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臺下第一排的一個觀衆突然站了起來。

“我的天!我沒看錯吧?”

突兀的一幕,讓那人附近的人全都一驚。

饒是舞臺上的雲夢也是柳眉一蹙。

而舞臺後,緊抱在一起的蘭姐和汪玲同時一怔。

“汪玲,那是誰?他站起來,是想攪局嗎?”蘭姐沉聲問道。

今晚的演唱會無比重要,她們公司爲了助長人氣,更是請來了無數資深業內大咖。

能坐在第一排的,不一定是蘭姐認識的,但絕對是今晚的重量級人物!

汪玲仔細看了那人一眼,登時心裏咯噔一下:“蘭姐,那是金陵獨立音樂人,孟浩山,蜚聲全國的。”

“孟浩山?!”

蘭姐嬌軀一顫,臉色大變。

最美的時光 這位可是真正的音樂大咖了!

從業音樂二十年,爲無數大牌歌手譜曲作詞,更是得過無數獎項,別說是在全國了,就算是國際上,也有一定的音樂地位!

毫不客氣地說。

第一排的嘉賓是演唱會的重量級的人物。

那這孟浩山則是重量級中的重量級!

要是這麼一位大咖突然蹦躂起來說個“不”字,那今晚的努力,就得有一半打水漂了!

孟浩山約莫有四十多歲,兩鬢斑白,戴着一副眼鏡,留着長髮,渾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藝術氣質。

而此時,他就跟瘋了似的,瞪圓了眼睛,注視着舞臺之上。

他身旁的一位中年人問道:“孟先生,怎麼了?”

孟浩山回過神,顫抖着右手指着舞臺上:“看,快看,那個樂器,是不是一張紙?”

問他的中年人一怔。

擡頭朝舞臺上的白小鳳仔細看去。

剛纔,所有人都沉浸在音樂中。

而白小鳳又故意站在了雲夢身後,所以很多人都沒注意他的樂器。

現在被孟浩山一提醒,這人仔細一看,登時腦子裏嗡的一片空白。

我的天!

真的只是一張紙!

和青山作個伴 他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睛,聲音都有些哆嗦了:“真的是一張紙,孟先生,他,他用紙吹出了這樣的曲調,我的媽耶,怎麼會有這樣的本事?”

啪!

孟浩山一巴掌拍在了腦門上:“我這二十多年到底在怎麼玩音樂?自詡爲音樂大師,玩遍所有樂器,可從來沒曾想過,一張紙能演奏出如此曲調,這,這就是大道至簡嗎?”

問他話的那位中年人一臉黑人問號???

他能和孟浩山坐在一起,足以證明自己在音樂界的地位。

可是,大道至簡個錘子喲!

完全搞不懂啊!

一張紙,吹破天了,也不可能吹出這樣的旋律啊!

玩呢?

還讓不讓我們這些搞音樂的人活了?

這特麼哪冒出來的妖孽啊?

緊跟着,越來越多的音樂人發現了白小鳳的演奏樂器。

一個個音樂大佬,和孟浩山如出一轍,全都被狠狠地震驚了一把。

“一張紙,吹奏出這樣的旋律,漲知識了,我今天算是漲知識了!”

“妖孽,這人簡直是妖孽!這,這到底是哪挖出來的?爲什麼會這樣?演唱會結束,我一定要認識認識這人!”

“玩音樂,玩音樂,咱們一羣音樂人,今天算是被徹底教做人了,被吊打了啊!”

“玩個屁的音樂,老子家裏的那些樂器,回頭就給砸了,從明天起,我也要鑽研一張紙了!等下就去拜師!”

……

孟浩山震驚了半天,彷彿被掏空了身子似的,癱坐在椅子上。

隨後,他顫抖着右手,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出去:“喂,爸,我,我找到你想要的那種音樂了,大道至簡,真正的大道至簡!”

舞臺上。

白小鳳並不知道自己的救場行爲,在舞臺下的一衆音樂大佬中掀起了多大的巨浪。

他配合着雲夢,演奏着曲調。

這種曲調,以前跟着二柱子放牛的時候,聽了無數次,耳朵都快長出繭子了,實在是提不起太高的興趣。

要不是當初和二柱子實在閒的蛋疼,他纔不會讓二柱子教他呢。

很快,一曲結束。

聚光燈下,白小鳳緩緩地放下了紙張。

而云夢也是長出了一口氣,這場演出事故,總算過去了。

舞臺下,死一般的寂靜。

所有人都還沉浸在歌曲之中。

半晌。

“啪啪……”

一道掌聲響起。

緊跟着,所有人都回過神。

“啪啪啪啪……”

掌聲雷動。

所有的觀衆都起身報以最熱烈的掌聲。

雲夢眼中泛着淚光,剛纔失聲的時候,儼然讓她彷彿掉進了絕望深淵似的。

是白小鳳的出現,硬生生的將她拽了出來。

沐浴着雷動的掌聲,雲夢深吸了一口氣,嫣然一笑。

轉身想拉着白小鳳一起爲所有人致謝,這可是他們兩個人的功勞。

而身後的這個男人,功勞最大。

可她一轉身,卻愣住了。

白小鳳,不見了!

她愣住了,這傢伙,什麼時候離開的?

舞臺後。

白小鳳走了下來,把紙張扔進了垃圾簍裏。

這時,蘭姐和汪玲激動地迎了上來。

剛纔白小鳳的曲調,實在讓她倆驚喜的快飛起來了,完全沉浸其中。

“謝謝,謝謝你。”蘭姐激動地說道。

而汪玲則是看了一眼舞臺上愣住的雲夢,疑惑道:“白先生,雲夢應該想讓你和大家見一面,你怎麼突然下臺了?”

