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不錯的攻擊,真不愧是僞靈尊實力的攻擊啊!只不過,你以爲本帝就是這麼好消滅的嗎?”血色的靈力霧氣漸漸散去,‘小銘’的聲音也是緩緩傳來。

聽到聲音的林家老者這個時候也是有點不可置信地皺了皺眉頭,好似是要看清楚爲什麼‘小銘’能夠扛得下他的這一記血刃。

得到血色的靈力霧氣徹底散去,‘小銘’以一種十分驚豔的方式展現在了林家老者的眼界中。

只見,‘小銘’的眼睛還是紫色的,只不過這個時候身上的衣服原本是黑色的,正在以一種十分快速地方式變成了紫色的,紫色的衣袍漸漸地出現在‘小銘’的身上。

‘小銘’的周身被一種勉強能夠看清的紫色透明的結界包裹着,就是這一層結界阻擋住了林家老者的攻擊。

“沒想到我的紫帝袍還在啊!”‘小銘’打量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紫色衣袍,儘管這個時候不是白天,可是在月光的照耀下還是熠熠生輝,給人一種十分高雅的感覺,不可侵犯。

這個時候的林家老者終於是明白了什麼,見自己的攻擊被輕鬆地化解,要知道眼前的人可是靈師境實力的人物啊!換做往常,僅僅是氣勢就能夠震個半死的。

一粒紅塵 ?”成老笑了笑,低聲對着‘小銘’闡述着事實。

“額……”‘小銘’微微點了點頭,不可否認,成老說的話還是對的,“可是現在又跑不了,不過我們倒是可以藉助魔魂的力量。”

說罷,‘小銘’將目光重新轉向湖面,黑色的火焰正在灼燒着湖面上的陣法,這個陣法應該就是林家老者所佈置的吧,不過這個時候看上去陣法好像就要抵擋不住了。

“父親,您爲什麼不使用您的靈器的啊!只要您使用您的靈器,眼前的這些人根本算不了什麼。”林震天這個時候湊到林家老者的身邊,低聲地說道。

霸愛成癮:首席別碰我 ,有着屬於他自己的威嚴,可是這個時候嘛….

誰知道,林家的老者竟然沒有理會林震天,不過他也並沒有說是他自己的靈器已經被人盜走了。

正琢磨着該怎麼辦的時候,畢竟‘小銘’看上去根本就是有持無恐,而且通過‘小銘’的自述,什麼本帝,莫非有什麼後臺或者說是實力倒退之類的,當然這些都是林家老者內心的猜想。


見自己家的父親沒有搭理自己,林震天也是適時地閉上了嘴,這個時候的他可是有着盜竊他父親東西的嫌疑的啊!

正當林家老者躊躇的時候,一道黑色的光直衝‘小銘’。

當然‘小銘’也是能夠差距到這道黑光,“今天來的人還是真多啊!就是不知道是敵人還是朋友的啊!”

黑光散去,一個人影出現在小銘的身前,這個人正是鬼叔,“參見少主,屬下來遲,讓少主受累了!”

少主?‘小銘’皺了皺眉頭,似乎對於他自己的這個稱呼很是奇怪,不過並沒有說是張口就問,“額,你先起來吧!本帝………”

話還沒有來得及說出去,成老便是給了‘小銘’一個眼神,其中的意味自然是告訴後者要看清楚情況再說,當下,便是立即改口道:“額,眼前之人乃是我的敵人,你做屬下的,是不是應該替本少主料理一下剩餘的事情了?”

