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就這麼巧? 美酒,放在姜小白的面前。

他端起來,嗅了嗅,只覺得撲鼻的甘香,讓人根本就忍不住,有一口吞下去的衝動。

如果老王不說,這酒是“正德年間”產出的,那姜小白,說不定就喝了。

但正因爲“正德年間”這四個字,姜小白一時間,沒有下口,只是象徵性的在脣邊沾了沾。

然後手腕一翻,將手背上的黑蓮圖案,貼到了這酒杯上。

那一酒杯的翠玉色美酒,便被黑蓮圖案,盡數吸收,消失不見。

葫蘆裏的酒,並不多,一人分一點,葫蘆就已經空空如也。

老王晃了晃手裏的葫蘆,拍了拍手,笑着站了起來:“諸位,這酒如何?”

衆人都是點頭稱讚。

“酒是好酒,可惜我們這裏,都是一些粗人,除了喝酒外,就沒有其他賞心悅目的節目。

正好,我土地廟裏,最近收押了一名女鬼,能歌善舞,據說還是個三流明星。要不,我把她叫來,讓她給大家,唱幾首歌,助助興?”

喲,還能這樣?

旁邊的神婆,笑了:“老王,你這老傢伙,年齡一大把了,還色心不改,想着美麗女鬼。

你那女鬼,也不知怎麼死的,萬一吊死或者被車撞死,又或者跳樓死的,還不把我們大家噁心死?”

“神婆你猜錯了,那女鬼,是服安眠藥自殺死的,死的很安詳,沒有痛苦,顏值絕對一流。”

說着,老王伸出手,拍了拍,喊道:“白煙,進來。”

隨着老王的話,就見到門外,一個楚楚可憐、穿着一身藏青色連衣裙、高跟鞋、長髮披肩、面容姣好的女鬼,走了進來。

她一進來後,便對大家行禮:“女鬼白煙,見過諸位神仙。”

“白煙?”李楓一拍腦袋:“是她!”

同時,旁邊的桃春風,也是睜大眼睛:“還真是白煙!”

見到兩人的反應,衆人都是問:“白煙是誰?”

桃春風給大家解釋:“你們都不看電視節目的麼?她可是我們本地,很出名的一個主持人。能歌善舞,厲害的很。沒想到,她居然自殺了。”

絕世高手 “既然能跳舞,那就跳一段吧。”山神開口了。

土地神笑着,又拍了拍手:“白煙,山神讓你跳舞,你就跳。”

白煙人雖然已經死了,但和之前姜小白見過的水鬼,大有不同,此時此刻,還能夠保留人類的情緒,神態等諸多的情感。

聽到老王的話,白煙立即躬身:“是。”

說完,便脫下高跟鞋,然後在房間中央,跳起舞來。

她這一跳,那真是“南國有佳人,輕盈綠腰舞。”

有酒,有美人,一時間,氣氛其樂融融。

眼前的女孩很美,這讓姜小白想到了夏秀秀。

論美貌,白煙雖然很漂亮,但始終不如夏秀秀那種國色天香,甚至和那個大魔頭莊妃比起來,都還有幾分差距。

也不知秀秀,在自己離開了冥寓後,她昨晚,睡得好不好?

全真仙門 姜小白想着,打了個恍惚。

等忽然醒悟過來的時候,這才發現,眼前的白煙,已經停了下來,正用一種奇怪的神情,看着他。

姜小白一扭頭,這才發現,場中的幾人,紛紛醉倒,現場已經一片狼藉。

李楓,山神,主持,庵主,神婆,桃春風。

除了土地神外,他們都醉倒在地上,鼾聲如雷。

“這是?”姜小白察覺到不妙,站了起來,看向土地神:“你故意的?”

“故意?”土地神點了點頭:“沒錯,我就是故意的。我只是有些奇怪,你怎麼,沒有醉酒?”

“你把大家醉倒,到底是有什麼打算?”姜小白問。

兩人都是各問各的,彼此都沒有回答對方的問題。

土地神眉頭一皺:“小小娃娃,要不是因爲李楓,我早就把你趕出去了。你身上沒有半點靈氣,對我這個土地神,還沒大沒小的。白煙,把他抓起來,丟到水庫裏餵魚!”

“是!”

白煙說着,縱身躍起,身體在空中,指甲變得老長,猶如利鉤一般,向姜小白撲來。

“木靈偶,出!”

姜小白一揮手,前方青煙捲動,一個木偶,立即從他指間出現,然後迎風變化,化作一個成年人大小的木偶,迎了上去,和白煙打到一處。

白煙的利鉤雖然鋒利,但正好被木靈偶所剋制,就見到木靈偶揮動間,白煙的鉤子,嵌入其體內後,便再也拔不出來。

“咔咔”兩聲,木靈偶已經將白煙給死死鉗住。

見白煙輕而易舉,就被木靈偶擒住,土地神的神色,頓時變了。

他大聲喊道:“給我拿下他!”

