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中的致命攻擊並沒有到來。

四周的黑暗被驅散,一個渾身隱藏在黑袍中的高大身影出現在阿倫眼前。

“那個,別那麼緊張好嗎?咳咳……很好,作爲妹控之神,我認可你成爲新的純愛妹控使……接着。”

接住對面之人拋過的卷軸,滿腹疑惑的阿倫正想詢問其他問題時,遠處傳來了洛麗亞的聲音。

“阿狸你在抖什麼?我怎麼沒感覺有什麼可怕的東西?”

正當阿倫想警告洛麗亞不要靠近時,眼前的黑袍怪人突兀的消失不見。 幾天前在噩夢谷中收到自稱爲神的奇怪傢伙給出的卷軸後,阿倫總趁着每天清晨洛麗亞賴牀的時間反覆閱讀着卷軸上的內容。

必須要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了,看着前方帶着阿狸、開心的進行着探路遊戲的洛麗亞鑽進一個小樹林中,他暗自下定決心。

就在這時洛麗亞慌張的向着他跑來,邊跑邊喊道。

“救命啊!”

不久後一隻8級的亡靈追着洛麗亞跑了出來,看到阿倫後楞了一下,隨後對着洛麗亞的方向吟唱起魔法。

在阿倫不慌不忙的準備向洛麗亞施放真言術盾時,一小羣亡靈從樹林中鑽了出來。

阿倫的表情嚴肅起來,向着洛麗亞跑去的同時取下了腰間的單手錘準備好近戰。另外,他準備給每一隻亡靈來上一個暗言術:痛。

暗言術:痛,牧師們掌握的強大暗影魔法,被此魔法影響的目標將會持續受到暗影力量的傷害。對於不到10級的亡靈來說,35級精英的‘暗言術:痛’或許不到10秒就可以殺死他們。

就在阿倫跑到洛麗亞身邊,將洛麗亞擋在身後準備施放魔法時,一大波亡靈從樹林中鑽了出來。

毫不猶豫的轉身抱起洛麗亞,阿倫對着一旁的巨大白色狐狸大喊道

“跑!”

……

洛麗亞雙手環住阿倫的頸部,把腦袋擱在後者肩膀上,悠哉地看着眼前追逐自己等人的一大波亡靈冒險者。跑在最前面的冒險者距離自己大概二十多米的樣子,不時有飛鏢石子之類的東西被跑動中的冒險者投擲過來,大部分攻擊偏的厲害,少數打正的也被阿倫所施放的‘真言術:盾’擋了下來。

這就是在遊戲取得成功後,因爲玩家推薦和營銷影響造成的註冊高峯吧。唔,好像混進了奇怪的東西……那個兩米多高,牛腦袋上頂着兩隻牛角的就是牛頭人吧,渾身灰色的毛髮,看起來有些憨憨的……好可愛。想到這裏的洛麗亞鬆開一隻手,朝着牛頭人揮舞手臂打起招呼來。

牛頭人擡起火槍,瞄準洛麗亞扣動了扳機。子彈打在半透明的護盾上,被彈開了。表達善意卻遭到攻擊的洛麗亞怒了,朝着對面吐起了舌頭。

在通常情況下,任何一個玩家再強也無法單獨戰勝同等級的精英npc。裝備再逆天、走位再風騷、意識再出衆的玩家,面對實力沒上限的npc——尤其是那些團隊地下城首領和知名的npc,也只有挨秒的份兒。不過在有人數限制的地下城中,冒險者們能夠依靠精妙的戰術以及嫺熟的配合來戰勝原本不可企及的強敵……這正是真正的樂趣所在,想獨自一人一路車翻大小boss的去玩單機遊戲就好。

至於野外嘛……只要發動起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就算是嗚喵王也會逃跑吧。

雖然跑動中的阿倫不時回頭施放‘暗言術:痛’來擊殺那些跑的最快的冒險者,但在抱着三十多公斤的蘿莉狂跑一陣後,畢竟不是戰士和騎士的他呼吸開始加重。

察覺到阿倫腳步不再均勻的洛麗亞終於開始焦急起來,思考着脫困的方法。

魔法投擲?姿勢受限仍不了多遠,火槍也一樣,目前的姿勢連舉槍都成問題……唔,不知道能不能成功……想到什麼的洛麗亞指着長跑第一集團中心的一隻亡靈,對着牛頭人大聲喊道。