話語剛出,鬼叔便是感覺到了不對勁,要說是瞭解小銘是一個什麼樣子的人的話,鬼叔自然是當之無愧的第一人,可是就僅僅是通過這麼一句話,便是察覺到了什麼。

“少主,您身邊的這位是?”鬼叔微微擡起一點頭,頷首打量着‘小銘’這個時候的小銘很明顯地變了不少,除了標誌性的眼睛之外,還有一身紫色的衣袍,在月光的照耀下給人一種十分高貴的感覺,就僅僅是這一點,鬼叔便是能夠斷定自己家的少主有點不對勁。

‘小銘’看了一眼自己身邊的老者,隨後尷尬地笑了笑,隨後解釋道:“哦,這是本少主的朋友,你還有什麼想要問的嗎?”說到最後,小銘的語氣之中明顯是有點煩躁的味道,意思就是說鬼叔的話有點多了。

“了,屬下只是好奇而已。”鬼叔回答道。

說完,鬼叔便是站起身來,就要準備對不遠處的林家老者動手的時候,林家老者的臉皮也是微微有點抽搐,不知道爲什麼他這個時候突然有點後悔那個時候放走鬼叔了,要是不放走的話,這個時候豈不是少許多的麻煩?

氣氛就是在這一刻僵持了下來,鬼叔總是覺得哪裏不對勁,所以很是不想積極地和林家老者交手,而林家的老者則更不願意和鬼叔交手了,畢竟林家的老者到現在爲止他還沒有搞清楚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了。

湖面的黑色火焰漸漸地燃盡,雖說根據成老的解釋,這種黑色的火焰是燃燒一切生靈,可是湖面上掩蓋着一層陣法,而陣法終究不是生靈的範疇,所以火焰會有殆盡的那一刻吧!

也就是在黑火徹底消失地那一刻,無論是成老還是’小銘‘亦或者是鬼叔,林家的老者,凡是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感受到了一股悸動的力量,這種力量是那麼的純粹,那麼的令人渴望。

綠色陣法的中央開始出現了一抹裂痕,浮現在湖面上的陣法好像是一層保護罩一樣,保護着什麼東西。

本來都是十分完整的陣法,突然出現這麼一道裂痕,想不被人注意都是十分難的,綠色玄奧的圖案開始爆發出一陣刺眼的光芒,所有的人都不得不遮掩一下眼睛,唯獨‘小銘’直視着那道漆黑的裂痕。

綠色的光散去,這個時候的湖水卻是消失不見了,只剩下一個很大的坑,而坑中纏繞着絲絲的黑氣,交融着,看上去十分的安靜,安靜的盤踞着,沒有說是爆發出來的趨向。

這個時候,衆人才反應過來,原來湖中的水早已經被那黑色的火焰蒸乾了,而剛剛一直灼燒的是覆蓋着湖坑表面的綠色陣法圖案。

那麼大的湖坑,那麼多的黑氣,看上去還真是有點恐怖。

畢竟是在林家,該有的場面還是得有的,很快,林家的一衆護衛便是立馬來到了這裏,緊緊地將湖坑圍住,至於‘小銘’等人則是留下了一個比較大一點的空地。

“這是魔魂,死後的魔會有自己的意識,魔魂中還有着死後的魔畢生修爲中最爲精存的東西,當把魔魂中的意識抽調之後,便是精華的那一部分了”

“給任何一個人吸收都是大補之物,只不過一般情況下是沒有任何一個人會這麼做的。三界之中是沒有任何一個人這麼做的,除了本帝可以這麼做之外,是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有資格的。”

‘小銘’淡淡地給在場的所有的人解釋着,這個時候的聲音聽起來可能比較小,畢竟只是一個靈師境實力的人說出來的話,可是所有的人都能聽到,聲音之中有着一種飄渺的感覺。

鬼叔靜靜地聽着解釋,眼中的那種憤怒也是漸漸地表現在臉上,身體上,只不過,在聽到本帝兩個字的時候,也是震驚地回頭看着‘小銘’,這一稱呼對於鬼叔來說可是從沒有從自己家少主的口中聽到過。

與此同時,林家老者的臉色也是越來越難堪,很明顯,林家之中有這種東西,自然而然地就要問林家當家的了。 “林震天,你竟然敢這麼做,就不怕我魔族的報復的嗎?”

即便鬼叔被一衆的林家護衛包圍着,來不及去思考自己家的少主爲什麼會知道,伸起指頭對着林震天大聲罵道。

被一個靈皇境實力的人物指着罵,確實是有點難受,最主要的是林震天根本就惹不起鬼叔,只好妥善地迴應道:“額,鬼兄,我林家能夠有這種東西我這個當林家家主的確實是不知道的啊!況且這麼多數量的魔魂,我自己一個人怎麼可能收集的下的啊!即便是收集下了我自己一個人也幹不了什麼的啊!”

