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由一愣,這兩個名字居然這麼相近,難道是兄弟?

估計李猛也和我一樣的想法,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我心想着,這事還得回去打電話問個清楚才知道,不過李猛就比我快多了,他直接掏出了手機撥了一個號碼然後皺着眉頭貼在耳邊聽着。

“喂?爺爺,您認識一個叫李開濟的人嗎?……”緊接着李猛的臉上露出了很震驚的神色,他好像搞不清狀況地拿下手機看了看,嘀咕着說道:“爺爺竟然掛了我電話?”

不會又是上一代的恩怨情仇吧?

李猛似乎還是挺不爽地看了我一眼,我淡然地笑道:“要不要繼續?”

“繼續你個頭!”李猛不爽地說道,“我和那小子之間的事,你幹嘛插手?”

我嘿嘿地笑道:“大哥,你在我的班上,當着我這個班長的面打我的同學,我能不管嗎?”

李猛皺了一下眉頭狐疑地說道:“你是班長?不可能吧?”

要說這個確實讓人挺難以置信的,我這個打架王會是班長說出來的確很遭人質疑。

“要不,這樣,我下次要打他我走遠點!不在你面前總可以了吧!”李猛心直口快地說道。

“我說李猛,你就非要用暴力解決問題?”

“我本來也不想打他的!誰叫他侮辱我們學生會?侮辱了學生會就是等於侮辱大姐頭,這是絕對不允許的!”李猛很義正言辭地說道,好像罵了學生會被打是應該的。

靠,秦越哪裏來的這麼大的號召力?這個李猛居然能死心塌地成這樣!

“行行行!這事,我回去說說他。你也別老是動不動就動手,怎麼說大家都還一個學校的!”

“哼,一個學校的怎麼了?告訴你,林一,這個學校可不是大姐頭一統天下!還有很多不識好歹的人,你剛來,不懂!不用武力,這些小混混能聽你的?能不鬧事?大姐頭就是爲了維護我們三中的風紀纔不得不使用武力的!”

這個,具體的是一種什麼情況,我也不大清楚,畢竟纔來了幾天,還基本上都不在學校,所以我也沒有反駁李猛的話。至少我在鄉下中學的時候那也不會是就我一個小團隊,還好幾撥人呢,不然也不至於我初中六年都在打架,估計這裏的情況也差不多。

“算了,你們的事我不懂,也不摻合!但是別惹我班上的學生!”我悻悻地說着,還以爲市裏的學校會文明一點呢,其實也還是差不多。

“只要他們不惹事!林一,如果有人想拉你入夥……”

“放心,我欠秦越的,不會站在她的對立面!”說着,我徑直地走下樓梯。 我們班在三樓,而教學樓有六層,最上面的那一層是語音教室,平時也沒什麼人來。接下來就是初中各年級的,數量不多,也就幾個班。至於初三和高三年級,爲了照顧他們的晚修都安排在了一樓。

我從天台下來的時候,李猛並沒有馬上跟下來,所以他也不知道原來還有一幫兄弟在等我,大約有七八個吧,旁邊還站着一個看風景的高手。

其中站在最前面最中間的那個,鼻子上還貼這一塊OK繃,我好像有點面熟,但是想不起來在哪裏見過,我來三中總共加起來還不到半月,認識的人實在有限。

一開始的時候我就看出來這些人是來堵人的,至於是我還是李猛,我的第一意識是李猛,這傢伙太過招搖了,得罪人是很正常的。不過剛纔和他交手過,以他的身手如果是對付沒什麼功底的幾個人應該是沒什麼問題。畢竟這裏是普通的高中,不是文武學校,會兩下子的人畢竟還是少數。所以,我也沒放在心上,只是替他們感到悲哀而已,大大方方地走了下去。

就在我走到最後一級樓梯的時候,站在最前面的那個少年伸出了右手攔在了我的胸前。

我愣了一下,沒想到是來找我的?

但是我想不起來,我什麼時候得罪這些人了,“嗯?兄弟,你這是做什麼?”

那人嘴角翹了翹,直截了當地說道:“報仇!”

我驚訝於他這麼直接簡潔,一點廢話都沒有,可是又想不起來什麼時候得罪過這號人,所以有一點一頭霧水的感覺。

“兄弟,我認識你?”

“不認識!”

“那我打過你?”


“打過!”說着他還指了指鼻子。

鼻子?我猛然想起來,確實是有這麼一回事,好像是上星期五的事了,在三樓的洗手間我好像確實打過這麼一個人。

“哦!想起來了!怎麼?上次打的還不夠?還想要更刺激的?”我淡然地說道,就他的那點身手欺負欺負一下別人可以,要是敢在這裏動手那就是找死。

陳輝笑了笑:“你也不打聽打聽我是誰!敢在我的地盤惹我?”