隨着他聲音落下,便見到遠處,有十幾個陰兵,紛紛撲了上來,都是二階存在,前來抓捕姜小白。

這個土地神,可比當初李楓擔任的土地神,厲害多了,二階的手下就有十幾個。

而李楓只有兩個,還都是陰司配備的小鬼。

姜小白麪無表情,再次揮手,虛煙騰起:“金靈偶,出!”

他是二階冥寓之主,一天可以召喚兩次二階獄靈,協助自己作戰。

而四大人偶,雖然級別是二階,但靈氣值,卻相當於三階的存在。

此時此刻被召喚出來,金靈偶立即化身一個鐵人,揮動鐵臂,幾下便將那些二階鬼兵,打倒在地。

姜小白二話不說,金靈偶打倒一個,他便伸出手,用黑蓮貼在鬼兵的額頭上,將其收入其中。

眨眼間,這十幾個二階鬼兵,就被他收了一大半。

好在冥寓升級後,這個黑蓮也跟着擴大了空間,而且因爲夏秀秀的關係,類似於“BUG”,夏秀秀身上屍氣轉化的黑蓮,也可以爲姜小白所用,這讓他的黑蓮空間,又相當於多出一倍。

反正收這幾個鬼兵,肯定沒問題。

見情況不對,土地神氣得吹鬍子瞪眼,擼起袖子就親自動手。

姜小白一聲冷笑,仰天一吼,屍者意志激發出來,也是跳起,衝向了土地神。

要知道,姜小白在屍者意志的增幅下,即便是康陵之中,當初的五階七彩大蟒,他也能戰上一戰,雖然打不贏,卻也沒有大敗。

此時此刻,眼前的這個土地神,不過是四階中段的神祗,如何是他的對手?

“砰、砰、砰、砰!”

幾拳下去,老王被打得鼻青臉腫,癱倒在地上大聲求饒。

“別打了,我是神,我可是神,你打了我,陰司,陰司,不會放過你的。”

“是麼?”

姜小白指了指這河神行宮:“神,了不起?我不但打過神,我還殺過神呢,這前任河神,就是被我殺掉的。”

說着,他黑蓮一翻,按在了土地神的腦門上。

眼前的老王,修爲不弱,起碼是個四階神,不是李楓這種三階新神可比的,必須立刻收了,要不然,萬一這貨還有其他的後手,那可不妙。

老王掙扎了一會兒,終究抵不過黑蓮的力量,隨着一聲慘叫,化作一道白光,被吸入其中。

同時,那十幾個陰兵,也紛紛被金靈偶打倒,被姜小白一一收入黑蓮。 人體天庭 只剩下一個白煙。

眼看着,木靈偶和金靈偶的持續時間,就要到了,姜小白翻手按在白煙的額頭,想要把她吸入黑蓮中。

但隨着他手中黑氣捲動,白煙卻根本吸不進去。

咦?

冥獄黑蓮,不管是神還是鬼,都能夠吸入,如果沒辦法吸,那隻能說明兩個原因:

第一,黑蓮裏面的空間滿了,裝不下;

第二,眼前的這白煙,有着莫大的怨氣!

黑蓮的空間顯然並沒有滿,姜小白能夠清楚感知到剩餘的空間,即便是收了個土地神和十幾個陰兵,也才使用了五分之三左右。

那就只能是第二種情況。

怨氣,由冤屈、不甘凝結而成,怨氣沖天,可化成厲鬼兇魂,爲禍人間。

比如之前的凍死鬼李楓,水鬼夫妻,都是因爲這樣的。

這樣的鬼,冥獄黑蓮是沒辦法直接吸收的,只有化解它們的怨氣,才能夠“渡化”它們。

同樣的,這樣的鬼,也不願意去地府,就算是勾魂使者強行勾到地府,那也是不願意投胎轉世,從而滯留在陰間。

土地神老王不是說,這個白煙,是自己吃安眠藥死的麼,還死的很安詳,怎麼會有怨氣?

“你有怨氣?”姜小白看着眼前的白煙,問,同時揮了揮手,散去木靈偶。

白煙目光在姜小白的身上掃動,過了十幾秒鐘後,忽然跪在了地上,抽泣起來:“神仙,求求你,救我一命!”

“救你?”姜小白愣了愣:“你都已經死了,我怎麼救你?”

“我還沒死,我是活着的!”白煙說着,連忙抓起姜小白的手,讓其貼到自己的心口:“你聽,我有心跳聲的!”

