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幫忙,幫不上,而我和見虛道長還是隨着火龍在狂擺着,奈何不了我們,但我們也傷不得火龍。漸感身上熾熱,媽地,火勢熾烤,我這凡身子,顯然是快受不了了。

突地後面一聲嬌叫,顯然不是姑娘們的聲音,是羅衫女的聲音,她竟然是猛地撲了上來,不把抓住了我的衣襬,媽地,她倒是不怕呀,想來她是聚成的陰身,本來是無身形的,這倒好,媽地失了陰身,倒是能來幫上忙。

一股刺骨的陰冷一下子傳到了我的身上,抵得熾烈,這倒還得感謝羅衫女了,媽地,這女人,這會子不知是什麼事想通了,竟然上來幫起了忙。

身上的熾熱一下子消去,整個人精神一震,我大叫着:“道長,將火龍引向石山!”

是的,老子慌急間看到,河的旁邊,就是石山,一直森森地立在那,河在那邊,石山就在我們的近旁。

道長會意,長棍一擺,一個扭身,我和道長一起朝着石山擺去……

複製粘貼搜索:磨鐵中文網鄒楊懸疑熱血季《荒城迷靈索》。唯一正版絕無彈窗廣告更新更快更全!不想電腦及手機崩潰的親們,去看正版對眼睛最好!書友羣號:468402177,有驚喜! 新帝看向秦驍。

「平陽王世子有什麼要說的?」

秦驍站出來,拱手行禮:「陛下,袁小姐與蘇小姐見面那次,微臣很不湊巧就在現場。那日微臣找袁大人有事相商,無意間見到袁小姐。這位袁小姐還真是讓微臣記憶猶新。至於怎麼記憶猶新,袁大人真想本世子說出來嗎?」

「世子爺,這件事情和你沒有關係。」袁大人流著冷汗。

「你應該是第一個覺是與本世子沒有關係的人。」秦驍淡道:「問問滿朝文武,誰會說與本世子無關?」

「微臣只是想給死去的女兒一個交代。難道這有錯嗎?」袁大人破罐子破摔,氣急敗壞地低吼。

「袁大人,你的女兒為什麼會死,為什麼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蘇小姐做得最錯的事情就是答應了你們袁府的邀請。說起來她也是顧念舊情。要不然與你們袁府無親無故的,幹嘛要趟這個渾水?袁大人不能因為與蘇侯爺政見不和,就將這個渾水弄得更渾了。蘇侯爺可以不當回事,把麻煩扯到一個女人的身上,那本世子第一個不答應。」

「行了。」新帝開口。「袁小姐有此不幸,朕也覺得惋惜。只是在沒有絕對的證據之中,袁大人還是慎言。」

蘇榮華走出來,朝袁大人拱手:「袁大人要是對本侯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只管沖本侯來。這是男人之間的戰鬥。何必把后宅里的女人牽扯進來?那日小妹從貴府回來,神情愉悅,說與貴府小姐相談甚歡。距離她們見面已經過了兩天,這個時候你們府里的小姐投繯自盡,怎麼就怪得到她的頭上?袁大人難道不應該從自己身上找原因嗎?」

「我……我……」袁大人沒想到連新帝也站在蘇榮華的那邊。不過也對,誰都知道蘇榮華是新帝的寵臣。

他今日所做的,根本就是自取其辱。

可是那又怎麼辦?他以前得罪了蘇榮華,後來依附平陽王府,本來一切還算順利。沒想到蘇榮華得勢,平陽王那個老匹夫準備放棄他這顆棋子。既然他女兒已經自盡死了,還不如借這件事情攤倒蘇榮華。