不愧是林家的家主,說的話對於在場的任何一個人來說都是很不錯的,最好的辦法就是假裝自己不知道,即便自己知道,也有想法,但是不能表現出來。

林家這個時候冷哼了一聲,別人都可以說是不知道,他應該就是最想得到這些東西的人了吧,“被抽去意識的魔魂可是對於任何一種生靈來說都是大補之物的啊!爲什麼你們這些人不喜歡這些東西呢?而是要魔魂用僅剩的力量回歸故里呢?”

周圍的林家護衛有很多可是他們都不知道自己家的老祖宗在說一些什麼,有的人甚至連魔族都不知道是什麼。

“妖族的人死後喜歡把自己的屍體放回他們最喜歡的老巢,而魔死後的魔魂也是會用僅剩的力量尋找他們最懷念的地方,這是這個世界的法則,也是不可以改變的法則。”

回答林家老者話的不是鬼叔,而是虛幻身體的成老,成老還是和魔族有很深的淵源的。

“法則?”林家老者笑了笑,“法則只不過強者爲弱者制定的一套規則罷了,或許出於憐憫,或許是爲了利益,但這都是強者的意志。”

話語在林家迴盪之間,林家老者的身體上開始透露出一抹血色的光,緊接着,詭異的一幕出現了,湖坑中黑色纏繞的黑氣開始分作數百道細線開始衝向林家老者身上展現出來的那一抹紅光之中。

“所有的林家之人,但凡是我林家的族人,對闖入我林家的外來者殺無赦!”林家老者肆無忌憚的笑聲之中掩蓋着的話語。

一聲令下,還是有着很多的林家護衛對林家是忠心耿耿的,只要一開始的時候有一個人上了,那麼陸陸續續就會有很多的人對‘小銘’等人出手,接連不斷。

“不好。”‘小銘’皺着眉頭低沉地說道,“此人已經對力量迷失了本心,這麼多的魔魂注入到他的身體之中,即便他的身體收得了,也或多或少地會受到魔氣的影響,進而喪失理智。”

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林家老者正在狂狼地笑着,感受着來自前者這個時候正節節攀升的氣勢,‘小銘’又是躲過了一個林家護衛的槍刺,轉身之間,紫色的靈力覆蓋着拳頭之上打在了林家護衛的身上,骨頭碎裂的聲音傳來。

雖然這些林家護衛對‘小銘’造不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可是護衛之中不缺乏有一些靈師境的人,所以對付起來還是十分不方便的,黑火又是因爲境界的緣故根本使用不出來。

鬼叔這個時候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雖然他有點懷疑自己家的少主,可是最主要的還是面對眼前的林家老者,因爲這個時候的他感受到了一種十分恐怖的氣息正在緩緩地從林家之中產生,而產生的來源就是林家的老祖宗。

腳尖輕點地面,鬼叔的身影便瞬間消失在了原地,直襲正在不斷吸收着黑氣的林家老者。

這時,林震天擋在了鬼叔的身前,“鬼兄,你可是別來無恙的啊!”

誰知道,鬼叔連理會都沒有理會,手中黑色的霧氣蠕動,一掌直接和林震天硬碰硬了起來,這一點連林震天都有點沒有想到,本來還想通過說話耗費點時間來着。

而林震天又怎麼可能是鬼叔的對手呢?

