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嚇得差點叫出聲來,可卻並沒有如我預期一般瞧見一張血淋淋的臉,出現的卻是一張老太婆的臉孔。

這張老太婆的臉皺巴巴的,臉上爬滿了蚯蚓一般密密麻麻的皺紋,兩側腮幫凹陷下去,看起來特別嚇人。

不過我卻覺得這張臉看起來有些眼熟,仔細一想,頓時又被嚇了一個激靈。

這不是我在迷魂陣裏,看見村長脖子扭過來以後,長在後腦勺上的那張臉嗎?

緊接着看見這老太婆從梳妝檯櫃子裏拿出一包東西,像是寶貝一般用兩手捧着,然後小心翼翼的打開。

接着他從裏邊拿出一張奇怪的東西往臉上蓋去,鼓搗幾下後,我忽然發現她又變成了另一副臉孔!

這張臉我認識,我村裏張寡婦的臉,張寡婦在我們這個村能算是姿色好的,聽說她之前也是被從外邊買進來的媳婦。

異域之系統無敵 老太婆似乎對這張臉特別滿意,對着鏡子照了好一陣,那神態像極了張寡婦,如果不是親眼看見,在外邊碰見,我一定看不出任何端倪。

接着老太婆又撕下張寡婦的麪皮,拿起另一張臉貼上去,瞬間又變成另一個人。

她一張張的不斷換上不同的麪皮,這些麪皮我都認得,全是村子裏的人,有男有女,他每換上一張麪皮,都會對着鏡子照一會兒。

折騰了好一會兒,她才重新換上村長的麪皮和衣服,緩緩離開了屋子。

我趴在牀下早已被嚇癱,這才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豆大的汗珠子不斷順着我的額頭往下淌。

狂妃天下 就在我準備離開時,感覺背後有東西,本能的扭過頭,發現身後的棺材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打開了!

我明明記得,我之前將蓋子蓋上了的,我咬着牙朝棺材裏一看,頓時傻眼了:裏邊空空如也,村長屍體竟然平白無故消失了!

這麼短短的時間,和牀下狹窄的空間,棺材蓋子無聲無息打開,裏邊屍體無聲無息消失,這……

我嚇得趕緊從牀底下竄出來,拼着命的往樓上跑,跑的時候我能清楚的聽見後邊有個腳步聲在追我。

我片刻不敢停留,衝着家的方向一路飛奔,路上依然一個人影兒也沒見着,四周安靜的出奇,只能聽見我的腳步聲和喘氣聲,整個村子像是隻剩下我一個活人。

回到家我趕緊把門反鎖上,靠在門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剛纔發生的一幕實在是太過詭異,我腦子裏一片混亂,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去解釋這一切,足足喝了幾大杯水後,才稍稍緩和一些。

這個時候,門口突然傳來砰砰的敲門聲。

我剛準備去開門,卻突然一愣,警惕的問道:“誰!”

沒人應答,只是敲門聲依然砰砰作響。

我又問了一聲,“誰啊!”

還是沒人應答,我楞了楞,心頭突然一喜。

“小啞巴!”

我欣喜的喊了一聲,因爲小

啞巴不會說話,自然不會應聲了。

我趕緊跑過去把門拉開,門口卻空無一人。

“小啞巴!”我喊了一聲,發現四周空空如也,而且安靜得出奇。

我心裏暗暗琢磨了一下,然後裝作沒事兒似的將門關上,自己卻沒有回屋,而是撿了半塊磚頭悄悄躲在門口。

不到一分鐘,果然如我預想的那樣,敲門聲再次響起。

“誰!”我一把將門拉開,舉着磚頭就要朝外邊砸過去,可是剛揚起的手卻楞在半空,因爲我依舊沒看見任何人。

我心裏突然涌起一股無端恐懼,如果是人,速度肯定沒那麼快!

不過轉念一想,突然又覺得沒那麼害怕了。

經歷了那麼多事兒,此時小啞巴不見了,小胖子也不見了,整個屋子就我一個人,如果真遇見什麼東西針對我,反正也躲不過,要怎麼樣就怎樣,頂多就是一死。

這麼一想,我索性就沒有把門再關上,那些東西既然找上門了,不如敞開大門放進來,總比被嚇死好。

就在我敞開大門,剛轉身的一剎那,突然感覺背後刮來一陣勁風,我本能的一扭頭,忽然被一個人影撞翻在地。

“哎呦!”

那個人影叫了一聲,我聽着這聲音熟悉,一看,發現小胖子坐在門口齜牙咧嘴的揉着屁股,還沒等我說話,他就看着我埋怨起來,“我說你小子,大白天的杵在門口乾嘛啊,摔死我了!”

我楞了楞,頓時大聲道,“史胖子,你大爺的,你上哪兒去了!”

