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初笛看著不遠處的前方,霍驍與宋唯晴你儂我儂的畫面,覺得十分刺眼。

一想到自己被這男人強吻幾次,此時胃部一陣翻滾,特別想吐。

「嗯,娜姐,你先過去,我漏了點東西。」

「好,那我先過去,你等下再過來。」

DD的應變能力很強,娜姐對她很放心。

娜姐離開后,慕初笛並沒有回到剛才的大廳,而是直接走向後花園。

一樓後花園的對面,就是小巷子。

慕初笛直接翻牆,不走正門。

她不想看到霍驍,不然會忍不住下手。

她要慢慢習慣和忍耐,相信以後這樣的畫面,肯定不會少。

翻牆后,戴上太陽鏡和鴨舌帽,叫了一輛滴滴。

滴滴來了,直接上車。

轎車直接從小巷子開走,透過後視鏡,慕初笛看到霍驍與宋唯晴兩人還在正門,不知在做什麼。

粉嫩的唇瓣微微上揚,露出個譏諷的笑容。

收回心緒,掏出手機,本想直接給沈京川發簡訊,卻覺得不夠誠意。

於是,點開微信,給沈京川發了一個謝謝外加微笑的表情。

如果不是沈京川在公安廳那邊出了力,連法醫證明都給她弄過來,這次肯定不會逆襲得那麼完美。

片刻后,沈京川終於回她了。

表情很醜!

沒有表情,光從文字看,也能感受到他濃濃的嫌棄。

正想發脾氣不理他,那邊又回了一句,處理得挺好。

慕初笛忍不住回一句,先生,其實你開頭第一句可以省略。

沈京川最後回了一句:先抑后揚!

好吧,無語了!

慕初笛鎖上屏幕。

沈京川這個傲嬌貨,也不敢奢望從他嘴裡聽到什麼好聽的表揚。

突然,轎車停了下來。

「小姐,前面封路了,我們需要換一條路。」

換路的話,那就要重新回到那個酒店。

慕初笛探著頭,往外面看了幾眼,果然警察在那邊封路。

重生后她成了腹黑大佬的心尖寶 平時這個時間段,哪有封路的,又不是出什麼大事。

眼前這封路也不知道什麼時間,員工都在那邊等著,她不能太晚。

無奈之下,只能答應。

低頭玩手機,順便給娜姐發簡訊彙報一下狀況。

嘖的一聲,轎車猛然剎車。 慕初笛抬眸,只見前方打橫停著一輛黑色邁巴赫。

烏黑的瞳孔遽然一縮,眉宇間儘是厭惡。

「小姐,這……」

司機也是第一次出現這樣的情況,大馬路哪有人這樣停車的,心裡本來就有怒氣,可一看到對方是名貴豪車,仔細往車牌號碼一看,更是一驚。

這樣牛氣哄哄的車牌號碼,誰敢沖對方按喇叭。

現在前走不了,后也走不了。

司機很是無奈。

慕初笛沒有怪責司機,更沒有強求,她知道,對方是沖著她來的。

「沒事,謝謝!」

慕初笛支付了車費,然後下車。

她挺直腰板,邁著堅定的步伐,從邁巴特跟前走過。

然而她走一步,車輛便向前一分,就是要堵著她的路。

怒氣,在胸腔里蔓延開來,如同星星燎原的火苗。

慕初笛直接走向後車廂,敲了敲車窗。

隔了一段時間,車窗才緩緩降下。

陰暗車廂內,露出一張華貴無比的俊臉。

如刀削般深邃的輪廓,枯井般幽深的眸子輕輕抬起,若無其事道,「有事?」

「霍總,你這樣停車攔著別人的路,未免太不道德了吧!」

慕初笛強行忍著怒氣,努力地擠出笑容。

然而臉上的笑容在對上霍驍的臉時,腦海里浮現他與宋唯晴你儂我儂的一幕,笑容再也堅持不了。

「我攔著誰的路?可以報警。」

報警?容城的公安廳會受理嗎?

她又不是傻,他霍驍在容城的地位,早就無法無天。

「那霍總能不能把車往後開一點,我要過去。」

「抱歉,我不是司機。」

他這簡直就是強詞奪理,他不是司機,他可以命令司機啊,難道司機還敢不聽他的話?

謬論!

慕初笛總覺得霍驍這是跟自己對著干。

臉沉了下來。

「霍總,我約了人吃飯,讓個路行嗎?」

約人了?所以迫不及待地從後門逃走?

他有這麼可怕,使她不顧危險也要翻牆離開,還是說,她約的那人有這麼重要,重要到使她迫不及待?

