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明顯的可以察覺到,他們走進去的是一個很大的空間,裡面的空氣有一些腐朽的味道,不過並不影響呼吸。

所有人都進來了,每個人的心情都有些緊張,他們用手電筒照著四下看著。

「這就是前殿了。」肖功勛說道。

「肖叔叔,我們時間不多……」樂天提醒道。

「我知道,我們只是簡單的先看一看!」肖功勛點點頭。

樂天無語,這些人到現在還不知道時間已經很緊迫了嗎?他們就沒發現自己的皮膚已經開始變得乾涸了嗎?

「老大……」施紫竹輕輕地喊了一聲。

樂天搖搖頭,算了……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吧。

「哇……好多的古器!」

有人驚叫。

樂天撇了撇嘴,所謂的墓就是人死後居住的地方,它的格局其實和人生前的宅子是一樣的。

古墓的前殿就是一些擺放墓主人傢具的地方,一般都會擺設一些生活用的器具,鍋碗瓢盆都是有可能,不過這裡可是一座將軍墓,裡面擺放的應該是一些價值極高的瓷器!

樂天過去看了看,他也愣了一下。

除了瓷器之外,還有許多制式鎧甲,因為這裡的空氣不流通,所以這些東西的保存還算是完整,可是看出以前的鎧甲樣式。

有考古隊員在不斷的照著相,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興奮,他們來考古的墓地還不是為了保護這些國寶級的文物?

施紫竹在地上撿起了一顆珠子,她遞給了樂天。

樂天看了看,挑了挑眉,偷偷將這顆珠子放進了口袋。

這可是一顆超大版的夜明珠……

施紫竹看著樂天這副做賊的樣子,不由的有點想笑。

肖功勛也忍不住在仔細地查看這些古董!這一次的收穫也真的是太大了,這些古器裡面除了陶瓷和鎧甲之外,還有許多樣式非常古老的木器,不過這些東西現在都碰不得了,一碰就會散架。

樂天看了看,這些傢伙看起來短時間內是不會管自己了,因他這些人看到這些古器,連自己的命都不管了,他索性自己到處看看。

這裡除了他們應該沒有其他人了,蟲蟲也不知道在什麼地方……

施紫竹四個人跟在樂天的身邊,這座墓太大了,站在裡面雖然有一些壓抑感,但是卻沒有憋悶的感覺。

前殿的牆壁上同樣畫著一些彩繪,樂天仔細地看著。

「這都是假的吧……」施紫竹也跟著樂天看。

「呵呵,古代人總喜歡將他們看到的東西加以神話,這樣可以起到一個很好的宣傳效果! 裴公子,吃完請負責 看來這位將軍以前是被人譽為天神的。」樂天點點頭。

牆上的畫一般都是敘事的,樂天依次看過去,首先畫裡面是一個女人懷裡抱著雙胞胎,樂天有點驚訝了,這個畫畫的是一個超級高手啊,兩個孩子不但惟妙惟肖,而且還清晰的分出了兩個人的身份。

一個孩子的頭上畫了一個帝帽,另一個孩子的手中則是拿著刀劍。 當晚上羊駝子回來,看到潘曉瑩在這兒的時候。朝着我露出一副調笑的神色。不過這傢伙看到潘曉瑩做的飯菜之後。就強烈建議。以後就給她一把鑰匙,讓她每天晚上就在這兒做飯得了。比外面的可好吃了不少。

這也是讓我沒想到的,還以爲像潘曉瑩這樣的女孩兒,在家裏都是父母寵愛着不會做任何家務。沒想到做飯還真不錯。

羊駝子那邊還是沒有任何的消息,而且接下來國慶節放假的時候,他們那個“精剪師”的店也要放假。就在下午的時候,那個造型師已經離開了。

“放心吧,爺爺那肯定盯着呢。你們明天就安心的走吧,至於白雪那邊,這幾天我再去看看。”羊駝子一邊吃飯。一邊朝着我說道。

其實白雪那邊我現在倒不是太在意了。畢竟白雪的屍體也找回來了,接下來就是送她去轉世投胎,而且事件讓張叔去調查我還是挺放心的。接下來最關心的,當然是湖心島那個白衣女孩兒的事情,她到底是怎麼死的呢?希望收假回來之後,能夠有好消息傳來。