小胖子楞了楞神,像是想起了什麼,連忙從地上爬起來,把門關上,然後拉着我急匆匆的往裏屋走。

“收拾東西,趕緊離開這兒!”小胖子一面說着,一面跑到廚房翻找着一切能吃的東西,看上去很着急的模樣。

我一頭霧水,問他怎麼回事知不知道小啞巴去哪兒了。

小胖子一面往包裏塞着幾個饅頭,一面道,“小啞巴不見了?”

我點點頭,“今天睡醒就沒見着她了。”

然後我突然想起什麼,趕緊把剛纔在村長家看見的一幕告訴了他。

但他卻沒多大反應,只是微微一愣神,然後繼續收拾東西,“不管那麼多了,趕緊收拾東西,天黑以前我們必須離開這個村子。”

“爲什麼?”我問,“村口不是被迷魂陣封了嗎?”

“管不了那麼多了!”小胖子將塞滿食物的包背在肩上,一面道:“只能硬闖了,天黑之前如果出不去,我倆都得死在這兒。”

我問爲什麼,小胖子很着急的說:“別問了,趕緊收拾東西啊,天快黑了!”

看他這副模樣不像是開玩笑,我隱隱感覺到村裏可能要出大事兒了,就連忙向外跑去。

“你幹嘛去!”小胖子在後邊喊道。

“去通知村裏別的人啊,要走一起走,總不能把他們都扔這兒吧!”我一面說着,一面繼續朝外邊走去。

小胖子跑上來一把將我攔下,看着我幾乎是用喊的,“這個村子的人,已經全死光了!”

(本章完) 我如同被一道閃電擊中一般,感覺腦子嗡的一聲炸開,懷疑小胖子是不是和我開玩笑。

整個村的人都死光了?

小胖子看着我不大相信的模樣,咬牙道,“大白天的,村子裏一個人都沒有,你就不覺得奇怪嗎?”

“可是我剛纔還……”雖然我也發現了這個古怪,但我想說我剛纔找小啞巴的時候,有人還給我開門了的。

“他們昨晚已經全死了!”小胖子似乎知道我要說什麼,“只是他們現在還不知道他們已經死了,等天一黑……”

小胖子話還沒說完,忽然發現屋裏的光線迅速暗了下來,像是暴風雨來臨前的烏雲壓頂一樣。

“糟了,快走!”

小胖子面色一變,拽着我就往外跑,整個天穹籠罩着一層厚厚的烏雲,樹葉開始被風吹得嘩嘩作響,剛纔還是萬里晴空,忽然變成黑雲壓頂。

一路上除了我和小胖子,一個人影都看不見,風颳得呼呼作響,這種氣氛讓人不寒而慄。

雲層越來越厚,光線越來越暗,跑到村口的時候,忽然聽到後邊有動靜,扭頭一看,發現一大羣人從村子裏緩緩走出。

這些人除了村民以外,還有許多是我沒見過的,看起來怕是有好幾千人,從出村的一條路黑壓壓的涌上來。他們走路的姿勢很奇怪,下半身不動,上半身東搖西晃的,密密麻麻一片看起來特別恐怖。

前邊是連小胖子師父都沒辦法的迷魂陣,後邊是數千個不知道是人是鬼的東西,我一下就慌了神。

我咬着牙說硬闖吧,被迷魂陣困住,總比被這些東西撕成碎片好。

我一面說一面朝小胖子看去,卻被他的表情嚇了一大跳。

我從來沒見過他這種表情,整張臉變成鐵青色,似被鍍了一層鉛一樣,兩個眼睛高高鼓起,像是隨時都要從眼眶裏蹦出來,上邊佈滿着蚯蚓一般密密麻麻的血絲。

這張臉可以用兩個字來形容:猙獰!

我被他嚇了一跳,問了句你沒事兒吧。

小胖子瞪着緩緩朝我們靠近的“人羣”,嘟嚷了一句,“難道是他們?”

“誰們?”我聽得稀裏糊塗的,看樣子小胖子似乎認識人羣中那部分我不認識的臉孔。

“你好好記住我說的每一個字!”小胖子忽然扭過頭來看着我,面色十分凝重,“待會兒你會看見一條你不認識的小路,路上會碰到很多人,他們會問你要吃的。如果碰見穿白衣服的,你就掰下一點乾糧扔往左邊扔,碰見穿紅衣服的,你就往後扔,千萬不能和他們說話。”

“路上不能回頭,順着那條路一直往前,就能走出村子,跑的越遠越好,再也不要回來!”

我聽得稀裏糊塗的,不知道小胖子爲什麼要給我說這些,還沒來得及詢問,小胖子就將身上的揹包解下來套在我身上,然後摸出一張符紙往我腦門上一拍,“我會用小不點的方法讓你出去,記住,以後這個地方永遠也不要回來了。”

我說那你怎麼辦?

