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剛纔是以爲藍精靈是受重傷,但,等我招魂到現在,我纔算是明白,她被人給下咒了,而這咒符不是一般的難解。

等我想撤身

,但,我發覺,藍精靈體內的某種力量在牽制着我,也就是紫青所說的反震。

“回家吧,藍精靈。”

我暴喝一聲:“咦喝瑪雅。”

“咻咻!”

藍精靈的頭上那個白影扭曲着慢慢的墜落下來。

但,真的等這個白色迷糊的身影將要涌入藍精靈體內的時候,我瞳孔陡然變大,這,這不是藍精靈!

不是藍精靈的魂魄!

紫青在騙我,因爲這種方法就是婆婆的召喚小薇的手法。

他們也想靠養屍祕術來錘鍊某種厲害的角色,但,我怎麼也想不到這個人是藍精靈,紫青再一次的利用了我。

這個身影陌生而又熟悉,真的等我想要去抓尋的時候,它便徹底的進入了藍精靈體內,緊跟着一聲巨響,藍精靈身上那團黃色芒光轟然暴烈開來,我們幾人也被徹底的震飛出去。

“砰砰。”

我們幾人分別被砸在了地面上,恐怖的氣息波動,震動着我們的五臟六腑,還沒等我們穩住事兒,整個密室劇烈的晃動起來,就像是在旋轉顛覆,有股龐大的力量在侵蝕着我們的意識。

“噗噗!”

本來已經力竭的紫青等人同事吐出了一口鮮血,我還好一些只是嘴角溢出了一點點的鮮血。

就在整個密室搖擺晃動的時候,藍精靈身子高空快速的旋轉起來,並且有不知名的鬼類物種源源不斷的狂肆進入她的體內。

而,在所有人沒有注意到的情況下,藍精靈竟然化作一團火焰消失在半空。

京都西郊外的道觀裏。

此時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整個道觀在沒有任何外力作用的情況下,劇烈的搖晃起來,坍塌一片,後面的那些墓地,開始出現裂痕,一絲絲的煙氣從裏面冒出,並且快速的朝道觀寶殿之下的密室裏灌入。

突然,密室裏地底下傳出了細小而又沙啞的聲音:“我要活,我要活……”

然,就在這聲音落下,一團黃色火焰從遠處疾飛而來。

(本章完) 劇烈的震感把我們幾人震得幾乎暈厥,整個密室像是在顛倒着旋轉。

最後在一次巨大的轟鳴聲,我們被內部的抗拒之力直接震飛了出去,緊跟着整個密室和大廳全部倒塌,出現了一個個很大的深坑。

接二連三的撞擊讓我們也陷入了一種劇痛般的昏迷。

在一切歸於平靜,守候在外面的國家祕密組織成員快速的跑了進來“快,快,叫醫護人員!”一羣人慌忙的把我們擡了出去。

毫無疑問,我們被當成了重病號給送進了國家祕密的醫院進行醫治。

兩天之後,所有人的情況都畢竟穩定。

這是一個在避暑山莊地下深藏的隱祕醫院,我們每人一個私密的套房,並且有專門的醫護人員守護。

而我本身除了撞擊產生的輕微內傷之外,並不嚴重,在這裏的兩天我都在想如何對紫青下手,不能等他完全恢復了,現在也是下手的好時機,不過這個祕密的醫院裏我檢查過了,這裏都有國家祕密組織的高手守護,與紫青等人的接觸時間也僅限在每天早上的晨檢。

魔音至尊 在這樣的封閉環境裏,我處於了一種深度焦慮之中,接觸不到紫青是一,另外一個,我還怕落葉的事兒敗露。

這種煎熬弄得我也無心進行研習祕法,我甚至想,在這裏是沒有機會了。

然,世事難料,在這裏安靜的度過了一週的時間。

一天傍晚,我正準備去山莊裏透透氣,吸收下新鮮空氣,一名僕人敲門進來。

“龍先生,晚上有密會,紫青老前輩想請你過去。”

僕人很有禮貌的彎腰行禮。

密會?