第二天一早,我就跟潘曉瑩一起朝着火車站趕去。幸虧起牀早,外面天都不太亮,所以公交車上還沒有幾個人。

記得當時來學校的時候,就是跟潘曉瑩一起來的。差不多一個半月之前,當時就發現了潘曉瑩身體的異樣。

沒想到這才一個來月,竟然又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

“葉子,在想什麼呢?”正在這時候,坐着我旁邊的潘曉瑩側過身來,朝着我問道。

“沒什麼,在看風景呢。之前過來的時候,都沒怎麼看。”我朝着她微微笑了笑,再次轉頭看向了窗外。

中秋臨近,外面時不時的能看到很多柿子,蘋果,橘子之類的水果,在那有些開始枯黃的葉子裏看上去格外的好看,甚至讓人看完之後連食慾都出來了。

旁邊的潘曉瑩也側着身子朝窗外看,到最後頭直接枕在了我的肩膀上。

“你就不怕你媽知道了?” 至尊小神醫 我說話的時候並沒有轉過頭去,而是把目光繼續貪婪的看向窗外。

我可記得當時潘曉瑩那邊出事兒的時候,我和方大師去她家,她媽防我和防賊一樣,幾乎都不讓我跟潘曉瑩見面。當時她媽看我那眼神,就好像感覺我把她們家寶貝女兒給禍害了一般。從那兒之後,我和潘曉瑩幾乎都沒怎麼見過面。

大叔好凶,媽咪快跑 “有什麼好怕的,現在高考都結束了,她也不會再管我了。”潘曉瑩倒是放得開,說話時候,還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勢,讓自己枕着更加舒服一些。

對於潘曉瑩,說沒有任何想法是不可能的,但是不知道爲什麼,腦子裏總是冒出來沫寒和小洛的影子,甚至連林萌的影子都能冒出來,看來我還真有些貪心啊。

外面的地勢開始變了,原本開闊的平原變成了山區,那山也開始越來越高,終於火車進入了第一個隧道。就在火車進入隧道的時候,我轉過身來坐正。

剛轉過身來,就感覺整個車廂的氣氛不太對勁兒。我們上車時候,這個車廂裏基本上都是長假回家的學生,而現在整個車廂裏就沒有多少學生,更多的是那些中年人,還有不少抱着孩子坐在地上的,到很像是春運的場景。

“影子,你坐裏面,靠窗。”看到這一幕之後,我立刻站起來把潘曉瑩推到了靠窗的位置,然後自己坐在外面小心翼翼的看着車廂當中的這些人。

潘曉瑩也反應了過來,整個人縮在後面,警惕的看着外面,小心翼翼的問我該怎麼辦。

也就在這個時候,從過道走過來一個穿着紅色連衣裙的女孩兒,揹着一個很小的雙肩包,手裏還拿着一本書在四處尋找自己的位置。到最後,徑直走到了我和潘曉瑩對面的空座位上,坐下後,就靜靜的翻開書來看,好像根本就沒有看到我和潘曉瑩一樣。

看到這個女孩兒之後,我整個人後背都在發冷。

眼前的這一幕我之前見過,就是上次方大師帶着我出去接單子的時候。眼前的那個紅衣女孩兒,正是小洛。

我側過身去看了看車窗,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變成了那種能夠上下開啓的窗戶,車裏面也變得破舊,沒有了冷氣,倒是多了不少的風扇。看來,我和潘曉瑩很不幸的上了那輛綠皮車,那輛已經跑了好些年依舊還在跑的綠皮車。

