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後怕無比,差點就說錯話了,只是現在我自然不會愚蠢到承認那些東西,而是一臉嚴肅的說道:“我對你擁有足夠的信任。”

殷明珠撇嘴,完全不相信的樣子,不過依然還是對着葉悠然露出一絲冷笑來,顯得很是得意的樣子。

都說漂亮女人在一起那是絕對的災難,現在我算是徹底的明白了這句話的道理了。

這兩個女人顯然是把我當成了她們的戰場了。

即便頭皮發麻,現在我的最好選擇也是沉默不語不管是誰我都不說話偏幫。

只求她們不要將我拉扯進去就行。

“我詛咒威能之下,爲何血海巨妖還能夠有所察覺,這太不可思議了。”

葉悠然顯然吃虧,不過並不在這個話題上面繼續,而是皺眉開口說道。

“因爲這傢伙也會咒言師的本事。”

我開口說道。

之前在地道之中我看到溼婆就已經有所懷疑,現在就更是如此,我一直在想着他是通過什麼樣的方式對我下手,現在我算是明白過來,巨妖的詛咒不是對我,而是對我靈魂之中的李瀟。

連着兩次差點在夢中殺我,就是爲了讓李瀟的靈魂佔據我身體的控制權,可惜,沒有成功而已。

“聰明……巫家傳人腦子還是挺好使的。”

遭受重創,血海巨妖顯得相當狼狽,在聽到我的分析之後也是冷然狂笑起來,不過很快就伴隨劇烈的咳嗽聲音響起。

“你命不久矣,省點力氣吧,你最大的失誤就是太過輕視本公主了,竟然以爲本公主直接暈了過去,還用本命血海將我控制住,我不詛咒你纔是怪事兒。”

葉悠然有點得意的開口說道,而後冷笑:“現在你還不打算放棄這具肉身?想要形神俱滅麼?妖丹歸我,我放你一絲殘魂投胎轉世。”

血海巨妖聽到這裏,猛然狂笑起來,顯得很是得意,口中說道:“一羣螻蟻,而且還是天真到了極點的螻蟻,真是可笑。” 直到小金帶著墨九狸從章魚肚子裡面淡定的飛出來,就拉回了鶴的注意力,墨九狸收回小金的火焰,看了眼一臉震驚看著自己的鶴,然後才看向下面被烤的例外焦酥的大章魚,墨九狸的唇角彎起一抹弧度……

隨手丟出小金的火焰,瞬間大章魚的屍體就被焚燒乾凈了,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隨著大章魚的消失,之前困住墨九狸一天的歷練盒子,也隨之化為灰燼消失了……

鶴有些肉疼的看著消失的歷練盒子,也不知道主子知道自己的寶貝,就這樣被摧毀了,會作何感想啊!

這時,墨九狸的視線也看向了鶴,墨九狸的眉頭微微蹙起,不知道為什麼,鶴身上的氣息,讓她有點熟悉,而且還讓她十分不排斥,這種感覺只能說明要麼眼前這個長相俊俏的黑衣男子,和自己認識依舊,要麼就是和自己有什麼不清不白的關係……

「你認識我?」墨九狸看著發獃的鶴問道。

「不認識!」鶴下意識的說道。

「哦……」墨九狸聞言皺眉嗯了一聲,轉身就走。

鶴……

「唉……夫人,你去那裡?」鶴一愣急忙來到墨九狸身邊問道。

「你認識我?」墨九狸看到鶴的速度,心中驚訝了幾分問道。

「咳咳,認識的,我認識夫人……」鶴看著墨九狸的眼神有些心虛的說道。

「那你有事?」墨九狸冷淡的問道。

「我沒事……但是這九重天到處都充滿了危險,不如我留下來保護夫人吧!」鶴看著墨九狸期待的說道。

「不必了!」墨九狸直接拒絕道,對方實力很強,身份卻不明,忽然間說要保護自己,她又不是傻子,真以為天下有這麼多好事嗎?

「夫人,我知道這九重天各地的詳細情況,包括實力分佈等等,讓我跟在夫人身邊,夫人想去那裡問我就行了,省去了很多麻煩……」鶴賣力的開始推銷自己說道。

「那也不必了,我們不熟!」墨九狸冷冷的說道。

說完不等鶴反應過來,墨九狸直接就轉身離開了!