果然,一片軟膩之外,確實夾雜着心跳的聲音。

姜小白不由得苦笑:怪不得,自己沒辦法吸收她呢,原來這白煙,居然是個活人。

自己也是大意了,老王說她是女鬼,自己潛意識裏,就認爲,她是女鬼,但萬萬沒想到,眼前的女子,居然還活着。

只不過,她的生命氣息,被一種奇異的力量所屏蔽,心跳緩慢了數十倍,所以即便是在場的河神、山神、神婆等,都沒有看出她的破綻。

本妃打算棄暗投明了 白煙繼續解釋:“我是奉人之命,和土地神一起,用舞蹈來催眠你們的!”

哦?

催眠?

她的舞蹈,確實有幾分催眠的意境,再配合着老王的那酒,怪不得那幾位,都爛醉如泥呢。

姜小白看了看周圍不省人事的衆人,說:“你先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我……”白煙似是回憶起什麼往事,一時間,情緒收不住,滔滔大哭了起來:“我不是人,我罪該萬死!我是賤人!”

一邊說,一邊狠狠打了自己兩巴掌。

姜小白沒有勸她,任由她發泄。

過了一會兒後,白煙的情緒,才漸漸穩定。

“是這樣的,我以前的生活,還算幸福,有房有車有工作,想買什麼買什麼。

直到有一天,在一個閨蜜的帶領下,我偶爾,接觸了賭。”

說到這裏,白煙又哭泣了起來。

她哭了許久,這才繼續說下去:“開始還是小賭,賭着玩玩。但到了後面,越玩越大,甚至還專門跑去澳門賭。去了兩次,輸了精光。

房子沒了,車子沒了,還欠了幾百萬。

我不甘心,又去借錢,借高利。”

白煙咬着牙,一臉的絕望:“借來的錢,前面偶爾有小贏。我自己每一次都暗暗發誓,這是最後一次。但總是,收不住手。

直到最後,利滾利,一下子爆發出來,我才知道,自己已經欠下了8千萬!”

“那是一筆天文數字,我怎麼,也不可能還清的。靠着一個月幾萬塊的工資,我要還一百年!”

“所以,你想到了死?”姜小白想到之前土地神的說法,問。

“是的。我買了安眠藥,吞了下去。”白煙說着,然後苦笑:“就在我覺得自己意識模糊的時候,我見到了一個籠罩在黑煙裏的人。

他問我,願不願意,出賣自己的靈魂。”

“我問他,怎麼個出賣法?”

“他告訴我,只要我願意,出賣自己的靈魂,他可以,幫我償還,所有的債務。但我的靈魂,將不再進入地府,而是歸他所有。”

哦?

誘人出賣靈魂,姜小白之前,也聽過。

要麼是邪神,要麼是魔鬼,纔會做出這種事情。

即便是冥寓,也不可能拿靈魂來交易。

“那你,答應了?”姜小白問。

“沒錯,我尋思着,靈魂?靈魂有個屁用,這種封建思想,騙鬼呢。根本就不信,就隨口答應了。

結果沒想到,當我答應完之後,我就感覺到身體一沉,然後,就醒了過來。

醒來後,發現我的手機,收到一條沒有號碼的信息,提示我,我銀行賬戶裏,多了八千萬!

那時候,我才知道,出賣靈魂的那件事情,居然是真的!”

“等我把賬還清後,手機又收到一條信息,讓我去一個地方,找土地神。這纔有了今天的這一幕。”

白煙說着,嗚嗚的哭起來:“我能夠清晰感覺到,我的身軀,不受自己的控制,我所跳的舞蹈,之前,也沒有學過。還有,還有這指甲……,還有,逐漸變慢的心跳……

還有,這裏!”

她揭開衣服,將自己的肌膚,展露給姜小白,只見那她的上半身,有一種黑色的紋理,已經覆蓋了她半個身軀。

“求求你,救救我,我不想,不想死!”

她的聲音裏,帶着極度的驚恐,不安。

顯然,現在,她知道怕了。

姜小白抓起她的手,仔細看了看,覺得這指甲,有些熟悉。

之前他還以爲,這是厲鬼的力量,現在看來,能夠讓活人,擁有這麼長的指甲,並且,能夠讓心跳變得緩慢的,似乎,只有一種生物。

殭屍。

沒錯,就是殭屍。

這指甲不是普通的顏色,而是紫黑色,正是殭屍屍爪的特徵,這點,姜小白當初在帝墓和莊妃本尊交手的時候,看得清清楚楚。

也就是說,現在的白煙,很可能正在逐漸的屍化,由活人,慢慢的,變成一具殭屍!

要知道,殭屍之所以帶個“屍”,那是因爲,殭屍必須由屍體、經過一定的條件,這才轉變而成。

比如莊妃,就是因爲養龜局,凝聚了風水靈氣,以及龍丹和霸下龜殼,這才讓她屍變的。

活人屍變?

這還是姜小白第一次聽說。

莫名的,眼前的白煙,讓姜小白,想到了一個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