「可以!」

慕初笛正訝異他這麼好說話,突然,車門被打開,一雙修長有力的手把她拉了進去。

力度之大,強悍無比。

主子愛找碴 她還沒反應過來,人便被拉進車內。

碰的一聲,車門關上。

司機利落地踩下油門,黑色的邁巴赫如同一條黑龍,飛快地在馬路上馳騁。

慕初笛一把甩開擒著手腕的那雙手,怒吼道,「霍驍,你想怎樣!」

聽到霍驍這兩個字,他微微怔住,看著她的目光也失神片刻。

「依你,去吃飯。」

慕初笛特意坐在車廂靠邊的位置,與他拉開最大的距離。

不想聞到那清冽的氣息。

那會使她的心很不舒服。

「霍總,我約了別人,並沒有跟你吃飯的意思。」

男人斜著身子,緩緩向她靠近,目光灼灼地盯著她的臉,專註而深情,「可我想跟你吃飯!」

她的勝利,他想第一個跟她分享喜悅。

誰,也不能搶走他的權利。

男人的強勢,她是明白的。

車子已經開了,她並不能劫車吧。

「神經病。」 慕初笛一直看向窗外,一句話都不跟霍驍說。

她用行動表示她的不滿。

窗外穿過小樹林,斑駁的夕陽照在她的臉上,泛著淡淡的柔光,長長的眼睫毛如小扇子,撲閃撲閃,非常可愛。

胸膛被氣得微微起伏。

她,還活著。

即便至今,霍驍還不放心,一旦見不到她,他就會很不安心,那失去的蝕骨滋味,就會攀上心頭。

幽深的眼睛,捨得不眨眼。

似乎要把她深深地刻在腦海里,全程她不說話,他就一直盯著她看。

男人的視線過於熾熱,慕初笛心裡無比的諷刺。

這算什麼,剛才跟老婆你儂我儂,現在又想來撩撥她?

果然還是一如既往的渣。

轎車開得很快,一下子就到達目的地。

那是一個頗有情調的西餐廳。

轎車駛入停車場。

霍驍十分紳士地給她開了車門,慕初笛下了車,控制著與霍驍的距離。

兩人一同進入西餐廳。

服務員非常有禮貌地把他們帶到座位上。

服務員連詢問都沒有,看來霍驍早就做好準備。

也許他本來是打算跟宋唯晴或者其他情人過來的。

臉色並不怎麼好,走路也加快了步伐。

小橋流水,曲徑通幽,空氣清新,四周環境宜人,然而環境越好,她的心情就越不好。

服務員把兩人帶到早就訂好的位置,並沒有離開,姿態恭敬道,「請問要點菜了嗎?」

「點。」

慕初笛率先開口,早吃完早離開。

霍驍由著她,點了點頭。

服務員把餐牌放在兩人面前,慕初笛並不在意,她掏出手機,正在抓心地給娜姐回簡訊了。

員工們為她忙碌那麼久,答應請他們吃飯的,自己遲到也就算了,現在還不能到。

而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那個她最痛恨的男人。

「想吃什麼?」

餐牌被移到眼前,慕初笛本沒打算點餐,可一碰到男人尊貴的臉,怒氣就上來了。

放下手機,打開餐牌。

「那就我來點吧,等下點了霍總可不能不吃啊,不然以後我可不敢跟霍總吃飯了。」

許許燈光下,那雙烏黑澄清的眸子閃閃發亮,迸射出狡黠的精光,像一隻狡猾的小狐狸,模樣實在是可愛。

「好。」

回答得很爽快。

「那就波士頓龍蝦,芝士有多濃加多濃,菲力羊排,要五成熟的,要個炒秋葵,還有……」

她點的那些,都是霍驍最討厭吃的。

他很挑剔,討厭芝士的純度,羊排的騷味,還有說吃秋葵像池鼻涕。

慕初笛點完后,抬眸想要看霍驍聚變的臉色,然而對上的確實一雙包容寵溺的眸子。

這眸子恍若汪洋大海,能包容一切,包括她的小伎倆。

竟然沒有不爽?

這樣就換她不開心了。

眸色沉了下來,靈動的眸子轉了轉,喚住快要離開的服務員。

「再加一個雞蛋羹。」

天降系統:農門小富婆 服務員記了下來,再次確認道,「請問還有沒有要加單的?」

「一份心太軟,巧克力純度85%。」

慕初笛波光微動,那是她最喜歡吃的。

只是後來她在國外吃的,並沒有曾經的那麼好吃。

難道是跟巧克力的純度有關?霍驍會細心到這點?怕且是巧合吧。 輕柔的鋼琴聲在室內迴響,悠然悅耳,這熟悉的音調,慕初笛握著水杯的手加大力度。

她與他跳的第一支舞,就是這首音樂。

她不知道霍驍到底想玩什麼。

如果他想用曾經的那些伎倆,怕且,她不只會讓他失望,還會讓他絕望的。

握著水杯正想喝水,卻被霍驍攔了下來,慕初笛挑眉不悅,霍驍喚來服務員,「加點熱水。」

此時,她才發現,水杯里的水已經涼了,她喜歡喝溫水的。

服務員往水杯里添了熱水,可慕初笛卻不喝了。

她不需要他這種虛假的溫柔。

菜肴很快就上來了,她很期待,看到霍驍暴跳如雷。

「霍總,吃吧!」

她體貼地給他夾了點菜,眉眼彎彎,眼眸里閃爍著期待。

這桌菜,全是他不喜歡吃的。

只是,她點這一桌,真的是她口味的問題,或是潛意識,還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