鶴見狀急忙又跟了上去,但是不管鶴如何說,只要他不說實話,墨九狸都是一副愛搭不理的模樣!鶴也是很無奈,很無奈……

最後只能再次回到暗處跟著墨九狸,這一次墨九狸也算看出來了,這個黑衣男子應該是有不能說出身份的理由,而且對自己也是毫無惡意的,所以也就沒理會對方跟隨,反正自己的實力不如對方,壓根也阻止不了對方的……

就這樣,墨九狸是隨便選擇了一個方向離開的,自己也不知道會走到那裡去的,而她也沒有再回到紫靈谷,不是墨九狸不想回去,而是她也回不去了,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回到紫靈谷……

墨九狸總覺得自己被那黑煙吸引來這裡一遭,太虧了,畢竟在黑霧裡面走了幾天也沒有任何的收穫,進入個什麼歷練空間,完全沒有歷練的感覺,最後還費火烤了一條章魚, “很不錯的配合,但是想要殺掉我,並不那麼容易。”

血海巨妖猛然擡頭,而後。

威壓陡然上升,一團血紅色光芒釋放出來,將血海巨妖給籠罩進去,等到再次出現,血海巨妖身上的巨大創傷竟然已經消失不見。

“很驚訝?一羣螻蟻也想要殺我?本尊永生不死,也會懼怕你們這些螻蟻的攻擊?”

血海巨妖看着我們露出驚訝神情來了之後,似乎心情很是不錯,開口裝那啥也有點不要臉起來了。

我聽了。直接點頭,說:“原來如此,那你不會介意站在原地不動,讓我們再盡情的攻擊一下的吧?我想這對您也造不成絲毫威脅。”

血海巨妖一聽這話,臉色頓時難看,殷明珠上前,冷笑起來:“以爲我們不知道你用祕法耗費本源修復了傷勢?永生不死?這麼不要臉的話也就你這種傢伙能夠說出口來了。”

血海巨妖被殷明珠這樣一說,一張臉難看到了極點,碩大的雙眼不斷的顫抖,顯得很是惱怒。

我看了殷明珠一眼,心想這麼磕磣人的話也能說出來。以前怎麼就沒有發現殷明珠竟然還有這種能力呢。

兩隻碩大的血色翅膀在血海巨妖的身後展現出來,這傢伙也不多說,凝結一般血液長劍,翅膀煽動,朝着我們衝了過來。しし

銅甲屍凝結鬼氣長槍,直接衝了上去。

白天之下,韓德鬼氣受到嚴重壓制,接觸瞬間就已經直接潰散,血海巨妖一拳狠狠砸在了銅甲屍的臉面之上,看似並不厲害的一拳,竟然直接將銅甲屍的脖骨給直接打折,即便銅甲屍並不擁有生命,我看了也是覺得心痛無比。

韓德戰技無雙,血海巨妖出手攻擊。讓他受到重創,但是同時,他也借力一個選裝,雙手朝着血海巨妖的脖子給掃了過去。

即便指甲斷裂,但是銅甲屍肉身強度也是相當可觀,巨妖要是被擊中的話,受創程度肯定也是不容忽視。

只是這傢伙不過是翅膀橫掃,就直接將銅甲屍給吹翻了過去,但是也因此被銅甲屍直接張嘴,狠狠一口,直接咬在了他的翅膀上面,隨後硬生生將這一口鮮血翅膀給吞了下去。

咯咯聲響之中,銅甲屍的傷勢竟然恢復,而且力量之上,還有所上升。

血海巨妖臉色頓時變得異常難看。

畢竟被人啃噬了自己的身體進補這種感覺怎麼都算不上很好。

手指朝着銅甲屍一指,一道血色光線直接迸發出來。將銅甲屍給掃飛了出去,說道:“我看你能夠吃得下多少。”

我一愣,正想要上去動手,手指再次劇痛,竟然又被殷明珠給偷襲了,刺破了我的手腕,沾染了鮮血在她的長劍上面。隨後在古劍上面刻畫符咒之後,便再次輕身,朝着巨妖衝了上去。

我頓時鬱悶,怎麼就認準了我這邊弄血呢?

有需要的話自己不是很多麼。

我看着殷明珠,欲哭無淚。

殷明珠血劍畫咒,似乎威力不小,至少血海巨妖本身對於殷明珠顯得有些忌憚,被殷明珠逼迫,狼狽躲閃。

我一直都不知道,殷明珠劍術竟然如此不錯,揮動之間,渾然天成,看起來相當的漂亮,巨妖被殷明珠給直接壓制,偶爾碰到血劍巨妖身軀都會發燙,冒煙,惱怒無比的躲避,巨妖想要釋放威能將殷明珠直接掃飛出去,但是每一次都被殷明珠手腕上的紫玉手鐲釋放光暈壓制下來。

一時間,血海巨妖竟然是被殷明珠給徹底壓制住了的樣子。

我吞了口口水,吃驚無比。

“你的小情人扛不住的,這樣個消耗辦法,到了後面,會被直接榨乾的。”

葉悠然開口說道,看我一臉疑惑,有些無語的摸了摸自己的腦袋,說道:“你個白癡沒有看到她是在燃燒生命精氣麼?即便是在請神術的鎮壓之下,殷明珠的修爲不過和我伯仲之間能夠堅持多久?請神術本身也是要消耗精氣神的好不?”