這時他身邊的一個人上來說道:“輝哥,別說那麼多,直接打吧!”

這個確實是我的失誤,要說三中那的確是龍盤虎踞,什麼來路的人的都有,要是真的要查,估計能寫出一本字典那麼厚的資料出來。

而且我也不是那種因爲你後臺硬就不敢硬碰的人,鎮委書記的兒子我的都打過,還怕你不成?

我突然出手一拳打了過去,還是鼻樑那,誰叫他站的這麼近笑的這麼賤,我不打他還能打誰啊?

陳輝冷不丁地捱了我一拳,後退了兩步捂着鼻子痛苦地咩聲咩氣地叫道:“媽的,我的鼻子!”

而我出拳之後,轉手揮向了剛纔那個建議開打的人,也不看他長什麼樣了,直接一個右鉤拳打在他的臉上,直接把他打倒在地。

這個時候,陳輝身邊的幾個人才如夢初醒,叫囂着要打過來,可是卻沒有一個人敢動手。

陳輝很生氣:“都TM的給我上!站着幹嘛?”

但是那些人還是做出了架勢就是不敢上,一個個你看我我看你的,就希望別人先上讓我露出破綻了再上。

“還是我來吧!”這個時候剛纔就一直在欄杆邊上看風景的那個人淡淡地說道。

他的話好像很有分量似的,他這麼一說,那些猶豫着不敢上來的人都好像鬆了一口氣,終於可以名正言順地退下去了。他們自覺地爲他讓出了一條路。

他很從容地朝着我走了過來,臉上帶着一臉的沉靜漠然,好像全世界的人都與他無關,全世界的事都與他無關一樣。

陳輝捂着鼻子,氣急敗壞地叫道:“樓尚友,你給好好地教訓他!”

這個樓尚友漠然地眼神掃了一下陳輝,很是淡然地說道:“我不是你的手下!請注意的你口氣!”

陳輝顯然吃了個癟,沒想到這個樓尚友竟然這麼跟他說話,好像完全不把他放在眼裏。

我不由地對這個樓尚友有了一點興趣,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很有壓迫感,這種不是裝出來的,如果不是長期在打鬥中積累出來的是沒有這種氣息的。就好像沒有經歷過戰爭沒見過成千上萬人死在面前的人是不會有那種冷峻迫人的氣息的。


我從天台下來第一眼看見他的時候就知道這個人不簡單,而且六樓平時就沒什麼人來,能出現在這裏看風景應該也不會真的來看風景。


李猛聞訊也走了下來,看見我被人圍住的時候大吃一驚:“陳輝?”

陳輝貌似早就知道李猛在上面似的,一點都不驚訝:“本來還想一個一個收拾!下來的正好,一起收拾了!”

“你口氣倒是不小!不就是佔着你老子是副市長!”李猛很不爽地說着走了下來,“有種就別擡你老子出來唬人!”

陳輝吸了一下鼻子,嘿嘿的笑道:“那又怎麼樣?有本事叫你老子也當個副市長來看看?”

暈死,想不到這個陳輝的來頭居然這麼大?都有一個這樣強硬的老子了,何苦還要來三中啊,雲海什麼學校敢不收你啊?

李猛很無奈地暗罵了一句。

確實在這一個拼爹的時代,如果老子沒有很強勢的政治地位,做什麼都不好使。眼前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至少可以從對話中得知,李猛的老爸肯定不是什麼高官。

“李猛,你要是識相,就乖乖地給我跪下來,叫一聲老大!只要你跟了我這邊,我保證,沒人能爲難你!就是你爸,我也保證,給他升職!”陳輝口出狂言地說道,好像在這裏他就是天王老子,他說了算。

李猛咬牙切齒地揮舞着拳頭罵道:“放你TM的狗屁!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你這種動不動擡老子出來壓人的***!打你又怎麼樣?”

陳輝嚇了一跳,後退了兩步躲在了樓尚友的身後,卻還很狂妄地叫道:“李猛,你等着瞧!我是打不過你!但是你今天要是敢動一下,你老子就下崗了!”

李猛都快要氣爆了,但是這種事不是他一人所能承擔的,畢竟這關係到他的老爸的工作和前途,只要有點孝心的人都會有所顧忌。

李猛,的確是這樣的人。被陳輝嚇唬了一下,倒也不敢再囂張地說什麼,只是感覺很憋屈。

李猛憋了一肚子的火氣,可是卻沒地方發泄,我看的出來,要不是因爲他老爸的工作問題,他肯定把陳輝打得滿地找牙都會。

於是我拉住了李猛,搖了搖頭,說道:“既然這樣,還是我來吧!”說着我轉了過去,繼續說道:“你們是一個人上呢?還是一起上?”

