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三個人在村裏的關係也就越來越好了,事情說到了這裏的時候就已經結束了。

————————-分割線。

柳三爺給我講完了這個事情以後,不禁點了一支菸深深的吸了一口,長長的嘆了口氣說道:“現在想想這些事情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年了。”

從柳三爺的眼神裏告訴我,那個時候雖然受了傷,但是對於他來說,卻成爲了最好的回憶,一輩子都回不去的時光了,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年,這些在美好也成爲了回憶。

而我師傅這個時候也從帳篷外面回來了,身邊還跟着一個人,這個人看着和我師傅的年紀相仿,但是我卻也不認識他。

那人走到了我的面前衝着我笑了笑說道:“小夥子,你就是老邱收的徒弟吧?”

我跟着點了點頭,問道:“你是?”

“我是你師傅的朋友,我叫黃傑。”說到這以後黃傑看着我笑了笑說道:“我和你師傅還有柳三爺,我們三個人是至交了,你既然是他的徒弟,那麼你也應該叫我一聲師叔了。”

我師傅這個時候沒好氣的瞪了一眼黃傑,說道:“叫什麼師叔,你跟我又不是一個派系的弟子,最多交你一聲黃叔就已經夠給你面子了。”

我聽見黃叔這個詞的時候忍不住聯想到了黃書…當然這個也只能是我自己的內心想法,我肯定不敢說出來,要不然老一輩的人肯定要揍我了。

我師傅和黃叔坐下來以後,柳三爺伸了個懶腰看着我師傅說道:“老邱,今天晚上就把蔣小紅送走吧。”

我師傅點了點頭,看着柳三爺笑了一下,說道:“超度還是你最在行,我肯定是不行的。”

而通過我師傅他們的交談,我才知道,原來發現這個死亡森林的人是黃傑,黃傑說他也是無意之中才來到了這個死亡森林的,而他走到前面不足五百米處的時候發現裏面都是一些白骨,這才引起了黃傑的注意,所以便把這個事情和我師傅以及柳三爺說了一聲。

我師傅和柳三爺知道了以後,當下就來了這裏,而我很好奇,這周圍駐紮在這裏的人都是誰的人呢?我師傅的?柳三爺的?再或者說是黃傑的?

按照我對這個黃傑的認知,他並不會什麼本事,而我師傅明顯是一個糟老頭,柳三爺也差不到哪裏去,可是這些外面的大漢,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來,這些大漢的身份不一般。

想到這以後我不禁對我師傅和柳三爺的身份有些好奇了起來。

但是,現在並不是問這些問題的時候,所以我只能強忍着自己的好奇心沒有去問那麼多,畢竟現在我師傅正想找機會讓我離開這裏呢,我要是一句半句說的不對了,沒準立馬就讓我收拾行李滾蛋了。

所以,我就先什麼都不問。

就這樣,一直到了晚上,我師傅和黃傑在這半山腰燒了點飯,我們幾個人湊活着吃了吃,幾個大漢也都跟我們在一起吃飯。

言談之中我感覺這幾個大漢像是受了什麼人的命令,但是唯一一個讓我感覺有身份的人,那就是黃奇峯,黃奇峯跟我師傅的關係不一般,而且他那種有錢的程度也不是一般人能達到的,而且我也只在黃奇峯的身邊見過這樣的人。

吃完飯以後,我師傅吩咐着這些大漢讓他們誰誰誰守夜,交代着他們輪流守夜的事情,交代了完這些事項以後,我師傅便對着我說道:“小貴,去把收魂瓶拿來。”

我跟着哦了一聲,衝着帳篷裏面就跑了過去。 070 死亡森林?

