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下意識的伸出手,偷偷觸碰了一下宮洛的手,果然,是無比的冰冷,根本就毫無溫度可言,就連他噴在我耳邊的氣息,也都是入墜冰窟的冰冷。

這個人,真的不是活着的那個宮洛,他是千年古屍,我女兒的爸爸。

宮洛放開了我,苦笑了一下。

“等等,別走,你還沒有回答我,你們到底……”我急忙開口說道。

不知道爲什麼,我突然特別害怕他就這麼走了,似乎以後好像再也看不到他了一樣。

然而,還沒等我說完話,我就發現宮洛的神色變了。

眉眼依舊,可眼神卻是十分冰冷。

“你是宮洛?”我試探性的問道。

宮洛看都沒看我一眼,直接觀察下面的情況,看到他這個反應,我才明白,古墓中的宮洛,是真的已經離開了。

我和宮洛都沒有說什麼,兩個人陷入一種迷之沉默之中,多少有些尷尬。

宮洛背起我,承受着兩個人的重量,默默的從樹上爬下去。

這個時候,下面一隻屍妖都沒有了。

他的身體很溫暖,帶着人類的氣息,我望着宮洛英俊的側臉,心中暗暗猜想着,他到底知不知道剛纔都發生了什麼,包括我和那古墓宮洛的對話?

如果他知道的話,那他和另外一個宮洛到底是什麼關係,如果他們根本就是一個人,那不就等於他也是我女兒的父親了?

想到這裏,我不由得一陣心煩意亂,很多的事情都理不清楚。

(本章完) 我和宮洛很快就離開了那個地方,按照之前的軌跡,繼續開始尋找。

斷斷續續找了差不多快一個小時,在這樹林之中根本就沒有辦法分辨什麼時間,我只能靠着手機上面的定時提示,來判斷過去了多久。

一路上,宮洛基本上都是在揹着我,偶爾實在是累了,便放我下來,讓我在一旁歇着,而他則是萬分戒備的看着周圍的情況。

“那些屍妖,還會出現嗎?”我心有餘悸的開口問道。

要不是那個宮洛的出現,估計我們兩個早就死在了屍妖爪下。

“應該不會出現了,實際上我覺得剛纔的事情很有問題。”宮洛一邊打量着四周,一邊喃喃說道。

“什麼問題?”我有些狐疑的反問道。

宮洛遲疑了一下,隨後走到我身邊,後背靠在大樹上面,整個人也跟着放鬆下來。

“屍妖這種東西,原本是因爲陰氣繁盛纔會滋生的,他們原本是屍體,在陰氣的作用下才會變成屍妖。而屍妖原本就是死了的人,那麼他們是根本就沒有任何意識的。就像喪屍,不過屍妖的等級要比喪屍高,起碼屍妖可以模仿他們見過的人。”宮洛開口解釋道。

我心中一陣惡寒。

“屍妖可以模仿他們看到過的人?所以,最開始我們遇到的那隻屍妖,一定是見過周曉曉的?”我有些緊張的說道。

宮洛點點頭,緊接着提出了第二個問題:“像我剛纔所說,屍妖是沒有腦子的,他們追咱們也是因爲在追逐陽氣而已,可剛纔那一幕,你都看到了。”

我點點頭,腦海中回憶着那一幕。

所有的屍妖都在追我們,而且那些傢伙並不是毫無目的的,甚至可以說整個過程十分的精密,就像是早就策劃好了一般。

“一開始,我被慘叫聲吸引過去,結果我就看到了一個變成周曉曉模樣的屍妖。那個屍妖應該是在引誘我,它要吃了我嗎?”我定下心神,竟然也開始冷靜的分析起來。

宮洛用一種讚許的目光看着我,示意我繼續說下去。

“再然後,你攔住了我,所以那個屍妖並沒有得逞。結果,就有大量的屍妖涌現出來,開始追逐我們。而且那幫屍妖很有目的性,將我們包圍起來,如果不是他出現的話,我們肯定死了。”我倒吸一口涼氣,這瞬間意識到了什麼。

“你叫我用樹枝捅那個半邊臉的屍妖,結果半路殺出來一隻屍妖,竟然將樹枝給硬生生拽走了。它們好像並不是沒有意識,反倒是很聰明的樣子,只是,這種聰明似乎更像是人類的思維,而不是屍妖的什麼本能。”我說到這裏,便是後背冰涼。

宮洛目光中的讚許之色越來越濃烈,饒有興趣的點點頭,也算是認可了我的分析。

我深吸一口氣,說出了最終的結論:“綜上所述,那些屍妖的目標應該就是我,而且,很可能還有人在操縱着它們,目的就是爲了殺了我。”

