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往下看時,隱隱約約看見這孩子的腿,死死地纏在我的腿上!

老子跟你無冤無仇,下來救你的,你居然還這樣對我。

我心中一陣懊悔。

你奶奶的。

我閉住呼吸的時間,已經到了極限,胸腔裏面存的氣息,已經被用盡。

我實在是堅持不住了。

“你奶奶的!”

我忍不住罵了一聲,河水,猛地鑽進了嘴裏,我又忍不住吸了一口,那河水,更是從我的鼻子裏,順着我的喉嚨“咕咚咕咚”的往下灌。

這感覺又難受,又痛快。

這是瀕臨死亡時候的瘋狂。

我的意識漸漸模糊,渾身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不,不是沒有力氣,而是身子已經麻木了,麻木的不像是我自己的身體。

那個孩子終於放開了我。

手從我的腰上撤走,腿也鬆開了。

我卻已經無力再蹬水向上浮動。

我在漸漸下沉。

在模模糊糊中,我看見那個孩子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惡毒的笑意。

他的腦袋後面,那個老婆婆橘子皮一樣的臉,也在若隱若現,眼睛如蛇眼,往外迸發出兩道狠戾的紅色光芒。

我在心中哀怨着,真是出師未捷身先死啊。

剛剛跟義兄告別,今天就死在了這無名的河裏。

我陳錚,居然運氣背到了這種地步。

五行缺人,果然名不虛傳……

不對,我已經改換門庭了啊,爲什麼還沒有能避禍?

或許是人在臨死之前,腦子就會異常活躍,想的東西比平時的都多,而且還是那種雜亂無章的想法。

我現在就處於這種狀態。

但是,這種狀態也沒有能持續多長時間,因爲我快要完全喪失意識了。

那兩道血紅色的光芒還在盯着我看,我的眼睛似乎是被它吸引了一樣,想要閉上,卻又無法閉上,只能跟它對視。

就這樣睜着眼,一直到生命的終結?

死不瞑目?

“嗷!”

忽然間,一道淒厲的聲音傳來,驚得我精神猛然一震。

這是水下,怎麼會有聲音?

我也在水下,怎麼會能聽見聲音?

這些事情,我無暇去想,因爲下一刻,我看見那老婆婆的臉猛然變得猙獰起來,那個孩子的臉,卻越發慘白青灰。

那個婆婆的嘴在動,似乎是在惡毒地詛咒着什麼,但是這時候,我卻什麼聲音都聽不見了。

迷迷糊糊中,我感覺河水在向兩邊分開,有人撥水而入,頃刻間,一道削瘦的人影便出現在水裏。

那個婆婆,忽然間,就像是受了驚一樣,蜷縮着身子,要往水下深處去躲。

而那個孩子的身體,卻慢慢地,擺平了,緩緩往水上浮動。

那道削瘦的人影似乎是要去追那個婆婆,我奮力動了一下,朝他擺了擺手,他也看見了我,神情一滯,好像是吃了一驚。

我眼前一黑,終於,完全喪失了意識。

無邊無際的黑暗,冰冷刺骨的空氣,我躲在一個黑暗的角落裏,蜷縮着身子,瑟瑟發抖,瞪大了眼睛,看着四周,卻什麼東西都看不見。

這感覺,就好像是又回到了多年以前,被劉偉的燒死鬼追蹤糾纏索命時候的情形。

恐慌,不安,壓抑。

“有人嗎?”

“有人嗎?”

我顫抖着喊道。

卻沒有任何人迴應,也沒有一絲聲音傳來。

這死寂一樣的感覺,幾乎能讓人逼瘋!

一道亮光突然閃現!

就在遠方天際。

很亮很亮,彷彿是火光大起,燃紅了整個天地!

那裏似乎很溫暖。

有一種奇異的力量,在召喚着我,一道異常溫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孩子,站起來,快來吧,快過來吧,這裏,纔是你的歸宿……”

我站了起來,搖搖晃晃,朝着那滿天紅霞處蹣跚走去。

“來呀,來呀……”

那聲音一直在耳邊作響。

我渾身充滿了力量!

真是不可思議!

“叮叮!”

朦朧之中,一道清脆的聲音忽然響起。

就好像是一個鈴鐺在我耳邊搖晃。

我不由得停住了腳步,側耳去聽。

“叮叮!”