然而,他還是低估了蘇榮華在新帝心裡的地位。照這樣下去,袁家算是沒有辦法加官進爵了。

下朝後,有人拍了拍袁大人的肩膀,低聲說了句:「袁大人,你膽子真大。」

蘇榮華如日中天,袁大人居然妄想扳倒他,簡直就是異想天開。當然,更讓人覺得他勇氣可嘉的是敢得罪秦驍。

「王爺,您說過……」袁大人找到平陽王。

平陽王不等他說完,不耐煩地揮手。

「本王說過什麼?」

「不是。王爺,你不是說只要扳倒蘇侯爺,西營那裡就交給下官來管。」

「那麼,你扳倒了嗎?」

平陽王說完,轉身時看見自家那胳膊肘往外拐的小子似笑非笑地看著他,輕咳一聲大步離開。

「世子爺,皇上有請。」

秦驍轉身,跟著大太監走向議政殿。在經過袁大人身側時停下來。

「袁大人,本世子向來信任你,可惜你選錯了主人。」

居然幫著那老傢伙對付他。呵,這樣不忠的奴才,不用也罷。 「微臣見過皇上。」秦驍拱手向坐在龍椅上的男人行禮。

新帝,也就是曾經的四皇子秦子曦看著秦驍,嘴角上揚:「堂兄,坐下說話。」

「皇上千萬別這樣稱呼微臣,微臣受寵若驚。」秦驍嘴裡說著『受寵若驚』,卻沒有絲毫『若驚』的樣子。

秦子曦讓他坐下來,他也不客氣,直接在對面坐了下來。

「今日讓堂兄過來,是想談談接下來的打算。叛賊在肅城自立為王,附近幾個小國居然支持他。這可不能坐以待斃。在領軍打仗方面,朕就是個門外漢,需要依仗堂兄的地方就多了。這件事情還需要堂兄操操心。」

「皇上這樣看重微臣,這是微臣的榮幸。不過現在微臣年紀不小了,家裡連個後人都沒有。說句不怕皇上笑話的話,微臣父王母妃急了,微臣也挺急的。你看我們這些做武將的,整日在外面血雨腥風,指不定什麼時候就屍骨無存。在這個時候要是有個後人的話,那也能少點牽挂。」

秦子曦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堂兄這是想世子妃了?這還不簡單?只要一句話,滿城的閨秀隨你挑選。要是能夠成為平陽王世子妃,那些閨秀連做夢都得笑醒。想要傳宗接代更容易了。堂兄這精壯的身體,想要多少子孫不行?」

「皇上明知道我這人挑剔得很。普天之下除了一個女人之外,其他女人連給我提鞋都不配,更別說留下我的子嗣。既然說到這個份上了,臣把話說明白了。給我蘇家大小姐,你想怎麼使喚我都可以。為你兩肋插刀義不容辭。」

秦子曦端起茶杯。

他輕輕地撩了一下水面上的茶葉。

「不是朕不同意,而是蘇家這樣的處境,如果蘇家大小姐入宮為妃,所有的閑言閑語就能消失。朕與蘇侯爺商量過,對方也是這樣想的。堂兄非蘇家大小姐不可嗎?張家的大小姐,徐家的大小姐,馮家的大小姐都不錯。」

「那就不是蘇家大小姐。」秦驍認真地看著秦子曦。「話說到這個份上,皇上應該已經明白我的心意。」

「是。不過這件事情朕說了不算,等蘇家大小姐自己決定吧!如果她不願意入宮為妃,朕不會勉強她。」

秦驍拱手:「多謝皇上恩典。既然如此,亂賊秦黎辰那裡也不用皇上操心。只要我在一日,誰也搶不了你的。」

「朕並在乎這個皇位是誰來坐。只是不想天下的百姓處於戰亂之中。其實朕知道,朕坐上這個位置讓朝中的許多老臣不滿。他們陽奉陰違,並不願意聽從朕的號令。這個江山早就岌岌可危。表面看著沒有什麼問題,其實到處都是窟窿。在這個時候朕能依仗的只有你和蘇侯爺。」

「微臣也不在乎這個皇位是誰來坐。在微臣看來,百姓們安居樂業才是根本。皇上或許某些方面還有些殘缺,但是微臣知道那不算什麼。你有一顆愛民之心,那就是最適合這個位置的人。請皇上放心。微臣必護你周全。」 而我們的身形一動,立時一股強勁的吸力衝來,道長將長棍一擺,又是抵得火龍頭部,而火龍一下子被我們引向了旁邊的石山。

石山在旁陰冷一片,老子剛纔急慌間,突地想起了這個主意。見虛道長也是會意,配合着我,一起將火龍引向石山。石山至陰,而火龍至戾,至陰至戾,我在賭一個幸運,我賭火龍就是陰戾之物,不能見得石山,如有正陽相配,我不知是否能相剋,這也是萬般無奈之時的一種選擇吧。