這樣一說,我方纔察覺出來殷明珠身上的不對。

給我說完之後,葉悠然就已經拿着自己鑲嵌了不少寶石的彎刀衝了上去,和殷明珠夾攻血海巨妖。

似乎古劍彎刀都是寶物,血海巨妖本體強悍無比,但是對於這兩件神兵似乎都有所顧忌,而葉悠然的彎刀之上,寶石赫然光華,不斷施法一種玄奧波動將血海巨妖的血海魔道的波動壓制下來。

不過,她們這樣顯然是堅持不了多久。

我苦苦死訊,隨後,想到了一種法門,我現在無力尚且沒有完全凝結,對於巫家之說,也只是入門而已,根本不可能做到像師父那樣,巫家,道法信手拈來,不過,給我時間準備,我能夠做出現在能夠掌握的最強大咒術,巫咒,喪魂白骨箭。

想到這裏,我頓時下定了決心,大爆炸之後,血池翻滾,震顫出來不少的人類白骨,我跑過去挑選了一截人類的腿骨,然後趁着被殷明珠劃破的手臂上面鮮血還沒有凝結,在地上刻畫巫咒。

巫咒和道法符咒不同,看起來很有點妖怪大家,歪七扭八的樣子,一點都不美觀,不過即便不漂亮,威力卻也相當不小,我纔將巫咒刻畫形成,腿骨安置上去之後,巫咒上面就已經血光閃現,將腿骨完全纏繞起來,最後,一點點的吞噬刻畫,成爲了一柄小小箭矢的模樣。

血海巨妖在這邊釋放出來的隱祕波動之下感覺到了危險,動手已經着急起來,吼叫連連。

而此時,身後的兩株巨大槐樹也是開始顫抖起來,顯然爺爺和媽媽準備的陣法也已經快要開啓了。

“該死,你們都給我滾開。”

血海巨妖猛然咆哮。

我整個心神完全都凝聚在了正在準備的巫咒喪魂白骨箭上面,完全不管他們之間的事情,巫力盡力壓榨,畢竟現在我的巫力根本不夠這種刻畫了具體巫器的巫咒消耗,只覺得腦子一陣陣的發昏。

那邊殷明珠和葉悠然的喘息聲我都已經能夠聽到,血海巨妖傳遞過來的血氣已經愈發的濃厚起來,顯然此消彼長之下,葉悠然和殷明珠即便付出巨大的代價也都扛不住了。

我必須要抓緊時間了。

但是巫力枯萎,根本就無從下手,這時候,雙頭雞冠蝮這傢伙舔着臉過來巴結我,我眼中兇光閃過,直接將它給扯了過來,然後巫力運轉,將他身體裏面的毒氣完全的朝着我這邊吸收,我也不管不顧,全力運轉幻化巫力。

雙頭雞冠蝮被我壓榨痛苦無比,恐懼無比,不斷掙扎,不斷求饒。

但是現在都要拼命了,誰還顧得上這傢伙的感受,我一邊發狂壓榨,一邊大聲的咆哮:“你這個混蛋,給老子堅持住,要是堅持不住,我把你丟下湯鍋燉了吃了。”

雙頭雞冠蝮顯然沒有想到自己會如此倒黴,被我這樣壓榨,最後都被我抓住像是擰洗臉帕子一樣,直接給旋轉了無數次,都擰巴成了螺絲紋了,方纔被我直接給扔到一邊去了,這傢伙兩個腦袋都無力的耷拉在了地上,信子有氣無力的吞吐,顯然被我壓榨得夠狠。

我現在也顧不上這些,全力運轉,刻畫巫咒。

不斷的將巫咒壓制,封印進去,即便壓榨了雙頭雞冠蝮,我這邊的壓力其實仍然很是不小,不過,還算幸運,原本我以爲巫力不夠,不過在最關鍵的一點的時候,巫力耗盡,最後一個巫咒也剛好封印進去。

我正鬆了口氣,想要直接將白骨喪魂箭詛咒咒死血海巨妖的時候,卻猛然發現驚恐無比的事情,雙眼頓時睜大,心臟跳動都要停止下來一樣。 最後還費火烤了一條章魚,大概是她這一遭唯一的收穫了,不算身後尾隨的黑衣男子的話……