白小鳳淡然地擺擺手,笑道:“不要迷戀哥,哥是個傳說。”

本章完 舞臺上。

演唱會繼續。

白小鳳卻沒心思再管。

以雲夢的實力,順利的完成這場演唱會簡直綽綽有餘。

他還有別的事情要做。

和蘭姐打了個招呼後。

白小鳳就繞到了舞臺後邊,這裏是通往舞臺下方的通道。

體育館內的舞臺是臨時搭建的,爲了升降機等等舞臺效果的運作,下邊其實是鏤空的。

鑽進了舞臺下方,白小鳳就看到空氣中飄動着一股淡淡的黑氣。

是陰氣!

剛纔他看到纏裹雲夢脖子的黑氣連接着地面,就有了猜想,現在眼前的一切,倒是證實了。

暗中害雲夢的,就在這下邊!

白小鳳徑直朝着舞臺正下方走去,那個位置是雲夢站的位置。

此時,隱約間頭頂還回響着雲夢的歌聲。

舞臺下,有些昏暗。

時不時地還能看到一個個工作人員在穿梭忙碌着。

很快,他就來到了舞臺正下方,讓他詫異地是,這下邊,竟然什麼也沒有。

這就奇了怪了。

“剛剛我那一掌雖然沒有出全力,但黃amp;色魂火及一下的鬼魂肯定得重傷,失去遁逃能力的。”

白小鳳嘀咕了一句,掃了一眼空氣中的陰氣。

況且,有這麼多陰氣存在着,那個鬼,應該也還沒跑。

剛纔的情況,如果不是他及時出手的話,他敢拍着胸脯保證,這鬼肯定會用陰氣直接勒死雲夢。

狂暴總裁的試婚萌妻 估計沒有讓雲夢暴斃當場,也是爲了滿足一下那鬼自己的戲弄心理。

其實很多厲鬼成型原因,就是因爲心有怨氣,鬱結不散,才變化成厲鬼的。

而成爲厲鬼後,他們潛意識的就想着戲耍活人,將活人活生生玩死,這才能滿足他們的怨氣,讓他們舒服。

雖然這想法很變態,但確實存在着。

要不然,一些厲鬼明明有一擊秒殺活人的本事,爲什麼會要慢慢將活人戲弄死?

除非是那種有着血仇大恨的關係,厲鬼殺人才會一招斃命的。

猶豫了一下,白小鳳眼中精芒一閃,磅礴的陰力登時如同潮浪一般朝着四面八方擴散出去。

既然找不到鬼在哪,那就索性來一遍地毯式搜查。

就在他陰力擴散出去的同時,原本在舞臺下忙碌的工作人員們齊齊一哆嗦,明顯地感覺到氣溫驟降了一截。

不過,因爲工作的緣故,這些人也沒在意,很快又投入到了工作中。

白小鳳站在原地,擴散着陰力,仔細搜查着四周。

“吱呀……”

就在這時,一聲異響忽然響起。

這聲音很刺耳,像是扭動金屬發出來似的。

出現的很快,消失的也很快。

但。

還是被白小鳳清晰地捕捉到了。

剛好我想嫁給你 “出來!”

白小鳳右手猛地成爪,一爪抓到了身旁的一根鐵桿上邊。

“啊!”

一聲淒厲的尖叫。

龍鳳寶寶:總裁的獨愛 白小鳳的右手猛地一拽,一道扭曲的鬼影便是被他從鐵桿中抓了出來。

這鬼影摔在地上,登時顯露出了容貌。

滿臉蒼白,明明只有眼白的雙眼中卻散發着恐懼,癱坐在地上瑟瑟發抖,眉心的黃amp;色魂火也跳動了起來。

“不,不要殺我,大人,求求你不要殺我。”

這鬼魂剛纔被白小鳳一掌震散了陰氣,知道面前這個小子的恐怖。

此時,連半點反抗之心都沒有。

“誰派你來的?”白小鳳問道,斬草除根,不把暗中對付蘭姐他們的那人揪出來,後邊麻煩還是一大堆,面前這鬼,不過是被指使的槍而已。

“一個,一個洋鬼子。”這鬼魂不敢有半點隱瞞,竹筒倒豆子,一股腦的就招了:“他抓住了我,讓我殺一個人,不殺,他就讓我魂飛魄散,大人饒命,小的也是被逼無奈的。”

說着,這鬼魂掙扎着跪在了地上,對着白小鳳磕頭。

“然後呢?”白小鳳繼續問道。

這鬼魂五官扭曲了起來,驚恐道:“然後?大人,我其他的都不知道了呀。”

“哦。”

白小鳳淡然地應了一聲,右手一揮,磅礴陰力恍若巨浪轟然撞在了這鬼魂身上。

近距離下,這鬼魂都沒反應過來,便被陰力撞擊得身體崩潰,魂飛魄散!

看着升騰而起的白光,白小鳳冷冷一笑:“厲鬼的話,本大爺要是信了,老子纔信了你的邪呢。”

拍了拍手,白小鳳轉身朝外邊走去。

麻煩已經解決了,那後邊這場演唱會也算是能順利進行了。

至於指使鬼魂殺雲夢的幕後人,雖然沒問出來,但白小鳳也不着急。

只要想抓,那他有一百種方法把那人揪出來!

要是這件事只是單純的蘭姐他們的事情,他還不會這麼上趕着幫着解決。

但,怪就怪在那晚上那個喪屍連他也想一起殺。

這,就忍不了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