呼呼的陰風裹挾,而那一片的火海灼熱,陰冷與灼熱交織,戾氣與腥臭相融,整個空地,簡直讓人無法呆了下去。有時侯我在想,存在即合理,如是這樣,那這一地的火河,還有這追趕的火龍,又該做什麼樣的解釋。

身後又是傳來衆姑娘呀語嬌聲,我突地覺得,或許,有時侯責任,就是這樣形成的。我感謝屋族大小姐與一索府第的姑娘們的相信,而且我突地明白,過得兩索,竟然都成了兩索的頭兒,一種堅持,這也是大家相信和信任的原因吧。

見虛道長一直搖擺着,拼力抵得火龍的攻擊,而我拖在見虛道長的身後,轟然朝碰上石山直撞過去。

我大叫着:“老頭,等會你趴到石山上呀,趴低點,不然,火頭會燒死我們的。”

見虛道長大聲地答應着。我知道這老傢伙此時已然會意,是的,我們的目的,就是要引火龍撞向石山,而我們趴低點,是因爲火龍太高,媽地,我讓你燈下黑,找不到我們。

呼呼呼!陰風裹急!

轟轟轟!

巨大的響聲伴着陰風,火龍一路狂烈。見虛道長果然聰明,老傢伙精着呢,竟是拖着長棍,直朝石山下方跑去,我緊跟在後,轟地一聲巨響,火龍直撞向石山,哧然巨響傳來,火龍轟地熄滅,老子倒是賭贏了。而就在火龍熄滅的一瞬間,我和見虛道長趴在石山之下,火龍熄滅的碎片彌了我們滿頭滿臉。驚魂未定之間,我大聲問見虛道長還好嗎,見虛道長卻是扭頭看着火河,此時,岸兩邊的花樹已然熄滅,河裏也是熄了,詭異的是,河裏一湖黑水,而原先熾燃的花樹,此時焦黑一片,立在岸邊,詭異的流水聲,此時寂然無聲,媽地,這種安靜讓人好生駭然。

到底是估計得對,還是起了別的變故,石山至陰,火龍至烈,兩相抵撞,哧然而滅,但這滅得讓人好生詭異,而且,身後的姑娘們呀聲間,突地,河水裏又是黑霧驟起。

團團濃烈的黑霧直彌而起,我和見虛道長一下子爬下石山,驚訝地看着這團團的黑霧,我以爲,會直衝我們而來,卻是沒想到,只是裹在河面上纏着繞着越來越濃,河水盡黑,霧盡黑,黑成一團,空地幾乎快看不到亮光了。

大家圍了來,從剛纔的驚恐中還未落定,又是驚地看着這團團裹起的黑霧。

突地,河的上游譁然有聲,轟響聲巨大,而且似乎是什麼東西巨烈地撞擊着直滾下來。

天,轟然聲響間,突地幾個黑影直撞而下,三團,對,就是三團巨大的黑影。

呼轟聲一片!

棺材!天,看清了,三口巨大的黑棺材!竟是伴着黑水,裹涌着直奔而下,也就是從剛纔譁然巨響的上游呼轟而下,而三口黑棺,浮在黑水中,層層的黑霧涌起,陰森詭異。

黑水黑霧起伏不斷,譁響聲一浪高過一浪,而三口巨棺沉浮間,突地裹在霧中不動,而那種詭異的譁響,還是越來越大。

每當看到棺材,老子心裏就是一驚,媽地,在住地時,那小偏屋裏的棺材,就是通往荒城的密道,而在活死人道上,那棺材,竟是彌起陰火,助得羅衫女成得陰身,現在,又是突現三口棺材,我不知道,這又會出現什麼樣的怪異。

轟然聲烈間,大小姐嬌叫着要大家注意,而此時,枯骨和羅衫女卻是滿不在乎地朝着走着,媽地,這兩個傢伙,此時又要搞什麼。我大叫着注意安全。枯骨嘿嘿一笑,羅衫女轉頭說:“你小子就這點我喜歡,什麼時侯這話都能甜到人的心裏去,管它呢,我們給你探探,也算是報下你這一路來的關照。”

這個時侯,還真的難得這兩個傢伙站了出來,我真的又是想起以前的一句話,能說什麼是絕對的好人還有絕對的壞人嗎,其實,在乎一念之間,在乎時地時常,在乎當時的心境罷了,我但願,能一直這樣下去,不管出什麼陰詭,這一路人,不至於互相傷害。