那聲音又傳了過來。

我渾身一抖,一種莫名其妙的戰慄感,遍佈內外。

“快走啊,不要聽那聲音。”

先前那柔和的嗓音再次響起。

我卻遲疑了。

隱隱約約裏,我覺得似乎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但是具體什麼地方不對勁,我又說不上來。

“叮叮!”

又是一道鈴音響起。

緊接着,一道蒼老而威嚴的聲音在我耳旁喊道:“睜開眼,速速睜開眼來!”

“睜開眼?”

我自言自語了一句,是在說我嗎?

“睜開眼睛!”

我明明是睜開着眼睛的啊。

“你若能聽見我的話,就睜開眼睛!你還年輕,速速回來,那裏不是你要去的地方!”

我心中一驚,那裏不是我要去的地方?

那裏是哪裏?

火光漫天處?

“你是誰?”

我大聲地喊了起來:“你是在跟我說話嗎?”

沒有回答。

而是有一道光,忽然亮了起來。

方向與那火光漫天處,恰恰相反。

“如果你能看見這道光,就跟着它走,相信我,我是剛剛在水下把你救上來的人,你有失魂落魄之症,已經離死不遠了,一個不慎,便會絕氣而亡。”

失魂落魄?

我正驚疑不定,卻看見那道光在慢慢先前移動。

“速速跟上來!”

我遲疑了片刻,終於還是選擇相信了這聲音的主人,在水下救了我,沒有理由不相信。

我跟着那光,也往前移動而去。

“不要跟着他走!快回來!”

那柔和的聲音再次在耳畔響起,道:“那是一條不歸路!你走錯了!”

“你又是誰?”我問道:“那火光漫天處又是什麼地方?”

“你來了就會知道,這裏纔是你的歸途!”

我聽見這話,更不再踟躕,也不再理會這“柔和”的生意,跟着那光亮繼續前行。

“你不聽我的話,你會後悔的!”那柔和的聲音忽然變得淒厲起來。

我卻越走越快,那亮光也移動地越來越快!

突然間,那亮光慢慢向上飛起!

我吃了一驚,盯着那亮光,竟然發現自己的身子也在慢慢升起!

一片冰,擋在頭頂上。

那亮光破冰而出,我也跟着破冰而出,驀然間,眼前大亮!

一道燦爛的陽光刺痛了我的雙目。

我使勁擠了擠眼,這才慢慢睜開,然後看見一個和藹慈祥的老人,正在用祥和的目光盯着我看。

這感覺,就像是又回到了許多年前,看見陳漢生老爺子的時候。

“你終於醒了,好險!”

蒼老的聲音,就是剛纔呼喚我的聲音。 我環顧四周,這才發現自己躺在河岸上。

身邊,那個面容慈祥的老人,一頭白髮,幾乎勝雪,滿面紅光,精神矍鑠,一雙大眼,炯炯有神,山根隆起,準頭圓潤,人中筆直,有胡有須,臉頰之上,肉厚而滿,耳邊之際,大穴高堆,若依照《義山公錄》相篇,相形章來看,這人的面相是極其罕見的得道高人面相,典型的鶴髮童顏!

他渾身上下穿着一件深藍色的中山裝,背脊挺直,這模樣又讓我想起了多年前的陳漢生老爺子。

他腰上繫着一尊紫銅帝鍾,想必剛纔我聽見的那“叮叮”作響的聲音,就是來源於此。

地上還放着一尊半尺見圓的羅盤,這是相士常用的法器,僅此一件,便已經表明了此人的身份,正是相士無疑。

原來是同行,我頓時大生親近之感。

不過,迅即,我又心生自卑,同樣都是相士,我是落難的,人家是救人的,差別也太大了。

“夠着了,夠着了!”

清穿之四爺側福晉 “快拉上來!”

“快快!”

“我這邊接着!”

我正在心中感慨唏噓,突然聽見一片喊聲,急忙看時,這才發現身後的河岸上,站了一羣人,正在指手畫腳,似乎是在打撈什麼東西。

“他們是在打撈屍體。”那老人見我在看,便道:“這是一月之內,這河裏淹死的第六個人了,還是個孩子,唉……真是作孽!”

“一個月,淹死了六個人?”我嚇了一跳,道:“怎麼這河裏淹死這麼多人?”

