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遠林怔了一下,想要追擊已是來不及,就緩緩的左右移動,尋找出手的機會。

「我要認真了。」

唐宇抬手摸了一下脖子,指尖有點血跡。

他臉上頓時浮現出一抹獰笑。

在張遠林蛇形手化為虎爪的剎那間,他全身汗毛乍起,感受到了死亡氣息,身體本能的用力下壓,這才讓張遠林只抓破他脖子上的皮膚,不然張遠林必定抓破他的頸動脈。

堵門不是擂台戰。

可以分勝負,也可以定生死。

只不過他沒想鬧出人命。

可張遠林竟然想殺他。

他要認真了,是真的要認真了。

可這話落在袁家子弟的耳中,就引來了哄堂大笑。

「這逼讓你裝的,是要笑死我嗎?」

「你說這話時好認真,好嚇人,嚇死我了。」

「技不如人就技不如人,別找借口行嗎?」

「……」

袁家子弟們心情大好,肆意的嘲諷。

不過,門客們沒有笑,袁向明沒笑,張遠林沒笑,袁賢也沒有笑。

雖然唐宇表現的很是一般,可哧溜一下滑步,讓他們看到了唐宇的強大爆發力。

只從這一點來說,他們就敢確定唐宇不是個草包,恐怕之前真的沒有認真。

「來吧,讓我看看你的雜拳有多雜。」

唐宇脫下外套扔在椅子上,擼起袖子對張遠林揚了揚下巴,臉上滿是挑釁之色。

張遠林再次竄上來,依然是用炮捶拳的招式起手。

唐宇還是不架不擋的閃避。

張遠林緊追而去,速度極快,拳頭化為鶴嘴,真氣形成鶴頭,在唐宇閃身還未站穩之時,鶴嘴已經閃電般的啄向唐宇的眼睛。

這一下要是啄到了,唐宇的眼球頓時就會被啄爆。

「漂亮。」袁家子弟們忍不住的喝彩。

都是行家,一眼就看出唐宇此時無法閃避。

他們對張遠林的實力,也有了新的認識。

可喝彩聲剛響起,場中就發生了驚人的一幕。

只見無法閃避的唐宇,竟然擰腰晃頭,險之又險的避開鶴嘴的攻擊,而晃動的腦袋卻沒有停下,順勢前探撞在張遠林空出的胸口上。

頭錘。

通常只有練過鐵頭功的修者才會用這一招。

畢竟修者體魄強於常人,沒有錘鍊過腦袋就施展頭錘,往往會被修者強悍的體魄震昏過去……畢竟力是相互作用(物理學,考試必考,只不過前幾年沒考)。

張遠林頓時就有種被重鎚轟擊的感覺……八十塊錢一錘的那種大鎚。

他氣血翻騰上涌,不受控制的向後退去,可就當他要站穩之時,他看到面露獰笑的唐宇,哧溜一下來到面前。

「來而不往非禮也。」

唐宇雙手五指併攏,真氣形成兩個倒三角蛇頭,閃電般的咬在張遠林的雙肩肩窩上,硬生生的撕下兩塊肉,痛的張遠林忍不住的叫了一聲。

可唐宇置之不理,雙手化為虎爪,指尖真氣如勾,瞬間就在張遠林的胸口上留下深可見骨的爪痕,猶如被猛虎抓撓過一般。

隨後他的一雙虎爪化為鶴嘴,啄在張遠林的雙眼上。

噗噗……

張遠林的雙眼頓時被啄爆。

最後,唐宇模仿張遠林的炮捶拳。

發勁如炮,出手如捶。

一記開門炮轟在張遠林的胸口上。

咔嚓嚓……

張遠林如斷線紙鳶一般,在連綿的胸骨碎斷聲噴血倒飛而去,撞翻擺放兵器的兵器架后摔落在地,一動不動,生死不知。

寂靜無聲。

全場死一般的寂靜。

有人神色凝重,有人神色驚恐。

神色凝重之人是看出唐宇實力驚人,而神色驚恐之人皆是袁家子弟,年輕沒什麼眼力,還都是沒見過血的溫室花朵,被心狠手辣的唐宇給嚇到了。

「張先生……」

袁家子弟中有個二十歲冒頭的青年,驚呼著跑到張遠林的身旁,見張遠林還有氣息,只不過是身受重傷昏迷過去,就急忙摸出丹藥往張遠林嘴裏塞了一顆,而後憤怒的瞪向唐宇,「你算什麼玄醫傳人,比武出手如此狠毒,我看你就是邪魔外道。」