墨九狸想了想往空間一看,發現小鳳和小騰出關了,於是直接把兩隻帶了出來問道:「小騰,帶我們趕路!」

「好的,主人!」小騰開心的說道,它現在可是很強悍的,早就已經化形了,不過還是習慣騰蛇的獸形罷了,加上小騰很少出來,所以這一次墨九狸帶自己出來,並且讓它飛行,小騰就十分開心了。

小鳳有些不爽的身上光芒一閃,變成一個身穿七彩琉璃裙的美少女,和墨九狸一起坐在小騰身上問道:「主人,怎麼不讓我飛啊,我飛的快!」

「你長得好看,不用飛!」墨九狸聞言看著小鳳笑著說道。

「好吧,那我不飛了!」小鳳聞言滿意的說道。

墨九狸滿意的笑了笑,她自然知道小鳳飛的快了,但是這丫頭可是喜歡熱鬧的主,還愛惹事,那一身七彩羽毛變回來之後,實在是太特麽的招搖了,她敢飛她都不敢坐,還是小騰低調點……

墨九狸想著先找個地方,看一下這裡到底是二重天的什麼地方,但是小騰真的飛起來,墨九狸才終於知道這二重天是真的大,至少對於現在的她只能依靠飛行獸飛行的她來說很大……

之前看到識海內九重天的舊地圖,還覺得描述的可能有些誇張,現在墨九狸覺得那上面的描述已經很含蓄了,單是小騰的速度,雖然沒有極速飛行,但是他們開始也沒休息過,半個月的時間,竟然沒有遇到一座城,更加沒有遇到一個人,只是偶爾看到地面有些獸族路過……

墨九狸覺得要麼是他們選擇的地方,是整個二重天最為偏僻的,要麼就是二重天真的太大了,但是墨九狸怎麼都覺得是後者!

一個月後

小騰終於帶著墨九狸和小鳳看到了前方出現一座不大的小鎮了,雖然小了點,起碼這也算是墨九狸來到二重天之後,見到第一個算是有人居住的小鎮了……

剛好傍晚的時候,小騰在小鎮外落了下來,然後小騰也化為人身,變成一個風度翩翩的白衣少年,墨九狸三人一起進了小鎮,在小鎮門口看了眼入口處的石碑,這裡原來叫做飛盧鎮……

三人進入飛盧鎮后,並沒有發現什麼特別的,可以說跟蒼穹界或者是九州天界差不多,不過大概因為小鎮的關係,墨九狸能感應到鎮內很多強者氣息,但是街道上面行人和攤位都不是很多……

有人看到他們三個外來人,絲毫也沒有覺得奇怪,彷彿他們本來就是飛盧鎮的人一般,這一點倒是讓墨九狸忍不住挑了挑眉,因為之前從那地圖中,了解到了九重天的服飾習慣,就是因為種族多,所以穿什麼樣子的都有……

所以想看一個人是不是本土還是從那裡來的,對方不說的話,很難從外表辨別出來的!

可是,就算如此,像是飛盧鎮這樣的小鎮, 巫力足夠,我原本以爲完成咒法就能夠隨意操控白骨喪魂箭,但是事實上完全不是這個樣子,我根本無法切斷巫力供應的聯繫。

白骨喪魂箭上面的巫咒已經完成。奈何,仍然在不斷的吸收我身體之中的巫力,那種感覺似乎是要將我徹底吸乾。

“放開啊,給我放開啊,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我惶恐無比,努力掙扎,但是根本就沒有半點作用。

“你根本就還沒有入門,竟然就敢操控巫器,哈哈哈……簡直就是找死……”

血海巨妖顯然已經發現了我的症狀。放鬆下來,得意的大聲吼叫着開口說道:“你就等着這巫器將你的所有魂魄都給吸收絞碎吧,白癡。”

想到得意之處,哈哈大笑起來。浭噺苐①溡簡看,咟喥溲:爪僟書偓。

我根本就無力迴應血海巨妖。因爲我現在身體的變異的確是在繼續,我感覺自己的生命精氣都在不斷的流逝出去,好像是要被巫器給徹底的吸收乾淨一樣。

這樣的事情實在是太過恐怖了一點,我吞了口口水,努力的掙扎,想要擺脫這種恐怖的經歷。

殷明珠和葉悠然顯然也是發現了我這邊的問題,想要將血海巨妖甩開,過來對我展開救援,只是血海巨妖這時候就已經分化身軀,徹底的和她們兩人糾纏起來,不讓她們靠近過來。

嘴裏還很是得意的開口說道:“彆着急啊,我們慢慢玩兒,看看這小子是怎麼被吸乾的。金光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他徹底死亡的,至少,還需要保留一定的魂魄活力讓我得到我想要的東西。”