“那邊的牛頭人,你被那隻亡靈ntr了。”

話音未落,洛麗亞又強忍心痛抓出一大把金幣撒了出去。

……好吧,牛頭人聽不懂通用語,不過技能還是生效了。

等級1挑撥:(腹黑系主動)面對複數敵人時,嘗試挑撥其中一名敵人攻擊其它目標,持續15秒。同一時間只能挑撥一個目標,10分鐘冷卻時間。

被強行控制住行動的牛頭人冒險者發動了種族天賦——踐踏(戰爭踐踏的削弱版本,羣體眩暈兩秒的技能)。接着取下身後的雙手斧,在人羣中追着目標揮舞起來。牛頭人因爲被控制而能夠傷害到同陣營的冒險者,一時間四周的亡靈冒險者們紛紛中招。

一時間撿錢的、互相謾罵的、繼而莫名其妙插旗決鬥的和後面跟上來不明真相的圍觀羣衆們亂作一團,少數幾個有心繼續追下去的看着漸漸跑遠的洛麗亞一行也只能無奈嘆息。

在遠離一大波亡靈冒險者後,阿倫把洛麗亞放到地上,拉着洛麗亞跟隨遠遠在前探路的阿狸跑了起來。謹慎的阿倫決定再往前跑上半個小時,徹底保證甩脫亡靈的追擊。

兩分鐘後……

洛麗亞趴在地上,兩手用力抓住枯萎的野草,嘟囔着‘洛麗亞跑不動了’‘再跑會猝死的’,一副死也不再向前一步的模樣。

“從……剛纔開始,就有隻亡靈跟着我們,或許,或許是之前那羣亡靈的斥候。”氣喘吁吁的阿倫提醒洛麗亞還有潛在的危險沒有擺脫。

“洛麗亞死掉了。”洛麗亞乾脆往地上一滾,裝起死來。

無奈的阿倫背靠一顆焦黑的枯樹坐下,恢復體力準備擊殺亡靈的斥候。

“說起來……原來洛麗亞很有錢……”之前回頭看到洛麗亞灑金幣的阿倫低聲說道。

“……”

“給這麼有錢的妹妹零花錢的我實在太丟臉了。”即使是深度妹控,不,應該說正因爲是深度妹控,在某些事情上特別敏感的阿倫傲嬌了。

“洛麗亞生前在暴風城有一家生意還不錯的商店……只是運氣好而已。”還堅持着自己已經死掉設定的洛麗亞試圖安慰阿倫。

“……”

“說起來,老哥有什麼夢想嗎?”洛麗亞開始轉移話題。

“和妹妹結婚!”不小心被夢想一詞感召,阿倫自爆了。

躺屍中的洛麗亞嬌軀一震。

“哈哈!哈哈…..開玩笑的,我的夢想是用聖光淨化世間的一切亡靈,對,淨化他們,淨化他們,淨化他們…….”反應過來的阿倫急忙改口,後來乾脆進入了自我催眠。

就在洛麗亞得到這充滿血色十字軍風格的回答而鬆了一口氣時,遠處傳來了弱弱的聲音。

“請不要殺死奧卡莉亞,奧卡莉亞只是看到你們很焦急的樣子,想跟上來看看有什麼可以幫忙的……”一個女聲用通用語說道。 洛麗亞看着眼前自稱爲奧卡莉亞的女性亡靈,大概能看出生前是年輕女性,黑色的長髮像水草一樣糾纏在一起。身上穿着早已看不出原來顏色的破舊衣服,看樣式似乎是婚紗?其上有着大塊的黑色污跡,搞不清楚究竟是弄髒的還是……陳年的血跡。頸部有着粗糙的縫合痕跡,似乎是因爲動手縫合的人很沒有耐心的緣故,一側的線頭都未剪去。

明明是一隻有着詭異外表的亡靈,給人的感覺卻像是無害的普通小動物——某種經常被野怪一口咬死、被無聊冒險者隨手秒殺、沒有任何危險性的等級1小動物。

洛麗亞向阿倫示意,讓他不要動手,隨後好奇的走向自稱奧卡莉亞的亡靈。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得到亡靈喜歡鮮魚這樣錯誤認知的洛麗亞從揹包中取出一條新鮮的美味小魚遞了過去。