拿過來收魂瓶以後,我師傅看了一眼柳三爺,便將手裏的收魂瓶扔給了柳三爺,柳三爺接過收魂瓶以後看着我師傅說道:“我需要你帶着我去找一個極陰之地,最近哪裏有極陰之地就去哪裏。”

我師傅聽見了以後跟着點了點頭,將手裏的剪紙拿了出來,順手拿出來一根銀針將自己的手指扎破了,那黑色紙人如同得到了感應一樣,一下子就飛了出去。

我師傅看着我說道:“這紙人叫走陰人,可以帶着咱們找到極陰之地,到了那裏的時候老柳,你負責超度,我負責做一個黑馬車,將他送走。”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這樣的話,她就快速進入陰間了,路上也就不會遇到什麼攔路鬼了。”

聽到黑馬車的時候我自然明白,因爲我記得我小的時候我師傅用過一次黑馬車,就是渡人去陰間報道的黑馬車,只是這蔣小紅並非正常死亡,而且在陽間逗留的時間太久,陰路早就已經給她關上了,即使有黑馬車她也無法離開,而柳三爺需要負責的事情就是將去往陰間的路給打開,當然這個不是什麼人都能做到的,聽我師傅說,能打開陰路的人只有兩種,一種是道家,另一種是佛家。

想到這以後我不禁覺得這柳三爺的道法之強。

英雄聯盟之世界冠軍 回過思緒以後,柳三爺看着我師傅笑了笑,應道:“這個方法不錯!”

我師傅跟着點了點頭,便往出走了,追着那紙人走了過去,我也跟着趕忙追了上去,我師傅倒是也沒有說什麼,只是吩咐我注意安全。

我跟在我師傅還有柳三爺的身後,我們一路小跑,很快就到了一個所謂的極陰之地,這極陰之地再往前走就是一片森林,這森林看起來非常的詭異,一股子綠色的氣息包裹着這森林,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些應該是怨氣。

雖然是夏天的,但是這極陰之地卻透着一股子寒意,可能是因爲這裏常年不見光的所以纔會造成了如此的感覺,一個徹骨的寒意,將我整個人都已經包裹了起來。

柳三爺這個時候看着我師傅說道:“我開陰路,你放馬車,然後小貴,你只需要打開收魂瓶就行了。”

我聽完了以後跟着點了點頭,對着柳三爺說道:“好!我知道了!”

而這個時候柳三爺嘴裏默默的唸叨着什麼口訣,我聽得不是太清楚,不過應該是道家的口訣,而我師傅還在全神貫注的盯着柳三爺,彷彿非常害怕出什麼差錯一般。

而我站在一旁卻也是盯着我師傅和柳三爺,而我的任務只需要在最後一刻打開這收魂瓶就行了,就在這個時候柳三爺嘴裏大喝了一聲:“鬼走陰陽,道法開陰路,開!開!開!”

隨着這句話喊完以後,我頓時感覺周圍突然傳來一陣狼嚎鬼叫的聲音,像是風一樣的傳了過來,此時周圍的感覺也有些陰冷了,雖然我沒有看到那陰陽路,但是我感受到了周圍冤魂厲鬼的聲音。

而我師傅告訴我說,這些冤魂厲鬼但凡看見陰陽路的時候都會搶着上去,但是這陰陽路已經指定了黑馬車和蔣小紅才能走,所以其他人根本上不去,也只能圍着看,而我師傅之所以要用黑馬車送蔣小紅便是因爲怕這路上會有冤魂厲鬼誘惑她離開這陰陽路,到時候很有可能會有人頂替了她。

就在這個時候我師傅突然把手裏的黑馬車祭了出去,但是我卻沒有像第一次一樣看見這黑馬車的影子,只是能依稀聽見了一陣駿馬的嘶鳴聲,還有那疾馳而來的車輪聲。

就是這個時候我師傅突然對着我大聲喊道:“小貴,打開收魂瓶!”

我跟着嗯了一聲, 一下子就將手裏的收魂瓶打開了,這收魂瓶打開了以後,蔣小紅轉過頭看了我一眼,嘴裏對着我喃喃自語的說道:“謝謝你們了!”

說着話,蔣小紅像是上了車以後,一樣,只見此時的蔣小紅已經消失不見了,而我師傅和柳三爺還在念着口訣,手裏不斷的掐着各種手訣。

過了,大概十幾分鐘的時間,周圍突然變得安靜了起來。

我師傅和柳三爺也停止捏動手訣,而是回過頭看着我說道:“行了,回去吧,蔣小紅已經送走了。”

而我自始至終沒有見到過陰路是什麼樣子的,也沒有見到那身邊的冤魂厲鬼是什麼樣子,後來柳三爺對我說,這開陰路的法門,即使他知道,他自己都看不見這陰路,也只有陰物陰靈能看見,冤魂厲鬼算其中一個,黑馬車也算其中一個,其次蔣小紅也算一個,也只有他們才能看到這陰路,如果活人看見陰路的話,後果真的就不堪設想了。