“這河裏有祟物啊。”

那老人目光遠垂,盯着正在打撈屍體的衆人,道:“這河裏的祟物有些道行,只要有人接近這河邊,就會受到蠱惑,只要一下水,十有八九就會被淹死,而且淹死之後,就會成爲它的幫兇,幫它繼續殘害別人,所以淹死的人很多,這還是在村民們都有了警惕之心之後,經常警告孩子們的情況下,依舊發生了這麼多起命案,主要是小孩子們不聽話,也有一些外地過路的人,接近了河水,然後出了事。”

“爲虎作倀啊。”我想起來在水裏的時候,那孩子死死地抱住我的腰,還纏着我的腿,大有不淹死我不罷休的勢頭,真是想想都覺心驚膽戰。

“我剛纔在水裏看見了一個老婆子的臉,是不是就是那祟物?”

“對!”老人道:“就是那個老婆子,剛纔爲了救你,讓它跑了!可恨!”

我慚愧道:“都怪我……”

“這都是命數,那老婆子也是此時不該絕而已。”老人轉而看向我道:“我看你面相,你命中當有一次水厄,這次倒是應驗了,這水裏的祟物厲害的緊!幸好是遇見了我,要不然,你剛纔可就真的折在裏面了。”

我趕緊從地上爬起來,道:“真是不好意思,醒了這麼長時間,還沒有感謝您的救命之恩,多謝爺爺!”

“不要叫我爺爺。”那人咳嗽了兩聲,道:“你也有二十歲了吧,我只五十多歲,叫爺爺恐怕要折我的壽。”

“五十多歲?”我盯着他的滿頭白髮,有些難以置信。

他笑道:“這白頭髮,不是年歲所致,皆因年輕的時候過於勞心,所以不到六旬,便全都白完了。不說這些了,你也真是福大命大,估計這一個月來,你是第一個落水之後,還沒有死的人。我剛纔看你的面相,似乎有些五行缺人的徵兆,那是極其命衰的面容,但是再仔細一看,厄勢卻被你一雙眉毛的尾部衝出來的兩股奇紋所阻擋,折而消失不見!這是轉運的表現,你一定是得了高人的指點,以非常手段,強行改了自己的命運,所以這次雖然落了水,纔有驚無險,安然脫困啊。”

聽着老人侃侃而談,我越發佩服地五體投地,本來以爲自己從神相那裏得到了真傳,還讀通了一部相術奇著《義山公錄》,雖然沒有什麼實戰的經驗,但是理論知識上,放眼天下,肯定是不會輸於任何人,卻沒有想到,初出茅廬便遭厄難,而起救我的人,就是一個絕頂的相術高手!

此人不但能一眼看穿我的命相,還能看出我是通過特殊手段改了命運,實在是高手中的高手!

這麼一想,我越發覺得他跟陳漢生老爺子很像。

陳漢生老爺子……

忽然間,我又想到了十四年前,陳漢生老爺子給我相字時候的情形,當時我寫了一個“用”字,老爺子講了很多,其中有幾句話是:“這個‘用’字上下拆做兩半,上面是個‘田’,下面是個‘川’。‘田’者,‘土’也,‘川’者,‘水’也;‘田’字方正,‘川’字卻帶鉤,意思是川流有折,水形不暢,這乃是死水,你命中下次遭厄應該與水有關。但‘田’在‘川’上,乃‘土’在‘水’上,土克水,正得其用,這說明你有驚無險,到時候自然有貴人相助,貴人應該還是我們陳家之人。因爲‘陳’者,‘塵’也,也是土。”

現在想來,竟然應驗了!

自從劉偉那次索命之禍之後,我確實沒有再遇見過這種詭事,這次下水,便是人生中的第二次遭厄,也是五行鬼衆中的水鬼挑事。

而且,我也確實得到了貴人相助!

陳漢生老爺子真是神人!

那這麼說來,眼前這人就是陳家之人了?

我心中一跳,盯着這老人道:“爺——啊不——大叔,請問您是哪一流派的人?”

“哪一流派?”老人驚詫了一下,然後狐疑地盯着我,道:“你還知道術界中事?”

“實不相瞞,我也算是術界中人,只不過是剛剛出山,有一肚子的理論,還未真正實踐而已。”我道:“玄門術界有五大分支,乃是山、醫、命、相、卜,大叔隸屬相門無疑,只是相門也分江湖派和學士派,每一派下又各有名門大族巨派,只是不知道大叔出自何門何派?”

“哦?”老人笑了,道:“還真沒想到,你竟然真的是術界中人,對此瞭解不少啊。依你看來,你覺得我是哪一派哪一門的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