“那個……謝謝你,小妹妹。”猶豫了一會兒,奧卡莉亞還是接受了面前蘿莉的善意。

“爲什麼你會說通用語?爲什麼跟着我們?還有我叫洛麗亞”洛麗亞好奇的盯着奧卡莉亞問道。

“通用語是什麼?跟着你們是因爲奧卡莉亞想和人類待在一起,還有奧卡莉亞叫奧卡莉亞。”說着通用語的奧卡莉亞反過來詢問洛麗亞什麼是通用語。

亡靈的來源有三種,其一是被天災亡靈製造的亡靈瘟疫感染而來,這種瘟疫只會感染人類,被感染者有着生前的部分記憶;其二則是被亡靈魔法轉換而成,並沒有種族限制,曾經是高等精靈的黑暗女王希爾瓦娜斯就是被現在的嗚喵王親自使用亡靈魔法轉化的;最後一種則是被遺忘者開發出的方法,通過鍊金手段喚醒屍體成爲亡靈。

得不到答案的洛麗亞只好自行腦補,這隻亡靈大概是被瘟疫感染,所以還能夠使用通用語吧。

“小妹妹…嗯…洛麗亞知道人類的城鎮在哪裏嗎?奧卡莉亞想到人類的城鎮裏找份工作。”奧卡莉亞繼續問道。

想到人類的城鎮裏找份工作?這隻亡靈腦袋有問題吧?洛麗亞狐疑的看着眼前的亡靈,想確定對方是不是在耍自己。

沒有得到回答的奧卡莉亞繼續自顧自的說道

“奧卡莉亞在布瑞爾的旅店打工,可是奧卡莉亞不喜歡那裏的環境……另外旅店老闆是個小氣鬼,每個月只給奧卡莉亞10個銅幣的工資……銀葉草原來會開出白色的小花呢。”

“等等等等!你只是把寧神花當做銀葉草了吧。”洛麗亞在奇怪的地方反駁道。

“纔不是呢,就算是奧卡莉亞也能分得清銀葉草和寧神花。”奧卡莉亞不服氣的說道。

……

“所以說阿狸是狐狸,纔不是什麼白色的汪醬。”洛麗亞指着阿狸說道。

“狐狸怎麼會喵喵叫的,喵喵叫的一定是白色的汪醬。”奧卡莉亞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向面前頑固的蘿莉普及着小動物常識。

“那喵醬怎麼叫?”洛麗亞反問道。

“汪?”奧卡莉亞不太確定的回答着。

……

“既然想找工作的話,不如做我的女僕吧。”在結束了關於菠蘿究竟是長在地上還是地下的爭辯後,洛麗亞突然提議道。

“可以是可以,不過工資……”奧卡莉亞表示可以談。

“每個月50個銀幣?”認識到名爲奧卡莉亞的亡靈是個笨蛋,洛麗亞試探着開出了低價。

“唔……太少了……再多一點點?”即使作爲笨蛋的奧卡莉亞,也知道50銀幣的工資有些低。

“那3000個銅幣?你現在工資的150倍哦!只要爲我工作一個月,就能抵上在旅店工作12年零6個月。”洛麗亞給出另一套方案。

“洛麗亞小姐,有什麼要做的請隨意吩咐我。”果然是笨蛋的奧卡莉亞立即答應了下來並投入了新的身份。

……

“洛麗亞,你覺得帶着一隻亡靈返回修道院會發生什麼?就算看在你的份上,我能違背自己的信仰不去管她,其他人呢?另外,菠蘿是長在樹上的。”終於插上話的阿倫向洛麗亞說道。

糟糕了!以血色十字軍那種見人就砍的壞脾氣,奧卡莉亞會被砍到刷新都出現冷卻時間的吧。終於反應過來的洛麗亞開始思考解決的方法。

“讓奧卡莉亞用斗篷蓋住全身?”洛麗亞沒把握的說道。

“牧師和聖騎士都能感覺到亡靈的存在。”阿倫否定到。

那爲什麼修道院的墓地裏有那麼多亡靈?看來血色十字軍果然墮落了……嘖嘖,洛麗亞心說道。

“墓地裏的那些亡靈是審訊官用來試驗和拷問的,另外別指望溫和派,他們和激進派的區別是隻砍亡靈,纔不會去分辨被遺忘者和天災的區別。”似乎是猜到了洛麗亞心中所想,阿倫繼續說道。

雖然從前玩遊戲從不看任務說明,但洛麗亞至少知道修道院的十字軍並不像阿倫所以爲的那樣乾淨。

“那我搬出去住?好吧,我知道這不可能。”洛麗亞認命的說道。

“洛麗亞小姐,請不要拋棄奧卡莉亞,奧卡莉亞會好好工作的。”眼看還沒開始工作就要被辭退的奧卡莉亞弱弱的哀求道。

剛纔爭辯時的強硬去哪裏了?只要不觸及你那詭異的常識,就是個弱氣的傢伙嗎?

