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梁說完就從儲物袋中拿出一件破損的法器,遞給慕容德田。

「這……」慕容德田臉上露出為難之色,並不是他修不好眼前的法器,只不過他不想把時間,浪費在修護這種低劣法器上。

有心想拒絕,但看著慕容梁遞過來的法器,臉上誠懇的表情,拒絕的話有說不出口。

「慕容梁,別欺負德田老實,讓成剛長老知道了,還不得把你的皮扒掉。」就在這時,又有一位侍女帶人走進大廳,正是那日王澤觀戰過的慕容景,見慕容梁又在佔人便宜之後,開口說道。

慕容景朝林海和王澤點了點頭,走到慕容梁身旁,作勢欲奪破損法器。

「慕容景,你少管閑事。」慕容梁趕快收起法器,惡狠狠地瞪了慕容景一眼,隨後遠離眾人,去到對面座位坐著。

慕容景不再理會慕容梁,而是看向王澤與林海,問道:「我叫慕容景,慕容世家微不足道的旁系子弟,不知二位是?」

「我叫林海,他叫王澤,我們是輕揚公子麾下的煉丹師與陣法師。」林海介紹道,王澤在一旁善意地微笑。

「輕揚公子身旁的能人異士還真不少,居然有兩位通過了選拔,不愧是慕容世家大公子。」慕容景由衷感嘆道。

於此同時,又有一人被帶進大廳,正是昨日受傷頗為嚴重之人。此人進入大廳之後,頗為冷漠,也不與眾人打招呼,尋了一處左右無人的座位,就坐了下來,閉目養神。

「別管他,他向來如此。」慕容景示意王澤等人坐下。

「不知這位是?」眾人坐下后,王澤小聲問道。

「他叫慕容武,也是旁系子弟,不愛與人交際,一心向道。」慕容景看了一眼慕容武,輕聲說道。

王澤聞言點了點頭,看來此人不好接觸,以後還是少招惹為妙。

「那日在擂台旁觀戰,景兄的防禦術法真是堅不可摧,沒有一人能破防,讓我等好生羨慕。」王澤說道。

「是啊,那天我考核完也觀戰了,景兄真是勢不可擋。」林海此時也說道。

「哪裡哪裡,我也就是仗著術法大成,欺負一下這些先天九層,術法參悟不深的家族子弟罷了。」慕容景謙虛道,但嘴角依然微微上揚。 王澤和林海還有慕容景在閑聊,慕容德田偶爾也插上幾句話,氣氛還算融洽。