邪魔外道的帽子,可不是隨便扣的。

門客們都是老江湖,聞言眉頭就不由得一皺。

袁向明精神卻是為之一振,立刻跳了出來,「老家主曾是道門弟子,袁家乃是名門正道,除魔衛道是袁家分內之事,對付邪魔外道不用講規矩,大家一起上。」

「對,一起上。」

袁家子弟立刻呼應,就要一窩蜂的沖向唐宇。

「都給我住手。」

袁賢臉色難看的怒吼一聲。

不許他開口吩咐,在場的門客們立刻閃身上前,組成人牆擋住袁家子弟們。

他們很清楚,袁向明打的是什麼注意,把玄醫傳人唐宇幹掉,的確能化解袁家的堵門危機,好好的運作一番,也不是沒有把唐宇定義為邪魔外道的可能。

辦法是好辦法,就是太過下作。

而且,六扇門不是吃乾飯的。

尤其是曲州分部近幾個月冒出來的捕快日天宇,那可是無案不破的存在,事後真要是調查,保不準就能查明今天發生了什麼。

那時,袁向明這些袁家子弟,必定各個都被送進黑獄,這輩子都不可能出來。

一次折損二十多個袁家子弟,袁家承受不住這樣的打擊。

「你們幹什麼,要和邪魔外道同流合污?」

袁向明神色兇狠的看着門客們。

他被袁賢打壓,難以出頭,可現在是個更好的出頭機會,只要化解堵門危機,老家主必定會有重賞,那時他就真的出頭了,袁賢想打壓他都壓不住。

機會就在眼前,他怎麼可能放過。

「明少爺,退回去吧。」

道士門客無奈的開口,滿臉的失望之色。

他早年受過袁長壽的恩惠,在袁家做了三十多年的門客,而且袁向明還是他啟的蒙,是看着袁向明一點點長大的,可沒想到平日裏接人待物挑不出毛病的袁向明,今天竟然如此不知進退,着實讓他失望,甚至都懷疑自己看人的眼光了。

沒等袁向明說話,唐宇卻是先笑着開口了。

「不愧是袁家家主之子,瞪眼喝罵真是氣勢十足啊。」

「可惜,是個自以為聰明絕頂的傻逼。」

兩句話,氣的袁向明臉色無比難看。

任誰被當眾辱罵傻逼,也不可能有好臉色。

沒等他說話,唐宇就看向張遠林身旁的那個袁家子弟。

「你,最先說我是邪魔外道?」

「你想沒想過給我扣上這個帽子,會給你袁家帶來滅頂之災?」

「蛇形,虎行,鶴行,還有開門炮,都是張遠林用出的招式,我只是依葫蘆畫瓢模仿一遍,你就說我比武出手狠毒,是邪魔外道,那張遠林是不是邪魔外道?」

「你別說話,因為你一說話就是要做雙標狗,你狗爹狗媽丟不起這個人。」

「打死我,坐實我是邪魔外道,同時也坐實了張鐵林是邪魔外道。你們袁家收納邪魔外道做門客,會不會被群起而攻之?」

「呵呵,西部六大家族中的蔡家閉門了,另外四個家族,應該會趁機對袁家發難吧。恐怕不出兩個小時,四大家族就會率領西部修者血洗袁家。」

「理由是你給他們的。」

「你不是在給我扣邪魔外道的帽子,你是在坑袁家,你是在坑袁家所有人。」

「我要是你爹媽,立刻就打死你個坑爹貨。」

那個袁家子弟早已惶恐的連連搖頭,卻不知該如何辯解。

唐宇也不理他,扭頭看向袁向明,「袁家被血洗滅門,你這個家主之子是幫凶。你爹要是知道你也是坑爹貨,恐怕得後悔當初沒把你甩在牆上。」

袁向明不明白甩在牆上是什麼意思。

他也被唐宇那一番話給驚到了,沒想到將唐宇定義為邪魔外道,會給袁家帶來滅頂之災,大腦一片混亂,幾次開口都沒能說出什麼話。

其他袁家子弟也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了,哪還有打死唐宇的想法,都下意識的向後退,盡量遠離帶頭的袁向明,心中自然是恨死了袁向明。