當然這些也都是後話了。 071 相遇山精

想到這以後我心裏忍不住咯噔了一下子。

我在四處張望的時候,我師傅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見了,心裏一下子就急了,難道我師傅去了什麼地方?跟着我大步流星的往前走了幾步,尋找着我師傅的身影,卻發現此時根本沒有一點我師傅的影子,而這個森林給我的感覺異常的詭異,陰冷徹骨,而且周圍好像還有一股龐大的怨氣在身邊一樣。

我跟着深呼了口氣,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着,一邊尋找着我師傅的蹤跡一邊觀察着四周的環境,走了幾步以後,我總感覺我的身邊像是有什麼人在跟着我一樣。

而四周黑漆漆的樹林裏我卻什麼都沒有看見,我拿着手裏的狼眼手電,一邊往前照着路一邊繼續往前走,卻不知道爲什麼,我一點我師傅的蹤跡都沒有看見了,也不知道我師傅這個時候去了哪裏。

想到這以後我心裏不禁有些害怕了起來,在想起來這個森林的名字,就叫死亡森林,我該不會也出不去了吧?越想心裏越害怕,但是我心裏卻也一直在安慰着自己不要害怕,因爲人在恐怖的環境下越害怕,時運就會越低,時運低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人就會看見一些平時裏看不見的東西。

比如,鬼,這種東西。

而我此時的時運應該也已經快達到一個臨界點了,但是我還是強行的控制着自己的思緒讓自己不要害怕,而現在我的內心雖然已經沒有剛纔那麼害怕,但是還是有些緊張。

而我此時身上的鬼母玉卻亮出來顏色了,這顏色是綠色的,我繼續往前走了幾步,拿着狼眼手電一邊往前走一邊呼喊着我師傅的名字,可是這山林卻沒有一個人回答我,甚至連回音都沒有,這個山林真的讓我感覺到害怕了。

而我此時卻發現鬼母玉此時已經變成墨綠色了,這便意味着前面有一些恐怖的存在,而且我記得黃奇峯跟我說過,這鬼母玉的顏色越深,證明鬼物的兇猛程度也就越強烈。

這也是我第一次發現這鬼母玉變成這種墨綠色,我心裏不禁有些擔憂了起來,難道這四周真的存在什麼鬼物嗎?

就在這個時候我正往前走的時候,突然聽見了周圍傳來了一陣呼呼的聲音,而我回過頭看了一眼,發現地上居然掛起來一陣黑色的小旋風,而且還是好幾個。

難道,這附近不止一個惡鬼嗎?

我此時已經有些後悔來這裏找我師傅,現在的我連哭的心都有了,但是沒辦法,已經走進來了,我必然就得想辦法離開這個死亡森林了。

想到這以後我深呼了口氣,轉過身以後,便沿着來時的路返回了,而此時周圍一陣陣的陰風還在呼呼的吹着,像是有人在我耳邊吹着冷氣一樣的感覺,但是卻還能聽到呼呼的聲音。

而剛剛被人跟蹤的感覺一直在我的腦海裏揮之不去,我咬着牙,繼續往前走了着,但是不知道是我出現幻覺了還是怎麼回事,我總感覺我像是在原地踏步一樣。

因爲四周的環境基本上沒有什麼變化,一直是我剛剛想要返回的那個地方,想到這以後我拿着手電照了一下,發現我居然又到了剛剛來過的地方。

難道,我真的走不出去了?我不會又碰到了鬼打牆了吧?