此時,河裏越發地黑霧騰騰,而那股腥臭,卻是始終纏繞着,沒有散去,媽地,剛纔詭異地火龍散去,此時又是黑暗一片,始終不見半個人影,這他媽地實在是讓人覺得詭異非常呀,搞不清楚到底是個什麼所在,而且還真的不知道此時棺材出現的話,預示着什麼。

我看着枯骨和羅衫女一起嬉笑着走向黑河邊,他們不怕棺材,羅衫女還因棺胎激得棺材形成火球而無意間成得陰身,所以,我覺得,他們是不怕這所謂的棺材的。

突地,羅衫女和枯骨怪叫一聲,兩人齊齊地後退,轉身飛跑至我們跟前,臉現驚恐,滿臉駭然,媽地,能讓這兩個戾怪的傢伙嚇成這樣,到底是什麼怪東西。枯骨和羅衫女突然的舉動,讓所有的人一下子緊張起來,大家屏住呼吸,看着前面黑河水翻翻沉沉,而此時,三口棺卻是紋絲不動了,媽地,這是搞什麼。

吱吱吱!

我相信,所有的人都聽到了這鑽心的吱呀聲,我的天啦,我們這少說也是數百衆呀,竟是寂然無聲,而這詭異的吱呀聲,似響在每個人的心尖尖上。

天啦,我們驚恐地發現,那三口棺材,竟是上蓋慢慢地挪開了,我的天,吱呀之聲,就是蓋子挪開時的聲音。蓋子不是猛地譁然掀開的,而是慢慢地挪開的,那詭異陰森的吱呀聲,就象是劇子在劇着人的心肝呀。

而那蓋子挪開之時,卻是突地,一股黑霧直衝了出來,與河裏的黑水,還有那上空彌起的黑霧,混爲一起,而那黑霧不止,蓋子挪個不停。

哇呀呀!

突然地,大家驚呼起來。我也是驚叫一聲,媽呀,天,那哪裏是黑霧呀,媽地,老子以爲是黑霧呀,那挪開的蓋子裏,從棺材裏面飄出的,或者說用涌出的更爲準確,先前以爲是黑霧,一,竟是黑黑的蟲呀,全然纏在一起,不斷地涌出,急速地扭裹着涌出,太快了,猛然地看去,真的以爲是黑霧呀。

胸口上涌,要作嘔呀,拼命地壓下,衆人驚呼一片,沒見過這麼多的黑蟲一起涌出,那三口棺,全然如裝着無限黑蟲的倉庫一般,急速而快帶地涌出黑蟲,譁然有聲,而黑蟲一經落入黑水,立時激得黑水譁而不斷,我的天,一條黑線,對了,一條粗大的黑線,正在爬上岸來,我的媽呀,這是無數的黑蟲涌裹繞纏在一起,扭成如剛纔的火龍一般,直朝着岸上的我們爬山來,速度極快。

草,先前是火龍,現在改成黑蟲了呀。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下,媽地,這是一定要把老子們搞死在這的節奏呀。

急速扭動滾壓的黑蟲,拼命地朝着我們涌裹而來,有姑娘已然開始嘔吐了,媽地,不是老子強壓下,怕是我也是吐個不停了,這不單是驚恐,還他媽地巨噁心呀。

突地嬌聲四起,一片白裙翻飛。

“府主,就讓我們來幫下忙吧。”桃紅突地拉着另三個護法,帶着姑娘們走到我身邊。

我急忙地把桃紅攔住,我以爲她要帶姑娘們衝到黑蟲裏去拼個你死我活呢,這我可是萬難答應的,媽地,死也不答應,因爲與其就這麼死去,倒是不能在這黑蟲裏噁心着死去。

桃紅輕輕淺淺地一笑,見我攔了她,臉上又是嬌羞一片,旁的大小姐一聲咳嗽,我知道,那如桃紅先前拉我一樣,也是有點吃醋的意味。桃紅卻是大大方方地說:“姐,我們幫忙呢,一路你照顧我們這麼多,也該是我們出把力的時侯了。”

桃紅一招手,一索府第的姑娘們一下子全然圍了上來,四大護法分成四段一站,立時一字排開,擋在了我們的面前。媽地,這是要用這香嫩嫩的肉身子擋得這些黑臭的黑蟲呀,我的天,這怎麼使得,我一下子急得大叫。桃紅卻是用眼色制止了我,讓我不要着急。