待到慕容長風到場時,大廳瞬間靜了下來,眾人的目光都看了過來。

慕容長風到場后,除了王澤還有林海,皆站了起來,向慕容長風招呼。

「大家都坐下吧,不用多禮。」慕容長風雙手虛按,示意眾人坐下,隨後他也坐到了王澤的對面座位。

慕容長風坐下后,端起茶壺,往茶杯倒茶,隨後拿起茶杯,置於嘴邊,輕輕搖頭吹了幾下,茗了一口。

沒人注意到,在他喝茶時,低垂的眼眸,那陰狠的目光。

在他到達大廳的時候,就看到了安然無恙的坐在椅子上的王澤,而派去的兩個跟班還有韓笑都沒有回來,彷彿憑空消失了一般。

顯然韓笑和他手下的兩名跟班都死了,韓笑死了他不心疼,但那兩名跟班修為不低,平時也沒少給資源培養他們,死了讓他也很是心疼。

王澤一個小小跟班,居然敢殺他的人,王澤已然進入慕容長風的必殺名單,此時眾人皆在場,他沒有立即表露出殺心,打算以後找機會置之於死地。

王澤也喝了口茶,茶水放得久了,涼了一些,剛才顧著聊天,也沒空喝茶,現在發現喉嚨幹了,於是喝了一口。

對於慕容長風到場后,並沒有找他麻煩,王澤不由高看了他一眼。

看來慕容長風的城府挺深,能成為慕容世家第二接班人,果然還是有些心機。

慕容長風到場后,場面氣氛有些凝重,眾人都沒有了剛才的隨意,慕容長風也不作聲,保持沉默。

就在這時,腳步聲傳來,眾人皆往門外看去,來人並不是大家認為的慕容輕揚,而是慕容輕揚的妹妹,慕容輕羽。

眾人皆有些錯愕,有些不明白慕容輕羽怎會出現在此。

慕容輕羽來到大廳看到王澤之後,眼睛一亮,一路小跑到林海面前,道:「給我起開,我要坐這。」

「這麼多座位,你幹嘛要跟我搶?」林海有些無奈的站起了身,誰叫此人是慕容輕揚的親妹妹,只能讓她一步,自己坐到一旁的座位。

慕容輕羽待林海離開座位之後,坐上座位,扭頭撐著下巴看著王澤,道:「你也通過選拔了,要不要跟我,我保你遺迹之中性命無憂。」

「多謝輕羽小姐好意,我一心向著輕揚公子,是不會跟你的。」王澤哭笑不得,自己怎麼就被這位大小姐給纏上了。

「輕羽,難道你也要進入遺迹。」眾人皆是驚奇的看著慕容輕羽,慕容景有些不相信的問道。

「當然,怎麼,瞧不起我是不是。」慕容輕羽鼓著嘴惡狠狠地看向慕容景。

「不敢不敢。」慕容景連忙擺手說道。

「哼,諒你也不敢。」慕容輕羽隨後又看向王澤,說道:「真的不跟我,我可是很厲害的。」

王澤苦笑著搖了搖頭,心中很是無奈,自己還得靠著慕容輕揚的先天靈根修鍊呢。

好不容易和慕容輕揚搞好關係,完成任務也沒有之前困難,又怎會輕易就去跟隨慕容輕羽。

更何況到了遺迹之中,憑他的陣法造詣,指不定誰保護誰。

慕容輕羽見王澤再次拒絕自己,也不氣惱,反而更有興趣地盯著王澤。

王澤被訂得有些毛骨悚然,不敢去看慕容輕羽的眼神,心中暗暗埋怨林海,怎麼這般沒骨氣。

眾人看著慕容輕羽一進來就只顧著王澤,神情不一,看向王澤的眼神帶著同情,被這個慕容世家的小魔女纏上,日子不會好過了。