“韓沐顏,你終於不再是一個廢物了,起碼這腦子還算是

好用。”宮洛毫不客氣的說道。

我頓時被弄得哭笑不得,不知道他這是在誇獎我,還是在損我。

“天黑了,不能繼續休息,走。”宮洛掃了一眼天空,很是果斷的說道。

宮洛揹着我,我們繼續往前走,結果走了十幾分鍾,就看到前面有一個影子,看樣子是什麼建築物。

等我們走過去的時候,才發現就是一個小黑屋。

正在這個時候,我看到了周曉曉的身影。

我的第一反應就是,太好了,她還沒有出事。

之前宮洛說那個屍妖肯定見過周曉曉,我還以爲周曉曉已經被屍妖給吃掉了。

如今看到周曉曉,我自然是十分歡喜,急忙衝着周曉曉的方向喊道:“曉曉,曉曉,我在這裏,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宮洛嘶了一聲,不過並沒有說什麼,我卻不明白他這是什麼意思。

周曉曉身邊還有高小一等人,一開始,我們就是分開找人的,如今看到大家都安然無恙,我也跟着鬆了一口氣。

畢竟,大家是幫我找我父親的,要是誰出現了什麼問題,我肯定是要自責死的。

我從宮洛的背上爬下來,一瘸一拐的朝着周曉曉他們的方向走過去。

周曉曉也看到了我們,急忙揮了揮手。

“天黑了,不適合在外面呆着,先進去。”宮洛低聲對我說道,隨後便是自顧自的往小木屋裏面走。

周曉曉過來攙扶着我,衆人一邊往裏走,她一邊問道:“沐顏,你這是怎麼弄的,腳踝好像腫的很厲害啊。”

我一瘸一拐的繼續走,看着前方宮洛的背影,覺得有些奇怪。

爲什麼,私下的時候宮洛還算是溫暖,一路上也在照顧我,可人多起來的時候,宮洛總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尤其是對我,那就基本上是全程無視的狀態了。

“沐顏?我問你話呢,你這腳還行不行了,傷的很嚴重啊。”周曉曉十分關切的問道。

我回過神,笑了笑,表示自己沒事。

“你們,也沒有找到我父親嗎?”我打量着幾個人,看到他們身邊根本就沒有我父親的影子,頓時有些絕望的問道。

周曉曉扶着我進了小木屋,幾個人都是連連搖頭,表示根本就沒有看到我父親的影子。

正在這個時候,宮洛突然一把將我拉過去,讓我坐在他的身邊。

“你輕點,她還有傷在身呢。”周曉曉頓時十分不滿的怒道。

宮洛也並沒有什麼反應,注視着周曉曉冷冷問道:“你們,到底在找什麼?”

我頓時就聽傻了,找什麼?難道不是尋找我的父親嗎?

這個時候,周曉曉的臉色有些難看,眼神之中也有一絲慌亂,甚至刻意的別過頭去,不敢看我這邊的方向。

“找追魂令啊。”高小一很是隨意的開口說道。

我更加目瞪口呆,本來我是坐在地上的,聽到這話頓時蹦起來:“什麼追魂令?你們不是

來找我父親的嗎?我父親不是在這林子裏面嗎?曉曉,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周曉曉輕咳一聲,顯得十分尷尬,不過卻並沒有說話。

高小一倒是直接湊過來,從身上拿出一根蠟燭,點燃了直接放在了地上:“都把你們的手機和手電筒給關了吧,省點電用。”

緊接着,幾個人都是關掉了照明的東西,連宮洛都將手機上的手電筒給滅了。

鑽石總裁 屋內的光芒一下子就變得十分微弱,但是那蠟燭的火焰看起來卻是十分的溫暖。

“追魂令是必定要找到的,如果我們找不到追魂令,那麼勢必天下大亂。”高小一很是嚴肅的說道,他平時都是嬉皮笑臉的,如今一下子嚴肅起來,還有幾分出塵的味道。

我愣了一下:“追魂令,到底是什麼東西,我父親呢?”

“一時之間我也不太好跟你解釋追魂令,只能這麼告訴你了。追魂令是傳說中的東西,不過它是真的存在,擁有很大的力量,如果落在一些人的手中那麼就是天下大亂。而眼下,劫難將至,只有找到追魂令才能拯救蒼生,否則誰也不知道這世界究竟會爆發什麼樣的災難。”高小一直接了當的說道。

我的心思並不在這個上面,我不關心什麼是追魂令,也不關心這東西能拯救什麼天下蒼生。

於是,我瞪了高小一一眼,有些憤怒的重複道:“我是問你,我父親呢!”