桃紅,柳綠,桂香,梨語,四大護法,揮動衣袖,呼地香氣撲鼻,而抵了那腥臭之氣,此時,姑娘們嬌聲一片,呀地一聲間,齊齊地從懷中掏出一朵鮮花,放於面前,一忽間,竟是擺起了一個花陣,我的天,這個花陣,一字排開,恰恰地把所有的黑蟲擋在外面,這能擋得了嗎?這哪來的鮮花。

忽地明白,一索府地,盡是無情花海,姑娘們本是傍花而生,可以說,有花就有姑娘,有姑娘就有花呀,花如姑娘,姑娘如花,花如姑娘之命,姑娘是花語之本呀,相依相生,相傍相倚。

而此時,爲了擋得這些黑蟲,看來姑娘們也是下了大決心,不惜拿出了本元的花朵來,一字排開,香氣撲鼻,立時,奇異的香味彌滿了空地,而那些黑蟲,先前是扭成一團,急速地涌裹不斷,此時鮮花陣一字排開,倒還真的見效,扭曲着的黑蟲團一下子慢了,最後,在離得鮮花陣一段距離間,竟是突地停了。

媽地,這倒還真的有效呀。

而此時,我看到立於鮮花後的姑娘們,皆是靜心凝目,雙手合十,嘴裏噏動着,喃喃着似在念着什麼,而隨着念語,那鮮花似有靈一般,上彌香雲,而奇香不絕地發了出來,在前面,竟是凝成一團的香凝氣帶,而擋得黑蟲繼續前進。

心裏想着,媽地,你這怪物,我們還是有辦法的呀。

哈哈哈哈哈哈!

突地暴笑聲起,而隨着暴笑,那涌裹的黑蟲,似在痛苦地爭行着朝着涌,似有什麼逼迫一樣,但遇了香凝帶,又是被逼了回來,看得出,黑蟲是被兩面夾擊呀,痛苦萬狀,但卻是前進不得,後退不得,有黑蟲發出暴烈聲,媽地,是不是炸了呀。

而隨着暴笑聲急,突地,最前面的一口棺材的蓋子全然突地掀起來……

複製粘貼搜索:磨鐵中文網鄒楊懸疑熱血季《荒城迷靈索》。唯一正版絕無彈窗廣告更新更快更全!不想電腦及手機崩潰的親們,去看正版對眼睛最好!書友羣號:468402177,有驚喜! 「母親,你說什麼?」

蘇雪瑜聽了甄氏的話,剛夾起來的丸子就這樣掉了下去。

「這段時間我與你祖母相看了好幾戶人家,還是覺得鎮北侯府的五公子比較適合你。你們也是認識的,知根知底。聽瀾兒說,這段時間他也經常幫助你們。可見這人還比較熱心,也不是那種趨炎附勢的。」

蘇雪瑜看向旁邊的蘇雯瀾。後者一臉平靜的樣子,顯然早就料到會是這樣的情況。她在桌下踢了踢蘇雯瀾。

蘇雯瀾抬眸看她一眼:「這麼激動做什麼?」

「我……我哪有激動?」蘇雪瑜臉頰緋紅。「我以前和蔣子臻鬧了不少彆扭,要是和他成親,那不是……」

「小孩子鬧點彆扭不是很正常的嗎?你和他鬧得這麼利害,可見他有報復你?沒有吧?說明這孩子還是不錯的。他不是長子,不用繼承爵位。不過他在府里向來受寵。到時候你們關起門過自己的小日子,不用管那些亂七八糟的就行了。其實我和你祖母猶豫了許久。鎮北侯府也有不好的地方。你性子直,怕你應付不了。後來我們一想,現在有你大哥做護身符,子臻那孩子要是心裡向著你,也可以護著你。那些擔心的事情完全沒有必要。」

「這是你們的意思,還是他的意思?他知道我們兩家在說親嗎?」蘇雪瑜想到蔣子臻清俊的容顏,臉色緋紅。

「他們鎮北侯府親自來提的親,想必對這門親事是滿意的。至於他知不知道,這個我們倒沒問過。」

畢竟兩家結親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沒有誰關心年輕的男女是不是樂意的。也只有他們這樣的人家才會詢問。