對,對對,童子尿,我這個時候腦袋突然一激靈想到了童子尿,因爲我師傅跟我說過,童子尿和黑狗血都是至陽之物,可以破除鬼打牆的,現在既然沒有黑狗血,但是我卻是童子之身啊。

想到這以後我趕忙找了一個大樹的面前,脫下來褲子準備尿,但是不知道是緊張的緣故還是怎麼回事,我居然一點尿意都沒有,我此時急的已經一腦門子的冷汗了。

我得讓自己平靜下來,只有自己平靜下來才能尿出來,想到這以後我趕忙開始閉上眼睛,醞釀着尿意,而我此時感覺安靜下來以後,也就緩緩的尿了出來。

正在尿着突然感覺身後好像是站着一個什麼人一樣,就在這個時候我緩緩的回過頭以後,發現我的身後居然站着一個怪物,這怪物突然伸出舌頭衝着我的臉上舔了一下。

我險些被他的樣子嚇暈過去,這怪物全身如同枯木一樣,但是他的下巴和耳朵非常的尖,血紅色的眼珠子,呲牙咧嘴的樣子像是變異了一樣,他的手如同枯木一樣,帶着尖銳的指甲,渾身都是墨綠色的樣子,看着他的身高應該和我差不多,我當時差不多也就是十六歲,也就是不到一米七的樣子。

最讓人感覺噁心的就是,他的舌頭就在嘴巴外面,他的嘴巴應該是蓋不住舌頭,舌頭非常的長,就露在嘴巴的外面,他看見我以後像是看見了什麼食物一樣,露出一副貪婪的目光看着我。

而我被他舔了一下以後整個人都已經非常的清醒了,我跟着褲子都沒兜撒腿就跑了,而這個怪物在我的腦海裏突然讓我聯想到一種生物,我師傅之前跟我說過的一種生物,那就是山精!

山精野怪,這種東西是存在的,至於存在了多久了,沒人知道,但是山精食人,我聽我師傅提起過的,難怪這森林裏那麼多白骨,一定都是被這山精吃掉的人骨頭。

想到這以後我撒腿就往前跑,而這山精還在後面拼命的追着我,他的速度也相當的快,像是飛躍一般一樣,一步能走兩米多的樣子,正常人的步子也就是六七十公分,這山精一步就是兩米多的樣子,速度也非常的快。

我此時已經急的滿頭都是汗了,現在越想心裏越後悔,早知道就不跟着我師傅來這破地方了,我師傅去了哪裏我都不知道,自己反而還碰上了這山精。

就在我拼命的跑着的時候,這四周突然開始起霧了,不對,這不是霧氣,這是怨氣,怨氣化成的霧氣,這裏死的人太多了,一定都和這山精也關係,否則不會有這麼大的霧氣。

而我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那山精幹枯的雙手突然抓住了我的後背,我趕忙拼命的往前跑了一步,只聽“刺啦”一聲,山精的指甲直接穿破了我的衣服,我後背也能感受到一陣火辣辣的疼痛。

想來一定是這山精的指甲劃到了我的肉上我纔會如此的疼,但是我還是在不停的奔跑,雖然不知道往哪跑,但是我卻知道,如果我現在不跑的話,這山精勢必不會讓我有好果子吃的,越想心裏越急,但是山精雖然剛剛讓我逃過一劫,但是他的速度卻沒有絲毫的鬆懈。

我回過頭看了一眼,發現這山精已經離我越來越近了,我腦門子上的汗水還在不停地滴答滴答着往下流,腳下卻也不敢放鬆,因爲我真的害怕死了,我已經後悔了。

現在想哭的心都有了,而就在我迷失方向不知道往哪裏跑的時候,突然看見前面有一陣亮光,就在我準備衝進去的時候,突然那山精一把抓住了我的後背,張開自己的血盆大口準備衝着我就咬了下來。

我看見山精這一幕的時候下意識的將山精踹了一下,但是沒能踹動他,這山精依舊是張着血盆大口衝着我的脖子要,我以爲自己要完蛋了的時候,突然間我脖子的鬼母玉發出了一陣刺眼的光芒。

這山精一下早就被我脖子上的鬼母玉嚇到了,趕忙撒開了手,我此時一看這山精撒開手了,我就知道,我有機會了,跟着我一狠心,直接將自己中指咬破了,因爲我師傅曾經跟我說過,中指陽氣最足,不管是什麼鬼怪,他們都會害怕這中指的血液。