血海巨妖得意的猖狂大笑起來,圍繞葉悠然和殷明珠拖拉到了極點,遊走之中並不正面交鋒,只是也纏着葉悠然她們。讓她們完全無力脫身出來。

血海巨妖竟然不去理會即將開啓的鎮壓大陣,顯然信心十足,覺得自己想要逃走完全不是問題。

在我的眼神之中,白骨喪魂箭已經變成了一個碩大的骷髏頭,狠狠的撕咬在我的手指上面,不斷的吞噬我的血肉精華。

我大爲後悔,之前只是記得白骨喪魂箭威力巨大,可以對血海巨妖產生威脅,卻忘記了一旦使用巫器就必須要用足夠的力量鎮壓巫咒反噬。冬長吉弟。

因爲巫力現在的來源是巫神。白骨喪魂箭屬於邪派巫器,雖然力量巨大,不過本質上卻是和鬼神打交道,巫神最爲貪婪,一旦發現我沒有足夠的實力鎮壓反噬,他們首先要做的就是噬主。

現在我面臨的就是這樣的情況。

其實說白了,就是我現在完全無法鎮壓住白骨喪魂箭的巨大威力,面臨被它反過來駕馭的命運。

當然,倘若我現在當機立斷,直接砍斷我的右手的話也能強行切斷聯繫,不過,倘若我真的是那樣做了的話即便是存活下來,人生估計也就已經塌陷了一大半了。

右手已經短暫的陷入了枯萎的境地之中,我現在的身體根本就堅持不了多久。

巫家……

巫家既然慈善出世,肯定不會有這樣損人不利己的事情發生。

我一定是哪裏出了問題。

即便現在我面對生死考驗,竟然罕見的冷靜下來,開始努力思考到底是哪裏出現了問題。

不過思考再三,根本不知道哪裏不對,會產生這樣的異常變化。

現在師父不在,我完全缺少應對經驗。

“媽的,拼了。”

我的一根手指頭已經完全枯萎,有了直接化作飛灰的跡象,我咬着牙,乾脆直接強力運轉巫力,和白骨喪魂箭上面傳遞過來的恐怖吸引力量開始瘋狂的爭鬥起來。浭噺苐①溡簡看,咟喥溲:爪僟書偓。

我現在巫力完全喪盡,根本沒有巫力源頭,這樣強行運轉巫家心法,換來的就是感覺五臟六腑都要被榨乾一樣,劇痛難忍,差點就要瘋狂的大聲嚎叫起來。浭噺苐①溡簡看,咟喥溲:爪僟書偓。

不過我發現,在這樣的痛苦之中白骨喪魂箭那邊傳遞過來的吸引力量竟然有所減少,顯然有用。

估計兩種法子都是找死的方法之一,不過,我這樣做的話,至少一旦是斷開聯繫我就能夠控制白骨喪魂箭,那樣至少將血海巨妖擊殺之後,殷明珠她們不會受到血海巨妖的傷害。

這樣,對我來說也算是一個不錯的效果了。

我咬着牙,完全不管肚子裏面傳遞出來的恐怖劇痛,瘋狂的運轉巫家心法。

感覺中每一秒都變得比一個世紀都要來得更加的漫長。

我真的是無比的渴望自己能夠直接昏厥過去,不過不管怎麼努力,都是清醒無比,完全做不到那樣的程度。

白骨喪魂箭那邊傳遞過來的吸引力在進一步的縮小,顯然我的這種方法還是有作用的。

“給老子堅持下來啊。”

我用力的咬着嘴脣,大聲在心中呼喊,完全不管瘋狂咬着牙齒似乎連牙牀都要徹底的崩塌了。

就這樣,我好像陷入了劇痛之中超過一個世紀一樣,傳說中的凌遲恐怕都沒有這麼的疼痛,我這是從內二外,好像是五臟六腑都在被瘋狂的切割,碎裂,那種疼痛簡直是是要讓人發瘋。

一切持續。

我的神智都變得有點模糊起來,就在我感覺自己的神經元都要因爲劇烈的痛苦直接崩斷的時候,似乎達到了一個臨界值,所有的痛苦都消失不見了一樣,整個人都輕鬆了下來,痛苦之後的暫停,讓我有了身在雲端的感覺。

腦子一片轟鳴,我感覺在眉心之間,好像是開闢出來了一個小小空間,裏面有一個詭異循環在不斷的運轉。

金木水火土……五行運轉。

肝爲木,心爲火,脾爲土,肺爲金,腎爲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