「輕羽,別去招惹王澤,老實一點。」就在這時,慕容輕揚走了進來,看見慕容輕羽盯著王澤,不由喝斥道。

「哼!」慕容輕羽聞言扁著嘴巴,把頭扭向一邊。

「王澤,別跟她一般見識。」慕容輕揚說道。

「不會的,公子。」王澤笑著說道。

「輕揚大哥。」慕容景、慕容德田向慕容輕揚打著招呼。

慕容輕揚點了點頭,走到王澤這邊的第一個座位,示意眾人道:「大家都坐吧。」

待眾人坐下后,慕容輕揚坐下后道:「現在人已到齊,我先和大家說好,我們都是代表慕容世家前往遺迹的人,希望我們把平時的恩怨放下,不要內鬥,一致向外。」

「輕揚大哥放心,我們會以大局為重的。」慕容景拱手道,眾人點了點頭。

除了慕容長風,慕容輕羽,慕容輕羽正在生悶氣,不去理會慕容輕揚的話語,慕容長風則默不作聲,彷彿沒有聽到。

「慕容長風,怎麼,難道你對我說的話有意見,有意見就說出來。」慕容輕揚說道。

「大公子說的話,我又怎敢有意見。」慕容長風輕笑著道。

「哼,最好是這樣。」慕容輕揚說完,喝著茶耐心等待。

眾人安靜的等待許久,終於慕容成清帶著昨日考核的長老一併走入了大廳,走到大廳主位站著。

眾人趕緊起立,向長老問好。

慕容成清從長老團中站了出來,雙手向前虛按,道:「不必多禮,現在我說一下關於此次試煉的一些情況。

此次試煉,遺迹位於羅雲國,因此羅雲國的皇族以及四大世家都會派人前往,還有南地的各大宗門,也會派遣一些弟子前來試煉,至於南地其他國家,由於其他原因,不會派人前來。

此次試煉關乎遺迹之中的利益分配,至於我慕容世家能在其中佔有多大比重,就看你們的了。

遺迹之中蘊含大量資源,關係到家族未來,因此家族對此十分重視,不惜讓我出關,調遣成廣長老回歸,負責此事。

為了提升你們的實力,待會你們可以前往家族寶庫挑選一件寶物,去藏法閣挑選一門術法。

此外,在這一個月內,慕容成廣長老將負責你們的實戰訓練,常風長老將傳授你們藥材與丹藥常識,許盛長老與慕容成剛長老同樣也會教導你們。

現在,跟我前往寶庫挑選寶物。」 慕容成清帶著眾人向總府深處走去,留下其餘幾位長老待在大廳。

「真是麻煩,要教導這些小鬼,我都沒時間煉丹了。」常風抱怨道。

「誰叫家族如此重視此事,連寶庫都為他們打開。」許盛有些羨慕,要知道他好幾次想進寶庫,都沒獲得批准。

「他們實力強了,在遺迹之中取得好成績,我們慕容世家也能獲得更多資源,到時候家族給我們這些長老的供奉勢必增多,這件事往長遠了想,也是在為我們自己謀福利。」慕容成剛說道。

「就怕我們花了時間花了資源在他們身上,他們也取不得好成績,我可是聽人說了,這次那幾個宗門對此也頗為重視,都是派遣了真傳弟子帶隊,這些宗門的真傳弟子,最差的也是上品築基前期,更有甚者,年紀輕輕就已經達到築基中期。」許盛說道,他與幾位陣法師交好,消息頗為靈通。