只不過讓我好奇的是,小洛不是已經被鬼婆給帶走了嗎,那麼眼前的這個到底是真的小洛還是以前的小洛。

“小洛?”我有些疑惑的朝着眼前的女孩兒喊道。

聽到我的聲音之後,面前的女孩兒有些驚訝的擡起了透,旁邊的潘曉瑩也同樣驚訝的看着我。

“你怎麼知道我叫小洛呢?我們認識嗎?”小洛說這話的時候,一臉的好奇。

我現在終於可以確認,這個不是我認識的小洛了,因爲我認識的那個小洛已經死了,身上不抹上一些藥水的話,會有屍臭的味道。而眼前的這個,身上有一種香味,是她自己身體的味道。

“沒事兒,認錯人了。”

說完話之後,我立刻就起身拿着行李拽着潘曉瑩朝前面的車廂裏跑,這節車廂絕對是不能待了。我可是知道當時小洛所在的車廂裏面有多亂的,他們從窗戶跳出去之後會回來,可是我們倆要是跳出去了,誰都不敢保證能再回來。

可是剛剛等我把行李拿下來,就看到車子裏的那些人朝着我們這邊走了過來,而且嘴角還帶着詭異的笑,眼神中充滿了絕望。

看到這情況,我就知道事情麻煩了,站起來緊緊地把潘曉瑩護在身後,同時把車窗戶也打開了,萬一真的不行,最後的希望就寄託於從這窗戶跳出去。

那些人並不是衝着我和潘曉瑩過來的,而是衝着對面的小洛而去。小洛還在那裏靜靜的看書,就好像對這些人根本就沒有發現,所以也就沒有任何的防備。直到其中一個人坐在小洛旁邊,伸出他的手想要把小洛樓在懷裏的時候,小洛從驚慌失措的扇了他一巴掌。

這一巴掌扇上去,不僅沒讓那些人退,反而更加惹怒了那些人,準備把小洛拖出來。

我再往後面看去,發現整個車廂已經完全亂了,好多人在拼命的掙扎,甚至連刀子都動上了,車廂一片狼藉,好些人衣服上都染着血。

身後的潘曉瑩已經完全崩潰了,嚇的緊緊抱着我的胳膊,把頭埋在我的肩膀上,身子害怕的不停顫抖。

“小洛,跳出去,快。”看到小洛要被那些人撤出來,我順手抓起小桌子上的垃圾盤朝着抓着小洛的那隻胳膊狠狠的砸了下去,同時朝着小洛大聲的喊道。

聽到我這話之後,她先愣了一下,然後掃了一眼車廂周圍的情況,最後把目光盯在了我的臉上,那眼神有些茫然,也有種感覺,緊接着就看到他直接從窗戶跳了出去。見到這一幕之後,所有人都愣了,沒想到竟然真的跳了出去。

但是很快的,他們就把下一個目標集中在了我身後的潘曉瑩身上。

看到他們過來之後,我直接拍了拍潘曉瑩的腦袋,如果待會兒真的我保護不了她的話,那麼就趕緊跳出去。雖然我知道跳出去很有可能是不會死的,但是潘曉瑩根本就不知道。

就在那幾個人朝着我這邊過來準備把我拽開的時候,我這時候也發狠了,既然這是一趟已經失蹤了那麼久的列車,而且這些人根本就沒有辦法出去,在外面都已經是死人了,所以我也不在顧慮任何的問題,直接掏出鑰匙上的水果刀,狠狠的紮在了第一個伸出手來的那個中年男人胳膊上。

這一刀好像直接刺到了動脈上面,血噴出來濺在我的臉上,眼睛都有些模糊。

現在也沒有時間管那些事情,伸手在臉上胡亂一抹,眼神緊緊盯着眼前的這幾個人。果然我這樣發狠了之後,他們開始退縮了。這些人都是,只要你表現的軟弱,他們就會更加得寸進尺,只有強硬起來,從會讓他們害怕。

