下,看看對方到底想幹嘛?」

戚豪一聽連忙點頭,立刻躲到了一邊。

柳曦平復了一下緊張的心情,打開了對講屏幕,對着兩個「警察」道:「警察叔叔,你們有什麼事么?」

大鼻頭見柳曦一頭細汗、臉色通紅,顯然剛剛正在做「劇烈運動」,差點就猥瑣的笑出聲來,卻被鬍子男給瞪了回去。

「我們接到舉報,說你和兩名男性在這裏搞非法活動,我們要搜查一下,麻煩你開下門!」鬍子男義正言辭的說道。

「請問你們有搜查令么?」柳曦皺眉問道,他父親可是有個警察朋友,有些事多少還是了解一點的。

而且,這兩個警察的形象就讓她覺得有點可疑,這個跟她說話的警察還好一點,但旁邊一個警察看她的眼神讓人非常討厭,二流子氣十足。

鬍子警察見柳曦有所警覺,立馬給大鼻頭使了個眼色,大鼻頭立馬開始叫了起來:「小姑娘家家名堂還挺多,你是不是對面學校的學生,我這就去找你們老師過來問問,一天不上學跟兩個男生關在屋子裏幹嘛……」

大鼻頭說着就要轉身走向學校,柳曦聽后假裝驚慌,她對這兩人的警察身份已經認定有問題了,於是說道:「那你們等一下!」

關上對講屏幕後,柳曦立馬拿出電話給吳昕打了過去,卻發現根本打不通,然後給自己父親打過去也是關機。

「不對勁!」柳曦心中一緊,兩人的電話都打不通,難道是出事了么?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