不等洛麗亞答覆奧卡莉亞的哀求,阿倫就對着奧卡莉亞大聲說道

“閉嘴,該死的亡靈。”

害怕阿倫的奧卡莉亞發出嗚嗚的聲音,躲到了洛麗亞身後,發現洛麗亞完全遮擋不住自己,她乾脆抱頭蹲了下去。

洛麗亞瞪視着阿倫說道

“不要欺負我的女僕。”

接着洛麗亞轉過身從無盡的錢袋中取出十枚金幣遞給奧卡莉亞,對她說道

“你就住在布瑞爾好了,平時幫忙買些我需要的材料郵寄給我,有其他事情的話我會寄信給你的。”

不等奧卡莉亞回答,洛麗亞繼續補充道

“用這些錢打理好自己,剩下的算作今後三十個月的薪水。如果敢貪污或者跑路的話,哼哼哼……”

“嗯,嗯。”從腹黑姿態全開的洛麗亞眼中腦補出‘折磨你的一百種方法後’,奧卡莉亞忙不迭的點頭應道。

打發走心血來潮僱傭的女僕後,洛麗亞和阿倫繼續着返回修道院的旅程。

“菠蘿真的真的長在樹上?”路上,洛麗亞問出一直困擾自己的問題。

“大概…..”阿倫不太確定的回答道。 “莫格萊尼閣下,指揮官大人請您和莫格萊尼小姐回來後立即去會議室一趟。”當洛麗亞和阿倫帶着阿狸來到修道院山下的哨塔時,一名十字軍百夫長從哨塔上跑下,向着二人鞠躬後傳達道。

在百夫長重新回到哨塔後,洛麗亞決定向阿倫問出心中的疑惑。

“之前就想問了,雖然我也知道老……祖父是個英雄,但爲什麼每個人都會向我鞠躬?”

差點叫出老莫格萊尼的洛麗亞及時改口道。

“這是理所當然的吧。”阿倫並不覺得有什麼好奇怪的,隨後想到洛麗亞並不清楚其中的情況,於是詳細解釋道

“修道院的十字軍老兵大多是由我們家族的私兵和附庸小貴族手下的士兵組成,也有一部分是天災毀滅洛丹倫後,被祖父大人僱傭而加入家族麾下的戰士。”

說道這裏,阿倫頓了頓後接着說道

“而祖父大人戰死後……那之後的新成員要麼是世代效忠家族的戰士後代,要麼是被天災亡靈毀滅家園的平民。雖然洛丹倫王國已經滅亡,但洛麗亞你依然是莫格萊尼公爵小姐。”

家族?公爵小姐?不等洛麗亞消化突如其來的信息,阿倫繼續講解道

“血色十字軍是貴族軍事組織,主要的領導人都是洛丹倫王國的貴族。由於三位創始人的身份平等,所以他們麾下的部隊雖然都叫血色十字軍,但實際上互不統屬。中部十字軍的總部位於西瘟疫之地的壁爐谷,他們聽命於相當於公爵身份的大主教伊森利恩閣下。而最強的東部十字軍則是阿比迪斯家族的勢力。”

好吧,灰燼使者——大領主亞歷山德羅斯·莫格萊尼,大領主也有着公爵的意思。沒想到自己的npc身份如此給力,洛麗亞好奇的問道

“那麼現任的公爵是?伯父?”