因為他們都很清楚,等待他們的必定是袁家家法。

「愣著幹什麼?立刻滾回房間閉門思過。」

袁賢對袁向明等人厲喝一聲。

袁家子弟們如蒙大赦,急忙對袁賢行禮,而後逃也似的跑回各自房間。

袁向明懊惱又憤恨,可也不敢再造次,對袁賢行禮后也回了房間。

袁賢心中暗嘆一口氣,而後笑哈哈的對唐宇拱手道:「唐先生,後生們開個玩笑,切莫當真。不過唐先生的一番話,倒是給袁某提了醒,以後決不能讓後生們再開這種玩笑,不然就給了有心人做文章的借口了。」

一句玩笑,就把之前的事情掀過去了。

這個袁賢袁二爺,不簡單啊。

唐宇也懶得和袁賢計較剛才的事情,畢竟計較也沒用,打嘴頭官司只會浪費口水,不過這個虧他也不準備悶聲不響的吃,「隨口提醒,不算恩情,不必掛齒。」

袁賢沒想到唐宇會來這麼一句,可袁家理虧於人,他心中不爽也沒有表現出來,不然惹得唐宇計較起來,丟人現眼的只會是袁家。

「唐先生豁達,袁某佩服。」

袁賢拱手抱拳,看上去頗為鄭重。

「二爺客氣了。」唐宇拱手還禮,而後笑呵呵的說道:「咱們繼續堵門吧。」 到了現如今這隻虎王和這些蘇家的子弟們,他們可以說誰也不服誰,如果這些蘇家侄子地面強勢一些的話,那麼這隻虎王變弱小一些,然而這些只虎王強大一些的話,那麼這10名蘇家武者合在一起也未必是,這是虎王的對手,總體來說還是虎王戰鬥時候處於上風多一點。

因此這時候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如果一旦想要和這隻虎王之間進行生死搏殺的話那麼接下來很可能讓這隻些蘇家武者們造成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這麼一種尷尬的局面,而無論是這些蘇家讀者,還是對於神劍自身都不想要這種情況發生在他們這些人的身上,因此根據沈建的意思,只想要速戰速決,趕緊結束和這隻虎王的戰鬥,雖然說如今這些蘇家武者們對這隻虎王並不服氣,畢竟他們人數眾多。

而且他們利用一定的計策,完全可以和這隻虎王一爭高下,不過這時候這些蘇家子弟呢,雖然說自己自身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看起來比較強大,然而他們遇到這隻虎王絕對不是善與之輩,所以說這時候當他們這些人類的武者和這隻虎王之間進行相互之間徵調的時候,人類武者往往會為這隻虎王所直接擊傷。

現如今他們已經戰鬥了三個時辰之久,而這三個時辰裏面,雖然說虎王也到受到一定的創傷,不過虎王受到的創傷,目前看起來也僅僅是一些普通的皮外傷而已,根本就無法傷及到這隻虎王的根本,而相比之下,這些蘇家者們在作戰時候卻極為鬱悶,因為此時此刻他們在這隻虎王面前,可以說無法佔據太多的優勢,儘管說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在戰鬥的同時能夠利用一定的計策,偶爾會傷及到這隻虎王的身體。不過對這隻虎王來講,她所受到的傷也僅僅是一些輕微的皮外傷而已,根本就無法影響虎王的戰鬥力,而反之由於虎王遭受一些體外的創傷,所以說這隻虎王此時此刻在戰鬥的時候,彷彿脾氣比以前更加的暴躁,如果這時候的虎啊,不通過一定的手段進行壓制的話,那麼一旦這隻壺譜王暴走的話,很可能直接就將這些蘇家的武者們直接傷害,恐怕到了那時候就是一件真正的得不償失的事情,而無論是沈建還是蘇家的武者,都不想讓這種事情發生,因此沈建看來只想要迅速的結束這次戰鬥。