我咬破了中指以後,衝着那山精的身上點了一下子,那山精突然就被我中指的血液燒傷了一樣,刺啦次來的皮膚組織就破裂了,山精看到這一幕以後,一下子就露出一副非要吃了我不可的表情,那表情也非常的猙獰,他衝着自己的裂開的皮膚舔了一下,那皮膚就緩緩的癒合了,那種癒合的速度是肉眼可以看見的。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知道,自己要完蛋了,這山精肯定會來跟我拼命的,想到這以後我趕忙喘了幾口粗氣以後繼續拼命的跑了,這次沒有衝着那亮光的地方跑去,而是衝着另一個地方跑了,因爲我害怕那山精跟着我一起進了那亮光的地方,如果裏面只有一條路的話,那麼我想跑都沒法跑了。

而我卻不知道,那有亮光的地方就是這山精都不敢隨便進入的地方,但是我當時卻不知道,所以並沒有進去。

我跑了一陣以後,發現山精並沒有追上來,我趕忙找了一顆可以擋住我,而且還方便我觀察的大樹下還還的坐了下來,而此時這林子裏的霧氣依舊是沒有散開呢,我如果想出去的話,也只有等這霧氣散開了,而且這是怨氣凝結成的霧氣,根本不是一般的霧氣,所以想走出去,只有等他自己散開了。 072 山精逃跑

心裏是這麼想着,但是我此時內心還攥着一把冷汗,因爲我不知道這個山精會在什麼時候出現,而我師傅什麼時候回來救我呢?

想到這以後我心裏不禁有些害怕了起來,也沒準那山精就在這四周呢,此時的我屏住了呼吸,連大氣都不敢喘了。

黑漆漆的森林裏,充斥着一股詭異的氣氛,這氣氛讓人害怕,讓人感覺到一陣一陣的寒意,如果我知道會是這樣的話,我一定不會來這個森林裏了,因爲這個森林實在是太可怕了,無盡的怨氣,還有一些看不見的冤魂厲鬼,還有一隻害死他們的山精。

想到這以後我深呼了口氣,突然間,我感覺這四周像是有什麼動靜一樣,我悄悄的探過去腦袋看了過去,只見那山精不知道什麼時候居然已經找到了這裏。

我有些慌了,這山精找到這裏,我離死也就不遠了,我身上已經沒有力氣繼續跑下去了,想到這以後我擦了擦額頭的冷汗,悄悄的注視着那離我不遠處的山精,就在這個時候那山精突然眼睛冒起了一陣紅光,像是看見了我一樣。

飛奔着衝着我這裏就來了,我一下子就站起來了,趕忙從大樹的後面竄了出去,那山精這個時候一把耗住了我的衣服,我跟着猛地跑了一步,刺啦一聲,那山精直接將我的衣服抓破了,我回過頭看了一眼那山精,他那怪異的樣子,還在死死的盯着我看。

趁着他盯着我看的時候我趕忙加快了腳步,繼續往前跑了出去,一邊跑,我一邊呼喊着我師傅的名字和柳三爺的名字。

但是這裏的霧氣到現在還沒有化解呢,我根本無法跑出這裏,而這山精也是如此,他好像也繞不過這怨氣一樣,只能跟在我的身後緊緊的追着我不放。

想到這以後我回過頭看了一眼,跟着嘴裏忍不住大罵了一句“你特麼要追我多久啊!”

誰知道這句話剛剛罵完,那山精一下子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他死死的盯着我,伸着那嗜血的舌頭狠狠的舔了一下嘴脣以後,看着我。

這種感覺非常的詭異,這眼神像是要吃了我一樣,我跟着撒腿往後準備跑的時候,那山精嘴裏發出一陣“咕嚕”嚥唾沫的聲音,這廝明顯是真的餓了,他要吃人了。

想到這以後我看都不看一眼了,轉身就跑了,而此時周圍死亡森林裏的霧氣還沒有散去呢,一片迷霧籠罩着這個森林,我也只能在這森林裏亂跑了,後面的山精也緊緊的跟在我的身後。

我終於知道了,這裏的人就算不是被山精吃掉的,也是被這山精累死的,這山精的身體實在是太強悍了,一直緊緊的追着我,難道他就不累嗎?

我現在跑的兩條腿都已經開始打顫了,我從來沒有做過這麼劇烈的運動,也沒有跑的像今天這樣這麼快,這麼長時間的。

我不知道我還能堅持多久,此時渾身的衣服都已經被汗水溼透了,腦門子也都是汗水,而山精還在不停的追着我。

突然間我聽到了有人叫我的聲音“小貴!”