高小一微微一愣,似乎每想到我會發火,隨後便是嬉皮笑臉的看着周曉曉,嘲諷道:“這個事情,你還得問她啊,我可什麼都沒有說啊。”

“周曉曉,你必須給我一個解釋,我父親他人呢?”我強壓下心中怒火,衝着周曉曉問道。

燭火之下,周曉曉的半張臉隱藏在黑暗中,看起來格外詭異,令我想到了那半張臉的屍妖。

不過,周曉曉就是周曉曉,除非她能直接變成屍妖避開我的問題,不然就一定要給我交出來一個答案。

周曉曉沉默了幾秒鐘,隨後有些抱歉的開口說道:“對不起沐顏,實際上伯父他並不在這裏,不過你放心,伯父現在很安全。”

“那你讓我過來是爲了?”我頓時就一臉懵逼,完全不知道周曉曉這是鬧哪樣。

我和周曉曉認識多年,她這個女孩子雖然脾氣火爆了一些,可是絕不可能隨便開玩笑的,周曉曉還算是一個很有分寸的女孩子,當下,我就更加不理解了。

“我其實讓你過來,就是爲了幫忙尋找追魂令的,怕你不肯過來,所以就直接這麼說了。”周曉曉皺着眉頭,解釋道。

爲什麼?我連那個追魂令是什麼東西都不知道,又沒有見過是什麼樣子的,幹嘛要讓我來幫忙找,這不是添亂嗎?

當下,我就準備周曉曉,這丫頭到底是不是吃錯了藥,幹嘛要我來找那個什麼追魂令。

正在這個時候,小木屋外面突然傳來了一陣凌亂的腳步聲。

腳步聲很急促,應該是在跑動中,而且速度很快。

(本章完) 我的心也不禁跟着急促地跳動着,呼吸不知不覺變得凌亂不堪。

木屋外,似乎有什麼強大的東西步步緊逼着,壓抑着自己的大腦,麻痹自己的神經。我感覺自己快呼吸不過來了,身體漸漸無力,頭也跟着越來越痛,越來越沉。

最後,我終於往地上倒去,眼瞼不受控制地漸漸合上。

“韓沐顏!”突然,一聲低沉的聲音衝進我的大腦,無力的身體被一個強有力的大手環繞。

不知道爲什麼,我竟然覺得有些大溫暖。用盡力氣擡起眼,我看着面前那張絕美的帥臉,嘴角竟在不知覺中揚起一抹笑意:“我這是……怎麼了?”

無數的腳步聲越來越近,越來越響,我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心靈在顫抖。

不,那不是我的心靈,是那個女人,是那個和我一模一樣但卻美豔無比的女人在顫抖。她似乎,很怕外面的東西。

我的視線漸漸模糊,轉而吹來一陣勁風。我睜開雙眼,只見面前一片漆黑,閉上眼睛,感覺一陣暗涌流動,兇猛無比。

“沐顏……”

飄渺的聲音近乎虛無,但我偏偏聽到了,還是聽的那般真切。

感覺到自己飄在空中,我猛然睜開眼睛,只見眼前一張放大無數倍的美人臉赫赫然面對着自己。

一雙柳眉鑲嵌在鳳眸之上,彎彎的,非常溫柔嫵媚;狹長地鳳眸裏紅的像血一般的瞳孔裏盡是柔情,不知不覺吸攝了自己的目光,精緻的臉蛋,白皙的肌膚,殷紅地朱脣,高挺地鼻樑,一切再她的臉上都是剛剛好,一切也都透露這她專屬的溫柔,尤其是那笑容,讓自己差點沉醉。

她好美!明明和自己長的一模一樣,可那氣質,那笑容,卻是自己一輩子也學不來!而且,不知道爲什麼,明明是同樣的人,可她卻明顯比自己好看N倍!

獨家蜜寵:無賴總裁明星妻 “你是誰?”我嚥了咽口水,心裏不覺泛起幾絲醋意。

“我是你。”女人溫柔的聲音令我陶醉,而她的話更是讓我覺得奇怪。

她說她是我,可是,我明明不是她啊!

就在我還在思考的時候,女人的聲音再次響起,拂一拂衣袖,我的眼前飄過一抹紅衣,:“追魂令,你一定要拿回來。要不然,你無法覺醒。”

追魂令?覺醒?

她怎麼知道追魂令的事情?自己爲什麼要覺醒,要覺醒什麼?

“喂!追魂令和我有什麼關係?爲什麼沒有它我不能覺醒?!”眼前突然漆黑一片,我趕緊吼道,雙手不停地抓着前方,生怕她逃了。

突然,身體開始極速下落,失重的感覺比玩跳樓機的時候還恐怖,我失聲大叫着,雙手不知所措地王四周抓去,企圖抓到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以後,你就會知道。”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這句話一直纏繞在自己的腦海裏,儘管自己還在極速往下落去,但它就是揮之不去。

花都開好了 “啊!”猛然一擡頭,自己恐懼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只見自己又回到了小木屋裏。

周曉曉出現在我的面前

,一臉十分焦急的樣子:“沐顏,你怎麼了?一直在出冷汗。”

“我……沒事。”我好想把剛纔腦海裏經歷的事情說出來,可是轉念一想,又硬生生地咽回了肚子。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難道我說我剛纔夢見了和我一模一樣的卻比自己漂亮許多倍的那個女人,還有她和我說了一堆我聽不懂的東西,還讓自己去把追魂令拿回來……拿回來……難道,那東西以前是我的?