聽了這話,我眼前一亮,不過心裏也泛起了嘀咕,先不管什麼樣的密會,這次絕對是接近紫青的機會。

等在晚些時候,我簡單收拾了一下,帶着狐狸姐姐就朝紫青的病房走去,剛到門口,落根和那幾個古家的老者也都過來了,顯然,他們也是應邀而來,除了他們之外,還有另外三個國家祕密組織的老者,我仔細端詳了一下,他們的實力都不弱。

紫青、落根等人傷勢還未好,不過看樣子只需要靜心調養就能完全

恢復。

我們在紫青的帶領下,來到了一間很隱祕的地下大廳裏。

進去之後,紫青就讓落根快速地關上門,並讓一旁的僕人端茶倒水。

“各位,請坐,今晚我之所以找這麼一個隱祕的地方,想必各位都能猜測到,此事不一般。”

紫青咳嗽着招呼我們坐下“是的,這件事兒呢,確實不一般。”

我掃視了落根幾人,發覺他們也都是一臉的迷糊樣,想必他們也跟我一樣都很茫然,不知紫青葫蘆裏賣的什麼藥。

前不久讓我們救藍精靈,我倒要看看這次他還有何種說辭,到底是何種的神祕事兒。

“各位,感謝你們前不久救了藍精靈。”

紫青拱手行了一禮“在此老朽多謝了。”

“不過是舉手之勞,還望紫老不比這麼客氣,不知道您把我們帶到這種神祕的地方有什麼事兒要交代?”

古家的以爲老者站起身彬彬有禮的問道:“其實,有件事兒我一直想問。”

“說。”

紫青輕笑着擡手算是還禮。

“藍精靈到底是誰?爲何紫老會不惜一切的代價的救治她?”

古家的老者深吸一口氣,說出了心裏的疑問。

“藍精靈是一個很爲重要的人。”

紫青緩緩開口“她的身份和地位都相當的隱祕。”

古家的幾個老者一愣,看着紫青略顯蒼白的臉,適時的閉了口,索性轉移了話題“還請紫老明示這次密會所要說的事兒。”

紫青則是笑着沒說話,甚至慢慢的閉上了眼睛,然而,就在這時,有股很微弱的淡香傳了過來,若不是我全身心的觀察周圍的環境,還真的發覺不了。

我趕忙屏住呼吸,這股氣息絕對不是什麼好的徵兆,我甚至懷疑紫青這次讓我們來的目的。落根幾人還在愜意的喝着茶,還沒發覺出什麼來,各個都擡着頭等着紫青說話。

“各位,知道隱祕的事兒,需要什麼樣的人來保密麼?”

紫青突兀的開了口。

我們幾人都有些迷惑,不知紫青爲何會出此言,但我還是慢慢的運轉體內的黑暗之。

總之,謹慎是沒有害處的。

落根幾人放下茶杯一個個都呆滯着臉,也都搞不懂老師此話的意思。

紫青慢慢站起身“既然幾位不便說,那麼,就由老朽代勞。”他擡腳朝我們走來“祕密若是被人知道了,那就不叫祕密了,但,被人知道了而又想保住祕密這是一件很難辦的事兒。”

他走到一個僕人面前,伸出一隻松樹皮一般的手“知道什麼人最能保守祕密麼?”他殘笑的看着我們,隨後他的手慢慢的卡住了僕人的脖頸,並且力度慢慢的加大,僕人滿臉痛苦的被紫青拎在半空,譚騰着腿,嘴裏嗚嗚啊啊的叫個不停。

隨着紫青力氣加大,僕人的臉上沒有了一絲的血氣,雙眼瞪得賊大,眼珠子恨不掉下來。

“嘎嘣!”

紫青手上的力度再次加大,這個僕人脖頸處傳來了骨頭斷裂的聲音,脖子一扭癱軟在地上,嘴角溢出了黑色的鮮血。

紫青緩緩擡手,看着手指上的一灘黑色血跡“世上,只有死人才能守住祕密,這便是今天我要對你們所說的話。”他扭頭看着我們,臉上不加帶一絲的表情。

估計幾個人看到地上的死人,心裏麼猛地咯噔一下,他們不是傻子,已經猜到了紫青的意思,心裏不免緊張起來,但都坐着沒動,他們想破腦袋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知道了紫青的祕密。

“各位是不是也這麼覺得?”