這一次沈建帶領這些蘇家武者們爭鬥的時候,已經拚命他們最大的努力,所以說這是這些蘇家武者們,如今已經完全完成了歷練,在歷練當中,這些蘇家武者們,從最初的修為境界,僅僅處於無毒環境前期到如今的武魂境,後期已經每一個人提升了好幾個小小等節,在這幾個小等級裏面,這些蘇家獨者們在戰鬥的同時已經完全能夠讓自己的實力充分的發揮出來,對沈建來講,他們這次歷練可以說是完全值得的,不過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這些蘇家的武者們,雖然說非常想要和他們之間進行相互之間的搏鬥,不過這樣的搏鬥對於這些蘇家武者來講,可以說也並不是十分有利的,如果長時間戰鬥下去的話,只要神界不甘於神,臣妾心中完全相信,憑藉虎王現如今的龐大的攻擊力,完全可以將這10面附加武者們通通的擊殺掉。

不過這些蘇家武者,雖然說目前來看,能夠利用自己的實力來施展自己強大的威力,不過他們如今的實力也僅僅出於武魂境七段而已,如果他們能夠出於武魂境8段,那麼他們或許能夠施展出元力化翼這種技能,從而進行淘寶,不過從目前上來看,即便是他們能夠達到武魂境8段,卻依然不是這隻虎王的對手,因為這些蘇家武者們一旦在自己武魂境後段的程度,如果是在元力化翼的話,那麼消耗的全是自己體內的元力能量,自己丹田氣,海裏面的元力能量如果急劇消耗的話,那麼他們接下來根本就無法利用這些元力能量,從而推動一定的武技,沒有這些武技來進行攻擊的話,他們作戰的時候就根本不可能出現一定的優勢,因此在此時此刻這些蘇家武者們,如果想要和這隻火進行生死搏殺的話,那麼他必然要戰鬥的同時,充分的發揮出自己的優勢出來,才能夠真正的戰勝這隻虎王。

然而從就目前的情況上來看,他們和虎王之間的相互爭鬥這麼久,無法發揮出相應的優勢出來,而反之這隻虎王卻越戰越勇,畢竟她。如今的血脈境界,可是已經達到了三階前期程度而已,相當於人類氣府境前期,所以說這種情況之下,基本上他們這這些書家武者們當中,每一個人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能夠達到武魂境的9段巔峰程度,而且10個人聯合在一起的情況之下,也未必是這隻虎王的對手,所以說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這隻虎王在這些蘇家武者面前便擁有了絕對性的優勢,而這種優勢靠這些書下武者的人數方面是完全無法彌補的。

在最開始這些蘇家武者當中,還抱有一定的幻想,而這些幻想,那便是他想要利用自己人數方面的優勢,充分的和這隻虎王之間進行相互之間的爭鬥,不過在這種爭鬥的情況之下,他們這些人類的武者如果真正的想要戰勝這隻火,不僅盡在人數方面具備一定的優勢,與此同時他們還要在攻擊力方面充分的發揮出自己的優勢,這樣一來,他們和這隻虎王之間進行相互之間爭鬥的時候,便能夠充分的讓自己的戰鬥力發揮出來,然而情況卻遠遠不是那麼簡單,雖然說虎王琪琪是一隻妖獸而妖獸一族,他們的靈智方面是遠遠的弱於人類的,而在這種情況之下,這隻虎王和人類武者進行相互之間爭鬥的時候,這是虎王心中也同樣具備一定的想法,畢竟這隻虎啊,如果論年齡已經有100多歲了,一隻100多歲的虎王而且血脈實力又那麼強大,他的靈這方面雖然比比不上人類,卻依然不容小覷,所以說這時候這隻虎啊,一旦處心積慮的想要攻擊和擊殺這些蘇家武者的時候,恐怕這些蘇家武者完全是一種再劫難逃的結局。

沈建在這個時候和他們之間進行相互之間爭鬥的時候,完全可以想像到這些蘇家外,如今每一個人身上都蘊含着濃濃的戰意,在這種濃濃戰意的幫助之下,他們在爭鬥的時候,可以說完全能夠讓自己的實力充分的發揮出來,因此這時候這些蘇家武者們一旦和這些劍齒虎之間進行相互之間的生死搏殺之時,這些艦隻戶完全能夠將它們完全通通殺死掉,這些蘇家武者們,憑藉自己如今武魂境七轉的實力,根本就不是這個虎王的最少,而與此同時這些蘇家武者們在攻擊這隻虎王的同時,已經感覺到越來越吃力。