可那個東西,不是周曉曉他們要的嗎?

外面,腳步聲已經抵達門口了,凌亂着,震動着腳下的土地,也震盪着木屋裏的每一個人。

宮洛來到我的面前,霸道地摟過我,英俊的臉盡是嚴肅:“抱緊我。外面的東西很強,你一定要時刻跟緊我。”

感受着宮洛有些霸道的話語,雖然很冰冷,但卻依然鎮定了自己的內心。

“外面到底是什麼東西?”其實我並不是很好奇,但是,我轉頭看着旁邊的三人,個個人的臉色都極其嚴厲,臉上都一直在冒汗。這讓我不得不重視,外面的東西到底是多麼厲害的東西。

宮洛看了我一眼,看了我很久,終於嘆了一口氣對我說道:“是追魂令。它被一隻屍妖撿到,吸收了它一點力量,最後抵不過追魂令的魔氣,被追魂令反噬,變成了傀儡。韓沐顏,你一定要記住,不能離開我三步以外,最好一直在我懷裏。”

說着,宮洛溫暖的手又摟緊了我。

我的臉不禁有些熱。

我的心更加奇怪了,又疑惑地看着宮洛:“追魂令要殺我?這是爲什麼呀?!我與它無怨無仇,它……”

“誰說你與它無怨無仇了?!你和它的恩怨可是八輩子也數不完。” 八塊八:高冷總裁帶回家 就在這個時候,周曉曉突然說話了,話中的語氣不像是說謊,但她的臉明顯帶着些兇惡與不甘。

名門厚愛 宮洛頓時瞪了她一眼,眼中有着濃濃的威脅,就是連自己也能夠明顯地感覺到。

突然,外面出現了淒厲地響聲,一開始是一個人的,漸漸兩個人,三個人……到最後,就和凌亂的腳步聲一般,無數的淒厲聲零散的喊着,交錯着,共鳴着。自己的心又忍不住顫抖起來。

這時,周曉曉突然說話了:“就是現在!沐顏,你去打開門,然後我們趁機出去,一舉拿下追魂令!”

我點點頭,正準備要走的時候,只感覺到腰間的手又是一拽,自己又跌進了宮洛的懷中。他的手讓自己與他時刻緊貼着,不知道的人還以爲我們是連體娃娃。

“你,你放手。”我有些生氣,我不知道他爲什麼這樣,明明已經制定了方案,他爲什麼要要阻止自己?!

宮洛的手又緊了緊,自己的臉緊貼着他的胸膛,肚子緊貼着他的肢體。兩人相交地地方越來越熱,我甚至能夠感覺到他的下面開始鼓了起來。

雖然只有經歷過一次,但是自己還是很清楚地記住了這代表了什麼。我的臉頓時煞紅,擡頭怒視着宮洛,示意他放開自己。

抱着自己就能YY並且還……這種人自己纔不要他碰自己呢。

“不是我!”宮洛只是白了自己一眼,然後轉頭撇了眼周曉曉,磁性的聲音透着完全的不容置喙:“周曉曉,你去!”

周曉曉聽了宮洛的話,臉色頓時變得難看,眼中盡是受傷。看着她的眼神,我感覺心裏很不是滋味。

她的眼神,真的很受傷,充滿了柔情,但更多的是哀怨與不甘。我不知道她不甘的是什麼,我甚至不知道她的哀怨從哪裏來。

我有些奇怪,不,是很奇怪。周曉曉,自己最好的朋友,可是現在,自己根本不知道她在想些什麼。

就在我在思考這些有的沒的的時候,周曉曉突然看向了我,揚起一抹尷尬的笑意,看的我也不知不覺有些尷尬。

“快點!機不可失,失不再來!”旁邊,高小一着急地說着。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外面,觀察着外面的一切,他的眼中有着很濃的興奮感。

我不禁懷疑他爲什麼興奮,難道現在不是保命要緊嗎?!

終於,周曉曉走到木屋前,打開了門。

外面,突然衝進一大坨的屍妖,簡直要把整個木屋都擠爆了!而這些屍妖,都緊盯着自己,雙目空洞地盯着自己。

自己忍不住往宮洛地身上擠了擠,宮洛微微一愣,但隨即便揚起一抹笑意。

一把背起自己,宮洛迅速往窗口跑去,隨後從窗口跳了過去。我將整個頭埋在宮洛地背上,感受着突升突降。

“後面什麼情況?”宮洛的一記聲響令我擡起了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