總裁的蜜桃小嬌妻 ,爆出了很多的黑色霧氣,腐蝕着黃色的護洞。

看得出來,林震天應該是土屬性的靈力,在防禦這一方面還是有着天然的優勢,只不過僅僅是硬抗了鬼叔兩掌之後便是宣告了破碎,而林震天的臉色也是十分的漲紅。

“鬼兄不愧是靈皇境實力的強者啊!僅僅是兩掌便是能夠將我擊的氣血翻騰。”林震天低沉地說道。

不過鬼叔看起來並沒有說是有放過林震天的打算,手掌中黑色的霧氣開始濃縮,幾乎是眨眼就能完成的事情,濃縮成一個拳頭大小的旋轉着的黑球。

林震天剛剛穩定下自己體內的氣血,便是看到鬼叔攜手掌中的黑球衝來,不知道爲什麼,這個時候的林家的家主感覺到了一種無與倫比的危險感,要是被鬼叔手中的黑球擊中的話可能會殞命。

與此同時,林家老者這個時候也是完成了融合,一隻眼睛已經變成了紅色的,而另一隻眼睛依舊是白色的。

一股強大到極點的氣勢在這個時候也是瞬間形成,以至於林家老者身邊的一些林家護衛都感覺了一些窒息的感覺,不得不往後倒退。

要是光氣勢都能夠讓人感覺到窒息的話,那得有多麼的強的啊!也有可能是林家護衛的實力太低了吧!

“爾敢!”林家老者的聲音傳出,於此同時他的手中也是凝聚出了一道血刃,直接甩向林震天身前的位置。

這個時候的鬼叔可以選擇放棄攻擊林震天,那麼他就不會受到林家老者的攻擊,可是選擇了直接一擊斃命。

林震天在自己的身前凝聚起了一道厚厚的靈力護罩,可是這種護照對於靈皇境的鬼叔來說還是不堪一擊,攻破只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隨着黃色的靈力護罩在黑球的旋轉之下轉出一個洞來,看着自己的護罩即將要被洞穿,林震天這個時候也是終於慌了,不知道該這麼辦,只好轉頭看向自己的父親。

誰知道,這個時候的林家老者嘴角竟然微微上揚,看到這一幕的林震天頓時心如死灰了。

林家老者略微停頓之後,身形也是消失在了原地。

硬抗了林家老者的一記血刃之後,穿過林震天周身的層層防禦,鬼叔也是將手中的黑球成功地拍進了林震天的身體之中。

就在本以爲可以安全撤離的時候,林家老者突然出現在了鬼叔的身側,腿上血色的靈力在腳上凝聚,一腳直接踢在了鬼叔的小腹之上。

鬼叔的身體如同一個炮彈一樣飛了出去,成老來不及接助,而‘小銘’這個時候又不是真正的小銘,鬼叔的身體直接撞在了林家護衛的身上,一路上直接撞死了十個左右的護衛。

足以見到林家老者的這一腳是有多麼的恐怖,多麼的可怕,要是換做是一個靈王境的人,恐怕不死就是半殘廢的吧!

林家老者身邊的林震天在受了鬼叔的攻擊之後,開始微微弓着腰,捂着他自己的胸口,看上去很是不舒服,不過林家的老者卻依舊是負手而立,並沒有說是要幫助自己的兒子。

被擊退的鬼叔說到底還是靈皇境實力的強者,不過這麼不經打的,緩緩站起身來,“呵呵,你真是捨得自己的兒子的啊!真是一個老奸巨猾的東西,要知道人家可是靈王境實力,不死也是你一個不錯的幫手。”

本以爲鬼叔的話或多或少地會激發起林家老者的憤怒,可是,鬼叔想錯了,只見,林家的老者對着天哈哈大笑了起來,隨後看了身邊的林震天一眼,眼中不露絲毫感情地說道:“此子貪念過重,留不得,說到底,還是我對不起他,讓他一開始的時候就能夠見到這個世界。”

就是不想讓自己的兒子活着,還說的這麼的高大尚,搞得好像是要大義滅親一樣。

這一刻,把所有的話都聽在耳朵中的林震天也是慌了,試問哪一個人到中年,還是一家之主的人就甘願死亡呢?這可是一個人最風光的時刻,最能大展宏圖的時候。

“父親,父親,我錯了,我錯了,我再也不敢對您的任何東西起貪念了,都是我該死,可是我這些年還是爲您做了不少事情的啊!比如說林家現在的底蘊還是很不錯的,您這些年交代我弄的活人我都給您備下了,不是嗎?”這個時候的林震天也是故不得那麼多了,當場直接跪了下來,一臉委求着眼前自己的父親。

林家老者笑了笑,露出自己猩紅的舌頭填了一下看上去比較乾枯的嘴脣,眼中露出的一抹渴望是得林震天有一次感覺到了恐懼,一種深深的恐懼。

“不錯,真是不錯,你能夠修煉到靈王境,想來也是一個不錯的供體,既然如此,你也不枉爲我子啊!”