蘇雪瑜只是有些單純,但是不傻。聽這意思就很明顯,蔣子臻極有可能並不知情。

「母親,我相信你和祖母的眼光。你們做出這個決定,想必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所以,我只有一個條件,那就是必須蔣子臻親口說願意娶我,而且是心甘情願娶我的。只要做到這一點,我願意嫁。」

「你這丫頭也是個有想法的。不過這樣也無可厚非。畢竟是一輩子的事情,哪個女人不想嫁個如意郎君?」

「多謝母親理解。」

甄氏安排好了蘇雪瑜的事情,又回頭看向蘇雯瀾。

「再過一段時間就要進宮選秀。平陽王世子肯定不會讓你順順利利地選秀。你的心也向著他。娘不會幹涉。只是不能得罪新皇。要是你們的感情是建立在讓整個蘇家處於水深火熱之中,娘第一個不答應。」

「我見過新帝,他不是那樣蠻不講理的人。只要我不願意,他不會勉強的。還有,不要讓小妹進宮。她那樣的性子根本適應不了宮裡的生活。既然她不可能進宮,就不要讓她處於那樣的危險之中。」

「這不是你們操心的事情。我和你祖母,還有你二嬸有安排。」甄氏想了想,說道:「這段時間把該準備好的東西都準備好。選秀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你們要在宮裡呆一個月。」

「這麼久嗎?」蘇雪瑜驚訝。

「因為是新帝第一次選秀,所以不能馬虎行事。大臣們建議讓閨秀們多呆一段時間,這樣方便新皇了解。」 馬車停在門外。

蘇雯瀾撩開帘子,看著面前這個古樸的牌匾。

「這是我們第一次來鎮北侯府吧?」

蘇慕玉乖巧地點頭:「以前大姐和二姐不是不許接鎮北侯府的請帖嗎?拒了兩次,蔣家的小姐們就不再請我們入府了。要是有邀請大伯母和我娘的,他們也不會帶我們赴宴。所以這是我們第一次來鎮北侯府。」

「誰也不會想到當年我們格外嫌棄蔣子臻,現在卻因為二妹踏入蔣家的大門。你說我們會不會被扔出來?畢竟當初與蔣子臻交惡,連帶著蔣家的女眷也不待見。好幾次與蔣家姑娘在宴會上相遇,也沒少欺負她們。」

蘇雪瑜捏著團扇,弱弱地說道:「要不……今天就算了,改天再去吧!」

「行了。蔣家三小姐邀請我們入府,那就是有試探你態度的意思。你怕什麼?」蘇雯瀾說道:「現在還沒有嫁過來,你仍然是蘇家二小姐,怎麼就開始虛了?要是以後嫁過來,冠上他們家的姓,豈不是更沒膽子了?」

「我就是覺得彆扭。蔣家三小姐請我們來聽什麼戲。我們家的人又不愛聽戲。」蘇雪瑜說道:「其實我覺得這門親事可以再考慮一下。蔣子臻再怎麼樣也是嫡子,哪裡輪得到我這個庶女來做正妻?是不是聽錯了?他們想娶的是三妹吧?相比我,三妹更適合他們的標準。」

「那你說說看,他們家的標準是什麼?」蘇雯瀾剛說這句話,只見從裡面走出來一個年輕貌美的少女。

蘇雯瀾停下動作,整理著衣服。

「蔣三小姐來了。不管你是怎麼想的,伸手不打笑臉人,先把面前這齣戲應付完了再說別的。」

蘇雪瑜臉頰紅紅的,戳了戳蘇慕玉的手臂:「我唇脂花了嗎?胭脂合適嗎?」

蘇慕玉捂嘴輕笑。

蘇雪瑜惱羞成怒:「你笑什麼?到底有沒有嘛?」

蘇慕玉輕咳一聲,正經地點頭:「極好。」

蔣三小姐在馬車外說道:「蘇家姐姐,總算是等到你們了。嫣兒都快望眼欲穿了呢!」

淡竹將馬車的帘子撩起來。蘇雯瀾在半夏的伺候下走下馬車。

「讓蔣妹妹久等了,抱歉。等會兒我自罰三杯茶水,就當是賠罪了。」

「蘇姐姐肯定知道我們府上來了新茶,所以才故意這樣說。蘇姐姐真是狡猾呢!」蔣三小姐取笑。「這位就是雪瑜姐姐吧?有一段時間沒見了,姐姐比上次看見的時候要高些,模樣更好看了。不行,等會兒你們要告訴我是怎麼美容養顏的,怎麼一個個比花兒還要好看?還是說,蘇家的水比較養人?」

「是啊!我們蘇家的水可養人了。妹妹要不要試試看?」蘇雯瀾取笑。

蔣三小姐愣了一下,半晌才反應過來蘇雯瀾的意思。

蘇家的水養人,讓蔣三小姐試試看,那不是打趣她嗎?