小胖子咬了咬牙,“你別管我,我有辦法應付,以後我會來找你的……”

“可是……”

“別可是了,沒時間了!”小胖子回頭看了一眼那羣密密麻麻的“人”,此時這些“人”離我們只剩下不到五十米距離。

“屏住呼吸!”

雖然心裏還有很多疑問,也擔心小胖子的安危,但這個時候我沒有任何選擇,只好按照小胖子說的做,深吸一口氣,然後將氣憋住。

緊接着聽見小胖子在我旁邊咕嚕咕嚕唸叨着什麼,然後我就覺得身體開始慢慢變輕,眼前的景象也開始扭曲起來,像是石子投到水面上濺起的漣漪一般。

等到漣漪退去,我突然發現眼前變成了另一副景象。

四周都是黑漆漆一片,像是身處一個黑暗空間的半空一樣,一條小路漂浮在腳下,彎彎曲曲一直朝前延伸,路的兩邊黑洞洞一片,像是萬丈深淵。

剛往前邁了一步,就覺得特別吃力,那條小路像是一塊磁鐵一般吸着我的腳底,每走一步都特別吃力。

走了大概不到五分鐘,前邊突然出現一個穿白衣服的人,這個人腦袋非常小,但肚子卻如同水缸一般粗大,它搖搖晃晃的走到我面前,像是很飢餓一般,粘稠的口水流得整個胸口都是,“有吃的沒?”

他說這話的時候,我看見他兩個眼睛都在冒着綠光,像是要一口把我吞掉一般。

我看了看他衣服的顏色,連忙掰了一塊乾糧朝左邊扔去,這個白衣人突然像是惡狗撲食一般朝左邊撲過去,然後就跟着乾糧一起墜入黑暗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又過了一會兒,我碰見紅衣服的人,長相和白衣人差不多,只是衣服顏色不同,我就把乾糧往後扔。

越到後邊碰到的“人”就越多,許久以後,我忽然感覺腦袋一陣眩暈,眼前的景象再次扭曲起來。

等恢復正常的時候,發現我已經出了村,回頭一看,迷魂陣居然就在離我身後不到五米的距離。可我剛剛在那條小路上,走了至少不下四十分鐘!

不過我現在根本沒心思想太多,出了迷魂陣拔腿就跑,一直跑到東面一個小山坡上,才停下來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站在山坡上回望村子,發現整個村子都被濃濃的黑霧籠罩着,根本看不清裏任何東西,如果是外人站在這裏,一定不會想到濃霧下邊會有一個村子。

終於出了村子,有種重獲新生的感覺,可我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二叔二嬸沒了,小啞巴不見了,小胖子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想着想着,我感覺鼻子一酸,壓抑了太多天的情緒終於發泄出來。

這些天的確把我嚇怕了,一直被一種壓抑的情緒包裹,現在回想起來任然覺得一陣後怕,這些天發生的每一件事,幾乎都不能用常理來解釋。

看着迷霧包裹下的村子,我心裏不知道是個什麼滋味,一切都結束了嗎?

我呆坐在山坡上,覺

得非常無助,有種特別孤單的感覺,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

此時天已經完全黑透了,我往前走了一會兒,看見前邊有一顆特別粗壯的大樹,這顆大樹大得離譜,我估計好幾個人都合抱不過來,枝葉極其繁茂,是個落腳的好地方。

我靠着樹腳就這麼呆坐着,也不知道接下來該幹嘛,可能是這些天神經崩得太緊了,我迷迷糊糊就睡了過去。

睡到一半的時候,感覺身上癢癢的,像是有什麼東西在身上爬。我睜開眼睛,驚訝的發現我的手腳都被一些奇怪的藤蔓纏住,讓我動彈不得,那些藤蔓順着我的大腿,爬上我的軀幹,緊接着如同無數條毒蛇一樣佈滿我的全身。

我想喊,卻怎麼也喊不出來,想掙扎也不能動彈半分,感覺呼吸越來越困難,就在我快要失去意識的時候,前邊忽然出現一個穿着紅衣服的古代女子。

她剛一出現,那些藤蔓就如同觸角一般縮了回去,我瞬間又恢復了自由。

我向那名紅衣女子說謝謝,那名紅衣女子沒有回話,整個身體呈半透明,好半響才緩緩擡起頭,我突然認出,這個紅衣女子竟然是張雅。

我喊着她的名字,剛準備走過去,接着看見她的腦袋像陀螺一般緩緩轉了起來,身子沒動,只是腦袋轉動。

當她腦袋轉到另一邊的時候,我赫然發現她後腦勺上還長着一張臉,而這張臉,卻是小啞巴!

“小啞巴!”我特別激動,顧不得這個詭異的景象,上前就要將她摟在懷裏。

可卻只是樓道空氣,她的身子半透明,像是幻象一般,讓我看得見卻怎麼也摸不着。

“小啞巴,小啞巴!”