當這些蘇家武者和這隻虎王之間剛開始進行交鋒的時候,或許這些人類武者們還具備一定的實力,因為這隻虎王此時此刻戰鬥的時候,最開始攻擊這些蘇家武者的時候,並沒有真正發揮出自己全部的力量,所以說在這種情況之下,這隻虎啊,在這些蘇家武者面前便有了一種弱小攻擊力弱的一種假象,而隨後隨着雙方消磨的能量越來越多,這隻虎王的攻擊力也越來越強,因為這時候這隻虎王已經將自己的實力充分的發揮出來,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這些蘇家武者們如果真正想要戰勝虎王的話,那麼難度必然很大,所以說這些蘇家武者們和虎王之間進行戰鬥的時候不得不慎重。

而且這些蘇家武者們戰鬥的同時,已經充分能夠感覺到,這隻虎王如今攻擊的時候的速度和力量,已經比最開始的時候提升了好幾味物質。這時候這些蘇家武者談,心中才十分的明白,這隻虎王的攻擊力方面已經遠遠超出他們的想像,或許在他們這些人當中,只有沈建有餘力直接的殺死這隻虎王,而對於其他人來講,如果想要殺死虎王的話,可以說完全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最起碼在短時間內是根本就無法完成的。

現在來看這十名蘇家武者當中已經有5名蘇家武者被這隻虎王攻擊到身上,有的甚至骨骼方面發生了骨折,這樣情況之下,這些武者的戰鬥力必然會大打折扣,根本就不可能和這隻虎王之間進行長時間的作戰,即便是長時間的頑抗的話,也很可能被這隻虎王直接逃走掉,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這些蘇家武者們儘管說非常想要滅掉這些劍齒虎,不過在這種情況之下,這之前只虎在攻擊時候的威力依然是十分的巨大的。

如今沈建的心中感嘆,因為這時候的沈建能夠在自己內心當中充分的感受到,只有讓自己出動,而且自己出動非常強大的力量和招數,才能夠真正地殺死這隻劍齒虎我的虎王,否則的話當這隻劍齒虎用盡自己全力的時候,即便人沈建自己對這種事情來講,也完全是無望的事情,而相比之下,這些蘇家武者們如果真正的想要利用自己相應的實力擊殺掉。這隻虎丸的話必然會全力以赴,然而在這種潛力以赴的情況之下,他們卻依然無法擊殺熱之劍齒虎的虎啊兒,反而被這隻虎王打得節節敗退,,而在這個時候沈建便看到了,眼裏充分的感受到這種事情,彷彿真的是難以取勝音色那這時候就是沈建便考慮到在恰當的時候擊敗或者擊殺這隻虎王,從而放這些蘇家武者們離開這裏,畢竟這一次沈建帶領這些書家武者是在外面是歷練來的,是為了提升他們這些人的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

隨後這隻虎啊,發生了一聲聲的哀嚎聲,要知道他們整個家族可是足足有着30多隻劍齒虎,雖然說劍齒虎家族是獨居性的妖獸,他們很少群體作戰,然而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這些劍齒虎在和外面被外面那些其他的妖獸或者人類武者斬殺的時候,這些劍齒虎同樣是憎恨這些銷售的,因此這時候這些蘇家讀者們不顧一切對這隻劍齒虎的領地進行冒換一些劍齒虎,可以說在自己心中已經非常的不爽,如果這時間蘇家武者們如果依然不是台劇,依然和這個蠍之劍齒虎之間進行相互之間博到的話,那麼很可能會全軍覆沒,沈建將他們這些蘇家我怎麼推,最最早得武體境培養到現在的武魂境,後期着實不容易,不僅僅耗費的神劍,好幾十顆丹藥而且耗費了沈建非常多的修鍊時間,所以說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這些蘇家武者們如果真正的想讓自己實力充分的提升上去的話,那麼必然要接受到血與火的磨練才可以。

這時候沈建已經能夠充分的感受到,在這時明蘇家武者身上有那麼兩三個人的虛偽競價,已經達到了武魂境7段巔峰的程度,當你達到這樣的修為境界的時候,距離武魂鏡8段也僅僅有一步之遙而已,如果給他們一定的丹藥和機會和時間的話,讓他們這些人充分的進行修鍊,那麼從今往後這些蘇家武者歷練的時間已經結束了,而且遠遠超出了沈建的預期要求,所以說在這個時候,這個沈建完全可以利用自己錢人的實力,幫助這些蘇家武者們提升他們自己相應的戰鬥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