我開始還以爲自己出現了幻覺了,直到我跑了幾步以後,我發現真的有人在找我,我跟着趕忙呼喊道:“師傅,我在這裏啊!”

而山精還在跟着我,一邊跑,一邊等着我師傅他們來救我,既然我師傅他們知道我在這裏了,自然我就有救了,想到這以後我心裏一陣欣喜。

山精放佛也知道了什麼一樣,眼神比之前更加的貪婪了,可能這山精已經察覺到了又有人來了,甚至他把我師傅他們都已經當成了自己的盤中餐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見了一個熟悉的聲音,是柳三爺的聲音“道法金光,怨氣退去!”

柳三爺的這個聲音出現以後,我發現周圍的怨氣已經緩緩的退去了,我這個時候已經看清楚了柳三爺的身影,就在離我不遠處的地方,我跟着呼喊道:“三爺,救我啊!”

柳三爺手裏還包着一個雕像,柳三爺看見我以後,拼命的衝着我跑了過來,他一隻手包着雕像,一隻手咬破了自己的中指,手裏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來一道符紙,看着那山精大喝一聲“爾等!退去!”

說完這句話以後,柳三爺嘴裏跟着唸了一到口訣以後,那符紙順勢打在了山精的身上,山精一下子就竄了出去。

這山精明顯知道自己抵不過這符紙,惡狠狠的看了一眼柳三爺,跟着發出怪叫聲便跑掉了,我看着山精跑掉了以後,整個人都快虛脫了。

我跟着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師傅也走了過來,柳三爺和我師傅走到我的面前的時候我纔看清楚,原來柳三爺抱着的是三清像,就是李子峯送的那個三清像。 莽穿異世界 073 劫後餘生

我師傅一邊給我擦着藥膏一邊對着我說道:“這些事情跟你沒什麼關係,明天我會找人把你送回去,這裏不是你一個小孩子該來的地方。”

我聽到這以後頓時就有些不情願了,雖然我剛剛經歷了危險,但是因爲當時年紀小,所以根本不想回去,我對這個世界充滿了好奇,尤其是這些陸離光怪。

想到這以後我一臉不高興的樣子衝着我師傅搖了搖頭說道:“師傅,我知道錯了,你別讓我回去行不?”

我師傅看着我也是有些無可奈何的樣子,隨即嘆了口氣,說道:“今天晚上如果不是你命大,或者說我和柳三爺趕到的及時,你連命都沒了,知道嗎?”

我跟着有些沮喪的點了點頭,望着我師傅說道:“師傅,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但是我現在真的不想回去,而且,我纔剛剛來到這裏。”

“是啊,這孩子纔剛過來,而且今天晚上的事情一定不是巧合,你有沒有想過,這孩子回去了,在遇到了什麼危險怎麼辦?今天晚上的事情明顯是有人故意把他引過去的,而且他回家了也不一定安全。”說到這以後柳三爺頓了一下“所以,我覺得還是讓小貴在咱們身邊吧,我就不信咱們兩個人還保護不了他一個小屁孩子呢。”

我師傅聽完以後,猶豫了一下,說道:“這死亡森林你和我都沒有去過,沒有人知道會有什麼後果,甚至裏面藏着什麼我們都不知道,我們今天也只是剛剛走進了這森林就碰見了這山精,如果在往森林深處走呢?會發生什麼誰都不知道的。”

我在一旁也不好說話,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山精這種東西沒人知道是什麼產物,也有人說是野人修煉成精,也有人說是山裏的怪物修煉成精了,而從建國以後,打倒一切牛鬼蛇神,這些產物基本上已經都沒有了,也可以說是消亡殆盡了,而我今天只是剛剛走進了這森林裏就碰見了山精。

這死亡森林的裏面怕是誰也解釋不清楚吧,只有當我真正進去的時候我才知道這死亡森林的恐懼。

這些也都是後話了。

柳三爺聽見我師傅的話以後,跟着深呼了口氣,有些疼愛的看了我一眼,對着我師傅說道:“老邱,你也別對自己徒弟那麼狠,這樣,我今天給你立個誓,只要我活着,我就不會讓小貴受到一點傷害,就讓他跟着咱們吧,況且他還有明陽眼,沒準也可以幫助上咱們,如果今天你讓他離開了,內鬼知道了萬一真的對小貴下手了怎麼辦,到時候咱們連死亡森林都進不去了。”說到這以後柳三爺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到時候咱們就分身無暇了,所以我還是希望你把小貴留在身邊。”

我師傅聽到了柳三爺的話以後忍不住嘆了口氣,“我比你更心疼他,可是我不能看着他跟咱們一起冒險吧?”