語罷,林家老者乾枯的手掌便是緩緩朝着林震天的天靈蓋暗了下去,於此同時,手掌中也是浮現出了道道血色的細線,開始脫離了手掌中央,開始纏繞住林震天的腦袋。 血色的絲線剛剛纏繞住林震天的腦袋,林震天的眼珠子瞬間蒙上了許多許多的血絲,可是看上去他好像是看不到眼前下血絲一樣,只是一個勁地抱着頭痛苦地大叫着。

難道一代林家的家主就要這麼走到人生的盡頭了嗎?還是說這就是他應得的下場呢?

“如此狠辣的手段,林家所有的護衛難道能夠忍得住?要知道那可是他們的現任家主的啊!平日裏對林家的衆多的護衛,不說別的,就單憑說是不去責罰,盡心盡力地爲林家爭取這一點上,林家家主就能夠這麼的慘死的嗎?”說話的來源不是鬼叔,也不是成老,而是‘小銘’。

很多人都不是很清楚爲什麼‘小銘’會說這番話,可是有心的人就能夠聽得出來,這明顯是在挑撥林家衆人的關係,這麼多的林家護衛,對於‘小銘’還是成老來說都是不小的壓力,主要是一打起來都是五顏六色,五花八門的靈力,很是令人頭疼。

正巧不巧的是,林家護衛之中是有着一些天家護衛的,也就是其中混雜着一些天家護衛。

雖然這個時候的‘小銘’不是很清楚林家老者的做事風格,可是命運就是這個樣子的,林家護衛或許會畏懼林家老者剛剛表現出來的強勢手段,可是其中混有的天家護衛可就不一樣,多多少少還是會煽動的。

“林家家主平日裏待我們還是很不錯的,這麼一個老者雖然自稱是林家的老祖宗,可是其中的內幕誰能說得清楚的啊!”

“就是啊!而且我還聽說,林家的這個老者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吸收他人的力量佔爲己用,這不是邪門歪道嗎?我林家身爲皇城的四大家族,怎麼就能淪落爲這般地步的啊!”

一個又一個的議論不絕於耳,雖然林家老者掌下的林震天還是一臉地痛苦,眼中的血絲也是越來地越多,甚至額頭上都有着很多的黑色筋脈露出,看上去好恐怖。

伴隨着言論,林家老者的臉色可謂是很不好,有道是要想稱王,你得有統治的人了,要是連子民都沒有,豈不是成了槓桿司令了?

話歸話,可是沒有一個人向林家的老者動手,畢竟誰都不想死,看到這一幕的,林家老者也是大笑了起來,“自古都是強者支配弱者,而弱者對強者服從命令的最大來源就是恐懼,你個毛頭小子,真是不知死活啊!”

聽着林家老者的一番話,‘小銘’的臉色也並沒有說是表現出什麼難堪的臉色,而是淡定地笑了笑。

“你不過只是堪堪僞靈尊境實力的人罷了,而且時間到了,魔魂種的力量也會吞噬你自己的身體,最後變成一個和天地之間的靈力排斥,最終只能通過吸收他人的靈力來維繫實力和壽命,不覺得可憐的嗎?”

“可憐?”林家的老者咧嘴笑了笑,眼神之中充滿着蔑視,似乎對於‘小銘’的這句話感覺到十二分的無知,“你看看,現在的林震天是不是充滿了恐懼,放心,老夫下一個掌心下的人一定是你們這些人。”

鬼叔微微低着頭,來到‘小銘’的身邊,“少主,此人的勵志早已經被慾望吞噬,屬下建議少主還是趕緊離開的好!”

說完,鬼叔也是不着痕跡地瞅了成老一眼,不知道其中的意味幾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