“雖然大家都說父親已經死了,但收復聖光之願禮拜堂的銀色黎明聖騎士們並沒有發現父親的…屍體。根據傳統法律,失蹤不滿二十年的貴族,其繼承人無法繼承爵位。”提起去世的父親,阿倫顯得有些悲傷。

……二人來到了修道院的大廳——連通着墓地、圖書館、軍械庫和大教堂的地方。在進入教堂前阿倫提示洛麗亞一會兒老實點,不明所以的洛麗亞正想追問時,迎面走來一人。

來人*着上身,露出一身結實的肌肉,頭上則戴着一頂只露出眼睛的紅色牛角盔……*上身加蒙面,給洛麗亞一種怪人或者說變態的感覺……

他向着洛麗亞點頭致意,隨後向阿倫走去,熟稔的搭住後者的肩膀哈哈笑道

“你有麻煩了,哈哈哈哈。”

打掉怪人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阿倫向着洛麗亞介紹道

“這是赫洛德。”

好簡單的介紹……

正待阿倫要介紹洛麗亞時,赫洛德再次將手臂搭上他的肩膀,直接開口說道

“我知道,洛麗亞小姐,你好。”

“你好,赫洛德先生。”洛麗亞迴應道

“走了,別讓伯父久等。”再次甩開赫洛德的手臂,阿倫自顧自的往前走去,而赫洛德則追了上去。

有姦情!洛麗亞一副發現有趣東西的表情跟了上去。然後,然後她就笑不出來了。

會議室正中擺放着長方形的會議桌,十字軍指揮官雷諾·莫格萊尼坐在主位上滿臉嚴肅一語不發。

會議桌兩側各擺放着三張椅子,右側的三張空無一人,而左側首位則坐着一個穿着暴露主教服、有着亞麻色頭髮的中年女性。

看到阿倫和洛麗亞進來後,她好奇的看向洛麗亞,輕輕點頭後說道。

“真的和蘿卡長的一模一樣呢,唔…..比蘿卡要高不少。”

好像聽到了不得了的東西,蘿卡指的是自己的‘媽媽’吧,比自己還矮不少……喂,那已經是幼女的範疇了吧,洛麗亞頓時對素未謀面的‘爸爸’印象狂跌。

這時雷諾淡淡說道

“坐下。”

察覺氣氛不對的赫洛德決定跑路,打了個哈哈對着雷諾說道

“老大,杜安老頭好慢,我去找他,哈哈…哈。”說完,赫洛德頭也不回的跑了。

阿倫向洛麗亞指了指左側第三張椅子,隨後自己坐到了左側第二張椅子上。

待洛麗亞坐好後,雷諾沉默了一會,開始了說教。

大致是洛麗亞不打一聲招呼就跑出去遊蕩那麼多天很不禮貌;阿倫跟上去後不勸妹妹回來反而縱容她很不像話;洛麗亞還太弱小就隨便亂跑很危險;阿倫帶着妹妹在外遊蕩很不負責;如果洛麗亞有個三長兩短,自己會很對不起死去的弟弟。

雷諾的語氣並不嚴厲,用辭也頗爲溫和,只是……只是翻來覆去的有些囉嗦。

曾經有一位叫做孔子的蘿莉向一位叫做老子的蘿莉詢問蘿莉之道,叫做老子的蘿莉張開正在換牙的嘴巴給叫做孔子的蘿莉看,含糊說道‘明白了嗎?’。叫做孔子的蘿莉搖頭表示不明白,而叫做老子的蘿莉則搖頭嘆息道

“乃不明白蘿莉之道呀,乃看倫家的牙齒雖然硬硬的卻掉了,倫家的舌頭雖然軟軟的卻好好的。”

這告訴我們柔能克剛,好蘿莉必須軟,軟蘿莉能車翻一切的道理。

覺得自己確實有些不禮貌的洛麗亞一邊回憶着先賢們的教導,一邊乖乖的低頭認錯。

看到洛麗亞認錯態度良好,雷諾將火力全部轉向表情緊繃,端坐着的阿倫。

洛麗亞偷偷瞟了眼阿倫,心說道,是乃不明白蘿莉之道呀,纔不是倫家禍水東引呢。

正當雷諾對阿倫說教說出了狀態,滔滔不絕之時,門外傳來了咳嗽聲。

隨即奧法師杜安走了進來,走到右側首位坐下,緊隨其後的帶着蒙面頭盔的赫洛德呵呵笑着坐到了右側第二席上,而最後進來的膚色黝黑、頭戴紅色兜帽之人則坐到了右側末席。

總算結束了說教的雷諾開始向洛麗亞介紹起衆人。

“洛麗亞·莫格萊尼,達裏安的小女兒,我的侄女,大家都知道了。”

說完後他右手虛引向左首的女性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