我大聲喊着她的名字,這個時候颳起一陣山風,她的身子就跟一片羽毛似的越刮越遠,最後消失不見。

“小啞巴!”我大喊一聲,手腳一哆嗦,猛的睜開眼睛,發現只是個夢而已。

此時天已經亮了,正當我準備站起身,忽然覺得後邊有人,扭頭一看,欣喜的發現竟然是小胖子!

“小胖子,你怎麼出來了!”

我走過去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從來沒發現我會如此在乎這個小胖子。

他卻露出個十分緊張的表情,“快走,你趕緊去找張雅!”

我一愣,怎麼又扯到張雅身上去了?我問這事兒和張雅有啥關係。

小胖子催促我拿上東西趕緊走,我只好一頭霧水的轉過身去拿地上的揹包。忽然發現哪裏不對勁,楞了楞,向小胖子問道,“你剛纔過來的時候,有沒有看見我靠着一顆大樹?特別特別大的那種。”

小胖子臉色有些慌張,不耐煩道,“這兒到處都是石頭,哪兒來的大樹?”

我徹底愣住了,我記得清清楚楚,昨晚我明明是靠着一顆巨大無比的樹睡着的,怎麼睡醒就不見了?

我連忙把這事兒給小胖子說了,小胖子的面色慢慢變的凝重,“不會是老樹精吧,怎麼這個東西也出現了?”

(本章完) “樹精?”我驚訝得張大嘴巴,這也太離譜了吧!

以前小時後聽村裏的老人說過,卻從來沒當真,沒想到這世上還真有這麼個東西。

村裏的老人們說過,世間萬物,在滿足一些特別苛刻的條件以後,都有機會修煉成精怪,比較容易的有黃大仙,白仙,蛇仙,花仙和灰仙,這五類東西最具備成精的條件。

這五種東西,其實就是黃鼠狼,狐狸,蛇,大花貓、還有老鼠,只不過以前聽老人講這些的時候,只把它當成故事來聽。。

我突然想起昨晚那個夢,夢裏我被無數條藤蔓纏繞着,後來不知道是張雅還是小啞巴穿着古代衣服出現,那些藤蔓才縮了回去……

就在我楞神的功夫,突然看見小胖子爬在地上,就跟一條警犬似的在地上嗅着什麼,然後左看看右看看,最後在地上撿起一根非常細小的小樹枝,眉頭皺成一團,表情顯得極爲奇怪。

我問他怎麼回事,他盯着手裏的小樹枝,半響後才一臉凝重的說道,“果然是這個東西!”

我聽得雲裏霧裏的,可他卻沒給我詢問的機會,顯得特別緊張,似做出什麼重大決定一般,突然擡頭看着我道,“你現在立刻出發去找到張雅,只有找到她,才能知道這一切的真相!”

看着他一臉焦急的模樣,我說我上哪兒找她去啊!

接着他說了一所位於四川省的大學的名字,說張雅就在那裏,讓我一定要找到她。

接着又塞了一張卡片給我,“這張卡上有很多錢,你拿着隨便花,想辦法進入那所大學,務必把把張雅找到!”

我愣愣的看着手上的卡片,問那你呢?

小胖子又看了一眼手裏的小樹枝,“我還有點事要辦,你現在立刻趕過去,我把事情辦完了就會來找你。”

接着他加重語氣重複了一遍,“記住,上邊的錢你隨便花,但是千萬千萬不要查詢餘額!”

我只感覺腦袋稀裏糊塗的,還有很多問題要問。

這個時候,忽然聽見一陣呼呼的聲音,像是颳大風的那種聲音,可是我站在原地卻絲毫感覺不到一點氣流。只能看見遠處一座大山上的樹木瘋狂搖擺着,像是活物一般蠕動着觸鬚。

“趕緊走,記住我說的話!”

小胖子突然大聲說了一句,然後撒腿就朝那座大山的方向跑去,他的速度快得驚人,沒一會兒就消失在我視線範圍內。

我楞在原地半天才反應過來,除了被他剛纔的速度震到以外,我總覺得小胖子剛纔奔跑的動作有點怪怪的,不像是普通人在奔跑,倒有點像是山裏的某種野獸……

我狠狠甩了甩頭,讓自己沒有繼續想下去,這段時間事兒本來就夠多了,我不能再這麼疑神疑鬼的弄出些事來。

我看着手裏的銀行卡,像是使用過很多次了一樣,上邊磨損特別嚴重,不僅根本看

不清卡號,甚至連是哪家銀行的都看不出來,讓我不由得懷疑舊成這樣了還能不能用。

想着他剛纔給我說的那個地址,我突然記起張雅剛進村的時候似乎給我說過,他被拐之前就是在成都的一所大學唸書,也不知道是不是小胖子說的這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