紫青拿着茶几上的紙巾擦拭了一下手上的黑色血跡,有些陰冷的問道。

就在他的話音落下,跟着他進來的三個國家祕密組織高手快速地動手,幾乎眨眼的功夫就將房間內剩下的四個僕人全部給殺死。

同樣,流出的都是黑色的鮮血。

“唰唰。”

古家的幾個老者和落根都有些惶恐的站起來“紫老您這是……”

我也跟着緩緩站起來,目瞪着紫青,這個老狐狸今天來是想殺我們滅口,但,我們幾人根本就沒掌握他什麼訊息,難道是因爲前幾天救治藍精靈?

“不要激動。”

紫青伸手拍着其中古家的一人“我說的對不對?只有死人才能守住祕密。”

(本章完) 整個房間內的氣氛瞬間不一樣,房間裏現在充斥的是一種肅殺之意。

血腥和死亡在整個房間裏蔓延。

紫青的話語在房間內迴盪着“死人,也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祕密。”

古家的幾人對視一眼之後,迅速運轉體內的玄門之氣,靠他們幾人聯手,有很大把握能挫敗紫青等人。

但,等他們幾人站立起來,卻發覺,他們體內的玄門之氣蕩然無存,並且氣血一陣翻滾張嘴吐出了一口鮮血,幾人伸手一抹,是黑色的!

有毒!

他們愕然大驚,瞪大了眼睛看着紫青,顫抖着嗓音“紫老,你這是爲何?”

“不要嘗試着動手。”

紫青將像呆木瓜一般的落根伸手拍了下去“你們現在身中劇毒,不要想着手動,更不要掙扎,不然你們體內的玄門之氣會十不存一。”他忽然把眼光掃向我“看來,還是龍空有自知之明,龍空,等我殺了他們,再來陪你聊聊。”

我淡然的笑笑“隨時隨地。”

“不要恨我,,每個人都有會死,不過是早晚而已,你們活了這麼大年紀,我想也活夠了。”

紫青整張臉變得冰冷無比“這是經過玄門祕法話費數百年研製出來的無色無味屍毒,只要吸收,在無形中毀壞你們的血管和內部器官組織,你們的道法實力也會分崩瓦解,最爲奇妙的是這股屍毒會禁錮你們的靈魂,在你們身體消融的時候,你們的魂魄也會跟着消散。”

“爲何?”

古家的幾個老者身體已經出現不適,現在滿口吐黑色的鮮血不說,更爲要命的是,他們的身體在慢慢的變得鬆垮,渾身的肌肉慢慢的在體內溶解。

“因爲你們知道了不該知道的事兒。”

紫青冷眼掃視他們“其實,我也很不捨,本來想着還能與你們古家聯手共同抵禦外敵,但,世事難料,因爲他需要你們禁錮的靈魂。”

“他是誰?”

古家的幾個老者身體明顯的不支全部都癱軟在地上,黑色的鮮

血順着他們的毛孔冒了出來。

紫青搖搖頭笑着說道:“上次救治的藍精靈我想你們嘴上不說,心裏都很清楚,我動用了禁忌的祕法替她召喚了某種魂魄,而她身上的重影想必你們都見到了,世上能有重影的人,怕是不多吧。你們保不準會把這個祕密給傳出去吧?”

他停頓了下說道:“再者,上次你們都進行了血跡,而今需要你們禁錮的魂魄恢復力量,怕是你們都不會願意,所以只好出此下策,也算是保全了一則祕密。”

“你作爲國家祕密組織最高層領導沒想到會這般的陰狠!”

古家的幾個老者沒多大會兒已經奄奄一息,呼吸都很困難。

紫青隨後對着落根背部拍打了幾下,並且快速的往他嘴裏倒灌了一些藥水,將其推到一邊“我們師徒一場,怎能忍心看你離去,我今封印你的記憶,以後請好自爲之。”

“多,多謝老師!”