正在這時,小洛再次揹着包拿着那本書從過道里走了過來,看着架勢,好像完全忘記了眼前發生的一切。

“小洛,過來這邊。”看到眼前這幾個人看小洛的眼神有些不多,我朝着他招呼了一聲,讓坐在我對面她剛纔的位子上。

小洛過來坐下之後,整個人臉上漏出驚恐的模樣,因爲看到了我手上的刀和那個中年男人胳膊上的傷口。

“不想死的滾遠點。”看到小洛坐下之後,我直接放了一句狠話,把那水果刀直接插在了座椅靠背上面。

看到那些人都默默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之後,我身邊的潘曉瑩從敢鑽出來,但是兩個胳膊把我抱的更緊了,眼神偷偷的瞄着對面的小洛,很是不解爲什麼她剛纔明明跳下去了,爲什麼還會再次出現。 一直到兩個孩子長大,一個做了帝王,另一個成了將軍,為自己的兄弟在外拼殺。

到現在畫風看起來都還正常,不過到了下一幅,畫風突變。

這個國家被攻陷了,皇帝的頭上出現了一把鎖鏈……而那個將軍的身上出現了一副枷鎖!

再然後就是許多人在修建陵墓的畫面了,後面的幾幅畫都比較的血腥,有一副是在屠殺士兵的畫面,還有一副是在屠殺工匠的畫面,最後一幅的畫面最奇怪,那個將軍仰頭大笑,可是那個皇帝卻跪在地上!

「這些畫有點意思啊。」施紫竹說道。

「哦?你看出了什麼?」樂天瞥了她一眼。

「這一對兄弟的感情挺深的。」施紫竹回答。

樂天微微一笑,沒有去給她解釋。

「老大……你看這裡!這些古物的上面都有一些奇怪的印記,看起來很像鎮靈符。」二號突然說道。

他的手上是一隻黑色的瓷罐,他指著瓷罐的底部。

樂天看了一眼,他點了點頭。

「其他的都有嗎?」他問。

二號又拿了幾個看了看,對樂天點點頭。

「那就和我猜的差不多了。」 豪門重生之暖愛成婚 樂天說道。

「你猜出了什麼?」施紫竹看著樂天。

「和你剛剛猜得差不多,這一對兄弟的感情非常好……」樂天模稜兩可的回答。

施紫竹眨了眨眼,她很明顯的聽出了樂天這句話裡面有別的意思。

樂天打量著這座前殿,除了那些擺放整齊的古董,還有兩根石柱豎立在前殿裡面,在前殿的正中間擺放了一座青銅鼎。

肖功勛正在看著做青銅鼎,樂天走了過去。

「樂天……你看!這個東西可真的不簡單了,這要是拿出去,必定是可以媲美司母戎鼎般的存在了。」他對樂天說道。

樂天看了看,臉色微微一震。

「您知道這是什麼嗎?」他問。

「祭祀大鼎啊……一般放在前殿內的大鼎都是用來給後輩祭祀用的!」肖功勛回答。

「這個不是。」樂天搖搖頭。

他看了看大鼎的內部,用狼眼手電筒照了照,這個大鼎的裡面有一些黑乎乎的東西,看起來好像有點油膩。

「不是?怎麼可能……你看這個大鼎的上面刻畫了許多天神的形象,這就是用來祭祀的。」肖功勛指了指鼎身。

樂天看了一眼。

「這可不是天神……這些是惡鬼。」他說道。

肖功勛一愣,他仔細地看了看,經過了樂天的提醒,他還真的越看這些刻畫在銅鼎上的形象就越像惡鬼!