「我哪有這個福氣?看來只有繼續丑下去了。」

蔣家幾位小姐之中,這位蔣三小姐拋頭露面的機會不多。據說她爹原本是地方官,最近才調派回來。蔣三小姐一直跟著她爹呆在地方上。也正是如此,她和蘇家幾位沒有鬧什麼矛盾。

難怪這次負責宴請的人是她。蔣家倒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畢竟想要成為姻親的話,蔣大小姐和蔣二小姐都不適合接待她們。雖說年輕氣盛,以前她們都不懂事。然而矛盾已經形成,始終有個疙瘩在那裡,應該迴避一下。

「今日的戲班不是京城的。我們祖母愛聽戲,聽見有從遠地來的戲班,而且唱得不錯,就派人喊過來唱。」 轟地一聲,棺蓋啪地落入黑河水裏,激起一股狂浪,而浪未消盡,竟是一個黑影呼地一扭,跳到岸上,立於扭滾着的黑蟲身後,暴裂之聲驟起,黑蟲更是扭成一團,強滾着朝前,而遇得花凝帶,卻是又是阻了,只是炸響聲一片,焦糊的腥臭味彌滿空地。

及細看,我的天,一個黑影,能看出是個人影,全身上下,黑蟲盡涌着,爬進涌出,這整個人,就是一個黑蟲人呀,而臉上,獨兩個眸子閃着慘白的光,讓我們能感覺到這還是個人呀。耿子和胖子再也忍不住了,狂吐不止,而後邊,二索府的姑娘們,也是有幾個狂吐了起來。媽地,老子強壓着,真的讓人太噁心了。

暴笑聲震,中氣十足,震得黑蟲更是爬進涌出,涌裹成一團。這他媽地還叫人嗎,這完全是黑蟲裹着的一個人呀,到底是這傢伙本身長黑蟲,還是黑蟲就是這傢伙的根本呀。

四大護法呀聲不斷,拼命地催着花凝帶,團團霧氣裹起,抵得黑蟲的涌裹之勢,但我發現,隨着這噁心的傢伙的出現,黑蟲似乎更狂涌不止,而且隨着黑霧之氣的催動,似乎花凝帶在慢慢地變薄,這是抵不了的前奏呀。

急成一片,本爲以爲沒什麼事了,可以順利地前進,沒想到,憑空地出來這條黑河,還有這噁心的傢伙,媽地,這裏是個什麼所在呀。

呀呀呀!

突地,驚恐的叫聲響起,我嚇了一跳,我的媽呀,胖子突地滾翻在地,全身亂抓個不停,口內白沫立時亂涌,而整個人漸次變爲青紫色。

不好,胖子本來藏在身體裏的屍蟲此時被那些黑蟲引動了,這是老子絕然能想到的,先前幾次,也是陰體引得胖子體內的屍蟲異動,現在,這黑蟲,看來還是至陰之物,不然,不會引得胖子體內的屍蟲異動呀。胖子痛苦異常,見虛道長執棍上前,將棍伏於胖子身上,止了胖子的滾動,我急道:“可還能鎮得呀?”

見虛道長急得冒汗,此時長棍似非常地沉重,媽地,先前拿着長棍,沒有這麼重的,現在伏在胖子身上,竟是讓見虛道長氣喘不止,看來,一種無形的氣場壓得我們大家心裏一片沉重,自從這噁心的傢伙出來後,我覺得一種無形的壓力和氣場,彌着腥臭,讓人心裏作嘔的同時,卻是覺得一種硬硬的東西壓在心裏,不舒服,卻是吐不出,噁心難受。還好因爲花凝帶的緣故,把這些腥膩之氣壓得了許多。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