“你自己決定吧!”柳三爺直接打斷了我師傅的話。

我在一旁也沒有繼續說話了,其實我從心底能感受出來,柳三爺和我師傅都是真心對我好的人,我心裏對於這份感情也是非常的牽掛。

許久,我師傅淡淡的說道:“算了,讓小貴留下來吧,像你說的,他回去以後遇到了危險,我也幫不上了,還是讓他在身邊吧!”

我師傅一說完我頓時就開心了,隨即,我便不敢在表現出來了,因爲我師傅這個時候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我無奈的吐了吐舌頭不在說話。

我師傅看着我說道:“小貴,這幾天,你要聽話,沒我和柳三爺的允許,你不能到處亂跑,知道嗎?”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明天我會帶着一起進林子的,但是你要保證聽話知道嗎?”

我嗯了一聲衝着我師傅乖巧的點了點頭。

我師傅摸了摸我的腦袋,看着我說道:“行了,你快去睡覺吧!”

我嗯了一聲,此時天色已經大亮了,我睡覺的時候看了一下時間,此時已經是早上六點多了。

飯都沒有吃的我躺在牀上就睡着了,這一覺睡得非常的踏實。

等我睡醒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我師傅和柳三爺給我留了點飯菜在帳篷裏面,我起身以後感覺渾身痠疼,像是骨頭都在疼一樣的感覺,可能是因爲昨天晚上和山精大戰的時候消耗了太多的體力,平時又不怎麼鍛鍊,所以纔會出現了這種感覺。

不過說來,我和山精那也不叫大戰,畢竟我一直處於被動的逃跑狀態,但是沒辦法,山精那種東西,我根本就打不了,如果不是最後柳三爺來得及時,怕是我當時就已經成爲了山精的盤中餐了。

想想這些事情還是有些後怕的。

我吃完飯以後,一個大漢走了進來,看着我笑了笑說道:“吃完了嗎?”

我嗯了一聲,大漢便準備幫我收拾了起來,我趕緊衝着大漢搖着頭說道:“我自己收拾就行了,我自己收拾就行了。”

說罷,我便開始低下頭自己收拾碗筷了,大漢看着我撓了撓頭說道:“沒事,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我搖了搖頭,沒有解釋那麼多,因爲在我的心裏,這些事情都是應該自己做的,而看到這個大漢對我的態度,我隱隱感覺我師傅和柳三爺的身份不一般,不然這些大漢也不能對我這麼恭敬,但是從內心裏講,這些事情我還是喜歡自己做,因爲我不喜歡欠着別人的,也不想認爲這一切都是理所應當的。

我收拾完這些碗筷以後,已經是下午五點多了,我走出帳篷點了一支菸,抽了一口,看着大漢問道:“大哥,我師傅他們去哪裏了?”

大漢看了我一眼,一臉嚴肅的樣子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這些事情我們不能跟你說,沒有三爺和邱爺的命令這些事情我是不能隨便說的。”

我聽完大漢的話以後頓時感覺有些尷尬,隨即搖了搖頭說道:“那就算了。”

過了大概二十多分鐘的樣子,我師傅和柳三爺兩個人風塵僕僕的樣子趕了回來,看見我以後,柳三爺笑了笑說道:“睡醒了?”

我啊了一聲,看着柳三爺問道:“三爺,你和我師傅去哪裏了?”

柳三爺跟着笑了笑說道:“我和你師傅去看了看這周圍的地形,畢竟咱們明天就要進林子了,這周圍的地形總是要看好的。”說完這句話以後柳三爺一屁股就坐了下來。

而我師傅也在一旁坐了下來,看着柳三爺說道:“明天先去把那裏的冤魂超度了吧。”

“什麼冤魂啊?”我跟着問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