落根顫抖着嗓音說道。

“唰唰。”

幾道人影閃過,那幾位國家祕密組織成員快速的朝古家的幾個老者面前移動,並且用招魂符將他們禁錮的魂魄給剝離出來。

古家的幾個老者縱使想掙扎,想反抗,也無濟於事了,他們的身體已經消融了大半,他們根本就想不到此行卻是如此的結果。

紫青冷眼旁觀,等把古家的幾個老者魂魄盡數收掉,他把眼光轉向我“龍空,你的平靜超出了我的想象,也讓我產生了一絲不詳的預感。”他慢慢的朝我走來“不過無論你是不是活死人,只要你嗅到這股氣息就別想活着離開,不信你動用一下你體內的氣息,下場只有一個。”讓揮手指了指地上已經融化到頭部的幾個古家老者。

“我知道,所以,我更加不敢妄動。”

我淡淡的開口“紫青前輩,你再次讓我重新認識了你。”

“是麼?”

紫青站在離我兩步遠,停下來不再朝前走“放心,我對你下手會很溫和的。”

“謝謝。”

我對

着紫青笑笑“沒想到你把我們叫到這裏是想把我們統統殺死。”

“不然,你們分散着將會很難對付。”

紫青也笑着說道:“你對國家還有用,我這次會讓你安逸的死。”

“紫前輩,其實我有必要告訴你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兒。”

我加速運轉體內氣息,將自己的下嘴脣咬破了一點,融入蠱毒,忽然大聲咳嗽起來,噴出一些黑色血,臉色也變得蒼白起來“咳咳,我……”

紫青看着我瞬間精神不少,他心裏也再次放鬆了警惕“不要試着運轉體內氣息,這樣你會死的很難堪。”

“我、我真的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

我裝出一副極度虛弱的樣子,身子朝前一傾倒在了紫青的腳下,並在地上掙扎了幾下。

“看來這毒真的是天下第一絕!”

那幾個國家祕密組織成員看着地上捲縮成一團的我,將古家幾個老者的魂魄裝入早就準備好的一個罈子裏。

我努力的再次噴出一口血,雙手撐着地慢慢的昂起頭,張張嘴,做出想什麼又說不出來的樣子,但我體內壓制的邪惡氣息快要膨脹爆發出來,我都能感覺到後背上軒轅劍在微微的顫動。

末日原始 “你要告訴我什麼?”

紫青終於彎下了腰,一雙微黃色的眼球盯着我。

“你、你們距離死不遠了……”

我壓着聲音說道。

“嗯?”

紫青明顯的一愣,似乎不懂我的話意。

但,就在這時,我雙手拍打地面猛地站立起來,身上的濃厚黑暗之氣和屍氣在整個房間內狂嘯翻滾起來,我的上半身全部被堅硬的、黑色的羽毛覆蓋起來,臉也變得猙獰無比,在一層黃色面具覆蓋下看起來無比的呃滲人,背後那對透明堅硬的翅膀奮力扇動間將那幾個國家祕密組織的老者抽到了牆壁處,而我更是悶哼的怒吼着伸手卡着紫青的脖子甩飛了出去,將他的脖子瞬間抓了一個成人手掌那麼大的血窟窿,血腥瀰漫,鮮血在灑落當空!

(本章完) 場面是血腥的,紫青的慘叫是悲痛的。

他措手不及被擊打成重傷,也是始料不及的事兒,他一下在砸在地面上,捂着脖子上的血窟窿,鮮血順着手臂流了下來,他顧不及疼痛,引動周身的浩然正氣在周圍形成了一個圓形的屏障。

紫青無比驚恐的看着眼前這個怪物“你、你是誰?”

“我?”

我沙啞而又低沉的模糊聲音響了起來“你說我是誰?”揮動翅膀快速的到達了紫青的身旁,伸手抓着他的肩膀將其拽起來瞪眼看着他“紫青前輩,你比我想象的要陰狠許多!”

“殺了那怪物!”

那三個給震傷的國家祕密組織成員從地上迅猛站起來,拎着符文劍就要朝我攻殺過來,但,一道白色的身影閃電般朝他們攻殺過去。

“嚓嚓。”

兩聲,只見其中兩個人的胸前出現了拳頭大小的血洞,他們感覺到的不是疼痛而是生命正在流逝,等他們看清楚時,雙眼瞪得賊大。

一隻毫不起眼的白色狐妖正矗立在他們的半空,但,這隻狐妖看起來是那麼弱小,然,就是這麼一隻弱小的狐妖重創了他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