「無須妄自菲薄,我慕容世家大公子也是上品築基,加上我們這一個月的培訓,未必不能勝過那些真傳弟子。」慕容成剛說道。

慕容成廣默不作聲,對於他們的交談,並不想參與,在他看來,慕容世家包括其他三大世家還有皇族,估計都爭不過宗門弟子,無論在哪個方面。

本來他不想參與此事,奈何家主強烈請求他前來,所以他也只好勉強答應,本來只想敷衍了事,但沒想到碰到了那天的黑衣人,也就是王澤,瞬間來了興趣。

對於救了自己還有慕容世家一眾子弟的王澤,他心中頗為感激,同時也夾雜著好奇。

好奇王澤那天為何會出現在靈礦,又是怎樣救了他們之後逃走。

「成廣兄,對於遺迹這事,你是怎麼看的。」慕容成剛見慕容成廣在一旁若有所思,不發一言,向他問道。

「盡人事聽天命,家族命我們培訓他們,照做便是,想那麼多有何用。」慕容成廣說完,走到大廳主位,坐了上去。

三位長老面面相覷,也不再討論。

……

眾人來到寶庫門前。

「辛老,我奉家主之命,帶他們過來選取寶物。」慕容成清走到一盤膝而坐,鬚髮皆白的老者面前,拿出一黑色令牌,令牌上雕刻著複雜紋路。

老者睜開眼睛,精光一閃而過,瞧了瞧慕容成清手上的令牌,頷首道:「進去吧。」

說完閉上眼睛,不再理會眾人。

慕容成清朝身後的眾人招了招手,打開寶庫大門走了進去。

眾人亦步亦趨,緊隨其後。

「這裡就是慕容世家收藏多年的寶物,你們每人可挑選一件拿走,給你們半個時辰。」慕容成清背負雙手,緩緩說道。

眾人聞言四散開來,王澤和林海跟在慕容輕揚身後,打量著寶庫的環境。

寶庫內部擺放著架子,架子上各種奇珍異寶置於其中,

「公子,你來過寶庫嗎?」王澤跟在慕容輕揚身後,問道。

「沒有,我也是第一次來,不過我手中的一些法器,應該是我父親從這裡拿出來的。」慕容輕揚同樣打量著寶庫架子上的法器,每個法器旁都有對法器的簡介木牌。

三人走到一處架子旁,慕容輕揚拿起一個葫蘆狀的法器,道:「紫炎葫,中品法器,平日向葫蘆灌注靈氣,對敵之時,可噴發大量紫色靈炎,威力可觀,你們可以挑這個。」

「公子,我還是想要一件防禦寶物,我現在攻敵手段不太缺。」王澤現在手上還有碧月秋光劍,雖然這個葫蘆聽起來不錯。

「公子,王澤不要,我要了。」林海說道,覺得這個葫蘆很適合他。

「吶,給你。」慕容輕揚把紫炎葫給了林海后,繼續說道:「你們自己挑選吧,我去別的架子看看。」

說完,慕容輕揚徑直向前走去,不時駐足拿起寶物觀摩。

王澤與林海則繼續查看著架子上的寶物,也不著急,半個時辰,時間還是很寬裕的。

眾人挑挑選選,半個時辰不知不覺以及過去,閉目養神的慕容成清睜開眼睛道:「時間到了,所有人集合。」

聲音不大,卻傳到了寶庫中每個人的耳朵。

眾人紛紛拿著寶物,來到慕容成清面前。

王澤拿的是一件黑色軟甲,這件軟甲是他糾結了許久,最終才決定好的。

「既然都挑選好了寶物,現在跟我前往藏法閣。」

……

慕容世家藏法閣前,閣樓高四層。

慕容成清依舊拿著令牌,讓看守藏法閣的老者查驗之後,方才帶領眾人走入其中。

「三樓不許上,給你們一個時辰的時間,挑選一門術法,再給你們一刻鐘記憶所選術法。」慕容成清宣布完之後,眾人輕車熟路的走上二樓,顯然不是第一次來到藏法閣。

「王澤,你打算挑選什麼術法。」慕容輕揚向王澤問道。

「防禦術法。」王澤答道。

「你是要變烏龜不成,剛才挑選防禦法器,現在又要挑選防禦術法。」林海吐槽道。

慕容輕揚看向王澤的眼神也有些怪異。

「我是陣法師,保住自己的小命,才好為大家破解陣法嘛。」王澤笑著說道。

「說的也對,那就隨你吧。」慕容輕揚指著一個方向,對王澤道:「那裡有幾門防禦術法,還算可以。」

說罷慕容輕揚就朝另一個方向走去。

「你呢,要挑選什麼術法。」王澤看向身旁的林海。

「我也選防禦術法吧,我一個煉丹師,好像還是保命比較重要。」林海聽到王澤的話后,改變了主意,打算與王澤一樣,挑選防禦術法。

「那就走吧。」王澤朝著剛才慕容輕揚指的方向走去。

二樓架子上擺放著術法玉簡,玉簡旁有術法簡介。

「玄冰盾,玄階中品術法,施展此術法可凝聚玄冰之盾,抵擋攻擊,對於火系術法有奇效。」