「奇怪了……那為什麼要放這樣的一座鼎?這根本就違反了墓葬的規則,古代的人可是非常墨守陳規的。」他疑惑地問道。

「因為這本來就不是一座祭祀大鼎,它和司母戎鼎是完全不同的兩個存在,這個東西……我估計是用來鎮壓的!」樂天沉聲說道。

「鎮壓?」肖功勛微微皺眉。

如果用鎮壓來解釋這座大鼎的存在,還真的是可以說得通。

樂天還在看著大鼎內的東西,一個考古隊員也湊了過來,他好像也對大鼎內的東西有些好奇,他用工具取了一些出來。

這些東西油膩膩的,看起來很像是乾涸的果凍,有一種很奇怪的味道。

「有火嗎?」樂天突然問。

「有啊。」考古隊員回答。

「你可以用火點一下。」樂天提醒他。

這個考古隊員看了看樂天,他依稀有些猶豫,這裡的每一件東西都是寶貝,如果焚毀了可就麻煩了。

恃寵而驕:霍總別來無恙 「不會有事的,你可以放在大鼎的裡面點燃,反正這大鼎是銅的,燒不壞。」樂天慢慢的引誘道。

這個考古隊員想了想,還是忍不住試了試。

他挑起來的那一點油膩膩的東西很容易就被點燃了,肖功勛馬上發現了這個情況。

「你做什麼?」他奇怪的問。

「領隊……這裡面居然是油。」考古隊員回答。

肖功勛奇怪的看了看,隊員手上的小鏟子上的東西的確是在自燃,火苗雖然不大,但是卻是幽藍的顏色,非常的古怪。

施紫竹他們四個人依稀是見過這種顏色的火焰,每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人油……」施紫竹低聲說道。

「你說什麼?」肖功勛沒聽清。

可是下一秒一滴冒著火的油膏從考古隊員的小鏟子上面滴了下來……

「呼……」

大鼎內一下就燃起了熊熊的火苗,整個大殿都被照亮了……

肖功勛愣住了,他都忘了去呵斥自己的隊員怎麼不小心了,他直勾勾的看著面前的一切。

不但是他,所有人都在直勾勾的看著這一切。

包括樂天,只是他的眼神中都是不忍的神色。

火光中居然映出了一幅畫面……

大概有十幾個人,有女人、孩子、老人……他們被一些士兵強逼著進入這座大鼎,然後有人在大鼎內點燃了火焰,這些人在大鼎內凄厲的慘叫……

「這是……」肖功勛眨了眨眼。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一定會懷疑這是幻覺。

火焰里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些人凄厲慘叫的樣子,雖然沒有聲音,但是每個人依稀都聽到了那種不似人聲的慘叫。

火光慢慢變小,火焰里的那些人都倒在火焰中,化成了一些人油……

「這座大鼎……是高人打造的,在大鼎的內部刻畫了一些圖案,這些圖案在大鼎內的人油被點燃之後,就會以一種影像的姿態讓我們看到!」樂天慢慢的說道。

大鼎內的人油很少,燃了一會就慢慢的熄滅了,肖功勛急忙用手電筒查看大鼎的內部,一些極其細小的刻紋出現在他的視線中。

肖功勛吸了口氣,這也太神奇了……

樂天卻看到另一個東西,他嘆了口氣。

「怎麼了?」施紫竹問。

「慘……真的是慘!」樂天搖搖頭。

施紫竹莫名其妙。

「這些人被活活的練成了人油,可是殺死他們的人還是不放過他們,居然還在銅鼎內刻上了鎮魂鬼差!這些人上千年來都沒有解脫!」樂天咂了咂嘴。

這就讓樂天有點義憤填膺了,殺人不過頭點地,這些人被人煉成了人油也就罷了,居然在他們死後也不讓他們得到安寧,這就有點太過分了! 樂天指著銅鼎角落一塊黑色的油污脫落的地方,那裡有一個奇怪的圓,在這個圓裡面畫了一隻似人非人的東西。

「也罷……既然是相見就是有緣,我助你們一把!」樂天突然從手中扔出了許多銅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