樓尚友冷漠的眼神瞄了一眼,淡淡地說道:“我一個就足夠了!” 陳輝似乎不怎麼想單打獨鬥,畢竟他現在人多,無論如何都能用人海戰術搞定我和李猛,但是礙於樓尚友的強勢他欲言又止,只好捂着鼻子:“好!給我好好教訓他!”

“這裏不夠寬敞,上天台怎麼樣?”我提議到,打架這種事當然是找個清靜的地方最好。

樓尚友不做聲地點了點頭。

在天台,這裏除了一個水塔之外還是比較空曠的,一般也沒有什麼學生會一大清早的來這裏。

我和樓尚友剛剛擺開了架勢正要交手,就聽見有人在後面喊道:“有老師來了!”

那陳輝一副天下老子最大的表情:“怕個球?給我把門關了!”

但是,突然“嘭”的一聲,門被劇烈地踢開了,動靜很大,惹得所有的人目光都聚集在了門口。

我看見沈濤很有氣勢地雙手叉腰地站在門口大聲地說聲:“是誰這麼大膽敢在我的地盤鬧事?”

後面緊跟而來的沈穎很不滿地看了他一眼,拍了一下他的頭說道:“你當自己是小混混嗎?”

沈濤頓時形象全無地摸着後腦,點頭哈腰地說道:“對不起,姐,習慣了!”

沈穎轉了過來,大老遠地就把目光鎖定在了我的身上。

陳輝卻還是一副老子最大的表情,用眼角看了一眼,不屑一顧地說道:“我當是誰那麼大膽子呢!原來是新來的老師!”

沈穎也不理他,直接走了過來,對着我氣鼓鼓地說道:“林一,早讀時間你不好好地待在教室,跑這裏來幹什麼?快給我回教室去!”

我苦笑了一下,也要我能走才行啊。

陳輝對於沈穎的態度感到很生氣,居然把他給無視了,於是乎氣惱地走上來,橫在了我和沈穎的中間很不客氣地對沈穎說道:“老師,您還是先顧好您自己吧!我們學生之間的事情自己會處理!小心你的飯碗!”

沈穎今年也是剛來,所以對於陳輝的背景似乎也不是很瞭解,她擡起頭看着有點高的陳輝的臉龐,義正言辭地說道:“同學,這個時間你應該在教室早讀!”

陳輝不屑地笑了一下:“老師,你管的也太寬了點吧!”

沈穎卻是很認真地說道:“只要是本校的學生我就有義務去管教!”

陳輝還是那副很不屑的表情,瞪了一下眼睛,說道:“你TM算老幾?”

沈穎顯然也吃了一驚,而後的沈濤卻是被徹底地激怒了:“敢罵我姐?”說着就衝了過來,一拳砸了下去。

陳輝沒反映過來,嚇了一跳地轉過去看見沈濤的時候,沈濤的拳頭正好落了下來,而且不偏不倚地正好落在了鼻子上。

看着我都感覺鼻子有點癢:那該多疼啊!

陳輝因爲疼痛大聲地叫了出來,連忙捂着傷上加傷的鼻子,退後了好幾步另一隻手指着沈濤:“你……你……你……”了半天,愣是沒說出話來。

我不由地笑了一下,這小子簡直就是自討苦吃。

“還愣着幹什麼?給我上去打!”陳輝氣急敗壞地叫道。

這時他身邊的一個同學有點膽怯地說道:“輝哥,那可是老師!”

“老師算個鳥,給我打聽見沒有?”陳輝依舊是不管不顧地說着。

“連老師都敢打,真是大逆不道!”沈濤十分生氣地叫道,“你哪個班的?叫什麼名字?”

沈濤別的沒有,這氣勢還是挺嚇人的,他這樣一吆喝還真沒有學生敢動手。

陳輝雖然仗着他老子給他撐腰,但是遠水救不了近火啊,此時此刻,他也感受到了來自沈濤的壓力,而且身邊的人一個個都驚若寒蟬不敢出聲,明顯這種局勢下他就是威逼利誘也未必有效。

咬牙切齒了半天,最後惡狠狠地伸出食指叫道:“你給我等着!我一定叫我老爸收拾你!你就等着滾蛋吧!”

但是他實在太小看了沈濤,沈濤伸手拉住了他:“哼,現在的學生這麼野了?”說着,一拐手把陳輝反手扣在了地上。

沈穎皺着眉頭地看着被沈濤壓在地上的陳輝:“你叫什麼名字?”感覺的出來,沈穎應該是真生氣了。

“老子叫陳輝!我爸是……”陳輝被沈濤壓着可是卻還是一副很拽的樣子,結果話還沒說完就被沈濤抽了一巴掌:“沒問你爸!”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