「金光罩,玄階中品術法,施展此術法可在身體四周出現金色氣罩,對於木系術法有奇效。」

王澤念著架子上兩個術法的介紹,這個地方大部分都是玄階下品的術法,這兩個是為數不多的玄階中品防禦術法。 「這兩門防禦術法都不錯,你打算選哪個?」林海問道。

王澤並沒有馬上答覆林海,而是在兩個術法玉簡上來回打量,眉頭緊鎖,顯然很是糾結。

就在這時,一陣腳步聲傳來,踩在閣樓木板上的聲音逐漸變大,傳到正在糾結的王澤耳中。

王澤回頭望去,慕容輕羽帶著笑容走了過來,兩人四目相對,王澤一時之間愣住了。

慕容輕羽號稱慕容世家小魔女,為人刁蠻任性,但容貌確實有傾城之力,靈動的雙眼眨了一下,讓王澤不由感嘆慕容輕揚真的與她到底誰是撿來的。

「王澤,有找到什麼好術法嗎?沒找到可以問我,這個藏法閣我可是經常來。」慕容輕羽走到王澤身旁,離得很近,近到可以聽到彼此呼吸。

王澤很不習慣,趕緊往旁邊挪了一步,微笑著道:「多謝輕羽小姐好意,我們對這金光罩還有玄冰盾還算滿意,如今正在考慮這兩門術法如何分配。」

「金光罩,玄冰盾,看來你們要選防禦術法,我知道有一門防禦術法在另外一個地方,比這兩門更好,只要王澤你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就帶你們過去。」慕容輕羽盯著王澤,臉上帶著捉摸不透的笑容。

「什麼條件?」王澤下意識問道。

「什麼條件現在我還沒想好,放心,我不會提出讓你完不成的條件,怎麼樣,那門術法可是玄階上品,接近地階的術法。」慕容輕羽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篤定王澤會馬上答應。

「算了,我還是選這兩門吧。」王澤不假思索,拒絕了慕容輕羽。

「什麼?」慕容輕羽臉上的笑容僵住了,靈動的雙眼瞪得很圓,過了一會才反應過來,說道:「那可是接近地階的術法,在這層樓算是最高階的術法,你居然不想要?」

王澤笑了笑,沒有說話,接近地階的術法雖好,可還不值得他為此答應慕容輕羽一個條件。

慕容輕羽看王澤不說話,剛開始還有些氣惱,後來不知想到了什麼,臉上重新恢復了笑容。

「既然你不願答應我一個條件,我也不強求,走吧,我帶你去找那門術法。」慕容輕羽說道,轉身準備帶兩人前往。

「小姐且慢,王澤多謝小姐好意,我還是選這兩門好了。」王澤叫住了慕容輕羽,臉上帶著歉意的笑容。

「我都不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了,你為什麼還是不願去,難道我就這麼招人嫌棄嗎?」慕容輕羽臉上笑容不再,看著王澤的眼神有些嚇人。

王澤連連擺手,動作不大,卻牽連了體內的傷勢,讓他的臉上密布一層細汗。

「王澤,去吧,去吧,一門高階防禦術法,說不定到時就能救你一命。」林海推了推王澤,向王澤勸說道。

「好吧,那我們就去看看,不過我是不會學的。」王澤被林海推了一下,疼得嘴角有些抽搐。

「哼,我還是第一次見白送好處都不要的人,跟我來吧。」慕容輕羽輕哼一聲,轉身邁步走去,在王澤看不見正臉的時候,臉上不自覺浮現出笑意。

慕容輕羽帶著兩人七拐八繞,來到一處偏僻角落,角落的架子上散落著術法玉簡,王澤放眼望去,架子上的介紹這些玉簡都是玄階下品術法,連玄階中品的術法都沒有。

王澤與林海不由疑惑的望向慕容輕羽,慕容輕羽沒有察覺到兩人的目光,俯下身子在散落的玉簡中東翻西找。

「找到了,就是這個術法,我上次好不容易藏起來的。」慕容輕羽舉起一玉簡,笑著說道。

「輕羽小姐,這就是你說的接近地階的防禦術法?」林海問道。

源來者 「沒錯,這個術法名為木神御,玄階高品防禦術法,無限接近地階,在玄階高品中算是頂尖的術法,此術法大成可施展出木神防禦全身,靈力不絕,木神不滅。」慕容輕羽晃了晃手中的玉簡,得意的望向王澤,繼續說道

「這可是我上次來藏法閣的時候故意藏起來的,怎麼樣,我沒騙你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